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10:58:35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高渐离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4个义项):

高渐离 - 郭沫若五幕戏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高渐离》是郭沫若同志一九四二年的作品,原名《筑》,初版于一九四六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于一九五七年根据一九五四年新文艺出版社版,经作者作了较大的修订,收入《沫若文集》,并改名为《高渐离》。197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根据《沫若文集》第四卷中《高渐离》旧型重印,作者生前曾亲自校订过。

基本信息

  • 体裁

    五幕戏剧

  • 字数

    约六万字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战国时期,西方的秦国依靠商鞅变法而变得强大,东方六国无法抵抗。公元前230年,秦灭韩,公元前228年,秦灭赵,兵锋直指燕国。燕国太子丹为化解危局,于公元前227年派遣荆轲西入秦国首都咸阳,以燕国督亢之地图与秦国叛将樊於期的首级为筹码,得以得到秦王召见,刺杀秦王。后刺杀行动失败,荆轲死难,其朋友高渐离、宋意等人逃匿。公元前222年,秦灭燕。公元前221年,秦灭齐,统一天下。两年后,也就是公元前219年,秦始皇嬴政东巡郡县,本剧的故事也就从此开始。

高渐(jiān)离,战国末燕(今河北省定兴县高里村)人,荆轲的好友 ,擅长击筑(是古代的一种击弦乐器,颈细肩圆,中空,十三弦),高渐离与荆轲的关系很好。荆轲刺秦王临行时,高渐离与太子丹送之于易水河畔,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后秦灭六国后,秦王因为高渐离击筑太好了,就请他来王宫为他击筑,可是高渐离是荆轲的好友,秦王也就有所防备,事先命人将高渐离的眼睛弄瞎,以为这样高渐离就没法刺杀他了。但高渐离往筑里灌铅,趁秦王听曲正入迷时,使劲朝秦王砸,想杀死他,但是很遗憾失败了,所以就被杀了。

折叠 编辑本段 出场人物

秦始皇--年四十一。

胡亥--秦始皇之第十八子,年十一。

赵高--秦始皇之中车府令,与秦始皇同年。

李斯--廷尉,年近五十。

蒙毅--上卿,年五十余。

夏无且--侍医,年近四十。

徐福--齐之方士,年六十。

高渐离--荆轲之友,年四十许。

宋意--高渐离之友,与高渐离上下年纪。

怀清夫人--巴蜀寡妇,年三十许。

怀贞夫人--怀清之孪生妹,高渐离之女主人。

(此二人应由一人扮演。)

阿季--怀贞之子,年十一。

黄媪--怀贞之老佣妇,年六十余。

其他:酒客二人,卫士长一人,卫士、宦者、童男女等各若干人。

折叠 编辑本段 目录

出版说明

人物表

时间

地点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第五幕

附录

关于筑

剧本写作的经过

人物研究

校后记之一

校后记之二

折叠 编辑本段 片段

折叠 第一幕片段

宋子城北门外,城下为白渠水,一名宋子河。城垣一带斜走,左前隅城门一道,侧向右,门上横额篆"宋子北门"四字。门前不远有拱桥一道,上有栏杆。桥头靠后侧有大槐树一株,时有落叶飘飞。树下酒家一座,左右两面临河,座场轩豁。右手前方有矮柜围成一账场,柜上有杯箸等物之陈列,当炉者即坐于此。后方通内室及厨房,不可见。在击筑声中开幕。声自舞台右翼漏出。酒家前一老妇人扫地,此即老女佣黄媪,年已六十余,俨然以家长自居,视酒家主人怀贞夫人如其女,视怀贞之子阿季如其孙,极爱唠叨干涉。十分殷勤,不辞劳苦。

黄媪 (自语)这老槐树,秋天来了,真是糟,刚才扫了的地,一下又落满了。

阿季 (在城内,唱《易水歌》,与筑音合拍;只闻其声)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阿季年十一岁,自城门跳跃而出。

高渐离(此时变名为"燕大",为酒家佣保)随后,年四十许,左肘挂一大菜篮满盛蔬菜,右手提酒一卣。

黄媪 (闻阿季歌声,抬头注视城门;见阿季跳跃而出,即干涉之)季哥儿,你当心点走啦,不要摔倒了。燕大!你这人太不留心!你为什么不把季哥儿牵着?你不怕把他摔倒吗?

阿季 (已跑至桥上)谁要人牵我?我又不是猴子!

黄媪 (投去手中扫帚,踉跄前进,迎接阿季)你不要真的摔倒了,你慢些呐。

阿季 (投入黄媪怀中,吊其颈,几使后者摔倒)黄妈,妈呢?

黄媪 哎呀,你真像个猴子!你妈在厨房里,烧好饽饽在等你啦。

阿季 (放下黄媪,向酒店奔去)我真高兴!我肚子正饿得没法。(上座场,向右手跑下。)

黄媪 燕大,你这人真是有点糊涂,也不想季哥儿连早点都没有用,一大清早就把他带进城去,闹了这一半天才回来。你们在城里没有买点东西吃吗?

高渐离 没有的,因为在外面吃东西不放心。

黄媪 你是吃了早点去的,倒没有什么,你不是把季哥儿饿坏了吗?

高渐离 我看季哥儿玩得很高兴,也就没有注意到,真是对不住。

黄媪 哼,我看你是故意捣蛋!你为什么连走路都老是那样慢吞吞的?像你那样斯斯文文的,帮什么人哟!

