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8 10:18:24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王旦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王旦 - 北宋初年名臣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王旦(957年-1017年10月2日),字子明。大名府莘县(今属山东省聊城市莘县)人。 北宋初年名臣,兵部侍郎王祜之子。

太平兴国五年(980年),王旦登进士第,以著作郎预编《文苑英华》,累官同知枢密院事、参知政事澶渊之战时,权任东京留守事。景德三年(1006年)拜相,并监修《两朝国史》。他善于知人,多荐用厚重之士,力劝真宗行祖宗之法,慎作改变。掌权十八载,为相十二年,深为真宗信赖。但受王钦若说服,未能阻止真宗的天书封禅之事,颇受后世诟病。晚年屡请逊位,最终因病罢相,以太尉掌领玉清昭应宫使。

天禧元年(1017年),去世,享年六十一岁。获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魏国公谥号"文正"。乾兴元年(1022年),配享真宗庙庭,宋仁宗题其碑首为"全德元老" 。宋理宗时位列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有文集二十卷,今已佚。《全宋诗》及《全宋文》录有其作品。

基本信息

  • 本名

    王旦

  • 别名

    王文正

  • 子明

  • 所处时代

    北宋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大名府莘县

  • 出生日期

    957年

  • 逝世日期

    1017年10月2日

  • 主要作品

    文集二十卷

  • 主要成就

    柄用十八载,为相十二年;绘像昭勋阁

  • 官职

    太尉、玉清昭应宫使

  • 追赠

    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

  • 谥号

    文正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折叠 早有美称

王旦出生于后周世宗显德四年(957年),因其生于凌晨,故取名旦,字子明。王旦先天相貌较丑,脸、鼻皆偏,喉部有突起,曾有华山道人预言其有异于他人的面相,说:"日后必大贵"。王旦小时候沉默寡言,却好学不倦,颇有文才。王旦的父亲王祜很器重他,说:"这个孩子应当会官至公卿宰相。"

折叠 初入仕途

太平兴国五年(980年),王旦进士及第,担任大理评事,后出任平江(今属湖南)知县,平江县官舍旧传有怪物占据暴戾,居住无法安宁,王旦到任前夕,看守的官员听见群鬼啸呼说:"尝归宰相公到了,我们应该避开离去了。"怪物便从此绝迹。后就地改任将作监丞。当时,转运使赵昌言凭借威望按讲轿嘱自己的意志行事,使得下属官吏退避害怕,但赵昌言进入王旦辖境,便称赞他的善政,看出他高远弘大的志向,把女儿嫁给他。

雍熙元年(984年),赵昌言受替回朝,命王旦监潭州(今湖南长沙)银场。何承矩典掌潭州,推荐王旦入朝担任著作佐郎,参与编修《文苑英华》、《诗类》。升任殿中丞。

雍熙二年(985年),出任郑州通判,上表请求朝廷建立天下常平仓,以堵塞兼并的路径。

雍熙四年(987年),改任濠州(今安徽凤阳)通判。

淳化元年(990年),王禹偁推荐他的才能,任转运使。通过驿站被召到京城,王旦不喜欢吏员的职务,便进献文章召试,改在弘文馆当值。

淳化二年(991年),被授任右正言知制诰。 最初,王祜凭借重名长久主掌制书诏命,王旦不到十年继承他的职位,时论都称美此事。钱若水有识别各类人的能力,见到王旦说:"这真是宰相之才。"他与王旦同事,每每说:"王君凌霄耸壑,是栋梁之材,显贵不可限量,不是我所能赶得上的。"李沆以同举进士同学的身份,也推重王旦为远大之器。

淳化三年(992年),王旦与苏易简同知贡举,加官虞部员外郎、同判吏部流内铨、知考课院。当时其岳父赵昌言正任要职,王旦为避嫌,引用唐代独孤郁权德舆原有的成例辞职。太宗称赞他识大体,改任他为礼部郎中、集贤殿修撰。

