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9 15:38:42
项目代码: Ⅳ
遗产认定批次:国家级非遗项目
地域: 中国安徽省合肥市
所属类别 :
其他艺术学相关
其他艺术学相关
编辑分类

徽剧,原名"徽调"、"二黄调",1949年后定名徽剧。徽剧为中国安徽省地方戏曲剧种之一。是一种重要的汉族地方戏曲,也是中国戏曲的一个重要剧种,不仅京剧是在它的基础上演变形成,中国南方的许多地方戏曲剧种,也都与它有着历史渊源关系,其影响几乎遍及全国。

徽剧传统剧目有1404个,保存档案有753个。其内容从列国纷争、宫迁大事、神仙鬼怪到民间生活故事。徽剧的音乐、唱腔优美、完整。主要分青阳腔、四平腔、徽昆、吹腔拨子二黄西皮、花腔小调共九类。而以吹腔拨子、皮簧为主要声腔。吹腔轻柔委婉,拨子高亢激昂,皮簧则比较通俗流畅,徽剧的表演艺术丰富多彩,技艺精湛。文戏以载歌载舞、委婉细腻其特点,武戏以粗犷、炽热、功夫精深、善于高台跌扑而震惊观众。生活小戏以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风趣、诙谐和语言吸引着观众。舞台画面多采多姿,具有雕塑造型美。

2006年5月20日,徽剧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徽剧

  • 批准时间

    2006年

  • 非遗级别

    国家级

  • 遗产类别

    传统戏剧

  • 遗产编号

    Ⅳ-29

  • 申报地区

    安徽省、江西省婺源县

  • 批准单位

    国务院

  • 代表人物

    程长庚、余银顺等

  • 谷化民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 李龙斌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 章其祥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 王丹红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查看更多

折叠 编辑本段 发展历史

折叠 徽腔形成

徽腔的前期

徽剧徽剧中国戏剧的繁荣,往往同声腔的广泛流传和发展分不开。徽剧声腔的形成,是徽剧赖以成立的基础。

元朝末期,南戏与北方杂剧分庭抗礼。弋阳腔流传到安徽衍化成徽州腔和青阳腔,并以此为主体,形成了徽剧的前身--徽池雅调。并相继产生了徽州腔、青阳腔、太平腔、四平腔等多种声腔。徽州腔的产生约在明嘉靖年间,至万历而盛行。当时在中国戏坛上有两种倾向,一种是以弋阳、徽州声腔为代表的适合普通老百姓口味的戏曲,另一种是以昆腔为代表的适合文人口味的戏剧。

以弋阳腔代表的徽剧声腔

嘉靖年间,在徽州腔产生的当时,全国颇有影响的余姚、海盐、弋阳、昆山四大声腔相继流入徽州。其弋阳腔用金鼓铙钹按节拍,用人帮腔,贴近普通老百姓而受到徽州群众的欢迎,为使弋阳腔的唱法更适合徽州村镇平民的口味,徽州艺人在演出时往往杂人土语,并在剧本中增加大量解释性字句,连唱带说,通俗易懂,扩大和增强了原作表现生活的能力。这种保持徽州语音声调,吸收弋阳腔特点,增加"道白"或称"滚",所创造出来的新戏声腔,时称"徽调"或"徽州腔",成为徽剧一种的声腔特色。

以昆腔代表的徽剧声腔

明嘉靖年间,昆曲也在徽州一带流传。昆腔剧本文词艰深,温文尔雅,以丝竹等乐器托腔伴唱,悠扬动听,颇受文人欣赏。当徽州腔在徽州本地流行之时,一些流寓在外的徽商却喜欢附庸风雅,以听昆腔为时尚,甚至专门蓄养家班唱昆调。这些演唱昆腔的徽商家班,随着主人回到徽州演出,也把昆腔带到徽州。徽州腔同昆腔的交流,使徽调又有了新的创造,一变为四平调。四平调又名二黄平板,也是后来四大徽班进京时所唱的主要唱腔。

