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3 15:44:21

生死讼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电影
电影
编辑分类

《生死讼》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1994年拍摄的时装悬疑电视剧,由郭晋安、方中信、邓萃雯、关咏荷罗乐林吴启明领衔主演,共25集

马锦超(罗乐林)原有妻玉卿(苏杏璇),生一子马海(郭晋安)与二女马洁(邓萃雯)、马泳,后又另娶富家女林伊媚(陈曼娜饰)为妻,生二子马洋(方中信)与马江(吴启明),对前妻玉卿一家不闻不问,全靠长女马洁卖菜维生。马海十分看不惯父亲,两家人势同水火。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生死讼

  • 类型

    时装恩仇

  • 出品公司

    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 制片地区

    中国香港

  • 首播时间

    1994年06月06日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马锦超(罗乐林)原有妻玉卿(苏杏璇),生一子马海(郭晋安)与二女马洁(邓萃雯)、马泳,后又另娶富家女林伊媚(陈曼娜饰)为妻,生二子马洋(方中信)与马江(吴启明),对前妻玉卿一家不闻不问,全靠长女马洁卖菜维生。马海十分看不惯父亲,两家人势同水火。后超因积欠巨额赌债,为搏一翻身机会竟利用前妻玉卿一家到大陆探亲的机会运毒,不幸事迹败露,女儿马洁被捕,并因藏毒罪名被判死刑。超为隐瞒真相杀死了自己小舅子林家佑并放火灭迹,再嫁祸给玉卿,玉卿因此被判终身监禁。海获悉真相后悲恸不已,决心替姐雪冤,替母翻案,誓言不计代价为母平反的海,展开一场场输赢难定的生死讼!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备注
马 海郭晋安

配音  :孙燕超

马 洁邓萃雯

配音  :于小华

玉 卿苏杏璇

配音  :李娟

叶 蔚关咏荷

配音  :小小

马锦超罗乐林

配音  :陈元

林伊媚陈曼娜

配音  :于小华

马 洋方中信

配音  :张济平

马 江吴启明

配音  :杜燕歌

张 延叶莹影

配音  :邢金沙

张志雄廖启智

配音  :-

陈玉妹朱咪咪

配音  :-

丁锤铜秦煌

配音  :-

冯显平骆应钧

配音  :-

王尚东刘江

配音  :-

郭先锋郭政鸿

配音  :-

何银黎宣

配音  :-

蔡国庆

配音  :-

鬼王深陈狄克

配音  :-

佳叔焦雄

配音  :-

王维德

配音  :-

郑家生

配音  :-

博君

配音  :-

审判长华陈中坚

配音  :-

审判员尧罗国维

配音  :-

法警罗维

配音  :-

公安王伟梁

配音  :-

折叠 职员表

监制曾谨昌
导演邱南隆钟澍佳
副导演(助理)陈维冠、曾汉廷、吴雪梅
编剧曾谨昌
造型设计陈文辉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歌曲

填词

作曲

主唱

备注

这一次意外

陈少琪

赵增熹

张学友

主题曲

只有你不知道

向雪怀

李偲菘

插曲

等你回来

简宁

伍思凯

插曲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评价

作者:凌窈

虽被传为创收视新低,却在行内有着极好评价的《生死讼》,可谓安哥哥最倾尽心力的戏,他的付出在当时虽然没有得到相应回报,但欣赏价值和剧中表现都无可辩驳的证明了安哥哥今天的成功绝对不是一个偶然!该剧也是关咏荷过档TVB的第一部剧,亦同为张延在港发展演绎事业的首部剧,时间早于《笑看风云》。

该剧网上对该剧的评价也是众口一词的赞好。

凌窈很喜欢这部剧感情部分的刻画,不论是马海、萤影、叶蔚(火柴头)、马洋之间,辨不清理还乱的四角恋情,还是志雄对马洁六年如一日无怨无悔的等待,让感情慢慢升华的并非是大段大段海誓山盟至死不渝的誓言,亦非刻意制造如童话般的浪漫氛围,或许只是眼神的在某一瞬的交汇,或许是置身在某处远远的凝视,甚至是平时听来再普通不过的话语,却总能在经意或不经意擦出情感的火花.看似平淡的爱情,却演绎不平淡的故事,细腻而真实.情爱不是冲口而出的公告天下,而是脉脉流露的点点滴滴,对演员的表演功利也是一次考验,尤其3位男主人公,马海左右为难 马洋爱恨交织志雄欲语还休,都拿捏得恰到好处,真如品茗般细细品尝方知原来回味无穷………

