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5 11:30:09

李师师外传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李师师外传》是宋代文言传奇小说。佚名撰。不分卷。写李师师原是北宋汴京染匠王寅的女儿﹐4岁时父母俱亡﹐由娼家李姥收养。李师师天生丽质,生就歌喉婉转,加上老鸨的耐心调教,悉心指点,不满15岁就已经是"人风流、歌婉转",诗词歌舞,色艺双绝,在首都各教坊中独领风骚,高树艳帜。 后经内侍官张迪引荐﹐结交了假称是大商人赵乙的宋徽宗﹐前后受赐金银财宝器用食物非常多。徽宗退位后﹐师师将其所赐金银献给官府作为抗金的军饷﹐并贿请张迪转求徽宗准许她出家当道士。不久﹐金人攻陷汴京﹐大汉奸张邦昌为讨好主子﹐把她献到金主帅闼懒之前。李师师在痛斥张邦昌之后吞金而死。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李师师外传

  • 作者

    佚名

  • 类型

    文言传奇小说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宋代文言传奇小说。。出自《琳琅秘室丛书》。作者不详。收入鲁迅校录的《唐宋传奇集》。

这篇小说和大多数宋代传奇不一样﹐不写历史故事而写当代的现实题材。它描写宋徽宗穷奢极侈﹐荒淫失政﹔勾画张迪不顾人民死活﹐极力阿谀逢迎的丑恶嘴脸。特别是塑造了一个向来被视为下贱却为抗击侵略者慷慨解囊﹐在敌人面前表现得大义凛然妓女形像﹐这对当时那些卖国求荣的投降派来说﹐无疑有深刻的讽刺﹑批判意义。它的结构谨严﹐语言雅洁﹐描写细腻﹐是宋人传奇中一篇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作者已经不可考。鲁迅辑录的《唐宋传奇集》中,把它列入宋人作品。

折叠 编辑本段 李师师介绍

李师师原本是汴京城内经营染房的李寅的女儿,三岁时父亲把她寄名佛寺,老僧为她摩顶,她突然大哭。老僧人认为她很象佛门弟子,因为大家管佛门弟子叫"师",所以她就被叫做李师师。过了一年,父亲因罪死在狱中。她因此流露街头,以经营妓院为业的李蕴见她是个美人坯子,于是将她收养,教她琴棋书画、歌舞侍人。一时间李师师成为汴京名妓,是文人雅士、公子王孙竞相争夺的对象。最后连宋徽宗也闻其名而想一亲芳泽。高俅、杨戬自然怂恿宋徽宗,并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走漏消息。 一见到李师师,宋徽宗就觉得这些年简直是白活了。李师师不卑不亢、温婉灵秀的气质使宋徽宗如在梦中。李师师与高俅早就相识,见位高权重的高大人竟然对这位陌生的客人毕恭毕敬,心下疑惑,但可以确定这也是得罪不得的达官显贵,于是殷勤侍奉。

第二天天还没亮,宋徽宗急忙穿好衣服,与高俅杨戬赶回去上朝。从此宋徽宗对后宫佳丽视若无睹,隔三差五就以体察民情为由,出宫来李师师这里寻欢作乐,有时还叫着大学士王黼同去。李师师渐渐也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万岁爷驾临,怎敢不百般奉承!如今的李师师可非往日可比,身份虽然仍是名妓,却也"名花有主",有权势的王公贵族也只能望"师"兴叹。

可是偏有武功员外郎贾奕以前与李师师交情深厚,一日偶遇李师师,便去她家中留宿,酒后不免醋意大发,写了一首讽刺宋徽宗的词:闲步小楼前,见个佳人貌似仙;暗想圣情珲似梦,追欢,执手兰房恣意怜。一夜说盟言。满掬沉檀喷瑞烟。报道早朝归去晚,回銮,留下鲛绡当宿钱。宋徽宗听说后大怒,差点杀了他,最后还是贬到琼州做了个参军。

