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8 13:00:54

"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事件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事件
事件
编辑分类

1955年4月11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这是一次发生在冷战期间的政治谋杀事件,针对的主要目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当时根据原定行程,周恩来应率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从香港搭乘飞机赴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参加万隆会议。根据中国外交部解密文档中英国驻华代办欧念儒面交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的《关于克什米尔公主号破坏案的警察调查综合报告》显示,国民党当局在港特务用60万港币买通香港启德机场清洁员周梓铭,在周恩来预定搭乘的印度国际航空公司洛克希德星座式749A型飞机"克什米尔公主号"的右翼轮舱处,安装了一颗定时炸弹。而暗杀目标周恩来本人却因刚刚做完阑尾炎手术,临时秘密改变行程,经昆明取道缅甸前首都仰光赴万隆参加会议。最终,克什米尔公主号起飞约5小时后爆炸,11名乘客全部遇难,只有3名机组人员生还。事件发生后香港警务处立即展开调查并查明事件嫌疑人周梓铭。但是周在警方能够采取行动将其逮捕之前成功逃往台北获得庇护。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

  • 日    期

    1955年4月11日

  • 事故类型

    炸弹袭击

  • 地    点

    印度尼西亚纳土纳群岛水域

  • 死亡人数

    16

  • 受伤人数

    3

折叠 编辑本段 空难事发

克什米尔公主号克什米尔公主号

1955年,由缅甸、印度、巴基斯坦等五国发起的亚非会议邀请中国参加,中国政府决定派团出席。中国政府代表团兵分两路,一路由周恩来率队从昆明准备前往缅甸首都仰光,而另一路中国政府代表团部分成员和记者则按照原计划搭乘印度客机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飞往印度尼西亚。

4月11日晚上,周恩来接到从北京外交部打来的电话报告说:克什米尔公主号突然失去了联系,情况不明。

就在这时候,路透社新加坡11日午夜的电讯也刚好传来,这条电讯说:印度航空公司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飞往雅加达途中,在北婆罗洲西北的海面失事,机身坠入海中。机中11位乘客,包括中国政府的工作人员和记者,以及该机8位机组人员下落不明,恐已全部遇难。[1]

印度尼西亚政府以最快的速度向北京和印度航空公司通报了情况并立即展开搜救行动。英国政府在接到了港英当局的紧急报告后,也立即派出了驻扎在新加坡的英国皇家空军、海军的飞机和护卫舰丹皮尔号前往出事海域参加搜寻与营救。

4月12日清晨,搜救人员在新加坡东北500公里处印度尼西亚纳土纳群岛的斯达瑙附近发现克什米尔公主号残骸,机身坠入离海岸一公里的水中。护卫舰丹皮尔号相继找到了3具尸体,一具是飞行机械师顿哈,一具是空中乘务员毕门塔,另一具则无法辨认。

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的发生立刻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震惊和谴责,同时也使中国政府代表团的万隆之行陡然加大了危险系数,但中国政府在空难之后并没有被恐怖威胁所吓倒。

4月17日,周恩来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飞抵万隆。1955年4月18日,世界为之瞩目的亚非会议如期开幕。

在紧张的会议当中,周恩来仍不时关心着"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的调查情况。当时,奉命前往新加坡处理善后事宜的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参赞申健来到万隆,周恩来在听取了他的情况汇报后,满怀深情地说:"烈士们的光荣姓名,将永远写在亚非各国人民和世界先进人类为和平事业而奋斗的历史上。历史将永远记住:他们是为亚非两大洲人民的友好合作和独立自主的事业牺牲的。"周恩来嘱咐申健,要把烈士的骨灰留下,他将亲自把烈士的骨灰带回北京。

在亚非会议开幕后的第二天,即4月19日午后,中国代表团收到一封署名为"觉醒了的国民党暗杀队员"的信,信中说:3月初,国民党驻雅加达支部奉国民党总统府之命,组织了28人的敢死暗杀队,准备谋杀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恩来。并称,暗杀队已于3月10日在红溪组成,成员均系国民党逃亡在印尼的中下级军官。他们不但每人从美国驻印尼大使馆领到无声手枪一支,而且还领到印尼币20万盾,且事成之后每人加发20万盾,打中周恩来的加发40万盾。