徽腔的成熟期

清康熙、乾隆时期,徽州腔凭借徽商的推动和提倡,进入全面繁荣时期,仅扬州一地就有江春的德音班、春台班,徐尚志的老徐班,黄德、汪启源、程谦德的家班。这一时期,徽州腔更是兼收并蓄,博采众长,先后吸纳秦腔、吹腔、高拔子、梆子腔、罗罗腔等声腔艺术和剧本优点,形成以徽调为主,融合众长,唱、念、做、打并重的剧种--徽剧。

折叠 徽剧发展

鼎盛期

徽剧表演徽剧表演清乾隆中叶,徽剧的主要声腔均已形成。徽剧进京不久,汉剧也进京,徽剧又从汉剧中吸收了西皮,进一步丰富,发展了自己的声腔。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在广州的外江梨园会馆《碑记》上,记载有太和、保和瑞祥、永兴等徽班的名字。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另一块《碑记》则记有荣升春台有福、上明、翠庆、集庆、保和、文秀、上生等九个徽班班社。

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徽班名艺人高朗亭率三庆班入京演出,轰动京师。之后,在乾隆、嘉庆年间进京的还有四庆徽、五庆徽、四喜、春台、和春、三和等徽班。其中,以三庆、四喜、春台、和春四班最为有名,人称"四大徽班"。

嘉庆、道光年(1796-1850年)间,徽班在北京更加兴旺发达。

衰落期

清道光八年至十三年(1828-1832年)间,汉调艺人王洪贵、李六等在北京加入徽班,使徽、汉合流,出现变"诸腔杂陈"为"以皮簧为主"新剧种。而南方的徽班也受到京剧和其他各新兴地方剧种的冲击。

道光二十年(1840年)由于徽汉两个剧种的血缘关系,长期同台演出,彼此融会吸收,逐渐使徽汉两班合作,徽汉两调合流,又从昆曲、弋腔、秦腔不断汲取营养,并形成一个新的剧种--京剧

咸丰、同治(1851-1874年)后,徽剧班社逐渐减少,加上原先徽商的地位已被新兴的近代资本主义工商业势力所取代,使徽班逐渐失去原先徽商在经济上的支持,活动区域日渐缩小,只流行于安徽、江西、江苏、浙江四省的部分地区。但其艺术形式却保留了下来,并与京戏分为两个系统,称为"徽戏"。

民国十年(1921年)以后,徽班虽仍然活跃,但改调京腔者日渐增多,至抗日战争前夕,大多数职业班社解散,艺人多改学京戏或弃艺从农或改行经商,只有少数班社勉强维持。

民国十五年(1926年)左右,由于京、沪等地京剧的蓬勃兴起,徽剧渐渐衰落,解放前夕几成绝唱。

在1951年进行的老艺人普查、登记中,当时的徽戏老艺人仅有72人。同年5月,安徽省第一个徽剧团休宁"群乐徽剧团"成立。

抢救期

1956年,"安徽省徽剧团"在徽州筹备成立,剧团成立后抢救挖掘、搜集整理了近千个剧目和大量的徽剧声腔、音乐、脸谱等珍贵资料。两年后迁往合肥。1959年和1961年,该团两次赴北京、上海等地公演。

1961年,休宁"群乐徽剧团"改为"徽州地区徽剧团"。1978年重新成立"徽州地区京徽剧团"。

1989年,中国艺术研究院派专家与录像队,专门到黄山市进行徽剧、目连戏录像,其中徽剧录下《水淹七军》《百花赠剑》《出猎回书》《借靴》《打龙篷》《乌盆计》等6个节目,并列入国家艺术档案长期保存。

现阶段

徽剧表演徽剧表演1990年在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的演出盛会中,徽剧以其特有的艺术风格再次轰动京城。

1991年至1997年间,安徽省徽剧团多次应邀赴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和日本演出,

1999年夏,又应邀赴西班牙参加第20届朝圣国际艺术节、西班牙奔牛节和马德里夏季艺术节的演出。

2013年,应美国旅美专家协会邀请,黄梅戏剧院与安徽省徽京剧院共同组成"徽风皖韵美洲行"演出团踏上了2013春节访美演出的行程。[1]

