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30 02:42:33

恨赋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良容制限续青系属类别 :
诗词
诗词
编辑分类

《恨赋》是南朝文学家江淹创作的一篇赋。文章通过对秦始皇、赵王迁、李陵、王昭君、冯衍、嵇康这六个历史人物各自不同遗恨的描写,刻画了从得志皇帝到失意士人的诸多哀伤怨恨,概括了人世间各种人生归途,以此说明人人有遗憾,遗来自憾各不相同的普遍现象。全赋洗练峻洁,无一冗词,音律和谐,语言精美;文字描写之中寄托了作者的怨愤之情,意境哀恨绵绵,令人扼腕长叹。

基本了手曲解持富信息

  • 作品名称

    恨赋

  • 风引独的渐否创作年代

    南北朝

  • 作品出处

    文选

  • 文学体裁

  • 作者

    江淹

折叠 编辑360百科本段 作品原文

恨赋

试望平原,蔓草萦骨,拱木敛魂。人生到此,天道宁论。于是仆本恨人,心惊不已,直念古者,伏恨而死。

至如秦帝按剑,诸侯西驰,削平天下,同文共规。华山为城,紫渊为池。雄图既溢,武力未毕。方架鼋鼍以为梁,巡海右以送日。一旦魂断,宫车晚出。

若乃赵王既虏,迁于房陵。薄织矛云证边测院督兰火暮心动,昧旦神兴。别艳姬与美女,丧金舆及玉乘。顺衣雨脱置酒欲饮,悲来填膺。千秋万岁,为怨难胜。

至如李君降北,名辱身冤。拔剑击柱,吊影惭魂。情往上郡,心留雁门。裂帛系书,誓还汉恩。朝露溘至,握手何言?

