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6 04:39:51

南阳县君谢氏墓志铭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南阳县君谢氏墓志铭》作者欧阳修,2010年江苏省将本文作为高考文言文题目。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南阳县君谢氏墓志铭

  • 作品别名

    六一居士

  • 作者

    欧阳修

  • 创作年代

    唐朝

折叠 编辑本段 原文及注释

庆历四年秋,予友宛陵【今天安徽宣城,梅尧臣的故乡。】梅圣俞来自吴兴,出其哭内之诗(掉悼词;内,指自己的妻子。)而悲曰:"吾妻谢氏亡矣。"丐我以铭而葬焉(请求我写篇墓志铭来安葬她。丐,指乞求,请求)。予未暇作。

居一岁中,书七八至(在一年之中,他来了七八封信。书,指梅的来信),未尝不以谢氏铭为言(没有不说到谢氏墓志铭的),且曰:"吾妻故太子宾客(官员名,为东宫官员之一)讳涛(人名,字济子,富阳人,累官西京留守御史台,太子宾客。)之女、希深(人名,指谢希深,以文学知名,累官至兵部员外郎,封阳夏男)之妹也。希深父子为时闻人,而世显荣。谢氏生于盛族,年二十以归吾(嫁给了我,归,古代女子出嫁称作归),凡十七年而卒。卒之夕,敛以嫁时之衣(用出嫁时的衣裳装殓。敛,通"殓",指给死者穿衣入棺),甚矣吾贫可知也。然谢氏怡然处之。治其家,有常法,其饮食器皿,虽不及丰侈,而必精以旨(但一定做得有味,收拾得精美);其衣无故新,而浣濯缝纫必洁以完(一定清洗得干干净净,缝补得整整齐齐。浣濯,指清洗、洗涤);所至官舍虽卑陋,而庭宇洒扫必肃以严;其平居语言容止,必怡以和(都很和悦从容)。吾穷于世久矣,其出而幸与贤士大夫游而乐,入则见吾妻之怡怡而忘其忧。使吾不以富贵贫贱累其心者,抑吾妻之助也。吾尝与士大夫语,谢氏多从户屏(门户、屏风)窃听之,间则尽能商榷其人才能贤否(过后,她对某人的才能、品德好坏以及时事的得失都能作出评价。贤否,指好坏),及时事之得失,皆有条理。吾官吴兴(我在吴兴做官),或(有时)自外醉而归,必问曰:'今日孰与饮而乐乎?(今日和谁饮酒这么快乐呢?孰与,即与孰。孰在这里指"谁"的意思)'闻其贤者也则悦(听说是与贤能的人饮酒,就高兴。其:代词,指贤能的人。悦,高兴);否,则叹曰:'君所交皆一时贤隽,今与是人饮而欢耶?'是岁(指庆历四年,两浙、淮南、江南均大旱)南方旱,仰见飞蝗而叹曰:'今西兵未解(指当时西夏的战争威胁还没有解除),天下重困,盗贼暴起于江淮,而天旱且蝗如此。我为妇人,死而得君葬我,幸矣!'其所以能安居贫而不困者,其性识明而知道理(是因为她见识高明而且懂得道理。性识,指见识)多类此。呜呼!其生也迫吾之贫,而殁也又无以厚焉,谓惟文字可以著其不朽(表彰她的不朽)。且其平生尤知文章为可贵;殁而得此,庶几以慰其魂,且塞予悲(大概可以安慰我的灵魂,而且弥补我的悲痛。塞,指弥补)。此吾所以请铭于子之勤也。"若此,予忍不铭(像这种情况,我能忍心不写吗)

折叠 编辑本段 译文

庆历四年秋天,我的朋友宛陵梅尧臣(字圣俞)从吴兴来,拿出他悼念妻子的诗(给我看),悲伤的说道:"我的妻子谢氏去世了!"请我为她写墓志铭放入她的坟墓。我还没有时间作。

在一年之中,他的信来了七八回,没有哪回不提到为谢氏作铭的事的。他又说到:"我的妻子是已经去世的太子宾客谢涛的女儿,谢希深的妹妹。谢希深父子是当世名人,家世显赫。谢氏出生于名门大族,二十岁的时候嫁给了我,(相处)共十七年,而后去世。她去世那天晚上,给她穿的还是她出嫁时的衣裳。唉,我的贫穷(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了!但是谢氏对此安然自在,管理家务事情有一定的方法。饮食器具虽然不多不奢华,但一定精致美味;衣服无论新旧,一定洗涤干净、缝补完好;任官所到的地方官方提供的房宅即使地势地下简陋,但是房屋庭院一定打扫的干净严整;她平时语言动作容貌一定是安适自得平和的样子。我在世上处于逆境中很久了,(但)出门得幸能与有道德有才能的士大夫交游,感觉愉快,进门就见到妻子安适的容貌,于是忘记了忧愁。让我不因富贵贫贱而挂心的,还是我妻子的帮助。我曾经与士大夫们谈话,谢氏多从门户屏风后窃听,空闲时候完全能够与她商量来人是否有才有德,(议论)时事的得失,都有条有理。我在吴兴做官,有时候在外面喝醉了回来,一定会问:'今天与谁喝酒,这么高兴呀?'听说是贤者,就很高兴,不然的话就会叹气说:'您交往的人都是一时的贤才,就是委屈自己居人之下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因为有道德的标准,所以谈得来的人尤其少,现在(却)与这个人喝酒还这么高兴么?'这年,南方干旱,抬头看见飞蝗叹气,说道:"现在西边战事还没有结束,国家更加困窘,盗贼突然在江淮发作,但老天却大旱又有这么多蝗虫。我是女人,死后有您埋葬我,真是幸运!'她能够安然处于贫困之中却不困窘的原因,是因为总是像这样性格明慧又知道理。唉!她生时因的我贫穷而受煎熬,死后又无法厚葬。于是我想到只有文字可以使她名传后世,永远不朽,而且她平生尤其知道文章的可宝贵,死后得到这篇铭文,希望也能安慰她的芳魂,减少为的悲伤了。这就是我这么屡屡像您请求铭文的原因了。"我还能忍心不作铭吗?夫人三十七岁,用丈夫恩泽封为南阳县君,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这年的七月七日,在高邮去世。梅家历代葬在宛陵,因为贫穷不能归葬,某年某月某日,葬在了润州的某县某原。铭文:高岸深谷啊,京口的平地。山青水深啊,泥土厚实坚韧。住在这里能够快乐啊,占卜的人这么说道。身体虽然埋入泥土啊,灵魂升上来天。何必一定要在故乡啊,才能安宁。

