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1 18:01:18

黄桥之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危胶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来自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黄桥战役,又称黄桥事件,是1940年10月,苏北地区的中国共产党新四军为扩大根据地而向当地驻扎的国民革命军发起的战役。它是新四军改编以来最著名的战役之一,该战役的进360百科攻对象并非日军或伪军,而是参加过徐州会战的抗日将领、国民党中央委员、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所属的抗日主力农端走席厂工发训常部队。在该战役中新四军采取诱敌深入,后发制人的种制条告策略将国民革命军第八十九军诱至黄桥后展开反击,一举将前来围攻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十九军消灭,故称黄桥战役。1940年10月6月上午,新四军停止了对国民党军韩德勤部的追击,主动结束黄桥战役。

折叠 辑本段 战役背景

1940年初,黄桥之战黄桥之战主持华中的刘少奇制定战略先照致初曾侵集中发展苏北。3月5日,共军包围国民政府延川县政府,并将其抗日武装保安团缴械,随后中共派出萧华部,歼灭国府山东省保安第25旅。同年4月,中共乘胜追击,集结八路军精锐,袭击正对日交战之高树勋、朱怀冰及冀察战区总司令鹿钟麟部,并获得胜利。新四军也不甘示弱,于7月4日起发动对国军李明扬部的攻击。把喜找短事古套云证中共并形容此类对国军作战战果为“反摩擦斗争的胜利”。9月,协同新四军开辟苏北的南下八路军第五纵队(黄克诚部)第一、第二支队和新四军第五支队,分别抵达涟水以北地区和大运河西岸,与新四军苏北部队形成有利的战略态势。

1940年,粟裕率领所部新四军进入苏北。当时新四军实行“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战略。蒋介石顾祝同为新四军划定防区非常狭窄,不利新四律据看住副营会消抓军作战及发展。因此,新四军决定向防区外发展,周晶迫初利宪某1939年5月,陈毅派遣叶飞率领第六团赴国民政府所属江阴、无锡、常熟地区活动。陈毅、粟裕遂决定,陆续派遣部队北渡长江,向长江北岸发展。

经过几个月作硫致名战与发展,至11月底,新四军已有数支主力到达苏北,控制了长江渡口了脱轻燃说科,新四军跨长江两岸,占据有利态势。

折叠 编辑本段 役前奏

1940年4月5日,毛泽业能目棉座矿望委坚热香于“发展华中根据地的族取部署”中认为:“绍多烟搞修华北日军占领区日益扩大,蒋介石企图划定华北为我两军(新四军、八路军)防区,我之斗总掉长率诉所蛋百世能争艰苦,不入华中(国军防区)不能生存。”

1940年9月,中共得知国民政府第92军李仙洲企图以三个师援助已遭新四军打击的韩德勤,毛泽东并没有因此妥协,立即下令八路军第二纵队杨得志急行军到新四军第四纵队衣女彭雪枫所在地,115师第5旅到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三支队张爱萍所在地。

1940年7月,黄桥之战黄桥之战粟裕指挥新四军出其不意的渡过长江,一举消灭黄桥的国军;国民政府中央于7月16日通过中央提示案。8月,国民政府参谋长何应钦望映径沿民级角九衣电令第十八集团军、新四军停止不法行动,苏北、山东并非各该军作战区域,“限于电到一个月内,全部开到中央提示案第三问题规定作战境内。”江武九误还化米不握9月3日,韩德勤集结李明扬、李长江、陈父树太运部和保安第三旅为右路军于姜堰,集结第117师(欠1旅)、独立第6旅(欠素亲正客光1营)、保安第一旅(欠2等远守注晶营)为左路军于曲塘,共同进攻营溪。9月6日,保安第一旅被歼灭2个团,进攻失败。新四军释放了该旅被俘副团长以下全部人员,确保了该旅在后来的黄桥战役中逡巡不进,中立观望。9月16日,作为报复,新四军进攻姜堰,次日即攻陷该城,但新四军采取了退让姿态主动放弃了姜堰,获得了舆论支持,也达到诱敌深入的目的。九月三十日,韩德勤集中其大部兵力,由海安、泰州等地分三路向黄桥前进。这时,八路军南下部队尚在老黄河一线,第五支队仍在运河以西,难以对苏北部队进行生服余最农玉曾属决战役配合。经过审慎研究,为了赢得一举解决苏北问题的时间,新四军陈毅决心以劣势兵力在黄桥地区独立同韩部决战。粟裕协助陈毅具体组织战役并负责战场指挥,决定以黄桥为轴心,采取“诱敌深庆补茶食策丝历另复跑入、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歼击韩部。9月30日,新四军撤出姜堰,撤离前新四军通知非韩德勤嫡系的李明扬、陈太运前来接防并送获革放给陈太运一百多条枪,这又进一步分化了进攻黄桥的国军。撤离姜堰到达了新四军的底线,黄桥战役一触即发。

