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1 08:21:18

轮台罪己诏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轮台罪己诏是公元前89年(征和四年)汉武帝所下的一道自我反省罪过的诏书,重启汉初"黄老"思想,无为而治,与民休息。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内容丰富、保存完整的"罪己诏"。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轮台罪己诏

  • 外文名

    Luntai Imperial Remorse Rescript

  • 相关人物

    汉武帝刘彻

  • 性质

    皇帝正式自我批评的文件

  • 出现时期

    公元前89年(征和四年)

  • 地位

    中国历史上第一份帝王罪己诏

  • 目的

    调整国策以缓和社会矛盾

折叠 编辑本段 汉武帝刘彻

汉武帝刘彻( 公元前156-87年),是西汉王朝的第5个皇帝。在位50多年,堪称有汉一代颇具雄才大略的君主, 历史上把“ 秦皇汉武” 并列确有道理, 因为汉武帝的所作所为在许多方面很像秦始皇: 秦始皇遣大将蒙恬发兵30万打匈奴, 长驱匈奴700里,汉武帝则派大将卫青、霍去病等3次发动对匈奴大规模战争,基本打垮了匈奴;秦始皇废藩置县,立严刑峻法,以残酷统治,加强中央集权,汉武帝则以“ 推恩令”削藩,任用酷吏抑制豪强和镇压反抗, 动辄诛杀夷族, 血流成河;秦始皇焚书坑儒,以强权控制思想文化,汉武帝则废黜百家,独尊儒术,有破有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形成延续数千年的文化专制主义;秦始皇穷奢极欲,建阿房宫,筑郦山墓,耗费无数,汉武帝也是荒淫享乐,劳民伤财, 他在秦代皇家园林上林苑的基础上大肆扩建,占地达300余里,内有连绵的亭台楼阁和人工湖泊,蓄养着大批宫女歌优,直至武帝。晚年,上林苑的土木工程都没有间断过;秦始皇招神弄鬼,祭祀封禅,派数千童男童女出海寻长生不老之药, 汉武帝于此更是有过之无不及,他建明堂,垒高坛,树“ 泰一”尊神,大搞顶礼膜拜,并且靡费巨资,步秦皇后尘,多次封禅出游,令大批人入海求蓬莱真神。为了通神求仙,他听信方士之言,把宫廷被服都弄成怪模怪样, 还造30 丈高的铜柱仙人掌,用 以搜集甘露, 和玉屑饮之, 以为可以长生不老。迷信加多疑的武帝, 最终酿成“ 巫蛊之祸”, 逼死了太子和卫皇后, 受诛连者数万人。对这些荒诞胡闹之举,司马迁在<史记>中有不少隐讽性的记载。

秦朝通过多年战争,实现统一,接着秦始皇继续他的大作为,国力已是强弩之末。横征暴敛和繁重徭役的结果,是人民揭竿而起,秦王朝二世而亡。汉朝建立后,前几个皇帝吸取秦朝的教训, 推行无为而治、与民休息的政策,经过70多年的积累,到刘彻即位时,国库丰盈,国力进入全盛,这是武帝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条件。可是积累架不住连年征战和肆意挥霍,过了20来年,国库即告空虚。武帝用亲信桑弘羊执掌全国财政, 将盐铁实行垄断专卖,并出卖官职爵位、允许以钱赎罪。这样 做使吏制进一步腐败。于是又建刺史制度,派专门对朝廷负责的刺史去巡回监察高级官员和地方势力,但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广大贫苦农民不堪官府和豪强的双重压榨, 于武帝统治的中后期接连爆发起义,且愈演愈烈。在朝廷高层,由于皇帝依靠内臣近侍,集大权于一身,凭随意喜怒,即对大臣或擢或杀,政治秩序已十分不正常。文帝时期,汉朝就废除了“ 诽谤罪”、“ 妖言罪”, 可到了武帝时期,这些罪名又盛行起来, 甚至发展到了“ 腹诽罪”。大司农颜异对币制改革有意见, 不敢说, 只是嘴唇动了动, 就被认为是“ 腹诽”( 即肚子里不满)而处死。甚至首辅宰相因武帝一怒丢了性命的也有好几位, 这在汉代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到了武帝晚年,汉王朝上下已经怨声载道、危机四伏。

