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3 11:18:26

冯惟敏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冯惟敏(1511-1578),字汝行,号海浮,又号石门,散曲作家,临朐人。冯裕第三子。明代散曲、戏曲作家。著有诗文集《冯海浮集》、《石门集》,散曲集《海浮山堂词稿》4卷,以及杂剧《不伏老》、《僧尼共犯》。

基本信息

  • 本名

    冯惟敏

  • 汝行

  • 海浮

  • 出生日期

    1511年

  • 逝世日期

    1578年

  • 主要作品

    《冯海浮集》、《石门集》

  • 职业

    散曲、戏曲作家

  • 性别

目录

折叠 编辑本段 生平

冯惟敏冯惟敏

1简介编辑

冯惟敏 :(1511~约1580) 明代散曲家。字汝行,号海浮,又号石门。山东临朐人。自幼随父游宦南京平凉、石阡等地。聪颖好学,

冯惟敏故里-临朐

才华富瞻,与兄惟健、惟重及弟惟讷同以诗享名齐鲁间,时称"临

冯惟敏

朐四冯"。世宗嘉靖十六年(1537)中乡试,累举进士不第,居家25年。曾得罪山东巡按段顾言而遭逮治。后任涞水知县。又因惩办"豪民"而为势族所不容,谤诟四起,谪镇江府学教授,又迁保定府通判,1571年(隆庆五年)末,改任鲁王府审理,辞免未赴任。次年春,弃官回临朐,于海浮山下老龙湾畔建“即江南”亭,因称海浮山人,日与朋辈觞咏其间,致力创作,颐养以终。其著述有《海浮山堂词稿》、《石门集》,主纂嘉靖临朐县志》、万历《保定通志》等,其中不乏伸张正义、尊重史实的佳作。对后世影响较大者数散曲集《海浮山堂词稿》,其中《农家苦》、《忧复雨》、《刈麦有感》等,反映了他体察民隐,对农民疾苦的同情心。另一些作品,或讽贪、或刺虐、或戳弊、或揭恶,均为警世醒民之作。故王士祯评其散曲“独为杰出”。他的杂剧《僧尼共犯》,通过僧尼私通,后经官府判为夫妻的故事,指出“男女居室,人之大伦”、“传流后嗣,繁衍至今”,乃天经地义之事。他以此向假道学公开宣战。他出身于宦门,贵族公子之习难以尽脱,在其著作中,也有一些风花雪月之类的作品。

冯惟敏降生在其父冯裕直隶晋州的任所,后,随父由晋州移南京,由南京迁甘肃平凉,由甘肃转贵州石阡,在其青少年时代足迹已漫游大半个中国。冯裕为正德进士,深知读书甘苦,因此不论是冗杂的公务之余,还是在劳顿的旅途之中,都亲自把教冯惟敏弟兄的学业。而冯惟敏天资聪颖,文章又得江山之助,“雅丽宏肆,虽在弱龄,已惊长老。”(<益都县志·冯惟敏传>)

明世宗嘉靖十六年(1531年),冯惟敏初次参加乡试,深得督学、著名文学家王慎中的赏识。此后却屡试不第。于是愤于科举制度的腐败,绝意仕进,而隐居高卧。然而,他却并未忘却现实,所以能写出尖锐批判现实吏治的大令<正宫端正好·徐我亭归田>。这种激情决冯惟敏冯惟敏

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却像时时活动的火山,不时形成灼热的岩浆借他的一首首散曲表现出来。这种长久的迸发,形成为他散曲创作的根本主题,并且铸成他粗豪疏放的创作风格。

