2014-12-11 15:36:57

卓鹤君 锁定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卓鹤君1943年出生于浙江杭州。1981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画研究生班(原浙江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2002年应邀参加浙江省十大画家首都展。擅长山水画,以抽象的现代性著称于世,自成一局。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卓鹤君

  • 国籍

    中国

  • 出生地

    浙江省杭州市

  • 出生日期

    1943年

  • 职业

    画家

  • 毕业院校

    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 主要成就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折叠 人物生平

卓鹤君卓鹤君

1943年生于浙江省杭州市,祖籍浙江省萧山市。1981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研究生班,师陆俨少先生。1986年至1987年,1988年至1989年两次应邀赴美国讲学,举办个展,并获美国亚拉巴马州州府莫比尔市、明尼苏达州州府圣保罗——明尼阿波罗斯市以及DAVPHIN ISIAND荣誉市民。期间随访加拿大英国、德国。1993年应台湾省美术馆邀请,赴台出席国际现代中国水墨大展及学术研讨会。

1988年应上海美术电影制片特聘为水墨动画片《山水情》作山水画设计。此片共获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短片大奖、金鸡奖、电影电视部优秀影片等六项大奖。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以及国内外展出并发表。作品《恒山烟云》被英国大英博物馆收藏。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卓鹤君画集> 、《卓鹤君水画山水画创作画集》,另有与童中焘先生合编著《山水画技法析览》等。

艺术风格艺术与其它意识形态的区别在于它的审美价值,这是它的最主要、最基本的特征。艺术家通过艺术创作来表现和传达自己的审美感受和审美理想,欣赏者通过艺术欣赏来获得美感,并满足自己的审美需要。除审美价值外,艺术还具有其它社会功能,如认识功能,教育和陶冶功能,娱乐功能等。

其中艺术的社会功能是人们通过艺术活动而认识自然、认识社会、认识历史、了解人生,它不同于科学的认识功能。艺术的教育功能是人们通过艺术活动,受到真、善、美的熏陶和感染,而潜移默化地引起思想感情、人生态度、价值观念等的深刻变化,它不同于道德教育。艺术的娱乐观念是人们通过艺术活动而满足审美需要,获得精神享受和审美愉悦,它不同于生理快感。

折叠 学术活动

卓鹤君作品卓鹤君作品

1979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画研究生班(原浙江美术学院),师从陆俨少先生。

198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中国画系山水专业至今。

1984年《翠华图》等作品三件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1986年-1987年、1988年-1989年两次应邀赴美讲学,并获美国阿拉巴马州州府莫比尔市、明尼苏达州州府圣保罗-明尼阿波罗斯市以及DAVPHIN ISIAND荣誉市民。

1987年应上海美术电影制片特聘为水墨动画片《山水情》作山水画设计。

1988年<山水情>获第九届金鸡奖、首届全国影视动画展播大奖、莫斯科青少年电影节勇与美奖、88上海国际动画电影节大奖、电影电视部优秀影片奖;同年应美国涅狄格州等地大学及画会之邀再次赴美讲学、并举办个展。

1990年《山水情》获第十四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短片大奖。

1993年应台湾省美术馆邀请,赴台出席国际现代中国水墨大展及学术研讨会。

1995年作品《长江万里图》(与孔仲起、徐英槐、童中焘合作)纪念兴建长江三峡水利工程,是101幅“中国三峡百景图”中最大的一幅。

1996年卓鹤君赴美国康乃狄克大学、东亚书画学会、耶鲁大学, 明尼苏达艺术家协会等地讲学,访问,进行学术交流。

1999年作品《江山万里》图(与童中焘、陈向迅合作)布置于中南海怀仁堂正厅。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家文化部向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3位教师颁发了作品收藏证书。值得一提的是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向艺术家颁发收藏证书还属首次。

2001年参加“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和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百年中国展”。

2002年应邀参加浙江省十大画家首都展。擅长山水画,以抽象的现代性著称于世,自成一局,为“新浙派”领导人物。

2003年荣获“2003年度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

2005年作品《衡山烟雨》等参加“神州颂—神州六号搭载活动”。

2006年应邀参加由中国画研究院和山东运河书画院联合主办的“笔墨经验·当代人物画、山水画家邀请展(北京炎黄艺术馆)”;参加“钱塘自古繁华·全国著名画家画杭州”的巨大创作;被“浙商大会”评为“最具艺术价值浙派画家”。