从娱乐角度该剧基调的确有些沉重,但从欣赏角度却是不得不看的一部范本好剧。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玉卿在国内被控纵火杀人,判无期徒刑,其子马海六年来四出奔走,为母翻案,至开庭重审之时,玉卿勾起无限回忆…… 多年前马海因缺乏父爱,备受忽略,而自暴自弃,沦为边缘少年,与邻居叶蔚甚为投契。 锦超年青时娶了玉卿,觉她脚头不好,及后另娶伊媚,却运程畅顺,以后只照顾伊媚一家,而每月只交下微薄家用给玉卿,对其清贫的生活不闻不问,海、泳对父大为反感。 锦超生意不景,不敢向伊媚表白,利用马洁的菜档借贵利,然后弃之不理,连累马洁替他还债,还替他隐瞒。 马海应征海员及格,行将出发,叶蔚感依依不舍,其实叶蔚表面视马海如兄弟,暗对他渐生情愫,而马海竟懵然不知。 锦超决一改以往习惯,于冬节时在玉卿家吃饭,令伊媚大为不满。
    第2集
    玉卿拿汤副铺头给锦超饮,被伊媚见到,更怒火中烧,闯上玉卿家大吵大闹,令玉卿难堪。 马海知父回家过节,触发他对锦超不满之情,向家人尽数其父多年来不是之处,令玉卿难过。 马海获悉其母受伊媚欺凌,欲找诲气,但恐锦超反过来怪责玉卿。叶蔚为马海出头,单人匹马拿刀行刺洋,大打出手,叶蔚不敌,马海赶至,还被二人羞辱。 马洋欣赏叶蔚好胜与重义气,对她留下深刻印象,决要据为己有。 蔚父病危,说出当年其妻获悉他在大陆爱上一女人,诞下叶蔚后即愤然离家,使她自幼缺乏母爱,在祖母娇纵下成长,叶蔚觉得与马海同病相怜,倍感亲切。 志雄一直暗恋马洁,奈何她已有男友,却一直不敢表白,默默地帮助和支持她。 马泳误会马海自私,弃家出走,向他发脾气。马海觉得她言之有理,打消行船计划。 蔚父申请叶蔚同父异母的妹莹影来港。叶蔚知其母间接迫走自己亲母,对她毫无好感,诸多刁难,但莹影生性善良,对叶蔚仍一片真诚。
    第3集
    锦超向玉卿索钱,玉卿无能为力。马洁同情其母,向其男友阿立借钱,阿立藉词推搪。 阿立生性自私,对马洁呼之则来、挥之则去。马洁无奈强忍,还要在家人面前装作自己很幸福。 贵利在菜档向马洁追债,马海在场,不惧恶势,与贵利斗争到底,向警方报案。 锦超与先锋在大陆经营运输公司,起初生意稳定,肆意挥霍,其后经济陷入困境,面临破产,为搏一个翻身机会,先锋主张挺而走险由大陆运毒回港,锦超意动。 马洁见志雄平实可靠,却仍未有亲密女友,安排他相睇,令他尴尬非常,但不放弃对马洁的关系。
    第4集
    莹影挂念其父病况,欲探望他,叶蔚与何银不肯带她去,惟独自摸索到医院。叶蔚在医院见她面,以为她向父亲撒娇,更为反感。 莹影受家人奚落,从不抱怨,更自强不息。马海欣赏她做人的原则,二人迅速建立友谊。 贵利上马家追款,玉卿以为马海与人结怨,上门寻仇,其后经泳、洁解释,痛恨锦超不长进,大为痛心。 叶蔚见海、影关系密切,醋意大生,还刻意针对莹影。 叶蔚知马洋对自己有好感,故意投向他来刺激马海,却知马海毫不在乎,更为气愤。 贵利向马海拨漆油报复,刚巧被警方撞见,被带返警署。 伊媚知海、蔚的关系,怂恿马洋得到叶蔚,为她争一口气。
    第5集
    马洋见锦超屡受贵利骚扰,约贵利商量,一时冲动答应为他顶数,但始终无能为力。 锦超与马江商量,竟想到乘玉卿一家返大陆过年时,利用他们替他运毒回港,暗中铺排计划。 马海看出阿立对马洁不好,劝她考虑志雄的感情。马洁犹豫下,答应志雄约会,刚巧遇着阿立来其家找她,强拉她出外庆祝升职,马洁为难。 马洁一心以为与阿立单独相聚,谁料他早约大班同事到其家庆祝,把马洁当女佣般看待。
