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1 11:00:55

于慎行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于慎行(1545~1607),明代文学家、诗人。字可远,又字无垢。东阿人(今属山东平阴县东阿镇)人 。明隆庆二年(1568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万历元年(1573年)《穆宗实录》成,进修撰,充日讲官。后升礼部右侍郎、左侍郎,转改吏部,掌詹事府,又升礼部尚书。万历三十三(1605年)年诏为詹事未上任,后朝中推出7位阁臣,首为于慎行,诏加太子少保兼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归家,后卧病不起,起草遗疏,请皇帝"亲大臣,禄遗逸,补言官"。数日病死,年62岁,赠太子太保,谥文定。

于慎行著有《谷山笔麈》(18卷)、《谷城山馆文集》(42卷)、《谷城山馆诗集》(20卷)、《读史漫录》(10卷);编纂《兖州府志》。

基本信息

  • 本名

    于慎行

  • 别称

    于阁老

  • 字号

    字可远,又字无垢

  • 所处时代

    明朝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东阿县东阿镇

  • 出生时间

    1545年

  • 去世时间

    1607年

  • 主要作品

    《谷山笔麈》等

  • 主要成就

    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帝师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折叠 少年英才

于慎行天资颖慧,勤奋好学,自幼倍受家庭熏陶及父兄影响,十岁即通经能诗,嘉靖三十七年(1558),十四岁试童子科,郡县皆第一。主考官甚感奇逸,拔冠兖郡,欲隶学宫,以银粮相助,慎行不受。不久,被时任山东布政使的朱衡招于济南,聘福建名儒郑伾为师,与其子朱维京同讲学业。慎行愈加发奋勤勉,磨砺薰蒸,学益日进。嘉靖四十年(1561)(十七岁)举省试第,选六人诡解,慎行首矣。主考官非常器重于慎行这位青年才子,乡试放榜次日,提出在鹿鸣宴上为他举行冠礼(即成人之礼),于慎行以未奉父命而婉辞,一时传为美谈。

折叠 皇帝老师

隆庆二年(1568年),二十三岁中进士,为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先后纂修《肃皇帝实录》、《穆宗实录》、《申戊同考闱》、《穆史》等。神宗即位,改万历元年,晋翰林院修撰,旋即为编纂。《元朝章奏会典》重修,慎行为纂修官,遂擢升充日讲官。日讲官原为翰林院年高资深的学者充当,像于慎行二十多岁年纪便成为皇帝老师的极为罕见。

折叠 仕途起伏

于慎行画像于慎行画像

于慎行为人忠厚平恕、襟怀坦白。不管对皇上、对首辅还是对同僚皆心胸坦荡、真诚相待。万历五年(1577年)是神宗嗣位的盛期。也是于慎行升迁顺捷的时期。神宗勤政力学,日御经纬,早出晏休,孜孜不倦。慎行奉命主讲唐史,神宗辄为竦听。万历五年(1577年)丁丑三月初一,神宗出示内府御画册二十六幅命慎行等六位讲官分题当场赋诗,慎行分得四题,稍思即咳唾立成。诗成,慎行不善临池,便请同僚代书,并以实相奏。神宗甚悦,遂钦书“责难陈善”赐之,以嘉其诚,一时为词林所羡称,朝野诩为盛事。

