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1 15:36:54

周矩敏 锁定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绘画专业。作品運思精深周密,用色、用光均为主观情愫的跃现,绚烂沉淳,丰中见约,奇风高格,雅韵隽永。多次参加全国美展。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周矩敏

  • 国籍

    中国

  • 出生地

    江苏苏州人

  • 职业

    画家

  • 毕业院校

    南京艺术学院绘画专业

  • 代表作品

    《弦叙》《丝竹》

折叠 简介

周矩敏周矩敏

周矩敏,1953年出生,江苏苏州人。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绘画专业。作品奇风高格,雅韵隽永。多次参加全国美展。作品《弦叙》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展,获最高奖。《丝竹》参加日本艺术中心国际艺术交流展,获中心年度奖。《双陆》获第四届全国体育美展一等奖,作品被国际奥委会总部收藏,同年获江苏省体育美展金奖。《港人》获全国工笔画大展佳作奖。出版有《周矩敏国画集》、《漫游三十年代的上海》、《散淡人生系列》等。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建筑壁画艺委会会员、评委、江苏省建筑壁画协会副理事长、苏州市文化广播电视局副局长、苏州国画院院长、苏州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折叠 艺术年表

1984年北京《白鹭》参加第六届全国美术展览

1986年北京《鸣》参加第一届中国漆画展,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1987年北京《和平卫士》参加国际和平年美术展览

1989年南京《江南丝竹》参加第七届全国美术展览(华东区)

1989年日本《丝竹》参加日本艺术中心国际艺术交流展,获中心年度奖

1994年北京《弦叙》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展,获最高奖

1997年上海《双陆》参加第四届全国体育美展,获一等奖,作品被国际奥委会总部收藏。同年获江苏省体育美展金奖。

1998年北京《港人》参加第四届全国当代工笔、重彩画大展,获优秀作品奖

1998年南京《粉云》参加江苏省首届美术节大展

1998年辽宁 《周矩敏画集》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

1999年山东 《三人行》参加纪念孔子诞辰2500周年美术大展,荣获优秀奖,并被展览组委会收藏

1999年北京《花融》参加第二届中国花鸟画展览

2000年南京《风云》参加七彩世纪中国画大展,获金奖

2000年北京 《花融》入选跨世纪著名中国画家作品展览,获最佳作品奖

2001年北京 《远行》参加第五届全国体育美术展览,同年获江苏省美术展览优秀作品奖

2002年台湾 《散淡人生系列》画展在台北、宜兰、澳洲墨尔本等地巡回展出,并由台湾佛光缘美术馆收藏

2003年南京 《昨夜海风》参加江苏省七彩世纪画展,获铜奖

2003年北京《沧浪雅集》参加全国省画院双年展

2003年南京 《都市地铁》参加现代-都市水墨画展,获艺术成就奖

2001年香港 《周矩敏画集-散淡人生系列》香港东方艺术中心出版

2002年台湾 《周矩敏作品集-漫游三十年代的上海》台湾佛光缘美术馆出版

2004年上海 《姑苏情韵-百俗图》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2004年苏州 为台湾著名文人柏杨先生《文集》创作插图古吴轩出版社出版

2004年北京 《艺术的朝圣-西藏作品系列》中国书道杂志社出版

2006年杭州 《旧历》参加第十届全国美展并被收藏

2007年 北京 《风云》参加全国三届国画展

2007年南京《民声》参加百家金陵画展

2007年北京《载歌行》参加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

折叠 作品风格

《青龙带》《青龙带》

在当今花放草发、争艳斗奇、目不暇接的艺术园地内,周矩敏的中国画具有鲜明而突出的风韵。鲜明在笔下的人物形象和景衬布势,独出心裁;与当下其他一批人物画家相对照,不雷同不相近,艺术样态昭昭。突出在画家选择的表达对象和生活情节,自立门户;作者收缩了丹青的广角镜头,而聚焦于江南民国文人风情,笔凝闲情逸致,墨结妙趣谐趣。在春光秋风、鸟语花香的语境中,谱写了一曲与噪乱相悖的和谐颂歌。

不入一派,不随大流,用心作画,用情写境,“我自为我自有我在”,构成了周矩敏绘画艺术中显性的自我约定和价值取向。置身经济繁荣、日新月异而又大潮迭起、人欲横流的当口,周矩敏在肩负地方文化行政领导工作的同时,却能立定足根,介入“艺术朝圣者”的行列,坚定步伐向前进,是很值得肯定的。在艺术的创意中,作为对“浮华人生”的反拨,“散淡人生”图象所展示的方方面面,正是作者心灵深处有感于传统文人安详、宁静生活的笔墨化。展读这些作品,仿佛接受了一次文明碎片的馈赠,又仿佛在晨钟暮鼓中,暂时忘却了俗务带来的烦恼,迎面吹来了一丝轻柔凉爽的风。