其实在所有的客人中,李师师最中意的是大才子周邦彦。有一次宋徽宗生病,周邦彦趁着这个空儿前来看望李师师。二人正在叙阔之际,忽报圣驾前来,周邦彦躲避不及,藏在床下。宋徽宗送给李师师一个新鲜的橙子,聊了一会儿就要回宫,李师师假意挽留道:"现已三更,马滑霜浓,龙体要紧。"而宋徽宗正因为身体没全好,才不敢留宿,急急走了 。

周邦彦酸溜溜地添了一首词: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岂知宋徽宗痊愈后来李师师这里宴饮,李师师一时忘情把这首词唱了出来。宋徽宗问是谁做的,李师师随口说出是周邦彦,话一出口就后悔莫及。宋徽宗立刻明白那天周邦彦也一定在屋内。脸色骤变,过了几天找借口把周邦彦贬出汴京。

李师师为其送行,并将他谱的一首《兰陵王》唱给宋徽宗听: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谶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桑条过千尺,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映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剪,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凄侧。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记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沈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宋徽宗也觉得太过严厉了,就又把周邦彦招了回来,封他为大晟乐正,命定正雅乐。

折叠 编辑本段 原文

李师师者,汴京东二厢永庆坊染局匠王寅之女也。寅妻既产女而卒,寅以菽浆代乳乳之,得不死,在襁褓未尝啼。汴俗凡男女生,父母爱之,必为扌舍身佛寺。寅怜其女,乃为舍身宝光寺。女时方知孩笑。一老僧目之曰:"此何地,尔亦来耶?"女至是忽啼,僧为摩其顶,啼乃止。寅窃喜曰:"是女真佛弟子。"

为佛弟子者,俗呼为师,故名之曰师师。

师师方四岁,寅犯罪击狱死。师师无所归,有娼籍李姥者收养之。比长,色艺绝伦,遂名冠诸坊曲。徽宗既即位,好事奢华,而蔡京章?王黼之徒,遂假绍述为名,劝帝复行青苗诸法,长安中粉饰为饶乐气象,市肆酒税,曰计万缗;金玉缯帛,充溢府库。于是童贯、朱π辈,复导以声色狗马宫室园囿之乐。凡海内奇花异石,搜采殆偏。筑离宫于汴城之北,名曰艮狱,帝般乐其中,久而厌之,更思微行为狭邪游。

内押班张迪者,帝所亲幸之寺人也,未宫时为长安狎客,往来诸坊曲,故与李姥善。为帝言陇西氏色。艺双绝,帝艳心焉。翌曰,命迪出内府紫葺二匹,霞勰二端,瑟瑟珠二颗,白金廿镒,诡云大贾赵乙愿过庐一顾。姥利金币,培诺。

暮夜,帝易服,杂内侍四十馀人中,出东华门二里许,至镇安坊。镇安坊者,李姥所居之里也。帝麾止余人,独与迪翔步而入。堂户卑庳,姥出迎,分庭抗礼,慰问周至。进以时果数种,中有香雪藕、水晶频婆,而鲜枣大如卵,皆大官所未供者,帝为各尝一枚。姥复款洽良久,独未见师师出拜。帝延伫以待。

时迪已辞退,姥乃引帝至一小轩,茶几临窗,缥缃数帙。窗外新篁,参差弄影。帝悠然兀坐,意兴间适,独未见师师出侍。少顷,姥引帝到后堂,陈列鹿炙鸡酢鱼?羊签等肴,饭以香子稻米,帝为进一餐。姥侍旁款语移时,而师师终未出见。帝方疑异,而姥忽复请浴,帝辞之。姥至帝前耳语曰:"儿性好洁,勿忤。"

帝不得已,随姥至一小楼下氵?室中。浴竟,姥复引帝坐后堂,肴核水陆,杯盏新洁,劝帝欢饮,而师师终未一见。良久,姥才执烛引帝至房,帝搴帷而入。一灯荧然,亦绝无师师在,帝益异之。为徒倚几榻间又良久,见姥拥一姬姗姗而来,不施脂粉,衣绢素,无艳服。新浴方罢,娇艳如出水芙蓉。见帝意似不屑,貌殊倨不为礼。姥与帝耳语曰:"儿性颇愎,勿怪。"帝于灯下凝睇物色之,幽姿逸韵,闪烁惊眸。问其年不答,复强之,乃迁至于他所。姥复附帝耳曰:"儿性好静坐,唐突勿罪。"遂为下帷而出。师师乃起解玄绢褐袄衣轻绨,卷右袂,援壁间琴,隐几端坐。而鼓平沙落雁之曲,轻拢漫然,流韵淡远。帝不觉为之倾耳,遂忘倦。比曲三终,鸡唱矣。帝急披帷出,姥闻亦起,为进杏酥饮枣糕饣不饣乇诸点品。帝饮杏酥杯许,旋起去。内侍从行者皆潜候于外,即拥卫还宫。时大观三年八月十七曰事也。

