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4 17:48:31

加尔文宗 锁定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加尔文宗(Calvinists)亦称"长老会"、"归正宗"、"加尔文派"。是基督教的新教三个原始宗派之一,泛指完全遵守约翰·加尔文《归正神学》及其长老制的改革派宗教团体。 16世纪欧洲宗教改革运动时期产生于瑞士,并传布于苏格兰、荷兰等地,为尼德兰革命和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提供了理论依据,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17世纪后该宗随欧洲移民和殖民扩张传播至北美、南非、亚洲和南美等地,获得了更大的发展。加尔文宗宣称人因信仰得救,《圣经》是信仰的唯一泉源。主张上帝预定说,认为人的得救与否,皆由上帝预定,与各人本身是否努力无关。不相信圣餐礼仪中存在耶稣的真体血,但认为有耶稣体血的德能。摒弃祭台、圣像和祭礼等。实行长老制,主张由教徒推选长老与牧师共同治理教会。主要传布于瑞士、法国、荷兰、英国和北美等地。鸦片战争后传入中国。

截至2010年,加尔文主义基督徒(Calvinist)推定在5500万至8500万人,是基督教的第四大教派及新教的第二大宗派。包括加入或未加入归正派教会世界共融(World Communion of Reformed Churches)的归正会(continental Reformed church)2000万到2500万人,以及共融的长老宗教会(Presbyterian Church)4000万到5000万人、公理宗教会(Congregational Church)500万人。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归正教会

  • 外文名

    Reformed church

  • 别名

    加尔文主义,加尔文教,归正宗

  • 信仰人口

    8000万(2014)

  • 共融宗派

    长老宗,公理宗

  • 改革时间

    公元1553年

  • 改革地点

    瑞士

  • 改革领袖

    约翰·加尔文

折叠 产生背景

日内瓦位于瑞士西南部,是法国、尼德兰和意大利之间的贸易枢纽,商业发达。1290年,日内瓦被阿尔卑斯山南麓的泸伏依公国所控制,市政官员均由萨伏依公爵委任。1444年,萨伏依公爵控制了日内瓦主教职位,践踏市民权利,激起市民阶级的反抗。16世纪初,市民阶级的力量逐渐壮大,组成市民大会与主教和市政官共同管理日内瓦。市民大会每年召开1次,选举4个理事、1个司库,由当年和上年的理事再加上25名市民代表组成小议会,负责管理公共事务(1527年又增设200人的大议会讨论决定重大政治问题)。1526年,曰内瓦与信奉新教的伯尔尼、弗赖堡结盟,推翻市政官,逼走主教。1530年,日内瓦主教勾结萨伏依公爵攻打日内瓦,日内瓦市民在伯尔尼、弗赖堡支援下击败了主教的进攻。日内瓦市民要求宗教改革的呼声日高。

1532年,教皇克雷芒七世派人在日内瓦兜售赎罪券。6月8日,反对派市民一夜之间把大标语贴到全城各教堂的大门上,抨击教皇权威,要求宗教改革,宣称任何人只要诚心悔改,罪就能得赦免。神甫们派人撕标语,双方发生械斗。10月,法国宗教改革家法雷尔来到日内瓦宣传宗教改革。日内瓦市议会一面禁止市民侮辱罗马教会,一面又宽容宗教改革派的宣传1534年后,法雷尔等新教徒举行公开辩论会宣传改革,新教徒人数猛增,他们占领教堂,捣毁圣像,废除弥撒,赶走修士。两派冲突造成流血事件。1535年,日内瓦主教再次勾结萨伏依公爵出兵,企图占领日内瓦,镇压宗教改革。日内瓦市民在伯尔尼支援下于1536年1月取得胜利。5月21日,日内瓦市民大会决定皈依新教,建立归正教会,对原有宗教机构和礼仪进行改革。法雷尔深感任务艰巨,便邀请密友加尔文出山协助。

折叠 信仰介绍

折叠 教义

典籍

加尔文宗除以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为其神学理论基础外,还有1643年--1648年威斯敏斯特会议制定的一系列文献,包括《威斯敏斯特信条》(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威斯敏斯特大、小教理问答》、《礼拜规则》、《教政体制》、海德堡要理问答(Heidelberg Catechism)、比利时信条(Belgic Confession)和多特信经(Canons of Dort)等。