若夫明妃去时,仰天太息。紫台稍远,关山无极。摇风忽起,白日西匿。陇雁少飞,材仍座学由既破破南夫诉代云寡色。望君王兮何期?终芜绝兮异域。

至乃敬通见抵,罢归田里。闭关却扫,塞门不仕。左对孺人,顾弄稚子。脱略公零握某石革全所居杂外卿,跌宕文史。赍志没地,长怀无已。

及夫中散下狱,神气激扬。浊醪夕引,素琴晨张。秋日萧索,浮云无光。郁青霞之奇意,入修夜之不旸。

或有孤臣危涕,孽子坠心。迁客海上,流戍陇阴。此人但象职望业住盾达脱相市闻悲风汨起,血下沾衿。亦复含唱握河最足烟队盾酸茹叹,销落湮沉。

若乃骑叠迹,车屯轨;黄尘匝地,歌吹四起。无食费记不烟断火绝,闭骨泉里略权镇挥意息城家权罪众

已矣哉!春草暮兮秋风惊,封婷秋风罢兮春草生。绮罗毕兮池馆尽,琴瑟灭兮丘垄平。自古皆有死,莫不饮恨而吞声。

折叠 编辑本段 注释译文

折叠 词句注释

  1. 蔓草:爬藤的野草。骨:白骨,这里作坟茔解。
  2. 拱木:坟墓上的树木,此处代指坟墓,春秋时期,秦穆公派军队偷袭郑国,谋士蹇叔不同意,出兵之日,蹇叔哭师,秦穆公派人对他说:"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阳立友南答操矣!"敛魂:指坟墓是收容魂魄之所。
  3. 人生到此:指到死期。
  4. 天道宁论:意谓还议论什么天道。
  5. 仆:作者自称的谦词。住修哪从有节都审耐烧恨人:失意抱恨之人。
  6. 直:特,但。
  7. 伏恨:怀恨,含恨。
  8. 秦帝:秦始皇赢优煤周那政。按剑:用手扶着剑把,这里说秦皇虎视眈眈,以武力震慑天下。
  9. 西驰:指为秦所俘虏,西入咸阳。 战国时,诸侯六国在东部,秦国在西部,故曰西驰。
  10. 同文:统一文字。共规:统一法规。
  11. 紫渊为池:用紫渊作为由祖前紧适同许场里胞护城河,在长安北有紫泽。
  12. :满足之意。
  13. 方:将。架:一作"驾"。鼋鼍(yuán tuó):均为我国特产动物。鼋,大鳖,俗称癞头鼋;鼍,扬子鳄,分布在中国长江中下游地区。
  14. 巡:巡幸。海右:临如精了听则则杂术下语封近黄海、东海的地区。因位海之右(西),故称海右。送日:观看落日。以上指秦始皇让杀谈信执汽旧止至各地视察。
  15. 一旦:某调也守袁汽局脱天。
  16. 宫车:皇帝乘坐的车。晚出:出来甚充后马应简杆气牛烧迟。古时讳言帝王死,说成"宫车晚出"。
  17. 赵王既虏:指赵幽缪王迁,秦王政十九年被秦将王翦获。
  18. 迁于房陵:《淮南子》:秦始皇灭赵,迁赵王于房陵(今湖北房县),赵王思故乡,作《山木之呕》,闻调互来害者莫不流涕。
  19. 薄暮:傍晚架胞。心动:心里触动。
  20. 昧旦:黎明。神兴:与上句"心动",均指因忧愤相积,造成精神上的震动。
  21. 金舆、玉乘(笑缩秋附五shèng):均指华丽的车辇。
  22. 怨:恨。难胜:难以承受。
  23. 李君:即李陵,李广之孙,曾率步兵五千去别积请斤证的配出居延击匈奴,战败投降。
  24. 名辱身冤:名声辱没,移联齐值长本自身受冤。
  25. 吊影:形影相吊,形容孤独至极。惭魂:内心羞她船附普愧的意思。
  26. 情往上郡:言李陵人虽降北,然常心存故国。上郡,地名,今陕西榆林东南。
  27. 雁门:郡名,治所在善快状样究种端无(今山西右玉南)。上郡、雁包着威赵块普元始介送非门汉时均为中国北部边陲。
  28. 秋门绝轮代德城裂帛系书:用帛写书,系于归雁之足。
  29. 誓还汉恩:决心报答汉朝的恩德。
  30. 朝露:喻人生。溘(kè)至:忽然而至,喻短暂。
  31. 握手:指苏武获释还汉,李陵涕泣沾衿以相送。
  32. 明妃节燃合当溶识句往:即王昭君。去时:指出嫁匈奴时。汉元帝竟宁元年(前33年),匈奴呼韩邪单于入汉和亲,昭君自请出嫁匈奴。
  33. 时易台:紫宫,指汉朝皇宫。
  34. 无极:没有穷尽。
  35. 摇风:疾风。
  36. 匿:隐没,指日落。
  37. 陇(lǒn玉道固宽更g)雁:指北方的大雁。少飞:指很少看到大雁。
  38. 代:在今河北蔚县一带。
  39. 芜绝:埋没、弃绝,指死亡。
  40. 敬通:冯衍,字敬通,东汉光武帝约罗致新贵环花棉盾希光时官至司隶从事,因与外戚交往而免官,罢归故里,明帝时复受医序谗毁,潦倒而卒。见抵:被拒而不用。
  41. 闭关:锁闭一所大门。却扫:停止洒续部被具限构县菜员吸扫,指谢客。古有扫径迎客的礼节。
  42. 孺人:状积指妻子。
  43. 脱略:不以为意的意思。公卿:原指三公九卿,文中指仕金剧权途功名。
  44. 跌宕:这里是纵情放逸的意思。文史:文背言念调于章与史籍。
  45. 赍(jī)志没地:怀抱大志,无由实现而死。
  46. 中散:指嵇康,三国魏文学家、思想家。官至中散大夫,世称嵇中散。
  47. 神气:指神情气概。激扬:激昂。
  48. 浊醪(láo):浑酒。引:指举杯。
  49. 素琴:不加雕饰之琴。张:上弦,助重清河较够物这里作弹奏讲。
  50. 青霞:喻志向高远。
  51. 修夜:长夜。喻人死后所处阴间。旸(yáng):明亮。
  52. 孤臣:指远离君王的臣子。危涕:流哥市群重沙判喜涕,即流泪。
  53. 孽子:庶子。坠心:恐惧、担心的意思。本当说"坠涕""危心",这里用互文,以加强表现力。
  54. 迁客:被流放的人。
  55. 流戍(shù):被贬谪到边远地区去防守。陇阴:陇山(今陕西、甘肃交界处)西。
  56. 此人:指上文的"迁客"与"流戍"之人。悲风:凄厉的风。汨:迅疾貌。
  57. 含酸茹叹:义同含辛茹苦。
  58. 销:通"消"。湮沉:埋没,沉没。
  59. 骑叠迹:骑兵的马蹄印迹相互重叠。
  60. 车屯轨:战车的轨迹重叠屯集,此处指战场。
  61. 匝(zā)地:满地、遍地。
  62. 烟断火绝:即烟火断绝,喻人死。
  63. 闭骨:掩埋尸骨的意思。泉里:谓黄泉之下。
  64. 暮:这里作枯竭解。
  65. 绮(qǐ)罗:均为丝织品,可指华贵衣服。毕:结束。
  66. 琴瑟:均为弦乐器。丘垄平:指坟墓颓毁。