张居正当国,他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解决了明朝中期许多严重的社会问题,为明朝政治经济的稳定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但张居正个人作风独断专行,钳制下僚、压制百官,引起朝中文武官员普遍不满。御史刘台弹劾张居正动辄以首辅之威诟责,甚至凌辱抚臣,专恣不法。居正怒甚,刘台被捕入狱,诸御史、阁臣益畏居正,而心不平。同僚皆畏张居正之势,不敢再见刘台。独慎行坦荡,亲往刑部探视刘台。万历五年(1577年)十月,张居正父亲病故,按明制应停职奔丧葬父,守孝三年。而拥居正之人,多向其献媚,倡“夺情”之议。居正亦以帝之师,且帝又年幼为由,不肯放权离去,服孝期间仍留朝廷理政,引起朝廷内外哗然。慎行欲偕赵志皋、张一桂、吴中行、田一俊等疏谏居正,后为日讲官吕调阳好言劝阻而未逞。居正闻之甚怒,谓慎行曰:“你我甚厚,也是吾所信之人,何以如此?”慎行刚正不阿,从容自若,正色曰:“正因君厚待于我,故为此相报耳”。居正怫然。不久,慎行遂以告病乞休。里居三年,万历十年(1582年)应召入京。起故官、旋即晋左谕德,日讲如故,同讲者六人,多为同年。万历十年(1582年),四月张居正病卒,反对他的势力执掌了朝政,左右了神宗。后有御史李植等人极谕居正之党羽徐爵、冯保挟诈、通奸诸罪。神宗执冯保、徐爵皆诏狱,尽籍其家金银,珠宝钜万计。神宗疑居正多蓄,继言官亦劾居正。神宗诏夺上柱国、太师,再夺封谥。居正诸所引用一削殆尽。命司礼张诚及侍郎丘木舜偕锦衣指挥往籍居正家。慎行迨书丘橓,言尤激切,谓:“江陵尝有劳于国家,是非功过当为别白。又言,江陵老母在堂,孤少不吏事,覆巢之下,颠沛可伤。请于明主,乞一聚庐之居,立锥之地。宜推明主帷盖之恩,全大臣簪履之谊。”丘橓给张家保留了住宅和足够的土地。信中洋洋千言,极其恳挚。皆敬佩其宽阔之度量、坦荡之胸怀。有一段话很值得深思:“当其柄政,举朝争颂其功而不敢言其过,今日既败,举朝争索其罪而不敢言其功,皆非情实也 ”。又连同申时行等同僚疏谏缓之。后神宗诏留宅院一所、田十顷赡其母。于慎行的高风亮节、古道热肠受到朝中一片赞誉。

慎行明习典制,疏清册立,请郊祀、祷雨及宗藩条议诸大典,多由其裁定。神宗嗣位,万历改元,欲将穆宗之神主升祔,仁宗之神主祧迁于后。慎行冒昧疏谏谓之非礼,作《太庙祧迁考》,言:"古七庙之制,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刘歆、王肃并以高、曾、祖、祢及五世、六世为三昭三穆。其兄弟相传,则同堂异室,不可为一世。国朝成祖既为世室,与太祖俱百世不迁,则仁宗以下,必实历六世,而后三昭三穆始备。孝宗与睿宗兄弟,武宗与世宗兄弟,韶穆同,不当各为一世。世宗升,距仁宗止六世,不当祧仁宗。穆宗升祔,当祧仁宗,不当祧宣宗。"引晋、唐、宋故事为据,其言辩而核,识者均悦服其通达礼制。万历十年(1582),南畿举士有挂议,神宗令复试。沈鲤以嫌避之,诸臣莫敢裁决,惟慎行衷之,立轩五人,轾一人。众皆贴服。戊子年畿试议郎高挂,挂举者八人。神宗命复试。试之日廷议哄然,经慎行调停乃解。

万历十一年(1583年)三月日讲如故,任《大明会典》纂修官。九月万历帝又临昌平视陵,慎行与诸官先驱并迎驾。此行,万历帝选下定了自己的寿宫—定陵。十月升左春坊左谕德,兼翰林院侍读。万历十四年(1586)七月,于慎行由侍讲学士晋礼部右侍朗。十一月任《大明会典》副总裁官。万历十五年(1587年)二月《大明会典》成,进呈万历帝,帝赐宴犒劳。九月赴昌平视察寿宫(定陵)工程。十二月升礼部左侍郎,仍兼经筵讲官。万历十六年(1588年)八月,刻成《大明会典》成,进呈帝览。九月,与万历帝临昌平视察寿宫陵殿。万历十七年(1589)六月二十二日,升吏部侍郎,掌詹事府。继而,升迁为吏部尚书。七月擢升礼部尚书,兼学士。

