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5 14:28:31

中国人民志愿军 锁定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人民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组成的志愿赴朝参战的军队。

折叠 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作战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政府从其称霸全球的帝国主义利益出发,立即进行武装干涉,同时令其海军第7舰队侵入台湾海峡,侵占中国领土台湾。7月7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组成侵朝“联合国军”的决议,扩大侵朝战争。为保卫中国东北地区安全和在必要时支援朝鲜人民反侵略战争,中共中央采取了防范措施。7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作出《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调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兵团(司令员邓华、政治委员赖传珠,辖第38、第39、第40军)和第42军(后归第13兵团建制)及3个炮兵师等共25.5万余人,组成东北边防军。8月下旬,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又决定第9、第19兵团共6个军为边防军二线部队,并调至津浦、陇海铁路的机动地区。

8月27日起,侵朝美国空军不断侵入中国境内,进行轰炸、扫射,其军舰炮击中国商船。9月15日,美军趁朝鲜人民军后方空虚之际,以第10军在西海岸仁川登陆。同时,在正面洛东江战线的美军第8集团军和南朝鲜(韩国)军也由防御转入进攻。朝鲜人民军转入战略退却。10月7日,美军地面部队越过北纬38°线(以下简称“三八线”),向朝中边境推进。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处境危急,中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此形势下,以毛泽东为主席的中共中央根据朝鲜劳动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请求和中国人民的意愿,于10月初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10月8日,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签署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准备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并以东北行政区为总后方基地。志愿军辖第13兵团4个军,另3个炮兵师。此时,志愿军既无空军,也无海军,陆军部队也没有坦克装备,同美军相比武器装备相差悬殊。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开始抗美援朝战争。

10月25日,志愿军在开进中与“联合国军”(包括归其指挥的南朝鲜军,下同)遭遇,开始进行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同日,中共中央决定,将第13兵团领导机关与彭德怀的指挥所合并,组成志愿军领导机关,邓华和朝鲜朴一禹任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洪学智、韩先楚任副司令员,解方任参谋长,杜平任政治部主任。同时成立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志愿军委员会,彭德怀为书记,邓华和朴一禹为副书记。26~27日,第50、第66军加入志愿军序列入朝。志愿军参加第一次战役共有6个军、3个炮兵师、1个高射炮兵团等29万余人。11月5日,第一次战役结束。志愿军将“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击退到清川江以南,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

11月上旬,第9兵团(辖第20、第26、第27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宋时轮率领下加入志愿军序列,入朝参战。连同第一次战役参战的6个军,志愿军9个军共38万余人于11月6日~12月24日发起第二次战役,将“联合国军”击退到“三八线”及以南地区,扭转了朝鲜战局。战役结束后,第9兵团转入休整。

12月上旬,经中朝双方协商,组成以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朝鲜人民军金雄和朴一禹为副司令员和副政治委员(1951年初增补邓华为副司令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从第三次战役开始,志愿军和人民军在联合司令部统一指挥下作战。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志愿军6个军和朝鲜人民军3个军团举行第三次战役,将“联合国军”击退至北纬37°线附近地区。

“联合国军”乘志愿军连续作战未及休整补充,部队十分疲劳,物资供应严重困难之机,于1月25日发起全线大规模进攻。志愿军放弃原休整计划,以6个军和人民军3个军团开始进行第四次战役,至4月21日,制止了“联合国军”的进攻,胜利结束战役,并掩护了后续部队开进集结。

折叠 志愿军第二、第三番作战部队参战

鉴于抗美援朝战争趋于长期化,为坚持长期作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于2月上旬决定志愿军采取轮番作战方针,并开始制定轮番作战计划,2月中旬最后确定以21个军组成三番作战部队,即:以正在朝鲜作战的9个军30个师为第一番作战部队;以第一番作战的第9兵团3个军(休整期间各由4个师整编为3个师)、正准备入朝的第19兵团3个军和从西南军区抽调的3个军(入朝前编为第3兵团),共9个军27个师为第二番作战部队,4月上旬前后到达“三八线”地区接替第一番部队作战,第一番部队逐步抽出整补;以第一番作战的第38、第39、第40、第42军和准备从国内调赴朝鲜的第47军、第20兵团2个军和西南军区再抽调的3个军,共10个军30个师为第三番作战部队,于6月中旬前后接替第二番部队作战。2月16日,第19兵团(辖第63、第64、第65军)在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李志民率领下开始入朝,3月18日第3兵团(辖第12、第15、第60军)在副司令员王近山(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赓当时未到职)率领下开始入朝。

