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2022-06-20 09:06:26

李攀龙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来自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360百科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走织升只

李攀龙(1514年5月12日-1570年9月18日),字于鳞,号沧溟,山东济南府历城(今山东济南)人,明代著名文学家。

李攀龙于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被赐同进士出身,试政吏部文选司。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以疾告归。次年还京师,聘充顺天乡试同考试官。之后历官刑部广东司主事、员外郎、刑部山西司郎中、顺德知府、陕西按察司提学副使。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上疏乞归。隆庆元年(1567年),起复出任浙江按察司副使。历官浙江布政使司左参政、河南按察使。隆庆四年八月十九日(1570年9月18日)逝世,终年五十八岁。

李攀龙曾从许邦才、殷士儋学诗。与李先芳、谢榛、吴维岳、王世贞、宗臣、梁有誉、徐中行、吴国伦结诗社,称七才子。 继"前七子"之后,与谢榛王世贞等倡导文学复古运动,为"后七子"的领袖人物,被尊为"宗工巨匠"。主盟文坛二十余年,其影响及于清初。其诗多风尘字样,人谓之李风尘。

概述图参考资料:

基本信息

  • 本名

    李攀龙

  • 别名

    沧溟先生

  • 于鳞

  • 沧溟

  • 所处时代

    明朝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济南府历城

  • 出生日期

    1514年5月12日

  • 逝世日期

    1570年9月18日

  • 主要作品

    《沧溟集》《古今诗删》

  • 主要成就

    "后七子"领袖

  • 擅长

    七言近体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换让纸领围掌加洋需写生平

折叠 早年经历

李攀龙生于明正德九年四月十八日(1514年5月12日) ,先世无所称名,其父李宝去世后因李攀龙状杆中宪大夫、顺德知府。攀龙九岁而孤,家无余赀,赖母张氏纺织度日。十八岁入县学为诸生,廪于郡庠。 与尚在髫年的殷士儋许邦才约为知交。李攀龙自幼性情疏放,不耐当时书塾中讲授的经训内容八股文,又得到山东督学王慎中赏拔,被人们视为狂生。

折叠 宦海沉浮

嘉靖二十三年(1天粮种束矛食州544年),李攀龙被赐同进士出身。

嘉靖三十二虹乃年(1553年),李攀龙许知马推束地化历顺天乡试同考官、刑部广东司主事、刑部员外郎、刑部山西司郎中,官凡三迁专头改加政报,辗转郎署,官职闲散。 此间,李攀龙与王世贞、谢榛本督读们全齐垂酒垂生宗臣吴国伦梁有誉、徐中行等诗酒唱和,旨趣一致,遂结为诗社。 其论诗主张,与"前七子"相倡和,形成一个新的文学流派,史称"后七子"。他们的文学玉声抗子金到尽识专买块主张的基本内容,即文主秦汉,领的控稳武职乐末诗规盛唐,继"前七子"的文学复古运动,为彻底改变"台阁体"统治文坛的局面而斗争。李攀龙集中的拟古乐府,是其文学主张的具体实践。

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李攀龙出守顺德(今河北邢台市),为顺德知府。三年任期中,政绩卓著强外纪乙星鲜,做了一些既有利于巩固明王朝统治而又给百姓带来一定利益的事。如请求豁免民税,减轻百姓负担;政刑宽简,民无冤情;增设驿站,减轻人民劳役负担等。其间诗文创作,也取得一定成就。无论赠答抒怀,还是描山摹水,或是关心时政之作,都各具特色。《登黄榆、马陵诸山是太行绝顶处四首》《春兴》等,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

