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9 20:10:44

万寿祺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万寿祺(1603年-1652年),明末清初文学家、书画家。字年少,又字介若、内景,入清衣僧服,改名慧寿,又名明志道人、寿道人、寿若、若若,世称年少先生,祖籍江西南昌,曾祖辈迁至江苏徐州。 与陈子龙乡试同年,与沛县阎尔梅是同乡。曾参加抗清活动,兵败后隐居江淮一带。代表作有《秋江别思图》、《松石图》、《山水图》等等。 万寿祺为人风流倜傥,工书画,精于六书,癖嗜印章,辑有《沙门慧寿印谱》一册。其后裔第十六代后人万中华,在当今书画界也享有一定的声誉。

基本信息

  • 本名

    万寿祺

  • 别名

    慧寿,明志道人,寿道人,寿若,若若,年少先生

  • 年少,又字介若、内景

  • 所处时代

    明末清初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江苏徐州

  • 出生日期

    1603年

  • 逝世日期

    1652年

  • 主要作品

    《秋江别思图》《松石图》《山水图》《沙门慧寿印谱》

  • 祖籍

    江西南昌

  • 职业

    文学家、书画家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1630年(崇祯三年)中举人后,先后五次参加会试,均不第。博览群书,多才多艺,凡礼、乐、兵、农、天文、历法、历史、地理之学,凡诗文、书画、金石、琴棋、刀剑以及女工刺绣、革工缝纫等百工技艺,无不通晓。几次在南京参加复社的集会活动,又先后寓居苏州、镇江、松江,与当时志士名流陈子龙杨文聪顾梦游等唱酬砥砺,图谋救时报国,风流倜傥,倾动一时。1645年(弘光元年,顺治二年),清兵渡江,弘光政府瓦解,江南人民纷起抗清。万寿祺在苏州附近举兵,与沈自炳、钱邦芑等的陈湖之师,黄家瑞、陈子龙等的泖湖之师,吴易等的笠泽之师,相配合呼应。义师溃败后,万寿祺遭隐被执,将及于难,遇救,得脱归江北。后来,他在题为《隰西草堂》的一组诗中,回忆前情,有"往事悲浔泖,余生寄楚州"之句,在题为《自志六图》的一组画中,绘《泛湖图》一幅以志其事。顾炎武的《赠万举人寿祺》一诗,也特意表彰其事:"白龙化为鱼,一入豫且网。愕眙不敢杀,纵之遂长往。万子当代才,深情特高爽;时危见絷维,忠义性无枉。"

1646年(隆武二年,顺治三年)春,万寿祺易僧服,托迹于佛门。

165万寿祺《人物图》万寿祺《人物图》0年(永历四年,顺治七年),他在所书他和志士唐允甲(字祖命)的唱和诗卷(长洲章氏四当斋旧藏)上识云;"余闻之志有不得则思,思之不能则唱叹生焉,祖命高洁之士,自南渡为党人,被发行吟,托言香草,则风人之遗也。余为比丘,情无从生,何思之有,而日同唱叹,有类行国,后之君子,必有知吾两人者。"

1651年(永历五年,顺治八年),他在绘赠友人顾炎武的《秋江别思图》 (龙游余氏寒柯堂旧藏)上识云:"子豫于商贾,余隐于沙门,虽所就之路殊,而志足悲矣。"并勉以顾念昔日声名,"舍商贾求所以为宁人者。"显然,他并没有忘情世事,解脱一切。他以"明志"为号,表面上似在声明他已与世无事了,实际上正以寄寓他不与清人合作、坚持民族气节的心态。

万寿祺中举后,困于春闱达十六年,隐于沙门又八年,在这二十几年中间,始终不曾进入官场。

折叠 编辑本段 艺术成就

折叠

万寿祺的诗,古体本于汉魏,近体出入于盛唐、中唐。他的弟子刘湘认为,"先生之诗,冲和雅淡,逼近渊明"(《隰西草堂集·序》)。朱彝尊则认为,"诗亦清逸,无努目掀髯之状"(《明诗综》)。这些话均有所见,但不免有偏。尽管他的诗文的艺术风格,具有雅淡清逸的共同特点,但他的时代、经历、心志、感情,使他的作品不能不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风霜之气、激越之音,在诗中尤其显著,现存《隰西草堂集》中除了"高唱园居乐,平临万渚田。夕风淮市月,春雨甓湖烟"(《真意》),"光从今夜满,酒对故人浮。帘卷阶生影,风过树欲秋"(《八月十五夜》)这样冲和清逸的诗歌外,也有不少慷慨激烈、狂歌当哭,甚至剑拔弩张的篇章,如"扬州城陷后,千里燧烽开。夜夜南徐烛,城门照醉回。"(《南徐杂感》),"国仇未雪身仍在,家散无成志有余"(《丙戌正月一日》),"君父仇仍在,华夷恨已盈。枕戈空待旦,忍泪暂偷生"(《五月十三日得西来信有感而作》),"痛哭初闻信,南天又已倾","何方存夏祀,胡骑正纵横"(《初闻闽隐痛哭》)都是。

