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7 11:26:09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我在天堂等你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5个义项):

我在天堂等你 - 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编排同名话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我在天堂等你 》是2002年为参加全军新剧目展演创作的一台话剧,2002年10月公演后,荣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剧目等20余项国家戏剧大奖,几乎囊括了国内戏剧艺术的重要奖项,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5
本词条 无参考资料,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5个金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我在天堂等你

  • 出品公司

    天音传媒有限公司

  • 制片地区

    中国

  • 导演

    黄定山

  • 主演

    殷桃、王磊、沈腾、殷桃

  • 语种

    普通话

目录

剧名:我在天堂等你

1 简介

演出团体:解放军艺术学院

该剧是根据女作家裘山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一部描写军旅生活的话剧。《我在天堂等你》是裘山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开始创作于1998年10月。作者并无小说中的经历,她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一个故事:半个世纪前,有一支鲜为人知的队伍,以他们不屈不挠的毅力,以他们坚定不拔的信仰,以他们永不妥协的英雄气概,跨越万水千山,涉过冰封雪岭,自下而上,一步步地走进了西藏,走进了那片神秘与苦难交织的高原,走进了生命的炼狱和灵魂的天堂,走出一段永恒的英雄传说。一个神圣与苦难交融的地方,一群于悲壮中祭献出自己的男男女女,自然的自然与遮蔽着人性的人类,抵近与拒绝,包容与隔膜,被世俗误读的天地与被天职规定着的灵魂,还有永不言说的神灵与不复再来的生命···作为一个作家,作者不仅被这故事震撼,还被他们所呈现出来的魅力以及独特而丰富的命运深深地诱惑。这样的诱惑使作者感到渴望走进历史当中去,渴望和那样一些单纯而伟大的灵魂一起走进西藏。这部小说通过描写一个普通军人家庭的生活展现了两种思想的差异、两种观念的冲突,当两代人在价值观念和评判标准上发生分歧和矛盾时,剧作者没有把理性的天平简单地偏向哪一边,而是通过对剧中人物心路历程的追寻和成长道路、思想发展的剖析,把两代人所讨论的问题上升到一个哲理的层次并凸显出一种精神的境界,以此来实现两代人的情感沟通,从而显示出一种追求的意义、信念的价值和理想的光辉。

离休将军欧战军得知女儿木槿闹离婚的消息,召开了一次众儿女参加的家庭会议,两代人因不同的价值观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会议不欢而散,欧战军突发心肌梗塞而死。丈夫的离去像一把钥匙打开了妻子白雪梅尘封多年的记忆之门,五十年前进藏女兵的真实故事有如潮水般扑面而来,在对历史的回忆与怀想之中解开了五个子女的身世之谜。

全剧悬念迭起,命运跌宕,历史与现实相互交错。五十年前进藏军人充满激情的生活画面,像一首崇高、浪漫、悲壮的诗篇动人心魄;五十年后子女们家庭事业的矛盾与各自的身世之谜,环环相扣引人入胜。还有雪域高原瑰丽奇异的自然风光,发生在遥远的进藏女兵身上纯真而动人的爱情圣歌,共同构成了绚丽斑斓的戏剧场面和震撼人心的感人故事。