折叠 贬官回乡

于慎行雕塑于慎行雕塑

神宗即位后,三宫及各院贵妃,均无后。神宗常往慈宁宫,与王姓宫女私幸及至有身。万历十年四月封宫女为恭妃,八月生常洛,为皇长子(后为光宗皇帝),此后相继生常洵、常治、常浩、常润、常瀛等皇子。及至万历十八年,未立太子,朝野内外不断有人提出立储问题,请神宗早建东宫。而言者不止,致神宗深厌苦之。他想立郑妃所生的皇次子为东宫。此时,神宗的长子已经9岁,是王妃所出。神宗不喜欢王妃和她这个儿子,但是,王妃名分在郑妃之前,神宗不好把这一想法明说,故而迟迟不立太子。满朝文武见皇长子日渐长大,不能正位进学,非常着急。于慎行身为礼部尚书,对此事义不容辞。万历十八年(1590年)正月,慎行疏请早建东宫,出阁讲读。此时神宗意已默定,而不欲人言。慎行册立最恳,章无虑,万历十八年十月,他连疏极谏,十余上,神宗非常生气,再三降下严旨,责备于慎行"以东宫要挟皇上。慎行不惧威慑,激言,“册立,乃臣部职掌,臣等不言,罪有所归。幸速决大计。”神宗不悦,责怪于慎行以要君疑上,淆乱国本。把礼部大小官员都停了俸禄。万历十九年(1591年)七月,发生了山东乡试泄题事件。御史何出光遂上疏诬慎行预先漏泄。万历帝命内阁核查,不久事解。于慎行屡持之愈坚,至自劾乞罪,回归故里,神宗不允,复九次奏章上疏请致仕方允。于九月获神宗批准,归隐故乡,十月初二出发,以十六日至东阿。自此,于慎行开始了十七年的家居生涯。

万历十九年十月(1591),赐金币驿归。慎行归卧故里后,筑庐于黄石山庄,谢客归隐,悠游山水,著书立说。编写了《谷山笔塵》18卷;《谷城山馆文集》42卷;《谷城山馆诗集》20卷;《读史漫录》14集。万历二十年(1592年)九月,于诸生编《兖州府志》于书院。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七月,《兖州府志》编竣。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正月上旬,礼部右侍郎冯琦撰成《兖州府志序》,三月正文刻成。六月初一,为云翠山山顶巨石大书“天柱峰”“削成四方,壁立万仞”等字。万历二十九年始立常洛为太子,号光宗,于慎行闻讯即赋《恭闻东宫礼成志喜》诗:“午夜前星跃禁林,龙楼紫气晓来深。当年苦竭愚臣悃,此日真知圣父心。阕塞烟消休战伐,江湖春至起讴吟。瑶图亿万高皇统,只有神灵护至今”。

慎行家居十余年,屡有朝野举荐,至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诏其入京,复掌詹府事,仍疏辞不就。万历三十五年(1607),朝廷推阁臣七人,首为慎行,加封太子少保兼东阁大学士,入辅政。再辞不允,便遵旨入京。此时已疾病缠身,觐见皇帝廷谢时,已拜舒缓,自具疏请罪。神宗以温旨相慰,令亟视事。同年十一月入京后即请假养病,归臣于家,草遗疏请“亲大臣、录遗逸、补言官”。长叹:“吾终不能报国矣。”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申时,于室中端坐,以太子少保、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溘逝于京师官邸。卒年六十三岁。二十三日内阁以讣闻,并上其遗疏,条上恤典。万历震惜,有旨:“于慎行启沃功深,寅清望重,简召辅弼,尽瘁公朝。准照一品例给予祭葬,差官护送丧柩还乡,仍与他谥。”谥曰文定,赠大子太保,荫一子为中书舍人。命刑部郎中金继震护丧归。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正月二十七,灵车始发,倾朝祖莫。兵部尚书萧大亨遗材官护送至东阿,并赠百金。二月初二,门人邢间迎丧于潞水。是月,山东行中丞黄克缵遗材官来迎丧。三月,灵车至东阿。朝中各部院,各省藩臬、郡县及亲友纷来吊唁。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十二月十三日,安葬于洪范之北原。赐阡在祖茔东南(今属平阴县洪范池镇谢庄村南,纸坊村西),石仪森列,白松参天,称佳城焉。上谕《祭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赠太子太保谥文定公于慎行文》郡邑皆祀悼。学宫两台使者,复下檄专祠祀之。

