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3 00:21:45

昙鸾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昙鸾,南北朝北魏医僧。一作昙峦。生于北魏孝文帝承明元年( 476年)。雁门(今山西省代县)人。圆寂于东魏孝静帝兴和四年( 542年)。还有一说圆寂于北齐天保五年( 554年)以后。昙鸾自号有魏玄简大主,受到南北朝帝王和朝野僧俗的尊崇。魏孝静帝称他"神鸾";梁武帝称他"肉身菩萨"。他一生弘扬净土思想,奠定了净土宗立宗的理论基础,是一位杰出的净土宗大师。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昙鸾

  • 出生日期

    476年

  • 逝世日期

    542年(一说554年以后)

  • 职业

    南北朝北魏医僧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昙鸾(476-542年),雁门(今山西代县)人昙鸾昙鸾。净土宗高僧。10多岁在五台山出家,披阅内外经典。注释《大集经》时患"气疾",乃外出求医。至江南,从陶弘景习方术,得《仙经》十卷,携经北返,如法修炼,终因"调心炼气,对病识缘"而"名满魏都"。晚年著有《调气论》、《论气治疗方》、《疗百病杂丸方》、《调气法》。《服气要诀》,流传。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昙鸾法师传》《昙鸾法师传》被魏孝静帝称为"神鸾"、梁武帝称为"肉身菩萨"的昙鸾,昙鸾,生于北魏孝文帝承明元年( 476年)。雁门(今山西省代县)人。圆寂于东魏孝静帝兴和四年( 542年)。还有一说圆寂于北齐天保五年( 554年)以后。昙鸾自号有魏玄简大主,受到南北朝帝王和朝野僧俗的尊崇。葬于今山西省文水县2006年日本佛教友人来文水考察,据史书资料记载寻得了昙鸾大师之墓,在今文水县开栅镇北峪口村,北峪口村原为昙鸾大师发迹之后传道之地 魏孝静帝称他"神鸾";梁武帝称他"肉身菩萨"。他一生弘扬净土思想,奠定了净土宗立宗的理论基础,是一位杰出的净土宗大师。昙鸾家近五台山,自幼受道教、佛教的熏陶。14岁到五台山朝圣,随即出家成为佛弟子。他学习儒、道、佛各家的著作,尤对鸠摩罗什译的《大智度论》、《中论》、《十二门论》和提婆译的《百论》这四论有精深的研究,成为一位学识渊博的大乘空宗学者。他认为昙无谶译的《大集经》词义深密,难以开悟,于是就着手为此经作注。中途积劳成疾,为了治疗气疾出门寻访名医,毅然长途跋涉赴南朝梁地求访苦求道教名土陶弘景。陶弘景被其诚意所感动,传其仙经。

不过,关于昙鸾法师用道教方法治病,还有另外一种说法,称他从陶弘景处得仙经十卷,本想找到地方依法修炼。然而,行至洛下,遇到了天竺三藏菩提留支,昙鸾因问佛经中长生不死之法,可有胜过此仙经者?菩提留支日: "是何言耶?佛教中哪有长生法?纵得长生,终轮回于三有耳。"即以《观无量寿经》与昙鸾日: "此是大仙方!"鸾拜而受之,遂焚仙经,专修净业

这里讲陶弘景传给他服气法。精神抖擞的昙鸾辞别陶弘景,北归途经洛阳时,遇僧人菩提流支。昙驾向对方夸耀自己学得长生不老术,对方大喝一声,训戒说:佛教里有《观无量寿经》。于是昙鸾便抛弃服气法,皈依净土念佛,终于奠定了净土教的基础。此说是否属实不得而知,但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佛道两教的关系,耐人寻味,因为它主张佛教比道教高明。另外,道教所说的寿,佛教称无量寿,这也非常有趣。《云笈七签》里有题为。县鸾大师服气法"的记载。此外县鸾还曾想其学过本草学。昙鸾对弥陀净土信仰最大的贡献在于对弥陀净土经典作出通俗的解释,并简化修行方法,他年青时代便恨佛典盘诃义深密,难以开悟",因而注解之。他留世的主要著述有'往生论注》二卷,《略论安乐净土义》一卷,《诚阿弥陀佛偈》。③由于早年学道,他还善于"调心练气"为他人治病,因此"名满魏都"。晚年著有《调气论》、《疗百病杂丸方》、《论气治疗方》、《服气要诀麓》等。足见他并未放弃对道家养生学的信仰,反而更加精深。

