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5 17:14:50

头山满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头山满(1855年5月27日-1944年10月5日)号立云,是日本大亚细亚主义之提倡者,出生于福冈市,历经明治、大正、昭和三代,是日本在20世纪初右翼政治领袖、军商,极端国家主义秘密团体黑龙会创办人。

自称为天下浪人,于名利视为浮云,置生死于度外,为世人所侧目。日本人认为他是慈善家,与孙中山金玉均等东亚的有志改革者颇为"友好",曾"支持"革命党建立中华民国

基本信息

  • 本名

    头山满

  • 立云

  • 所处时代

    明治、大正、昭和

  • 民族族群

    日本

  • 出生地

    日本福冈市

  • 出生日期

    1855年5月27日

  • 逝世日期

    1944年10月5日

  • 主要成就

    极端国家主义秘密团体黑龙会创办人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生历程

折叠 生长环境

头山满闻名世界的时候,给人的印象是一个留着长胡子的老人,一个亚洲的托尔斯泰,眼缝儿却窄窄的,他是一个现代化的佛教徒,酷爱玫瑰花,从不离开他的庭院一步,但他却支配着6万个愿意为他赴汤蹈火的死士。他创办的"玄洋社"只为很少人熟知,通俗语言中出现的是另一个较为铿锵、神秘和较适合日本精神的名字"黑龙会"。

1855年4月12日,头山满出生在日本九州福冈城下西町一个破落武士家庭。父亲叫筒井策。头山满幼名叫乙次郎,后改名八郎。1868年王政复古时期,头山满还是一个年仅13岁的孩子,整日身穿破旧肮脏的衣衫,在福冈街市叫卖甜薯。他少年时代除了叫卖甜薯之外,还有当木履匠学徒而不成的经历。他在家乡的私塾受到启蒙教育,受到"尊王攘夷"思想的影响。他17岁时因患眼疾,到女医生高场乱开设的眼科诊所求医,后来又在高场乱的私塾求学。他在那里修完了《十八史略》、《左传》等典籍,并且记下了高场乱讲述的许多民族英雄的故事。这些民族英雄,是他当时崇拜的偶像,对他确立未来的人生目标,起到启发和激励的作用。

他曾遍游日本山川,途中常以野菜果腹。为了对自己进行艰苦的磨炼,他赤脚走路,夏季不用蚊帐,任蚊虫叮咬,颇像中国苦修的僧侣。他曾和一个禅师比赛忍耐力,看谁躺在床上不动的时间最长。不过,这种苦修经常中断。他有时也与人竞争艺妓的青睐,并时常梦想发财。

19岁时,他被母亲的娘家头山家收为养子,遂称头山满。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正是明治维新时期,日本从一个闭关自守的落后封建社会转向资本主义社会。由于在社会生活各领域中保留了许多封建因素,造成日本资产阶级的扩张欲望与武士阶层的冒险主义相结合,使这个新兴的国家逐步走上侵略的道路。头山满从小所受武士精神的熏陶使他在政治上倾向于对外侵略扩张。

折叠 政治主张

头山满早年参预主张对外侵略的"征韩派"与主张先发展国内政治经济的"内治派"的斗争。1875年,头山满与平冈浩太郎、箱田六辅等人,按中国三国时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精神在福冈组织矫志社,拥护征韩派的萨摩藩士西乡隆盛。1876年,警察发现矫志社企图暗杀内务卿内治派首领大久保利通,将头山等十余人逮捕入狱。但那时他手下已有一大帮追随者,政府为了不致引起骚乱,将他拘留一段时间后,便释放了他。西乡因内治派中的缓征论者得势,于1873年辞去参议官回乡召集军队。1877年,政府军与西乡军爆发了一场史称为"西南战争"的大规模内战,西乡军战败。

西乡隆盛叛乱受挫,使得浪人们感到一时无所依归。头山满怀惆怅的心情,加入了著名政治家板垣退助创建的爱国社。后来爱国社派生出许多社团,板垣把这些社团联合起来,组成一个"议会促进社",社员多达9万人。他们领导这一力量,迫使政府制定宪法,设立议院,政府接受了他们的提议。头山满因具有巨大的社会影响,而被他们邀请为议院的后补议员。但他拒绝了这个邀请,他知道自己的前程要比一个后补议员更加辉煌。