在其“卧茂林深岩”期间,与友人徐我亭、谢少溪等诗酒唱酬。<南吕一枝花·谢少溪归田>记叙了当时的情景:“酬志了三十年廊庙分忧,准备着数千里湖海遨游。也不恋大官羊列鼎鸣钟,也不厌家常饭粗茶淡粥,也不嫌小村庄瓦钵磁瓯。画楼、笔畴,调停岁月闲消受。酒三杯,诗数首,有时节高卧东山不可留,念苍生也索回头。”中多愤世嫉俗、超拔尘世之语。这时李开先也自解其职,归卧到他的故乡章邱绣水。李开先是明代散曲大家,又对诸艺无所不精;家中还置有万卷藏书楼,藏有天下许多秘本。冯惟敏在京中与李开先相识,待其归来,便欣然前往拜谒,写有<仙吕点绛唇·李中麓归田序>。在与李中麓的促膝共语中,使其对文学坚定了“诗由性出,存乎其人;声与政通,系诸其俗”的基本观点,反对前后七子张扬的复古主义思潮。为实践其文学主张,曾作<仿中麓体>散曲小令6首,质朴平易,自然情真。

冯惟敏冯惟敏

啸遨风月,冯惟敏并没有忘怀天下;遁迹山林,冯惟敏亦难逃时政的辖制。“四进士”之一的毛鹏治山东,颇有政声。可是继任的段顾言反毛鹏之道,则大煽虐政。冯惟敏对段的酷虐、聚敛贪暴不仁在<般涉调耍孩儿·财神诉冤·附记>一文中予以痛斥,并借散曲大令<正宫端正好·吕纯阳三界一览>、<般涉调耍孩儿· 骷髅诉冤>、<般涉调耍孩儿·财神诉冤>进行了讽刺和揭露。如写其贪残的面目:“有钱的快送来,无钱的且莫慌,寻条出路翻供状。偷与我金银桥上砖一块,水火炉边油两缸,残柴剩炭中烧坑。若无有这般打点,脱与我一件衣裳”(《正宫端正好·吕纯阳三界一览》)。再如写其敲骨吮髓,竟及枯骨:“铁扫帚便是扫地王,皮笊篱做了个聚宝盆,瞒天一网都捞尽。蚰蜒穴内难逃命,狼虎唇边怎脱身?狠心肠还道无滋润。头发根儿数算,牙齿逢儿里搜寻。”(《般涉调耍孩儿·财神诉冤》)这三首大令喜笑怒骂,笔锋犀利,无疑像擎天利剑,刺向黑暗的现实,使之成为他散曲中最具有现实战斗精神光辉的篇章。纵观明代散曲创作罕有与之伦比者。然而,这却触怒了段顾言,使冯惟敏身陷囹圄。从此,他决心从政,在52岁时,到京师谒选,被授为涞水知县。他似乎很得意,并以“效忠、奉公”的角度为官。他实践了他的诺言,赴任涞水,“重以禄不迨亲为永憾。不携家累,只一童相随”(<正宫端正好·邑斋初度自述序>)。任涞水知县后,“治邑核最”;即使欲构陷他的人也不能不承认:“至此邑,沟洫治,途树茂,他事称是,百里改观焉”(<南吕一枝花·县官卖柳·附记>)。然而他却不惯折节逢迎,对于索贿的暗示,也不予理睬,遂得罪朝廷使者,因而论免,使冯惟敏“效忠、奉公”的信条遭到践踏。因没有实证,不得不把冯惟敏移官京口,授为镇江学府教授。纵然这是一介闲差,但冯惟敏借此遨游金陵,得以睹六朝遗迹,“虚无”“为我”的思想再度泛滥。在此期间,更多地结识了像金銮这样的散曲大家,而且多有唱和,但毕竟是 “一句句六朝感慨,一篇篇千古兴衰”(《黄钟醉花阴·酬金白屿》),促使他退回到临朐冶原,再蹈“偃蹇卧茂林深岩”中,而作品的内容大多为田园风光、山水清悠之类。冯惟敏临谢世时,曾有<醉太平·家训>的散曲创作,诫其子弟“休舍命贪饕”、“循天理处安吾分,占便宜处甘吾笨”等等,大抵是他一生处世原则的写照。冯惟敏一生操持正义,最后又以正气之德明示后代。虽然冯惟敏在山居中死去,然而他的美德,他的有惊一世的作品,却使他的名声振远流长。 [1]