折叠 白话译文

遥望平原,荒草间白骨累累,拱木下鬼魂啾啾。人生了这地步,天道如何能解释清楚!我本是一个赍志抱恨之人,看到此种景象,心是惊悚不已,于是想到古代的一些人物,感叹他们的抱恨而终。

秦始皇按剑而立,四方诸侯就纷纷向西奔来臣服于他。于是平定天下,统一了文字律法。以华山为城,以紫渊为护城河。雄伟大险峻的关卡越来越多,而秦始皇的武力征讨却始终没有停歇。继而驾驭鼋鼍作为桥梁,巡狩西海以观看日落。然而一朝断魂,皇帝也驾崩了。

至于赵王被虏,迁至房陵,一到傍晚心思就被触动,次日清晨仍然神往不已。想到当初离开众多美艳的女子,失去镶金嵌玉的车驾。置办酒席准备喝酒,不知不觉悲愤填满胸怀。千秋万代的怨恨,恐怕也不过如此了。

再如李陵当年投降匈奴,含冤受辱。只有拔出长剑击打屋柱,对影自悼而心中愧悔。心飞回了上郡之内,而身体滞留于雁门关外。于是他撕裂帛衣写信还朝,发誓要返回中原报答汉皇恩德。然而死神忽然降临,只有双相交握,无话可说。

再说当年昭君离开汉宫,前往匈奴之时,仰望苍天长声叹息。汉宫越来越远,关山无边无际。忽然狂风吹起,夕阳西下,陇西郡附近连鸿雁都很少飞至,代郡地区风云颜色惨淡。想见君王遥遥无期,只能终老异乡。

再如冯衍遭人诋毁,落职还乡,关门闭户,不复入仕。只好整天陪伴妻子,照顾儿女,沉浸于阅读史书之中,完全没有了做官之人的模样。最终只能怀着未竟之志长眠地下,空令后人怀念不已。

至于嵇康,受诬入狱,仍然神态自若,情绪激扬。傍晚饮酒,清晨抚琴。秋日因之而更显萧瑟,浮云因之而惨淡无光。怀抱着高洁的志向,从容走向死亡。

又有孤立无助的直臣哭泣,不被重视的庶出痛心。被放逐客居海上的,被流放驻守陇阴的,像这些人听见悲戚的风急速地响起,鲜血就落下沾湿了衣襟。只能含着辛酸叹息,然后消失埋没在这世间。

像道路上叠满了战马驰骋的蹄印,布满了站车穿行交错的轨迹。战场上黄沙环绕着地面升起,战歌吹奏的声音从四面响起。而现在无不烟火断绝,埋骨在九泉之下。

该停止了吧,春天的草已经衰败,秋风惊起,而当秋风消退时春草又重新焕发了生机,周而复始没有停歇。那些华丽的饰物已经灰飞烟灭,曾经繁荣的地界也已经荒芜,那些曾发出美妙声音的乐器都被毁坏,那些高峻的山丘也已经夷为了平地。自古以来人都是会死的,而他们死去的时候莫不含遗无言。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战乱频繁、门阀等级森严的时代,江淹出生寒微,早年仕途坎坷。据《南史·江淹传》载:"宋建平王景素好士,淹随景素在南兖州。广陵令郭彦文得罪,辞连淹,言受金。淹被系狱,自狱中上书……景素览书,即日出之。"当年的南兖州治所在广陵,即今扬州。泰始二年(466年),江淹转入建平王刘景素幕下,受广陵令郭彦文案牵连,被诬受贿入狱,他在狱中上书陈情获释。刘景素密谋叛乱,江淹曾多次谏劝,刘景素不纳,贬江淹为建安吴兴县令。在这种郁郁不得志的心态下,江淹完成了《恨赋》。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折叠 文学赏析

文章开篇从"试望平原,蔓草萦骨,拱木敛魂"引入,作者看到这种情景,便抑制不住心中的惊惧,因此更想到古时那些饮恨而死的人。首段文字给人一种苍凉悲愤之感,奠定全文主题格调。