姥语师师曰:"赵人礼意不薄,汝何落落乃尔。"师师怒曰:"彼贾奴耳,我何为者。"姥笑曰:"儿强项,可令御史里行。"已而长安人言藉藉,皆知驾幸陇西氏。姥闻大恐,曰夕惟啼泣。泣谓师师曰:"洵是夷吾族矣。"师师曰:"无恐。上肯顾我,岂忍杀我。且畴昔之夜,幸不见逼。上意必怜我,惟是我所窃自悼者,实命不犹,流落下贱,使不洁之名,上累至尊,此则死有馀辜耳。若夫天威震怒,横被诛戮,事起佚游,上所深讳,必不至此,可无虑也。"次年正月帝遣迪赐师师蛇?附琴者。蛇?附琴者,琴古而漆マ,则有纹如蛇之?附,盖大内珍藏宝器也。又赐白金五十两。

二月帝复微行如陇西氏。师师仍淡妆素服,俯伏门阶迎驾。帝喜,为执其手令起。帝见其堂户勿华厂,前所御处,皆以蟠龙锦绣覆其上。又小轩改造佶阁画栋朱栏都无幽趣。而李姥见帝至,亦匿避。宣至,则体颤不能起,无复向时调寒送暖情态,帝意不悦,为霁颜,以老娘呼之,谕以一家子无拘畏。姥拜谢,乃引帝至大楼。楼初成,师师伏地叩帝赐额。时楼前杏花盛放,帝为书"醉杏楼"三字赐之。少顷置酒,师师侍侧,姥匍匐传樽为帝寿。帝赐师师隅坐,命鼓所赐蛇?付琴,为弄《梅花三弄》。帝衔杯饮听,称善者再。然帝见所供肴馔,皆龙凤形,或镂或绘,悉如宫中式,因问之。知出自尚食房厨夫手,姥出金钱倩制者。

帝亦不怿,谕姥今后悉如前,无矜张显著。遂不终席,驾返。

帝尝御画院,出诗句赐诸画工,中式者岁间得一二。是年九月,以"金勤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名画一幅,赐陇西氏,又赐藕丝灯、暖雪灯、芳以灯、大凤衔珠灯各十盏;鸬鹚杯、琥珀杯、琉璃杯、金偏提各十事;月团凤转蒙顶等茶百斤;杯托寒具银坛饼数盒;又赐黄白金各千两。时宫中已盛传其事。郑后闻而谏曰:"妓流下贱,不宜上接圣躬。且暮夜微行,亦恐事生叵测,愿陛下自爱。"帝颔之。阅岁者,再不复出。然通问赏赐,未尝绝也。

宣和二年,帝复幸陇西氏,见悬所赐画于醉杏楼,观玩久之,忽回顾见师师戏语曰:"画中人乃呼之欲出孜孜不倦。"即曰,赐师师辟寒金钿、映月珠环、舞郁青镜、金虬香鼎,次曰,以赐师师端溪凤?朱砚、李廷圭墨、玉管宣毫笔、剡溪绫纹纸,又赐李姥钱百千缗。迪私言于上曰:"帝幸陇西,必易服夜行,故不能常继。今艮狱离宫东偏,有官地,袤延二三里,直接镇安坊。若于此处为潜道,帝驾往还珠便。"帝曰:"汝图之。"于是迪等疏言离宫宿卫人,向多露处,臣等愿出赀若干,于官地,营室数百楹,广筑围墙,以便宿卫。帝可其奏。于是羽林巡军等,布列至镇安坊止。而行人为之屏迹矣。