圣灵论

《基督教要义》中没有为"圣灵论"单独写一个章节,必须从整本书的论述归纳加尔文的观点。他认为,上帝的灵与上帝的工作同时进行,而促成人的"相信",当圣灵在人心中运行光照人心,使人在读了上帝的话而产生信心。所以人非用理性接受信仰,亦非用理性确认圣经的权威,而是圣灵那奥秘的力量所做的工作。

救赎预定论

加尔文认为,由于亚当犯罪,人的本性完全败坏,陷于罪中,绝无行善的能力,灵魂永无得救的希望。上帝为了彰显自己的荣耀,对世上的每个人都作了永恒的判决,这个判决就是预定。根据预定,有人得救,称为上帝的"选民",有人受永罚,称为"弃民"。"选民"并不能自救,为了拯救陷于罪中的"选民",基督道成肉身,代为受死,承担了"选民"的全部罪孽。上帝先将救恩赐给他所预定的"选民","选民"才能凭这恩赐相信基督的救赎,"因信称义",获得永生。既然得救完全取决于上帝的预定,"选民"获救的恩宠永不失落,那么,一切善功、圣事等就都不起作用,这就否定了神职人员和罗马教会的作用与权威。

虽然救赎预定论是他倡导的神学遗产,但主要架构非他独创或原创。就救赎预定论可分"救赎"及"预定"两点来说。对于预定,加尔文认为,得不得救在乎神的拣选,人的选择在这件事上是毫无主权的。意即:神预定某些人得永生,某些人会灭亡。故神将救恩赐与会得永生的人,至于灭亡的人则任其灭亡。神的恩慈是为了要见证他的救赎,跟功德无关,也跟个人无关。 至于人们疑惑为什么有人不被拣选,他引用了申命记29:29:"隐密的事,是属于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惟有显明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一切的话。"他说人不会也不能质问神为什么施恩予人,那就不能问为何神会弃绝某些人。属神的心意人是无法明白,但对于拒绝救恩,人类依然需负责任。

至于救赎他发展了马丁·路德所提出的因信称义之论述。这个论点起初由奥古斯丁所提出,直到马丁·路德时发展出"法庭式的称义"。两人不同在奥古斯丁认为"义"是内在的,当神赐给人恩典时,"义"便成为人的一部分。对马丁·路德及加尔文而言,这"义"是属外在的,是"算作"、"当作"、"归给",人依然是罪人,只是在人们因着信神就算我们"为义"。 而加尔文更提出"双重恩典"说,在神的眼中算为义是恩典之一。第二个恩典则是:当人接受耶稣与基督联合之时,信徒便可进入更新的过程,使其内在生命更像基督。 瑞士日内瓦圣·皮埃尔(St. Pierr瑞士日内瓦圣·皮埃尔(St. Pierr

教会论

加尔文的教会论涵盖非常广,包括了基督徒的自由、教会的权柄、真教会的基本特质等。关于教会,加尔文认为应分为两种:真正的教会是无形的,是由"选民"组成的,真教会的特质应该包括了:"传扬神的道"及"遵行圣礼"。所以传福音、聆听上帝的话及遵行圣礼都是十分重要的。另一种教会是外在的有形教会,包括一切"自认为敬拜一位上帝与基督的人"。有形教会中有"选民",也有永无得救希望的"弃民",只是为了彰显上帝的荣耀.必须由有形教会强迫他们服从上帝的诫命,接受教会的约束。但是,"选民"必须加入教会,因为"教会之外无救赎"。在这个问题上加尔文与茨温利意见相左,茨温利认为只要上帝预定,非基督徒也可以得救。

折叠 教礼

加尔文对圣礼的定义是:"神赐恩给我们的证据,是一种外在的印志,和我们对他的敬虔之互相印证,加以确认。" 加尔文同意圣奥古斯丁对圣礼的看法,认为那是代表不可见之恩典的一个可见的记号。在《基督教要义》第四卷中,加尔文解说圣礼为"外部的标记,基督藉以说明并保证他对我们的善意,为了支持我们信心的软弱,同时试验我们对他的虔诚。"圣礼是以印记来保证其中所有的内容,是信仰的公开认定。