淳化四年(993年),赵昌言出任凤翔知府,太宗当天就任命王旦为知制诰,仍兼任修撰、判院事,太宗当面赐予金紫,挑选牯犀带以示对他的荣宠,又令王旦位居西阁第一。

至道元年(995年),王旦知理检院。次年,升任兵部郎中。

咸平二年(999年),宋真宗赵恒即位不恋胶祝脚久,即拜王旦为中书舍人,数月后,任翰林院学士兼知审官院、通进银台驳司。真宗素来认为王旦贤能,王旦曾奏事后退下,真宗目送他说:"替朕招致太平的,必定是此人。"钱若水被免除枢密院职务,得以在苑中召对,真宗询问大臣中可以任用的人,钱若水说:"王旦有德行威望,能够胜任大事。"真宗说:"这本来是朕心里所属意的人。

折叠 拜相当国

咸平三年(1000年),主管贡举,被锁闭于科举试场内应试十天,授任给事中、同知枢密院事,实际上已位居宰辅,跻身于北宋统治核心。从这时起直柜霸辩至逝世,王旦作为真宗的辅佐大臣连任要职共十八年。

咸平四年(1001年),任工部侍郎参知政事(即副相)。

景德元年(1004年),契丹南殃匙浆侵,真宗听从寇准建议,御驾亲征澶州,王旦随行。而担任东京留守的雍王赵元份患重病,王旦受命秘密从军前回京接任留守之职。王旦临行前说:"希望陛下宣召寇准,臣有所陈述。"寇准到后,王旦奏请说:"十天之内没有捷报时,应该怎么办?"真宗沉默了很久后说:"立皇太子。"王旦既到达京城,径翻档朵直进入禁中,下发命令很严格,命人不得传播消息。等到真宗返回后,王旦的子弟及家人都在郊外迎接,忽然听见后面有骑士的呵斥声,惊异之下一看,才发现是王旦。

景德二年(1005年),王旦任尚书左丞。景德三年(1006年),任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正式拜相。不久,又加拜集贤殿大学士、明德皇后园陵使。景德四年(1007年),任大行皇后园陵使,并奉命监修《两朝国史》。

折叠 追悔天书

主词条:东封西祀

当时契丹已接受"澶渊之盟",寇准把此事当作自己的功劳,脸上有得意的神色,真宗也自为得意。王钦若憎恨寇准,想要搞垮他,便从容不迫地说:"这是《春秋》里的城下之盟,诸侯还以之为耻辱,而陛下认为是功劳,臣私下认为不可取。"真宗凄怆地说:"有什么办法呢?"王钦若估计真宗已厌倦战争,便诡言道:"陛下用军队攻取幽燕之地,才可洗去耻辱。"真宗说:"河朔百姓才免于战争,朕怎么能这样做?可以想想第二个方案。"王钦若说:"只有封禅泰山,可以镇服四海,夸耀显示外国。但自古封禅,应得到上天祥瑞希世绝伦的事情,然后才可以。"接着又说:"上天祥瑞如何能够必定得到,前代大概有人力造成的,只要人主深信而尊崇,以明示天下,那么与上天祥瑞没有什么不同。"真宗思考了很久,才表示同意,但心里害怕王旦,说:"王旦要是认为不行呢?"王钦若说:"臣如果用陛下的圣意晓谕他,应该没有什么不行的。"便趁机会向王旦说了,王旦勉强同意。真宗还连境试恋犹豫不决,没人与他筹划。恰逢真宗前往秘阁,突然问杜镐说:"古代所谓河出图洛出书,果真是什么事呢?"杜镐是老儒,不能推测真宗的意思,随意应付说:"这是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已。"真宗由此心意断决,于是召王旦饮酒,非常高兴,把一尊酒赐给王旦,说:"这酒极佳,您回去与妻子家人共同享用。"等回家后打开,都是珠宝。由于这样,之后凡是天书、封禅等事,王旦只能不再有异议。

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真宗决心封禅泰山,假造祥符,诏令改元。封禅泰山已成定局,王旦阻止乏策,无奈顺水推舟,违心地率官吏百姓上书请求封禅。真宗拜王旦为天书仪仗使、封禅大礼使。王旦奉命撰写歌功颂德的《封祀坛颂》,其碑刻至今仍存于泰山岱庙中。