折叠 编辑本段 背景

南北朝时期,佛教禅僧学行道教养生术者甚多。如北魏名僧昙鸾,曾赴江南就陶弘景学道教仙术,著有《调气方》、《疗百病杂丸方》、《论气治疗方》、《服气要诀》等阐发道教养生术。后遇印度僧菩提流支,授以《无量寿经》,乃烧道教仙经,专意弘扬念佛求生净土法门,被日本净土宗奉为祖师。昙鸾的净土宗著述中,虽不见仙学影响之迹,但从《道藏》中所存《昙鸾法师服气法》看,他似乎并未完全否定道教养生术,而把佛教数息禅法融人道教养气法中,形成一种具有佛道融合色彩的养生气功,其法略为:宽坐,放松身体,"念法性平等,生死不二",经半食顷,闭目举舌奉腭,徐徐长吐气一息二息,气出入声近旁人得闻,初粗渐细,十余息后,声仅自闻。凡觉有痛痒处,便想从呼气中出。天台宗二祖慧思,在《入山誓愿文》中表示为护法故,"愿先成就五通神仙,然后乃学第六神通",为此,他祈愿诸圣赐以芝草神丹,疗病除饥渴,"借外丹力修内丹",把道教追求的炼养成仙作为通向佛教涅檠之域的桥梁。天台三祖智颉的禅学体系中,所述六字气治病法,见于此前陶弘景辑的《养性延命录》,引自《仙经》及《明医论》,不见于印度佛典,当出自道教、中医。天台九祖湛然,在文章中对道教炼养成仙说予以肯定。

佛教密宗之说多类道教,包括有道教所擅的服气、服石、炼药、外丹、符祭等方术,追求长生成仙,其与道教的渊源关系,可能早在善无畏金刚智等人唐弘密之先。据印度传说,1500年前(当中国南北朝初),有华人塔哈乌江至孟加拉一带传授中国密宗(即道教仙术)。印度教密宗经典《度母秘义经》、《摩诃支那功修法》、《风神咒坦特罗》、《须弥山坦特罗》等,皆称印度密宗的"支那功"来自中国。根据泰米尔文密教经典,南印度密教的十八位"成就者"(修行完成了的人)之中有两位来自中国,其泰米尔名字为博迦尔(Bogar)与普里巴尼(Pulipani),这两位大师写过许多关于梵咒、医术和炼丹术的著作,他们于西元3世纪到印度伽耶等地传播道教的医学与化学思想,在印度的化学史与密教史上有重要地位。佛教密典中类似道教仙术之说,大概间接地渊源于印度教密宗,或直接源于道教。

道教仙学对佛教禅学影响的另一重要表现,是华化禅宗之禅的庄子色彩,禅宗之禅的宗旨方法与见地虽与庄学有区别,但亦多相通处,这使不少深通庄学的禅师语录带有或多或少的庄子格调。

佛教虽亦摄取道教仙术,但出于其根本见地,即使承认通过仙道修炼可以长生成仙,但认为此道不能出离生死,是不得真实智慧的世间外道法。唐译《楞严经》中,说有地行(由服饵而成)、飞行(由服药而成)、游行(由服丹而成)、空行(由坚固动止而成)、天行(由坚固津液而成)、通行(由坚固精色、吸粹而成)、道行(由禁咒而成)、照行(由坚固思念而成)、精行(由坚固交媾而成)、绝行(由坚固变化而成)十种仙,经称此十种仙"寿千万岁,休止深山或大海岛,绝于人境",虽然"别得生理",掌握了某种可以延长寿命的方术,但在佛教看来,是"不依正觉三摩地,别修妄念,存想固形","不修正觉",所修之道不正故,不能得出世间的如实智慧以断生死之根,故不出"轮回妄想流转","报尽还来,散入诸趣"。这是佛教对仙学的基本态度。不论此经出于印度或中国,针对道教的色彩十分明显,乃是事实。

