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7 16:49:26

崔杼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崔杼(?-公元前546年),姜姓,崔氏,名杼,谥武,又称崔子、崔武子,春秋时期齐国大夫,齐丁公的后代,后为齐国执政。灵公时曾率军伐郑、秦、鲁、莒等国。灵公病危,迎立故太子吕光(齐庄公),杀太傅高厚,他在齐执政二十多年,当国秉政,骄横异常,先后立庄公、景公,在朝大肆杀戮,使齐国政局动荡。

前548年,因庄公与其妻棠姜私通、并且将赐予自己的帽子赠与他人,便联合棠无咎杀庄公,立庄公弟杵臼(齐景公)为君,自己为右相。两年后,其子崔成等互相争权,家族发生内讧,左相庆封乘机攻灭崔氏,他上吊自杀,尸体为齐景公戮曝。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崔杼

  • 外文名

    Cui Zhu

  • 别名

    又称崔子、崔武子

  • 国籍

    齐国

  • 民族

    华夏族

  • 出生地

    齐国

  • 出生日期

    不详

  • 逝世日期

    公元前546

  • 职业

    大夫

  • 时代

    春秋

折叠 编辑本段 家世背景

齐丁公太子崔文子因让位予齐乙公逃到崔,成为齐国大夫生崔穆伯,穆伯生崔沃,崔沃生崔野,崔野八世孙崔夭,崔夭生崔杼

崔杼早年曾得到齐惠公宠信,齐惠公去世后,高固,国佐,怕受他胁迫,将其驱逐出国,崔杼出奔到卫国,后返齐国。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涯

折叠 娶姜

东郭姜,本是齐国棠公的妻子、东郭偃的姐姐。而东郭偃,是崔杼的家臣

棠公死,东郭偃为崔杼驾车去吊唁。崔杼看到东郭姜很美,便见色起淫心,不顾占卜不利的忠告,是让东郭偃为他娶了过来。

折叠 弑君

公元前548年,齐庄公与崔杼之妻东郭姜通奸,多次去崔杼家,还把崔杼的帽子赏给别人。齐庄公的侍从说:"不可。"齐庄公说:"不用崔子的帽子,难道就没有帽子了?"

崔杼大怒,借庄公伐晋,想与晋国合谋袭庄公但未得机会。庄公曾鞭笞宦官贾举,贾举又被任为内侍,替崔杼寻找庄公的把柄。

五月,莒国国君朝见齐君,庄公在甲戌日宴请莒君。崔杼谎称有病不上朝。

乙亥,庄公探望崔杼,但意在其妻东郭姜,故接着调戏东郭姜。东郭姜入室,与崔杼一起把门关上不出,齐庄公抱柱唱歌。这时贾举把齐庄公的侍从武士拦在外面而自己进入院子,把院门关上。崔杼的徒众手执兵器一拥而上。齐庄公请求和解,众人不答应,齐庄公又请求盟誓定约,众人也不答应,齐庄公于是请求到宗庙自杀,众人仍不答应。大家说:"君之臣杼疾病,不能听命。近于公宫。陪臣争趣有淫者,不知二命。"齐庄公跳墙想逃跑,被射中大腿,反坠墙里,被杀。

上大夫晏婴在崔杼家门口喊说:"君主为社稷而死,我也为君主而死;君主为社稷而逃亡,我也为君主而逃亡。如果他是为了自己的错误而死而逃亡,又不是他的亲宠之臣,谁愿意这样去作?"门开后,晏婴进去,枕在尸首上大哭。又起来跳了三次后,出去。旁人对崔杼说:"一定要杀晏婴。"崔杼说:"民众对他有期许,放过他可以得到民心。"

折叠 杀史

大史书曰:"崔杼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南史氏闻大史尽死,执简以往。闻既书矣,乃还。

齐国太史公如实记载了这件事,崔杼大怒,杀了太史。太史的两个弟弟太史仲和太史叔也如实记载,都被崔杼杀了。崔杼告诉太史第三个弟弟太史季说"你三个哥哥都死了啊,你难道不怕死吗?你还是按我的要求:把齐庄公之死写成得暴病而死来写吧",太史季正色回答"据事直书,是史官的职责,失职求生,不如去死。你做的这件事,迟早会被大家知道的,我即使不写,也掩盖不了你的罪责,反而成为千古笑柄"。崔杼无话可说,只得放了他。太史季走出来,正遇到南史氏执简而来,南史氏以为他也被杀了,是来继续实写这事的。

杼,齐惠公时为正卿。齐惠公死,为高氏、国氏所逐,出奔卫国。后返齐,灵公时曾率军伐郑、秦、鲁、莒等国。灵公病危,迎立故太子光,即齐庄公,杀太傅高厚。前548年,因齐庄公与其妻棠姜私通,怒而杀齐庄公,立柞臼为君,即齐景公,自己为右相。两年后,其子崔成等互相争权,家族发生内讧,左相庆封乘机攻灭崔氏,他上吊自杀,尸体后为齐景公戮曝。他在齐国执政二三十年,当国秉政,骄横异常,先后立齐庄公、齐景公,在朝中大肆杀戮,造成齐国政局动荡。