折叠 艺术风格

卓鹤君作品卓鹤君作品

鲜明的西方现代绘画语言与东方人的同样鲜明的现代艺术观念,通过整合和实验,使其走向对立统一,便是山水画家卓鹤君先生的风格。

卓鹤君先生的山水画以抽象的现代性著称于世,这种抽象性,正如卓鹤君所说的,和他关于宇宙的图像有关,因此本文仅就此点作一粗略的讨论。

在西方,宇宙的图像通常是借助人的图像来实现的;在中国,则往往是山水,不过,它是一种人为的山水,而不是一种有如照片那样的具体而微的小宇宙。因此,在他们的笔下,或峰峦岿崎,或重汀绝岸,或林埌岑翳,景致总是随着画家的风路而变形,随着画家的梦幻与憧憬而转换的。卓鹤君所展现的山水,亦是其怀抱的衍神,不过他却能把它们表达得足堪比拟真实,并且自成一局。

卓鹤君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既没有按照通常的教义,认为艺术是生活的模仿,离形去智,仅凭观察去模山范水,也没有单纯地扃门谢客,燕坐静室,独契独觉,闭迹山水。从某种意义上,他是把特纳和康定斯基结合了起来,并赋予东方的眼光。他不仅以其特殊的雅意和感情,削减迹象,侔色惴称,以保留可见世界的种种实相,而且同时又用抽象的笔墨暗示了那视之无形但永远透过自然万象随处显现的实在所得的感受。

龚贤和一般中国画家绝不相同,他并未交待出屋舍的通道,或是往来山水之间的路径,宛如他创造了一个世界,而后却又任其荒芜,也好似他创造了一种仅能供人沉思的山水,观者只能玄思居游其间所可能有的感受。

这段话有很多地方也适用于卓鹤君的创作,似乎,他们都有一种共同的心愿:营造奇幻的世界;而且坚信:虽曰幻景,然自有道,观之同一实境。卓鹤君所不不同于他的前辈的地方,显然在于他更大程度、更有意识地迎接了东西方文化的碰撞。显然卓鹤君不愿让自己的世界也荒芜下去。他的画总是大气磅礴,逸兴揣飞,意象峥嵘,好像在他的奇幻世界中处处都潜藏着不竭的生命之泉。而且不止于此,他有时会使用他那美妙的书法,或者使用金石文字,以碑铭或版刻的形式镌刻在那高耸的山崖上,以便传达出更多的文化意义。作者似乎都是在向我们传达某种信息。我没有问过作者这样做的意图。不过,这些碑版文字在画面上起着强化秩序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有一次,卓鹤君告诉我:他画<山魂>时,最费斟酌的就是画面的秩序问题,那幅画太大了,如果只是一片浑沦惚恍,肯定会在视觉上散乱不堪;因此,他要在一位宇宙秩序的探索者蒙德里安身上找一些灵感。

卓鹤君表达的想法很像当年塞尚所面对的问题,这就是印象主义者把坚实的轮廓线解体 于闪烁的光线之中,使画面光辉夺目,但却在凌乱不整时所引出的一个新问题:怎样才能既保留它的成就而又不损害画面的清晰和秩序?

这篇文章先是以老子的宇宙观为基础,后来又触及到了西方宇宙论的一些观念,如此来写卓鹤君的山水意境,我已勉力地强调了卓鹤君的一个重要方面,即他对维糸传统命脉的艺术问题的专注的毅力。因为在我看来,这是通往伟大艺术的惟一之路。

折叠 创作特点

卓鹤君作品卓鹤君作品

卓鹤君教授的山水画作品,有许多常人读不大懂的东西,如巨著830×370cm的《山魂》之中的看似刻板的几何体黑块, <溪边人家>中的赭色直线,《红房子》中类似毕加索和勃拉克的立体派构架,"门前"与"竹下"诗意作品中的花布式图案,《山翠无穷》中的康定斯基式的彩色几何块,《幽谷放筏》中的图章方阵,《夏云春水》中的《六法》金字及抽象构架,《雨后多彩的山》中的蒙德里安的抽象画影子……,无不让人觉得卓鹤君的绘画语言为何存有明显吸收西方现代语言的影子。