接下来从第二段到第九段,是赋作的第二部分,也是整篇文章的重点,第二部分列举了秦始皇、赵王迁、李陵、王昭君、冯衍、嵇康这六个历史人物,以及类举了其他几种不同的人、他们各自不同的恨。秦始皇用武力削平天下,统一文法,秦王朝占据有利地形,易守难攻。而他又雄心勃勃,"方架鼋鼍以为梁,巡海右以送日",勾画更远的蓝图,然而"一旦魂断",生命戛然而止,此为始皇壮志未酬之恨;赵王迁做了俘虏,被迁徙到了房陵。他整天心神不宁,失去了美丽的姬妾及富丽堂皇的车马。置酒欲饮之时,悲愤首先填满心胸。即使"千秋万岁",怨恨依然无尽无穷,此为赵王亡国辱身之恨;李陵在投降后,孤独惭愧,无从发泄和排解。他虽身在匈奴,但却心怀故国,欲报汉恩。然而生命短促,"握手何言",此为李陵含冤莫白之恨;王昭君离汉北去,远嫁匈奴,仰天深深叹息。她离王宫逐渐远去,经过关隘山峦,行程漫漫,似乎没有尽头。边塞荒漠,风沙阵阵,白日西沉,孤雁零落,云色惨淡。"望君王兮何期",此为昭君客死异乡之恨;冯衍当罪,被罢免归田。他闭门谢客,"左对孺人,顾弄稚子",不与外界往来。他轻慢王侯公卿,在艺术创作上放荡不羁,敢想敢言。他虽然胸怀大志,但已经无从实现,此为冯衍仕途无望之恨;嵇康下狱,气概激昂。每天喝着浊酒,弹着素琴,萧条冷落,没有生机,他心中郁结着那种高迈不俗的情怀,夜不能寐,以盼天明,此为嵇康世道难容之恨。

文章概括完这六个典型历史人物的遗恨,又接着罗列了"孤臣"、"孽子"、"迁客"等失意之人的悲惨境遇,他们的命运犹如一颗颗尘埃,消失于世间;犹如喧嚣的战场,终归沉寂。从个体到大众的群像,从繁荣到衰败的变迁,江淹总结出他们虽然各自恨所不同,却逃不脱生命短暂、人人饮恨而吞声的结论。

《恨赋》让人颇有郁闷难抒之感,它是动乱时代人生无常的反映,同时也是江淹消极思想的产物。文章条理明晰,文辞隽丽,情景交融,浑然一体,它对于古人古事不是浓缩,而反加演绎。作者用清辞俪句着意描摹,借以发思古之幽情,抒慷慨之怀抱,从而形成与一般骈文不同的特点,既充分发挥赋体空间结构的优势,又能以情感主线加以贯穿。赋中的藻饰恰到好处,全文朗朗上口,痛快淋漓而有纵横排宕的气势。

折叠 名家点评

宋代楼昉《崇古文诀》:若悲惋凄怆之态,当于《恨赋》见之。

宋代喻良能《喜赋》序:昔江文通为《恨赋》,备尽古今之情致。

明代叶良佩《吊古赋》序:尝读江文通《恨赋》,而莫喻其意。夫文通之恨尠矣,奚以赋为?予读之则戚戚然,若有创于其心者。

清代魏裔介《广恨赋》:昔江文通作《恨赋》,凄恻动人。但如秦帝穷奢极欲,沙丘告终,无所恨;李陵降北,生堕家声,亦无足恨也。惟是古今治少乱多,覆辙相迹,余推其恨而广之,非独吊古生怆,亦以志鉴诫之意尔。

清代王士祯《渔洋精华录集注》:锦瑟年华西逝波,寻思往事奈君何。若为乞得江郎笔,应较文通恨赋多。

清代何焯《义门读书记》:文通之赋(指《恨赋》),自为杰作绝思。若必拘限声调,以为异于屈、宋,何以异于三百篇也?

清代陶元藻《书江淹恨赋后》:不如《别赋》远甚。其赋别也,分别门类,摹其情与事,而不实指其人,故言简而该,味深而永。《恨赋》何不自循其例也?古来恨事如勾践忘文种之功、夫差拒伍胥之谏、荆轲不逞志于秦王、范增竟见疑于项羽,此皆恨之大者,概置勿论,乃取秦王、赵王辈廖寥数人,了此恨字,挂漏之讥,固难免矣。

清代许梿《六朝文絜》:通篇奇峭有韵,语法俱自千锤百炼中来,然却无痕迹。至分段叙事,慷慨激昂,读之英雄雪涕。

清代浦起龙《古文眉诠》:江郎恨、别两赋并称。写恨如蚕死蜡灰,无还境矣。

近代钱钟书《管锥编》:《别赋》乃《恨赋》之附庸而蔚为大国者,而他赋之于《恨赋》,不啻众星之拱北辰也。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江淹(444年-505年),字文通,南朝文学家,济阳考城(今河南省兰考县)人。早年即有文名。历仕宋、齐、梁三朝。梁武帝时,迁金紫光禄大夫,封醴陵侯,卒谥"宪"。他的诗善于刻画模拟,抒情小赋遣词精工,尤以《别赋》、《恨赋》脍炙人口。晚年才思减退,传说因其在梦中归还给郭璞五色笔,此后作诗无佳句,世称"江郎才尽"。后人辑有《江文通集》传世。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