折叠

万寿祺的画,山水、人物、花卉并工,但不多作,传世极少。山水宗倪瓒,不喜作万寿祺《乾隆御题万寿图》万寿祺《乾隆御题万寿图》崇山峻岭,往往以简淡之笔,写幽秀之景,逸气充盈,奇趣横生。多作水墨,问施淡色。运笔高古,颇得力于书法。明代画坛,摹拟古人成风,而万寿祺却是重视师法造化,摸写山川的极少数写实派画家之一。他在一幅京口山水画上识:"晚登古银山,望金焦两峰,如轻鸥浮水上,退而收之尺幅。"(《跋自画山水》)又《金焦小景扇面》(常熟邵氏息庵旧藏》)云:"登金山茫然西望,见郭景纯石墓,其左右礁峙江中者,为仿摹之"。"白描仕女师周日方,得"静女悠闻之态"(姜绍书:《无声诗史》)。白描大士像,用笔细如游丝,精雅可爱。

折叠 书法

万寿祺的书法,远师王羲之,近取颜真卿米芾,广师历代名家,直接受业于当代书家陈陛(字损斋),融会贯通,自成风格。工隶书,尤精行楷。其楷书结体端整大方,用笔园润但不失刚劲,具光泽而富质感,作品总体呈现一种秀丽遒劲的风格。他的友人、杰出的诗人、书法家阎尔梅,曾谓:"万年少书法,……往往道秀处作新姿,譬美人初起,着轻素单襦,彀纹疏映,肌泽晶然。余尝谓本朝第一。"他的第16代后人万中华先生,受到其遗传基因,在书法造诣上也很深,多次参加国内比赛,得到了国内外的认可。

遭乱以后,万寿祺家资尽丧,佣书画篆刻为生,其自为状云:"余既作书佣,相属者众,力作勤苦,而无以赡饔餮"(《书画篆刻例附状》)。沙门友人苍祖庭为作启云:"今与诸君子约,有能为道人具饘谊粥者应之,不则已。"可以想见其清苦之状。即使在这洋的情况下,他仍然坚持,一切贺祝、奠诔、章启、摹疏、市碑、春帖,概不应教"(同上)。这样质直、高洁的风格,与前代和当代的那些惯为谀墓颂德之文的名家,恰恰成为鲜明的对比。

他易服为僧虽出于隐晦,手写佛经则甚虔诚。1647年(永历元年,顺治四年),他曾"闭户写经"(《与岳翁徐浤书》)。1648年(戊子)更写《金刚经》多部。山阳何氏六桂堂旧藏《楷书<;金刚经>;卷》附"己丑立春后七日""内景道人寿"自跋云:"戊子忡夏,发愿书《金刚经》,自五月朔日始,此其第二部也。梁苑沈超宗博学异才,一时贤豪长者笃信宗义,根器甚利,便以归之。"像沈超宗这洋"博学异才",在"贤豪长者"当中产生广泛影响,而且"根器甚利,便以归之。"像沈超宗这样"博学异才",在"贤豪长者"当中产生广泛影响,而且"根器甚利"的人,他才以此卷归之,可见其矜重态度。南京博物院藏《楷书<;金刚经>;卷》,是这年所写的第十一部。标题作《金刚般若波罗密经》。款识云:"戊子冬十月朔壬辰,僧寿薰沐敬书第十一部。"下钤"万寿"二字朱文方印。卷前附"己丑正月己卯内景道人寿"自跋万寿祺《山水图》万寿祺《山水图》云:"□愿书《金刚般若波罗密经》一百部,月有程限,不及则补之。□□计之,须五年始完。此第十一部也。"又有辛卯年"同学宋曹"跋云:"乙酉后,余尝憩隰西草堂,隰西每出生平所获以示余,谓余曰:'子滨海人也,性情尝近余,子真吾友也。'越辛卯,又与恫轩过浦上,时隰西口口,口能作书,谓余日:'余矢愿书《金刚经》一百部,今始足十之二,惟戊子书本最善,口桐轩子得之。子索经,当转索之桐轩子……,余感之,书此以赠,并识旧言。"细玩文意,万寿祺在辛丑这年已因故(很可能是患病)不能怍书,而下一年,即1652年(壬辰),他就病逝了。此卷结体熨贴,行次匀结,一气呵成,一笔不苟,洵是二十部《金刚经》卷中的精品。观其笔意,近于含蓄蕴藉的晋人之风。然细味之,顾盼生姿,映照流光,既表现出"清风出岫,明月入怀"(李嗣真评王羲之语,引自李嗣真《书后品》)那样的幽秀境界,又隐含着"硬弩欲张,铁柱特立"(米芾评颜真卿语,引自孙岳颁等《佩文斋书画谱》卷十)那样刚劲骨力。在这里,人们看到万寿祺自己的艺术风格。可以认为,此卷是他的书法艺术的代表作。