折叠 编辑本段 家庭成员

折叠 妻子

元配:失名

继室:东郭姜(又称棠姜,原为棠公之妻),曾多次与齐庄公(吕光)通奸

折叠 儿子

长子:崔成,元配所生,在内讧中被庆封杀死

次子:崔强,元配所生,在内讧中被庆封杀死

第三子:崔明,继室东郭姜所生,后来出奔鲁国

折叠 编辑本段 史料记载

折叠 《春秋左传·襄公二十五年》

【经】二十有五年春,齐崔杼帅师伐我北鄙。夏五月乙亥,齐崔杼弑其君光。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夷仪。六月壬子,郑公孙舍之帅师入陈。秋八月己巳,诸侯同盟于重丘。公至自会。卫侯入于夷仪。楚屈建帅师灭舒鸠。冬,郑公孙夏帅师伐陈。十有二月,吴子遏伐楚,门于巢,卒。

【传】二十五年春,齐崔杼帅师伐我北鄙,以报孝伯之师也。公患之,使告于晋。孟公绰曰:"崔子将有大志,不在病我,必速归,何患焉!其来也不寇,使民不严,异于他日。"齐师徒归。

齐棠公之妻,东郭偃之姊也。东郭偃臣崔武子。棠公死,偃御武子以吊焉。见棠姜而美之,使偃取之。偃曰:"男女辨姓,今君出自丁,臣出自桓,不可。"武子筮之,遇《困》之《大过》。史皆曰:"吉。"示陈文子,文子曰:"夫从风,风陨,妻不可娶也。且其《》曰:'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困于石,往不济也。据于蒺藜,所恃伤也。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无所归也。"崔子曰:"也何害?先夫当之矣。"遂取之。庄公通焉,骤如崔氏。以崔子之冠赐人,侍者曰:"不可。"公曰:"不为崔子,其无冠乎?"崔子因是,又以其间伐晋也,曰:"晋必将报。"欲弑公以说于晋,而不获间。公鞭侍人贾举而又近之,乃为崔子间公。

夏五月,莒为且于之役故,莒子朝于齐。甲戌,飨诸北郭。崔子称疾,不视事。乙亥,公问崔子,遂从姜氏。姜入于室,与崔子自侧户出。公拊楹而歌。侍人贾举止众从者,而入闭门。甲兴,公登台而请,弗许;请盟,弗许;请自刃于庙,勿许。皆曰:"君之臣杼疾病,不能听命。近于公宫,陪臣干有淫者,不知二命。"公逾墙。又射之,中股,反队,遂弑之。贾举,州绰、邴师、公孙敖、封具、铎父、襄伊、偻堙皆死。祝佗父祭于高唐,至,复命。不说弁而死于崔氏。申蒯侍渔者,退,谓其宰曰:"尔以免,我将死。"其宰曰:"免,是反子之义也。"与之皆死。崔氏杀融蔑于平阴。

晏子立于崔氏之门外,其人曰:"死乎?"曰:"独吾君也乎哉?吾死也。"曰:"行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归乎?"曰:"君死,安归?君民者,岂以陵民?社稷是主。臣君者,岂为其口实,社稷是养。故君为社稷死,则死之;为社稷亡,则亡之。若为己死而为己亡,非其私昵,谁敢任之?且人有君而弑之,吾焉得死之,而焉得亡之?将庸何归?"门启而入,枕尸股而哭。兴,三踊而出。人谓崔子:"必杀之!"崔子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卢蒲癸奔晋,王何奔莒。

叔孙宣伯之在齐也,叔孙还纳其女于灵公。嬖,生景公。丁丑,崔杼立而相之。庆封为左相。盟国人于大宫,曰:"所不与崔、庆者。"晏子仰天叹曰:"婴所不唯忠于君利社稷者是与,有如上帝。"乃歃。辛巳,公与大夫及莒子盟。

大史书曰:"崔杼弑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南史氏闻大史尽死,执简以往。闻既书矣,乃还。

闾丘婴以帷缚其妻而载之,与申鲜虞乘而出,鲜虞推而下之,曰:"君昏不能匡,危不能救,死不能死,而知匿其昵,其谁纳之?"行及弇中,将舍。婴曰:"崔、庆其追我!"鲜虞曰:"一与一,谁能惧我?"遂舍,枕辔而寝,食马而食。驾而行,出弇中,谓婴曰:"速驱之!崔、庆之众,不可当也。"遂来奔。

崔氏侧庄公于北郭。丁亥,葬诸士孙之里,四,不,下车七乘,不以兵甲。

折叠 《史记·齐太公世家》

初,崔杼有宠于惠公,惠公卒,高、国畏其逼也,逐之,崔杼奔卫。……灵公疾,崔杼迎故太子光而立之,是为庄公。庄公杀戎姬。五月壬辰,灵公卒,庄公即位,执太子牙于句窦之丘,杀之。八月,崔杼杀高厚。