至4月中旬,第二番部队先后到达“三八线”以北地区完成集结。首批入朝参战的第50、第66军于4月回国休整。同月22日,志愿军第二番作战部队第9、第19、第3兵团各3个军、第一番作战的第39、第40军以及3个炮兵师、1个高炮师等部队和人民军3个军团发起第五次战役,至6月中旬,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南北地区,并迫使“联合国军”接受停战谈判。

第三番部队的第47军于4月11日入朝。第20兵团(辖第67、第68军)在司令员杨成武、政治委员张南生率领下,于6月入朝。第47军于6月中旬、第67和第68军于9月初和10月上旬先后担负正面战场一线作战任务。由于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开始,原计划的第三番部队另3个军未入朝。第三番部队入朝的3个军和在第一线作战的第65、第64、第42、第26、第27军参加了1951年8月中旬至10月下旬的夏秋季防御作战。此外,第50军于7月上旬第二次入朝,11月在志愿军空军配合下进行了攻占西朝鲜湾若干岛屿的作战。第23兵团(辖第36、第37军)在司令员董其武、政治委员高克林率领下,于9月入朝,担负清川江以北地区机场修建任务。

6月初,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任命陈赓、宋时轮分别为志愿军第二、第三副司令员,仍兼第3、第9兵团司令员。8月,甘泗淇任志愿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杜平改任志愿军政治部副主任);邓华、解方出任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后,张文舟代理志愿军参谋长。9月下旬,为加强朝鲜东西海岸的防御,成立了志愿军和人民军海岸防御联合指挥机构,以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部兼东海岸防御联合司令部,宋时轮为司令员(并调第16军1个师参加东海岸防御);以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为司令员组成西海岸联合指挥所(后改为指挥部)。

至1951年11月,志愿军在朝鲜的兵力已达132万余人。志愿军根据中共中央10月确定的精兵简政、增产节约的方针和战场实际情况,于11月中旬~1952年1月进行了精简整编。至12月底共精简回国19万余人。

折叠 成立勤务司令部组建参战指挥机构

为加强志愿军作战能力,志愿军空军和陆军各技术兵种先后入朝作战,并组成了各自指挥机构。为加强战场后勤保障工作的领导,还成立了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

折叠 志愿军空军

1950年12月下旬至1951年3月2日,志愿军空军1个师以大队为单位在苏联空军带领下,在鸭绿江地区上空进行实战锻炼,先后战斗出动28批145架次,击落美机1架、击伤2架,坚定了战胜美军空军的信心,为后来大规模参战提供了宝贵的实战经验。1951年3月15日,组成志愿军空军司令部和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均以刘震为司令员。美国空军发动“绞杀战”后,9月中旬起,志愿军空军采取以师为单位轮番作战的方针投入作战。11月开始,每番作战部队3~4个师,每师作战3个月左右,然后轮换。至1953年7月朝鲜停战止,先后共有10个歼击机师共21个团和2个轰炸机师参加了轮番作战。

折叠 志愿军炮兵

1950年10月25日,以万毅为司令员(未到任)、邱创成为政治委员组成志愿军炮兵司令部,统一指挥志愿军炮兵部队。1951年1月18日,改为志愿军炮兵指挥所,匡裕民为主任。经过改装和扩建,至1951年4月第五次战役开始前,志愿军炮兵指挥所指挥的野战炮兵已有榴弹炮兵4个师、防坦克歼击炮兵1个师、火箭炮兵1个师,共17个团。至朝鲜停战,先后有野战炮兵10个师另18个团轮番参战。