2 主要演员

青年白雪梅:殷桃饰

老年白雪梅:朱 琳饰

欧战军:王磊饰

苏玉英:冯秦川

辛 明:赵 峥 饰

刘毓蓉:白 硕 饰

小 冯:吴昱翰

木 鑫:沈 腾 饰

木 槿:黄 杨 饰

木 兰:纪阳木

郑 义:丁 宁 饰

曹 青:刘 敏 饰

木 凯:乔大伟 饰

管理员:杜晓宇

赵月宁:陈 雷 饰

吴 菲:张 希 饰

木 军:于全海 饰

尼 玛: 饰

小 峰:嵇瑞星 饰

林亚东:杨沅翰 饰

海子哥:常赛博 饰

早产妇:何晓培 饰

经 理:黄才伦

护 士:刘雅琼 饰

小 雪:梁晶晶 饰

3 获奖情况

☆ 2005-2006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

☆ 第五届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一等奖

☆ 第九届全国"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 第八届中国戏剧节曹禺戏剧奖优秀剧目奖

☆ 第八届中国戏剧节曹禺戏剧奖优秀导演奖

☆ 第八届中国戏剧节曹禺戏剧奖优秀舞美奖

☆ 第八届中国戏剧节曹禺戏剧奖优秀表演奖

☆ 第五届中国话剧金狮奖编剧奖

☆ 第五届中国话剧金狮奖导演奖

☆ 第五届中国话剧金狮奖舞美设计奖

☆ 第五届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

☆ 第十六届中国曹禺戏剧奖优秀剧本奖

☆ 中国第二届舞台美术展览会作品大奖

☆ 第七届中国艺术节优秀舞美作品展优秀舞美作品奖

☆ 第十五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主角奖

☆ 2002全军新剧目展演剧目奖

☆ 2002全军新剧目展演舞美设计一等奖

☆ 2002全军新剧目展演表演一、二等奖,集体表演奖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雪域高原,边防团长欧木凯正指挥着教战士们唱十八军军歌。通讯员将一份公函交给他,里面装着法院的传票,他妻子谢娟已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欧战军发现老战友、亲家郑大河提不起精神,再三追问,才得知他们最疼爱的女儿木槿和郑义郑大河之子的婚姻居然亮起了红灯,接着欧战军最为之骄傲的儿子木凯也飞了回来,在家里又亮起了一盏婚姻的红灯。再接着,电视上义曝光了他的小儿子木鑫因经营不善,至使超市关门的新闻。欧战军决定召开家庭会议,晚上,所有欧家的成员都到齐了。
    第2集
    木槿悲切地诉说自己的伤痛——郑义是个不能进行性生活的人。而再谈木凯的事,就分成了三派,木鑫和木槿支持谢娟,木军和木兰不表态,只有木棉支持父母。欧战军把目光投向木凯,要他做出最后抉择。谢娟站起来,冷着脸说如果你要再回西藏,那就请你在走之前解脱我吧! 欧战军被送到医院,郑大河来看望欧战军,他知道这个老战友老亲家是因为生木槿的气而倒下的,病房里,木凯告诉父亲,他已经离了婚。欧战军再一次昏迷,一位曾经征战大半个中国,进军西藏的英勇队伍中的一员,就这样在儿女们的面前,在他最心爱的人面前,永远地离去了。
    第3集