四年三月,帝始从潜道幸陇西,赐藏阄双陆等具,又赐片玉棋盘碧白二色玉棋子,画院宫房屋九折五花之簟,鳞文葫叶之席,湘竹绮帘五采珊瑚钩。是曰帝与师师双陆不胜,围棋又不胜,赐白金二千两。嗣后师师生辰,又赐珠钿金条脱各二事,玑?一箧,毳锦数端,鹭毛缯翠羽缎百匹,白金千两。后又以灭辽庆贺,大赍州郡,加恩宫府,乃赐师师紫绡绢幕、五彩流苏、冰蚕神锦被、却尘锦褥,麸金千两,良酝则有桂露流霞香蜜等名,又赐李姥大府钱万缗计。前后赐金银钱缯帛器用食物等不下十万。

帝尝于宫中集宫眷等,宴坐。韦妃私问曰:"何物李家儿,陛下悦之如此?"

帝曰:"无他。但令尔等百人改艳妆,服玄素,令此娃杂处其中,迥然自别,其一种幽姿逸韵,要在色容之外耳。"无何,帝禅位,自号为道君教主,退处太乙宫,佚游之兴,于是衰矣。师师语姥曰:"吾母子嘻嘻,不知祸之将及。"姥曰:"然则奈何?"师师曰:"汝第勿与知,唯我所欲。"是时金人方启衅,河北告急,师师乃集前后所赐金钱,呈牒开封尹,愿入官助河北饷。复赂迪等代请于上皇,愿弃家为女冠。上皇许之,赐北郭慈云观居之。

未几金人破汴,主帅达?赖索师师。云金主知其名,必欲生得之。乃索累曰不得,张邦昌为踪迹之,以献金营。师师骂曰:"吾以贱妓,蒙皇帝眷,宁一死无他志。若辈高爵厚禄,朝廷何负于汝,乃事事为斩灭宗社计,今又北面事丑虏,冀得一当为呈身之地,吾岂作若辈羔雁贽耶?"乃脱金簪自刺其喉,不死,折而吞之,乃死。道君帝在五国城,知师师死状,犹不自禁其涕泣泪澜也。

论曰:李师师以娼妓下流,猥蒙异数,所谓处非其据矣。然观其晚节,烈烈有侠士风,不可谓非庸中佼佼者也。道君奢侈无度,座召北辕之祸,宜哉。

折叠 编辑本段 译文与注释

李师师是汴京永庆坊染技工匠王寅的女儿。王寅的妻子生下女儿就去世了,王寅用豆浆当奶水喂她,婴儿才没有死去。在婴儿时代,从来没听她哭过。汴京有个风俗,生了儿女,父母若是宠爱他们,一定要让他们在名义上出家,到佛寺去度过一个时期。王寅疼他的女儿,就把她送到宝光寺。她这时才会笑,一个老和尚看着她说:"这是什么地方?你到这来呀!"她突然哭了起来。和尚抚摸她的头顶,她才不哭。王寅暗暗高兴,说:"这女孩真有佛缘。"凡是佛门弟子,俗称为"师",所以这女孩取名叫"师师"。师师四岁的时候,王寅犯罪,被拘捕入狱,竟死在狱中。师师没有人可以依靠,有一个娼妓李姥收养了她。等到师师长大,无论是姿色还是技艺,都很出色,没有人比得上她。因此在所有街坊的妓院中就属她最有名。

徽宗皇帝登上王位,喜欢奢侈豪华的生活,而蔡京、章淳、王黼这一帮人,就借着继承祖宗遗志为理由,劝徽宗重新推行"青苗法"等制度。京城里粉饰成一种富足欢乐的气象。集市店铺里的酒税每天约有上万贯。金银珠玉、绸缎布匹,国库里堆得满满的。于是童贯那批人又诱导皇帝,让他沉迷于声色犬马、宫室园林的玩乐。凡是国内的奇花异石,几乎都被搜罗来了。皇帝又在汴京城北边修建了一座离宫,名叫"艮岳",但是他在里面寻欢作乐,时间一长,也感到厌倦了,还想微服出宫去寻花问柳。皇帝有个贴身内侍名叫张迪,是皇帝信任宠爱的宦官。张迪没有受宫刑之前,是京城里的一个嫖客,常到各处妓院,所以和李姥很要好。他告诉皇帝说姓李的色艺双绝,皇帝就很心动。第二天,命令张迪从皇宫库藏中拿出紫茸两匹(八丈),霞毵两端(十二丈),瑟瑟珠两颗,白银二十镒(四百八十两),送给李姥,说是大商人赵乙,想来探望她。李姥贪图财物,高兴地答应下来。

