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5 12:15:08

探寒窑 - 京剧剧目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探寒窑》是京剧传统剧目《红鬃烈马》中的一出折子戏,是《投军别窑》的续集,故事讲述:薛平贵出征西凉以后,王宝钏苦守寒窑,王允以各种方法,逼迫女儿改嫁,王宝钏坚贞不屈。但因生活贫困和思念平贵,终于生病。王母前来探望,见宝钏面容憔悴,清寒贫苦,力劝回家,宝钏不从,把老母诓出门外,将窑门紧闭,不回相府。

《红鬃烈马》全集有十余折,常演的分"薛八出"和"王八出",《探寒窑》是以王宝钏为主角"王八出"的第4折。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探寒窑

  • 性质

    京剧传统剧目

  • 出自

    《红鬃烈马》

  • 别称

    《母女会》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探寒窑》也称《母女会》,是传统京剧《红鬃烈马》中的一折。全剧有《彩楼配》、《三击掌》、《投军别窑》、《探寒窑》、《武家坡》、《算军粮》、《大登殿》等数折组成。

《探寒窑》叙述的是:薛平贵从军出征以后,王宝钏苦守寒窑。王允以各种方法,甚至说薛平贵战死西凉,逼女儿改嫁。王宝钏坚贞不屈,对薛平贵的爱情没有丝毫改变,但因生活很贫困,加之思念薛平贵,终于生病。母亲前来探望,见王宝钏形容憔悴以及寒窑穷苦光景,劝她回家,共享相府幸福。尽管母女情深,王宝钏很爱母亲,并没有因此接受母亲劝告;她把母亲诓出门去,将窑门紧闭,坚决不回相府。

《探寒窑》由老旦、青衣合作演出,表演情真意切,一般只演"别窑"一段。"别窑"生旦合作,唱做并重。配合默契,演出紧凑,盛况空前,连演连满,欲罢不能。

折叠 编辑本段 故事背景

唐丞相王允,生有三女,大女王金钏,嫁苏龙,官居户部;二女王银钏,配魏虎,兵部侍郎;三女王宝钏,未曾婚配,王允在长安城内高搭彩楼,为三女儿宝钏招赘快婿。

宝钏到花园焚香祈祷,见园外有一乞丐,仪表不凡,倒卧雪地,询问之后,知其名曰薛平贵。王宝钏慕其才志,心中暗许,赠以银米,嘱他参加选婿盛会。

二月二日,宝钏奉旨登楼选婿,她撇开众多公子王孙,却将彩球抛赠薛平贵。王允愤怒,与宝钏断绝关系。宝钏下嫁薛平贵,同住寒窑。

后来薛平贵因降服红鬃烈马有功,唐王大喜,封为后军都督。西凉下来战表,王允参奏,推次女婿魏虎、长女婿苏龙为正、副元帅,将平贵降为"先行",受隶于魏虎麾下,即刻远征。平贵无奈与宝钏告别,留下老米八斗,干柴十担,挥泪而去。出征西凉战中,魏虎与王允合谋,屡找借口,欲斩平贵,经苏龙阻拦,遂加鞭笞,即令会阵。平贵竭力苦战,获得大胜。魏虎又以庆功为名,灌醉平贵,缚马驮至敌营。西凉王爱才,反将代战公主许之。西凉王死,平贵继位为王,驾坐西凉。

过了十八年,王宝钏清守寒窑,备尝艰苦。老母亲身探望,并无懈志。一日,平贵思念王宝钏,忽有鸿雁衔书而至。平贵见王宝钏血书,急欲回国探望,暂别公主,偷过"三关",樵装回国。路过武家坡,遇王宝钏。夫妻离别十八年,互不相识,薛平贵问路以试其心,王宝钏逃回寒窑,薛平贵赶至,直告别后经历,夫妻相认。不久,唐王晏驾,王允篡位,兴兵捉拿平贵;代战公主保驾。在代战的帮助下,薛平贵攻陷长安,自立为帝。金殿之上,平贵封赏苏龙、斩除魏虎、赦免王允。封宝钏为正宫娘娘掌管昭阳院、代战公主为西宫娘娘掌管兵权。迎请王母,共庆团圆。

折叠 编辑本段 京剧剧本

《探寒窑》又称《母女会》,是传统京剧《红鬃烈马》的组成部分。

《探寒窑》剧本根据王瑶卿演出本,由北京戏曲实验学校于玉蘅、中国京剧团演员李金泉与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田淞、吕瑞明共同整理,仅对个别词句略加修正。

折叠 主要角色

王宝钏:旦;陈氏:老旦

折叠 剧本内容

(丫鬟、陈氏同上。)

陈氏 (引子) 两鬓如霜,承诰命,身宿华堂。

(念) 可叹相爷不公平,三个女儿两看承。虽然身居在相府,思想姣儿不安宁。

(白) 老身陈氏。配夫王允,官居首相,膝下无儿,所生三女。长女金钏许配苏龙;次女银钏许配魏虎;三女宝钏彩楼招赘,打中花郎平贵,我家相爷嫌他贫寒,定要退婚,三女执意不肯,因此父女失和。可叹她性情高傲,搬往城南寒窑居住。如今闻得平贵命丧西凉,我也曾命家院前去探望三女,未见回报。丫鬟!