代表团立即对这封来信进行了研究。尽管此信内容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是,根据当时的安全形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必须采取措施严加防范。于是,代表团一面通知印尼方面,要求加强安全保卫,一面召开内部会议制定安全防范措施。

印尼方面非常重视,立刻加强了对万隆的外围警戒,并抽调了大量警力防范,专门派一名陆军上尉作为周恩来的安全副官、5名警察作为随卫。同时,如果周恩来外出,除有两辆摩托车开路外,还加派一至两辆宪兵吉普车随卫。成元功回忆说:"为保证总理和代表团成员的安全,我和李福坤等几个同志,弦绷得紧紧的,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和麻痹大意,我们所带的手枪都是子弹上了膛的。我们总是紧紧跟随在总理身后,在情况复杂时我们往往干脆把总理包在中间。"

值得欣慰的是,美蒋特务的暗杀周恩来的阴谋最终没有得逞,且亚非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2]

折叠 编辑本段 生还者记忆

克什米尔公主号失事后,搜救和打捞工作迅速展开,不久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在空难搜救现场,意外地找到了客机上的生还者。

克什米尔公主号生还者,印度航空公司的维修工程师卡尼克1958年撰写了回忆录《克什米尔公主号》。这是迄今为止唯一的客机失事亲历者的真实回忆,也为人们了解那段历史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1955年4月10日午后,克什米尔公主号从孟买机场起飞,经停加尔各答。4月11日清晨飞抵泰国首都曼谷,然后,克什米尔公主号又从曼谷飞往香港,抵达香港的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时分。

被炸毁的机身被炸毁的机身卡尼克在回忆录里写道:飞机刚停稳,香港航空公司的工人们就围了上来,他们大部分是中国人。有的检查引擎,有的量机油,其余大部分人在擦引擎外面的废机油。但是,让卡尼克感到有些蹊跷的是,当他们机组在启德机场候机餐厅吃饭的时候,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闯进来。这个人四处打听乘坐飞机的中国代表团的情况,当得知飞机准备起飞时,他急忙冲出餐厅。

1955年4月11日中午12时15分,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起飞,飞向雅加达,空中飞行时间预计7小时。这是当天香港启德机场唯一起飞的航班。

北京时间4月11日下午5时30分左右,飞机正在离海面5000多米的上空飞行,从舷窗望出去,飞机正在穿越北婆罗洲沙捞越古晋海域。就在这时,飞机出事了。

卡尼克在回忆录里写道:"忽然轰隆一响,传来一阵沉闷的爆炸声。"卡尼克发现机舱里的冷气管开始冒出白烟。卡尼克马上冲进驾驶舱,向机长杰塔报告说,他怀疑是后行李舱起火,杰塔机长异常冷静地命令顿哈前去灭火。领航员派塞克从机舱跑过来报告说,机舱右翼发动机吊舱后面起火。

克什米尔公主号上的大火已经失控,凶猛的火焰席卷整个飞机。当杰塔机长从客舱回来,重新坐到正驾驶的座位上的时候,他的第一个指令是立刻发出飞机失事信号,第二个指令是采取非常措施,让飞机在水上迫降。因为附近没有可以降落的陆地,距离最近的新加坡有350英里。

机舱里所有乘客都已经穿上救生衣。正在机舱里查看情况的卡尼克大吃一惊:熊熊燃烧的大火已经接近飞机的主油箱了。

克什米尔公主号的液力系统、电器系统相继失灵。机身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在黄昏的空中不断翻滚着,驾驶舱里已经充满浓烟。

机长杰塔、副驾驶员狄克希特在极力控制着飞机,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在他们最后迫降水面之前,杰塔机长决定再次发出电讯,向雅加达空中管制中心报告他们迫降的确切位置。但是狄克希特发现无线电已经坏了,飞机与地面联系中断,这时距离雅加达约一个半小时的航程。

