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3 15:27:00

安寿保卖身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剧传统剧目,又名《 牙痕记》、《瓦车篷》。 2004年由扬子音像出版vcd 江苏省淮剧团演出的淮剧《安寿保卖身》也即《 牙痕记》。

场次: 第一场 庙堂卖子 第二场 车篷产子 第三场 庵堂会子 第四场 书房放子 第五场 夫妻相会 第六场 磨房盼子 第七场 花园宴子 第八场 金殿认子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安寿保卖身》

  • 其它译名

    《牙痕记》、《瓦车篷》

  • 出品时间

    2004年

  • 出品公司

    由扬子音像出版江苏省淮剧团演出

  • 导演

    汤乃生

  • 剧目

    淮剧传统剧目

  • 作曲

    潘凤岭

  • 艺术总监

    盛美开 刘正阳

折叠 编辑本段 释义

明神宗年间,淮安寒儒安文亮在外教书,因遭水祸,携妻儿返乡,途中病倒于破庙。八岁儿子安寿保,自愿卖身于太原柳姓珠宝商半城以救父,更名柳天璧。凤英为救夫而舍子。文亮斥妻心狠,带病出庙寻子时不慎踢翻火炉,庙被烧。文亮妻凤英追寻不及,归来见破庙失火,误以为身亡,遂只身前往寻我。途中遇雪避于瓦车篷,产下一子,因无力抚养,咬牙痕于儿臂上为记,取名安禄金,留下血书离去。扬州王员外王朝成年迈无子,其弟(小叔)久存霸占家产之心。老仆王桂为王朝成妻李氏素梅设下假孕计,暗托尼庵老尼买子以代,路上恰好拾得顾凤英抛弃幼子安禄金,抱回家中,称为已出,取名王金龙。凤英寻儿不着,寄栖尼庵。 十年后,安寿保得中状元,至尼庵寄放父母长生牌位,母子相会。时柳半城已过世,寿保遂接母回府。安文亮与妻儿失散,在外漂泊十余载,后落脚王员外王朝成家当教师,教的正是王金龙。又过五年,文亮年届五十,仍决心上京赴试,得中榜首。至主考柳府柳天璧(前科状元)拜谢恩师,巧遇凤英,方知恩师乃亲子安寿保,夫妻父子团圆,次子安禄金尚无下落。自安文亮离开王家,王员外终被其弟毒死,王金龙出走边关,李氏在家中遭到小叔三娘百般虐待。边关征战八年的王金龙屡立奇功,御封将军,衣锦荣归,返乡救下终日在磨房劳作的母亲,为母伸了冤。 中秋之夜,王金龙将军应邀至柳府,凤英依牙痕认子,金龙与李氏母子情深,念凤英思子心切疯疯癫癫,也假意认母,以慰慈母思子之苦。继而寿保、文亮父子双双前来认亲,激怒了王将军:"侮辱本将犹可忍,诋毁娘亲断不容"。寿保斥金龙不认爹娘,兄弟反目闹上龙廷,评理辨亲,终于母子相认,月圆人圆。

折叠 编辑本段 场次

安寿保卖身之磨房盼子图安寿保卖身之磨房盼子图第一场 庙堂卖子 第二场 车篷产子

第三场 庵堂会子 第四场 书房放子

第五场 夫妻相会 第六场 磨房盼子

第七场 花园宴子 第八场 金殿认子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介绍

导演 汤乃生安寿保卖身宣传画安寿保卖身宣传画作曲 潘凤岭

艺术总监 盛美开 刘正阳

李氏――陈芳饰(王金龙之养母,王朝成的夫人)

顾凤英――王玲玲饰(安寿保、安禄金生母)

王金龙――崔成华饰(顾凤英安文亮之次子。取名安禄金,因长子安寿保自卖自身,丈夫又失散,穷的孓身一人的顾氏,弃幼子禄金于瓦车蓬被李氏收养取名王金龙)

安寿保 小――张美群饰 大――徐永军饰

(又名柳天璧安文亮、顾凤英长子,八岁时父母流落异乡,途中被盗身无分文,偏偏父亲染病,母亲又有孕,安寿保自卖自身,卖于商人柳半城一岁一两银,卖得八两雪花银更名柳金璧,中状元被御封科试主考,阴差阳错成了生父安文亮的的恩师。)