当然,一些道教徒对佛学也不客气,他们认为佛教禅修心不修身,修性不修命,纯阴无阳,过于偏颇,不能成就纯阳仙体.

张湛曾说"往往与佛经相参",隐晦的指出佛经受列子影响。佛教初来时,用道家儒家易经哲学格义佛教,当时佛教的法师及其助手们对汉文古籍广有了解,相当精通,如著名的道真擅长文学,鸠摩罗什僧肇擅长老庄。而当时的时代正是民间涌现大量先秦藏书之时,而佛教正是当时封建社会地主阶级之一,可能搜集或者读过各种先秦稀本与《列子》。这二种可能目 前都无法排除。(在古代佛寺属于地主阶级,常搜集孤本古籍以参或造佛经,《乐经》、《开元占经》等书皆曾被寺院收集雪藏)。而杨伯峻〈辨伪文字辑略〉引朱熹言而证列子伪:"又观其言精神入其门,骨骸反其根,我尚何存者,即佛书四大各离,今者妄,身当在何处之所由出也。他若此类甚众,聊记一二于此,可见剽掠之端云。"如此断章取义就如同柳宗元与清民疑古派的质疑,列子伪书说是从唐代柳宗元辩列子发端,而实际柳氏也并未断言列子为伪。只是对其中几点略有疑问。却引来了不少后代极端化的呼应。释子、儒徒追随脚步纷纷质疑列子,遂积非成是。然而朱熹的意见正好相反,乃是佛书剽窃《列子》,在《语类》中说得更为明白:"'今看《圆觉》云'四大各散,今者妄,身当在何处',即是窃《列子》'骨骸反其根,精神入其门,我尚何存"语。'"(卷126)。朱熹说佛教的"空"借用了老子的"无",诠释了佛教的"空"。所以:"疑得佛家初来中国,多是偷老子意去做经,如说空处是也"(卷126,P.3008)。具体来说,"如远、肇法师之徒,只是谈庄老,后来人亦多以庄老助禅"(卷126,P.3025),佛书初传入中国时,只有《四十二章经》、《遗教经》、《法华经》、《金刚经》、《光明经》等数种,所言不过精虚缘业之论,神通变见之术而已。至惠远、僧肇、支道林等人,开始吸取道家之说。然尚未敢正以为出于佛之口也。及其久而耻于假借,则遂显然篡取其意而文以浮屠之言。如《楞严经》所谓"自闻",乃庄子之意;《圆觉经》所谓"四大各离,今者妄身当在何处,"即列子所言"精神入其门,骨骸反其根,我尚何存者";最典型者无过惠远之论,成片都是老庄意思。凡此之类,不可胜举。至晋宋间乃谈义,皆是剽窃老庄,取列子为多"(卷126,P.3038)。晋宋时的佛教教义、慧远和僧肇等人的著作,以及后起的禅宗皆与老子及庄、列的学说血肉相连。