折叠 编辑本段 艺术特点

折叠 表演

徽剧徽剧徽剧在表演艺术上善于兼收并蓄,博采众腔之长。演出容量大,表现力丰富,能以多种声腔表现各种复杂人物情感,以多种表演技艺塑造舞台人物形象。其表演题材广泛,即能演出诸如《八阵图》《水淹七军》《龙虎斗》《七擒孟获》等历史题材的大戏,又能表演如《踢球》《闹灯》《骂鸡》等生活小戏。其表演场面或委婉细腻,如生旦排场戏《赠剑》《断桥》《醉酒》,或火爆炽列,如武打戏《烈火旗》《八蜡庙》《英雄义》等。其表演形式也灵活多样,可分可合,可大可小,单折戏、连台戏均可演出。

徽剧艺术以朴实、粗犷、重排场、擅武功、具有浓厚生活气息为特色,徽剧表演历来讲究功底扎实、技术全面、阵容整齐、色艺兼优,歌、舞、乐、白高度综合。要求演员能文能武,唱念做打具佳。即重视排场,讲究舞台艺术完美,如以"三十六顶网子会面,十蟒十靠,八大红袍"来显示班社阵容强大和行当齐全,又重视表演朴实、粗犷。如《八达岭》中,单龙套就有十至十四堂之多,还有八红蟒、四官衣,演员边歌边舞,再配以唢呐、锣鼓,表现出千军万马的声势。演员舞台动作强烈鲜明,技术性强。即讲究人物亮相和舞台画面的雕塑美,又重视平台、高台的武功表演,在一些戏中还有不少特技表演。如《水淹七军》中关羽周仓关平三人表演的一系列身段亮相,特技表演高台如《一箭仇》中的史文恭要翻三至七张桌子,平台如跳圈、窜火、窜剑、飞叉、筋斗等。徽剧中其他角色的表演也各有特色,并吸收民间武术如"红拳"等成为武打中具有特色的招式。如旦角的表演,早期因无水袖,故有许多指法,净角亮相时双手过顶,似举千斤,五指岔开,形如虎爪,用"滚喉"喑鸣叱咤,辅以顿足,用以表现角色愤怒时的情感,显得粗犷激越。徽剧在表演上具有动作粗犷、气势豪壮的特点,是因继承了安徽旌阳(今旌德)一带目连戏艺人的技艺。此外,徽剧中尚有不少"绝活",如《滚灯》中的顶灯、《活捉》中的矮步、《三岔口》中的辫子功、《双下山》中的甩念珠、《月龙头》中的打红拳、《伐子都》中的三变脸等。徽昆以演出《七擒》《八阵》《八达岭》《英雄义》等摮:嫦窋和武戏形成自己的特点。

徽剧的表演讲究群歌齐舞的雄伟气派,高台、平台的武功技巧均注重舞台画面和身段、亮相的雕塑美。旦角的表演因早期没有水袖,故有很多手腕、手指的舞蹈动作。净角亮相双手过顶,似举千斤,用"滚喉"喑呜叱咤,辅之以顿足。

折叠 音乐

新编徽剧《徽班进京》新编徽剧《徽班进京》

徽剧的唱腔通俗易懂,节奏爽朗明快。其多声腔,主要包括:拔子、四平、吹腔、二黄,也兼唱昆弋腔、高腔、花腔小调、西皮。后来又增加了反二黄、反西皮、花西皮、花拨子等新腔,唱腔变得更丰富。唱腔为不太严格的联曲体,昆弋腔和吹腔为联曲体向板腔体的过渡形式,也用笛子伴奏,既可演唱长短句,也能演唱七字、十字对偶句,比较灵活。拨子、二黄和西皮都有一套完整的板式,它们的唱词,除回龙、叠板外,均为七字、十字的对偶句。[2]