安文亮――胥伟饰、薛建华配音

(顾凤英之夫,安寿保、安禄金生父。因打太原回家过扬州时落魄得李老爷搭救,荐作王金龙的家庭教师,后京城赴试,得中状元,成了前科状元郎柳天璧即长子安保寿的门生。)

皇帝――刘正阳饰

徐素梅――王迎春饰安寿保卖身安寿保卖身(安寿保之妻安文亮、顾凤英之媳)

三叔――黄建华饰

(王家老三)

三娘――宋干饰

(王朝成之妾)

柳半城―-王恩怀饰

(珠宝商人,无后,买安寿保为螟蛉子)

师太――吕苏盐饰

(庵堂师太,因家贫削发成尼)

柳安――王冕饰

(柳半城的仆人)

王桂――吕永坤饰

(王朝成的老仆)

折叠 编辑本段 精彩唱词

折叠 寿保卖身

娘啊娘,今日孩儿哀哀乞讨苦苦求,未遇一个同情的人。想到父母挨饿我悲泣,惊动了扬州珠宝商人柳半城。他年过半百无一子,愿买寿保当亲生。绝处求生人人有,因此上大街之上卖自身。一岁能卖银一两,八岁儿卖了八两银。这些大米是他赠,寿保说话句句真。万望娘亲原谅儿,怜念寿保一片衷情。宽恕孩儿背着双亲,未曾禀告卖自身。

折叠 提羊毫珠泪滚

安寿保提羊毫珠泪滚滚,初作文写契约自卖自身。只说是父用你功名上进,又谁知,羊毫变成了青锋剑。无义无情,割断了我一家骨肉离分。上写着立出卖亲生长子,下写着出笔人顾氏凤英,家住淮安安家村。三年前随夫执教六合城,只因长江闹水灾,辞馆回家另谋生。想不到丢纹银儿的父得重病,逼得母子四路无门。顾凤英叫天不应,安寿保叫地不灵。没奈何卖去了亲生寿保。儿八岁卖身价八两纹银。

折叠 离仪征

离仪征过亲城,一路把儿寻。可怜我渴饮河水,饥餐草根夜卧荒丘。日行雪径,哪顾得筋疲力尽,蓬首垢面不象人。思儿的眼泪洒一地,呼儿的声音留千村。千呼万唤都不应,寿保儿,你在哪里把生存?苍天有眼不指引,北风无情刺我身。苍天哪!苍天哪!平生未做亏心事,为何斗大的祸殃落我身?中饥饿步难行,我扒开雪地挖草根。

折叠 鹅毛大雪乱纷纷

鹅毛大雪乱纷纷,北风扑面少行人。饥寒交迫果然苦,家私百万也害人。员外半百无一子,盼我为他传后根。烧香求子多殷勤,观音无意枉费心。王桂定计装假孕,从此小叔三娘把我当眼中钉。叔嫂勾引乱人伦,欲霸家产起歹心。如今假孕已有十月整,总不能养下棉花四五斤。无奈我带着香烛,冒着风雪把庵堂进。拜托老尼暗中买子,以假当真。王门家产有人继承,安慰那风烛残年员外心。

折叠 小桥遇

顾氏:(唱)迎面大嫂也过桥,淮剧安寿保卖身淮剧安寿保卖身桥小怎容两个人。

我看她身上也有孕,

又身人要让双身人。

李氏:(唱)迎面大嫂也过桥,

桥小怎容两个人。

我看她身上也有孕,

又身人要让双身人。

我是假她是真,

隔河的大嫂你先行。

顾氏:(唱)我强打精神往前走,

白雪耀眼昏沉沉。

李氏:(唱)大嫂你当心,

莫把身子损。

顾氏:(唱)多谢大嫂好心人。

李氏:(唱)听大嫂说话不象本地口音

顾氏:(唱)难妇淮安府上人。

李氏:(唱)因何孤单风雪行?

顾氏:(唱)寻儿路过贵乡村。

李氏:(唱)你儿出走。

顾氏:(唱)卖了纹银。

李氏:(唱)临产将近?

顾氏:(唱)九月有零。

李氏:(唱)生下孩儿你卖不卖?

顾氏:(唱)除非江水倒流日西升。

请问大嫂此处何地?

李氏:(唱)扬州外王家墩。

顾氏:(唱)打听一人?