折叠 志愿军高射炮兵

志愿军入朝时仅有1个高炮团共36门高炮参战。经过国内突击组建和扩建,从1951年1月开始,大批高炮部队陆续入朝参战。至6月中旬,志愿军在朝鲜的高炮部队有4个野战师、3个城防团和40余个独立营。其中1个高炮师归炮兵指挥所指挥,3个高炮师和1个城防团归空军指挥所指挥,2个城防团和6个独立营归铁道运输司令部指挥,其余独立营大部分配属各兵团、各军担负防空作战任务。8月中旬,反“绞杀战”开始以后,至11月底先后集中3个野战高炮师、3个城防高炮团和10余个高炮独立营用于掩护铁路运输,并于12月以高炮第64师师部为基础成立了高射炮兵指挥所,吴昌炽任司令员,统一指挥掩护铁路运输的高射炮兵作战。至朝鲜停战,先后参战的有5个野战高射炮兵师、64个独立营,21个城防高射炮兵团、10个独立营,5个探照灯营、2个对空监视团、1个雷达营。

折叠 志愿军装甲兵

1951年2月26日,组成志愿军装甲兵指挥所,黄鹄显任主任。3月上旬开始率部入朝,至7月先后入朝4个团,共装备坦克160辆。7月开始参加作战。1953年1月,志愿军装甲兵指挥所改称装甲兵第1指挥所,负责指挥在正面战场作战的装甲兵部队。同时以坦克第1师师部和坦克第2师师部部分人员组成装甲兵第2指挥所,罗杰任主任,指挥担负西海岸防御的坦克部队。至朝鲜停战,先后共有9个坦克团进行了轮换作战。

折叠 志愿军工兵

志愿军入朝参战时,工兵部队有1个团随步兵入朝,担负工程保障任务,另有2个团在鸭绿江几个渡口保障志愿军渡江入朝。1950年10月31日,组建志愿军工兵指挥所,陈正峰为主任,统一指挥入朝工兵部队协同各兵种作战。至1951年9月,工兵部队已先后入朝10个团。整个战争期间,工兵部队先后共有15个团又2个营参战。

折叠 志愿军铁道兵

1950年11月5日,志愿军铁道兵1个师入朝,担负朝鲜北方铁路抢修任务。1951年2月13日,组成志愿军铁道抢修指挥所,李寿轩为主任,统一指挥铁路抢修。至6月,志愿军铁道兵共入朝4个师又2个独立团。同月,组成志愿军铁道运输司令部,8月,组成中朝联合铁道运输司令部,均以贺晋年为司令员、张明远为政治委员,统一指挥铁路运输和抢修。反“绞杀战”开始以后,于12月在铁道运输司令部下成立了前方运输司令部,刘居英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后崔田民为政治委员)。另有6个铁道工程师于1952年12月~1953年1月入朝,担负朝鲜铁路建设任务,并在前方铁道运输司令部下成立了新建铁路指挥局,郭维城为局长。

折叠 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

志愿军入朝参战时,东北军区后勤部派出了前方指挥所,负责组织、协调志愿军后方勤务工作。到第五次战役时,先后有6个后勤分部,包括31个大站、39个医院、11个汽车团、17个辎重团、8个人力运输团、8个警卫团等共18万人入朝,执行战场后勤保障任务。为加强志愿军后勤工作领导,1951年5月19日,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6月,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组成,洪学智兼任司令员、周纯全为政治委员,统一领导志愿军后勤工作。1951年底整编后共有5个分部、27个大站、28个医院(小队)、13个汽车团、6个警卫团等12.7万余人。归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指挥的公安部队自1950年11月中旬开始入朝,至朝鲜停战,先后有2个师共11个团在朝鲜担负后方剿匪、警卫、物资押运、装卸和防空哨等任务。

折叠 实行轮换作战的方针

为加强和改善志愿军的武器装备,1951年6月~1952年5月,全国人民广泛深入地开展了捐献飞机大炮运动。全国各族各界人民共捐献相当于新币值5.56亿元人民币,可供购买3710架战斗机。至1952年夏,志愿军武器装备有了明显加强和改善。1951年12月~1952年8月,志愿军和人民军在横贯朝鲜半岛250千米的整个战线构筑了以坑道工事为骨干同野战工事相结合的支撑点式的坚固防御体系。同时进行了反细菌战斗争。随着武器装备的加强和阵地的巩固,为配合停战谈判和锻炼部队,1952年9月中旬~11月下旬,志愿军和人民军发起全线战术反击作战,并取得了上甘岭坚守防御战役的胜利。