折叠 行当

徽剧《借靴》剧照徽剧《借靴》剧照徽剧中的脚色行当由生、旦、净、丑四行发展形成了较细的分工。根据不同的腔调、时期、地方,角色分工各不同。

青阳腔的角色行当有:生(正生)、旦(正旦)、末、净、丑、外、小生、夫旦、花旦、贴旦等十行,另有四个龙套兼演杂角。

"四大徽班"进京时的徽戏行当有:生、小生、外、旦、贴、夫、净、末、丑等九行。

到了徽州的徽班时期,角色行当有:老生、武老生、正生、小生、武小生、正旦(青衣)、花旦、武旦、大花(铜锤)、二花(架子)、跌打二花(武花脸)、三花(丑)、武三花等十四行。

浙江一带徽班的角色行当有:老生、老外、副末、小生、正旦、花旦、作旦、老旦、武小旦、三娘旦、大花、二花、丑(小花)、四花、杂(为龙套、老虎、狗,兼管道具箱)十五行。[3]

正生

正生,表示严肃端庄的意思。剧中的男主角,多扮演的是中年男子,表演是以唱工为主,同时也有做、念功夫。如《水淹七军》中的关羽、《八阵图》中的诸葛亮等。

正生正生

老生

老生分文武老生,多扮演中、老年男子,表演要求唱、念、做、舞并重,还须具备扎实的武功基础和靠把功夫。文戏所扮角色如《举鼎观画》《跑城》中的徐策,《追韩信》的萧何,武戏角色如《三挡》中的秦琼,《定军山》中的黄忠等。

老生老生

小生

小生分文武,多扮演青、少年男子,唱念要求真假声结合,唱腔刚劲秀美;身段动作讲求儒雅潇洒、风流倜傥,并掌握一定的翎子功、把子功及翻滚跌扑等武功技巧。文戏所扮角色如《银桃山》中的周珠明、《凤凰山》的海俊、《打金枝》的郭暧等,武戏角色如《临江会》的周瑜、《白门楼》的吕布、《红桃山》的花荣等。

小生小生

大花

大花又称净,分白脸、黑脸、花脸、红脸。表演上以唱为主,要求声音洪亮、有炸音;做工讲究雄浑凝重、气宇轩昂。所扮角色黑脸如《铡包勉》的包拯、《玉灵符》的项羽等,白脸戏如《打严嵩》的严嵩、《二进宫》的徐延昭等,花脸戏如《打龙篷》的郑子明、《定军山》的夏侯渊等,红脸戏如《古城会》的关羽、《太平桥》的李克用等。

大花大花

二花

二花即副净,重做工,念白铿锵有力,扑打火爆炽烈,还会一些特技表演。所扮角色如《收张奎》的张奎、《醉打山门》的鲁智深等。明清时期有吴老黑、王石等"二花"名角。

二花二花

三花

三花即丑行,分文武。多扮演性格诙谐、幽默的角色,兼演丑旦,表演上讲求唱念做打俱全。文戏所扮角色如《九锡宫》的程咬金、《借靴》的刘二等,武戏角色如《九龙杯》的杨香武、《花蝴蝶》的蒋平等。丑旦角色如《骂鸡》的王婆、《巧姻缘》的奶娘等。

三花三花

正旦

正旦又称青衣,主要扮演稳重端庄的中、青年妇女,重唱工,唱腔讲究珠圆玉润、委婉细腻,善于表达人物情感,身段动作要求朴素、庄重。所扮角色如《处猎》的李三娘、《双别窑》的王宝钏等。

正旦正旦

花旦

花旦多扮演天真活泼、妩媚明快的年轻女子,重做工,表演讲求细腻秀美,动作,动作要求美、媚、脆。所扮角色如《戏牡丹》的白牡丹、《杀嫂》的潘金莲等。花旦一词,来自元代夏庭芝的《青楼集》:"凡妓,以墨点破其面者为花旦。"

花旦花旦

武旦

武旦多扮演英勇善战的女将、女侠、女仙、女妖等。重武打和翻扑,讲求身手矫健;唱念和做工讲究在妩媚中显出刚劲、挺拔的气质。所扮角色如《破洪州》中的穆桂英、《十字坡》的孙二娘等。

