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7 16:16:43

松风阁记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松风阁记》是元末明初政治家、文学家刘基创作的一篇散文。文章由上下两篇组成,内容的重点各自不同。上篇以议论为主,先从风和松谈起,接着谈到松声的特点,再归结到金鸡峰上三棵松,用四种比喻形象地表现了不同的风吹松的声音。下篇是上篇的补充,着重描写作者耳闻目睹的风吹松的情况,并继续用五种比喻形象地表现了风吹松的声音。全文笔墨简炼,形象真切,意境清幽,体现了作者的理想追求和审美情趣。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松风阁记

  • 创作年代

    元代

  • 作品体裁

    散文

  • 作者

    刘基

  • 作品出处

    《诚意伯文集》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

松风阁记

上篇

雨、风、露、雷,皆出乎天。雨露有形,物待以滋。雷无形而有声,惟风亦然。

风不能自为声,附于物而有声,非若雷之怒号,訇磕于虚无之中也。惟其附于物而为声,故其声一随于物,大小清浊,可喜可愕,悉随其物之形而生焉。土石屃赑,虽附之不能为声;谷虚而大,其声雄以厉;水荡而柔,其声汹以豗。皆不得其中和,使人骇胆而惊心。故独于草木为宜。而草木之中,叶之大者,其声窒;叶之槁者,其声悲;叶之弱者,其声懦而不扬。是故宜于风者莫如松。盖松之为物,干挺而枝樛,叶细而条长,离奇而巃嵸,潇洒而扶疏,鬖髿而玲珑。故风之过之,不壅不激,疏通畅达,有自然之音。故听之可以解烦黩,涤昏秽,旷神怡情,恬淡寂寥,逍遥太空,与造化游。宜乎适意山林之士乐之而不能违也。

金鸡之峰,有三松焉,不知其几百年矣。微风拂之,声如暗泉飒飒走石濑;稍大,则如奏雅乐;其大风至,则如扬波涛,又如振鼓,隐隐有节奏。方舟上人为阁其下,而名之曰松风之阁。予尝过而止之,洋洋乎若将留而忘归焉。盖虽在山林而去人不远,夏不苦暑,冬不酷寒,观于松可以适吾目,听于松可以适吾耳,偃蹇而优游,逍遥而相羊,无外物以汩其心,可以喜乐,可以永日;又何必濯颍水而以为高,登首阳而以为清也哉?

予,四方之寓人也,行止无所定,而于是阁不能忘情,故将与上人别而书此以为之记。时至正十五年七月九日也。

下篇

松风阁在金鸡峰下,活水源上。予今春始至,留再宿,皆值雨,但闻波涛声彻昼夜,未尽阅其妙也。至是,往来止阁上凡十余日,因得备悉其变态。

盖阁后之峰,独高于群峰,而松又在峰顶,仰视如幢葆临头上。当日正中时,有风拂其枝,如龙凤翔舞,离褷蜿蜒,轇轕徘徊;影落檐瓦间,金碧相组绣,观之者目为之明。有声如吹埙箎,如过雨,又如水激崖石,或如铁马驰骤,剑槊相磨戛;忽又作草虫呜切切,乍大乍小,若远若近,莫可名状,听之者耳为之聪。

予以问上人。上人曰:"不知也。我佛以清净六尘为明心之本。凡耳目之入,皆虚妄耳。"予曰:"然则上人以是而名其阁,何也?"上人笑曰:"偶然耳。"

