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7 11:34:24

声调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声调,是指语言的音调的变化。在现代汉语语音学中,声调是指汉语音节中所固有的,可以区别意义的声音的高低。音乐中的音阶也是由音高决定的,可以用音阶来模拟,学习声调也可以借助于自己的音乐感。但要注意声调的音高是相对的,不是绝对;声调的变化是滑动的,不像从一个音阶到另一个音阶那样跳跃式地移动。声调的高低通常用五度标记法:立一竖标,中分5度,最低为1,最高为5。普通话有四个声调: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声调

  • 外文名称

    Tone

  • 普通话调类

    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 性质

    语言的音调的变化

  • 最低

    1

  • 最高

    5

  • 声调包括

    调值和调类

  • 中古汉语调类

    平、上、去、入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声调就是语言的音调的变化 ,声调又叫字调。

声调具有区别意义的作用,普通话里"山西"(shānxī)和"陕西"(shǎnxī)的不同 声调和音长、音强都有关系,但是,它的性质主要决定于音高。音乐中的音阶也是由音高决定的。在发音过程中,声带是可以随时调整的,这样就造成种种不同的音高变化,形成了不同的声调。

声调可以用音阶来模拟,学习声调也可以借助于自己的音乐感。但值得注意的是,声调的音高和音乐中的音高是有区别的。音高有两种,即绝对音高和相对音高,音乐中的音高属于绝对音高,在音乐里,如C调的1,不管谁来唱,也不管用什么乐器来演奏,音高都是一样的,绝对音高在语言里没有区分意义的作用,例如"天",用低音5度读它和用高音5度读它意义都不会发生变化,还是"天"的意思。

声调的音高则是相对的,不要求音高的绝对值。由于不同人各不相同,声调高低并不是要求人人都发得同样高。女人和小孩儿由于声带比青年男子短一些、小一些,所以波长短一点,音高与波长成反比,所以他们的声调音高大多数情况下要比青年男子高一些;此外,声调的变化是滑动的,不象从一个音阶到另一个音阶那样跳跃式地移动。

折叠 编辑本段 声调的意义

声调是指声音的调子而说的。字有字调、词有词调、句有句调、语有语调,各有各的调子,一般所说的"声调",都是指"字调",是每一个字的本来声调,也叫做"本调"。分析汉语的语音结构,常把每一个语音单位分成"声母"、"韵母"、"声调"三部分来研究。

近人刘复(半农)把汉语的语音分成"头"、"颈"、"腹"、"尾"、"神"五个部分,实际上就是:声母、介音、主要元音、韵尾、声调五个部分。前四个部分是构成音节的音素,最后一个成分--声调,就是指全字读音的高低了。而这五部分之中,最重要的是主要元音跟声调,因为,在汉字中任何一个字都少不了它们。

说明声调得分"调类"跟"调值"。

折叠 编辑本段 调类

声调不仅在现代汉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就连在古音中也一样,古时汉语的声调有多少类,自来言人人殊,纷纭无定。中国传统音韵学上一向所谓的"四声",都是声调分为把声调分为"平"、"上"、"去"、"入"四类,这情形至少在五世纪前就已经存在。

据《梁书·沈约传》记载:"约撰四声谱,以为在昔词人,累千载而不悟,而独得胸衿,穷其妙旨,自谓入神之作。高祖雅不好焉,帝问周舍曰:'何谓四声?'舍曰:'天子圣哲是也。'"于是,"平、上、去、入"四声之名由是确定。这种把语音的声调按照它的读法不同而为"平声"、"上声"、"去声"、"入声"的传统分类法,称为"调类"。

隋、唐的切韵,宋代的广韵也都把声调分为"平"、"上"、"去"、"入"四种,叫做"四声"。后来,各地的语音大体上都还保留着这个中古时期的四声系统。但语言不论是语音、语词、语法都会随着时代的推进而改变。