    在欧战军灵堂前白雪梅慢慢开了口:对于这一天,我早有思想准备,一点也不意外。我和你们的父亲早就是死过的人了,能活到今天,能养你们,是一件很幸运的事。现在,我要把很多事情告诉你们,这都是你们从不知道的事。 她告诉他们,在他们中间有三个儿女不是她和他们父亲亲生的,此话令几个儿女震惊不已。 偏偏这时校长把一张意大利罗西尼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放在她面前。母亲带着无比希望的口吻,要她接受。可是她毅然把录取通知书撕了,告诉校长和母亲,我现在最迫切的愿望,是去当一名解放军的女兵。
    第4集
    白雪梅成为军政大学的学生,开始崭新的课程和军事训练。这天,白雪梅收到了母亲的来信,母亲在信里说,如果她不回家,就断绝母子关系,苏玉英决定陪她一起去见见她妈妈。大腹便便的苏王英不顾身子,与白雪梅来到了她的家。苏队长便把自己的不幸身世讲了,母亲听得直流泪。王政委到重庆开会,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一个儿子,他来看苏队长,为孩子取名叫虎子。十八车决定进军西藏,欧战军被任命为先遣队队长,郑大河被任命为先遣队副队长。王政委被任命为先遣队政委。
    第5集
    军政大学传达了准备挑选100个女兵到十八军进西藏的消息,女兵们都踊跃报名,白雪梅自然不会落下。白雪梅离家时信教的母亲送了她一本圣经作记念。被同寝室女兵发现告发,军政大学陈副教长和一位教员上纲上线,要开除白雪梅的军藉,辛明愤而与黄教员理论,骂了黄教员。女兵们来到乐山集训,作进藏前的准备。
    第6集
    先遣队要出发了,白雪梅与辛明依依不舍道别,相约拉萨见。女子运输队也要出发了。苏玉英想把孩子带着一起上路,那么小的孩子她丢不下,师首长最终同意了她们的要求。女子运输队踏上了征途。 车队来到二郎山下,前边的路没修好,只能徒步翻山了。白雪梅见苏队长怀里还用布袋挂着虎子,急忙上前要过虎子挂在自己胸前。刚一登顶,精疲力竭的白雪梅身子一歪栽倒了,挂在胸前虎子的脑袋撞在石头上,血流了出来。白雪梅抱着头上冒血的虎子直喊卫生员。
    第7集
    行军途中,部队断粮,虎子断奶,白雪梅跑到十几里外的小镇买回肥儿粉。部队进入牧区后,白雪梅又买了只奶山羊,从此这只奶山羊成了虎子的流动妈妈。女子运输队历尽千辛万苦也到了甘孜,辛明和白雪梅重逢,白雪梅忍不住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了辛明。苏玉英看在眼里。
    第8集
    王政委与苏玉英重逢,王政委问白雪梅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了﹖苏玉英觉得白雪梅与辛明挺般配的。王政委说部队有纪律,他们是不现实的。白雪梅却不顾部队纪律,向辛明表露了爱情。欧战军和郑大河带人给运输队送来200头耗牛。 徐雅兰却在给耗牛上驮子的时候,被牛踢伤,肋骨骨折送到医院。她不能再与白雪梅她们一起走进西藏,要被送回内地。
    第9集
    徐雅兰临走的时候,白雪梅她们都哭了,这个文静的上海姑娘捂着脸更是哭得好伤心。临别时她向白雪梅仟悔了《圣经》一事是她告的密。先遣队又要向昌都进发了,团部派了三位男同志来加强运输队的力量,辛明也是其中之一,白雪梅心里好高兴,她可以与爱慕的人一路同行了。 行军途中,白雪梅因缺氧昏倒,辛明口对口呼吸救了她。女兵运输队完全断粮,苏队长决定杀那只奶山羊。
    第10集
    几天后就是中秋节,团部派小冯来叫苏大姐派人去取月饼,说是还有别的食物,大家高兴无比,苏队长派辛明去领月饼,吴菲塞给他一个麻袋,白雪梅主动提出和辛明同去。到了管理处领月饼,却只分给她们16个,只能两个人分一个。 部队断粮,全靠野菜充饥。白雪梅因尝野菜中毒,辛明又一次救了她的命。白雪梅更加明白地向辛明表达了爱情。辛明说那是没有结果的。昌都战役打响了,先遣队取得了胜利,女兵运输队在昌都与先遣队会师。