高渐离 (此时已步上桥头,将下)黄妈,请你原谅我,我因为还没有做惯。等我做惯了,便会更快得一点。

黄媪 哼,你还没有做惯?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高渐离 我以前吗?(略停)我以前还不是一样的帮人。

黄媪 你帮了一辈子的人,蠢长了四十来往岁,都还没有做惯?你到我们这儿来,也快两个月了,不是家大人怀贞留你,老实说我是决不肯同你一道做事的。我看你这人,根本就不像一个帮人的人。你回家享福去好了。帮什么人呢?要帮人,就得卖力一点!你把菜篮给我吧。(将菜篮夺过手去。)

高渐离 多谢你,黄妈,我以后更要手快脚快地做。(略停,留意击筑的声音,忽尔停止,自语般地)那奏乐的不是昨天来过的那位瞎子老人吗?

黄媪 就是他啦,刚才又在这儿盘旋了好一会。他敲打的拿东西到底是什么啦?琴不像琴,瑟不像瑟的。

高渐离 那东西吗?那叫做筑。因为是竹子做的,又因为用竹尺在打,所以叫做筑。那是南方来的东西啦。

黄媪 唉,看来你很内行啦。

高渐离 从前也学过一下,近来老早丢了。

黄媪 大约也很难学吧?你假如学好了,就给那老头儿一样,打着走江湖,卖卖唱,比你来帮人怕要安逸的多呢?

高渐离 我也在这样想,可惜我没有学好。

折叠 第二幕片段

赵高 (将左侧门键好,亲切地向高渐离)你是荆轲的朋友高渐离吗?

高渐离 是,我是高渐离,荆轲的朋友!

赵高 太把你委曲了。但这委曲怕也只有今天这一晚上了。

高渐离 (愤然)请早些把我处死,不要多作纠缠!

赵高 高先生,你不必这样生气。让我自己来向你介绍我自己吧。本想请你就座,让我们慢慢地谈,但我自己没有多的时间。我究竟是什么人,我现在要大胆地向你介绍。认真说,我究竟是什么人,连我自己的女儿,我都没有让她知道的。因为你又不同,所以我要大胆地向你介绍。

高渐离 哼,我劝你不必枉费唇舌!

赵高 你请忍耐一刻吧。我不是别人,我是赵高,秦始皇帝是我的不共戴天之仇。

高渐离 (白眼视之,仅嗤之以鼻)哼。

赵高 我本来是赵国的公族余子。我的父母在长平之役被俘虏了。父亲受了宫刑,不久便死在隐宫里。那时我还在母亲的怀里,是我们的母亲在隐宫里一胎生下了我们弟兄三人。我有一位弟弟叫赵成,还有一位小弟弟生下来就死了。我们母亲和我们两兄弟都做了奴隶。我们母亲是在二十年前病死的。

高渐离 (仍嗤之以鼻)哼。

赵高 高先生,你要了解我是有困难的。你会以为我是更加的无耻。秦始皇帝既是我的不共戴天之仇,我还要来当他的宦官,做他的中车府令,在这儿扬扬得意!--这正是我今天要向你介绍我自己的原故……

高渐离 不要多费唇舌,请去对你的"不共戴天之仇"讲!

赵高 我总有一天要对他讲的。我的报仇的志愿,并不比你弱。(略顿)只是我们采取的方法不同。像你的朋友荆轲那样,轰轰烈烈地单独行刺,我也佩服。不幸他是失败了。但是,即使不失败,即使他就把秦始皇帝刺死了,那怎样呢?我看也是枉然。秦始皇帝的罪恶,不是秦始皇帝一个人造成的,秦始皇帝之外还有无数的秦始皇帝,他还有他的爪牙,有他的子孙。你杀死了一个秦始皇帝,也救不了燕国的灭亡,救不了六国的灭亡,救不了天下的人化为奴隶。是不是呢?

高渐离 你向我花言巧语,到底有什么用?

赵高 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所以,我是另外选择了一条路。我把我自己牺牲了,我把我自己腐烂了,就像把一团锈了的铁加在好铁里面一样,我要从这内部来把秦国腐烂。

高渐离 笑话!你要把秦国腐烂!

赵高 请你不要着急。(略顿)我本来是很有力气的人,在我母亲过世的那一年,我的夫人也过世了,替我丢下一个女儿。秦始皇帝知道我有力气,也知道我懂法律,想要用我,但又不放心。因此我才自己请求受了腐刑。就这样,我便当了他的宦官,当了他的中车府令

高渐离 (反话)你真是一位有志气的人啦!

赵高 高先生,你不必称赞,也不必唾骂,我是早把毁誉置诸度外的人。我的工作还只做到几分。我得到了秦始皇帝的信赖,他叫我做着他最宠爱的少子胡亥的老师。我这个老师,说起来真是天晓得。我专门做着昧良心的事,我要把一个孩子腐化。为了要报仇,我实在也顾不着什么良心了。好在胡亥也不愧是秦始皇帝的儿子,他差不多是用不着我教,便是天生的一个坏蛋。

高渐离 (毫不妥协地)你倒腐烂得真是可怕。

赵高 是呀,连我自己有时候也感觉着我可怕。但有什么办法呢?蜜蜂都还有刺呢!蜜蜂刺了人,把自己的刺放进人身上去了,他自己是会死的。我就和这一样,我是把我的生命,把我的一切,都集中在这报仇上面的。报仇就是我的生命。好了,我再不向你多说了。我算把我的全部都介绍了给你,我以后恐怕也没有再说这样话的机会了。我说不定还是会失败,乐得个千秋万世的骂名。但我可不管,我也管不了那许多。只是我对于你,高先生,倒有点关切。你假如肯相信,我认为你的态度是值得考虑的。我知道你是不怕死的人,死也并不是那么可怕!但不要一味地以一死了事。这是我对于你的忠告。假如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很可以帮助你。……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