武旦武旦

老旦

老旦多扮演各种不同身份的老年妇女。重唱念功夫,表演上讲究神态、步伐稳重。老旦的表演特点,是唱、念都用本嗓,用真嗓,但不像老生那样平、直、刚劲,而像青衣那样婉转迂回。所扮角色如《四郎探母》的佘太君、《牧羊卷》的春登母。[4]

老旦老旦

折叠 乐器

徽胡徽胡伴奏乐器多以徽胡、笛、唢呐为主。徽胡又称科胡,木杆丝弦,琴筒内直径为二指,用短弓弓法,配以揉、滑等指法,有独特风味。另有一种乐器,称为"先锋"亦叫"挑子"、"虾须",喇叭形,长五尺,铜制,分三截,可伸缩,用于出将、法场、出鬼怪。打击乐器有单皮鼓、牙板、大堂鼓、云鼓、徽锣、大钹小锣小钹云锣等。[5]

折叠 戏服

服饰种类

徽剧戏服徽剧戏服徽剧传统的服装包括、靠、、盔帽、靴鞋等附件,又名戏衣,俗称行头,人物的冠戴即称盔头。过去徽班有"江湖行头""内班行头""私房行头"与"官中行头"之分。戏鞋分为靴、鞋两类,靴可以分为厚底、薄底和方头三种。戏服的穿戴规制,早在宋、元时期已有"披秉""素扮""道扮""蓝扮"等。明代后期,由于上演的剧目不断更新,表演艺术的发展提高,使歌与舞有了进一步的综合,演员行当的分工更加具体明确,以及戏班经济条件改善,从而在舞台美术方面出现了一个戏衣、盔帽、化妆、装置等全面发展。虽然传统的徽剧服饰成型于清代,但其规格式样基本上是以明代服饰为基础,并参酌唐、宋、元、清等朝代服饰之典型,加以综合与美化创造的。

服饰颜色

徽剧服装具有很浓烈的民族性与服饰性。它在设计中充分运用和体现了中国传统的色彩学和工艺美术的绘画诸原则。服装用色为五类,分别为红、黄、蓝(绿)、白、黑。其官衣、褶子用蓝色不用绿色,蟒、靠、龙套用绿色不用蓝色,绣花以龙纹居多,线条较粗。后来受到其他剧种的影响,有所变化。

折叠 脸谱

徽剧脸谱徽剧脸谱徽剧脸谱中,"草脸"为通用脸谱,其余的专用脸谱都富有寓意,如包拯的前额上画一粉红色肉包,因传说他幼年时曾被恶嫂陷害,推入枯井所至,张飞的前额上画有一个大桃,象征着"桃园结义",魏延的印堂上画三条反骨,表明其造反等等。

折叠 曲牌

徽剧伴奏徽剧伴奏

徽剧多以演武戏为主,用大小唢呐伴奏,配以大锣大鼓,气势宏伟。吹腔以笛和小唢呐为主要伴奏乐器,有曲牌、板式变化加曲牌体、板式变化体等三类唱腔结构体制。拨子以枣木梆击节,初用弹拨乐器伴奏,与吹腔结合后改用唢呐,笛和徽胡。二簧除老二簧用唢呐伴奏外,其他都以徽胡为主,分男女宫,有导板、原板、回龙、哭板、散板、流水等板式。西皮也以徽胡为主要伴奏乐器,有文、武导板、散板摇板二六(亦称慢垛子)、流水(亦称紧垛子)、原板、叠板、哭板等板式,分男女宫,有西皮反西皮两类。

徽剧的文场曲牌也丰富多样,青阳腔和徽戏各有一套锣鼓经,打击乐音色低沉、浑厚,并常以大钹和大鼓的闷击,造成独特效果。[6]