    第6集
    志雄在街上呆等个多小时,担心马洁安全,即上马家查问,始知她临时跟男友而去,失落不已。 马洁回家,见志雄留下一新大褛送给她,更感难过。 锦超一时间不忍陷害亲人,四出请求术士指点迷津,纷说他会凭亲人而大吉大利,遂安心安排计划。 马海起初觉莹影老土,其后被其纯良朴素所吸引,对她渐生情愫。 叶蔚为斗气而与马洋来往密切,虽知他玩世不恭,但被其神秘感所吸引。 叶蔚妒忌马海对莹影体贴入微,故意烧掉马海送给她的公仔,连夜赶她出街。幸莹影遇上马海,陪着安慰她。
    第7集
    玉卿家提早过年,马洁请志雄吃饭,刚巧阿立突来,知志雄对马洁有意,故意当众奚落他,警告他不可对马洁存非份之想。 马洁不值阿立态度,说出一直钟情于志雄,决与阿立分手。阿立激忿而去,家人赞成马洁之决定。 锦超赞玉卿有本事,千叮万嘱他们代拿货辨回港,玉卿见锦超一反常态,殷勤对待,受宠若惊。 伊媚发觉锦超生意不景,误会他拿钱接济玉卿一家,大吵大闹。锦超骗说玉卿欠下巨债,代其清还,还直言利用他们运毒之事,伊媚始平息怒火。
    第8集
    玉卿等被安排到大陆铺头向先锋取辨,家佑认出玉卿为其姐情敌,狂性大发,惊动邻居,终由先锋平息纠纷。 蔚父危殆,叶蔚大为沮丧。莹影担心,急电马海速回港安慰叶蔚。 锦超突回大陆监视玉卿提货,被家佑偷听到他与先锋的勾当,声言要举报两人作奸犯科之事。超、锋恐生枝节,将家佑禁锢。 马洁欲拿货辨陪马海回港,可惜临急只扑得一张车票,惟让马海先回港,自己拿着藏毒的烧鹅折回,她回酒店途中,与路人顶撞闹上派出所,终被揭发身藏毒品,遭公安扣留。 锦超知大祸临头,带玉、泳迁出酒店。家佑知事态严重,欲挣脱告发锦超,二人搏斗时,锦超错手杀死家佑。
    第9集
    马海回家,突被马江幪头大打,匆匆夺去货辨逃脱,马海大惑不解。 玉卿赶向锦超求助,途中遇上一妇人临盆,匆忙中送她到医院。 玉卿赶至铺头时,见超、锋正放火毁尸灭迹,一时方寸大乱,任由锦超摆布。 锦超骗说杀家佑出于自卫,并讹称因他陷害马洁而发生争执。玉卿六神无主,惟替锦超守秘密。 锦超急召洋、江到大陆以求对策,马洋知一伙记见到锦超杀人过程,将他踢下山崖灭口。 公安深入调查,发觉玉卿形迹可疑,将她拘捕回公安局盘问。玉卿死口不认曾到过锦超的铺头。
    第10集
    马洋等商量案件细节,欲乘玉卿为最大嫌弃犯,劝锦超将纵火杀人罪推在她身上,以求脱身。锦超念在多年夫妻情,不忍心。 蔚父过身,叶蔚伤心欲绝,马海欲安慰,却因二人仍心存芥蒂,叶蔚逃避。 莹影明知叶蔚深爱着马海,但他始终不敢言明拒爱,令三人同陷痛苦之中。 马海重回大陆,惊闻巨变,欲为母姐委托律师打官司,但根据中国法律,检察院未决定起诉之前,任何人不得与疑犯见面,令马海更为担心。
    第11集
    洁、卿正式被起诉,马海往公安局协助提供线索,为母姐洗脱罪名,但锦超非但不为二人辩护,并刻意隐瞒真相,令二人胜讼机会甚微。 马泳对母姐之事一直蒙在鼓里,更因患病留医。马海恐她受刺激而影响病情,暂且瞒着她。 马海与冯律师商量官司细则。冯律师安排马海做马洁的辩护人,让他可与马洁见面,然后申请换人,由冯律师为马洁答辩。 马海救姐心切,冲向检察员说出其姐遭人插赃嫁祸,但苦无证据,无法撤销控罪。 洋、江通知伊媚有关家佑死讯,伊媚伤心欲绝,相信为玉卿所为,立赶回大陆,誓要玉卿填命。