慎行虽身居高位,而平易近人,敦伦俭朴,乐善好施。在宫中侍讲十四年,所得皇上赏赐的锡贲精鏐、实楮金符、文绮采扇、绣带诸物,多分给族属、民众或益置祠田、或为人排难急困,往往不吝。故囊中尝无余财。乡邑如遇较大利害,如条编、徭役、灾情诸事,抵掌论说,无所违避。里居日久,四方慕其名,凡碑、版、志、传、赠、送诔祝之类,无不欲得于公一言。即是羔雁填门,亦择而应之。他在家乡居住虽居高位,但很尊重地方官。他言,县令是父母官,我是子民。所以逢县令公出鸣锣时,于慎行不论是坐着或是卧着,都闻声而起,就地打恭。待锣声远去,再行走坐卧。他给历代高官家居者树立了榜样。在家乡于慎行、孟一脉倡建东阿少岱山大会,每年古历三月二十八起会,历时一个月,直到麦收罢会。届时各行各业来自四面八方,进行物资交流,繁荣了城乡经济。香客游人络绎不绝,整个山城人山人海喧闹非凡。解放后古会仍然继续造福地方经济。

综观于慎行的一生,淡泊功名,凡三黜三起,而难进易退,通籍后,出仕和家居的时间几乎相伴。但他刚正不阿,直道而行,注重道德的涵养,“立朝粹然无瑕类”,清才伟望,蔚然一代名臣。在万历朝于慎行享有崇高的地位,《明史钞略》称其“深沉劲挺,不为町畦,大为正人所倚信”。时人多将于慎行比作谢安、文彦博、司马光一流人物,而最常见的是将他与司马光相提并论,盖合并二人的史学成就而言之。于慎行的一生相对比较单纯,他从幼年到青年,有幸接受了当时所能得到的最好的教育。他没有出身郡县,由翰林而礼部而内阁,走的一条最典型的馆阁之臣的仕途。他身处晚明腐败污浊的官场,而皭然不滓,完名完结走完人生的历程,以有“明一代之完人”定格于中华民族的历史长廊中。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成就

折叠 文学成就

于慎行在家闲居16年,他探讨当世得失之故,旁搜博采,属词比事,写成《史摘漫录》、《谷城山馆文集》42卷,《谷城山馆诗集》20卷,《读史漫录》14卷,《谷山笔麈》18卷。尤其是他的《谷山笔麈》记述了明朝万历以前的典章、人物、兵刑、财赋、礼乐、释道、边塞诸事,考溯精当,纤悉具备。为研究明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宗教不可多得的史料,具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另有《谷城山馆诗集》20卷和《谷城山馆文集》42卷手稿,现存山东省图书馆。回乡家居时,他关心桑梓事业,参予重修《东阿县志》,主持编撰《兖州府志》。他于万历七年(公元1579年)写《东昌府城重修碑》。[1] 于慎行与冯琦、公鼐并称万历前期"山左三家",三人标举"齐风",共同推动了万历前期山左诗坛的发展。[2] 他的泰山诗文,数量上超过王世贞,并有自己鲜明的特色,足可与前、后七子相颉颃。[3]

折叠 政治成就

于慎行官至明朝礼部尚书,太子少保兼东阁大学士。史书中,于慎行文学成就超群,但个性保守,恪守儒家礼制。纵观于慎行40年仕途,曾三次罢官,22年赋闲在家,最长的一次长达 17年。有史学家评论,他秉性忠诚,是明代官场上的异类。[8]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评价

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于阁学慎行》:于慎行是明末著名的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他生当隆庆、万历年间,起而反对李攀龙等人一味因袭模仿为"复古"的弊病。由于他"读书贯穿经史,通晓掌故","学有根柢,词知典要",所以其诗文"春容弘丽,一时推大手笔",被推称"文学为一时冠"。[4]