丫鬟 (白) 有。

陈氏 (白) 伺候了!

(家院上。)

家院 (念) 有事来通报,无事不乱言。

(白) 参见老夫人。

陈氏 (白) 罢了。命你探望三姑娘怎么样了?

家院 (白) 三姑娘在寒窑身染重病。

陈氏 (白) 你待怎讲?

家院 (白) 三姑娘身染重病。

陈氏 (白) 唉!儿啊!

(西皮散板) 忽听家院报一声,

宝钏姣儿病缠身。

眼望寒窑珠泪滚,

(哭头) 我的儿啊!

(西皮散板) 怎不叫娘痛伤心。

家院 (白) 老夫人不必悲伤,何不去到城南探望三姑娘?

陈氏 (白) 如此家院、丫鬟,

家院、

丫鬟 (同白) 有。

陈氏 (白) 多带银米裙衫,探望你家三姑娘。吩咐车辆伺候。

家院 (白) 车辆上来。

(车夫上,陈氏上车。)

陈氏 (西皮慢板) 思想起当年事心中悔恨,

大不该叫女儿彩楼招亲。

闻听得薛平贵西凉丧命,

寒窑内抛下了我儿千金。

叫家院你与我前把路引,

见宝钏母女门叙叙衷情。

家院 (白) 来此已是寒窑。

陈氏 (白) 前去叫门。

(陈氏下车,车夫下。)

家院 (白) 是。 三姑娘开门来。

王宝钏 (内白) 来了。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摇板)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声,

想必是左右邻来看我身。

想薛郎想得我身染重病,

这几日未起床思念夫君。

家院 (白) 三姑娘开门来,老夫人来了。

王宝钏 (白) 呀!

(西皮摇板) 听说是我的母在窑外立等,

这光景怎见得儿的老娘亲。

(王宝钏开门,出窑。)

王宝钏 (白) 母亲在哪里?母亲在?

王宝钏、

陈氏 (同三叫头) (母亲)(宝钏)!(亲娘)(姣儿)!(喂呀母亲哪)(儿啊)!

陈氏 (西皮导板) 一见姣儿珠泪滚,

陈氏、 王宝钏 (同三叫头) (宝钏)(母亲)!(姣儿)(亲娘)!(儿啊)(喂呀娘啊)!

陈氏 (西皮流水板) 手拉三姐站窑门。

儿在相府多由性,

使女丫鬟陪伴儿的身。

闲来绣楼描花锦,

闷来花园散散儿的心。

儿从前容颜多端正,

到如今你头上无钗、身上无衣、面黄肌瘦、脸带病形,

千般苦处都受尽,

叫娘心疼不心疼!

王宝钏 (白) 母亲!

(西皮二六板) 老娘亲不必两泪淋,

女儿言来听分明:

老爹爹在朝官一品,

生下我姐妹共三人。

大姐二姐遵父命,

许配居官为宦人;

女儿许配花郎汉,

平贵虽穷称儿的心。

世人都想为官宦,

谁是那耕田种地的人。

陈氏 (西皮快板) 背地里只把相国恨,

一样女儿两样看承。

回头再对宝钏论:

为娘常把我儿挂在心。

今日母女重相会,

好似枯木又逢春。

王宝钏 (白) 母亲请上,待女儿拜见。

陈氏 (白) 我儿不必拜了。

王宝钏 (白) 女儿久离膝下,少奉甘旨,恕女儿不孝之罪。

陈氏 (白) 不必拜了。家院、丫鬟,见过三姑娘。

家院、

丫鬟 (同白) 参见三姑娘。

王宝钏 (白) 罢了。啊母亲,不在相府,来此寒窑作甚?

陈氏 (白) 适才家院报道:我儿身染重病;但不知你的病症从何而起?

王宝钏 (白) 再不要提起。只因那日魏虎回朝,打此寒窑经过,他说薛郎命丧西凉,女儿闻听,痛哭不止。爹爹又命人前来,要接儿回去另行改嫁,因此身得重病。今见母亲,儿的病体,哎呀!好了一半了哇……

(王宝钏哭。)

陈氏 (白) 啊,我把你这老天杀的!为何时常逼我女儿改嫁?为娘回的府去,定不与他甘休!