……

初,棠公妻好,棠公死,崔杼取之。庄公通之,数如崔氏,以崔杼之冠赐人。侍者曰:"不可。"崔杼怒,因其伐晋,欲与晋合谋袭齐而不得间。庄公尝笞宦者贾举,贾举复侍,为崔杼间公以报怨。五月,莒子朝齐,齐以甲戌飨之。崔杼称病不视事。乙亥,公问崔杼病,遂从崔杼妻。崔杼妻入室,与崔杼自闭户不出,公拥柱而歌。宦者贾举遮公从官而入,闭门,崔杼之徒持兵从中起。公登台而请解,不许;请盟,不许;请自杀于庙,不许。皆曰:"君之臣杼疾病,不能听命。近于公宫。陪臣争趣有淫者,不知二命。"公逾墙,射中公股,公反坠,遂弑之。晏婴立崔杼门外,曰:"君为社稷死则死之,为社稷亡则亡之。若为己死己亡,非其私昵,谁敢任之!"门开而入,枕公尸而哭,三踊而出。人谓崔杼:"必杀之。"崔杼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

丁丑,崔杼立庄公异母弟杵臼,是为景公。景公母,鲁叔孙宣伯女也。景公立,以崔杼为右相,庆封为左相。二相恐乱起,乃与国人盟曰:"不与崔、庆者死!"晏子仰天曰:"婴所不获,唯忠于君利社稷者是从!"不肯盟。庆封欲杀晏子,崔杼曰:"忠臣也,舍之。"齐太史书曰"崔杼弑庄公",崔杼杀之。其弟复书,崔杼复杀之。少弟复书,崔杼乃舍之。

折叠 编辑本段 秉笔直书

《在齐太史简》

春秋时,齐庄公与大臣崔杼的妻子私通。崔杼知道后,便设计杀了齐庄公,立齐庄公的异母弟杵臼为君,是为齐景公。崔杼也自封为相国,飞扬跋扈、专断朝政。但他对弑君之罪十分惶恐,特别是担心被史官记录在史册上,留下千古骂名。于是他下令将专管记载史事的太史伯找来,说道:"昏君已死,你就写他是患病而亡。如果你按我说的意思写,我一定厚待于你,如若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说罢,崔杼拔剑在手,杀气逼人。齐太史抬头看了看崔杼,不慌不忙地拿起竹简,提笔而书。书罢,他将竹简递给崔杼。崔杼接过竹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夏五月,崔杼谋杀国君光。"崔杼大怒,挥剑杀了太史伯。按当时的惯例,史官是世袭的。于是,崔杼又召来太史的二弟太史仲说道:"你哥哥竟然不听我的命令,我已处决了他,今后由你来接任太史之职。你就写庄公是病死的,不然,那就是你的下场。"他指着太史的尸体,恶狠狠地说。他满心以为太史仲会慑于他的淫威而从命的。可是只见太史仲冷静地摊开竹简,提笔写道" 夏五月,崔杼谋杀国君光。"崔杼怒不可遏,又拔剑杀了太史仲。接着他又将太史的三弟太史叔召来,凶狠地说:"你两个哥哥都已经死了,难道你也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吗?如果改变写法,还能有一条活路。"但太史叔平静的回答:"按照事实秉笔直书,是史家的天职。与其失职,还不如去死。"结果还是在竹简上照直而书。崔杼被气得七窍生烟,咬牙切齿,把太史的三弟碎尸万段,令太史季补缺。太史季把竹简摊开来递给崔杼,崔杼一看,依旧是那几个字,叹息一声,让太史季退下。齐国的另一个史官南史氏听说太史兄弟皆被杀害,抱着竹简急匆匆赶来,要前赴后继,接替太史兄弟将崔杼的罪状记载史册,见太史季已经据实记载,才返回去。于是史书上便留下了这样的话:"周灵王二十四年,齐庄公六年,春三月乙亥,崔杼弑齐庄公光于其府……"终于将崔杼的恶行真实地记录下来,为后世留下了确凿可信的历史资料。而齐太史兄弟不畏强暴,前仆后继,秉笔直书的义举也永载史册,为历代所传诵。

齐太史秉笔直书的故事给后人的鼓舞和启发是很大的,它永远鼓励着人们实事求是,勇敢的去追求、坚持真理。

折叠 编辑本段 辩疑

1、《春秋》经文:宣公十年 夏己巳,齐侯元卒。齐崔氏出奔卫。时为公元前599年。

2、襄公二十五年,春,齐崔杼帅师伐我北鄙。夏五月乙亥,齐崔杼弑其君光。时为公元前548年。

距今相隔五十一年,若宣公十年崔氏为崔杼,则年龄不可能很大,不至于被高氏、国氏所驱逐,且若崔杼公元前599年就是正卿,那么至少30至40岁,时隔51年,又再次伐鲁国、弑君。不合常理,以70至80高龄率领军队和弑君,更不合常理。

所以宣公十年的崔氏是《左传 僖公二十八年》记载的"夏四月戊辰,晋侯、宋公、齐国归父、崔夭、秦小子慭次于城濮"的崔夭。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