以声调来说,到了元朝周德清中原音韵以后,北方语音的"平声"就已经分化成两类,就是"阴平"跟"阳平"。其演变的规律,大体上是:古音属于清声母的字,现代都念作"阴平";古音属于浊声母的字,现代都念作"阳平"。这也就是北平话的"平声"所以分为"阴平"跟"阳平"的原因。至于"上、去、入"三声在其他各地也有些分化为阴阳二类的现象,所以有"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等调,如潮州话。有些地方则"上声"不分阴阳,如闽南语泉漳片、福州话、客家话等,所以这些方言各有七个声调。因此各地方言的声调,多寡不一,有的少到三个(如河北滦县),有的多至十个(如广西博白县)。

折叠 编辑本段 调值

"调值"是语言高低的表现,也跟声音的长暂有关。构成声调的因素有二:主要的是"音高",次要的是"音长"。调值就是记录"音高"跟"音长"的变化情形。

"音高"是声音在音阶上的高低程度。因人类说话的音高不是绝对的高度,不必精确地推算,只是相对的高度:即,音高并不管每一个字有多少,只是注意前后之间声音高低变化的形态怎样而已。

"音长"是指某一个音形成的时候所保持的时间久暂而言。音长所计算的时间,也不是绝对时间,不可用"分"、"秒"的单位来计算它,只能用相对的单位时间来比较它久暂的比例数。在不必十分精密的分析调值的情形下,音长的条件常常略而不记,所以许多语音学的书籍里不讨论音长。

折叠 编辑本段 普通话调类

现代汉语普通话(旧称为国语,指民国二十一年颁布的新国音,相对于老国音而言)的声调分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这跟传统的四声"平、上、去、入"不同,但是,还是从"平、上、去、入"分化及归并而成的。北平话的前身"早期官话"在元代周德清编纂《中原音韵》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着两个事实:

(一)在《中原音韵》中,周德清说:"阴阳字,平声有之,上、去俱无;上、去各止一声,平声独有二声。……上、去而生各止一声,俱无阴阳之别。"这情形,跟现代的北平话一样。汉语普通话的平声分化为"阴平"、"阳平"二类,而上、去二声却没有分化为阴、阳二类。

(二)周德清还说:"无入声,以入声派入平、上、去三声。"这情形,跟现代的北平话也一样。汉语普通话也是把入声分到平、上、去三个声调中去了。这些入声字归并到哪一声中呢?我们可以依据民国二十一年一月,教育部统一筹备委员会编纂《国音常用字汇》的〈说明〉第五条:

旧韵的『入声』字,北平音都分配在这四声之中。其分配之条例与声纽有关。现就唐宋之三十六字母说明其分配条例如下:

A、帮非端知见精照

B、滂敷透彻溪清穿

C、并奉定澄群从床

D、明微泥娘疑

E、 晓心审

F、 匣邪禅

G、影喻来日

七母--阳平

七母--去

七母--阳平

五母--去

三母--去

三母--阳平

四母--去

北平话大多数旧入声字,都是合于这个条例的,但也有很少数的字例外。此外,还有读上声的,因为元代的北平人把A、B、E三组的字都归入上声,现在还有一小部分字未变旧读之故。各组中又都有读阴平的字,这是近代的新趋势。

总而言之,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声调,共分四类,就是"阴平声、阳平声、上(读如'赏')声、去声",简称为阴、阳、上、去。不过,一般民众或小学生都只用"第一声"、"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来代替"阴"、"阳"、"上"、"去"。

折叠 编辑本段 普通话调值

调值是声调在实际语音上的大小、高低、曲直、长短的型式。古人记载调值的方法各有不同,有的用"宫、商、角、徵、羽"五音来说明"平、上、去、入"的说法;有的用"长短、轻重、缓急、疾徐"来解释"平、上、去、入";都失之于含混不清,对四声读法也是胡笼统。比方说,唐代僧侣处忠的《元和韵谱》说:"平声哀而安,上声厉而举,去声清而远,入声直而促。"《康熙字典》引明朝和尚真空的〈玉钥匙歌诀〉,来分别四声的读法说:"平声平道莫低昂,上声高呼猛烈强,去声分明哀远道,入声短促急收藏。"清初顾炎武的《音论》说:"平声轻迟,上去入之声重疾。"从这些笼统取譬的说明里,还是没法子精确而具体地说出调值来。而现代研究语音学的人,就都采用线条、坐标、五线谱等方法来记录调值,以表示声调的音高、音长的实际读法,甚至可用仪器测定或实验,其正确性远非古人可比了。