    第11集
    部队缺柴火,当地的头人不肯卖柴卖米给先遗队。欧战军找到较开明时降村头人。头人有意刁难,让先遣队派出五十人,到山上搬运柴火,一柱香一百个大洋。能搬多少就搬多少。团首长和女兵们上山搬柴,他们的行动深深感染了降村头人。拉姆受到分裂份子的威胁,她怕虎子出意外,于是带着虎子前往成都,送到十八军留守处去。为了解决欧战军的个人问题,师部决定调辛明去其它团。辛明和白雪梅含泪告别。
    第12集
    山野里,先遣队遇到小股国民党残军袭击,欧战军受了伤,辛明已经出发在路上了,一位通讯员飞马赶来,要他马上去欧战军他们团,辛明背着药箱策马转道赶去。苏队长要白雪梅代表女兵队去看欧战军。白雪梅意外地又见到了辛明。 辛明向欧战军告别,要回野战部队去。欧战军此时才知道辛明已调走。欧战军的勇敢与大度,使白雪梅对他充满了崇敬。降村的头人的女儿次仁曲珍得了重病,他心急如火在来求解放军门巴。
    第13集
    辛明几番周折治好了曲珍的病。没料到曲珍竟爱上了辛明,辛明开始不愿意,但当他看到战士们一个个因为饥饿倒下,辛明决定牺牲自己的感情,应允了这门亲事。 辛明来到昌都,他本意是来向白雪梅解释和曲珍结婚的理由和原因。但辛明见了白雪梅却说不出口,只将口琴送给她留作记念。 团长郑大河到师部开会,他无意间把辛明今天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女兵们。白雪梅尤如五雷轰顶,怎么也难以接受这一现实。
    第14集
    白雪梅得知辛明要结婚的消息,她不顾苏大姐的阻止,骑马朝先遣队驻地赶去。 草地上正在举行隆重的婚礼,藏民们欢乐地跳起了舞蹈,王政委代表部队把穿着一身新军装的辛明送来,降村头人送上哈达,献上青稞酒。 白雪梅赶来了,欧战军在路上等她,指着一座叫阿斯慢的雪峰讲起一个美丽的传说,最终让白雪梅明白辛明做出感情牺牲的重大意义。师首长了解到欧战军和白雪梅的事,也帮着做白雪梅的工作,白雪梅的感情开始复苏。
    第15集
    苏大姐告诉白雪梅,说王政委和欧战军来师部开会,自然也要来这儿。白雪梅使用自己带的针线去藏族老乡那儿换耗牛肉。欧战军无意中问起这耗肉是怎么来的,白雪梅就讲了,欧战军一下站起,说你用那点针线怎么能就调换回这么大块耗牛肉来,这种交易不公平,他马上要白雪梅带他到那个藏民家去。雪梅只得跟他去了,两人骑马来到那个藏民家,欧战军拿出钱补上,并向他道了歉。
    第16集
    郑大河和吴菲准备结婚了,欧战军让通讯员小冯给郑大河、吴菲送去一幅字,并将自己三天的口粮—一块牛肉干让小冯带给白雪梅。途中,大雪封山,小冯被困在雪山,为了不被饿死冻死,小冯不得不吃掉了那块干牛肉。小冯下山后采了束野花,说是欧战军送给白雪梅的,白雪梅深受感动,就从那一刻起,她从心底里真正地爱上了欧战军。 郑大河和吴菲的婚礼上,大家在师里参加了联欢晚会,气氛热闹。
    第17集
    几天后,组织科长找白雪梅谈话,说要把她调到先遣支队去,那边开展群众工作需要一个女同志,要她考虑一下,她当然只能服从组织安排。苏玉英和大家一起为她送别,白雪梅和小冯,经及师部的通讯员小周一起上了路。他们要翻越恰巴山。这座山人称冰山,连当地的藏族人都怕它几分。气候灾然变化,漫天搅起风雪,在一个拐弯处,小冯脚下一晃,一下滑倒,小周赶快抓住白雪梅,可从小冯却滑出了路面,溜到了悬崖边。幸好小周眼疚手快,一把抓住了他。路边的雪和石沙因为沉载不了这种压力,不断坍落。小冯眼见他们无法把自己拉上来,而且崖边已经松了,小冯知道已经这样不行,会把他们两个人都带下悬崖同归于尽,他借最后的时机从嘴里喊道:白同志,你会跟我们团长结婚吧﹖白雪梅哭着回答:我会的,我会的小冯笑了:谢谢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顾团长——随后,他自己猛然用力抽回手,身体像一团棉花似地坠落下去。下山途中, 白雪梅昏了过去,欧战军和王政委救了她们。