入夜以后,皇帝换了衣服混杂在四十多个太监当中,到了镇安坊,镇安坊就是李姥所住的那个街区。皇帝挥手叫其他的人不要跟来,只跟张迪两人慢慢走进去。只见房屋矮小简陋。李姥出来迎接,行了普通的礼节,还端出几种时鲜水果,有香雪藕、水晶凤眼等,其中鲜枣有鸡蛋那么大。这些都是连大官们来时也不曾端出来过的。皇帝每样尝了一颗,李姥又殷勤地陪了好久,但就是没看到师师出来见客。皇帝一直等待着。这时张迪告辞退出,李姥这才引皇帝到一个小阁子里。窗边摆着书桌,架上有几卷古书,窗外几丛竹子,竹影错乱晃动。皇帝悠然独坐,心情很安详,只是不见师师出来陪客。一会儿,李姥领皇帝到后堂,只见桌上已摆好了烤鹿肉、醉鸡、生鱼片、羊羹等名菜,饭是香稻米做的,皇帝就吃了顿饭。饭后,李姥陪他聊天话家常,又过了好久,师师却始终没有出来相见。皇帝正感到疑惑,李姥忽然又请皇帝洗澡,皇帝推辞不想洗,李姥走到他跟前,在耳朵旁边说:"我这孩子爱干净,请您听她的。"皇帝不得已,只好跟着李姥到一座小楼下面的浴室洗澡。洗好后,李姥又领皇帝坐到后堂来。重新摆下一桌水果糕点和酒菜,劝皇帝畅饮,但李师师却始终没有出现。过了很久,李姥才举着蜡烛,领着皇帝到卧室。皇帝掀开门帘,走进房间,里面只有一盏灯放着微弱的光。也没有师师的踪迹。皇帝更加感到奇怪,在床前走来走去。又过了好久,才见李姥挽着一个年轻女子姗姗而来。女子化着淡妆,穿的是绢衣,没有什么艳丽的服饰,刚洗过澡,娇艳得像出水的莲花。看见徽宗,像是不屑一顾的样子,神态很高傲,也不行礼。李姥对徽宗耳语说:"这孩子喜欢静坐,冒犯您了,请不要见怪。"替他们放下门帘就出去了。这时师师离开座位,脱下黑绢短袄,换上绸衣,卷起右边袖子,取下墙上挂着的琴,靠着桌子,端端正正地坐好,弹起《平沙落雁》的曲子来。手指在弦上轻拢慢捻,弹出的声音韵味淡远,皇帝忍不住侧耳倾听,连疲倦都忘了。等到三遍弹完,鸡已经鸣过,天都要亮了。皇上赶忙掀开门帘走出去。李姥也赶忙为他献上杏酥露、枣糕、汤饼等点心,皇帝喝了一杯杏酥,立刻走了。太监都偷偷地等在外面,马上护卫着他回宫。这是大观三年八月十七日的事。

李姥私下对师师说:"姓赵的礼数不薄,你怎么对他这样冷淡?"师师恼怒地说:"他只是一个做生意的财奴罢了,我干嘛巴结他?"李姥笑着说:"你这么倔强,倒可以当见习的御史了。"不久京城里纷纷传说,都知道皇帝到李家去过了。李姥听了,非常恐慌,吓得一天到晚哭泣。她哭着对师师说:"如果是真的,就要灭我的族了。"师师说:"不用怕,皇上肯来看我,怎么忍心杀我?再说那天夜里,好在没有受到强迫,皇上心里一定很爱我。只是我暗自悲伤我的命运实在不好,流落到下贱行当来,以致污秽的名声连累天子。至于皇上会不会发怒把我们杀了,因为事情是开始于放荡的游乐,这是皇上极为忌讳不愿让人知道的,所以一定不会发展到那种地步,可以不必忧虑。"