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任兵部尚书,知枢密院,不久又被任命为中书侍郎刑部尚书

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任祀汾阴大礼使、右仆射、昭文馆大学士,撰《祀汾阴颂》。真宗欲再加官,王旦固辞乃免。又兼门下侍郎玉清昭应宫使。

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任玉清奉圣像大礼使、躬谢太庙大礼使。景灵宫建造,又任景灵宫朝修使。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朝廷雕刻天书,王旦兼刻玉使,真宗挑选御厩中的三匹马赐给他。玉清昭应宫建成,王旦为司空。京师举行真宗特许的大聚会,王旦悲伤忧虑没有赴会,真宗赐诗开导他的心意。王旦任天书使,每有大礼,他就奉天书以行事,常常悒悒不乐。

折叠 应对有方

当时适逢契丹倡和,西夏与宋朝誓约驻守故地,两地边境的军队被解除不用,真宗以无事治理天下。王旦认为祖宗的法制都在,务必实行原有的成例,谨慎地有所改变。真宗更加信任他,言无不听,凡是大臣有所请求,必定说:"王旦认为怎么样?"王旦与人交往很少言笑,终日默坐,等到奏议朝政,群臣意见不一,王旦缓缓地说一句话来决定。回到家里有时不脱下帽子腰带,进入静室独坐,家人没人敢见他。王旦的弟弟因而以此事问赵安仁,赵安仁说:"刚刚议论国事,王公不打算实行而没有决定,这必定是忧虑朝廷了。"

契丹奏请每年另外给予钱币。王旦说:"东去封禅的日子很近,陛下将要出行,契丹以此来探听朝廷的意思而已。"真宗说:"应该怎样回答?"王旦说:"只要用微小之物而轻视他。"于是用岁给契丹的三十万物资内各借三万给契丹,并晓谕在第二年岁给额内扣除。契丹得到谕旨,大为惭愧。次年,又下令有关官员:"契丹所借金币六万,事属微末,现仍然依照常数给予他,后不为例。"当时,西夏李德明说百姓饥荒,求取粮食一百万斛。大臣们都说:"李德明刚刚缔结盟约而敢于违背,请用诏书责斥他。"真宗因而询问王旦,王旦请求敕令官吏备办粟米一百万斛于京师,而令李德明来领取。李德明得到诏书,惭愧下又拜谢说:"朝廷有人才。"

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呈上两朝国史120卷,真宗加拜王旦为司徒、南郊恭谢大礼使。是年,王旦因多病请求辞职,真宗不允,特许其五日一上朝,遇大事可随时入朝参议。

王旦为相时,宾客满堂,没人敢因私请托。王旦考察可与言以及素来知名的人,几个月后,召来与他谈话,询问访求四方利弊,或者让他陈述其言进献。观察有才能者的长处,秘密登记他的名字,其人再来,不接见。每有差遣除授,首先秘密疏陈三四人姓名以请求,所录用的人真宗用笔标记。同事不知道此事,争论有所任用,惟独王旦所用,奏入没有不行的。丁谓因此几次毁谤王旦,真宗更加厚爱他。已故参政李穆的儿子李行简,以将作监丞的身份在家居住,有德行,升太子中允。朝廷使者不知道他的住所,真宗命使者到中书省问王旦,人们才知道李行简是王旦所推荐的。凡是王旦所荐举的,都是人们从不知道的。王旦死后,史官修撰《真宗实录》,得到内廷出示的奏章,才知道朝廷士人多是王旦所推荐。