折叠 编辑本段 幕后老板

折叠 玄洋社

1879年,他与箱田六辅、平冈浩太郎等人组织了筑前共爱公众会。两年之后,在这两个政治结社的基础上,他与前述两人建立了日本近代第一个右翼政治团体--玄洋社(社长是平冈浩太郎);玄洋社取日本海波涛澎湃、玄洋壮观之意,主张所谓"勤皇报国敬天爱人",这个社就是外人所称的黑龙会。即明治时期确立的立宪君主制。对外,这个右翼团体积极主张所谓"大亚细亚主义"。"支那保全论",主张"日支一家"",要帮助汉族推翻满清统治,要联合汉族一起对付俄罗斯的威胁,头山满所说的"亚洲同族相提协,以确保东洋和平,维护世界的文明"。实际上是要日本对亚洲各弱小国家实行殖民主义的政策。具体目标是,先排斥俄国独占中国东北,继而掠取黑龙江以北地区,接着实行所谓"日韩合作",吞并朝鲜。

折叠 暴力干政

玄洋社最盛时期,人数达500多人。虽然它标榜为民间团体,但由于它十分注意在政府官员及内阁中发展成员,加上头山满自己担任社长的机关报《福陵新报》(后称《九州日报》)的影响,这使玄洋社在政界有不可忽视的地位。他凭着已经赢得的威望和拥有的势力,不把政府放在眼里,凡政府的对外侵略扩张政策,在执行中一有所谓"软弱"表现,他便觉得极不合胃口,就要起来反对,用种种手段对政府施加压力,以迫使政府按照他的意图行事。

1889年,他煽动浪人要求政府采取强硬外交,扩大军备,以便于时机成熟时"膺惩中国"。当时,首相伊藤博文和外相大隈重信,正准备向各条约国家妥协,签订一个协定。头山满进谒伊藤博文首相,向他提出抗议,然后指使玄洋社社员来岛恒喜刺杀大隈外相。大隈被炸弹炸去了一条腿,被迫辞职下野,而投掷炸弹的来岛恒喜,却以自杀而成为大众心目中的英雄。政府也因这一暴力行动而改变了向各条约国妥协的政策。

头山满因涉嫌幕后指使暗杀大隈外相而被捕,后又因证据不足被释放。但由于这次事件,许多政治家都对他和黑龙会怀有戒心。日本政府企图收买他,要他到东南亚某国去当驻外使官,被他拒绝。因为他离开日本,便可能变成孤家寡人。

早年贫穷的头山满,到了35岁以后,竟成了煤矿资本家(大概是平冈浩太郎的伙伴)。北海道和福冈都有他的煤矿,他并且从农民那里廉价购买土地,贩卖给经纪人,以从中牟取巨利。1891年,头山满极力支持松方正义内阁提出的扩军提案,并促使首相解散反对这项提案的众议院。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原与头山满为政坛上相同派阀,伊藤博文政敌大隈重信即曾被头山满暗杀失败。1908年10月,日首相伊藤博文于东北哈尔滨为韩国志士安重根枪杀于车站。

头山满很善于表现自己的影响力。1912年,明治天皇逝世,他向内阁递交了有他署名的声明,要求全体内阁成员以"自殉"来谢其未能"阻谏天皇忽视健康"之罪,理由是明治天皇嗜饮法国酒,而内阁成员却不对天皇这一嗜好加以谏阻。因为内阁成员不"阻谏"天皇饮酒的嗜好而要求他们"自殉",显然是没事找事,小题大做。

1920年初,太子裕仁选择久迩帮彦亲王的女儿久迩良子作为未婚妻时,曾遭到军界元老山县有朋的反对。他反对这桩婚姻的理由是:良子有色盲的缺陷。然而真正的原因是他怀疑久迩亲王一家的用心,害怕久迩家的势力因与未来的天皇联姻而扩大。山县有朋反对裕仁的婚姻,得到了政界元老西园寺公爵的支持。 久迩亲王为了挫败山县有朋的阻挠,秘密会见了头山满,他把一大笔钱交给这位浪人之王作为酬谢,要他给山县以有力的警告。

头山满是十分乐意以破坏政军界要人各种与他意愿相违的计划,或是阻止他们此类的行动而显示自己的势力的。他当即答应久迩亲王,愿意为促成良子与天皇的婚姻效劳。他很快便派出一名身手不凡的亲信刺客,前去拜访山县有朋。当然,他不是叫这个刺客去刺杀山县,而是带去了黑龙会对他的警告。这个刺客闯进山县有朋的宅邸,向山县说明他的来意后,即行告辞。他在鞠躬告辞时,颇有礼貌地威胁说:"本人如能领受尊夫人的性命,将不胜荣幸之至。"山县有朋并不惧怕这种威胁,但是他的长州藩的同族人却很不放心,他们自动负起了保护他全家的责任,他们身穿便服,昼夜轮班站岗,护卫山县一家。

