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5 21:57:51

司马池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政治人物
政治人物
编辑分类

司马池(980-1041)北宋官员。字和中,陕州夏县(今属山西)人,程伯休父后裔,司马光之父。真宗景德二年(1005)进士,授永宁主簿。兼侍御史知杂事,更三司副使。知河中府,历同州、杭州、虢州、晋州。仁宗康定二年卒,年六十二。

人物关系

基本信息

  • 本名

    司马池

  • 和中

  • 所处时代

    北宋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陕州夏县

  • 出生日期

    980年

  • 逝世日期

    1041年

  • 主要作品

    《行色》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司马池,自称是晋朝安平王司马孚的后代。司马孚的后代司马阳是东征大将军,死后葬在安邑澜洄曲(今山西夏县涑水)。从此,司马池世代成为夏县人。司马池的高祖至祖父五代因唐末五代内乱没有做官。祖父司马政做官,死后赠太子太保。父亲司马炫做官死后赠太子太傅。司马池幼年丧父,当时家庭相当富有,财产达数十万贯。可司马池专心读书,把家产全部让给伯父、叔父们。

《宋史》载:司马池第一次进京城考进士时,临考前家人捎信告之母亲病故。同窗好友先接到信,怕影响司马池考试,把信藏了起来。司马池预感到家中有不测,夜晚不能入睡。好友不得已才把信给他。司马池得信后豪淘大哭赶回家中。

北宋真宗景德二年(1005)司马池再次应试,一举考中进士。先授永宁县(今洛宁县)主簿。他初为官十分廉洁,上下班只骑驴。他对傲慢的县令不卑不亢,支持工作。离开永宁时也因县令说他坏话,由主簿降为县尉调到建德,后又调到郫县(今四川郫县)。在郫县社会上曾造谣说守边部队叛乱,富人携家人、金银出走,吓得县令闾丘(双字姓)梦松推说有事到府衙,主簿称病不办公。司马池临危受命代管全县政务。他一边做好防范工作,一边安定民心,元宵节同百姓一起放灯三天。此事后来得到上级表扬,天禧三年(1019)三月调到郑州任防御判官。此时光山知县缺位,改任光山知县。当年10月生下三子司马光

司马池在光山任职的第二年,皇宫大兴土木,诏令光州(今潢川)所属各县三天内完成上缴毛竹任务。当时光州各县均不产毛竹,三天内是完不成任务的。知识渊博的司马池知道就近只有黄州(今湖北黄冈)产毛竹。他请求上级放宽日限,并命下属连夜赴黄州购买毛竹,雇当地车辆连夜送往开封。结果光州各县只有光山最先完成任务。此事在当时朝中影响很大。

光山任满后,光州知州盛度推荐司马池,司马池被调到朝廷任秘书省著作郎,监督安丰酒税。后来又调到小溪(今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任知县。天圣三年(1025)年,刘烨任河南(今洛阳)知府,他请求皇上调司马池任司录参军。一年后提拔为留守司(治所在洛阳)通判。因他在光山任上赢得的美誉,朝廷又任命他为开封府推官。虽然遭到皇甫继的反对,宋仁宗对司马池在光山的政绩赏识,很快又升任凤翔知府。

后来宋仁宗又提拔他任知谏院。司马池多次上书恳辞。仁宗不解地对宰相说:"别人都喜欢升官,只有司马池谦让,真是难能可贵。"于是硬给司马池加上直史馆长官头衔兼凤翔知府。

后来,司马池升任尚书兵部员外郎,兼侍御史杂事职务,直接在宋仁宗身边工作。他针对陕西指挥官刘平刚愎自用缺乏谋略,上书要求调换。仁宗未采纳,结果刘平兵败被俘。司马池后任户部度支、盐铁副使时,成绩突出,中书省提名提升。宋仁宗看后说:"这是那个坚持恳辞知谏院的人吧。"随后司马池提为天章阁待制,河中知府。后又调同州知府、杭州知府。