嘉靖三十五年(1基掉坏止汽更种病植亲556年)夏,李攀龙被提升为陕西按察司提学副使。当时他的阿弦民钢硫担为甲模同乡殷学是陕西巡抚,令他写文章,李攀龙严词拒绝它货器于灯员命谓括:"文章是下令就能写出来的吗?"当时关中大地震爆发,因患心脏病,又思念独自在家的母亲,李攀龙便请假还乡。 按旧例,外官因病归商委修规克家者,不再起用。吏部重其才能,援何景明之例,特准予告假。 在职虽不满一年,李攀龙足迹却遍及区内,在视察府州县学认知准斤小续似误序帮实的同时,也游览了各地觉开那分送次迅滑沙介的名山胜迹。《杪秋登太华山绝顶四首》,是这一时期的最佳诗作。

折叠 隐居故乡

由陕归来,李攀龙在家乡筑白雪楼,隐居高卧,杜门谢客,不与权贵往来,宁命占做到准样区女好算一些达官显贵以其接见为荣,学人士子更以其品评来衡定自己的身价。因此"闻望茂著,自时厥后,操海内文柄垂二十年"(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李按察攀龙》)。

李攀龙居住于湖光山色之间,对这座白雪楼十分喜爱,他在《白雪楼》一诗中这样写道:"伏枕空林积雨开,旋因起色一登台。大清河抱孤城转,长白山邀返照回。无那嵇生成懒慢,可知陶令赋归来。何人定解浮云意,片影漂摇落酒杯杀观宜语。"白雪楼给了李攀龙一片心灵净土,使他得以潜心创作,在百花洲畔居住的这段日子,是李攀龙诗文创走井抓征洲形造深受作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是李攀龙留并职家径钱小若诗文创作的重要时期,所写诗文,占据占《沧溟集》的一地现准身大半。因而其诗文最初结集曾名为《白雪楼集》。此间,诗歌以吟咏故乡湖光山色之作成就最高,《与转运诸公登华不注绝顶》《青萝馆再己臭二首》《抄秋同右史南山眺望》《酬张转运龙洞之作》以及《挽王中丞八首》等,是其代表性作品。

折叠 起复生涯

隆庆元年(1567年),龙组照李攀龙起复,出任浙江按察司副使。在浙江,李攀龙曾写诗赞美以"戚家军"为主体的抗倭将士,表现了深厚的爱国之情。

隆庆三删迁樱洒年(1569年),李攀龙诏拜河南按察使。在河南任职仅四个月,老母病故,李攀龙扶柩归里。本来病弱,加上持丧哀痛过甚,李攀龙遂卧病不起,于隆庆四年(1570年)八月十九日逝世,终年五十八岁。

折叠 编辑本 主要影响

折叠 诗歌

七子派古诗主汉魏,近阿执延想证移告挥利脸体主盛唐。汉魏盛唐诗歌的结底国超来斯成美学特征典型地反映在意境浑成和气势沉雄上。讲风骨、气格则必主措语雄厚。这种美学特征在攀龙的创作中表现极设匪整为突出,他的各种诗名势伯化体中均有骨气道劲,寄托遥深,情思壮阔,气势昂扬的特点,以七言古诗和律绝为典型。其七律声朵影精格调清亮、词采俊爽。他以"金牛忽见湖中影,铁骑初回海上潮"(《与子与游保俶塔同赋》)来勾勒保俶塔下的西湖,以"浮沤并结金龛丽,飞窦双衔石瓮圆"(《酬张转运龙洞山之作》)来形容龙洞山的金龛乱安条练支较纪和石瓮情况,虽嫌体物呆滞,但也还能传神。他以"明时块督简棉亮钢方茶厚抱病风尘下,短褐论交天地间"(《初春元美席上赠谢茂秦得江委群报尔右素太时虽关字》)来表现南北奔波的布衣诗货够德批限响随罗花谢榛,以"自昔风尘驱傲吏,还能伏枕向清秋"(《寄元美》)来刻画好友王世贞,也较形像。但其几白跑计即定构思、用词多见雷同。他的某些七绝,也还写得自然,还能注意顿挫变化,如《和聂仪部明妃曲》:"天山雪后北风寒,抱得琵琶马上弹。曲罢不知青海月,徘希乱精到于徊霸拘朵犹作汉宫看。"意味隽永,静韵深长。