折叠 篆刻

万寿祺的篆刻,造诣很深。他认为,印章以书法为基础,近世刻印的种种弊病,皆由不知书法所致(《印说》)。他的友人周亮工说:"若嗜图章,精于六书,自作玉石章,皆俯视文何。……对客每自摩挲,爱护如头目万寿祺《神仙人物册》万寿祺《神仙人物册》。若既以此事自矜,竟不肯为人作,余仅得一印,……然若自用之章,实自为之,不倩他腕也。"(《印人传》)上述"万寿"一印,作钟鼎文,书法高古,章法匀称,刀法挺拔,予人以朴秀雄浑之感。他收藏鼎彝图籍甚富,主张刻印宜研究钟鼎文字,"心向往之,愧未能也"(《印说》)。这方印章应是他的代表作。由此可以窥见他的篆刻艺术的一斑。

折叠 印鉴

《万寿》之一 《万寿》之二 《万寿祺》 《万寿祺印》 《明志》 《内景道人寿》《内景寿》 《隰西》之一 《隰西》之二 《隰西沙门慧寿》 《寿》《祺》 《寿》 《寿道》 《寿道人》之一 《寿道人》之二 《寿其》 《寿祺》《寿祺私印》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资料

折叠

谈到名砚,被人称道的,一是米芾的"研山",二是岳飞的"正气砚"。因为前者是南唐后主李煜遗物,后被宋代米芾以五百金购得,并产生了"镇江以砚易地"、"研山铭"等佳话;后者,为岳飞生前所用之砚,其上刻有他的手书"持坚守白,不磷不淄"八字,字体雄健豪迈,大气磅礴,铭文内容体现了岳飞的磊落襟怀与高尚气节,十分珍贵。 宋代之后,也有一些名砚,不但承载了文学、绘画、雕刻、书法、金石方面的文化内涵,而且很具史学价值。该砚长27cm,宽15.2cm,高9.5cm。由两部分组成,上面是"砚",下面是"床",俗称砚床。砚之额,镂雕一只雄狮,高于砚面一厘米。双目圆睁,其鬃后分,敦厚古拙,流露出与主人息息相关的情愫。其前足伸张,护住一只元宝,它便是一象形砚池。在狮子两侧,各有斜坡向上,与流畅的线条相连,到达砚尾,并和一如意纹会合,圈出砚堂。综观全貌,砚面布局严谨,气韵贯通,繁简得当,在美观而实用的前提下,充分体现了文人雅趣和民间吉祥、兴隆的时尚理念。

折叠

"床",由三层组成:上层,圆边,钝角,犹如"床"面;中层,似"床"之下沿,雕有波浪式牙板纹;最下层,似"床"足,呈蹄形。可以说,层层相扣,纹饰相映。 该砚砚石,是龙尾鱼子纹银星老坑歙石,产于婺源。其色,苍黑青碧;其质,细腻温润;其音,铮静清脆;石上,"鱼子"密密层层倾缸,"银星"闪闪烁烁。 砚背上,有万寿祺的草书铭文:"移山贺志想真思(通腮),赏钓张颠曾学而(通尔)。"落款之印为"寿"。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

内景堂送吕大还彭城同檀玉铉杜生之

橡楠缘冬气,郁郁储群烟。远风振天羽,征雁皆南还。一岸隔遥水,入路临溪田。朝发甘罗城,夕驻清河湾。偃息秣良马,束书悬双鞍。爱此严霜辰,高帽发连卷。轮蹄动不息,佳兴引胜缘。绮思讬幽素,怀彼《行路》篇。淮河日已远,黄河何溅溅。握手石梁侧,纵目当遐天。丈夫安可悲,敬业尚慎旃。子归拜堂下,堂上方盛年。