在生死关头的最后瞬间,飞机机舱四壁已经被烤得通红,无数长长的火舌喷来喷去。机长杰塔命令把机舱内的所有紧急出口和乘务组座舱的门统统打开。这时,滚滚黑烟进入座舱和机舱,飞机的前方能见度模糊不清。机长想拉平飞机向左转弯企图将飞机降落到附近靠陆地的地方。尽管机长作了最大的努力,但机身毁坏严重,完全失控,随着一声呼啸,飞机像一团烈火冲向海面,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裂为三段,坠入大海。

卡尼克记录了克什米尔公主号的最后时刻。当时,他要打开紧急出口:"飞机离水面只有几尺了,连走到机舱门口都来不及了。我很清楚,飞机随时都可能和水面相撞。我只有站在那里,听天由命。心里明知很危险,后面是发动机,飞机一撞到水面,螺旋桨还在转,机身还会前冲,假如飞机一歪,那发动机和螺旋桨就会把驾驶舱打得粉碎。我被关在了领航员室里,无法出去。我突然想到,这回必死无疑了。突然,我听到飞机撞在水面的声音,地板好像翘了起来,我一下子滚到水里。顿时,我觉得有很多金属片从头上掉下来。"

当卡尼克从水中钻出来的时候,他看到的情景是:"在飞机接触水面时,一个机翼脱离了机体,这使得飞机深深扎进了海里,我不敢跳海,虽然当时大约离舱口只有五英尺,我怕被划伤。等到飞机扎入水里之后才游出来,当时我感到无数的东西砸在头上,我不敢冒出水面,又潜游了好一会儿才冒出水面。当时我发现海面上有很多行李箱,着火机翼坠落海面,海面上一片火海,我才想起自己穿着救生衣,我记得那时人人都穿着救生衣,可是即使有救生衣,在乘客舱里的人也没有生还的机会,因为他们上浮的时候会被上顶板挡住。

飞机右翼爆炸部分飞机右翼爆炸部分卡尼克能够活下来,那应该是个奇迹。在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中,奇迹般生还的还有两个人:副驾驶员狄克希特在飞机坠海后,猛力踢开身旁的滑动窗,拼力钻出水面得以生还。领航员派塞克也从坠海的飞机中死里逃生。

他们3个人彼此鼓励着,在鲨鱼出没的大海中,在落日余晖下,朝着远处的岛屿游去,最后终于游到一个无名小岛,被当地土著居民救助,最终被送到了英国商船"太朴号"上,并从那里被英国一艘参加克什米尔公主号搜救任务的护卫舰丹皮尔号接走。

在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中牺牲的8位中国人中,其中5位是记者,他们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在和平年代以身殉职的新闻记者。[3]

折叠 编辑本段 调查凶手

1955年5月25日,众人期待已久的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失事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终于有了最终结果:飞机因外部装置导致爆炸。

毛人凤毛人凤就在同一天,港英当局新闻处发表了关于克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事件的特别公报。公报说:飞机失事几乎可以肯定是由于右翼的爆炸而造成的,因为通常这类型的定时炸弹是要在12小时以内爆炸,爆炸物事实上是当飞机在香港停留时被安放在飞机上的。

周恩来希望英国政府指示港英当局同我方紧密合作,尽快侦破此案,使真相大白于天下。周恩来亲自布置了任务,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时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的熊向晖。

熊向晖转交给香港警方一份由中国情报部门侦查、周恩来亲自审定后定名为《向港英当局提供的第一份情报》。

熊向晖回忆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方面陆续获得下列情报:

1.这一暗害阴谋是由蒋介石集团的特工机关"保密局"所属的"香港情报站"策划的,主持暗杀事件的人叫赵斌丞,直接指挥的人叫金建夫,具体执行放置炸弹的人是香港启德机场检修飞机的地勤人员周驹。

2.用来破坏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的炸弹是美国制造的小型定时燃烧炸弹,这批炸弹是4月5日由台湾"保密局"交给从基隆开出的太古轮船公司航轮"四川号"秘密运往香港的。运抵香港之后,交给了"保密局"下属的"香港情报站",他们把这批炸弹存放在香港西营盘第三街178号1楼一个名叫张祖顺的住处,以后由"香港情报站"派特工李益民前往领取,最后转交周驹。

3."香港情报站"曾于事先指令特工许缜训练周驹安置此项炸弹的方法。周驹在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从香港启德机场起飞前,在极为短促的时间内,将此炸弹置于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一个机翼的油箱附近。

这份情报的详细、真实与具体令港英当局感到非常吃惊。由于中国政府提供的情报,香港警察署决定立刻开始缉捕嫌疑犯。

但是,就在熊向晖一行到达香港的当天深夜,他们突然得到情报:那个名叫周驹的重要嫌疑犯失踪了!