在杭州任职时,受到转运使江钧、张从革的嫉妒,他们联名上奏弹劾司马池。理由是处事不当。司马池被降职调玃州任知府。后来江钧、张从革的亲戚犯法受查处,有人劝司马池何不上书弹劾江钧、张从革,以报前仇。司马池说:"我不做这种事。"由此,司马池的德誉猛增。宋仁宗调他到晋州任知府。62岁死在任上。死后被追封温国公,赠太师。纵观司马池的一生,他的仕宦道路还是顺畅的,偶有小曲折。

在我国历代官场上,一个人能直线升官,受三个因素制约,即个人才识、伯乐相马、岗位机遇。司马池从小专心读书,具备个人才识。他遇上宋仁宗爱才、赏识他的才华。由于有才识才在光山人民的努力下很好地完成任务。光山人民为他升官创造了一个好机遇,才使司马池连连升官。《宋史·司马池传》专门就光山任上这件事作了记载,说明司马池升官是与光山分不开的。

折叠 编辑本段 宋史文载

司马池,字和中,自言晋安平献王孚后,征东大将军阳葬安邑澜洄曲,后魏析安邑置夏县,遂为县人。池少丧父,家赀数十万,悉推诸父,而自力读书。时议者以蒲坂、窦津、大阳路官运盐回远闻,乃开口道,自闻喜逾山而抵垣曲,咸以为便。池谓人曰:"昔人何为舍迳而就迂,殆必有未便者。"众不以为然。未几,山水暴至,盐车人牛尽没入河,众乃服。

举进士,当试殿庭而报母亡,友匿其书。池心动,夜不能寐,曰:"吾母素多疾,家岂无有异乎?"行至宫城门,徘徊不能入。因语其友,而友止以母疾告,遂号恸而归。后中第,授永宁主簿。出入乘驴。与令相恶,池以公事谒令,令南向踞坐不起,池挽令西向偶坐论事,不为少屈。历建德、郫县尉。蜀人妄言戍兵叛,蛮将入寇,富人争瘗金银逃山谷间。令闾丘梦松假他事上府,主簿称疾不出,池摄县事。会上元张灯,乃纵民游观,凡三夕,民心遂安。

调郑州防御判官、知光山县。禁中营造,诏诸州调竹木,州符期三日毕输。池以土不产大竹,转市蕲、黄,非三日可致,乃更与民自为期,约过不输者罪之,既而输竹先诸县。

盛度荐于朝,改秘书省著作佐郎、监安丰酒税,徙知小溪县。刘烨知河南府,辟知司录参军事,岁余,通判留守司。枢密使曹利用奏为群牧判官,辞不就,朝廷固授之。利用尝委括大臣所负进马价,池曰:"令之不行,由上犯之。公所负尚多,不先输,何以趣他人。"利用惊曰:"吏绐我已输矣。"亟命送官,数日而诸负者皆入。利用贬,其党畏罪,徒而毁短者甚众,池独扬言于朝,称利用枉,朝廷卒不问。

会诏百官转对,池言:"唐制门下省,诏书之出,有不便者得以封还。今门下虽有封驳之名,而诏书一切自中书以下,非所以防过举也。"内侍皇甫继明给事章献太后阁,兼领估马司,自言估马有羡利,乞迁官。事下群牧司,阅无羡利。继明方用事,自制置使以下皆欲附会为奏,池独不可。除开封府推官,敕至阁门,为继明党所沮,罢知耀州。擢利州路转运使、知凤翔府。

召知谏院,上表恳辞。仁宗谓宰相曰:"人皆嗜进,而池独嗜退,亦难能也。"加直史馆,复知凤翔。有疑狱上谳,大理辄复下,掾属惶遽引咎。池曰:"长吏者政事所繇,非诸君过。"乃独承其罪,有诏勿劾。岐阳镇巡检夜饮富民家,所部卒执之,俾为约,不敢复督士卒,而后释其缚;池捕首恶诛之,巡检亦坐废。