译文2 :庆历四年的秋天,我的朋友宛陵梅圣俞先生从吴兴来看我,拿 出他悼念亡妻的诗作,并悲伤地说:"我的妻子谢氏死了。"请我 写一篇墓志铭来安葬她。我当时没有空闲写作。 过了一年,他写了七八封书信来,书信中没有不提到给谢氏写 墓志铭的。并且说:"我妻子是已故太子宾客谢涛的女儿、希深的 妹妹。希深父子当时都是举世闻名的人,世家荣耀。谢氏生于一个 富盛的家族,她二十岁嫁给了我,总共过了十七年就去世了。死的 时候,用出嫁时的衣服(给她)穿上入棺,我的贫穷超乎寻常,就可 (从这事上)知道了。可是谢氏却安适自在(不嫌弃)。治理家庭,有她自己 的办法,家里的饮食器皿,虽然不是很多,但(饭菜)一定做得精 细又有味;我们的衣服不论旧的新的,都一定清洗得干干净净,并 缝补得整整齐齐; 所居住的房舍虽然简陋卑微,但一定把庭院洒水 清扫得干净整洁;她的一言一行和日常起居,都很和悦从容。我一 则能见到我妻子的淡静怡然从而忘掉烦忧。让我不因为财富多少、 地位高低而焦虑,这是妻子对我的帮助吧。我经常与士大夫交谈, 谢氏多从屏风后悄悄听我们谈话,过后,她对某人的才能、品德好 坏以及时事的得失都能作出评价,都评说得有条有理。我在吴兴做 官,有时从外面喝醉了回来,她一定会问:'今日和谁饮酒这么快 乐呢?'听说是与贤能的人饮酒,就高兴;如果不是,就感叹道: '您所交往的都是当今品德高尚、才能杰出的人,现在竟与这种人喝酒取乐了?'这一年,南方大旱,她仰头看见飞蝗而感叹说:'如 今西夏的战争威胁还没有解除,天下苍生赋税很重、生活困难,盗 贼又在江淮地区强势出来作乱,而且天又大旱、飞蝗灾害又来。我 作为妇人,死了还得能有夫君埋葬我,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她之 所以能安然面对贫困的生活而不感到困苦,是因为她见识高明而且 懂得道理多才能如此。(此处翻译值得商榷,应该是两个方面,一 是安居贫而不困,一是性识明而知道理,对上文的总结。可翻译为: 她能安然面对贫困的生活而不感到困苦的情形,她见识高明而且懂 得道理,大多像这样。"之所以"可不必译出。)哎!她一生受我贫 困所累,而去世后也没有得到厚葬,只有文字可以彰显她的不朽。 而且她的平生尤其懂得文章是最珍贵的;死后能得到这样的墓志 铭,希望能以此安慰她的灵魂,而且弥补我的悲痛。这是我经常向 您请求为她写墓志铭的原因啊。"像这种情况,我能忍心不写吗?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

欧阳修(1007-1073),字永叔,号醉翁,又号六一居士。汉族,吉安永丰(今属江西)人,自称庐陵(今永丰县沙溪人)。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北宋卓越的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编为《集古录》。有《欧阳文忠公文集》。诗歌《踏莎行》。并著作著名的《醉翁亭记》。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词集名。北宋欧阳修作。三卷。南宋罗泌编次。收入《欧阳文忠公文集》,又有影宋刻单行本。明毛晋《宋六十名家词》本改题《六一词》,仅一卷,据前本而有所删节。另有影宋本《醉翁琴趣外编》六卷,多有《近体乐府》未收之词。公集三代以来金石刻为一千卷。代表作有《醉翁亭记》。其一生著述繁富,成绩斐然。除文学外,经学研究《诗》、《易》、《春秋》,能不拘守前人之说,有独到见解;金石学为开辟之功,编辑和整理了周代至隋唐的金石器物、铭文碑刻上千,并撰写成《集古录跋尾》十卷四百多篇,简称《集古录》,是今存最早的金石学著作;史学成就尤伟,除了参加修定《新唐书》250卷外,又自撰《五代史记》(《新五代史》),总结五代的历史经验,意在引为鉴戒。

折叠 编辑本段 附:谢氏墓志铭

夫人享年三十七,用夫恩封南阳县君。二男一女。以其年七月七日卒于高邮。梅氏世葬宛陵,以贫不能归也,某年某月某日葬于润州之某县某原。铭曰:

高崖断谷兮,京口之原!

山苍水深兮,土厚而坚!

居之可乐兮,卜者曰然。

骨肉虽土兮,魂气则天!

何必故乡兮,然后为安?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