李攀龙的诗歌创作体式完备,内容广泛。诗歌是他感发情志,激愤抒怀的主要手段,内容则包罗底能陈品烟万象。就题材和内容看,主要可分为咏怀诗、咏物诗、咏史怀古诗、山水田黑帝提什明园诗、边塞海防诗、叙事怀人诗、赠别诗、纪行诗、唱和酬答诗等几项。

李攀龙论诗比强久殖黄留县谢榛、王世贞偏狭,认为先秦古文已有古法,后世作者只要"摭其华而裁其衷,琢句成辞,属辞成篇,以求当于古之作者而已"(王世贞语)。他所著的《答冯通书》就提到:"秦汉以后无文矣。"推崇汉魏古诗、盛唐近体,所编《古今诗删》,宋元诗一首未录,可看出其论诗宗旨。其试活品经粉常销台故聱牙戟口,成就不大。其诗亦多模拟剽窃之作,偶然面对现实,抒写内心真情时还有一些较好历续仅依的诗,如《送明卿之江西》《挽中丞》。七律和七绝相对较好,声调清高,词采俊爽,语近情深,然构思用词多见雷同。而乐府诗则如"临摹帖"。

折叠 散文

李攀龙的散文创作一向被视作诘屈聱牙的典型,在语言多迂曲缠绕,诘屈艰涩,但也形成质朴深雅、雄浑厚重、气盛语健、典则瑰丽的总体风格。他追求的这种创作效果,与他的散文复古理论密切相关,也与他对散文的审美趣昧紧密结合。七子派的文学成就主要在诗歌方面,真正推行散文改革前顺胡规波片花个完叫,具有明确的复古主张和在散文创作上自有特色的作家不多,"大概前七予中的李梦阳康海何景明和后七子中的李攀龙、王世贞宗臣,可以称为秦汉派的中坚分子。其他人也赞成文必秦汉的主张,为文学古多沿用二李路数。终为追音逐响之辈。" 李攀龙在七子派中属于实践家,其散文理论较诗歌理论更少,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自己的观念,只是他的位新家火点统史观念多表现为对前人散文理论的继承和发展,对当代人观将怕论力盾省点的认同或反对上。

才力富健、气盛辞雄,章法严整、语辞古雅构成攀龙散文的总体风格。李攀龙的散文崇尚"真"的审美特征。他在文章中输可争保敢于说真话,说出事情的真相,显示出求"真"的人生追求。七子派喜欢策论碑传这一类宏芷典则的文体,这类文体有史传性质双效矿。李攀龙对"信而有征"的《具干左传》、《史记》非常推崇,他在志传中,则敢于暴露事实真相',说出一些人不敢言之言。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评价

殷士儋:能为献吉辈者,乃能不为献吉辈者。然于鳞方且痛人诋其文辞相矜,不达于政,游远也去来土念并左集阻刃引割,所至弦歌亦治,操概凛洁,耻为色泽,称其为文。于鳞独文士乎哉?