李氏:(唱)请问大名?

顾氏:(唱)姓柳名半城。

李氏:(唱)有有有,

他是珠宝经商人。

顾氏:(唱)对对对,

他在扬州哪一门?

李氏:(唱)他本是山西太原人,

到扬州古城,

他在我家卖过珠宝,

早已动身。

王桂:(白)二夫人,天色不早,

我们走吧!

折叠 牙痕证

听她言雷击顶,恨煞无信柳半城。只要凤英有口气,天涯海角也要把子寻。血气涌胎气动,胎气动阵阵疼。冷汗如珠滚,咬牙破嘴唇。生不逢时又添灾,切莫牵娘肚肠掏娘心。文亮夫啊!你若在人世快快来相见,你若烧死也来显显灵。漠漠荒野瓦车篷,借你挡挡风雪躲躲身。(白)哎呀,哎呀。(下)(抱子复上,唱)姣儿落地哭一声,啊呀,顾凤英九死一生又还魂。风雪无情少怜悯,我只得将儿紧紧包在破衣衿。破衣衿是你哥哥留,留下骨肉手足情。见物伤情情难禁,我和你同去寻找同胞人。大雪啊求你停一停,姣儿他刚出娘胎怕你淋。北风啊求你歇一阵,休让出胎孩儿就尝人间冷。姣儿啊!你怎经得起一路颠簸一路苦,你怎经得起一跋山涉水万里程。缺少奶水无糕粉,没牙的孩子怎能嚼草根。为娘身边虽有八两银,也不能动它半毫分。缺一钱买主不答应,少一厘寿保赎不成。风餐露宿娘能受,忍饥挨饿儿难撑。为娘有力养你无力领,只怕西出扬州,就要为儿筑新坟。还是将儿留在瓦车篷,好让你重找爹娘重投生。莫非你怕为娘日后不相认,儿啊!我写封血书留你身。八幅罗裙撕一幅。咬破手指血淋淋,八幅罗裙撕一幅。咬破手指血淋淋,上写儿父安文亮,下写儿母顾凤英。只因生儿无法领,拜托南来北往人,张家抱去张家子,李家领去李家根。我儿天生有六指,取名就叫安禄金。日后若能重相见,结草含环报大恩。我将儿子轻轻放,儿哭声揉碎娘的心。又怕这布裙容易丢,日后无凭无证认禄金。娘在你身上留记痕,殷殷姣儿血,滴滴祭神灵。染红片片雪,春来草青青。在儿的手腕上面咬牙痕。儿哭声声悲,为何哭不停。怨娘心肠狠,恨天不容人。牙痕记下诉不尽分离苦,牙痕记下割不断母子情。牙痕记下安家根,日后凭着牙痕将儿认。瓦车篷啊瓦车篷,你耳闻目睹顾氏凤英,车篷产子无奈弃婴。日后有幸母子逢生,你千万你千万,要为我骨肉团圆做证人。

折叠 拜观音

怀抱男孩喜万分,胜过穷汉拾斗金。高高的鼻梁多端正,杏子双眼亮晶晶。小手片子白又嫩,下巴骨子肉墩墩。只道是假孕要现形,谁知苍天降麒麟。老王啊,你的恩情说不尽。从今后我是你的女儿,他是你的外孙,生前由我照应,死后由他封钉。切莫透露这风声,我一谢苍天,二谢老王,三许心愿,替佛装金。不顾雪地,撩起罗裙,抱儿跪拜。拜谢那,大恩大德大慈大悲的送子观音。

折叠 十年不见亲娘面

哎呀!我的母亲啊!十年不见亲娘面,母子重逢喜又悲。这卖身银,十年前儿在破庙交给你,这卖身银,今日又原来还到儿身边。 这卖身银,浸透了慈母多少泪水。这卖身银,显示着爱儿的心尖。养身父亲身已死,孩儿已经中状元。赎身虽然不用它,往日它却把母子思念愁肠牵。娘啊!我的亲娘啊!多少次梦中犹闻亲娘喊,醒来寻娘只见窗外落叶飞啊!端饭便想慈母饥,穿衣更念双亲怎度三九天。春天怕见花鲜艳,月圆只有泪潸然有。泪潸然,思不断。发奋攻读在灯前,我步入蟾宫折桂枝,万岁御笔点魁元。奉旨还乡完婚配,差人便到旧家园。父母不在淮安县,四乡八镇都寻遍,仪征破庙也不见。父母行迹都杳然,供牌位,示悼念。虔诚赢得天可怜,破庙分手庵堂会。可叹这仪征遇灾,母离子散,一张文契泪洒十年。卖身字据,藏在身边,字泪依旧,不烂不霉。人间苦辛,娘都尝遍,万里寻儿,动地感天。今日相遇,了我心愿。焚香点烛,儿心安危。朝夕相处,永不分享。从此骨肉相聚永不分离。安寿保取出卖身契,请娘撕碎。