留阁上又三日,乃归。至正十五年七月二十三日记。

折叠 编辑本段 注释译文

折叠 词句注释

  1. 松风阁:在今浙江绍兴会稽山金鸡峰下。
  2. 訇(hōng)磕:形容巨大的声响,这里作动词用。虚无:指天空。
  3. 屃(xì)赑(bì):蠵龟的别名。蠵龟是一种爬行动物,背面褐色,腹面淡黄色。碑下的石座一般都雕成屃赑的形状,取它力大能负重的意思。这里就是指强健有力。
  4. 豗(huī):波浪撞击声。
  5. 枝樛(jiū):树枝向下弯曲。
  6. 离奇而巃(lóng)嵸(zōng):形容树身曲而上扬。巃嵸,高耸。
  7. 鬖(sān)髿(suō):针叶蓬松貌。
  8. 石濑(lài):石上流过的急水。
  9. 偃(yǎn)蹇(jiǎn):偃卧不做事,引申为傲慢。优游:闲暇自得的样子。
  10. 相羊:同"徜徉",徘徊。
  11. 汩(gǔ):扰乱。
  12. 濯(zhuó)颍水:用颍水洗。相传尧欲以天下让许由,不受;又欲以为九州长,许由以其言污耳,因至颍水洗耳,以示高洁。
  13. 登首阳:用伯夷叔齐故事。伯夷、叔齐兄弟为殷臣之后,周武王灭殷,两人耻食周粟,逃至首阳山采薇而食,以示清高。
  14. 至正十五年:公元1355年。至正:元惠宗(顺帝)年号。
  15. 活水源:在浙江绍兴会稽山灵峰下,东注于若耶溪中。刘基作有《活水源记》。
  16. 幢(zhuàng)葆:羽幢葆车,饰有鸟羽的旗帜和车盖。
  17. 离褷(shī):羽毛沾湿相粘,此处形容松针密集。
  18. 轇(jiāo)轕(gé):交错纠结。
  19. 组绣:编织成花纹。
  20. 埙(xūn)箎(chí):两种乐器。埙用陶土烧制而成,箎用竹管制成。
  21. 槊(shuò):长矛,古代的一种兵器。磨戛(jiá):撞击。
  22. 六尘:佛经以声、色、香、味、触、法为六尘。六尘与六根耳、目、鼻、舌、身、意相接而产生种种欲望,导致种种烦恼,谓之六根不净。故清净六尘为明心之本。
  23. 耳目之入,皆虚妄耳:佛教以为一切色法(现象)皆空幻不实,故所见所闻皆为虚妄。

折叠 白话译文

上篇

雨、风、露、雷,都来自天空。雨露有形体,万物等待它们来滋润;雷没有形体却有声音,风也是这样的。

风不能自己发出声音,藉着东西而发出声音。不像雷的震怒号叫,在虚空里就发出了大声。就因为风附藉着物体而发声,所以它的声音完全随着物体而改变;响亮、微弱、清晰、溷浊、轻快、恐怖等变化,就都随着物体的形状而产生了。土石屃赑太坚实,风虽吹过它们上面也不能发出声音,山谷空阔广大,那声音就雄壮凄厉。水流汤漾温和,那声音就喧嚷吵杂。都不能算中正和平的声音,让人觉得胆战心惊。所以只有附藉着草木发声才合适。在草木之中,宽大的叶子发出声音显得滞塞,枯槁的叶子发出的声音显得悲凉,孱弱的叶子发出的声音显得软弱不响亮。当中最适合风鸣者非松树莫属。因为松这种植物,主干挺拔枝柯纠绕,叶子纤细而修长,奇特而高耸,舒展而茂盛,交错而精巧,所以风吹过它的时候,不滞塞不激荡,流顺通畅,具有自然的和谐,故以听了可以消除烦恼忧虑,洗净昏沉污浊,使人精神旷达心情愉快,舒和澹泊,宁静安闲,自由自在在天地间生活,跟大自然相往来。难怪爱好山林的高士,喜欢松而不能离弃它了。

金鸡峰上有三棵松,不知有几百年了,微风轻吹,声音如幽静的泉水淙淙地流过石滩,风稍大,就像演奏典雅的古乐。那大风来的时候,就像翻扬的波涛,又像击鼓一样,低沉而有节奏。方舟上人在金鸡峰下建造了一座楼阁,取名为松风阁,我曾到访而住在那儿,舒畅得意得想要长住下来而忘了回去。因为此阁虽在山林之中,可是离人境不远。夏天不太炎热,冬天不太寒冷,观赏松可以使我眼睛舒服,聆听松可以使我耳朵舒服,慢步徘徊从容地游览。自由自在地徜徉其中,没有外来的事物扰乱心境。使人欢喜快乐,使人愿意终日如此,又何必一定要像许由那样到颍水边洗耳才算高洁,像伯夷、叔齐那样爬上首阳山不食周粟才显清廉呢?

我是四处寄居的人,脚步从不安定于一处,可是对这座楼阁,却不能忘怀,所以在要跟上人道别时,写了这篇松风阁记。时间是元顺帝至正十五年七月九日。

下篇

松风阁在金鸡峰的下面,活水源的上面。我在今年春天才来到这里,留宿了两夜,都遇到下雨,只听到波涛般的声音响彻白天黑夜,没有能完全观看到它的奇妙之处。到这时候,来来往往住在松风阁上共十多天了,因而能够完全知道松风阁景色变化的不同情状。