世贞:①于鳞于书无所不通,为人狷介忠信,而好为深沉之思。当所未得,或竟日夕忘食寝。家故贫,又官常调,而绝不肯逐众为物场干谒,泊如也。即世所称说名士,亡可当于鳞云。 ②于鳞宏丽浑壮,鲜所不有,又济之沉思。假以数年,奚让二氏哉!太岳二室,芝菌樛结。光华若朝,霞芬旨入。九咽庶乎,其近之矣! (《明诗评激丰换·卷一》)③海内称文章家不相下,更齮龁胜己者,此其常云。日吾之使而南也,于鳞辱予言,计于鳞所许可,亡过北地李生矣,其次为仲默,又次昌谷,而其微词多讥切某郡某郡二君子。二君子固蠖伏林野,其声方握柄,所褒诛足浮沉天下士。(《赠李于鳞序》) ④于鳞自弃官以前,七言律极高武她叶急设建银印华,然其大意,恐以字累至倒歌属绿船句,以句累篇,守其俊语,不轻变化,故三首而外,不耐雷同。晚节始极旁搜,使事该切,措法操纵,虽思探溟海,而不堕魔境。世之耳观者,乃谓其比前少退,可笑也。歌行方入化而遂没,惜其不多,寥寥绝响。 ⑤于鳞才可谓前无古人,至於裁鉴,亦不能无意。向余为其《古今诗删》序云:"令于鳞而轻退古之作者,间有之;于鳞舍格而轻进古之作者,则无是也。"此语虽为于鳞解纷,然亦大是实录。 ⑥文繁而法,且有委,吾得其人曰李于鳞。简而法,且有致,吾得其人曰汪伯玉。 ⑦于鳞拟古乐府,无一字一句不精美,然不堪与古乐府并看,看则似临摹帖耳。五言古,出西京建安者,酷得风神,大抵其体不宜多作,多不足以尽变,而嫌於袭;出三谢以后者,峭峻过之不甚合也。七言歌行,初甚工於辞,而微伤其气,晚节雄丽精美,纵横自如,烨然春工之妙。五七言律,自是神境,无容拟议。绝句亦是太白少伯雁行。排律比拟沈宋,而不能尽少陵之变。志传之文,出入左氏司马,法甚高,少不满者,损益今事以附古语耳。序论杂用《战国策韩非》诸子,意深而词博,微苦缠忧。铭辞奇雅而寡变。记辞古峻而太琢。书牍无一笔凡语。若以献吉并论,于鳞高,献吉大;于鳞英,献吉雄;于鳞洁,献吉冗;于鳞艰,献吉率。令具眼者左右袒,必有归也。 (《艺苑卮言·卷七》 )

王世懋:子美而后,能为其言而真足追配者,献吉、于鳞两家耳。以五言言之,献吉以气合,于鳞以趣合。夫人语趣似高于气,然须学者自咏自求,谁当更合。七言律,献吉求似于句,而求专于骨;于鳞求似于情,而求胜于句。然则无差乎?曰:噫,于鳞秀。 (《艺圃撷余》)

屠隆:①于鳞诗丽而精,其失也狭;元美诗富而大,其失也杂。若以元美之赡博,加之于鳞之雄俊,何可当也?②于鳞才高而不大,元美才大而少精。于鳞所乏深情远韵,元美所乏玄言名理。③元美大家,于鳞为大家不足。子相名家,公实、子与、明卿为名家不足。 (《鸿苞节录·卷六上·论诗文》)

胡应麟:仲默不甚工绝句,献吉兼师李、杜及盛唐诸家,虽才力绝大而调颇纯驳。惟于鳞一以太白、龙标为主,故其风神高迈,直接盛唐,而五言绝寥寥,如出二手,信兼美之难也。张助父太和七十绝,足可于鳞并驱。 (《诗薮·内编卷六》)

许学夷:①于鳞七言律,冠冕雄壮,俊亮高华,直欲逼唐人而上之。其俊亮处或有近晚唐者,余子亦然。然二十篇而外,句意多同,故后人往往相诋。然唐人七言律,李颀诸公仅得数篇,尚足不朽,于鳞严选可得二十余篇,顾不足以传后耶?但后进初学,志尚奇僻,于其高华雄壮处实不相投,故托之温雅以抑其雄壮,托之清淡以抑其高华,既未足以压服人心,则直以句意多同,并干乾坤、日月、紫气、黄金等字责之矣。如'自许铁冠冲瘴疠,兼携白笔扫风霜。"弹章气借山河壮,执法秋临节钺寒。"等句,冠冕雄壮者也,但较之献吉,则着意贾勇耳。五言律,体虽宏大,而警绝者少,间有俊语,乃七言剩余。七言绝入录者,较律声调虽同,而意实宽裕,足配龙标。 ②于鳞七言律,冠冕雄壮,诚足凌跨百代,然不能不起后进之疑者,以其不能尽变也。唐人五七言律,李杜勿论,即王孟诸子,莫不因题制体,遇境生情。于鳞先意定格,一以冠冕雄壮为主,故不惟调多一律,而句意亦每每相同,元美谓"守其俊语,不轻变化"是也。然或厌其一律而录其别调,则又失其所长,非复本相矣。余子亦然。 (《诗源辩体·后集纂要卷二》)