他相信只有洗礼和圣餐具有圣经的权柄。关于洗礼,加尔文认为洗礼是基督徒的第一个圣礼,"洗礼是准许我们进入教会的起码标记,为了与基督联合,我们可以被列在神的子民之中...是一种工具,借此神保证我们所有的罪都被涂抹,永远在他面前消失。"其意涵是洗礼是加入教会的标记,好叫人们被接入基督,列为神的儿女。借着洗礼,表明罪被洗净,也是重生的标记。 加尔文非常反对私人洗礼。因为他认为洗礼与圣餐是教会的公共圣职,私人不可擅自施洗。且受洗者必须要先充分明白真理,才可施洗。

关于圣餐,加尔文不赞成变质说,也不认为只有以某种形式举行的圣餐礼才有效;同时,他也不赞成某些人的看法,以为饼与酒只是一种象征,用来代表他的身体,目的是刺激人的记忆、敬虔或信心。加尔文认为圣礼赐下的,就是它们所代表的;主不仅要求我们看,而且要吃与饮,这样的行动就表明了在他与我们之间,有一种生命的联系。这个联系在道被宣讲出来以及人以信心来回应时,就已经创造出来;当人以信心来领受圣餐礼,生命的联系就得以加强而更加密切。对于圣餐的解释,加尔文既不同意路德的"同体论",也不像茨温利那样认为只是象征性的纪念仪式, 他认为基督的身体一直是在天上,我们是被圣灵的大能提升到天上,来领受

圣巴弗(Grote Kerk)教堂,荷兰哈勒姆。圣巴弗(Grote Kerk)教堂,荷兰哈勒姆。

他的身体。他强调,领圣礼的人若不是以信心来领受,圣礼就与他们无益。

加尔文并不重视饼跟杯,他主张"在圣灵里耶稣基督身体真实的临在"。也就是说,人在圣灵里改变而体验到耶稣基督的临在,体验到耶稣基督的身体与血。但是在领受圣餐时,必须传扬神的道。所以对于当时罗马公教保留饼和杯,给生病无法前来的信徒或是王公贵族举行私人弥撒,这些作法加尔文并不赞成。因为他认为不在崇拜及充分宣扬上帝的话之场合领受圣餐,是没有意义的。

折叠 教制

加尔文非常重视教会本身的建制。他认为教会与国家都是由上帝创造,都是神圣的,上帝的目的是使两者协调工作。教会负责信仰、崇拜和道德,国家则保证教会行使其职能。因此,神权政治是最理想的社会制度。在日内瓦的神权共和国中,为保证教会不受世俗政权的控制,加尔文根据《新约圣经》和日内瓦市政权的组织形式,创立了"长老制"教会。教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长老会"或"长老法庭",由平信徒中推选长老1 2人和牧师5人组成。牧师为终身制神职人员,由议会推举,长老则每年改选1次。长老会定期开会,商讨教会诸项事宜。教会的惩处以开除教籍为限,更重的惩处则由政府处理。长老的任务是注意人们的道德纪律,维持社会秩序;牧师的职责是讲解《圣经》,负责管理教会和培养神职人员。由日内瓦各教堂的牧师共同组成"牧师团",不经牧师团许可,任何人也不得在日内瓦传教。此外,教会中还设立教

老教堂(Oude Kerk),荷兰阿姆斯特丹。老教堂(Oude Kerk),荷兰阿姆斯特丹。

师和执事,教师负责领导日内瓦的学校和宗教教育工作,执事是由平信徒选出来协助牧师、长老工作的非专职工作人员,从事救济、医药等慈善事业工作。这种组织形式后来为其他国家加尔文派教会所采用,各基层教堂由平信徒选举长老采管理,牧师由长老聘请。教区长老会由基层教堂的长老、牧师各1人组成;全国长老会由教区选举长老1-2人、牧师1人共同组成。这种组织形式使教会带有更浓厚的反封建性和更多的民主性,更易为资本主义发达的西欧各国所接受,因而传播较广。

折叠 影响

加尔文的"预定论"认为,谁是上帝的"选民"虽是个奥秘,但人可以凭借自己对基督的信心和按《圣经》的准则行事来获得救恩的确证。"选民"在现世的使命是尽力遵守上帝的诫命,在社会上有所成就,以彰显上帝的荣耀。他认为做官执政、经商赢利、放债取息、发财致富和担任神职一样,都是受命于上帝,财富不是罪恶,而是蒙恩的标志,只要在道德品质上不违背《圣经》,在财富使用上不挥霍浪费,就应该鼓励人积累财富。他还用《圣经》中的亚伯拉罕是个拥有大批财产的富翁作为自己的理论根据。加尔文的这种主张冲破了教会劝人安贫修道的传统,因此,在加尔文派信徒中出现了一批克勤克俭、冒险进取的新兴资产阶级实业家。