折叠 编辑本段 著述

冯惟敏冯惟敏

其著述有《海浮山堂词稿》、《石门集》,主纂嘉靖<临朐县志>、万历<保定通志>等,其中不乏伸张正义、尊重史实的佳作。对后世影响较大者数散曲集《海浮山堂词稿》,其中<农家苦>、<忧复雨>、<刈麦有感>等,反映了他体察民隐,对农民疾苦的同情心。另一些作品,或讽贪、或刺虐、或戳弊、或揭恶,均为警世醒民之作。故王士祯评其散曲“独为杰出”。他的杂剧《僧尼共犯》,通过僧尼私通,后经官府判为夫妻的故事,指出“男女居室,人之大伦”、“传流后嗣,繁衍至今”,乃天经地义之事。他以此向假道学公开宣战。他出身于宦门,贵族公子之习难以尽脱,在其著作中,也有一些风花雪月之类的作品。冯惟敏的散曲结集为《海浮山堂词稿》,他的整个诗文则结集为<冯海浮集>,其中《僧尼共犯》一剧尤其有鲜明的特色,是明代资本主义萌芽在文学上最深刻的反映,具有划时代的启蒙意义。

冯惟敏虽然出仕十余年,但官小事杂,很不得志,在散曲中抒写了他的愤世乐闲的感情,他的"归田小令"写得很真挚。他的散曲,能跳出只写吊古厌世、谈禅归隐、林泉逸兴,男女风情的窠臼,将题材拓展到社会生活的诸方面,丰富了曲作的内容。

冯惟敏冯惟敏

首先,他的一些暴露政治黑暗和社会弊端的作品。有讽刺统治集团腐朽无能,颠倒是非曲直的,如(清江引)《八不用》、(朝天子)《解官至舍》;有谴责贪官污吏刻剥罪行的,如(醉太平)《李中麓醉归堂夜话》、(新水令)《十美人被杖》;有揭露上层社会尔虞我诈、贤愚不辨的,如(端正好)《徐我亭归田》、(一枝花)《对驴弹琴》;有对科举制度表示不满的,如(粉蝶儿)《辞署县印》、(折桂令)《下第嘲友人乘独轮车》;还有指斥江湖术士骗钱害人的,如(朝天子)《四术》等。其次,他还有不少关心农事、同情农民的作品,如(胡十八)《刈麦有感》、(折桂令)《刈谷有感》、(玉江引)《农家苦》,以及《喜雨》、《苦雨》、《苦风》、《喜晴》(以上皆(玉芙蓉))等。此外他还有一些曲作,如(端正好)《吕纯阳三界一览》三组套曲,借神鬼反映现实社会,抒发愤懑之情。这些作品都表现了一定的思想深度。而象"嘲谑 "一类的篇什,则失于颓唐,暴露了作者消极的一面。

折叠 编辑本段 成就

冯惟敏冯惟敏

冯惟敏散曲的艺术风格,以真率明朗、豪辣奔放见长,但也不乏清新婉丽之作。他的作品大量运用俚语俗谚,不事假借,极少雕饰,幽默诙谐,气韵生动,保持了散曲通俗自然的本色美。有时他将经、史、子、集中的书面语词入曲,任意驱遣,浑然天成,毫无生硬枯涩之弊。

总之,从基本方面看,他的成就远远超过同时代的作家,使明代散曲达到了新的高峰。对于冯曲,历来论者评价较高,如王世贞说:"北调……近时冯通判惟敏,独为杰出,其板眼、务头,紧缓,无不曲尽,而才气亦足以发之;止用本色过多,北音太繁,为白璧微瑕耳。"(<艺苑卮言>)

其散曲的艺术价值主要体现在强烈的现实批判精神,独特的取材视野,豪辣宏阔的艺术风格等三个方面.。这些成就使冯惟敏成为明散曲豪放派集大成的人物,奠定了他在中国散曲史上的历史地位。

明代中后期的文坛,传统的诗文创作衰颓不振、题材狭窄、形式雕琢、意兴萧索的南音充斥曲坛。冯惟敏矫去时弊,上承前期文学的优良传统,利用北曲的音乐形式,创作了大量思想深刻、寄兴悠远、语言质朴本色、风格豪迈爽健的散曲作品,为我国诗体文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有谓冯惟敏之于散曲,“犹词中之有辛弃疾”。(任中敏《散曲概论》)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