现在记录汉语声调最实用的方法,当推赵元任先生的"五度制调值标记法",这方法已经为国际语音学界正式采用。"五度制"是先画一个纵坐标,表示音高,然后从最低到最高等分成五个音高标准点,每点为一度,自下而上分别用阿拉伯数字"1、2、3、4、5"标记。各点名称依次为"低、次低、中、次高、高"五等。记载调值的方法是:最低的音记1度,次低音记2度,中度音记3度,次高音记4度,最高音记5度。声调如果是直线的,只要记起头跟终点的度数,如果那个调子不是直线型的,除了必须记它的头尾的读书之外,还得记出它的曲折起落的度数。如北平话的四声调值就是:阴平:55:,阳平:35:,上声:214:,去声:51(以读书音为标准,其他方音可能略有区别)。

北平话的四声调值,也可用音乐五线谱表示出来。但是声调不是跳跃的,而且还有音量强弱的关系存在其中,用小提琴弦滑音来比较,虽然十分相似,但是不完全一样。

至于北平话四声的音长,语音学家白涤洲先生,也曾根据浪纹计长,阳平次之,阴平又次之,去声最短。而沈垚的 English Phonetics 中,录有分音谱(spectrograph)记下ㄠ(āo) ㄠˊ(áo) ㄠˇ(ǎo) ㄠˋ(ào)的调形,也转录下来以参考。

折叠 编辑本段 声调符号

折叠 民国时期

民国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教育部在七十五号令中正式公布注音符号实施办法,同时规定国语四声点法(那时还有入声)。这办法是依照民国二年读音统一会所议定的。当时规定的四声点法,是在字的四角作点:(如图1右图)

这办法其实跟古人标记四声调类的"圈读法"(如图1左图)相似,只不过把圈改成点而已。那时的声调其实应该说是五声,因为平声分为"阴平"、"阳平"。自从"点法"公布之后,单拼的音,就加在这个字母的四角;两拼的音,是加在韵母的四角,而不是整个音节的四角;三拼的音,是在结合韵母的四角,而不是最末一个字母的四角。如下例:

这方法自公布以后,因为在文字之间黑点太多,看起来既杂乱,点起来也不方便,因而又有语音学家力求改进。到民国十一年,教育部在公布"注音字母书法体式"时,在"说明"中曾增列一条:

……因为四角的点声法在横行连写时,用来很不便利,就可以用下列的符号,加在韵母上,--结合韵母就加在最后的韵符上

阴平 无号(重读或延长读时用ˉ)。

阳平 ˊ。

上 ˇ。

去 ˋ。

入 ˙。例如:

ㄧㄣ̄ ㄧㄤ́ ㄕㄤ̌ ㄑㄩ̀ ㄖㄨ̇

阴 阳 上 去 入

不过,当时教育部的"说明"中,规定这书写只用在"横行"。到民国二十年才加上一句说明:"直行记在末一音的上面右角。"其实横行注音也一样逐渐改记在末一字母的右上角了。如:

ㄍㄠ ㄧㄤˊ ㄑㄧˇ ㄐㄧㄤˋ ㄉㄨ˙

高 扬 起 降 读

ㄤˊ

ㄧˇ

ㄤˋ

ㄨ˙

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注音的时候都习惯这么标注调号了。不过,要注意一点:阴平的调号原为"ˉ",本来只用于重读或延长读之时,可是,在某些特定的注音比赛或考试里,为了避免投机取巧起见,命题者可能要求标注阴平调,这也是不可疏忽的。

民国二十一年,教育部公布了新国音之后,标准国语已经没有入声了。入声点"˙"已作为标记轻声之用,但标记的位置不在最后一个字母的右上角,而在整个字音的上头,如:

ㄛˇ

·

如果是横书,那就标记在整个字音的前头,如:我们(ㄨㄛˇ ˙ㄇㄣ)。

在专门讨论"声调"的时候,一般语音学者常在声调符号的右边加上一条竖线(即声调五度制图上右边的纵坐标线),如:˥˥、˧˥、˨˩˦、˥˩,以便让读者知道是研讨声调,也可收不致误读之效。但是在平日注音的时候,就不可以加上竖线,否则反易误读。现将上述各项列表于后。