松风阁后面的山峰,在众多的山峰中特别高,而松树又生长在山峰的顶上,抬头向上看,就像饰有鸟羽的旗帜和车盖笼罩在头顶上。当太阳在正当中的时候,有风轻轻掠过那松枝,松枝就像龙凤在飞翔舞蹈一样,长满茂密松针的枝条萦回屈曲,交错纠结,来回摆动;阳光把树影洒落在屋檐瓦楞之间,金黄碧绿的颜色交叉错综,编织成美丽的花纹。使观看到这种景色的人,眼睛都因此明亮。有声音,像吹埙箎一样,像阵雨迅急经过,又像水流冲激着山崖石壁,有时像披着铁甲的战马在奔驰,剑和长矛在互相撞击;忽然又发出草虫鸣叫的切切声,忽大忽小,像在远处,又像在近处,无法用语言形容那种情状。使听到这种松声的人,耳朵都因此灵敏。

我将自己的这种感觉去询问上人,上人回答说:"不知道啊。我们佛门把使六境清洁纯净作为使心思清明纯正的根本。凡是耳朵听到、眼睛看到的,都是些荒诞无稽的东西罢了。"我说:"既然这样,那么上人用"松风"给这个楼阁取名,是为什么呢?"上人笑着说:"偶然这样罢了。"

我在松风阁又留宿了三天才回来。元惠宗至正十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写此记。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元顺帝至元二年(1336年),刘基被元朝授予江西高安县丞,又任江浙儒学副提举,遭排挤,归隐。至正十二年(1352年),刘基出任浙东元帅府都事。后来他因与上司政见不合以及对元朝腐败昏聩的不满,解职还乡,遂于绍兴山水间,以诗文自娱。至正十五年(1355年)七月,刘基从越城(今浙江省绍兴市)经平水游览会稽山水时,前后两次参观松风阁而写下这篇游记。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折叠 文学赏析

上篇

文章开头,先从雨风露雷写起,用简练而又准确的语言辨析风和雨露雷的异同。四者"皆出乎天",生成于自然,但风"无形而有声",不同于雨露而同于雷。可是,它"不能自为声",需"附于物而有声",又不同于"訇磕于虚无之中"的"雷之怒号"。在对比辨析中,风的特征已了然在目。然后紧扣题目中的"风"字,写其种种情状。首先,风之为声,"一随于物",物形不同,风声亦不同。然而并非一切。物体皆可使风附之而成声,如"土石屃赑",风虽附之也不能为声。能使风附之而为声者,又有种种不同的奇音异响:谷虚而大者,其声雄以厉;水荡而柔者,其声汹以豗。这些音响虽各有其特质和个性,却又异中有同,都是"不得其中和",使人"骇胆惊心"之声。将这些谷中、水上风声逐一否定,便很自然地归结出"风独于草木为宜",趁势就草木的风声展开议论。而草木之为物,其形万殊,风之所附,声亦万别。于是又以析理入微之笔写出叶之大者、槁者、弱者的风中音响。因其声或窒,或悲,或懦而不扬,皆不为美。如此自远而近,由大而小,层层剥落,最后所突出的只能是"宜于风者莫如松"了,题意豁然畅朗,有如水落而石出,章法严密,构思奇妙,步步引人入胜。松之所以宜于风,是因为它"干挺而枝樛,叶细而条长,离奇而巃嵸,潇洒而扶疏,鬖髿而玲珑。故风之过之,不壅不激,疏通畅达,有自然之音"。这美妙的音响可以解烦黩,涤昏秽,令人心旷神怡,清静舒畅,那理不清的愁绪,说不完的烦恼,洗不净的昏秽,都在悦耳的松风中烟消云散了。当此之时,恬淡寂静的心境充满惬意和快感,仿佛逍遥于太空之中,与造化同游,人与自然圆融浑彻,相契为一,故而山林岩穴之士,"乐之而不能违也"。

至此,松风之美似已写尽。可是,作者所观赏的是松风阁上的金鸡峰三松,文章也就自然转到对它的描写上来。由于前面已详细地描述了松的特征,这里就不需多费笔墨,而是只用"不知其几百年矣"一句点出其苍古之姿,然后连用四个比喻对它作了堪称妙笔的描绘。金鸡峰三松随着由弱而强的风势,忽而如暗泉飒飒,忽而如雅乐齐奏,忽而如波扬鼓响,着墨无多,勾画了了。接下去,交代出松风阁的主人、阁名的由来之后,着重写了他"留而忘归"的缘由。这里"虽在山林,而去人不远。夏不苦暑,冬不酷寒",景色优美而位置适中,气候宜人,松则宜观宜听,适人耳目,妙趣常在。在此偃蹇而游,悠闲自在,不复有外物以汩其心,人的精神得到升华,心境自清,品格自高,也就不必像许由那样濯耳于颍水,也勿需像夷、齐那样隐于首阳山了。作者在"可以喜乐,可以永日"的快意和满足中,所倾吐的是对松风阁的洋洋忘归之情。他以"四方之寓人"自谓,行止本无定所,而在其游览的胜境中却独不能忘情于松风阁,又一次剖白出无限依恋眷爱的深情,言尽而意不尽,将去而情难舍,留下的是永远美好的回忆。