从作品中不难看到,周矩敏是一位富于才情而又拥有较为宽厚艺术功底的画家。其毅力、意志、知识、学养、笔墨技巧、审美旨趣一旦铸溶于一体,并转化为艺术创造,是必然富于底蕴和审美力度的。作者迁想于历史截面上文人骚客们的生活情状,而妙得于以笔墨直叩人物心扉、呼之欲出的形象塑造。细细品味,画作中的历史感、谐谑感、幽默感、超脱感、朴拙感、真挚感纷至沓来,令人味之有味,味难尽言。

折叠 众家评说

楼台藏绿柳 57x45cm 2009年楼台藏绿柳 57x45cm 2009年

从传统走进现代 周矩敏的人物画艺术

左庄伟

当今画坛画家如林、画作如海,但是画家和作品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多。在省城南京的美术活动中常见到吴地周矩敏,在画展和画刊中常看到他的画作:沉稳、理性、智慧,略带几分清高的矩敏君和画坛无双的周家样系列人物画唯独给我留下挥之不去的印象,在熟悉他的人和画以后,就我的感觉,毫无疑问矩敏君是当今画坛杰出的文人画家之一。他的人物画《散淡人生系列》、《印度印象系列》和《西藏系列》艺术语言独特,所塑造的艺术形象新颖,形象所蕴涵的思想深刻,有意有趣,令人喜爱令人深思,过目不忘,回味甚多甚浓。

矩敏君选择典型系列群体人物集中表现,既关心群体的共性塑造又重视画中人个性的刻划;画面既有内在精神联系又有各自独立意义;他善依不同的题材运用不同的艺术语言塑造具有不同美感的艺术形象,使之赋予不同的思想深度和艺术境界,给人以不同思想影响和审美享受,这是没有思想高度和深度、没有综合艺术素养的画家是很难为之的,矩敏君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令人叫绝。

矩敏君曾受过完备而规范的学院中西美术教育,成长发展于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是承前启后的一代栋梁画家,在艺术观念和绘画理法方面既有传统又有现代,是由传统自然自觉走近现代的领军型画家。对转型时期的中国人物画家来说选择什么题材来传达自己的艺术理念和思想感情是很讲究的。矩敏君在自身长期的艺术研究和实践中,整合了自己全部的思想、生活和艺术资源,用他自己的话说:“在时尚的外力和情感的内驱并持下进入了《闺阁纪事》系列画的创作”。

矩敏君生活在具有深厚吴越文化和吴门文人艺术传统的领地,二十世纪以来吴地成为上海文化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受到现代资本主义经济文化的冲击和影响,可谓是现代文明的发祥地,资本市场的激烈竞争给人们带来的生存发展危机,加之连绵的战争和动乱,一部分受老庄思想影响的文化人最先感悟到自己既无力抗争和改变,更感到生存发展受到威胁,选择了逃避,远离多事的红尘,躲进山水园林间,走进自我的天地,过着与世无争的闲散生活,承继着吴门传统文人雅士的生活情趣。这段历史矩敏君虽然没有身历,但是在他的家族生存气息中体悟到并已融入自己的思想感情之中,当现代社会发展与历史某些相似时,蕴藏在他心底的某些英明的情感会一触即发,成为艺术创作的驱动灵感,因此他选择民国年间视为上海后花园的苏州文人生活情景作为自己的人物画创作的系列题材,我以为是十分自然的,他借民国时期的文人生活状态、活动情节、思想感情构画出一幅幅既具有古境界又有现代意义的场景和人物,为处于现代社会烦躁不安的现代人营造出一个个可望而难求得的精神乐园,令观者获得某种精神慰藉,我虽不能肯定这就是画家创作的本意,但至少可视为观赏者的引申之意。

绘画中的艺术形象是大于思想的,画中人物形象所传达的思想情感有画家的本意,也有观赏者依自己的艺术修养和生活经验生发出的联想和想象,即画外之意,也就是俗说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画的内在精神涵义,意境和趣味全在那里,是画家欲求和最难求的境界,是一般画家很难为之的,而矩敏君在他的系列人物画中,尤其是他的《散淡人生系列》和《西藏系列》、《印度印象系列》中,他所作人物形象,营造的环境气氛,所使笔墨色块既有本意之趣,更有引申的深刻含意,我不想猜度画家的创作动机,但至少他传达了某种社会理想和美学理想。