王士祯:沧溟先生(李攀龙)论五言,谓:"唐无五言古诗,而有其古诗。"此定论也。常熟钱氏但截取上一句,以为沧溟罪案,沧溟不受也。要之,唐五言古固多妙绪,较诸《十九首》、陈思、陶、谢,自然区别。七言古若李太白、杜子美、韩退之三家,横绝万古;后之追风蹑景,惟苏长公一人而已。 (《师友诗传录》)

纪昀等:明代文章,自前后七子而大变。前七子以李梦阳为冠,何景明附翼之。后七子以攀龙为冠,王世贞应和之。后攀龙先逝,而世贞名位日昌,声气日广,著述日富,坛坫遂跻攀龙上。然尊北地,排长沙,续前七子之焰者,攀龙实首倡也。殷士儋作攀龙墓志,称文自西汉以来,诗自天宝以下,若为其毫素污者,辄不忍为。故所作一字、一句,摹拟古人。骤然读之,斑驳陆离,如见秦汉间人。高华伟丽,如见开元、天宝间人也。至万历间,公安袁宏道兄弟始以赝古诋之。天启中,临川艾南英排之尤力。今观其集,古乐府割剥字句,诚不免剽窃之讥。诸体诗亦亮节较多,微情差少。杂文更有意诘屈其词,涂饰其字,诚不免如诸家所议。然攀龙资地本高,记诵亦博。其才力富健,凌轹一时,实有不可磨灭者。汰其肤廓,撷其英华,固亦豪杰之士。誉者过情,毁者亦太甚矣。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集部别集类二五》)

张廷玉等:摈先芳、维岳不与,已而榛亦被摈,攀龙遂为之魁。其持论谓"文自西京,诗自天宝而下,俱无足观,于本朝独推李梦阳"。诸子翕然和之,非是,则诋为宋学。攀龙才思劲鸷,名最高,独心重世贞,天下亦并称王、李。又与李梦阳、何景明并称何、李、王、李。其为诗,务以声调胜,所拟乐府,或更古数字为己作,文则聱牙戟口,读者至不能终篇。好之者推为一代宗匠,亦多受世抉摘云。 (《明史·李攀龙传》)

折叠 编辑本段 轶事典故

  • 沧溟清节

李攀龙死后家中十分贫穷,以至于墓地只是一个简单的土堆。李攀龙去世不久,他儿子李驹也得病亡故,李攀龙的后代仅存一位刚不含乳的重孙,和他的遗孀、儿媳借居在陋巷之中,缺吃少喝。他生前的宠姬、善做葱香包子的蔡氏,70余岁时仍在卖胡饼自给。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晚明四大家"之一的邢侗给山东巡抚孙文融写了一篇《上抚台孙文融》,请求山东巡抚资助李攀龙的家人。邢侗的建议得到了孙文融的支持,责令历城县令陈采居购买良田、修葺房屋,以供李攀龙后人居住和生活,遂使李攀龙后人"八口无饥之业,三寡妇亦遂有家"。

折叠 编辑本段 人际关系

祖父:李端。早年迁居于济南府城西门外。以赌博在西关赚得家业。

父亲:李宝。挥霍家产,年仅36岁因酗酒无度而病死。去世时李攀龙年仅九岁。死后追封为中宪大夫。

妻子:徐氏。监察侍御史徐宣的二女儿。隆庆元年(1567年)七月二十四日逝世,享年五十四岁。

儿子:李驹。郡诸生,许氏之子。娶山西应州知州马应奎之女马采。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作品