    第12集
    冯律师向马洁拿取口供,但她自知被判无罪的机会甚微,绝望之际,未能冷静地向冯律师提供数据。 马海发现中国法庭与香港截然不同,根本无机会让洁自辩,为她担心。 开庭审讯当日,马洁证据确凿,被法庭判以死刑,马海要为她上诉。 马泳终获悉母姐受冤之事,情绪激动,令病情日益严重,马海劝慰。 新年期间,马海仍与高律师研究上诉最高法院之事,他不辞劳苦四处奔走,务求为姐翻案。
    第13集
    马海往求锦超为马洁作证,希望可掌握更多有利线索,怎料伊媚从中作梗,锦超畏妻而不理会马海。 阿Q被推下山侥幸不死,向其妻索钱逃命。Q妻劝他报公安指证锦超,阿Q惧洋、江势力,过着逃亡生涯。 马洁知处决之期已定,着马海回港拿回志雄所赠大褛给她,又叮嘱他要振作下去,肩负照顾玉、泳责任。 到了处决前夕,马洁回首一生,百感交集,马海目睹其姐枉死,悲愤欲绝。 马海带着马洁的骨灰回港安葬,志雄伤心之余,尽力协助马海。
    第14集
    马海替马洁打完一轮官司后,已有点疲乏,但仍须振作下去,为母亲的案件奔波。 锦超往探玉卿,讹称马洁已被释放,为保其女安全,着玉卿自首承认一切贩毒杀人罪,玉卿爱女心切,亦答应。 马海揭发锦超诡计,恐怕玉卿无辜牺牲,向她坦言马洁已被处决。玉卿惊闻噩耗,伤心欲绝。 马海不值锦超所为,向他找诲气,锦超见奸计不得逞,顿感彷徨。 玉卿受马海鼓励,推翻以前供词,指证锦超纵火杀人罪,可惜公安反相信她以往自首供词,拒绝释放她。 马海为玉卿掌握到有力证据,送交检察员王尚东,尚东觉案件可疑,答应为海奋力调查,务求查出真相,给海、玉带来希望。
    第15集
    先锋获悉姐夫尚东负责玉卿案件,利用其姐向他唆摆。尚东一向畏妻如虎,迫于埋没良心,将事实隐瞒。 马海欲找出案发当日,被玉卿送往医疏的大肚婆,以证明她当日不在案发现场,可惜该妇人当晚已难产而死,令他失望。 开庭当日,尚东被迫提出一些对玉卿不利的证供。高律师极力为玉卿辩护,可惜寡不敌众。玉卿被判终身监禁,马海伤心之余,誓死为母上诉申冤。 锦超知玉卿被判刑,不但无动于衷,还烧猪酬神,举家返港重头发展。 马泳从报章得知母姐惨况,大受打击,当场昏迷,医生急忙抢救,可惜返魂乏术,马海速办理其后事,继续为玉卿翻案而奔波。
    第16集
    马海回港后,为逃避现实的痛苦,终日麻醉自己。莹影给他无限支持和鼓励,希望能使马海重新振作,二人激情下发生关系。 海、影为引起新闻界注意,在新华社门外请愿,揭发母姐冤情,将此案成为城中热门话题。 叶蔚认出马江就是向马海抢走货辨的人,推想马洋害马海一家,向二人找诲气。马洋否认,向叶蔚示爱以分散其注意力,果令叶蔚不知所措。 马海受冯律师指引,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诉,希望驳回对玉卿的判决。 莹影不想马海沉沦下去,鼓励他等候重审之时,继续菜档生意。马海精神有所寄托,决把往昔悲伤收起,重新振作。 叶蔚自马海经历巨变,觉与他距离渐远,却愈觉需要他,终忍不住向他表白爱意。马海始知叶蔚如此脆弱,不忍伤害她。 叶蔚觉马海对她态度大改,以为他被其真情所动,感前所未有的喜悦。莹影冷眼旁观,不是味儿。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