另一方面,加尔文提倡"选民"世俗生活的目的是"荣耀上帝",他们必须努力从事日常工作与劳动,积极为社会服务,在教徒中就出现了一批视劳动为神圣、全心全意工作的劳动者,同时也培养出一批具有强烈政治责任感的信徒,他们把与违反上帝意志(即不符合《圣经》)的政权作斗争看做是上帝赋予他们这些"选民"的神圣职责,为荣耀上帝不惜牺牲一切。虔诚的加尔文派信徒都相信自己是预定的"选民",为荣耀上帝而自觉地过着以勤劳、俭朴、积极向上为光荣,以奢侈、浪费、不劳而获为耻辱的生活。因此,加尔文的"预定论"比路德的"因信称义"更能直接满足新兴资产阶级在政治、经济等方面的需要,为他们提供了一批精明的统治者、刻苦的劳动者和反封建的坚强斗士。加尔文派的教会也更符合新兴资产阶级建立"廉价教会"的要求。加尔文思想成为新兴资产阶级精神的真正代表。

折叠 历史发展

加尔文(Jean Calvin,1509-1564)出身于法国一个律师家庭,在巴黎学习期间深受人文主义及宗教改革的影响,从1531年起便参加了新教徒的活动。1533年,加尔文的密友尼古拉·哥普( Nicholas Cop)就任巴黎大学校长,发表就职演说时,他引用了伊拉斯谟和路德的话抨击教会,要求改革,在法国剖起很大震动,为此,当局要逮捕他。同时,当局怀疑哥普的讲演稿是加尔文撰写的,指控他为异端。加尔文被迫逃亡。1534年1 2月,加尔文流亡到瑞士巴塞尔,结识了许多新教领袖人物,形成了比较系统的神学思想。1535年,加尔文在巴塞尔完成了他的主要神学著作《基督教要义》。1536年7月,加尔文去斯特拉斯堡途中,因战乱被阻于日内瓦,应法雷尔的邀请留下来帮助他进行宗教改革。

圣皮埃尔大教堂(Cathédrale St-Pierre),瑞士日内瓦。圣皮埃尔大教堂(Cathédrale St-Pierre),瑞士日内瓦。

为了把日内瓦建成加尔文理想的社会,他提出重整日内瓦的宗教道德。他编订了《教会信条》、《教理问答》,1537年7月由大议会通过后强制市民宣誓遵守,规定对信奉旧教或保留圣物者给以处罚,不准妇女穿奇装异服和色彩鲜艳的衣服,否则,连他母亲一起关押两天,礼拜天禁止娱乐,不对儿童进行宗教教育的父母要取消市民资格等等。加尔文的这套强制措施,激起部分市民的不满,处于地下状态的罗马教会趁机活动,反对派势力渐占上风。1538年2月,反对派控制了大议会,勒令教士不得过问政治。4月,议会决议解除法雷尔和加尔文的职务,限二人于3天内离境。1 540年,日内瓦支持加尔文的一派掌握了政权0 1 54 5年5月,议会宣布恢复加尔文和法雷尔的荣誉地位,请加尔文回日内瓦工作。此后,加尔文在日内瓦又工作了23年,帮助新兴资产阶级建立起主张加尔文派信仰的神权共和国。

1542年1月,大议会核准了加尔文编定的《教会宪章》(Ordon-nance.s Ecclesiastique.s),确立长老制教会组织体制,除加尔文派外,其他教派均为异端。为镇压异端,加尔文甚至与罗马教会合作。如西班牙人文主义者塞尔维特(MigueJ Serveto,1511-15)3)曾因反对三位~体说和同情再洗礼派而受到教会迫害,1 540年在里昂附近的维恩行医过活,并写了《再论基督教原理》,反对加尔文的预定论。加尔文向里昂的罗马教会异端裁判所告密,塞尔维特被捕。后来,塞尔维特逃出监狱到那不勒斯去的途中经过日内瓦,被加尔文发现,将其拘捕交付小议会审判。结果,塞尔维特被判火刑。1553年1 0月,塞尔维特被处死。1555年,加尔文镇压了反对派的武装暴动,从此,加尔文在日内瓦大权独揽,运用各种手段传播自己的神学思想。1559年,加尔文创建了日内瓦学院,用重金聘请西欧著名学者前去讲学,使日内瓦学院成为培养改革派传教士的中心,他还把大批毕业生派往法国、尼德兰、苏格兰、英格兰、德国、意大利等地宣传加尔文派主张,使日内瓦获得了"新教的罗马"的绰号。