那么,汉武帝“ 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司马光在<资治通鉴>语)的原因又在哪里呢?很重要的一条, 是他最后能够反省自己的错误,悬崖勒马,调整了政策。公元前89年( 武帝去世前两年), 桑弘羊等人上奏建议派士卒到西域轮台去屯垦戍边,对此武帝下诏说:“ 前有司奏欲盖民赋三十( 每口增加30钱税收),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而今又请奏遣卒田轮台。轮台西于车师千余里,前开陵侯击车师时,虽胜,烽其王,以辽远乏食,道死者尚数千人,况盖西乎! ”“ 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悻,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百姓,靡费天下者,悉罢之! ”“ 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 因养马而免徭赋),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所谓“轮台罪己诏”。

至此汉朝的统治方针发生转变,回到了与民休息、重视发展经济的轨道,从而避免了像秦朝那样迅速败亡的结局。

与秦始皇至死拒绝认错的为政态度不同,汉武帝后来能够“ 罪己”,及时转弯, 在千秋青史上留下了较好的名声。而他之所以这样做,还是因为秦朝亡国的前车之鉴不远。后人常把“ 轮台罪己诏”说成是中国皇帝第一个正式的自我批评文件,其实执政者“ 罪己”的政治传统在中国存在得还要早。 <左传·庄公十一年>记载:“ 禹汤罪己,其兴也勃;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只是当时的历史文献没有像汉代那么丰富、详尽地留传下来,因此说汉武帝是第一个正式下“ 罪己诏”的皇帝也不算错。后来这个传统一直被沿用。每当皇帝犯了祸国殃民的大错误,往往会下一道“ 罪己诏”, 公开检讨, 以表示与民更始。虽然,正如苏轼所言,执政者“ 罪己”的目的是为了“ 收人心”,但这仍不失为是一种在政治上比较高明的做法。试想,在君主专制制度下,皇帝不管做了何等错事,也是万岁、万万岁,而臣子们则以歌功颂德、文过饰非为邀宠进身之阶,这是常态。如果君主能够反其常态而“ 罪己”,说明起码他认识到了两点,一是无论当朝的舆论如何被掌控,百姓心中总有一杆秤;二是得人心者得天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所以即便天子也须得道,考虑民意,不可过分胡来。这应当被看作是中华传统文化中值得肯定的东西。

折叠 编辑本段 罪已诏正文

上乃下诏,深陈既往之悔,曰: 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而今又请遣卒田轮台。轮台西于车师千余里,前开陵侯击车师时,危须、尉犁、楼兰六国子弟在京师者皆先归,发畜食迎汉军,又自发兵,凡数万人,王各自将,共围车师,降其王。诸国兵便罢,力不能复至道上食汉军。汉军破城,食至多,然士自载不足以竟师,强者尽食畜产,羸者道死数千人。朕发酒泉驴、橐驼负食,出玉门迎军。吏卒起张掖,不甚远,然尚厮留其众。曩者,朕之不明,以军候弘上书言“匈奴缚马前后足,置城下,驰言‘秦人,我若马’”,又汉使者久留不还,故兴遣贰师将军,欲以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与谋,参以蓍龟,不吉不行。乃者以缚马书遍视丞相、御史、二千石、诸大夫、郎为文学者,乃至郡属国都尉成忠、赵破奴等,皆以“虏自缚其马,不祥甚哉!”或以为“欲以见强,夫不足者视人有余。” <易>之卦得<大过> ,爻在九五,匈奴困败。公军方士、太史治星望气,及太卜龟蓍,皆以为吉,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又曰:“北伐行将,于鬴山必克。”卦诸将,贰师最吉。故朕亲发贰师下鬴山,诏之必毋深入。今计谋卦兆皆反缪。重合侯得虏候者,言:“闻汉军当来,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诸道及水上以诅军。单于遗天子马裘,常使巫祝之。缚马者,诅军事也。”又卜“汉军一将不吉”。匈奴常言:“汉极大,然不能饥渴,失一狼,走千羊。”

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民也。今朕不忍闻。大鸿胪等又议,欲募囚徒送匈奴使者,明封侯之赏以报忿,五伯所弗能为也。且匈奴得汉降者,常提掖搜索,问以所闻。今边塞未正,阑出不禁,障候长吏使卒猎兽,以皮肉为利,卒苦而烽火乏,失亦上集不得,后降者来,若捕生口虏,乃知之。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郡国二千石各上进畜马方略补边状,与计对。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