第二年正月,徽宗派张迪送给李师师一张蛇腹琴。所谓蛇腹琴,是一种古老的琴,琴身上的漆已成了黄黑色,出现了像蛇腹下的横鳞一样的花纹,这是皇宫内珍藏的宝物。还赐给她白银五十两。

三月,皇帝又化装成平民到李家。师师淡妆素服,跪在门口迎接。皇帝很高兴,拉着她的手,叫她起来。看见李家的房屋大门忽然变得豪华宽敞。上次来时碰过的地方,都用蟠龙锦绣盖在上面。又见小阁子改造成了大阁子,雕梁画栋,那种幽雅的趣味都消失了。李姥见皇帝来了,也躲了起来。把她叫来,却浑身发抖站都站不住,再也没有上次那种嘘寒问暖的殷勤了。皇帝心里不高兴,但还是和颜悦色,称她"老娘",告诉她本来是一家人,不用拘束害怕。李姥拜谢了,领皇帝到大楼里去。大楼是刚盖好的,师师跪在地上,请皇帝赐一幅匾额。当时楼前有杏花盛开,皇帝就写"醉杏楼"三个字赐给她。过一会摆上酒来,师师在旁边侍候,李姥替皇帝敬酒。皇帝让师师在桌子的旁边坐下,叫她弹奏赐给她的蛇腹琴,演奏《梅花三迭》一曲。皇帝一边喝酒一边欣赏,再三叫好。但是皇帝见到端上来的菜肴都有龙凤形状,有的是镂刻的,有的是画出来的,都跟皇宫里一模一样。皇上问是怎么回事,才知道这些都出自御厨房厨师之手,是李姥出钱请他们制作的。皇帝感到不愉快,告诉李姥今后都要像上一次一样,不用铺张。这顿饭没吃完,就回宫了。

徽宗曾经到画院中去,出诗句考各位画师,合格的每年有一两个人。这年九月,把用"金勒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为题的一幅名画赏给李师师。又赐给她藕丝灯、暖雪灯、芳苡灯、火凤衔珠灯各十盏;鸬鹚杯、琥珀杯、琉璃盏、镂金偏提壶各十件;月团、凤团、蒙顶等茶叶一百斤;汤饼、寒具、银饼等点心好几盒;还赐给她黄金、白银各千两。当时宫里已经盛传这件事情,郑皇后听说后,就进谏说:"娼妓之流的下贱人,不宜跟皇上龙体接近。而且夜晚私自出宫,也怕会出意外。但愿陛下能自爱。"皇帝点头答应,一两年内,没有再去李家。但是对师师的问候赏赐,却一直没有中断。

宣和二年,皇帝又去李师师家,见到自己赐的画挂在醉杏楼中,观赏了好久。回头看见李师师,就开玩笑说:"画里的人怎么竟然被喊出来了?"当天又赐给李师师避寒金钿、映月珠环、舞鸾青镜、金香炉四样东西。第二天,又赐给师师端溪砚、凤嘴砚,李廷制的墨,玉管宣毫笔,剡溪绫纹纸。也赐给李姥十万贯铜钱。

张迪私下对徽宗说:"皇帝去李家,一定要换衣服,又是夜里才去,所以不能常去。现在艮岳离宫东边有一块地,有二三里长,一直到镇安坊。如果在这里修一条暗道,皇上来去就很方便了。"皇帝说:"这件事交给你办。"于是张迪等人正式上书说:"离宫的侍卫人员以前大都在露天里待着,我们愿意捐钱,在官地造上几百间房子,统统加盖围墙,以便侍卫休息和防守。"皇帝批准了他们的奏请。于是羽林军巡逻部队等人员,一直布防到镇安坊,过往行人就再也不能到这一带来了。