折叠 全球状况

折叠 北美地区

长老宗于17世纪随清教徒传入美洲。由于神学观点之不同和对待奴隶制态度之各异,在18和l9世纪中该宗分裂为许多教会团体。南北战争后,各派趋于联合,至20世纪上半叶,组成了三个较大的长老会,即美国南长老会(Presbyterian Church in the U.S简称P.C.U.S),美国北长老会(Presbyterian Church, USA,简称为P.C.U.S.A)和北美联合会长老会(United Presbyterian Church of North America,简称U.P.C.N.A)。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加尔文宗的重点活动是对话联合、多方传教、认真改革和积极参加国际与国内的社会活动。

20世纪50年代至20世纪60年代中期,美国加尔文宗有所发展,信徒人数不断增加,新建教会甚多。同时各主要教会加强了团结,1958年,美国北长老会与北美联合长老会合并为美国联合长老会(The United Presbyterian Church in the U.S.A)。该会信徒人数占全美长老宗信徒总数一半以上。美国南长老会最初参加了与上述两教会合并的谈判,但由于其内部保守派担心合并会损害其传统的神学立场而未果。但它仍对合一运动保持积极态度,与新成立的联合长老会在传教和教育领域维持合作关系。同时,美国长老宗也加强了与其他教派的联系。早在1946年,各派联合组成的传教委员会即声明:要按照社会与合作的精神消除竞争,与其他教派合作。60年代美国联合长老会与其他几个新教教会联合组成"教会联合协商会"(The Consultation on Church Union),以推动新教各派的联合。同时世界归正宗联盟北美地区所属教会也与天主教会进行了对话。

二战后,美国加尔文宗神学与社会思想的主流为现代派,着眼于改革。1958年,美国联合长老会成立伊始,即着手制订新的信仰条文,于1967年通过了《1967年告白》。此文件简化了对上帝、基督的性质的繁琐论证,以"和好"观念为中心,突出人与上帝,人与人的和好;针对当代迫切的社会问题,强调信仰的伦理道德意义,淡化其神学意义。为表示自身的善世性和与其他教会合作,该会还把《尼西亚信经》、《使徒信经》以及宗教改革时代产生的一切信条等与《1967年告白》合编为《告白书》,作为本教会的教义准则,另外该会不再坚持圣经无谬的僵硬态度。1961年通过的新的《礼拜规则》已体现了上述精神。它主张教会生活既要允许个人的一定自由,也要坚持一定的公共生活和秩序,反对美国宗教传统中过分强调主观内省的倾向。它也放弃了只有具备一定条件者方能参加圣餐礼的传统规则,增加了教会生活的开放性。但是,有些教会还存在着保守势力。美国南长老会和美国归正会的立场即相对保守。它们当中有相当部分信徒和神职人员对联合长老会的自由主义持有戒心,对合一运动态度消极,对美国基督教联合会在60年代支持黑人民权运动也颇为不满。但是,即使在这两个教会内,保守势力也并非能左右一切。南方长老会中的保守派,欲表示该会不支持最高法院关于禁止公共教育中种族歧视的法令,即未得逞。