时隔不久,头山满又得到一个显示自己无比威力的机会。长期以来,皇太子裕仁一直打算以欧洲之行来结束他的学业,并已同英、法政府拟定了各种安排。军界元老山县有朋也同意这一计划。内阁成员一致认为此行会改善同英国的关系,从而有可能恢复有利的日英同盟。

但是,政界元老西园寺公望却不这么看,他已风闻久迩良子的叔父东久迩宫稔彦王,有借裕仁天皇旅欧而扩大自己在政界的势力范围的企图。于是,他便通过他的女婿和养子,即西园寺八郎,向报界透露了一个说明,大大歪曲了裕仁出国旅行的原因,说是原先就反对这门亲事的山县有朋,正想把裕仁送走,以使他对良子的热情冷下来,进而破坏婚约。

这个消息起到了预期的作用,一夜之间,日本民众和报界群情激愤,一起反对裕仁欧洲之行。一些报纸载文指出,山县有朋会在裕仁离开日本时杀害良子,西方人会嘲笑裕仁喝汤时啧啧作声的习惯,朝鲜的刺客将在特拉法加广场把裕仁砍倒,又说欧洲人那种讨厌的擤鼻子的习惯,会使裕仁感冒等等。

头山满了解裕仁殷切地盼望出国访问,并希望旅途平安。但是在他尚未了解局势的全部微妙之处时,他忠诚狂热的手下,却把赌注押在阻止裕仁这次旅行的斗争上。有几个打手已经发誓,要把自己捆在铁轨上,以阻止裕仁的专列开往港口。

年轻的皇太子被举国沸腾的舆论弄得很不耐烦,他希望能够早日成行,但又担心会遇到麻烦,于是他不得不派人去拜访头山满,请他命令他的手下放弃卧轨的计划。头山满听完了使者的话后,点头表示同意。但他又告诉使者,让他转告裕仁,要求皇太子给他时间,以便他做出某种转移注意力的小动作,让他手下的人放弃自己的主张。

数日之后,一帮黑龙会的会员气势汹汹地闯进了西园寺八郎家中,他们严厉指责西园寺八郎与山县有朋勾结,反对裕仁与良子的婚约。最后,他们又指责他作为一个宫廷侍卫官,对报界人士胡乱议论裕仁计划中的施行,是严重的失职行为,他们要西园寺八郎站起来接受处罚。西园寺八郎明白,他被这些打手当成了他父亲的替罪羊,于是他拔剑而起,要捍卫西园寺家的荣誉。这些黑龙会会员都是好斗之徒,他们见西园寺八郎首先动武,顿时兴奋起来,一个打手抓起了拉屏上的门闩进行抵挡,另外几个打手冲出屋外,去取藏在前门入口处的木剑,然后再次拥入屋内,围攻西园寺八郎。西园寺八郎见势不妙,一面挥剑抵挡,一面后退。他穿过后屋的门,打算通过后花园逃走,但被埋伏在街边的黑龙会会员抓住,这帮人用木剑将他痛打了一顿,临走时,在他遍体鳞伤的身旁留下一张事先写好的条幅,这张两尺长的条幅上写满他的罪状,并称他是"卖国贼"。他们希望通过这次惩罚和羞辱,使西园寺八郎愤而自杀。这帮黑龙会会员的行动,当然是受到头山满的指使。然而,西园寺八郎没有因这次毒打而自杀,他父亲西园寺公爵和头山满互相得体地道了歉,并一同向天皇请罪。裕仁皇太子为避免节外生枝,将前往英国的行期提前了一周。1924年1月26日,裕仁和良子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应邀的来宾共有700余人,头山满也在其中。

折叠 笼络手下

山满深谙如何使浪人们成为其忠实信徒的诀窍,他把自己的所作所为说成是效忠天皇的爱国行动,假如要暗杀一个派系的头领,就说他玷污了皇族的名声;假如要讹诈某个商人,就说是因为献身于皇业的某个社团需要资金。他以满口的忠义之辞,赢得了浪人的钦佩,并且通过切磋武艺与一些浪人加深个人的感情。