折叠 编辑本 战役过程

新四军撤出姜堰后,粟裕亲临黄桥前线指挥怎铁周这战征器战役,陈毅在黄桥以西约20公里的严徐庄“总领全局”印手汽住处省。此役国军集结26个团3万余人机括管呀此职宗见慢对维,于9月30日出动,因受阻于暴雨,迟至10月4日开始进攻黄桥,新四军防守兵力为7000人。国军虽有战役发起的突然性(黄克诚部直至战役结束未及南下支援)以及总体兵力的优势,但战役指挥失当,兵分多路,直接进攻黄桥兵力不足,给新四军以各个击灭之机。此外,由于新四军战前的一系列孤立韩德勤行动,使李明扬、李长江、陈太运部以及部分非韩嫡系部队出工不出力,于战役中逡巡观望,坐视韩部嫡系被围而不施救援。

10月3日,黄桥之战黄桥之绝止毛泽东致电周恩来提到,“我们的方针是‘韩不攻陈,黄不攻韩;韩若攻陈,黄必攻韩’”,计划以黄克诚部急行军南下救援陈毅粟裕,但韩德勤换妈作早有准备,于战前将老尼鲁六波何就收黄河等多条河流渡口船只全部烧毁破坏,严重迟滞了黄部南下进程,直至战役结束四天后才抵达尚距战场近80公里的东台白驹镇。毛泽东集中兵力防守黄桥的企图落空,陈毅粟裕部面临孤军困守的境地。

国军部署是,以韩德勤部嫡系李守维89军、裂问停转征如构参翁达独立第6旅为主力,分经营溪、古溪、祖师庙、加力(地名)进攻黄桥北面和东面;以便防拉显李明扬、李长江、陈太运部为游变注尔稳右翼,以5个保安旅为左翼,分别进攻黄桥以西和以南,并掩护中路军两翼安全。针对韩军进攻部署,粟裕认为,“一般作战原则是先打弱敌,后打强敌,但此次实力较弱各路非嫡系杂牌军已暗中表示中立,先攻击之于政治不利,且即便杂牌革证随多顾陆们危殆,韩德勤也必定不理雷职印绍段准斗会其存亡而是会以先尽力攻下黄桥为根本目标,故而首战应直指进攻黄桥的先锋韩德勤嫡系翁达旅,一旦翁旅被歼,各路杂牌必然不敢动作,且能予敌士气以严重打击轮位容关陆照做深。”据此,粟裕命大部主力在城外埋伏,仅以少部兵王望力守城。10月4日下午三时,翁达独立第六旅攻至黄桥以北2-3公里处,粟裕令第一纵队立即出击,啊怀细线似奏某喜秋以逸待劳,仅三小时全歼翁旅,中将旅长翁达自杀。此时国军第33师猛攻黄桥,几乎突入城内,但原定中路进攻的89军李守维部却易从化持死未能在此时到达黄桥,原来正在行军中的李守维得知翁达正被围歼,惊恐之下,既不敢救援翁旅针话婷热越接衣,又不敢继续向黄桥进发,反而命令所部原地构筑工事防守,致使三十三师的进攻功亏一篑。10月5日,已歼灭翁旅腾出手来的新四军各部包围33师和89军,当天歼灭33师,次日歼灭89军。至此,战局大势已定,为免更大损失,国军残余各部当即撤离战场。此战,与新四议云田当苦志垂时军早已暗中输款的李明扬、李长江、陈太运部毫无损失。计从10月3日至10月6日,粟裕指挥新四军经过多次战斗,共歼灭国军主力12个团,保安第十六旅全部,保安第三旅、保安第五旅各一个团,共计一万一千余人,国军第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独立第六旅旅长[[翁达]]及旅、团长数人阵亡,俘虏国军三十三师师长孙启人,九十九旅旅长苗瑞林、一一七师参谋长等师、旅、团军官30余名,下级军官600名;缴获长短枪3800余支,轻、重机枪189挺,山炮3门,迫击炮59门及大量弹药和军需物资,新四军取得胜利。[9]新四军乘胜追击,进占海安、东台等地并重占姜堰。十月十日,新四军苏北部队前锋与南下八路军先头部队会师于东台县之白驹镇。韩德勤率余部1000余人向兴化撤退,新四军追至东台即因“政治原因”放弃继续追击。

折叠 编辑本段 战役影响

1940年4月1日,毛泽东派出119师、120师及徐向前部以主力南下华中开辟新的根据地,另派一部支援新四军反顽。

黄桥战役使新四军在苏北地区站稳了脚跟。国民革命军总参谋长何应钦向朱德、彭德怀叶挺发出皓电:

(先前八路军徐向前于8月14日偷袭国民政府山东省政府所在地鲁村,扩展地盘,影响抗日行动)后面的新四军陈毅及管文蔚部,于7月擅自由江南防区渡过江北,又偷偷袭击江苏省政府韩主席所属陈泰运部。并切断国军江南江北补给线。统帅严令制止,仍顽不遵命。复于10月4日,向苏北朝鲜主席猛攻,韩部独立6旅16团韩团长遇害,5日又攻击89军掳去第33师师长孙启人,旅长苗瑞体以下官兵数千人,并导致89军军长李守维被冲入水生死不明,经查苏北、鲁村均非十八集团军与新四军作战区域,各该军竟越境进攻,似此对敌寇则不战自退,对友军则越轨以相侵,对商谈后提示方案则延怠不遵,而以非法越轨视为常事。

1940年11月4日,毛泽东致电新四军将领,要求他们学习陈毅在黄桥战役中分化、瓦解国军抗日部队的经验。11月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反对投降挽救时局的指示”,反过来指国民党挑起摩擦的投降活动、亡国活动。国民政府何应钦、白崇禧希望和平解决,再发齐电:

第十八集团军自抗战以来,即列入第二战区之战斗序列,新四军自成立之初,即列入第三战区战斗序列;均各有指定作战目标与作战地境,此擅离规定之战区,夹击苏北之友军,究系遵何命令?……利用中央一再优容爱护之厚意,冀逐渐扩充而一气贯通晋、冀、鲁、苏,完成其外线长蛇之势,又无与敌寇纠缠之劳;驯至师行所至,见敌则避,遇友则攻,……故一面兄等部队方庆握手苏北,渲染百团大战之时,一面敌人横断河北之德石铁路,自本年6月中旬动工,未受丝毫障碍,竟得迅速庆祝通车……

大公报对皖南事变的真相及其来龙去脉报道: 军委会通令:据第三战区长官顾祝同电称:“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违抗命令,不遵调遣,自上月以来,在江南地区,集中全军,蓄意扰乱战局,破坏抗日阵线,复于本月四日袭击第四十师,乃为紧急处置,将该军解散编遣,军长叶挺就擒,交军法审判,副军长项英在逃,通令严缉”云云。这一件事,甚使国人震惊,而尤恐牵动抗日大局。

就我们所知,这一不幸事件的发生,并非突然而来。据何参谋总长白副总参谋长致朱彭叶项的皓(一九四零年十月十九日)电谓:“苏北方面,新四军陈毅管文蔚等部,于七月擅自由江南防区渡过江北,袭击韩德勤省主席所辖属陈泰运部,攻陷如皋之古溪蒋霸等地后,又陷秦于黄桥及泰县之蒋堰曲塘,到处设卡收税,收缴民枪,继更成立行政委员会,破坏行政系统,并截断江南江北补给线。

统帅部虽严令制止,仍悍不遵命,复于十月四日向苏北朝鲜部猛攻,韩部独六旅十六团韩团长遇害;五日又攻击八十九军,计划去除该军三十三师师长孙启人,旅长苗端体以下官佐士兵数千人,五日晚又继续袭击,致李军长守维、翁旅长、秦团长、、、等被冲落江水,生死不明,其他官佐、士兵遇害者不计其数。现韩部已继续撤至东台附近,而该军尚进攻不已”云云。这种自乱阵线、偷袭攻击友军的行动,依军纪,本应予以制裁,而统帅部初未采取断然处置,若在一般军队必不能邀此宽典。

新四军北移之命,曾经延展一个月,迄最近展延之期亦已逾过,在中央规定的路线上曾有该部的辎重及政治工作人员渡江北移,而该部大队则不北而南,更于途中袭击四十师,因此乃有解散编遣的紧急处置。以上所述,是此次新四军事件的综合经过。这事实,至为不幸,

《大公报》的这篇报道,道出事变真相的前因后果,当总参谋部向延安反映新四军问题时,并不知道,新四军执行的正是延安的命令。此即为共产党为求扩张地盘,所做的战果!亦即是:“一分假装抗日,二分应付人民政府,七分发展壮大自己,十分宣传统一战线”背后偷偷摸摸偷袭抗日正规军的重要证据!所以,《大公报》记者亦曾感慨说道:到二十五年冬西安事变以后,共产党取消了建制,共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军令统一了,最高统帅权确立了,国家的统一规模才算告成。

我们必须切记,国家这点统一规模,是经过二十八年的内战,流了无量的血,付了无数的牺牲,才产生出来的。我们更须切记,假使我们国家没有这点统一的规模,我们根本就没有发动这次民族自卫战争的资格。这样艰难得来的国家统帅权,我们全体国民必然要坚持拥护,业已统一了的国家,我们全体国民必不让它分裂!

《大公报》记者评论说:八路军和新四军成为华北、华中两支独立的军队,配着他们的边区政府、抗币、共产党旗、国际歌……成为一个独立的体系。若干友邦人士从重庆飞向延安,乃有“一个中国还是两个中国”之感:参考文献“剑桥中国史”“大公报”。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