折叠 道具

徽剧的道具有着自身的特色,有纸糊的砌末、纸扎十八罗汉像、三换衣等等。

折叠 编辑本段 流派艺术

折叠 徽剧嫡派

婺剧表演婺剧表演徽剧因徽班的推动发展为各个流派。如浙江的婺剧、江西的赣剧等,差不多都是徽剧的嫡派。云南滇剧、广东粤剧的主要声腔都是"二黄",主要来自徽剧,并吸收了徽剧的武功。湖南湘剧中的"南北腔",就是徽调的"二黄西皮",广西桂剧也以"二黄西皮"为主调,吹腔则称"安庆调"。在安徽省内,徽剧又有江南、江北、徽州等各具特色的流派。江南徽剧以唱功见长,声调纯朴浑厚,韵味足,江北徽剧以武功见长,有些筋斗、档子,为其他剧种所少见。[7]

折叠 流行地区

主要范围

徽剧艺术特色徽剧艺术特色徽剧主要流行于古徽州府一府六县(歙县黟县、休宁、婺源、绩溪、祁门)和安庆市及江浙一带,在南方流布甚广。

影响范围

徽剧的影响遍及江苏和浙江、江西、湖南、湖北、福建、广东、广西、陕西、山东、山西、四川、贵州、云南等地,全国有40多个戏曲剧种和它有渊源关系,在川剧湘剧赣剧闽剧粤剧滇剧黔剧桂剧婺剧淮剧等兄弟剧种里,都可以找到徽戏的影响。[8]

折叠 代表人物

早期徽剧代表人

程长庚程长庚程长庚(1811~1880),名椿,谱名程闻檄,清朝同治、光绪时京剧表演艺术家,由演唱徽调、昆腔衍变为京剧的奠基人之一,誉为徽班领袖、京剧鼻祖,被清末画家沈蓉圃绘入《同光十三绝》画谱。他曾任三庆班主,精忠庙庙首,三庆、春台、四喜三班总管,同仁尊称其大老板。他腹笥渊博,能戏300余出,与四喜班张二奎、春台班余三胜并称老生三杰、老生三鼎甲。虽比余、张享名较晚,但其威望极高,名列"三鼎甲"之首。[9]

余银顺(1888~1974),徽剧名角演员,安徽绩溪大源乡坦头村人。晚年定居尚田村。15岁投师学徽剧,攻须生,学艺6载,拿手戏有《打金枝》《大红袍》《渭水河》等,后因大嗓倒去,改用小嗓,学青衣,演文武花旦,以《宝莲灯》《重台别》名于世。民国3年改攻小生,长于《昭君》《水斗》《思凡》、奇双会》等传统戏目。

程松顺(1880-1966),男,汉族,安徽省歙县长陔乡石门坑人,徽班艺人,老生演员。其十三岁拜"桂春"班(二黄班兼演目连戏)王顺田为师习老生。出师后相继在"上升"、"丹桂"、"长春"、"二阳春"、"柯长春"等大小戏班唱戏。

现代徽剧传承人

章其祥章其祥章其祥国家一级演员。1944年出生,黄山市屯溪高枧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1956年开始学戏,1957年入安徽省徽剧团,在徽剧《水淹七军》《情义千秋》《淤泥河》《快活林》《磨房会》中饰演主要角色。[10]

李龙斌,安徽省明光市人,1956年生,安徽省徽京剧院副院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徽剧"代表性传承人,1992年,凭借作品《临江会》获得上海第三届"白玉兰"表演艺术奖,1993年,因出色扮演了徽剧《吕布与貂蝉》中的吕布一角而获得第十一届"梅花奖"。

汪亦萍,黄山市省级非遗徽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是一位将京、徽剧艺术传承艺术家。从艺33年来,她不但在京、徽剧演出、研究中作出贡献,还将京、徽剧演到了国门之外,传进了校园和社区。[11]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剧目

徽剧徽剧安徽省徽剧团建团以来,抢救挖掘、搜集记录了近千个剧目和大量的徽剧声腔、音乐、脸谱等珍贵资料。徽剧共有传统剧目1404个,存安徽省徽剧团手抄剧本753个。徽剧的音乐唱腔以吹腔、拨子为主,另有青阳腔、四平腔、徽昆、昆弋腔、二簧、西皮及花腔小调共九类声腔。徽剧的曲牌共有100余种,经常演出使用的约50多种。徽剧传统剧目非常丰富,其中徽昆剧目以武戏为主,西皮戏,多与汉剧类同。[12]