清代纪昀评价他的诗"典雅和平,自饶清韵",对于"后七子"的弊卷端能够"矫枉而不过直,抑尤难也。[4] "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作品

《谷城山馆诗集》二十卷(存)、《谷城山馆文集》四十二卷(存)、《读史漫录》十四卷(存)、《穀山筆麈》十八卷(存)、《兖州府志》五十二卷(存)、《东阿县志》十二卷(佚)、《先慈言行录》(佚)、《于少保诗选》(存)、《东游记》(存)、《岱畎行吟》二卷(佚)、《五七九传》(佚)、《枕史》(佚)、《史摘》(佚)、《经筵讲章》(似存)、《春曹奏议》(佚)、《于文定公书目》(佚)、《琐言》一卷,附《梦语》(存)、《杂记》一卷(存)、《纲鉴要编》二十四卷(存)、《词林典故》一卷(存)[5]

折叠 编辑本段 史书记载

《明史·于慎行传》

折叠 编辑本段 野史轶闻

折叠 破例考试

于慎行十岁时,就读于东流书院,家人和书童陪伴他,去兖州参加省学政主持的科考。路经一桃园,正值桃花盛开,慎行折了一枝,一路玩赏来到考场,舍不得丢弃,把桃花藏在袖子里。恰好考题为"桃花赋",正中下怀。于慎行挥笔而就,第一个交上考卷。学政见案下一少年举手交卷,便起座俯身去接,瞥见其袖内桃花,顺口念到:"小学生,袖桃花,暗藏春色。"慎行知道学政在考自己,灵机一动,深施一礼,对答:"老大人,坐高堂,明察秋毫。"学政被少年慎行的才华达礼所打动,在卷子上直接写了"中"字,十岁的于慎行破例批准赴省参加选拔庠生的院试。[8]

折叠 责难陈善

万历五年(1577年)丁丑三月初一,神宗出示内府御画册二十六幅命慎行等六位讲官分题当场赋诗,慎行分得四题,稍思即咳唾立成。如题《御笔宣庙汀鸟》诗为:“笔底成大造,海鸟若相忘。暮雨汀沙湿,春风岸芷香。柳边迷落絮,云里带飞霜。总为经天藻,长流羽翰光”(见《谷城山馆诗集》),诗成,慎行不善临池,便请同僚代书,并以实相奏。神宗甚悦,遂钦书“责难陈善”赐之,以嘉其诚,一时为词林所羡称,朝野诩为盛事。是日于慎行写诗一首答谢皇恩,上亲洒宸翰大书《责难陈善》四字以赐,诗曰:龙笺一幅日星光,天蚤昭垂自尚方。久向横经窥圣藴,还因纳诲奉奎章。琅函想见仙毫动,蓬室惊闻御墨香。儒术承恩逢景运,非同常侍漫登床。

《明 史》卷二百一十七《于慎行传》,据《明伦汇编》之《皇极典·宸翰部·艺文一》载录:《谢赐御书“责难陈善”四大字》诗,御赐“责难陈善”四字是《明史》中唯一一处记载的主人公,是因为于慎行“不善临池”并向 万历皇帝说实话,万历皇帝褒奖的,显示了于慎行诚实品德,此事曾哄动京师,永为荣耀。于慎行把乡居时作的大量游记专门辑为《东游记》,他说:"其游与若士为偶,左手操杯,右手操管,其止恒饮,其醉恒歌。"他的人生哲学与生活情趣由此可见。[6]

折叠 纵游山水

当于慎行回到家乡,郁闷的心情顿时变得无比轻松,洪范诸泉汇聚而成的狼溪河水从他的府前缓缓流过,更让他乐而忘忧。他以耕读田园、优游山水、潜心著述为己事,写诗道:"向来多远梦,从此闭重关。不似终南路,依栖慕世间。"他另筑居所,并惬意地写道:"归来四壁故依然,卜筑桃源别有天。种树新移彭泽柳,买山旧赐水衡钱。"于慎行为人厚道素有人望,里居期间,京城同僚及四方官员过东阿者,无不造庐请谒。同僚中交往深密者有沈鲤、朱可大、冯琦、贾石葵、叶向高、邢侗、萧萧太享等十余人,《于慎行年谱》云:"惟与亲友平生置觞荤五七品,园池之外,纵游山水;荷蓑笠,行钓于城南。"[6]