    第18集
    在辛明的精心护理下,白雪梅苏醒过来。为了履行对小冯的承诺,白雪梅同意和欧战军结婚。几天后,白雪梅和欧战军在小冯牺牲地方举行了特殊的婚礼。风雪又来了,欧战军和王政委已经到了该回来的日子,可却一直没有消息。白雪梅好不焦急。这天晚上,她正躺在床上看书,门外响起敲门声,她开始以为听错了,后来响声大了,她连忙爬起来开了门,欧战军带着一股寒风卷入房内。她傻站着,欧战军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这天晚上,他们第一次过了夫妻生活。
    第19集
    吴菲要生产了,她留在了昌都。白雪梅回到了运输队。而就在这时候,白雪梅发现自己怀孕了,前边还有3000里路要走,她觉得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除了担心走不到拉萨外,还担心自己没有能力抚养他,因为虎子的失踪就是例子。苏玉英却安慰她,说她有经验,等孩子生下来,大家会帮着照看的。拉姆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成都,找到了十八军办事处, 由于王政委给她的纸条掉了,无法证明虎子是十八军的孩子,工作人员不肯收留。拉姆只好趁工作人员去找主任汇报之机把虎子交给了十八军留守处,这个好心的藏族老人自己一个人摇着转筒离开了。女子运输队开始了更艰苦的训练。
    第20集
    白雪梅又遇到了在草地上拾羊子挂到树叉上的羊毛的尼玛,她已经独自一人,同伴都倒毙在路上。白雪梅问她拾羊毛来做什么,她笑了笑没说。第二天早晨,部队继续行军,突然看见一伙藏族人押着被捆绑的尼玛走来,原来人家说她偷了羊毛,要把她卖给了索赔。白雪梅拦住他们,说这些羊毛是她在树叉上抬的,可人家根本不相信,硬把她拉走,尼玛哭着求金珠玛米救她,白雪梅抓过一个男兵身上的枪便要追,却被苏队长拦住,她说我们有纪律,你不能胡来。白雪梅眼睁睁看着她被拉走。最后的路程是所谓的“穷八站”,由于路途艰难,行军途中不断有马匹倒下,部队中的骡马已经死了三分之二,但是这些比骡马瘦弱的人还在顽强地前进。
    第21集
    就在战士们准备翻越这最后一座山时,苏队长牺牲了。临终前她瞩咐白雪梅一定要找到虎子。白雪梅含泪答应了他。按照苏队长临终前的建议,白雪梅担任了运输队长。终于到了拉萨的河谷地带,战士们兴奋地欢呼起来。川藏公路通了车,大批的粮食运到了部队。欧战军下令不准撑死一个战士。曲珍来到先遣队,她痛哭流涕地告诉辛明,叛匪杀害了她的父亲。女子运输队完成了历史使命,解散了。女兵们有的分在军区,有的分到军分区,只有吴菲、白雪梅、赵月宁留在了师部。
    第22集
    白雪梅早产了。 经过一番生与死的挣扎,在欧战军和辛明的帮助下,白雪梅终于生下一个男孩。可是他只活了一天,连一口奶也没吃就离开了世界。欧战军怀着伤痛亲手做了一个小木盒,把孩子放进去,将他安埋在坡上。吴菲也生了个男孩,取名郑义。夫妻俩将孩子送回了成都十八军子弟校。不久,白雪梅又怀上第二个孩子。郑大河和白雪梅指腹为婚,如果白雪悔这次生个女孩,就和郑义结婚。白雪梅终于顺利地产下了女婴,欧战军取名叫希维。白雪梅没有奶水,王政委召开党委会,一至同意动用意库里的罐头。
    第23集
