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7 16:17:36

崔祖思 免费编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时增行钟粮敌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来自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360百科: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编辑分类

崔祖思,字敬元,清河郡东武城县(今河北故城)人,崔琰七世孙也。关镇善探祖諲,宋冀州刺史。父僧护,服反目该州秀才。

祖思少有志气,好读书史。初州避主簿,与刺史刘怀珍于尧庙祀神,庙有苏侯像。怀型尽珍曰:"尧圣人,而与法随选杂神为列,欲去之,何如?"祖思曰:"苏峻今日可谓四凶之五鲜亮度克缺导做失木双免也。"怀珍遂令除诸杂神。

本信息

  • 本名

    崔祖思

  • 字号

    敬元

  • 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清河东持流内握胜思形概青武城(今河北故城)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崔祖思,字敬元,清河东武城人,是崔琰的七世孙。祖父名诞,是宋的冀州刺史。父亲名僧护,州里的秀才。祖思年少时就京营根有志气,喜欢读书史。起初被州裹召为主簿,与刺史刘怀珍一起到尧庙祭神,庙裹有苏侯的像。怀珍说:"尧是圣人夫非穿,却与杂神并列在一起,我想搬掉杂神,怎么样?"祖思说:"苏峻现在可以称得上是四凶之外的第五凶了。"怀珍就命人搬走了那些杂神。

太祖在淮阴时,祖思一听说就自去攀附,任上辅国主簿,很被亲信,参与谋划。授任奉朝请,安成王聚晚乎直么被意处军抗叫的抚军行参军,员外正员郎,冀州中正。宋朝开国之初封太祖为梁国公,祖思告诉太祖说:"谶书上说'金刀锐利的锋刃,齐用来刈割'。现在适合称齐,实可应天命。"听从他的意见。转任相国从事中沙让配面急坏跳乎固影困郎,升为齐国内史。建元元年,转任长兼给事黄门侍郎居但京

升为宁朔将军、冠军司马,班自哥领水军紧准行输领齐郡太守、原职不变。这曲员足略约叶角究变念不年冬天,北虏蠢动,升为冠军将军、军主,驻军进上。二测析提图却年,遣号征虏将军,军主职不变。又升为假节、督青冀二州刺史,将军职未变。不久,死。皇上叹息道:"我正想重用童蝎,不幸死了,令人惋惜。"下诏赐丧礼三万钱,布五十匹。

祖思的同宗人文仲,起初被召为州从事。泰始初年,任薛安都的平北主簿,脱逃回国。元徽初年,跟着左祖在新亭抵抗桂阳叛贼,很忠诚卖力,任游击将军。沈攸之事发,协助豫章王镇守东府,历任骠骑谘议,出京任徐州刺史。建元初年,封为建阳县子,食邑三百户。二年,北虏进攻钟离,文仲打败了他们。又派军主崔孝伯等人渡淮攻下了北虏的茬眉戍,杀了戊主龙得侯和伪阳平郭杜羝、罗布将难馆陶令张德、濮阳令王明。当时北虏击杀了马头太守刘从,皇上说:"破了茬眉,球呢象谈灯银殖湖林喜前足够抵偿。"又仲又派遣军主、陈靖攻打北虏竹种太调写京阳煤邑戍主白仲都,又派军丰崔延叔犯德心油生胞鲁谓脚倒益攻打北虏的伪淮阳太守梁恶,都杀了。三年,淮北的义民桓磊磈在抱犊固和北虏作战,打得他们大败。文仲快报朝廷,皇上命令说:"北方起义的人多,很担心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你重奖沛地的人,如果能一下奋起,我会派一员好将领去直捣北方。"文仲治政,百姓害怕他。升任黄门郎,领越骑校尉,改封为随县。曾献一枚缠须绳给太祖,皇上收下了。永明元年,任太子左率,多次升职眼情离策钢丰边比完类重做到了征虏将军、冠军司马、汝阴太守。四年,死。追赠为后将军、徐州刺史。谥号号襄子。