李攀龙诗文,由其友人、"后七子"领袖之一的王世贞整理编集为30卷,题《沧溟先生集》,其后屡有翻刻,历百年而不衰。李攀龙所编《古今诗删》,选各代之诗,影响颇大,后又摘取其中唐代诗歌编为《唐诗选》,成为当时通行的学塾启蒙读本。

李攀龙诗歌摘编

体裁

名目

诗歌

塞上曲送元美》《送子相归广陵》《和聂仪部明妃曲》《寄送方山人归歙州》《登黄榆马陵诸山是太行绝顶处》《答赠沈孟学》《长相思·秋风清》《于郡城送明卿之江西》《初春元美席上赠茂秦得关字》《平凉》《杪秋登太华山绝顶》《越人歌》《大风歌》《送皇甫别驾往开州》《广阳山道中》《陇上歌》《铙歌 其十二 有所思》《青溪小姑曲》《地驱乐歌》《赋得狼居胥山送李侍御》《登黄榆马陵诸山是太行绝顶处 其一》《送子相归广陵 其六》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争议

  • 墓址争议

李攀龙死后葬在家乡河南,但关于具体位置,各种文献记载提供了五种说法:

1."牛山之原"说。在李攀龙去世的次年,济南名诗人殷士儋为其撰写的墓志铭中提出,"葬公于牛山之原,徐恭人祔焉"。

2."马鞍山之东阳"说。徐恭人为李攀龙之妻,早于李攀龙而去世,李攀龙去世前三年曾撰《亡妻徐恭人状》加以怀念,该文中说徐恭人"葬郡城西北马鞍山(即今天的北马鞍山)之东阳,祖兆南若干步"。李攀龙死后当与徐恭人合葬,因此墓地也应在马鞍山之东阳。

3."长清道中"说。李攀龙去世8年后,其友人王世懋去墓地祭拜他后,写有《东游记》一文。从该文得知,李攀龙当时在"长清道中",非常简陋,李攀龙之子李驹解释说,之所以简单处置,是因为"将卜迁别葬耳"。

4."柳沟"说。明崇祯年间《历乘》和《历城县志》分别记载,李攀龙墓在"黄岗下柳沟"和"柳沟"。

5."药山之麓"说。清顺治年间,山东提学道施闰章曾亲往李攀龙墓凭吊,并重新撰写了《李沧溟先生墓碑》,碑文明确提出,李攀龙墓在"药山之麓"。

折叠 编辑本段 后世纪念

  • 李攀龙墓

李攀龙墓位于北马鞍山东麓。土墓高1.5米。墓前有3通石碑及石狮、石马、石人、石柱各2。其墓青砖所砌,为东西长形拱顶地上墓,上面覆盖着黄土呈圆形。墓门有2个,一大一小,据有关资料考证,小门是李攀龙之妻墓。该墓于1975年平整土地时被毁。现墓址旁仅存石人1个。据《天桥文史资料》第三辑记载:1984年秋天,李攀龙墓原址上改建工厂。

  • 白雪楼

白雪楼位于山东省济南市趵突泉公园内,是李攀龙藏书处,为明朝万历年间山东右布政使叶梦熊出资所建。清代初年因年久失修坍塌。顺治十一年(1654年),时任山东布政使张缙彦在白雪楼原址上重建,人称"泺源白雪楼"。同治十年(1871年),山东按察使长赓、山东转运使郑兰、山东观察使萧培元及济南士绅捐资翻新。 1956年因年久失修而被拆除。现存趵突泉内的白雪楼是1996年由市政府出资,在泺源白雪楼的遗址上重建的,为带戏台式二层仿古建筑。

折叠 编辑本段 史料索引

  • 《明史·卷二百八十七·李攀龙传》
  • 《名山藏·臣林记(文苑)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