折叠 编辑本段 家族成员

辈分
关系人物简介
祖父辈
外公
刘田 [7]
父辈父亲于玭,当时的举人、平凉府知府 [7]
平辈妻子
秦氏(1446-1608),东阿县东村秦柏之女
子辈
继子
于纬,字长文,号小谷。曾任户部主事员外郎,广州雷州知府

折叠 编辑本段 后世纪念

折叠 墓地

于慎行墓地,位于平阴洪范池以北二二零国道旁。 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十二月十三日,万历皇帝赐建坟茔,在于氏先茔东南, 称于氏前茔,也就是现在广为熟知的于林,占地60余亩。昔日于林园内皇赐的石仪雕刻栩栩如生,众多碑刻出 自书法家邢侗之手,白皮松在神道两侧矗立,松柏浓翠蔽日。据《明史稿》记载,于林阔别沙壤,规模宏大,建筑雄伟,坐北朝南,林墙护围,呈方正,林 内雕刻精美绝伦。在于林建设时,特恩按一品官职规格,由万历皇帝恩赐。林前石牌坊高大,林 门三间,起脊歇山顶。门上武将门神,左右对称,画神采奕奕。门联“大明先师三代帝王受教 诲,朕赐仙居庄严肃穆浴皇恩”,门楣上书“于氏前茔”。林门西侧有一小门,门楣上写“报本追 远”,门联“封昭马鬣皇恩重,地卜牛眠姓氏藩”。林门牌坊两侧有两块龟驼石碑,由东阿县令监 立,东边碑额书“恩光泉壤”,西边碑额书“宠溢松楸”。门前有高大石狮一对,雕刻精细,生动 逼真。林门前御敕“帝锡玄庐”坊一座(冲天式,也叫柱出头),牌坊三间四柱,柱子顶部有望 天吼,前额上方立匾为“宠锡”二字,坊铭“帝锡玄帝锡玄庐牌坊帝锡玄庐牌坊庐”;阴额“宠锡”,坊铭“中外具瞻”。四 柱前后雕狮拥护,庄严巍峨。

于林全貌于林全貌陵内墓道宽阔,两侧自南向北依次是形体高大的华表、石虎、石羊、石马、石俑,其华表精美绝伦,华表底座石墩高约1米,底座四个角分别雕刻有金刚大力士,形态逼真,金刚力士手掐着腰,肩扛着华表底座,华表上部有横担的云朵,顶部上面蹲有瑞兽,名“望天吼”,该华表柱高约12米,周身祥云纹,每个祥云朵高出石柱的底面2寸左右,手可插入从而可攀缘而上。

“责难陈善”单门牌坊,额匾为“特恩”二字,坊铭“责难陈善”;阴额“宠锡”,坊铭“清修亮节”。牌坊后,东西两侧分立六通龟驮碑。进北,登两级台阶至享堂,亦为祭堂,实为 祭台,四角雕有降龙獭,獭视台中。于林的过亭在四角各修有"降龙獭",这在众多的林墓中,也极为少见。其一,于慎行是皇帝的老师,人们把过去的皇帝比作龙,而他所教的正是年幼的帝王,在很多事情上,除了在世父王,还有他能降服"龙",这是再自然不过了。其二,由于于慎行既是明朝诗人、文学家,又是帝王之师,在当时来说,他虽不是帝王,但却也是个举足轻重极少有的人物,所以把他称为自天而降的一条龙。其三,安在这里的"降龙獭"还起一个镇墓的作用,能阻止妖魔鬼怪到此打扰。

台北左右各立龟驮碑,东侧为“奉天诰命”圣旨碑,万历皇 帝亲赐颂词;西为于慎行生平传记。堂北为墓,墓碑高大,两侧立石像生,碑前香案,案上放香 炉、烛台、花瓶。坟墓高 6 米,宽度至白皮松处,周围栽松柏。碑和石雕以大门、墓中心为轴, 相对而立,距约 20 米。