中国人物画是发生最早,成熟最早的绘画题材。魏晋时代已达形神兼备之高度,由于画家受到“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影响,自宋元以后文人画家多钟情于人化自然物山水花鸟的创作,借山水花鸟来传达自己的思想情感和理想,“山性即我性”、“水情即我情”、“鸟即是我”、“我即是鸟”,人物画逐渐衰落或走向民间,即使代有人物画大家,也多借人物形象来传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和理想,视人物是自己某种精神表现的媒介与符号,人与花鸟无异,人物画的这种创作传统被文人画家所继承,杰出的远有唐伯虎、陈洪绶、金冬心,近有任伯年、丰子恺,他们创作的人物画已形成文人画家的文化传统,我大胆猜想矩敏君的《散淡人生系列》画正是继承和发展了这一传统,从他习画的师承关系中可以见得他曾师从海派画家沈子丞,而沈子丞就是取法陈老莲,他还从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和任伯年、陈师曾,以及善画风俗画漫画的吴友如在民国年间所画的风俗人物画,丰子恺的简约而夸张的漫画造型和本土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大色块装饰性对他的人物画造型样式有着很大的启迪和影响,但他不仅是研究和学习他们的理念和画法,矩敏君的高明之处在于最充分地整合和调动自己全部智慧、天赋才能,通过对传统图式样板作重新剪裁或彻底改变,并综合自己所掌握的各门类绘画技能技巧进行创造性的表现。

人物画最难得不在人之形貌,只要有基本造型能力的画家都能为之,难在传神,如今很多仕女画家画的美人,徒有美丽漂亮的形貌,毫无内在精神气质,只是用美丽的衣裙水袖包裹的木偶,或者是千人一面的只有共性而毫无个性的类型化人物。矩敏君所塑造的人物无论是民国年间的文人、商人,西藏的僧人,还是印度人,无论是简约夸张变形,还是色块斑斓的装饰性人物都具有与众不同的外貌和个性,都符合形神兼备之理,我佩服他的笔下各种人物不同的姿态动作造型生动如真,这种写实的造型能力无疑是得益于他年青时代养成的对各种事物和人的观察、理解和记忆,素描速写的能力培养和训练,现在才可得心应手的创造各种不同人物的艺术形象。顾恺之曾言:“传神写照都在阿堵(指眼睛)中”,十分正确,但我认为人的内在精神气质固然在心灵窗口的眼睛中,也在身体的各个部分中,举手抬足,都有表情,姿态动作都是人的内在精神的外在形式,甚至人的发式,衣着装束、佩饰都在不同层面上表现和传达一个人的内在精神、气质和修养,在矩敏君的画作中,他十分重视人物的体语,姿态、动作表情地描绘,在他的《散淡人生》系列中塑造了一群既有那个时代共性又有个性的人物形象,从他们胖瘦的面孔身材,不同形状的发式,同中有异的长衫,提鸟笼和执扇的动作,聚会品茶聊天时的个人姿态动作,垂钓观鱼神情,曲径漫步或乘船在小桥流水间荡漾,或采莲观花那些人和事,观赏者虽然不曾亲历和近见,但都感觉到民国年间的文人雅士们就如同画中那个样子,一个个都是我们熟悉的陌生人,画家恰到好处地把民国年间文人雅士们那种悠闲散淡的生活情景再现于今人的面前,并配以令人陶醉的苏地特有的园林景观鸟语花香之境,这是一个没有争斗没有紧张和烦恼的极乐世界,是中国文人雅士的精神乐园,正如法国现代派宗师马蒂斯曾经说过的,“我要创造一种不含有使人不安或令人沮丧的题材的艺术。对于一切脑力工作者,无论是商人或作家,它好像一种抚慰,像一种镇静剂,或者像一只舒适的安乐椅,可以消除他们的疲劳。”我们的社会如今以一天等于廿年的飞快速度跃进现代社会,现代工业文明、市场资本经济给人们带来丰富的物质享受,以个人主义为中心的激烈竞争也给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人人都为生存和发展使出全部的智慧、才能甚至阴谋和诡计,人人都活得很累,人们的精神需要宣泄和抚慰。矩敏君适时地为现代人创造了一个远离闹市红尘的精神世界,人们走进他创造的艺术世界,精神可以得到慰藉和休息,在他笔下营造的意境正是现代人向往回归的精神园地,所以我说他的画既有古意古趣又有现代感,他是位从传统走进现代的文人画家。他的系列人物画毫无疑问是属于现实主义之作。