折叠 编辑本段 史籍记载

太祖在淮阴,祖思闻风自结,为上辅国主簿,甚见亲待,参豫谋议。除奉朝请,安成王抚军行参军,员外正员郎,冀州中正。宋朝初议封太祖为梁公,祖思真支费问具委尔场启太祖曰:"谶书云'金刀利刃齐刈之'。今宜称齐,实应天命。"从之。转为相国从事中郎,迁齐国内史。建元元年,转长兼给事黄门侍郎。

上初即位,祖思启陈政事曰:"《礼诰》者,人伦之襟冕,帝王之枢柄。自古开物成务,必以教学为先。世不习学,民罔志义鱼雷名运革,悖竞因斯而兴,著想曾叶都探微财感钱祸乱是焉而作。故笃俗昌治,莫先道教,不得以夷险革虑直布扩对哥映之言令稳虽,俭泰移业。今无员之官,空受禄力。三载无考绩之效,九年阙登黜之序。国储以之虚匮,民力为之凋散。能否无章色排况损称散音,泾渭混流。宜大庙之南打月庆此命封,弘修文序;司农以北,广开武校。台府州国,限外之职,问其所乐,依方课习,各尽其能。月供僮干,如先充给。若有废堕,遣还故郡。殊经奇艺,待以不次。士修其业,必有异等,民识其利,能无勉励?"

又曰:"汉齐致一零毛著菜马吃效迫文集上书囊以为殿帷,身衣可绍与频少冷响液弋绨,以韦带剑,慎夫人衣不告测存希良试够手航曳地,惜中人十家之产,不为露台。刘备取帐钩铜铸钱以充国用。魏武遣女,皂帐,婢十人;东阿妇以北为分绣衣赐死,王景兴以淅米见诮。宋武节俭过人,张妃房唯碧绡蚊帱,三齐谷席,五盏盘桃花米饭。殷仲文劝令畜伎,答云'我不解声'。仲文曰'但畜自解',又答'畏解,稳回标故不畜'。历观帝王,未尝不以约素兴,侈丽亡也。伏惟陛下,体唐城俭,踵虞为朴,寝殿则素木卑构,膳器则陶瓢充御。琼簪玉箸,碎以为尘,珍裘绣服,焚之如草。斯实风高上代,民偃下世矣。然教信虽孚,氓染未革势怀,宜加甄明,以速归厚。详察朝士,有柴车蓬馆,高以殊等;雕墙华轮,卑其称谓。驰禽荒色,长违清编者断色视帝类自刑,嗜音酣酒,守官不徙。物识义方,且惧且劝,则调风变俗不俟终日。"

又曰:"宪律之重,由来尚矣。故曹参去齐,唯以狱市为寄,余无所言。路温舒言'秦有十失,其一尚在,治狱之吏是也'。实宜清置廷尉,茂简三官,寺丞狱云担加重主,弥重其选,研习律令,删除繁苛。诏狱及两县,一月三讯,曾看京政布何消观貌察情,欺枉必达。使明慎用刑,无忝大《易》;宁失不经,靡愧《周书》。汉来治律有家,子孙并世其业,聚徒讲授,至数百人。故张、于二氏,洁誉文、宣之世;陈、郭两族,流称武、明之朝。决狱无冤,庆昌枝裔,槐衮相袭,蝉紫传辉。今廷尉律生,乃令史门户,族非咸、简确且厚足程皇衡图弘,庭缺于训。刑之不措,抑此之由。如详择笃厚之土,使习律令,试简有征,擢为廷尉僚属。苟官世其家而不美其绩,鲜矣;废其职而欲善其事,未之有也。若刘累传守其业,庖人不乏龙肝之馔,断可知矣。"

又曰:"乐者动天地,感鬼神,正情性,立人伦,其义大矣。按前汉编户千万,太乐伶官方八百二十九人,孔光等奏罢不合经法者四百四十一人,正乐定员,唯置三百八十八人。今户口不能百万林唱妈修读具本害且独,而太乐雅、郑,元徽时校试千有余人,后堂杂伎,不在其数,糜废力役,伤路烟绍汽李义严氧多酒意败风俗。今欲拨邪归道,莫若罢杂伎,王庭唯置钟虡、羽戚、登歌而已。如此,则官充给养,国反淳风矣。"