王宝钏 (白) 啊母亲,不要为了女儿之事,伤了你二老的和气才好。

陈氏 (白) 看在我儿面上,为娘不与他吵闹就是。

王宝钏 (白) 多谢母亲。

陈氏 (白) 儿呀,为娘要进得窑去,看看我儿的光景如何?

王宝钏 (白) 这个?寒窑窄小,不看也罢。

陈氏 (白) 唉!我儿住得,难道为娘就看也看不得么?

王宝钏 (白) 如此女儿打扫打扫。

陈氏 (白) 何必打扫,与为娘带路进窑。

(陈氏、王宝钏同进。)

陈氏 (白) 儿啊!

(西皮散板) 画阁雕梁儿不住,

破瓦寒窑怎把身存?

(家院端饭与陈氏看。)

陈氏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珍馐美味儿不用,

粗茶淡饭怎渡光阴?

王宝钏、陈氏 (同三叫头) (母亲)(宝钏)!(亲娘)(姣儿)!(喂呀母亲哪)(儿啊)!

陈氏 (哭头) 我哭,哭一声宝钏我的儿啊!

王宝钏 (哭头) 我叫,叫一声疼儿的老娘亲!

陈氏 (西皮散板) 想当初在相府何等光景,

到如今住寒窑娘好心疼!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只当儿今朝丧了命,

老娘亲何必你、你、你……挂在心!

陈氏 (西皮散板) 我的儿随为娘把相府来进,

随娘坐来伴娘行。

王宝钏 (西皮散板) 二堂与父三击掌,

冻饿死在寒窑也不回相府的门!

陈氏 (哭头) 宝钏儿!

王宝钏 (哭头) 老娘亲!

王宝钏、

陈氏 (同哭头) 啊?(儿的娘)(我的儿)啊!

王宝钏 (西皮小导板) 老娘亲请上容儿拜禀,

(西皮慢板) 母女们在寒窑叙一叙苦情。

为母病奉汤药三年整,

蒙正宫赐绒线抛彩结亲。

彩楼前打着薛平贵,

老爹爹一见怒气生。

前门赶走

(西皮二六板) 薛平贵,

后门又赶女儿身。

夫妻双双无投奔,

在破瓦寒窑把身存。

薛郎投军征西去,

儿愿守寒窑等他回程。

老娘回府替儿禀,

从今后不用父操心。

陈氏 (西皮快板) 我儿不必太伤心,

为娘言来听分明:

休与你父来争论,

休要牵挂平贵身。

儿随为娘相府进,

随娘坐来伴娘行。

倘若你父来争论,

为娘把性命与他拼。

倘若为娘下世去,

儿就是披麻带孝的人。

王宝钏 (西皮快板) 老娘不必痛伤心,

女儿言来听分明:

倘若老娘百年后,

儿就是披麻带孝的人。

倘若是爹爹身亡故,

女儿不去哭半声。

非是女儿不孝顺,

他把儿夫不当人。

宝钏心志早已定,

贫困至死也不回相府的门!

陈氏 (西皮摇板) 我儿立志心拿稳,

但愿不负苦心人。

(白) 家院、丫鬟,将银米裙衫交与你三姑娘。

王宝钏 (白) 啊母亲,相府之物,女儿不用,叫他们带了回去吧。

陈氏 (白) 儿啊,难道你就辜负为娘一片心意么?

王宝钏 (白) 女儿收下就是。

陈氏 (白) 这便才是。家院、丫鬟,你们暂且回去,我在寒窑陪伴你三姑娘住上几日。

王宝钏 (白) 啊母亲,寒窑肮脏得很,母亲怎能住得?

陈氏 (白) 我儿住得,难道为娘就住不得么?

王宝钏 (白) 哎呀且住!我母亲不回相府,这这这便怎么处?我自有道理。啊母亲,女儿今日也要同母亲回相府去了。

陈氏 (白) 我儿愿回相府了么?这便才是。家院、丫鬟,前面带路。

(王宝钏开门,家院、丫鬟、陈氏同出窑,王宝钏急闭窑门。车夫上。)

陈氏 (白) 哎呀儿啊,你怎么将窑门关闭了?

王宝钏 (白) 母亲哪!二堂与父三击掌,冻饿死在寒窑,哎呀,也是不回去的了哇?

(王宝钏哭。)

陈氏 (白) 儿啊!

(西皮散板) 宝钏儿抛为娘心肠太狠,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儿在寒窑送娘亲。

陈氏 (西皮散板) 娘哭儿来痛难忍,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女哭娘来泪满襟。

陈氏 (哭头) 宝钏儿!

王宝钏 (哭头) 老娘亲!

王宝钏、

陈氏 (同哭头) 啊……(儿的娘)(我的儿)啊!

(同三叫头) (母亲)(宝钏)!(亲娘)(姣儿)(喂呀)(罢)!

(王宝钏下。陈氏上车,家院、丫鬟、陈氏、车夫同下。)

(完)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