圣吉尔斯大教堂苏格兰爱丁堡圣吉尔斯大教堂苏格兰爱丁堡

一向以重视社会活动著称的加尔文宗始终关注着社会问题,美国主要的长老宗教会对反对种族隔离和争取民权斗争的态度表现积圾。早在50年代初,教会就注意到解决种族隔离和歧视的迫切性,主张对教会内外的这种现象应予取缔和消灭。60年代黑人民权运动兴起后,各教会普遍予以支持,号召以和平的、非暴力的方式消除社会不公正现象。在这种形势下,南方长老会加速推行黑人与白人教会的合并,联合长老会则增加教会中黑人领导人的比例。不少教会还进一步注意到其他少数种族的地位与处境问题。在50年代东西方冷战的历史条件下,美国长老宗教会普遍把共产主义视为基督福音和美国的"自由"、"民主"的威胁,但有些教会对猖獗一时的麦卡锡主义也表示不满。例如美国北方长老会于1953年11月发表声明,指责当时美国国内的反共狂热危害人权,妨碍了人们的言论自由。到60年代中后期,联合长老会和美国归正会都提出接纳中国进入联合国的主张。战争与和平也是教会关心的一个重大问题。美国各长老会均对战后核武器的发展表示担忧,呼吁停止军备竞赛,实行国际核裁军。美国政府在越南奉行的侵略政策也引起教会的不安,普遍拥护和平解决越南问题。70年代初,由于美政府不断扩大越战,教会对政府的抨击更加强硬激烈。

20世纪70年代中期后,加尔文宗内部自由主义神学进一步增强,从而促进了进一步的联合。1976年较为保守的美国南浸会也进行了改革,提出了一个用现代英语写成的具有现代主义倾向的"信仰宣言",并付诸实施。该会还制定了新的授职誓词,把忠于"圣经训导"的教义内容改为"服从耶稣基督和圣经的权威,始终接受我们告白的指引"。80年代初,该会也放宽了参加圣餐的条件限制,并把圣餐礼的重心由沉重的悔罪转向愉快的新生,其观点与联合长老会逐渐接近。在战争与和平、妇女与同性恋者担任圣职的观点上二者亦趋于一致,终于促进了两大教会团体的联合。1983年,两派合并,成立了"美国长老会"(The Presbyterian Church[U.S,A]),原联合长老会的《告白书》被采纳为此教会的信仰准则。并宣布:在合并后的机构调整中,贯彻不分种族、年龄,性别和地域,一律平等的原则。但美国长老宗内部的保守派仍有相当大的势力。就新成立的美国长老会而言,除部分保守派分裂出去另组新教会外,在普通信徒和神职人员中,仍有相当多的人持保守立场。其代表人物把70年代以来教徒人数连年下降归咎于神学上和政治上的自由化,力图使教会回到传统的圣经权威的立场上去。另外,基督归正会和美国归正会等一些小教会仍持保守主义立场,并颇为活跃。

由于信徒的减少,美国长老会十分注重加强传教工作,大力培养传教牧师,扩大传教面,尤其注意对青年传教。值得注意的是,美国长老会常把其社会政治主张与传教工作结合起来。它成立伊始,即宣布其传教活动包括使人们从"罪恶、恐惧、压迫、饥饿和非正义"中解放出来,从而为建立公正、平等的世界而斗争。

加拿大长老会主要是由苏格兰移民传入的。1925年,近半数的长老宗教会与公理宗、卫斯理宗合并为加拿大联合教会(UCC)。他们对国际形势极为关心,5、60年代一再呼吁各国政府停止核试验和生产核武器,主张通过谈判解决越南问题。在国内,积极倡导消灭种族歧视和社会贫困现象,并主张提高妇女的地位。1966年,加拿大长老会正式批准妇女可以被任命为长老和牧师。

折叠 欧洲地区

在欧洲,长老宗的信徒集中在英国、瑞士和德国。瑞士的归正会约有信徒270万人,该会与日内瓦自由教会、福音卫理公会组成瑞士新教联盟。联盟内各教会实行自治,但以联盟的资格参加国际组织。德国的长老会亦与路德宗结为联盟,但保持各自组织。在英伦三岛,苏格兰教会、联合归正会以及爱尔兰和威尔士的长老教会共计拥有信徒约340余万。其中苏格兰教会人数较多,约200余万信徒,仍拥有国教地位。二战后,其社会政治立场较为保守,主张对共产主义向"基督教文明"的挑战应予回击;在国际上主张实行全面的核裁军,防止棱战爆发。60年代后,苏格兰教会毫无生气的教会生活越来越不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教徒对教会的兴趣下降,教会的影响减弱。面对这种情况,教会人士从社会环境、传教方法等方面进行了反思,提出加紧培养牧师,密切关注社会问题,以提高教会的威信。教会还加强了与其他教派的联系,同天主教会和圣公会展开对话。但其处境并未得到根本改善。