至1952年5月,朝鲜停战谈判除战俘问题外其他各项议程均已达成协议。关于战俘问题自1951年12月11日开始谈判,因美方顽固坚持所谓“自愿遣返”原则,企图强迫扣留志愿军和人民军被俘人员,至1952年5月,5个月时间始终没有明显进展,停战谈判因此陷于停顿状态。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判断,朝鲜战争至少要拖到1952年底以后。据此,决定由国内完成整编的部队轮换在朝鲜战场作战较久的志愿军部队,以便作战较久的志愿军部队得到休整,国内完成整编的部队得到战争锻炼。

折叠 部队的轮换

经过总参谋部计划研究和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批准,第一期轮换3个军。1952年9月5~15日,第23、第24、第46军先后入朝,轮换第20、第27、第42军回国。此前6月间,志愿军第26军已调回国内。第二期计划轮换7个军,后因志愿军进行反登陆作战准备和朝鲜停战实现,改为以第1、第16、第21、第54军于1953年初入朝(另第33师于1952年12月入朝),参加反登陆作战准备。反登陆作战准备完成后,第38、第39、第40军于1953年5~7月回国。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先后共有25个军(不含担负机场修建任务的第23兵团2个军)参加了作战。志愿军空军和陆军各技术兵种,也先后组织了轮番和轮换。

折叠 高级指挥员和高级指挥机关的轮换

为使国内军队高级机关干部取得朝鲜战场实战锻炼,根据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1953年上半年,由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作战部、军务部、情报部、通信部和中央机要局干部入朝轮换志愿军司令部干部,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东北军区政治部干部入朝轮换志愿军政治部干部,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后勤部干部入朝轮换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干部,西南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干部入朝轮换志愿军第3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干部,华东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干部入朝轮换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干部,中南军区司令部干部入朝轮换志愿军第19兵团司令部干部,西北军区政治部、中南军区政治部干部入朝轮换志愿军第19兵团政治部干部,华北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干部入朝轮换志愿军第20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干部,华东、中南、西南、华北、西北5个军区后勤部干部入朝轮换志愿军后勤第1、第2、第3、第4、第5分部干部。

志愿军总部和各兵团领导干部也进行了调整和轮换。1952年4月,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奉命回国治病(后留在国内主持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日常工作,仍兼任志愿军司令员),由陈赓主持志愿军的全面工作。6月,邓华任志愿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7月,志愿军副司令员陈赓、宋时轮回国任职,杨得志任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韩先楚任第19兵团司令员,郑维山任第20兵团代司令员(第20兵团司令员杨成武因病此前回国休养)。8月,王建安任第9兵团司令员。1953年1月,甘泗淇回国任职,李志民任志愿军政治部主任。5月,从国内调李达接替解方任志愿军参谋长,许世友接替王近山任志愿军第3兵团司令员,黄永胜接替韩先楚任志愿军第19兵团司令员,杨勇接替郑维山任志愿军第20兵团司令员,王平接替张南生任志愿军第20兵团政治委员。解方、王近山、韩先楚、郑维山调回国内任职,张南生为志愿军政治部副主任。

志愿军空军、炮兵、装甲兵、工兵指挥机构的主要指挥员也进行了轮换。1952年6月,赵杰接替黄鹄显任志愿军装甲兵指挥所主任;8月,谭善和接替陈正峰任志愿军工兵指挥所主任;10月,聂凤智接替刘震任志愿军空军代司令员(1953年4月任司令员);1953年初,高存信接替匡裕民任志愿军炮兵指挥所主任,刘何任政治委员。