折叠 编辑本段 佛学贡献

中土净土思想原于道安、慧远诸高僧。但是深入研究净土经典、从佛学理论上阐发净昙鸾昙鸾土思想、创立净土弥陀信仰的学说、奠定净土宗理论基础的是昙鸾。他的净土法门简便易行,深受北方广大民众的信奉。他把修习佛教的诸法概括为二道二力说:二道就是说修习佛法有二种途径,一是难行道,一是易行道。与二道相应的是二力.二力是自力和他力的学说。他宣传修习佛法者,如果凭借佛的愿力(即借他力),加上自己的努力,就既省力又容易求得进入西方极乐世界。借他力的易行道就是念佛。而除念佛之外的其它修佛法者是依靠个人的力量,就不容易求得圣果,这种修行的方法是既艰苦又难以成功的难行道。昙鸾这种宣传佛有无边的威力,强调信徒自觉信奉佛教,就能往生西方净土的说教成为净土宗立宗明教的根本宗旨。它通俗易懂、简便易行,赢得了社会各层民众的欢迎,后来成为中国佛教几大宗派中信奉者最广、影响最大的宗派。元代普度在评价昙鸾的功绩时说他"大振宗风";近人汤用彤先生也说:"北方大弘净土之业者实为北魏之昙鸾。其影响颇大,故常推为净土教初祖。"

昙鸾不仅对中国净土宗贡献大,他还被日本净土宗和净土真宗推崇为始祖。然而,在中国佛教界他是个有争议的人物。特别是在宋元后毁誉相伴,出现二种现象:一是宋以后建立净土祖师说不考虑他的贡献;一是有识见的佛学者为他鸣不平,并肯定他在净土宗史上的祖师地位。

为什么昙鸾不为宋人称颂为净土宗祖师呢?原因诸多,主要有二:一是不同历史时期表现的历史文化的差别;一是宋代地域与门户之见的蒙昧。北朝时的佛教高僧多具有时代的特征,学问上,以儒道二学为根底;精神上,以佛教为信仰;品质上,明心见性、率真坦诚,表现出浓郁的魏晋文化的特点。因此这个时期尽管儒、佛、道三学呈现辩难的局面,实质上三学互相渗透,逐渐融合。昙鸾提倡的念佛净土就是三学结合的产物,因此可以说昙鸾是佛教中国化的一位先驱。昙鸾创立的念佛净土吸引了道绰、善导等僧人,得到了发扬光大。但是昙鸾为吸引更多的信徒信奉佛教而创立念佛净土的精神在宋以后为他立的许多种传中淡化了,或是消失了。魏时的"神鸾"、"肉身菩萨"的昙鸾在宋以后虽然也称"神鸾",但是已经大变样了。如《龙舒净土文》为宣传道教不如佛教,劝人信奉净土,把昙鸾描述成一个求仙问道改信净土,求得西方极乐世界,避免了误入歧途的典型事例。而对他在净土宗理论方面的建树不作介绍。昙鸾创立净土宗理论的史实被湮没,他作为净土宗教门之师法的事实不为人所认识,宋以后建立的净土祖师说就不能避免偏颇。

宋人建立净土祖师说也为地域之见所蒙蔽。首倡净土祖师说的是南宋宗晓。宗晓以南人的立场建立了"莲社继祖五法师传",他把善导、法照等五位净土师列对东晋慧远的继承人,认为他们直接或间接地与庐山念佛有关;"以上五师绍隆大法行业如此,继远公为祖就曰不然乎?"继宗晓之后,志磐在《佛祖统记·净土立教志》中又提出净土七祖说。其特点是在六祖的基础上增补为七祖。以后明、清,以至近代遂有净土八祖、十一祖、十三祖说,大都继承了宗晓净土祖师说的框架。宋以后为净土宗立祖师的著作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后人对昙鸾的再认识和再评价,他所创立的业绩不为更多的人知晓。 昙鸾不仅是一位佛学者,一位净土大师;他还是一位气功师、中医师,从他一生的著述和经历中可以得见。昙鸾主要的佛教著作有《往生论注》二卷,《略论安乐净土义》一卷,《赞阿弥陀佛偈》一卷(7言195行)。还有他早年作的没有流传下来的《大集经注入他的医学著作,据《高僧传》卷六本传、《隋书经籍志》卷34,《新唐书·艺文志》卷59等所记有《调气论》一卷、《疗百病杂丸方》三卷、《论气治疗方》一卷、《服气要诀》一卷。可见他在医学上是很有造诣的。从这些医学著作来看,可以说他继承了陶弘景求长寿健康的道家医学思想。从初唐道宣所作的"魏西河石壁谷玄中寺释昙鸾传"中更可以证实昙鸾不仅研究医学,著书立说,他在弘传净土念佛之时,常常兼给人民治病,教人锻炼身体以求健康长寿,道宣说他:"调心练气,对病识缘,名满魏都。"唐太宗就曾因为文德皇后生病到玄中寺求佛保佑。昙鸾作为一名僧人不执著佛教一家之言,兼采众长,理论联系实际。是一位适应社会发展,将儒、道、释三学融会于净土思想中的一位净土宗大师,是一位在佛教中国化的变革中有重大贡献的佛教学者。