声腔名称
剧目名录
徽昆剧目七擒孟获》《八阵图》《八达岭》《英雄义》《倒铜旗》《白鹿血》等。
昆弋腔剧目《昭君出塞》《贵妃醉酒》《芦花絮》等。
吹腔、拨子剧目千里驹》《双合印》《巧姻缘》《凤凰山》《淤泥河》等。
西皮剧目《战樊城》《让成都》等。
皮簧剧目龙虎斗》《反昭关》《宇宙锋》《月(肉)龙头》《花田错》《春秋配》等。
花腔小戏《骂鸡》《李大打更》《探亲相骂》等。
青阳腔和四平腔剧目《出猎回猎》《磨房会》和《借靴》等。
经过整理较有影响的徽剧剧目《齐王点马》《百花赠剑》《七擒孟获》《八阵图》《水淹七军》《淤泥河》《打百弹》《拿虎》等。
安徽省徽京剧院徽剧的保留剧目水淹七军》《贵妃醉酒》《哭剑饮恨》《临江会》《白蛇传》《杨贵妃后传》《九件衣》《百花赠剑》《情义千秋》《吕布与貂蝉》《刘铭传》。[13]

折叠 编辑本段 徽剧剧团

折叠 早期徽班

徽班进京剧照徽班进京剧照"三庆徽班"进京祝寿演出成功后的第一代班主是高朗亭,其嘉庆二年(1797年)接任余老四的。第二代班主陈金彩,于道光初年(1821年)接任(有说是1834年)。第三代班主是程长庚,其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接任,其时新剧种--京剧已基本形成。光绪六年(1880年)程长庚故后由杨月楼接任第四代班主。第五代班主于光绪十六年(1890年)杨月楼去逝由王楞仙接任,此后一年多,即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三庆班解散。

"四喜徽班"的班主,在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和咸丰元年(1851年)是京剧奠基人之一张二奎,同治四年(1865年)由姚增禄领班,同治十一年(1872年)由梅巧玲接任至光绪八年(1882年)。巧玲故后由其子梅雨田接任,民国二年(1913年),由嗣子(即侄)梅兰芳掌管。

"春台徽班"在道光七年(1827年)由陈孔蒸任班主,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班主是京剧奠基人之一余三胜,光绪元年(1875年)班主为时小福

"和春徽班"在道光八年至十二年(1828-1832年)由王洪贵执掌班主,后因缺少台柱,力量薄弱,经营不振,于道光十三年(1833年)报散,当时京剧还在"孕育"期中。[14]

折叠 现代剧院

安徽省徽京剧院

徽剧演绎《惊魂记》徽剧演绎《惊魂记》安徽省徽京剧院是在原安徽省徽剧团、安徽省京剧团基础上于2005年11月18日合并组建成立的。安徽省徽剧团始建于1956年。在职职工160人,拥有副高以上职称的演职员占在职人数的40%,多人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华奖、上海戏剧"白玉兰"奖、中国曹禺戏剧奖和中国戏曲"红梅"奖。安徽省徽京剧院以演出国粹京剧和安徽特有地方戏徽剧为演出主体,剧院积累大量优秀传统京剧和徽剧剧目。

2006年,国务院公布的国家级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安徽省徽京剧院院申报的徽剧名列其中。剧院申请的"徽班"注册商标获得国家版权局的批准。[15]

徽州地区京徽剧团

1951年,进行的老艺人普查、登记中,当时的徽戏老艺人仅有72人。同年5月,安徽省第一个徽剧团休宁"群乐徽剧团"成立。1956年,"安徽省徽剧团"在徽州筹备成立,两年后迁往合肥。1961年,休宁"群乐徽剧团"改为"徽州地区徽剧团"。1978年,重新成立"徽州地区京徽剧团"。1989年,中国艺术研究院派专家与录像队,专门到黄山市进行徽剧、目连戏录像,其中徽剧录下《水淹七军》《百花赠剑》《出猎回书》《借靴》《打龙篷》《乌盆计》等6个节目,并列入国家艺术档案长期保存。[16]