折叠 哭夫

李氏:(白)儿啊!(唱)阴惨惨血迹未干体未凉,悲切切屈死的魂魄还在房。我轻轻唤地呼喊,他……他不响,只见他怒目睁睁怨恨长。到如今头梁一断四壁塌,只丢下未成年的小儿郎。金龙:(白)爹爹 李氏:(唱)我哭泣,金龙更悲伤,我悲痛,金龙更疼娘。我忍住悲痛忍住泪,我母子欲渡难关少主张。

折叠 磨房盼子

磨房黑暗如坟墓,不见天日八年多。八年不分朝和暮,尺厚的磨盘底也穿。磨出白面做成馍,我吞麸皮睡草窝。牛羊胜过我,吞麦麸,骡马都不如。腰酸好似筋已断,鞋破哪堪肉模糊。步步走地是黄连路,苦苦推着磨儿转,走一步,挨一步,走近黄泉怨恨多。石磨啊,你呜咽轻声泣,你我都是奴啊,都是奴,相作伴,年年月月转不完。是我的心在石中磨,是我的血在面中和。我心已磨碎,我血已流枯。拚将全身都磨碎,磨不碎我盼儿的信念坚如磐。盼儿眼已瞎,盼儿背已驼。盼儿来救我,盼儿把贼除。盼儿忍受千般苦,盼儿才把日子拖。只要我儿平安归,为娘我再愿推它十年磨,十年磨。

折叠 一夜春雨草返青

谢万岁,一夜春雨草返青,我安家父子状元天下闻。本应该盈盈笑语日日庆,哪知家中常闻叹息声。万岁啊,想当年家贫困,微臣八岁卖自身。老母寻儿跋涉苦,瓦车篷生下贤弟安禄金。生不逢时难带领,弃于车篷苦万分。二十一年无音信,二十一年骨肉分。日焚香,夜念经,盼重逢,求神灵。世上纵有灵丹药,难解老娘九转愁肠思儿情。庆功宴上见到王将军,种种迹象疑是我弟安禄金。观他形,似父样,观他容,似母亲,要说凭,是骈指,要说据有牙痕,算一算二十一春,认一认,安家根,因此上设宴我把金龙来请。假山石畔隐母亲来认亲生,有道是母子有天性,我娘见他泪纷纷,泼酒净手出出牙痕和骈指,果然是娘日思夜想人。娘见儿,泪盈盈, 爹见儿,喜万分,见兄弟亲又亲。阖家庆,喜临门,安家生来王家领,不容怀疑是真情。哪知他骤然反目风波起,不认父兄,不认娘亲,不讲人情,不问原因,反唇相讥,出口伤人。因此上微臣冒死来闯宫,告他无情无义,不孝双亲的狠心人。

折叠 求万岁把正义伸张

万岁!(唱)万岁啊!莫要听他胡言乱讲,他仗着才华编出了故事一桩。万岁啊!微臣口拙不会言讲,我今日要诉一诉王家的衷肠。我父亲王朝成务农经商,古稀之年生下我惊动了四乡。众乡邻、众亲友到我庄上,庆满月摆酒席宾客满堂。四邻八舍前去访上一访,谁不知生养我是李氏亲娘。这牙痕是娘亲咬在臂上,这六指胎里带都说吉祥。提起老娘亲我热泪盈眶,她为我遭凌辱,关在磨房历尽沧桑,微臣我赴边疆跃马战场,老娘为我磨房受苦不见阳光,日日夜夜把儿想。白了头,断了肠,人世间哪里有这样慈祥的老亲娘?想不到柳大人他心怀异想,他把我诳进府出言颠狂,他要我承认下安家所养,地里又冒出了一个亲娘,羞辱我封疆臣怎能来原谅,岂容他抵毁娘出言无方。若不是我看在万岁情份上,打他个落花流水家破人亡。无奈何暂且只得把怒火强按下,微臣我敢冒万死来禀真情来把殿上。万岁面前奏上本章,辨黑白明是非金龙赖圣上。他们是把我中伤,可丧天良?抢占人子,胡言乱讲,莫非结党?另有文章?扰乱朝纲?今日里望圣上,能把朝廷正义来伸张。