累迁尚书兵部员外郎,遂兼侍御史知杂事。尝言:"陕西用兵无宿将,刘平好自用而少智谋,必误大事。"后平果败。更户部度支、盐铁副使。岁满,中书进名,帝曰:"是固辞谏官者。"擢天章阁待制、知河中府,徙同州,又徙杭州。

池性质易,不饰厨传,剸剧非所长,又不知吴俗,以是谤讥闻朝廷。转运使江钧、张从革劾池决事不当十余条,及稽留德音,降知虢州。初,转运使既奏池,会吏有盗官银器,械州狱,自陈为钧掌私厨,出所卖过半;又越州通判载私物盗税,乃从革之姻,遣人私请。或谓池可举劾以报仇,池曰:"吾不为也。"人称其长者。徙知晋州,卒。子旦、光,光自有传。从子里。

译文:

司马池,字和中。早年丧父,家资数十万,他全部让给各位伯父、叔叔,而自己则奋力读书。后来考中进士,授永宁主簿,出入乘驴。与县令关系不好,司马池因为有公事去见县令,县令向南盘坐不起身,于是司马池挽着县令向西并排坐在一起讨论公事,没有一点屈服。历任(蜀地)建德、郫县县尉。蜀人妄传戍兵叛乱,蛮族将会入侵。于是富人争相将金银埋藏后逃到山谷间躲起来。县令闾丘梦松亦假借有别的事情不去县府上班,主簿也有病不出门。留下司马池代为管理县中事务。在元宵灯会,司马池让老百姓尽情游观,一连进行了三个晚上,于是民心安定下来。后调任郑州防御判官、知光山县。当时皇帝营造宫殿,下诏从各州调集竹木,州里限期各县三日之内运送完。司马池认为光山县本地不产大竹,而要从蕲、黄两地转买,三日之内是不可能完成交纳任务的。于是同老百姓另行约定时间,并宣布过约期不送者即治罪。最后光山县完成送竹任务比其他县要早。

枢密使曹利用上奏要司马池任群牧判官,司马池辞谢不就,但朝廷还是授给了他。曹利用曾经委托他负责征收大臣们所欠的进马费用。司马池说:"政令不能实行,是因为上级首先违犯。你所欠的马费还很多,不先偿还,我怎么去催促他人呢?"曹利用惊讶地说:"官员骗我说已替我偿还了。"于是赶紧下令将其偿还给朝廷,数日之中各位负责者都完成了任务。后来曹利用被贬官,他的同党害怕被治罪,而反过来又讲他坏话的人很多,唯独司马池在朝廷公开宣扬,说曹利用是冤枉的,朝廷最终没有将曹利用问罪。内侍皇甫继明正在章献太后住地担任给事,同时代理估马司职务,自己说通过买卖马匹为国家赚了丰厚利益,请求提升官职。朝廷把事情交给群牧司处理,经考查认为他并没得到厚利。此刻皇甫继明正得势,从制置使以下都要附名上奏(提拔皇甫继明),唯独司马池加以拒绝。出任开封府推官,诏令下到内阁,但遭到皇甫继明同党所阻止。降职耀州知州。后又升任利州路转运使、凤翔知府。

后被召回朝廷担任谏院主管,司马池上书恳切推辞此官。宋仁宗对宰相说:"别人都盼望晋升,然而司马池却独喜爱降低官职,也真是难能可贵啊。"于是加官直史馆,重新担任风翔知府。在任期间曾有疑案上诉,大理寺官员立即下来复查。属官十分担心,便引咎辞职。司马池说:"第一把手是政事的主要负责人,不是你们的过失。"于是单独去承担了责任,皇帝下诏不要弹劾他。岐阳镇巡检晚上去有钱的人家饮酒,手下士兵捉住了他,迫使巡检作出承诺,答应以后不再管束士卒,士兵这才将其释放。司马池了解此事后,将为首的士卒抓来杀了。巡检也因此被罢免。逐渐升至尚书兵部员外郎,遂兼侍御史知杂事。曾经说:"陕西用兵无宿将,刘平刚愎自用缺少智谋,一定会误大事。"后刘平果然失败。改任户部度支、盐铁副使。任职期满后,中书阁提名升职。皇帝说:"司马池是一个坚持辞谢不做谏官的人。"因而擢天章阁待制、河中知府,调任同州知州,又调杭州知州。