他在与人谈话中,时常夹杂一些吓人的寓言和奇闻。他讲起故事来,特别擅长诉说难言的苦衷,每讲一会,就要煞有介事地停顿好长时间。他能通过面部表情装出一副瞌睡和发呆的样子,这模样可能真的是因为发困,也可能是为了从袖中抽刀杀人而麻痹对手。总之,听过他谈话的人会更觉得他高深莫测,神秘惑人。

头山满威吓对手的艺术十分高明,他可以不显示任何武力,不打破日本礼仪的任何传统规矩,不带任何武装地走国会议员甚至首相的家中,使他们为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而发抖。

头山满笼络、控制浪人,为他效忠,当然并不仅靠语言。他成为煤矿资本家后,经常慷慨解囊,救济故旧和他的信徒。他曾将自己在北海道的一处煤矿卖掉,得款80万日元,将一部分钱用来还债,一部分则散发给手下的人。他把钱散发给遇到困难的信徒时,数也不数。他把从银行里取出的钱原封不动地包在纸里,只看一看纸包的厚薄来估计钱的多少。如果他的打手奉他之命搞暴力活动时,被对手杀死,他会拿着礼物,边走边哭,送到死者家中。他这一套把戏,无疑要比语言更能笼络人心,使信徒们死心塌地为他卖命,肝脑涂地,在所不辞。头山满策划暗杀与恐怖活动,总是躲在幕后。他只要说一句话,或做一个暗示,他的手下就会圆满地完成任务。但像要求政府加紧对外侵略扩张这样的大事,他却要亲自出马 。

折叠 编辑本段 战争参与

折叠 甲午战争

头山满一生未担任过官方任命的正式职务。大隈重信组阁时曾几次请他入阁,都被拒绝。他把自己的主要精力用于组织日本浪人,进行对外扩张活动。1908年,他建立所谓"浪人会",这实际上是玄洋社的侵略别动队。头山满也自称是"世界浪人"。由于国内市场狭小,资源有限,日本资本主义的发展受到限制,因此,头山满的这些活动得到了日本资产阶级的支持。特别是缺乏煤铁资源的九州地区矿主,更是对他的大亚细亚主义寄予很大希望。1886年之后,九州矿主为头山满的活动提供了大量经费,企图早日夺得中国、朝鲜的煤铁资源。

头山满插手朝鲜是从"援助"朝鲜亲日派开化党领袖金玉均开始的。当时朝鲜正处在闵妃集团掌权时期,金玉均幻想依靠日本的援助来谋取政权,实行日本式的维新改革。头山派玄洋社社员组织义勇军支援金玉均。后因金玉均被朝鲜人洪钟宇暗杀于上海,头山满才不得不考虑另觅排挤清朝势力夺取朝鲜的方法。

1894年,朝鲜东学党起义,反对朝鲜政府的暴政及列强的侵略,提出"逐灭夷倭"的口号。朝鲜政府请求清政府派兵镇压。头山满感到此事可作为侵略的借口,遂派内田良平等赴朝组织"灭佑侠"以支援东学党为名,打入起义军内部,搜集朝鲜各地资源情报。辅助"日军"侵韩:他们绘制韩国详细地图,把"韩军"与"清军"位置图与军事设备标绘,并为日军安排后勤,并由"黑龙会"于朝鲜与东北罩护天佑侠所作所为,天佑侠还为日军提供翻译与韩境内向导协助侵韩作战。

头山满在中国的侵略活动,始于九十年代。当时,他责成日本浪人荒尾精在中国汉口开设乐善堂药房,作为搜集中国内地情报的中心。后来,他又参与荒尾精在上海建立所谓"日清贸易研究所"的计划,为这个研究所提供经费。日清贸易研究所实际上是为日本军部培养特务情报人员的机构。甲午战争时,这个所的教职员、学生都成为日军的翻译、向导或刺探中国军事情报的特务。签署马关条约前,李鸿章谋略三国干涉还辽,迫日本归还辽东半岛,导致头山满大表不满,日本浪人小山丰太郎持手枪射伤李鸿章,亦盛传是头山满唆使所为。

折叠 日俄战争

义和团运动失败后,日俄两国争夺中国东北。头山满等人于1900年9月组织国民同盟会,高唱"支那保全主义",鼓吹对俄实行强硬外交,排挤俄国势力,让日本独占。1902年4月,中俄签订《东三省交收条约》,规定驻东北俄军分三期撤兵,国民同盟会解散。1903年,俄国未执行第二期撤兵规定,旧国民同盟会人员集会,主张采取对俄强硬态度。8月成立对露(俄)同志会。头山满担任对露同志会主要负责人。他主张对俄开战,并给枢密院议长伊藤博文发出警告书。