折叠 孤王秉政四十春

孤王秉政四十春,阅得奏本千千万数不清。从未见过柳、王两卿上的本,却是那悲欢离合骨肉情。一个富贵不忘贫时子;一个甘把村妇当母亲。莫说文武闹纠纷,休说家务小事情,世上骨肉相残寻常事,堪叹有子不养父母亲。风尚腐败也是病,自古道德衰败害国政。因此上收下二卿奏的本,待孤王亲自来辨真情。人间美德须褒奖,母爱子敬万年青。

折叠 传胪催得紧

李氏:(唱)金殿传胪催得紧,午门外来了我这衣衫未整,不涂脂粉,半百之人。踏进朝门,胆颤心惊,安家势大,何必顶本,不如早日辞官回转扬州城。龙龙:(唱)千军万马儿不怕,单枪匹马闯贼营。何惧安家势力大,是非定要分个清。李氏:莫奈何娇儿与娘把路领。

折叠 李顾对唱

顾:前边来的是王家老夫人,少到贵府去拜问,想不到重逢同面君。

李:你与我是麻布揩脸初相认,

顾:炒过的核桃是熟仁。

李:想不起,

顾:你忖一忖,

李:噢,当年风雪在王家墩,

顾:指路多亏王夫人,

李:一面情。

顾:情谊深,

李:情既深。

顾:铭刻心,

李:我年迈难记当年景。

顾:你我小桥之上迎面行。

李:你见我当时身怀已有孕。

顾:多蒙你双身人让双身人。

李:如今我的娇儿已成长。

顾:又见你在瓦车篷外抱着娇儿欢天喜地拜观音。

李:夫人哪,你寻子心切,眼花头昏把人看错。

顾:多谢你把我的娇儿领成人。

李:夫人你说话欠思忖。

顾:纸糊的灯笼肚里明。

李:真人面前不说假。

顾:假的难以说成真。

李:难怪我的金龙多气愤,说你安家满门冒认亲。夫人若是爱金龙,我把金龙过继到安家门。

顾:只要夫人(你)肯承认,寿保也给你做螟蛉。我劝夫人休顶本,结成个通家之好加层亲。

李:夫人哪,将人心比自心,哪有把儿子送与人。

顾:不是我的儿子我不认。

李:是我的儿子也不让人。

顾:金龙是我养。

李:金龙是我生。

顾:夫人你说笑话。

李:句句都是真。

齐:既然彼此不撤本,莫怪反目太无情。同上殿,面见君。如实讲,不留情。你我二人当着万岁,把来龙去脉讲讲明。谁养谁领,谁假谁真,请当今皇帝评一评。(同上殿 白)参见万岁!

折叠 顾氏奏本

万岁容禀,臣妇本是淮安人,随夫辞馆回故村。路过仪征丢盘费,我夫得病难动身。八岁娇儿名寿保,为父治病卖自身。我夫得知多气愤,命我赎回小娇生。寻儿寻到王家墩,方知儿去太原城。我又急又恨动胎气,瓦车篷里养娇生。我儿天生有六指,取名就叫安禄金。本想带儿一道走,怎奈冰天雪地步难行。臣妇沿路把草根咽,血泡子哪能活得成,哭天呼地无人应,那人到绝处想求生。因此上我咬破手指把血书写,弃儿车篷让他重投生。又怕日后难相认,在儿臂上咬牙痕。母子离别二十年,金龙正交二下一春,生就六指有牙印,枝枝节节不差半毫分。越看越象越没错,金龙本是安禄金。因此上臣妇将他认,实实难舍十月怀胎母子之情。金龙不认我不怨恨,他不知其中有隐情。聪明不过圣天子,臣妇说话句句真。哎呀万岁呀,要为臣妇把子认,我结草含环报圣恩。