折叠 编辑本段 通缉罪犯

从中国外交部解密档案中,我们看到了1955年9月2日,英国政府向中国政府提交了《关于克什米尔公主号破坏案警察调查综合报告》。由此,可以追溯出香港对于这一事件的调查经过和蒋特组织从酝酿策划到最终实施的全过程。

1955年亚非会议召开前,蒋特组织得知,周恩来将率领中国代表团包租印度航空公司的克什米尔公主号飞往雅加达开会,这架飞机将在香港进行短暂停留。在蒋特组织看来,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们决定在香港下手,在飞机上安装炸弹,暗杀周恩来。罗瑞卿罗瑞卿具体密谋策划这个方案的负责人叫赵斌丞,他曾是"军统"头子戴笠的得意门生。这个计划最重要的环节是物色什么人能够在克什米尔公主号上安装定时炸弹。这个人必须是香港启德机场的员工,最好是能够自然而然地接近飞机。

几天以后,一个化名吴义清的台湾"保密局"高级特工被秘密派往香港情报站,亲自主持督办炸机行动的实施。吴义清几经周折最终以60万港币雇用在香港启德机场做地勤清洁工的周驹执行破坏飞机的任务。

之后,周驹接受了台湾特工的训练,主要是熟悉克什米尔公主号客机的结构,如何隐蔽快速准确地安装定时炸弹。

4月11日上午,周驹和香港情报站的特工按计划把定时炸弹伪装成一包牙膏,放在水桶里,骗过安全检查,顺利带进机场。周驹顺利登上了克什米尔公主号,开始了例行的飞机清洁工作。当他确信没有人注意自己后,用最快的速度,把那颗伪装好的定时炸弹固定在飞机右翼轮舱附近一个很不容易发现的缝隙里,然后匆忙离开。

于是,克什米尔公主号就如此注定了它悲剧般的命运,呼啸着从香港启德机场升空,开始了最后航程。

在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36天之后,1955年5月17日,周驹在启德机场大多数员工上班之前,在蒋特组织特工的帮助下,偷偷地躲进了陈纳德航空公司班机一间很小而且很少用到的行李舱中,偷渡到台湾。他满以为这下子可算自由了,但却没想到被松山机场保安司令部认出,扣留。1993年,周驹在台湾悄无声息地死去。

折叠 编辑本段 安全返回

4月29日,周恩来率领代表团一行安全飞抵昆明。当天,周恩来致电中共中央并毛泽东,报告代表团平安抵达昆明。电报说:"出国半月,因时间短促,工作紧张繁忙,许多重要会谈未能一一及时电告。准备在昆明休息几日,把重要会谈情况按专题写出报告。"

5月7日上午11点,周恩来一行乘坐的专机徐徐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陈云、林伯渠、董必武、邓小平等早已等候在那里了。

回到北京后,周恩来立即了解"克什米尔公主号"调查的进展情况。5月8日,周恩来接见印度驻华大使赖嘉文和印度方面负责事件调查工作的印度国家情报局副局长高。高向周恩来介绍了他在香港期间所了解的有关事件的情况。周恩来让高转告印度总理尼赫鲁,请尼赫鲁致电时任英国首相的艾登,希望英国政府告诉香港当局在调查上予以合作。并表示如果英国方面愿意合作,中方可以把迄今调查所得的材料以及今后调查可能得到的材料提供给港英方面。

5月9日,周恩来在国务院会议厅主持会议,讨论与"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相关的斗争方针和策略。

经过研究,确定了下一步的方针:争取破案,以此使美蒋在世界人民面前声名狼藉。破案的关键在于争取英国与我合作。如英表示愿与我合作,则我可向他提供有关情报,否则,供给他情报不但无益,反而可能使凶手跑掉。如英国故意不破案,则可视情况同英国进行斗争。在对英策略方面,大家认为,英国对此事有投鼠忌器的想法,一方面对美有顾虑,不敢破案;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中英关系及自身利益的情况。因此,应采取"压"与"拉"相结合的策略。