下篇

这是刘基再游松风阁时写的第二篇游记。它在文意上与前一篇相承续,但写法有所不同。前一篇以议论为主,此篇则侧重于描绘松在风中的姿态和音响之美。

开头一段,简要交代松风阁的位置和两次游览的情景。前一次春游因碰上雨天,只能听到"波涛声彻昼夜",对松风阁的松景却未能"尽阅其妙"。此次来游,天晴无雨,逗留时间又较长,因得以"备悉其变态"。缓缓写来,文字省净,而又说得亲切。

第二段紧扣上段最后一句,集中笔墨写松姿松声的种种变化。先交代出松在峰顶,阁在峰下,从阁中仰视,松枝平展,幢幢如盖。而观赏之时,又恰值中午,有风拂来。寥寥数语,即点出最佳的观赏地点角度、时分和气候。然后以形象化的语言写松在风中舞动之姿和枝影映瓦之美。长满茂密松针的枝条交错纠缠,在清风中蜿蜒伸展,摇曳不止,有如龙凤翔舞,姿态甚美。此刻,明丽的阳光把松影洒落在檐瓦之间,松的翠绿,瓦的金黄,相映生彩,金碧交辉,编织成美丽的花纹。一片清丽之景,一幅优美的图画,令人赏心悦目,故而以"观之者目为之明"加以概括,结出所见松姿之美,层次分明,喻写生动,喜爱之情溢于笔端。接下去,以"有声"二字呼应上文"有风"二字,折入松声的描绘。阵阵松涛,有如相应相和的埙篪乐声和急骤而过的阵雨;又好像水激崖石,訇然作响;有时又像铁骑纵横,万马奔腾,急驰而来,夹杂着剑槊撞击之声;忽尔之间又响起切切之声,有如草间虫鸣,细微而急促。在这一段写松声的文字中,连用六个比喻,刻画得淋漓尽致,可谓妙语连珠,良多趣味。但作者似意犹未尽,又补上"乍大乍小,若远若近,莫可名状"三句,进一步突出松声的变化莫测。因松声清听满耳,令人有神骨俱清之感,故而以"听之者耳为之聪"加以总括,结出所闻松声之美。在作者笔下,松姿松声目遇之而成色,耳闻之而生韵,目不暇接,耳不胜听,更有使人目明耳聪的美感效果。古来写松,多从"君子比德"出发,赞其坚贞品格,而刘基则别具只眼,以自己独特的审美眼光写松姿松声的美。

文章的最后一段,通过与方舟上人的对话,探求所见所闻的美感缘由和松风阁命名的由来。作者刻意摹写的是松而不是阁,但写出松风的快人耳目,也就自然揭示出建阁的用意和阁名的由来,点破只有在此佳境观松才有如此美感的道理。可是作者有意避开正面交代,使文章富有曲折波澜:先让方舟上人说出耳目之入皆为虚妄的佛家语,再迫使他不得不承认"以是而名其阁"的反诘。虽然他只笑曰:"偶然耳",却等于是否定了"耳目之入皆虚妄"的空无之语。尤其是"笑曰"二字,极为传神,把方舟上人那种欲辩不能,要承认又不甘心,多少带有些窘迫的神情一笔勾画了出来。不仅写得生动活泼,而且暗藏机锋,收结含蓄有力,颇堪寻味,不愧为一代作手。

折叠 名家点评

明·张汝瑚:"《松风阁记》二首,前以密胜,后以疏胜,譬之《史记》《汉书》,各有长处,各臻其妙。"(《明八大家文》)

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夏咸淳:"《松风阁记》,前后两篇。此为后记,从视听入手,摹写松之姿色声音。篇末问答甚妙,虽以耳目为虚妄,欲清净六尘之僧人,亦为松风所感,以名其阁。美哉松风!"(《明六十家小品精品》)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刘基(1311年-1375年),字伯温,处州青田(今浙江青田)人。元末进士,明初大臣,政治家、文学家。元至正二十年(1360年),刘基到应天府(今南京)佐朱元璋灭陈友谅,执张士诚,降方国珍。明建国后,授太史令,迁御史中丞。诸典制皆其与宋濂李善长计定。封诚意伯,以弘文馆学士致仕。性刚嫉恶,为胡惟庸所陷害,忧愤而死,追谥文成。其诗雄浑沉郁,散文奔放,所著《郁离子》一书,用寓言形式抨击元末暴政,但也有反对农民起义,进行封建说教的作品。著有《诚意伯文集》。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