美丽的文采飞扬的文字,如小夜曲那么迷人,甚至忘却他是一位山水画家,误会成了笔调清晰的散文作家。卓鹤君的这段文字是在交待他两次去西方讲学之后,进入了西方现代艺术的花园,如何有“小鸟”一样的高兴,如何象"波斯魔毯"那般神奇的感觉,如何贪婪地采集康定斯基等现代派大师的形式语言。

如果,不读卓鹤君的这些自述,就无法了解他为何能在作品之中移植西方现代艺术语言的真蒂。他的这些话,看似一章抒情诗篇,却是掏出他中国画家缘何引进西方现代语言的独白。西方现代艺术语言作为西方语言体系中最丰富的语言出现于卓鹤君面前,如同东方艺术语言一样地浩瀚与博大,他钟情于汲取康定斯基、蒙德里安、莫迪利阿尼、蒙克、莫奈、夏加尔、马蒂斯、毕加索和米罗、马瑟韦尔、沃霍尔等艺术大师的语言,是为了对传统绘画语言进行其丰富和改造。

东西方艺术语言同时使用者,体验过两个审美领域里的语言差别,整合使用不是件易事。卓鹤君作为向来只游弋于东方艺术领域的山水画家,对西方现代语言迷恋程度到了不怕别人指责"生搬硬套",并且坚持其孜孜不倦的实验,画出了《山魂》那样的巨作,可见他不仅在理念里头有一种只有他拥有的将东西方语言进行交融与整合的精神,而且有一种勇于推陈出新的非凡勇气。是这种只有他拥有的精神和勇气将他推向了中国山水画现代化峰顶。

在现代西方艺术家看来,形式是画家个性化的标志,沉闷的传统的程式化的艺术语言,不仅阻碍了画家的个性化发展,而且会阻碍整个艺术的发展。卓鹤君显然意识到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语言已经结壳,正在阻碍山水画家发展个性和发展山水画,并且带着这个非常明确的怎样从西方现代艺术语言中找到丰富山水画表现语言的课题去考察。结果,考察不仅使他欣喜若狂,而且从康定斯基那里"听"到了关于"形式"的侃侃而谈,从而有了改造传统山水语言的勃勃雄心,有了回国之后创作巨幅山水画《山魂》的罕见勇气,有了大胆使用东方精神去磨合西方现代绘画形式语言的尝试。

一个漂亮的结构体系,五颜六色的钢筋框架构成而悬挂在八面圆形的球体建筑里,中央被嵌合成一个正方体,像一个珍宝盒。珠光宝气的闪耀,形成的光效应感觉,是辉煌的,摇荡翻腾的幻觉,我被现代科学家带进了时间隧道,带到了德国包蒙斯学院康定期基的表现年代。一种现代抽象的先驱者的艺术精神充实了我。康定斯基给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正迅速接近有理性的和有意识的构图的时代,到了那时画家将自豪地宣称他的作品是构成的。

卓鹤君在这里和盘托出的是他被康定斯基的现代抽象的先驱艺术精神充实之后才坚定了与陆俨少师长的画风说一声“对不起”。他十分赞赏康氏的“构成”学说,并且接受了康氏的忠告,在他的心里载了一株显然是康定斯基馈赠的构成派苗木,而且长成了大树。

卓鹤君 作品欣赏卓鹤君 作品欣赏

毫无疑问,卓鹤君的西行满戴而归。回国之后,卓鹤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肢解传统山水画的笔墨结构,然后创造性地借用毕加索和勃拉克等人的立体派语言重新组合山峦、溪水和房子,得到了形式语言全新的收获。应该说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工作,植根于传统的卓鹤君要走出传统,完全有可能前功尽弃。但是他坚持下来了,并且有了成功。第二件事是改造传统山水画的贫乏色彩,借用西方现代色彩语言破坏传统山水画中的"随类赋彩",刻意安排鲜艳色彩,看似格格不入,却是对立统一的色彩新章法,而且一剑磨10年。这时所画作品,都是在突破了原有的水墨风格之后形成的构成风格,并且圈上了句号。“句号,这是第二个句号”。“我珍惜这个句号,是因为这个句号不容易圈起来,当一圈下来,意味着我在中国山水画领域里将结束一个阶段的艺术探索实践。面向明天,将以一种虔诚的信念,去迎接一个新的但又是那么神秘而又神圣的课题,圈上艺途中的再一个句号”。