四月三日,皇帝开始从暗道到李师师家,赐给她藏阄、双陆等赌博的游戏用品,还赏赐了玉片棋盘、绿白两色玉棋子、画院的宫扇、九折五花簟、鳞纹蓐叶席、湘竹绮帘、五彩珊瑚钩。有天,皇帝与师师玩双陆,输了;下围棋,又输了,就赐给师师白银二千两。后来师师生日,又赐给师师珠钿、金手镯各两件,一箱子玑,几端毳锦,一百匹鹭毛缯和翠羽缎,一千两白银。后来皇帝又因为庆贺辽国灭亡,大赏州郡,恩赐各地官府,也赐给师师紫绡绢幕、五彩流苏、冰蚕神锦被、却尘锦褥子以及麸金千两,还有桂露、流霞、香蜜等美酒。又赐给李姥皇室府库的一千万文钱。共计前后赏赐金银钱财、布料、用具物品、食物等,差不多有一亿文。

皇帝在宫中召集皇家眷属欢宴,韦妃悄悄问他:"李家女娃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让陛下这么喜欢她?"皇帝说:"没有别的,只是让像你们这样的一百个人,去掉艳丽的装扮,穿上素色的衣服,叫这姑娘杂在里面,自然会显示出不同。她那一种优雅的姿态和潇洒的气度,不是有了美貌就能具备的。"

不久徽宗让位给儿子,自号"道君教主",搬到太乙宫里去住,放纵游乐的念头,也就少了。师师对李姥说:"我们娘儿俩整天嘻嘻哈哈,还不清楚大祸就要临头了。"李姥说:"那么怎么办呢?"师师说:"你暂且不用管,让我来处理。"当时金人正在宋边境进犯挑衅,河北禀报朝廷说形势危急,师师就把皇帝前前后后赏赐的金钱集中起来,上书给开封府尹,说愿意把这些钱上缴府库,以帮助河北官兵添购装备军饷。又贿赂张迪等人替她请求老皇帝,说愿意出家为女道士。老皇帝准许了,还赐城北的慈云观给她住。没多久,金人攻破了汴京,金国主帅来寻找李师师,说:"金国皇帝知道她的名声,一定要得到她。"找了几天没有找到。张邦昌还帮着金人追查她的踪迹,把她抓住献给金兵。李师师痛骂他:"我是一个低贱的妓女,却承蒙皇帝垂顾,宁愿一死,也不屈服。你们这帮人,高官厚禄,朝廷哪里亏待你们,你们要想尽办法灭绝国家命脉?现在你们又向敌人称臣充当走狗,希望有机会作为进身的阶梯。我不会让你们当作礼品讨好敌人!"说完拔下头上的金簪猛刺自己的咽喉,但没有死,就把金簪折断吞了下去才死。道君皇帝被俘虏后关在五国城,听说师师死时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讲评

本文选自《琳琅秘室丛书》。

李师师,是历史上的一个名妓,在宋人笔记小说和许多话本小说中都有记载和描述。本文作者别出心裁,把她写成一个值得颂扬的人物。在文章的最后,通过李师师和张邦昌等奸臣在入侵的金人面前的不同表现,赞扬了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这是南宋很多文学作品的共同倾向。

作者在塑造李师师这个形象时,是按照故事的发展分成几个阶段逐步完成的。第一阶段,说明她童年时期已表现得跟一般人不一样;第二阶段,记徽宗化装成商人首次见李师师时的情景,表现她身价之高和趣味之雅;第三阶段,当她知道来的人是皇帝,并不惊慌,而是冷静分析,认为皇帝不会把她怎么样,表现了她的胆识;第四阶段,金人入侵、徽宗退位时,她捐出徽宗所赠的财物用作军饷,进一步说明她的见识,同时也初步表现出她的爱国精神;最后一个阶段,在金人和奸臣面前,她痛斥那些出卖国家也出卖了她的奸佞,慷慨牺牲,形象得到升华,充分表现出她的爱国精神和民族气节。通过这种步步深入、层层展开的描写,一个完整而生动可爱的形象就立在我们面前了。小说对一些场面和情节的描写非常精彩生动,文笔也很雅洁,不失为宋人传奇中的优秀之作。

折叠 编辑本段 其它

张端义《贵耳集》和《宣和遗事》均载有李师师轶事。之后《水浒传》也根据这些记载﹑传说记叙了这个故事。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