折叠 抗美援朝结束,志愿军撤军回国

1952年12月~1953年4月,志愿军和人民军进行了反登陆作战准备,志愿军在朝鲜达到20个军,加上其他各种部队,共135万余人。其间,邓华兼任西海岸联合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志愿军第3兵团部兼东海岸联合司令部,王近山为代司令员、杜义德为政治委员。5月13日~7月27日,以入朝轮换的7个军和原在战场上的第60、第67、第68军,进行了夏季进攻战役,有力地促进了朝鲜停战的实现。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朝鲜停战实现,历时两年零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先后参战的总兵力达290余万人,共毙伤俘“联合国军”71万余人,其中美军29.7万余人。志愿军作战减员36.6万余人。战争中,志愿军荣立三等功者有30.2万名,有5900多个单位荣立集体功。获英雄和模范称号者有490余名。其中,彭德怀及杨根思、黄继光、孙占元、杨连第、邱少云、伍先华、胡修道、杨育才、杨春增、李家发、许家朋等12人,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

7月28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相金日成在平壤市举行的庆祝朝鲜停战实现盛大集会上讲话指出:“具有崇高的国际主义道义的兄弟的友谊和正义的目的的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战员,和我们人民军并肩携手,克服各种困难,在朝鲜前线进行英勇的斗争。”“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参加朝鲜战争,是朝鲜人民在反对美帝国主义武装侵略者的斗争中取得胜利的最重要的决定因素之一。”

9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在主席毛泽东主持下召开第24次会议,听取彭德怀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报告。毛泽东发表讲话,总结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和基本经验。会议一致通过致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慰问电,对于中国人民志愿军协同朝鲜人民军抵抗侵略、保卫和平的辉煌战绩及在这个基础上坚持争取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停战谈判,并获得朝鲜停战的光荣胜利,表示完全满意。并指出:“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的业绩,树立了中朝人民的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光辉榜样,赢得了全世界进步人类的尊敬和赞誉。”

折叠 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

朝鲜停战实现后,志愿军严格遵守停战协定,坚持不懈地为维护停战协定进行斗争,同时也严阵以待,做好应付敌人任何军事挑衅的准备,对稳定朝鲜停战局面起了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志愿军全力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医治战争创伤。志愿军在朝鲜的8年间,主要是战后五年多时间,共帮助朝鲜人民修建公共建筑物880余座、民房4.5万余间,修复和新建桥梁4260余处,修建堤坝4000余条(全长430千米),修筑水渠2200余条(全长1200余千米)。各部队还节衣缩食,救济驻地灾民粮食1000余万千克、衣被58万余件,为朝鲜人民群众治病188余万人次。这一切行动,生动地体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支具有高度国际主义精神、纪律严明、自觉维护人民利益的人民军队,受到朝鲜人民的爱戴和赞誉。

1954年9月,彭德怀辞去志愿军的领导职务。邓华接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此后,杨得志、杨勇先后任司令员,李志民、王平先后任政治委员,梁必业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王蕴瑞任参谋长。

折叠 主动全部撤出朝鲜回国

朝鲜停战后,中国人民志愿军根据中国政府关于和平解决朝鲜问题、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的主张,开始单方面将部队陆续撤离朝鲜回国。至1957年底,志愿军在朝鲜的兵力减至25万余人。1958年2月5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为缓和朝鲜的紧张局势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美军和包括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内的一切外国军队应当同时撤出南北朝鲜。7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表示完全赞同和支持。2月中旬,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朝鲜,经与朝鲜政府协商,向中国人民志愿军提出了主动撤出朝鲜的建议。志愿军决定在当年年底以前分三批全部撤出朝鲜。2月27日,朝鲜政府作出《关于永远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伟大业绩和欢送他们从共和国北半部撤出的决定》。决定指出:“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在激烈的祖国解放战争中和战后在我国所建树的不朽功勋和光辉业绩,将永远铭刻在朝鲜人民心中,与我国的繁荣发展共放光辉。”

3月15日~10月26日,志愿军分三批先后全部撤离朝鲜回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是正义之师、英勇之师,为保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保卫中国安全、保卫远东和世界和平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志愿军赢得了祖国人民的爱戴与尊敬,被誉为“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为铭记志愿军的千秋功业,慰藉先烈英灵,先后在沈阳等地修建了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在丹东修建了抗美援朝纪念馆、抗美援朝纪念塔。

(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编审室)

阅读全文

360百科致力于成为用户所信赖的专业性百科网站。人人可编辑,让求知更简单。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