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7 18:41:16

张商英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张商英(1043-1121),北宋后期书法家,北宋后期官僚,四川蜀州新津人。字天觉,号无尽居士,宋徽宗朝官至右相(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作品有文集100卷已佚(《宋史·艺文志》),《友松阁遗稿》一卷(《两宋名贤小集》辑)。《宋史》卷三五一、《东都事略》卷一〇二有传。

基本信息

  • 本名

    张商英

  • 字号

    字天觉
    号无尽居士

  • 所处时代

    北宋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蜀州新津

  • 出生时间

    1043年

  • 去世时间

    1121年

  • 主要作品

    《护法论》、文集100卷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张唐英弟。英宗治平二年(一〇六五)进士(《名臣碑传琬琰集》下卷一六(《张少保商英传》),调通川县主簿,知南川县。神宗熙宁四年(一〇七一),权检正中书礼房公事。五年,权监察御史里行(《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二八、二三一)。贬监荆南税。元丰初,除馆阁校勘。三年(一〇八〇),检正中书刑房,寻责监江陵县税(同上书卷三〇三,三〇八)。哲宗元佑元年(一〇八六),为开封府推官。二年,出提点河东刑狱,连使河北、江南、淮南路(同上书卷三七五、四〇三、四五〇、四八一)。绍圣中,召为右正言左司谏,因事责监江宁酒。起知洪州。元符元年(一〇九八),为江淮荆浙等路发运使(同上书卷五〇四)。召为工部侍郎,迁中书舍人。徽宗立,出为河北路都转运使,降知随州。崇宁初,为翰林学士,拜尚书右丞左丞。罢知亳州,入元佑党籍。大观四年(一一一〇),除资政殿学士,中太一宫使(《乾道临安志》卷三),顷除中书侍郎,拜尚书右仆射。政和元年(一一一一),出知河南府,寻落职知邓州,再谪汝州团练副使,衡州安置。宣和三年卒,年七十九。赠少保。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记载

张商英,字天觉,蜀州新津人。长身伟然,姿采如峙玉。负气俶傥,豪视一世。调通川主簿渝州蛮叛,说降其酋。辟知南川县章惇经制夔夷,狎侮郡县吏,无敢与共语。部使者念独商英足抗之,檄至夔。惇询人才,使者以商英告,即呼入同食。商英著道士服,长揖就坐。惇肆意大言,商英随机折之,落落出其上。惇大喜,延为上客。归,荐诸王安石,因召对,以检正中书礼房擢监察御史。

台狱失出劫盗,枢密检详官刘奉世驳之,诏纠察司劾治。商英奏:"此出大臣私忿,愿收还主柄,使耳目之官无为近臣所胁。"神宗为置不治。商英遂言奉世庇博州失入囚,因摭院吏徇私十二事,语侵枢臣,于是文彦博等上印求去。诏责商英监荆南税,更十年,乃得馆阁校勘、检正刑房。商英尝荐舒亶可用,至是,亶知谏院,商英以婿王沩之所业示之,亶缴奏,以为事涉干请,责监赤岸盐税

哲宗初,为开封府推官,屡诣执政求进。朝廷稍更新法之不便于民者,商英上书言:"'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今先帝陵土未干,即议变更,得为孝乎?"且移书苏轼求入台,其廋词有"老僧欲住乌寺,呵佛骂祖"之语。吕公著闻之,不悦。出提点河东刑狱,连使河北、江西、淮南。

哲宗亲政,召为右正言左司谏。商英积憾元佑大臣不用己,极力攻之,上疏曰:"先帝盛德大业,跨绝今古,而司马光、吕公著、刘挚吕大防援引朋俦,敢行讥议。凡详定局之所建明,中书之所勘当,户部之所行遣,百官之所论列,词臣之所作命,无非指擿抉扬,鄙薄嗤笑,翦除陛下羽翼于内,击逐股肱于外,天下之势,岌岌殆矣。今天青日明,诛赏未正,愿下禁省检索前后章牍,付臣等看详,签揭以上,陛下与大臣斟酌而可否焉。"遂论内侍陈衍以摇宣仁,至比之吕、武;乞追夺光、公著赠谥,仆碑毁冢;言文彦博背负国恩,及苏轼、范祖禹孙升韩川诸人,皆相继受谴。又言:"愿陛下无忘元佑时,章惇无忘汝州时,安焘无忘许昌时,李清臣、曾布无忘河阳时。"(参见《吕氏春秋直谏》"毋忘在莒")其观望捭阖,以险语激怒当世,概类此。

惇、焘交恶,商英欲助惇,求所以倾焘者。阳翟民盖氏养子渐,先为祖母所逐,以家资属其女,经元丰诉理不得直。商英论其冤,导渐使遮执政,及诣御史府讦焘姻家与盖女为道地。哲宗不直商英,徙左司员外郎。既,与渐交关事皆露,责监江宁酒。起知洪州,为江、淮发运副使,入权工部侍郎,迁中书舍人。谢表历诋元佑诸贤,众益畏其口。徽宗出为河北都转运使,降知随州。

崇宁初,为吏部刑部侍郎翰林学士蔡京拜相,商英雅与之善,适当制,过为褒美。寻拜尚书右丞,转左丞。复与京议政不合,数诋京"身为辅相,志在逢君。"御史以为非所宜言,且取商英所作《元佑嘉禾颂》及《司马光祭文》,斥其反覆。罢知亳州,入元佑党籍