折叠 李氏顶本

万岁台前忙顶本,臣妇把情由奏圣君,家住扬州王家墩,我夫名叫王朝成,婚配大娘未生养,才把我李氏娶进门,过门五年就怀了孕,生下金龙就喜万分。员外忙把瞎先生请,将儿的八字就算算真,他们父子二人就犯冲克,青龙白虎就难并存,用三枝桃木两枝柳,一挂黄元就送星辰,三更半夜就往东送,四十九步才回程。大碗摔碎十六个,就在儿臂咬牙痕,没有个母鸡不下蛋,哪有个妇道不养人。只准安家把儿子养,王家不能养娇生?安老夫子能作证,他在我家教书有三春。

折叠 刺血认亲

皇帝:(唱)两个母亲一样心,

真真假假难分辨,

孤王再问老爱卿,

你是王家老夫子,

金龙是你的贵门生。

他是王家养还是王家领?

秉公据实你奏寡人。

文亮:(唱)她二人为了夺子强奏本,

没想到叫我做个两难人,

若说金龙是她家养,

我妻要担个欺君名,

若说金龙是她家领,

万岁疑我有私心。

主意一时拿不定,

还是中庸可立身。

万岁啊,

微臣在王家教书只三春,

是领养是亲生,

我也糊里糊涂搞不清。

皇帝:(唱)清官难断家务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

心中寻思口中问,

你是何年何月何时生?

顾氏:(唱)养儿腊月二十九。

李氏:(唱)金龙本是除夕生。

顾氏:(白)那你有无证人啊,

李氏:(白)有!

皇帝:(唱)哎,二十九养,除夕生。

通天鉴一查便分明。

寿保:(唱)万岁,不用查来不用问。

金龙:(唱)假是假来,真是真。

寿保:(唱)微臣有计探虚实,

金针刺血便分明。

(李氏颓然坐倒,笼袖垂下抖个不停。)

皇帝:(白)噢,好好好,

(唱)叫内侍捧上金面盆。

二位夫人你们各自取金针,

若是骨肉血相迎,

不是亲生鲜血下水两边分。

(金龙过来小心地拔下母的金钗,李氏脸包大变,金龙刺血入盆)

寿保:(唱)我的母亲先刺血。

金龙:(唱)应当先让我娘亲。

李氏:(唱)金针刺血痛难忍。

金龙:(唱)娘亲你咬咬牙关忍一忍疼。

李氏:(唱)我心虚没有握针力,

金龙:(唱)娘亲你为儿何在这一针。

李氏:(唱)不刺血金龙逼的紧,

若刺血金龙就要属别人。

小小金针如同千斤重,

千针万针刺我的心,

刺我的心要我的命。

天哪天哪!

母子分离就在这一针。

顾氏:(唱)王夫人手拿金针泪珠滚,

小禄金还在苦苦逼娘亲,

同是母亲心何忍,

她爱禄金比我深,

万岁啊,儿子我不认。

皇帝:(唱)不认娇儿你罪欺君。

顾氏:(唱)臣妇欺君之罪愿意领。

皇帝:(白)嘟,胆大的顾凤英,

你竟敢冒认封疆大臣?

金瓜武士(众武士上)将顾凤英……

折叠 二十年梦方醒

金龙:(唱)二十年梦今日醒,万岁面前明真情。出胎便遭离别苦,二十年两个母亲都碎了心。今日里才把亲娘见,(李氏:苦啊)金龙:(唱)难舍老娘万般情。(一撩蟒袍,跪倒时一个转身匍匐冲拜向李氏)娘啊,金龙虽是安家养,倍觉老娘呕心沥血,万苦千辛领儿成人。爱儿之情说不尽,金龙怎会丢下老娘亲。老人家权且等一等,再拜生儿的老双亲,娘啊!你一番风雨将儿认,我负荆请罪愧万分。娘亲怀儿十月孕,瓦车篷九死一生又还魂。咬牙痕分明盼团圆,留血书更见新娘疼儿心。二十年想儿想成病,二十年思儿绵绵不断根。难怪娘一见骈指深情难禁,重见牙痕喜泪纷纷。畔犹闻娘唤儿声,慈母热忱儿心如冰。怪儿任性伤害娘心,不听相劝一意孤行,出言不逊冒犯双亲。孩儿今日先告忤逆罪,请父母认下我这无情无义,不孝不仁的安禄金。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