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3 11:06:02

暴力云与送子鹳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影|动画
电影|动画
编辑分类

《暴力云与送子鹳》是皮克斯《飞屋环游记》的加映短片,由彼得·索恩导演,Tony Fucile和Lori Richardson配音演出。于2009年5月16日美国上映。

讲述了高高的天空中有一群云朵,他们像女娲一样捏出一个个小婴儿,让送子鹳带入千家万户。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暴力云与送子鹳

  • 外文名称

    Partly Cloudy

  • 别名

    Passages nuageux、Teilweise wolkig

  • 出品时间

    2009年

  • 制片地区

    美国

  • 导演

    彼得·索恩 Peter Sohn

  • 制片人

    Kevin Reher

  • 类型

    动画/短片/喜剧

  • 主演

    Tony Fucile、Lori Richardson

  • 片长

    6分

  • 上映时间

    2009年5月16日(美国)

  • 电影分级

    G

  • 对白语言

    英语

  • 色彩

    彩色

  • imdb编码

    tt1425244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暴力云与送子鹳》剧照《暴力云与送子鹳》剧照 在西方传说中有一种鸟名字叫"鹳",这种鸟是运送孩子的。但是"鹳"运送的孩子又是从哪来的呢?原来,在天空的云层中,有生命的云朵们像女娲一样捏出一个个小婴儿,让送子鹳带入千家万户。而他们之中有一朵忧伤的"阴云"Gus,他总是制造些暴力宝宝,比如鳄鱼宝宝、山羊宝宝……他轻飘飘的质地倒是不怕扎不怕戳不怕咬,可就苦了他的搭档Peck,每次回来都是伤痕累累。直到一次,当Gus捧着一个鲨鱼宝宝交给他,已经筋疲力尽的Peck吓而远远的飞走了,而Gus伤心的哭了起来。但是别担心,和皮克斯的所有电影一样,短片也有个美好的结局。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
Gus / Peck / Other males (voice)Tony Fucile
Female Cloud / Human Mom / Other females (voice)Lori Richardson

折叠 职员表

制作人Kevin Reher
导演彼得·索恩
配乐Stephen M. Davis、Jennifer Hammond
剪辑Jason Hudak
视觉特效Anthony A. Apodaca、Nick Bartone、Tim Best

演职员表参考资料: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Peck

演员   -   

一只鹳,在西方传说中有一种鸟名字叫"鹳",这种鸟是运送孩子的。但是"鹳"运送的孩子又是从哪来的呢?原来,在天空的云层中。

Gus

演员   -   

在这么多创造生命的云朵中,有一朵忧伤的"阴云",它的名字叫"Gus"。它的特长是创造那些"攻击性很强"的孩子,比如鳄鱼宝宝,凶猛的豪猪宝宝和山羊宝宝。

女云

演员   -   

高高的天空中有一群云朵,他们像女娲一样捏出一个个小婴儿,让送子鹳带入千家万户。

角色介绍参考资料:

折叠 编辑本段 幕后花絮

  • 本片是皮克斯《飞屋环游记》的加映短片,收录在《飞屋环游记》的DVD和蓝光碟中。
  • 短片中云造宝宝的情景和1997年《大力士》(Hercules)中宙斯造人的情景一样。

折叠 编辑本段 发行信息

上映日期

国家/地区上映/发行日期(细节)
美国USA2009年5月16日(Los Angeles, California)

折叠 编辑本段 影片评价

每一朵云都拥有一只鹤。这在暴力云和暴力云的鹤眼里,仿佛是命定的事。这也许是一种形式的爱情。但是我们的两个当事人在拥有这种爱的时候,可能从未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在仙鹤不堪重负伤痕累累的时候,他还是会回来;所以在云朵发现仙鹤另觅新欢的时候,他愤怒他哭泣。

不仅如此,这种关系并不是简单的一纸契约,仿佛还包括了一系列相处的潜在法则。鹤每天要对云微笑,云要心疼他的辛苦;鹤不许对云的作品表现出不满,云无辜而敏感;鹤专心运输,云专心创作。每个人各司其职,假装不存在伤害。

然而终有一天鹤不能再运输云的作品了。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已经被伤害的奄奄一息。于是他飞走了。去朋友那里诉说,然后回来时变得更加坚强。而云虽伤心透了,却也即刻接纳了他。然后继续着伤害。

让人看着心疼的小故事。心疼鹤的辛苦,明明被反复伤害,也苦苦支撑,强颜欢笑;就算忍无可忍,也能自行去寻找一些防御措施,回到云身边的时候满脸的爱怜。也心疼云的无辜,他只是天生便与别人不同,但是他也辛勤的创造着,只是从来没想过自己给鹤带来的是伤害。

鹤心甘情愿忍受日复一日的痛苦,也许不能让自己的状况更好,但也坚定不移的继续过下去;云笨拙地做着自以为能讨好鹤的事,在鹤没有准时回来的时候替他担心,在他回来的时候松一口气然后打闹,相信着他强装的笑脸开心的过下去。

他们心安理得的守着对彼此的契约。甚至不知道这份契约的存在。然而我们自己在一种关系里总会想太多。其实当我们开始计较得失的时候,就已经预示着失去了。(北方网评价)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