司马池性情质朴平和,对驿站不怎么装修,不怎么擅长处理繁剧的事务,加之又不太了解杭州一带风土民情,因此对他的谤讥之言传到朝廷。转运使江钧、张从革弹劾司马池处事不当有十余条,再加上没将皇帝的恩诏及时传达的过错,于是降为虢州知州。起初,转运使已经上奏弹劾司马池时,正碰上有个官吏偷盗官府银器案,犯人被带上镣铐投进州监狱,审讯时,犯人供认自己是为江钧掌管私人钱柜的,所盗官府银器已经被他拿出卖掉的大半。后又发现有越州通判私载个人货物和偷税之事,此人与张从革有姻亲关系,曾派人私下请托过(张从革)。有人说这下子司马池可以同时弹劾江钧、张从革报仇了。但司马池说:"我不那样做。"所以大家都称赞他有长者风度。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轶事

严以教子

司马光6岁时,一次,姐姐拿了一个核桃,想去掉它的皮,用石头敲,去不掉,就把它扔了。这时一个婢女看见了,拾了起来,她用滚烫的开水将核桃一烫,再用小刀轻轻一刮,皮就掉了,然后交给了司马光。司马光高高兴兴地拿起这个去了皮的核桃跑了出去。姐姐看见后,好奇地问他核桃皮是怎么去掉的,司马光撒谎说:"是我自己去掉的。"

正巧,父亲司马池从外边回来,一打听情况,知道司马光撒了慌,就把他叫来,严厉地训斥:"小孩怎么能撒谎骗人呢?"司马光听到父亲威严的声音,知道自己错了,就低声地说:"孩儿以后再也不撒谎了。"

司马池听到儿子的回答,转怒为喜,他疼爱地摸着司马光的头,意味深长地说:"做人最要紧的是诚实,一个人如果不诚实,人家就不相信你,失信于人,就不会有威信,也就什么事都干不成了。"

很多年过去了,司马光年老的时候,有一次,他叫人把家里一匹有病的马拉出去卖掉,他嘱咐家人:"这马有肺病,一到夏天就干不了什么活。要是有人买它,你可得老老实实地告诉人家。"可见,司马光牢牢地记住了父亲的教导,确实做到了诚实守信。

折叠 编辑本段 代表诗作

折叠 诗作原文

行色

冷于陂水淡于秋,远陌初穷见渡头。

犹赖丹青无处画,画成应遣一生愁。

折叠 诗作点评

行色,五官不能感也,然"冷于陂水淡于秋",入感官矣,此有赖于通感也。首句出意表之外,然其思虑亦非不可捉摸,即用"比"来描摹抽象之物,使之可睹、可闻、可感也,如是,则未必非比之于水、比之于秋不可。"远陌初穷到渡头",入画,取途中一景,却极尽行役之情境,此乃借某一最具代表之部分来表整体之法。"远陌",路遥也,"初穷",陆路一程方毕,前路不可及,"初"字似不经意,却恰是源自生活之体悟,盖一程初尽之时,游子之心最茫然也,看似不经意处,却独具匠心。"渡头",益增途穷之境像,更添彼岸之不可知也。寥寥数语,已极尽行役之况味,"赖是丹青不能画,画成应遣一生愁"顺理成章矣。三四句之妙在于借绘画之过程来表思维之过程,情景交融,美不胜收。

陈叔伊评曰:有神无迹。然其章法却极易拿捏,不外一二句描摹,三四句抒情,唯于衔接处了无缝隙,此亦诗人见功夫处。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