折叠 编辑本段 保护现状

折叠 传承影响

老艺人教授徽剧老艺人教授徽剧传统戏曲一般由传承人的口传身授而得以代代传递和发展的,饱含着历久弥新的历史文化价值。随着时代的变迁,新的文化娱乐方式的冲击,人们的生活环境以及消费方式发生变化,很多民间风俗活动不再举行,与此相关来自乡野、自编自演的徽剧徽戏,也慢慢淡出人们的生活。因此,对传统徽剧进行抢救、挖掘、保护、传承,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徽剧正面临着种种现实困难,其中最重要的三点影响到徽剧的传承与发展。

一是徽剧的艺术特色消融,有出现"京剧化"的潜在危机,安徽省徽剧团由原先的徽剧团合并为徽京剧院,"徽京合并"导致徽剧特色逐渐消融,使徽剧传承工作业态萎缩,生存状况令人堪忧。

徽剧与京剧,同根同祖,一脉相承,徽、京之间,无论从剧目、声腔、曲调、念白以及行当角色、表演程式等方面,彼此差异大致相同,徽京合并会造成剧种界限被打破,表演特色被融合。特别是演员之间长期同班、同台、同戏、同演,使徽剧艺术特质逐渐消解,与京剧同化合流,会使徽剧失去自身艺术特色,亦会影响徽、京两个剧种的艺术发展。

二是艺术人才的匮乏,传承后继无人,徽剧正面临的主要困境是演员老化、行当不全,艺术人才断档严重。

三是徽剧缺乏精品力作,社会影响力逐年下降。

徽剧艺术这一珍稀文化遗产,保留它的活态演出不仅对观众、对研究中国文化的学者是福音,对于世界了解中国历史文化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故宫博物院尚存清廷"升平署"一库房徽剧剧本及文字材料亟待整理,而徽剧剧种的消失将会使这批文物成为无法解读的"天书"。对这样一份中国戏剧文化遗产,理应倍加珍视,并加以抢救和保护,也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17]

折叠 保护措施

2013年7月,为了将徽班进宫演出资料的保护与整理,故宫博物院将1万1千件徽班进宫演出资料进行了第一轮整理,挑出了品相相对完好的300多件资料,进行了影印。[18]

2013年10月,黟县戏联遵照黄山市委、市政府领导关于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指示要求及市文化委具体工作安排,组织老徽剧演员传帮带,排练徽剧《杨贵妃后传》,以实际行动传承徽剧演艺,抢救徽剧表演艺术,为传承徽剧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自己的贡献。[19]

2016年,安徽省怀宁县将选址"戏曲之乡"石牌镇,建立首个中国徽班博物馆,将收入大量关于徽班与徽剧的相关史料。

1、徽剧表演人才后继乏人:50年代培养的一批徽剧演员,在“文革”中荒废了20年的黄金时段,现已大部分退休。80年代的再传接班人,现在也步人中、壮年,且行当不全,后继乏人。 2、徽剧观众面日渐萎缩:传统文化正面临着通俗文化和西方外来文化越来越大的挑战,徽剧观众面日渐萎缩,致使演出成本提高,陷人“小演小赔钱,大演大赔钱”的怪圈。 3、徽剧艺术研究和生产需要大量的经费:要挖掘、整理、抢救老剧目,必须将平面剧目资料制成音像资料,留待后人欣赏、研究。要恢复排老戏、排大戏、排新戏、搞精品,这一切都需要大量的经费。 4、缺乏进行徽剧艺术资料的整理、研究、创作和师资人才:由于缺少自己的剧作家和剧目整理者、音乐作曲者,致使大量的徽剧艺术创作及资料研究、整理工作无法完成。缺乏师资,也无法培养新一代徽戏接班人。 5、剧团的基础设施和硬件已难以为继:剧团的住房紧张,场地拥挤,排练房设施简陋,器材缺失,已到难以为继境地。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