折叠 编辑本段 著述思想

昙鸾大师的著述,根据《续高僧传》卷六及《隋书经籍志》卷三十四、《新唐书·艺文志》卷五十九等所记,共有十种。其中,《大集经疏》现已不存。《论气治疗方》、《疗百病杂丸方》、《调气方》、《服气要诀》四种,似乎是同本异名的关于气功之类的医书。据《续高僧传·昙鸾本传》载,大师能调心练气,对病识缘,名满魏都,可见其在医学上的造诣。。大师的著书还有《礼净土十二偈》(《赞阿弥陀佛偈》)、《安乐集》(《略论安乐净土义》)、《净土往生论注》、《赞阿弥陀佛偈》、《略论安乐净土义》。其中《往生论注》二卷,是对印度世亲菩萨《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的注解,上卷解释偈颂,下卷专释长行,其间随处可见大师的高深见解。其有"二道二力、名号为体、往还二向"等论义。这些都体现出昙鸾大师净土教的思想。

《赞阿弥陀佛偈》,有七言偈一百九十五行。是依《无量寿经》而赞咏阿弥陀佛及其净土的功德,所以又称《无量寿经奉赞》或《大经奉赞》《略论安乐净土义》是用问答的体裁,把有关阿弥陀佛极乐净土的三界摄否、庄严多少、往生辈品、边地胎生、五智疑惑、渡与不渡、十念相续等问题,作总别九番的问答,并一一加以解说。

昙鸾大师的净土思想,完全表现于《往生论注》之中。他在《论注》的卷头即引龙树菩萨十住毗婆沙论》说明菩萨欲求阿毗跋致(即不退转法)有难行、易行二道。在五浊之世无佛之时求阿毗跋致名为难行道;但以信佛因缘愿生净土,由佛力住持入于大乘正定之聚名为易行道。这就是说,在无佛之世"唯是自力,无他力持",难得阿毗跋致,譬如陆路步行则苦,名为难行道。反之,乘着佛的本愿往生净土,即依他力而得阿毗跋致,譬如水路乘船则乐,名为易行道。

昙鸾大师强调依佛本愿力,其思想根源于《无量寿经》。他在《往生论注》卷下说明阿弥陀佛本愿力的殊胜和修五念门自利利他,可以速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其要点在以弥陀如来为增上缘。以阿弥陀如来"四十八愿"中的第十一,第十八,第二十二、三大本愿为中心的他力本愿,发挥了弥陀净土教义的蕴奥。后来唐代善导所发挥的弥陀本愿论,就是祖述昙鸾此说的。

折叠 编辑本段 现实意义

1、对"易行道"的正确认识

昙鸾大师的"二道"说思想,出自于龙树菩萨的《十住毗婆娑论》,而龙树菩萨提出"二道"之说具有其现实意义。印度佛教当时正处在部派佛教衰败,大乘佛教正在兴起的时期,为了更多的人来接受大乘佛教思想,将佛陀圣教判为"二道",认为二乘靠自力得解脱的修行方法太难,而净土思想所倡导的依靠阿弥陀佛来接引而往生较为容易,这样无形中人们对净土经典思想的研究也就越来越重视。如龙树菩萨在《十住毗婆娑论》中所说:"至阿惟越致地者,行诸难行久乃可得,或堕声闻辟支佛地。若尔者,是大衰患。是故诸佛所说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致地方便者,愿为说之。"从龙树的《十住毗婆娑论》可以看出,当时龙树菩萨提出"易行道"之说,是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这种"易行道"思想的提出对于当时大乘佛教在印度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