于慎行墓地于慎行墓地

于慎行墓墓制超一品官员规制,祭堂方正,阔三丈,四围班列森严。墓碑戴明冠、镶框,高 丈八,榜书大字,阴刻进深指许。墓高六米,以土堆积,圆丘状。坟际至白皮松,上植侧柏,如 兵丁林立、蓊郁翠绿、四季常青。前置供案,案上香炉中立、烛台、花瓶左右,案侧翁仲左右对 视,为神道轴端。 碑文内容:“大明资政大夫、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知制诰、经筵日讲、国史总 裁、起居注官、赠太子太保、谥文定于公讳慎行暨配诰封淑人秦氏之墓”,“万历乙酉孝子纬立。”

于慎行神道碑立于古御道旁,(今属东平)旧县乡旧县二村西古大道(现220国道旁)。几百年来凡到过此地的官员、名流、文人、商客等,都要观瞻此碑。该碑石料为当地产石灰石,其高度现无确切数据。据当地人与当年毁碑人回忆推算,通高应在18米左右,宽约1.8米,厚约0.6米左右,这在全国是极为少见,。碑帽为蟠龙高浮雕。碑阳面边沿刻饰龙戏珠及花鸟等。底座龟蚨长约3.5米,形状精细逼真。此碑只阳面有文字,共50余字,中间阴刻大字32个为:“资政大夫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赠太子太保谥文定谷山于公神道”。碑首额书:“大明”二字,款题为:“万历三十七年己酉十二月二日敕建,知东阿县郑国昌监制”等,每个字大约有半米高,为于慎行得意门生、明代大书法家邢侗所书。其碑因形体高大,雕刻精妙,几百年来闻名遐迩,当时号称“天下第一碑”。但又因其史志均无记载,又立在旧县境内,且距于慎行墓地(于林)甚远,故成为当地一谜。该碑在1967年“文化大革命”时被毁石料修了水库,部分龟身修国道时埋在地下。此举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历史遗憾。

墓内除去植柏树等外,万历还御植白皮松,属稀有珍贵树木,是于林特有景观,位于于林大门内的神道两侧,每侧南 北两行。于慎行寿终 63 岁,皇帝共赐 100 棵,成活 63 棵,给人以神秘感觉。万历皇帝以白皮松 为老师代为披麻戴孝,也彰显着中国孝道文化上至君、下至民的传承。 白皮松树干挺直,通体银白,一般胸围 2 米、高 16 米左右,树冠庞大,如同巨伞覆盖,针 叶青翠,兼有青褐色球果。神道宽 20 米有余,空中树叶却毗连相接,形成高大而宽敞的绿荫场地。经阳光照射,斑斓可爱,历时 400 余年仍生机盎然。春日一片青翠,展现出生机勃勃气象; 夏日清风徐来,给人以爽心悦目之感;秋日天高气爽,苍翠葱郁,可见累累果实;冬日满目苍 然,顿悟出静气潇潇心境。 据调查,于林白皮松是中国北方地区树龄最长、胸围最粗、树干最高、数量最集中的稀有树 种群。百姓赞曰:从南京到北京,洪范的最多最集中;白皮松到处有,洪范的好看最拿首。

该墓为万历皇帝下诏按一品官例为老师修建。工部侍郎刘元霖奉旨,遣通政司建造。邢侗在于慎行去世后为恩师办理丧葬诸事,于慎行墓地及神道碑刻多由他书写,直到把墓地建筑全部完成。

1967年的“扫除一切牛鬼蛇神”风暴,全国各地掀起了“文革”高潮。根据最高指示洪范公社也随即成立了革命委员会,组织了纸坊村“无产阶级革命委员会”成立了“钢铁战斗队”、平阴一中红卫兵“卫东彪”几个单位齐聚墓地。由于“文革”动乱,族人、世人无法阻挡实时之风,神道石仪、碑刻、牌坊倾刻之间挥为乱石,庄严肃穆的林园成为一片废墟,令族人、世人扼腕叹息。墓志铭安放于棺椁与墓碑之间,墓志铭用两道铁箍围束,两侧各有四个陶俑,称为文武八班,每个陶俑高约40cm。铭额和铭文分别占一整块,铭额计有35字,用小篆书写,正文约计3500字,用小楷书写。这些铭文,均代表了当时极高的书法水准。石刻大都破成石料,被用来修桥、垒石渠。于慎行第十九代孙于庆坤施巧计,保存了于慎行妇墓碑。他请当时任洪范公社革命委员会主任的高长齐,在墓碑背面写上毛主席语录,这样谁也不敢毁坏,这件文物得以完整保存至今。[8]