京罢相,削籍知鄂州。京复相,以散官安置归、峡两州。大观四年,京再逐,起知杭州。过阙赐对,奏曰:"神宗修建法度,务以去大害、兴大利,今诚一一举行,则尽绍述之美。法若有弊,不可不变,但不失其意足矣。"留为资政殿学士、中太一宫使。顷之,除中书侍郎,遂拜尚书右仆射。京久盗国柄,中外怨疾,见商英能立同异,更称为贤,徽宗因人望相之。时久旱,彗星中天,是夕,彗不见,明日,雨。徽宗喜,大书"商霖"二字赐之。

商英为政持平,谓京虽明绍述,但借以劫制人主,禁锢士大夫尔。于是大革弊事,改当十钱以平泉货,复转般仓以罢直达,行钞法以通商旅,蠲横敛以宽民力。劝徽宗节华侈,息土木,抑侥幸。帝颇严惮之,尝葺升平楼,戒主者遇张丞相导骑至,必匿匠楼下,过则如初。杨戬节度使,商英曰:"祖宗之法,内侍无至团练使。有勋劳当陟,则别立昭宣、宣政诸使以宠之,未闻建旄钺也。"讫持不下,论者益称之。

意广才疏,凡所当为,先于公坐诵言,故不便者得预为计。何执中郑居中日夜酿织其短,先使言者论其门下客唐庚,窜之惠州。有郭天信者,以方技隶太史,徽宗潜邸时,尝言当履天位,自是稍眷宠之。商英因僧德洪、客彭几与语言往来,事觉,鞫于开封府。御史中丞张克公疏击之,以观文殿大学士知河南府,旋贬崇信军节度副使,衡州安置。天信亦斥死。京遂复用。

未几,太学诸生诵商英之冤,京惧,乃乞令自便。继复还故官职。宣和三年卒,年七十九。赠少保

商英作相,适承蔡京之后,小变其政,譬饥者易为食,故蒙忠直之名。靖康褒表司马光、范仲淹,而商英亦赠太保。绍兴中,又赐谥文忠,天下皆不谓然。兄张唐英

折叠 编辑本段 方志记载

宋元符三年(1100年)三月,右正言左司谏张商英,复陈筑平恩(今邱县)黄河四埽。

折叠 编辑本段 宗教信仰

神宗时,受到王安石的推举,入朝做官。大观年间,担任尚书右仆射。不久因事而被降调至边远地区,其间曾到五台山礼拜文殊菩萨像,有所感应,于是塑文殊像供奉在山寺,并撰写发愿文。不久,遇到大旱灾而入山祈雨,三次都很灵验,因此闻名于朝中。又还僧寺田三百顷,表达崇佛的赤诚。及任职江淮荆浙等路发运使的时候,礼谒东林寺常总禅师,得到禅师的印可;接着又到兜率寺的从悦禅师处参学,在该寺后拟瀑轩题诗中有"不向庐山寻落处,象王鼻孔缦朝天",意思是讥讽从悦禅师不肯定东林禅师。

商英与禅师的对话

从悦禅师对商英说:"东林既然印可运使,运使对于佛陀的言教有疑惑吗?"

商英说:"有!"

从悦禅师进一步问:"所疑为何?"

商英答:"我疑香严独颂,还有德山托钵话。"

从悦禅师:"既有此疑,安得无他?"接着又说:"只如岩头所言,末后一句是有呢?是无呢?"

商英说:"有!"

从悦禅师听到这话,大笑而回。他的笑让商英浑身不自在,一夜睡不安稳。到了五更下床时,不慎打翻尿桶,忽然大悟,因而作颂:

鼓寂钟沈托钵回,岩头一拶语如雷,

果然只得三年活,莫是遭他授记来?

随后,到方丈室叩门道:"开门!某已经捉到贼了!"

从悦禅师在房内说:"贼在何处?"商英被他这问话愣住了,瞠目结舌。

从悦禅师又说:"运使你去吧!来日有缘再见。"

次日,商英把他前夜偈颂呈给从悦禅师过目,禅师对他说:"参禅只为命根不断,依语生解,塞诸正路,至极微细处,使人不识,堕入区宇。"

从此,商英景仰从悦禅师,待以师礼。

折叠 编辑本段 轶事典故

折叠 不识草书

张商英酷爱草书,挥毫泼墨甚是豪爽。有一次得到好诗句奋起直书,笔走龙蛇,让侄子记录下来诗句,侄子看到飞舞的字茫然而止,问是什么字?张商英细看了很久,自己竟然也不知道是什么字,还抱怨侄子说:"为什么不早问啊,以至于我都忘了!"

原文出自宋代释惠洪的《冷斋夜话》:张商英好草书而不工,一日得句索笔疾书,龙蛇飞动,使侄录之。侄当波险处罔然而止,执所书问曰:"此何字也?"丞相熟视之久,亦不自识,诟曰:"胡不早问,致予忘之。"

折叠 皈依佛法

张商英从小就锐气倜傥,日诵万言。最初任职通川主簿的时候,一天,进入寺中看到大藏经的卷册齐整,生气的说:"吾孔圣之书,乃不及此!"欲着无佛论,后来读《维摩经》,看到"此病非地大,亦不离地大",深有所感,于是归信佛法。

折叠 编辑本段 诗词作品

咏五台

五顶嵯峨按太虚,就中偏称我师居。

毒龙池畔云生操,猛虎岩前客过疏。

冰雪满山银点缀,香花遍地锦铺舒。

展开坐具长三尺,已占山门五百余。

南乡子

向晚出京关。细雨微风拂面寒。

杨柳堤边青草岸,堪观。

只在人心咫尺间。

酒饮盏须乾。莫道浮生似等闲。

用则逆理天下事,何难。

不用云中别有山。

其二

瓦钵与磁瓯。闲伴白云醉后休。

得失事常贫也乐,无忧。

运去英雄不自由。

彭越与韩侯。盖世功名一土丘。

名利有饵鱼吞饵,轮收。

得脱那能更上钩。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