此时,反对种族歧视已成为全世界大多数长老宗教会的意愿,1964年世界归正宗联盟大会作出决议,号召各国教会积极参加争取种族平等与正义的斗争。但南非白人的荷兰归正会却始终顽固坚持维护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立场,它默许当局在20世纪50年代推行的在教会中实行种族隔离的措施,声称不同种族的教会各自独立发展,能更好地服务于基督教事业。因此,该会与南非大多数新教教会的关系极为冷淡。虽然该教会部分有识之士早在50年代初期就开始呼吁对种族隔离政策进行反思,但这种呼声远未能在教会内占优势。针对这种情况,归正会国际组织采取了严厉的立场和措施。归正宗世界联盟于1982年暂时中止了顽固拥护种族隔离的二个南非归正会的成员资格。归正宗普世会议也在1984年谴责种族隔离制度,并把为这种制度所作的神学辩护宣布为异端。在此情况下,南非白人的荷兰归正会不得不在1986年宣布种族隔离作为一种政治与社会制度违背"爱邻舍"和"正义"的原则,因而不能为基督徒所认可。但这种立场的改变并不彻底,该教会把种族隔离仅说成是一种"错误",而不是一种"罪孽",且拒不接受世界归正宗联盟的制裁措壤。但即使是这种极不彻底的转变,还是引起了该教会内部右翼势力的不满。可以说,南非长老宗内部围绕种族隔离而进行的斗争远未结束。

折叠 拉美与亚洲

在拉美与亚洲,长老宗影响较大的国家为巴西和南朝鲜。巴西是南美洲长老亲信徒最多的国家。二战后,巴西长老会发展较快,并莲渐走上独立自主的道路。60年代以来,它与美国北长老会关系逐渐破裂。1983年,它决定不与新成立的美国联合长老会建立关系。目前其信徒集中于南部地区。

长老宗为南朝鲜最大的新教教派,20世纪初建立了统一的朝鲜长老舍。二战后由于教义的分歧,现已分裂为7十教会团体。南朝鲜长老舍主张缓和半岛的紧张局势,反对政府的镇压措施,但不主张与政府正面对抗。

折叠 宗教实践

教育

加尔文常被称为伟大的宗教改革家, 但他在教育领域中的成就也非同寻常。加尔文之所以进行教育改革, 根源在于他看到教育改革是有效推展宗教改革与改善教会状况的必要举措。只有让教会中的会众与领袖接受适当教育, 宗教改革才能战胜政治专制和消除群众中弥漫的天主教的错误思想。加尔文一生中, 进行宗教改革与教育改革并驾齐驱、彼此促进。他初到日内瓦, 就一面推展教义一面积极办学。1559 年创办的日内瓦大学成就巨大, 影响深远。它广揽各国人才,用新教思想培训和武装后,有组织地或充实新政权、或输送欧洲各地,得到知识阶层的拥护。

因此, 许多国家将加尔文视为真正的 "现代教育之父"。虽然加尔文的教育理念带有强烈的教色彩, 但就其历史价值而言, 研究他的教育理念不仅对研究宗教改革有借鉴意义, 而且与认识西方文化教育的兴起和发展也有借鉴价值。

现代的华人归正神学代表人物有赵中辉,唐崇荣,林慈信,李健安,周功和,吕沛渊,王志勇。 现代西方的归正神学代表人物有R. C. Sproul, John Frame, Sinclair Ferguson, Michael Horton, Ligon Duncan, D. G. Hart, Philip Ryken.

主要的归正神学神学院有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威斯敏斯特神学院), 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 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Covenant Theological Seminary, 印尼归正神学院,台湾改革宗神学院。

折叠 加尔文宗教派

国际组织有二:

一为归正宗世界联盟(The World Alliance of Reformed Churches),建立于1875年,1970年此联盟与国际公理宗协会合并为"归正宗世界联盟(长老会与公理会)",会刊为《归正宗世界》(the Reformed World)。此派较开放,倾向于现代派。

另一个是归正宗普世会议(the Reformed Ecumenical Synod),其神学思想较保守,参加者有30个教会团体,信徒约350万人。

加尔文宗下教会有法兰西归正会、荷兰归正会、美国归正会、苏格兰长老会、美北长老会、美南长老会、中华基督教长老会等。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