折叠 于氏宗祠

于氏宗祠大匾额下楹联为:东海高门裔,谷城世家第。两侧楹联为:系出赤山锦世泽,世居东阿振家声。于氏宗祠内有三块石碑组成的家谱碑,是乾隆元年岁次丙辰菊月(1736年农历九月)于氏族人所立,石碑顶部雕刻祥云,中间高 2 米、宽 0.8 米,两侧的均高约1.9 米、 宽 0.6 米,厚均为 0.2 米。主碑篆文:写“谷城于氏祖先堂”,下方刻有于慎行家族明朝迁东阿以来一世祖至十一世祖的名讳,世系清晰,源远流长。东阿为春秋时谷城旧地,是齐相管仲的采邑。[汉书].[水经注]等均记载谷城有三归台,现遗址尚存。[左传]记载,齐鲁等藷诸侯国多次在此期遇、会盟。汉设谷城县。张迁曾在此任谷城长,故有著名的张迁碑。明洪武八年,因黄水为漶,东阿县城迁于谷城,千年古城历史悠久,于慎行以家乡居此而引为自豪,所以他的诗集、文集等多以“谷城山”为名,使前人有怀古抒情之意,故称“谷城于氏祖先堂”。家谱碑为研究于慎行家族的变迁提供了重要史料。[9]

于文定公祠

文定公祠是万历皇帝为纪念恩师于慎行而下旨建的,位于东阿县文庙东侧(今属东阿镇),为二进院布局。正门为高挑单脊挑檐三间大门,上方悬挂“理学正宗”匾额,进入二院大门为单脊挑檐三间大门,上方悬挂 “文定公祠”,左右配房各三间,文定公祠院子中间是御祭赑屃驼碑一通,俗称“神龟驼碑”,一方面为实用之物,用来做碑座;另一方面,又具有非常重要的文化意义,象征“长寿吉祥”,并带有地位级别、图腾崇拜等方面的涵义。“神龟驼碑”上书御祭碑文,是万历皇帝对老师的纪念与褒奖的记述。进入文定公祠堂正厅上方悬挂万历帝御笔匾“责难陈善”、两侧为“圣朝良弼”“海岱名贤”匾额。祠堂内“责难陈善”匾额下方供奉有于慎行的画像及牌位,上书“皇明资政大夫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文定于公神位”,龛前画像两侧对联为“显号隆名身后之荣光不泯, 责难陈善生前之讲论如新”。 

御祭圣旨文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硕辅荩臣国之柱石,久系情于苍赤,甫应聘于玄纁,天夺其年,用弗及究,此休戚攸关朝野所共惜也,欲彰愍念,宜厚追崇。尔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于慎行,邃学宏文,清修亮节,升华史局,振采经筵,编摩雅擅,三长启沃,咸有一德,逮正春卿之席,益私敷教之功,念切宗祊,补牍不嫌于十上,诤先就拂衣宁缓于一辞,及朕志之大,明信尔怀之畅,遂于宁既久,属望弥殷,偕梦卜于人情,应征轮而戒道,百辟抑其风采,万几赖以平章,鸿翼方资,鹏鸣忽赋,疏草入史䲡之谏,况切朝廷,诔言动柳庄之悲,忧深社稷,嗟!斯人之不作,虑老成之云亡,是用赠尔为太子太保,谥文定,夫勤学好问曰文,纯行不爽曰定,实惟华衮,允洽姱修,矧宫保之崇班,幷上公而列秩,英灵不昧,服此休嘉。       

万历三十六年三月廿五日 制诰之宝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