1901年夏天,已经辞职的伊藤博文与西园寺加紧活动,试图促成内阁直接与俄国谈判。头山满觉得有必要给伊藤以忠告,叫他停止这项活动,因为他主张立即发动对俄战争。他亲自到伊藤的府邸拜访。时年61岁的伊藤博文有些耳聋,他在听取头山满的"忠告"时,尽管伸着脖子,一副全神贯注之态,却仍听不清头山满那低沉、含蓄的威吓。于是头山满说:"阁下让我坐近一些,您就能听清楚了。"心怀戒备的伊藤大声地拒绝说:"你已经坐得够近了。"浪人之王,也是暗杀之王的头山满亲临宅邸,已使这位前任首相感到不安,他不能不警惕头山满突然从他和服的肥大袖管里抽出一把锋利的短刀。后来,伊藤推说自己年迈,已不问政事,才把头山满打发走。

头山满认为,对俄强硬,是使日本生存和强盛的最好办法。他又与内田平良组织满洲义军参战,其中有玄洋社社员10名参加。日俄战争后,1905年9月5-6日,对露同志会和黑龙会等因日方没有得到大片割地和巨额赔款,反对日俄朴茨茅斯和约,在东京日比谷公园召开大会,有数万人参加。会后袭击《国民新闻》社、内相官邸及警察署等。酿成,死17人,伤2,000人的日比谷烧打事件,迫使政府出动军队平息爆动。

折叠 辛亥革命

头山满曾支持中国革命党推翻满清,并予孙中山大量资助革命运动,导致孙中山认其为"革命志士"。1905年7月30日,在黑龙会的斡旋下,各派中国革命组织在东京黑龙会总部共同成立了中国同盟会。1911年武昌起义后,头山满同犬养毅曾赴武昌、上海等地视察形势,并与河野广平 等组织善邻同志会,主张援助中国革命。同时也将日本势力渗透进临时政府,并且培养亲日派。

头山满知道孙中山没有军队,又无资金,想劝孙中山、黄兴等人推举岑春煊为总统与袁世凯对抗。岑称病不见,犬养见事不成归国。1912年初,头山满等人到南京总统府拜访孙中山,主张北伐,反对南北议和。因为头山满等人认为袁不是亲日派,担心袁统一中国有利于英国,不利于日本。所以他极力主张南北分立,甚至在东北地区也建立个政权,以实现日本的野心。头山满反对孙中山把总统让给袁世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希望孙中山在统一全国后,将满蒙让给日本。头山满等人又看到南方革命党的实力不足与袁世凯抗衡,因此建议同旧立宪派合作。但旧立宪派一心希望袁世凯掌握全国政权,反对南北分立。孙中山也同意南北和谈。使头山满等人非常失望,败兴归国。

折叠 谋取满洲

为了重申其一贯之主张,经常对当时日本政府之外交政策,予以严厉之批评,因此,一度曾不许其担任任何公职,接着也为黑龙会组训接班人内田良平后退出黑龙会,不再过问江湖世事,开始灵修并写作,并继续原先即有的慈善救济工作。即便如此,他只是自台面上隐身幕后,在日本政坛上影响力、甚至权力丝毫未减,续发挥作用。

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孙中山去向未定,日本政府不欲开罪于袁世凯而接纳孙中山的流亡。头山满认为"穷鸟入怀,猎夫不杀",更何况若孙为英美所控制,于日本外交不利,故与犬养毅一方面与外务省疏通,一方面通知孙到日本,并令古岛一雄、萱野长知通过三上丰夷、松方幸次郎接孙在神户上岸暂避,然后转往横滨、东京。头山满将孙安排在灵南坂本宅隔壁海妻猪勇彦家居住,后门相通,以策安全及对外联络,迄1915年8月间孙准备与宋庆龄结婚而他迁。头山还联系矿主安川敬一郎每月为孙提供1万日元费用。对于头山,孙可谓患难之交,终生感念。1916年4月孙返国以后2年间,他们虽未见面,但孙仍不时通问。1918年春,头山满曾邀孙访日。当孙在是年6月11日抵日本后,乘车至国府津车站时,头山等前往迎候小叙。1921年春,头山与犬养毅派宫崎寅藏、萱野长知访问广州,了解孙是否搞"赤化"。1924年,孙中山北上,因火车不通绕道日本神户,逗留了一个星期。头山满来神户与孙中山会面,对中国舆论有关收回旅大租借地要求有所质询。向孙中山提出:"满蒙曾受俄国的侵略,日本作了很大的牺牲,应当获得满蒙的特殊权利。"孙中山郑重声明,中国必须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没有同意头山满的无理要求、孙中山还发表论大亚细亚主义的演说,指出大亚细亚主义应该建立在"互道"("仁义道德")的基础上,而不该用"霸道"("功利强权")。1925年3月,孙在北京病危,头山、犬养派萱野长知赴京慰疾。孙逝世后,头山满深致悼念,并应邀参加1929年的奉安大典 。