作为画家的周矩敏始终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他总想继承一种文化精神,对传统绘画创造性地发展,企图创造一种具有地道中国味的作品,我纵观他的整个创作思想、创作道路和艺术表现手法,微观他的人物造型和笔墨语言,不仅有继承,更多的是创造,他的画具有地道的民族精神和鲜明的民族语言,也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他用自己的作品跻身于当代中国著名画家之列。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我有新词三百阕我有新词三百阕

南有周矩敏 画坛树新帜??周矩敏人物画的美学特征

近现代我国画坛南北阵营分明,各领风骚,既有盟主坐于帐内,指挥若定,“运筹帷幄中,决胜千里外”,更有骁将冲锋陷阵,“三通金鼓响,须臾得胜还”。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张大千齐白石齐名,称“南张北齐”,又与北方山水画大师溥心畲并称“南张北溥”。当今画坛,北京有擅长谢老北京风情的画家马海方,画天桥的庙会,各行各业,各色人等,活灵活现,生动至极,写胡同风俗,世相百态,入木三分。历史文化名城、江南鱼米之乡苏州,则有苏州国画院院长、苏州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周矩敏,以创作《姑苏情韵•百俗图》蜚声画坛,近年来更以描绘上世纪前、中叶苏州市民生活场景为突破口,开辟了人物画“画故乡情、上辈人、身边事”的新路子,以独特的视角、多变的手法、真挚的情愫向观众呈现出那个时代人们的生存环境、精神理念、处世哲学,给中国画坛吹来一股清新、质朴之风。周、马两位丹青妙手南北呼应、一唱一和,演奏了一曲曲美妙的人间乐章,不回避苦难,不粉刷太平,再苦辣酸甜中忠实记录那过去的岁月沧桑和大众的期盼、希冀,因此,就多了几分历史的厚重感和美学的思辨性。

周矩敏笔下的人物大多是喝过墨水、带着眼镜的知识分子,挥着折扇、提着鸟笼的或殷实、或小康的中年夫妇,也有蓄着短须、布满皱纹的墨客、学究,他们或聚集于楼阁、园林、庭院中观景、饮茶、下棋,或相约于书房、雅室赏画、泼墨,或结伴于假山、小河边遛鸟、垂钓,或卧于竹椅,一卷在手,视通万里……江南园林的精致,私家花园的格局以及中式居室的摆设,均表现得有条有理,原汁原味,丰厚的积淀再现了那部分人们的生活状态。与世无争,随遇而安,有一种农耕社会乌托邦式的精神追求。

周矩敏的人物造型吸收了丰子恺漫画的长处,略作夸张、变形,但力避脸谱化、雷同化,而是因人而异,各具其貌。《蘸墨添凉风》中的书扇香,理着平头,着黑色长衫,端坐石凳,对客挥毫,其剔除毛笔杂毫的细微动作,刻划出文人一丝不苟的严谨作风。《莫羡人间风光棋》中的棋迷,一手托腮,一手执棋子,皱着双眉,举棋不定,推敲棋局得失的专注凸现出人物痴迷棋艺的执著和耐性。《水光一镜落青天》,写游春揽景时,微雨不停,石桥湿滑,中年男子执着夫人的手小心翼翼地移步过桥,关怀、呵护之情跃然纸上,读来印象十分深刻。在精心刻划人物的精神面貌、心理活动的同时,周矩敏还对画中的环境、场景、居室的道具、人物的服饰都作了细心的考据,以真实性增添感染力,景无虚设,笔不妄下,他的作品还原和保持了民国年间姑苏中上层人士及平民的生活状态,具有相当的研究价值,这是难能可贵的。

周矩敏的笔墨技法堪称精到、扎实、别具风貌。人物的衣纹出之于短弧线,柔美、轻盈、繁简得宜,这与所用面料暗合。面部刻划常以短眉、细眼、阔鼻、浓髭、小嘴为之,并与五短身材相匹配,这是典型的江南人的体貌。动作幅度小,表情细微、含蓄,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慢条斯理、热忱、干练的感觉。服饰色彩多用黑、白、灰色调,取其简洁、集中,间用青、赭、黄色,以求变化、丰富。配景用色则大胆、热烈,红的花、绿的树、华丽的楼台、典雅的家具,衬托出人物的身份、地位,显得妥帖和谐,注入了作者强烈的情感色彩。

周矩敏的人物画尊重历史、还原时代,以全新的视角和鲜活的笔墨记录了那段流逝的岁月,他精心创造的“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使人感到民风乡情的传承,领略恬淡、闲适人生的深层次体味,填补了历史人物画的一段空白,其影响力自是不言而喻的。

(本文作者为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

折叠 周矩敏作品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