佛教传入中国到了南北朝时期,由于当时社会的动荡不安,人们为了追求和平安定的生活,对于净土思想往生净土的主张很快接受,再加上昙鸾大师本身由于身体上的疾病和痛苦,自然对往生极乐净土的思想更加推崇。所以昙鸾大师特别倡导龙树的"二道"说,大力宣扬净土法门为"易行道",鼓励人们通过念佛名号依靠佛力接引而往生极乐净土。所以说昙鸾大师当时倡导净土法门为"易行道",也是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2、"难易"之辩

难行道与易行道之"难易"是对机不同而言,佛陀所说圣教虽有"难易"之别,但其昙鸾集评注昙鸾集评注目的是为不同众生的根性而说,有上根之人依靠自力就能断除烦恼得到解脱,如佛在世时所说小乘经典及方等诸经论皆为"难行道"。有下根众生业力深重,必须依靠佛力接引先往生净土,然后再成就佛果,如净土法门就是佛陀专为末法众生业力深重者所说,称为"易行道"。如龙树《十住毗婆沙论》卷五所说:"汝言阿惟越致地是法甚难久乃可得。若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致地者。是乃怯弱下劣之言。非是大人志士之说。汝若必欲闻此方便今当说之。佛法有无量门。如世间道有难有易。"此即是说,佛陀所说圣教有难有易者,是因为众生根性不同佛陀圣教自有"难易"之别,而佛陀圣教本来"平等一味"无有高下、浅深、难易之别。

另外,所谓"难易"者是相对而言,其实所谓"难"者并非真实是难,所谓"易"者也并非真实是易。虽然判净土法门为"易行道",但如果就佛教理论上而言,往生净土法门者,必须是福慧具足、一心不乱者,入念佛三昧必定往生。如《佛说阿弥陀经》云:"舍利弗,不可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者,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这里所说,"不可少善根福德因缘"、"七日一心不乱"等,皆是说明往生净土者并非只是称赞一句名号就能往生,而是运用此"一句名号"来修善根福德,达到"一心不乱"的境界,如此者才能决定往生极乐净土。所以说,净土法门名"易行道"者,并不是形式上或言说文字上的简单意义的"难易";而是相对于依靠自力修行一生成就佛果而言,依佛力接引往生净土然后再成就佛果者为"易"。

折叠 编辑本段 昙鸾和超化寺

超化寺,原名"阿育王寺",坐落于河南省新密市超化镇之中心,西依嵩山,南傍马鬼山,北望青屏,东瞰大隗,绿树成荫,景色宜人。素有北方江南之称,是著名的佛教胜南北朝释昙鸾写本南北朝释昙鸾写本地。

该寺建于东汉桓帝年间〔147年〕,迄今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寺院拥有阿育王所供奉十九座佛陀真身舍利塔之一,列"名刹拾伍"。

寺院兴于北魏,盛于唐朝。据"北齐造像碑"记载,净土宗祖师昙鸾法师曾经在此担任维那,著名的超化吹歌本是宫庭音乐,也是在这时走进佛教,成为佛教法乐的。明朝时又流入民间,现今仍保留有六百多年前的笙、管、工尺谱等演奏、记乐遗物。寺院在唐朝时达到鼎盛,僧众有二千多人,寺院面积方圆二十里地,这里曾是净土祖庭,也是接纳十方衲子的一大道场。沧海桑田,几经兴衰寺院面目被毁,明清两代虽屡有修复却难见当年雄风。民国年间倭寇入侵,战乱不断,僧人为护民众,寺院惨遭浩劫,院墙坍塌,庙宇被毁。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