蒋介石第一次下野后到日本去寻求支持,到东京的当天就去拜会头山满,为了向头山满表示亲近,说自己还没有住处,请代寻一个清静的住处。头山满把蒋介石安置在他的邻居家里。二人相处十分融洽。蒋介石亲笔写下"亲如一家"的条幅,留在住所,以表示对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亲善。头山满在回忆这段往事时说:"蒋氏无论如何是和日本一致的。他对于共产党,不管在国内或者国外,一定要加以排斥的。当他在表示这样的决心的时候,我和他的意见是一样的。"后来头山满还把蒋介石介绍给同属黑龙会的犬养毅,从照片上看会见时,蒋介石只能被挤在泥地里。

1928年4月,头山满与内田平良等成立内治外交作振同盟,对内反对共产党,阻止所谓"危险思想"的蔓延,对外极谋解决所谓"满蒙问题",加速侵略中国。1931年4-7月,长春发生万宝山事件。这是日本关东军制造一起和中国当地农民的冲突。6月,关东军又借中村大尉被中国军虐杀事件大造舆论。7月,头山满与内田平良的内治外交作振同盟联合朝鲜人诸团体200余人发起,在上野精养轩召开满鲜问题有志大会,出席者700人。决议:对东北的朝鲜"同胞"立即实行现地保护,确立日本在东北的特殊权利。会议在定名为满鲜问题国民同盟后结束。

"九一八事变"后,玄洋社和黑龙会许多成员都为制造伪满洲国竭力活动。但这与头山满吞并满洲的理想相去甚远。1934年,内田良平因卷入昭和神圣会事件而被迫淡出黑龙会,头山满重新主持黑龙会。1935年,头山用「没劲」的理由拒绝满洲国皇帝溥仪式的邀请。1936年11月25日,头山满发起在日比谷公园召开日、德、意签订防共协定的庆祝会。会上,头山满亲自带头山呼希特勒万岁!其后订立的日、德、意军事协定,头山满也完全拥护。1941年秋,头山满让刀匠用黄金锻成大刀,赠给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并在给他们的信中说,日本进行的大东亚战争有了很大的进展,将把英、美势力驱逐出东亚。

折叠 编辑本段 总结评价

头山满在去世之前,已预料到当他追随祖宗于九泉之下时,东京将有一个难得见到的大葬仪,内阁成员将会全体到场凭祭,在他的遗体前焚香默哀。因为广田弘毅首相曾经说过:"任何国家都没有一个像头山满这样有势力的平民。"1944年10月5日,神秘的浪人之王头山满,以90岁高龄病逝于东京。

头山满一辈子看来像是个平凡不过的人,从未出仕,也从未发表过任何文章。他之所以能影响日本政界,是因为他是刺客和浪人的老头子。对于他的追随者,他表现出暧昧、深奥和谜语般的缄默。他慷慨好施,有过人的聪明和极高的声望,能够很好地控制许多颇有才干但又桀傲不训的人物,使大批浪人死心塌地地追随他,并乐意为他而死。从他知名的绰号"幕府将军"、"间谍头子"、"老板里的老板"不难窥知他庞大隐密的日本国家主义影响力,及成为一统"日本黑帮"共同尊重之"共主"。他撰写了数部明治维新日本武士著作勉励教育日本社会,极具影响力,特别是"三舟"传记(胜海舟、高桥泥舟及山冈铁舟)。除法西斯式掘取掌控权力以外,晚年他与灵学家出口王仁三郎学灵修也令人津津乐道。他竟是日本人认为"最爱好和平人士"。而在中国,正确知道他在中国革命中所扮演的角色的人并不多。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形成的右翼团体,大多属玄洋社系统,骨干分子则多数是其信徒。日本侵华的许多头面人物,如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儿玉誉士夫等人都曾作该团体领袖头山满的门生。 1944年头山满在静冈县御殿场市避暑别墅逝世,埋葬于富士山。享年九十,为日本近代史上的一位奇人。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