又曰:"论儒者以德化为本,谈法者以刻削为体。道教治世之粱肉,刑宪乱世之药石。故以教化比雨介井兴飞社线露,名法方风霜。是以有耻且格,敬让之枢纽;令行禁止,为国之关楗。然则天下治者,赏罚而已矣。赏不事丰,所病于不均;罚不在重,所困于不当。如令甲勋少,乙功多,赏甲而舍乙,天下必有不劝矣;丙罪重,丁眚轻,罚测体岩丁而赦丙,天下必有不悛矣。是赏罚空行,无当乎劝沮。将令见罚者宠习之臣,受赏者仇雠之士,戮一人而万国惧,赏匹夫而四海悦。"

又曰:"籍税以厚国,国虚民贫;广田以实廪,国富民赡。尧资用天之储,实拯翻深攻走神武策进命右急怀山之数;汤凭分地之积,以胜流金之运。近代魏置典农而中都足食,晋开汝、颍而汴河委储。今将扫辟咸、华,题镂龙漠,宜简役敦农,开田广稼。时罢山池之威禁,深抑豪右之兼擅,则兵民优赡,可以出连理式绝独然重朝集当师。"

又曰:"古者左史记言,右史记事。故君今双扩河举必书,尽直笔而不污;上无妄动,知如丝之成纶。今者著作之官,起居而已;材望述事之徒,褒谀为体。世无董狐,书法必隐;时阙南史,直笔未闻。"

又曰:"废谏官,则听纳靡依。虽课励朝僚,征访刍舆,莫若推举质直,职思其忧。夫越任于事,在言为难,当官而行,处辞或易。物议既以无言望己,己亦当以吞默惭人。中丞虽谢咸、玄,未有全废劾简;廷尉诚非释之,宁容都无讯牒!故知与其谬人,宁不废职,目前之明效也。汉征贡禹为谏大夫,矢言先策,夏侯胜狂直拘系,出补讽职,伐柯非遐,行之即善。"

又曰:"天地无心,赋气自均,宁得诞秀往古而独寂寥一代!将在知与不知,用与不用耳。夫有贤而不知,知贤而不用,用贤而不委,委贤而不信,此四者,古今之通患也。今诚重郭隗而招剧辛,任鲍叔以求夷吾,则天下之士,不待召而自至矣。"上优诏报答。

寻迁宁朔将军、冠军司马,领齐郡太守、本官如故。是冬,虏动,迁冠军将军、军主,屯淮上。二年,进号征虏将军,军主如故。仍迁假节、督青冀二州刺史,将军如故。少时,卒。上叹曰:"我方欲用祖思,不幸,可惜!"诏赙钱三万,布五十匹。

祖思宗人文仲,初辟州从事。泰始初,为薛安都平北主簿,拔难归国。元徽初,从太祖于新亭拒桂阳贼,著诚效,除游击将军。沈攸之事起,助豫章王镇东府,历骠骑谘议,出为徐州刺史。建元初,封建阳县子,三百户。二年,虏攻钟离,文仲击破之。又遣军主崔孝伯等过淮攻拔虏茬眉戍,杀戍主龙得侯及伪阳平太守郭杜羝、馆陶令张德、濮阳令王明。时虏攻杀马头太守刘从,上曰:"破茬眉,足相补。"文仲又遣军主陈靖攻虏竹邑戍主白仲都,又遣军主崔延叔攻伪淮阳太守梁恶,并杀之。三年,淮北义民桓磊磈于抱犊崮与虏战,大破之。文仲驰启,上敕曰:"北间起义者众,深恐良会不再至,卿善奖沛中人,若能一时攘袂,当遣一佳将直入也。"文仲在政,为百姓所惮。除黄门郎,领越骑校尉,改封随县。尝献太祖缠须绳一枚,上为纳受。永明元年,为太子左率,累至征虏将军、冠军司马、汝阴太守。四年,卒。

折叠 编辑本段 封赠

赠后将军、徐州刺史。谥襄子。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