将归南村留别诸公

冽冽岁云暮,四时浸以驰。鸿雁背北风,音响一何悲。策杖发西澨,载过东城湄。城阙高峨峨,楼阁与云齐。中多富贵人,车马光纷披。冠盖缀缨纟委,变化随当时。往来互驰突,道旁狭且危。执手与君友,毛发讬相知。夙昔周道游,大义同箴规。浮云与飞鸟,惭愧相因依。岂不乐诡随,中心不可违。别君适南村,遵路独言归。行人去不息,川原纷委蛇。严霜摧高树,日气瘦且低。稚子出门望,相随入荆扉。桔槔中夜悬,冻绠惨无为。谢圃入其室,登床读我诗。我诗惨以激,我床坦以夷。譬彼江中流,白石无转移。寄谢四海人,劳劳将焉之。

折叠 送友

昔人交道重白日,今人交道重饮食。策杖四海空归来,蘅茝满把无人识。今人争与昔人同,与尔殷勤淡漠中。万里仿佛如对面,一时努力千秋通。世间碌碌生且死,富贵贫贱亦偶尔。苏门清啸转眼空,君且还家我在此。

折叠 送人

浮云不可极,片片落秋阴。游子自千里,商声非一林。早花湖县暖,晚雁碛庭深。杯酒须臾事,安知行路心。

同阎大湖上步月

残霭动疏林,平畴入远浔。月圆今夕话,风碎隔年心。蹙蹙江湖窄,瞿瞿天地深。偶传消息好,喜慰一登临。

折叠 别去

别去不复问,孤云千里过。宁知芳草外,尚有夕阳多。南国忧豺虎,西风驱驾鹅。客心落日里,涕泪满山阿。

折叠 夜棹

一棹归何晚,前村暮霭平。疏灯传远树,寒橛出孤城。宿鸟楼还语,幽香静更清。苍茫烟水外,凉月送人行。

立秋后和李大向阳

风雨当门自有秋,豆花蟋蟀各为谋。落星古道晨驱雁,举火新畲夜饭牛。不近郭城催就稼,因留山水数登楼。笛声从此参差甚,容易月明人尽愁。

折叠 燕子矶

碧磴重阴长古苔,孤亭日影见层台。石城对岸千松合,铁锁当门一水来。不夜车驺云外过,临春香草雨中开。江冥人去芜城远,潮打空山岁岁回。

折叠 读程大邃书

与尔千峰共闭门,吴山越水旧西园。秋风瑟瑟津梁远,天宇冥冥雁羽翻。七尺须眉三寸舌,十年哀乐一家言。阮生不耐穷途哭,风雨摊书怀士元。

折叠 隰西草堂

何以家为又葺庐,投邻乞食且踟躇。妄称吾辈陶元亮,不识人间华子鱼。抱瓮自吟东武句,开窗时读豫州书。榛苓岁岁伤摇落,古道飘风揭大车。

深巷车门无是非,闭关偃息看花飞。升沈日月此茅屋,俯仰乾坤今布衣。回雁浦中云黯澹,射鱼海上雨霏微。著书未了复渔猎,满地江湖人未归。

折叠 西峰

西峰上方处,台殿隐蒙茏。远磬秋山里,清猿古木中。

折叠 过冰上人退院

退院残钟日易斜,维摩饭罢坐邻家。双飞蛱蝶过墙去,闲却一园诸葛花。

折叠 题画

朱藤花发乳莺飞,草满前湖人未归。莫向浦西西畔立,断肠春色在斜晖。

折叠 答王大

楚州风雨夜徘徊,千里双淮极望开。

回首渔矶多避世,惊心乔木一登台。

二陵残黍西风急,十郡寒笳北吹哀。

君自冥冥修雁羽,苍茫海国独归来。

折叠 闻雁

此夕初闻雁,居然知异乡。万寿祺《岳父书札 》万寿祺《岳父书札 》 惊心万里月,回首一年霜。

未敢同胡越,非因谋稻粱。

天涯沦落者,半夜起彷徨。

折叠 行脚

杖钵孤踪去,凄其驿路间。

水喧沂北道,风撼穆南关。

飞鸟移前浦,归云满故山。

五年江上客,今有几人还?

折叠 送严大南旋

万寿祺《松云仙境图》万寿祺《松云仙境图》

残菊淮西路,西风淹问津。

三年同梦客,千里送归人。

惭愧余知己,凄凉卜旧邻。

怜君天下士,今在五湖滨!

同阎大湖上步月

残霭动疏林,平畴入远浔。

月圆今夕话,风碎隔年心。

蹙蹙江湖窄,瞿瞿天地深。

偶传消息好,喜慰一登临。

访韩圣秋于乌龙潭,韩时将远去

乌龙潭上泛菰蒲,舴艋三舟酒百壶。

一息尚存犹道路,千秋所恃在江湖。

西京冠剑曾前席,南国莺花入大都。

我始逢君君欲去,柳稊初放听啼乌。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