项目

说明

四声俗名

第一声

第二声

第三声

第四声

调类名称

阴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四声音长

次短

次长

最长

最短

折叠 新中国成立后

新中国成立后,上述的注音字母仍用于某些字典(如《新华字典》),与后来颁布的汉语拼音一并使用。1957年11月1日国务院全体会议第60次会议通过《汉语拼音方案》,1958年2月11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全体会议批准。《汉语拼音方案》规定声调符号的标法如下:

例:用a标注声调:

阴平 ā ,阳平 á ,上声 ǎ ,去声 à ,轻声 a

声调符号标在音节的主要母音上。轻声不标。例如:

ma

(阴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轻声)

折叠 编辑本段 古今声调

(一)中古声调和上古声调

中古汉语有平、上、去、入四个声调,这就是所谓的四声。

中古汉语有四个声调,因为史有明文,而《切韵》一书又为我们提供了完整而确切的资料,所以是十分可靠的。

从《诗经》和《楚辞》的押韵情况看,在中古属于某一声调的字老是在一块儿押韵,而不搀杂中古其它声调字。这在那些用韵较多的长诗章里,尤为明显。比如有连押七字乃至十字而不改调的:

诗经·公刘·一章》押:康疆仓粮囊光张扬行;

《诗经·七月·五章》押:股羽野宇户下鼠户子处;

《楚辞·九辨》押:带介慨迈秽败昧;

《诗经·閟(bì)宫·九章》押:柏度尺舄(xì)硕奕作若;

第一例全押中古平声,第二例全押中古上声,第三例全押中古去声,第四例全押中古入声。上古声调如果不是和中古的相同,似乎不可能出现这类押韵现象。另外,《诗经》里有些诗每章一韵,而一韵一个声调。比如《召南·摽(biào)有梅》:

一章押:七吉(入声)

二章押:三今(平声)

三章押:塈(jì)谓(去声)

这也清楚地表明上古有和中古相同的四个调类

(二)从中古的四声到现代汉语的四声

平分阴阳

中古的平声调,现代汉语分化成两个调,比如"公"中古声母是g,现代读gōng,"多"中古声母是d,现代读duō,凡中古次浊声母(指m,n,ng,l等声母)和全浊声母平声字,现代读阳平,即第二声,比如"明"中古声母是m,现代读míng,"驼"中古声声母是d,现代读tuó。

平声分化成阴阳两调在现代方言里非常普遍,说明这一音变的发生一定不会太晚。

浊上变去

中古的上声字,凡事属于全浊声母的,在现代汉语里都变成去声。比如"杜"和"赌"中古都是上声字,可是"杜"的声母是浊音d",现代就变成了去声。而"赌"的声母是清音d,现代就没有变,仍然读上声。

浊上变去开始的也很早,到了唐代末年,已经不止一个方言有这种现象。浊上变去估计到南宋就已遍及全国大多数方言,因为南宋以下,各种反映当时语音情况的材料,都显示了浊上变去的事实。

入声变入阴、阳、上、去四声

中古的入声在现代汉语里分别变入阴阳上去四声。变化的情况大致如下:

全浊声母字--阳平蝶直;

次浊声母字--去声力密;

清声母字--阴平督;

阳平烛

上声笃

去声粟

除了中古清声母字的变化看不出明显的条件以外,全浊和次浊声母字的字变化都很有规律。

入声的丢失是在入声韵尾丢失以后。《中原雅音》是一部韵书的名称。这部书既然叫做《中原雅音》,当然是反映北方通行语音的著作。它把入声字"觳、哭"等分别读同上声字"古、苦"等,说明当时或早些时候北方已有很多失去入声的方言。

至于北京话入声的失去比这可能要晚些,直到十七世纪初年,清入归为阴阳上去四声。虽然作者对他归为去声的清入声是否失去,表示了模棱的态度,但至少当时北京话入声的大多数已经并入其它三声是毫无疑问的。后来到了清初,我们从顺治帝"北京说话独遗入声韵"的话里,才获得了北京话入声完全失去的明确记录。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