卓鹤君的这几句短言,说的是“句号”,展示的却是大师级的风范品格。在当今世界上,划上几个句号的画家除了毕加索,则很少有别的艺术家了。中国的许多大师一辈子也只有一个句号,大名鼎鼎的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也只有一个句号,可见几个句号的圈点是件难事,极难做到。卓鹤君不甘心一辈子只营造一个程式,只圈一个"句号",才进行完水墨实验又进行色彩实验,这应该是大师才有的品格。

卓鹤君的这个大师才拥有的境界,对他日后成为山水画大师会是很好的铺垫。看来,“大师”的标定,在于是否创造了大师级别的语言形式,这个形式不仅是史无前例的,而且是特色鲜明的,是语言的绝唱。毕加索之所以是大师,在于他拥有立体派语言、不同视角形象整合及抽象与具象的肢解与重建三个史无前例的语言。卓鹤君作为革新中国山水画的闯将,能够在肢解传统构架与笔墨创造方面获得成功,创造了只属于他的史无前例的新的山水结构语言;在应用西方现代艺术语言方面又做到了经过东方精神的整合,达到对立统一,当然不是常人能够成就的业迹。所以,只有卓鹤君这样的有底蕴的教授,才能获得其创造的成功。

作为一个中国的山水画家,应该看到山水画表现的固有而不变的程式,阻碍着山水画的表现力。感到这种程式是对画家精神的一种束缚,使之不能自拔。画家不仅要对笔墨情趣的迷恋,而且还要对同样表达心灵意念的一种"形式"的迷恋。形式与笔墨一样,同样是画家的一种情欲发泄,是画家个性的表白,是画家合上时代的一种节拍。

可见,卓鹤君能有今天的强烈的个人创作风格同他迷恋于使用“形式”语言来发泄其情欲很有关系。卓鹤君在这里作的是观念已经现代的表白,表明的是康定斯基的"形式是个性的标记深深植根于卓鹤君心中,卓鹤君的风格之中显然存有康定斯基等西方大师的注重形式语言趋向构成的影子。卓鹤君的成功建立在对传统审美方法中的那些迟钝了的病态细胞进行激活的基础之上。

折叠 探求新路

卓鹤君卓鹤君

流行文化的强势正在改变中国传统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和食物、服饰那样受到了日韩欧美文化强劲的冲击和影响。作为中国山水画家的代表之一,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卓鹤君显然对此有着自己的见解:不抗拒,不盲从,在坚实的传统根基上探索时尚而新锐的另类山水画。画本来就很‘潮’,一直走在一条探求新的路上。

近日,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 卓鹤君>正式出版发行,这册有着大红色套封的画集,在圈内被称之为“大红袍”——只有65周岁以上,有成就的大家才有资格出这种书。通俗的看法认为这相当于“终身成就奖”。有学生笑称,“卓老师,您现在算是大师了。”卓鹤君淡然一笑,“大师是我接下来的追求,现在还不是。”

年近70岁的卓鹤君不但思想很“潮”,求学之路也是相当地另类,小学毕业后就开始考中国美院,这一考,就考了25年。1979年,卓鹤君如愿考上了中国美院山水画研究生班,师从陆俨少教授。一晃三十年过去,这次的画集可以视为卓鹤君30年创作的总集。但他却说:“30年来,我对山水画的水墨与色彩做了一点尝试。”这正如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郎绍君对他的评价:“一个人把生命中最好的30年用于‘一点’上的‘尝试’,这‘尝试’恐怕非同一般。”

卓鹤君说,他主要进行的是山水画两个方面的探讨:一是水墨,一是色彩。而在卓鹤君这次出版的“大红袍”画集中,显而易见的是,他对于色彩的探索已经能将中国元素和外来元素运用自如。

翻阅了卓鹤君的画集,记者发现许多画和现在街头时尚年轻人热捧的“欧美风”很相似。比如,其中有好几幅画作都用到了“色彩渐变”这个元素,许多街头时尚女孩的裙子现在都流行这种“范儿”。

正如郎绍君所说:“正是这种分割形成的‘不充满’,赋予作品更强的现代气息。”当记者直呼画集中的山水画很时尚时,卓鹤君笑了:“我的画确实很‘潮’,确实很‘酷’啊!”可能,正是带着这样愿意接受新事物的心情,卓鹤君的山水画集里才能让人看到不仅止于山水的意境。

折叠 作品赏析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