按照既定方针,当天,周恩来接见英国驻华代办杜维廉,就"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要他转告英国首相艾登以下口信:中国政府希望英国政府能够指示香港当局同我们密切合作,使"克什米尔公主号"失事事件能够破案。如果我们把现有的材料提供给香港当局,是能够破案的。同时提出以下要求:主要是香港当局对得到的材料要严加保密,对材料中提到的涉案人员要严加监视,以防逃跑,对涉嫌的主要人物应严格审讯,并要求审讯时有中方人员在场。

5月15日,英国驻华代办杜维廉拜见周恩来,带来英国首相艾登对周恩来口信的回复,表示英国政府愿全力同中国政府合作。

当天晚上,周恩来将总理办公室副主任罗青长和外交部情报司副司长熊向辉找来。周恩来对熊向辉说:"艾登已经同意合作破案,尼赫鲁派高氏做他的代表去香港,你就作我的代表去香港。你去后有三项任务:第一,把有关'克什米尔公主号'的情报材料提供给香港当局;第二,把香港当局破案的情况及时报回;第三,代表中国政府对香港当局处理这个案件提出意见和建议。这件事要抓紧。这件事也非常复杂,牵涉到台湾、英国和美国。所以一定要拉住印度,共同促进英国破案。"

熊向辉接受命令后,于5月18日下午13点半经罗湖口岸抵香港,香港警察司署政治部主任威尔考亲自到罗湖迎接,并派两个便衣警察专车护送,作出非常配合的姿态。

然而,就在同一天,香港警方接到在台湾的美国民航公司保安员电话,称他们在从香港飞来班机的行李舱里发现一名"潜乘者",经查,此人正是香港航空工程公司职员周驹。

本来,周驹在事发后非常紧张,一心想着赶紧离开香港去台湾。这时,台湾国民党保密局给香港情报站下达指令,要他们采取隐蔽措施,同时让特务转告周驹,要保持镇静。特务机关让周驹照常上班,如果被警方传讯,只要咬住不说,就不会有事,并准备从当月起,每月给周200港币津贴,以示安慰。

港英警方也曾传讯过周驹两次,但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措施,使其一直逍遥法外,并得以逃脱。中方得知周驹潜逃台湾后,立即向港英当局表示抗议,并要求其将周驹引渡回香港受审。而港英方面则称,香港跟台湾没有引渡条约,无法引渡。

在"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案中,周驹不过是国民党特务机关收买利用的一个工具,而并非幕后的罪魁祸首,而港英当局在随后的结案声明中仅仅指控周驹一人有罪,将一些证据确凿的要犯予以无罪释放,驱逐到台湾。该案最终未能将凶手绳之以法,成为历史的一大遗憾。

今天,在苍松翠柏掩映下的八宝山烈士公墓,矗立着一座高高的纪念碑。纪念碑前镶嵌着一块汉白玉浮雕,浮雕上一只和平鸽在展翅高翔。它的正面镌刻着周恩来亲笔题写的"参加亚非会议的死难烈士公墓"几个大字,背面刻着烈士们的姓名与简历。石碑上刻有记载烈士们殉难经过的碑文,最后一句是:"为和平、独立和自由事业而光荣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折叠 编辑本段 死亡名单

中国代表团的工作人员石志昂、李肇基、钟步云,记者沈建图、黄作梅、杜宏、李平、郝凤格及同机的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团工作人员王明芳,波兰记者斯塔列茨和奥地利记者严斐德等人全部遇难。

沈建图:新华社对外新闻编辑部主任

黄作梅 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

李丙衡(李平):新华社对外新闻编辑部记者

杜宏:广播事业管理局对外广播部副主任

郝凤格: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摄影员

钟步云:总理司机

石志昂:对外贸易部三局副局长

李肇基:外交部情报司科员(拟提副科长)

王明芳:越南代表团工作人员

严斐德:奥地利记者

斯塔来茨:波兰记者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