    白雪梅和欧战军回到成都看望女儿,他们来到八一保育院,意外地与徐雅兰相遇,更令他们惊喜的是虎子也在这儿,保育院已经为他取了名子叫木军,从此,他成了他们的大儿子。他们把希维的名改为木兰,木军好高兴,他有了个叫木兰的小妹妹。欧战军和白雪梅回家看望白母,白母已逝世。中秋节,保育院的孩子们吃月饼,每人四分之一个,木军将自己的那份给了妹妹。徐雅兰发现后,把其他孩子的月饼切下一小片给木军。
    第24集
    在藏北工作的辛明每天早外晚归,为那儿的藏民们一边宣传一边治病,曲珍怀了孩子,辛明让她呆在家里。这天车明出诊的时候经过大草原,发现一座帐篷失火。仙义无反顾地冲进帐篷,救出了孩子, 自己却被熊熊大火吞灭了。白雪梅又怀孕了,因为欧战军想要个亲生的儿子,他希望他将来长大在西藏接他的班。白雪梅很快要生产了,她住进了拉萨人民医院。她在那儿意外地遇到了次仁曲珍,她也是来生产的,那是辛明的遗腹子。两人在一块儿,最爱谈到的就是辛明,一个是作为妻子对爱人的怀念,另一个是有情无缘者更深沉的伤感。医院里还有一些来生产的女人,但是,她们怀上的骨肉能真正顺利地生下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太少的氧气,太恶劣的气候,太缺乏的营养,使幼小的生命生长艰难,流主现象极为普遍,有的好不容易挨到分娩,生下的却是死婴。这一次,白雪梅也没能逃脱这种厄运,她生下来的是个男孩,可已经死了。命运真是恶作剧了,曲珍地生下一个男儿,可她却因为难产死了。医生来找白雪梅商量,可不可以给曲珍生下的那个正嗽嗽啼哭的婴儿喂一下奶,白雪梅毫不迟疑地抱起了他,撩开自己的衣衫。从此,这个男儿就成了她的第四个儿子,取名叫木凯。
    第25集
    木凯生下来病恹恹的,尼玛为了能得到他滋补,山去采雷莲,采虫革,可是遇到豹子,尼玛被咬成重伤。她一夜未归,欧战军带人四下寻找,最后找到她的尸体,已经只剩下一堆烂衣和碎骨。白雪梅和欧战军决定收养尼玛的女儿梅朵,她成了他们的第三个女儿,取名叫木槿。“为了让木槿和木凯能得到教育,再说她要带两儿女在拉萨工作也太困难,于是组织上同意她把他们送到成都。欧战军夫妇让木兰与郑人河的儿子郑义结婚,可她却不同意。木槿去西藏采访,父母要地到了拉萨,去叩祭一座坟莹,说那儿埋弊的是带过她的一个叫尼玛的保姆,对她有大恩。木棉也参军了,木凯在中越边境打仗。木棉考卫校差5分,想叫父亲为她开后门,欧战军拒绝,要她转业。木凯在边防团当排长,赢得战士们的尊敬两年后,欧战军退休回到成都,而已经是营长的木军也因部队要求年轻化和知识化转业。一家六个子女中唯有小儿子木鑫拒绝去当兵。他想尝尝被别人保卫的滋味。
    第26集
    白雪梅向儿女们宣读欧战军的遗嘱。父亲那深层次的爱振撼了孩子们。“我在天堂待你”。这是欧战军留给白雪梅的遗言。成都军区党委批准了白雪梅的要求,将欧战军的骨灰送回西藏,洒在他为之奋斗了半个世纪的雪域高原上。航空港,老干部参观团的老军人们列队在等候省,两辆军用越野车驶来,木军捧着骨灰盒下了车,身后跟着,木兰,木槿,木军、木棉、木鑫…他们将把欧战军的骨灰带去西藏。木棉扶着白雪梅也下了车。孩子们下了车。老军人们向着自己战友的骨灰盒庄重的敬礼。他们让欧战军的儿女们先上了舷梯,然后依次而上。白雪梅和孩子们对送行的军区首长挥手告别。飞机起飞了,钢铁之鹰穿云而逝。飞机降落在拉萨机场,木凯与小峰在迎候着父亲、爷爷的忠魂,他们的身边是威武的三军仪仗队。木军捧着骨灰盒和木兰,木槿三人下了飞机,郑大河等老干部们随后。木凯接过木军手上的骨灰盒,走过致礼的三军仪仗队。天蓝云碧,一只骄健的雄鹰翱翔。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