石普知许州时,违反法令,朝廷舆论打算就此弹劾。王旦说:"石普是武人,不清楚典章法令,恐怕他依恃薄有微功,妄自惹起事端。必须从重执行,臣请召他回来设立狱案。"于是传送御史审查,一天而狱案备办。议论此事的人认为不屈国法而保全武臣,这是真正的国体。薛奎任江、淮发运使,向王旦辞别,王旦没有其他话,只是说:"东南民力困乏了。"薛奎退而说:"这真是宰相的言论。"张士逊任江西转运使,向王旦辞别求教,王旦说:"朝廷专卖利益最大了。"张士逊轮流改任发运使这个职位,想到王旦的话,从没有求取利益,认识他的人说:"这个转运使识大体。"张咏知成都,朝廷召他回来,以任中正代替他,谏官认为不妥。真宗为此询问王旦的意见,王旦回答说:"非任中正不能守张咏的规制。其他人前往,妄有变更了。"李迪、贾边在当时享有声名,考进士,李迪以赋落韵,贾边以《当仁不让于师论》把"师"字理解为"众"字,与注疏不同,都落榜。主考官奏请收试,王旦说:"李迪虽然没有思考,但是出于粗心大意,他的过失可以忽略不计。贾边特地立异说,将会令年轻人务为穿凿附会,一开始不能助长。"考官于是录用李迪而贬退贾边。

折叠 屡请逊位

王旦为真宗信任而掌权共十八年,为宰相十二年 。有人毁谤他,他往往反省自己不加争辩;至于他人有过失,即使是真宗盛怒,可以争辩的就争辩,必得而后已。王旦素来体弱多病,又担忧认为自己名望地位太高,从东鲁回复君命后,连年请求解除职务,真宗优诏褒奖,既而当面晓谕,委任他没有疑忌。

天禧元年(1017年)正月,王旦任充州太极观奉上宝册使,加太保。四月,王旦在到达兖州返回后,上奏请求减免遭受蝗旱的曹、济、徐、郓州、广济、淮阳军的夏税,真宗下诏同意。

同年五月,王旦再次因病请辞,真宗改加他为太尉兼侍中,五天一次前往起居院,到中书省,遇到军国大事,不限时前往参决。王旦上疏恳辞,又委托向敏中等奏请报告。真宗才下诏停止增加封邑一事,其余礼遇如旧。 七月,王旦独自一人在滋福殿应对,真宗说:"朕正要以大事委托您,但您的病这样严重。"因而命皇太子赵祯出来拜见,王旦惶恐逃避,皇太子随从他而跪拜。王旦说:"太子盛德,一定能承担陛下的事业。"因而推荐可以有所作为的大臣十多人,他推荐的人中其后没有位至宰相的只有李及凌策二人,单二人也成为名臣。王旦又请求辞去职位,真宗看到他年老体弱,便怜惜地答应了他的请求。同月,命他以太尉的身份掌领玉清昭应宫使,给予宰相一半的俸禄。

开始,王旦以宰相的身份兼任使臣,等到罢相后,他还是掌领使臣职务,专门设立使臣这个规定从王旦开始。不久,真宗又命王旦乘轿入禁宫中,让他的儿子王雍与直省官吏扶持,在延和殿面见真宗。真宗说:"您现在病很重,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让朕把天下事交付给谁呢?"王旦说:"知臣莫若君,惟贤明的君主选择。"真宗再三询问,王旦都没有回答。当时张咏马亮都为尚书,真宗一一向王旦询问这二人,王旦也不回答。真宗因而说:"试用您的意思说说。"王旦勉强起身举着朝笏说:"以臣的愚见,不如用寇准。"真宗说:"寇准性情刚直狭隘,您再思考下一个。"王旦说:"其他人,是臣所不知道的。臣为疾病所困扰,不能侍奉陛下很久。"于是辞别退下。王旦去世后一年多,真宗终于任用寇准为相。

折叠 备极哀荣

王旦病重后,真宗派内侍探望一天有时达三四次,真宗亲手和药,并同山药粥赐给他。王旦自知时日无多,于是请好友杨亿撰写遗表。他其后说:"辱为宰相辅臣,不能用将尽之言,替宗族亲戚求取官职;只叙述生平遭遇,希望每天亲自处理各种重要政务,进用贤士,稍减忧劳之心。"又告诫子弟:"我家盛名清德,应致力于俭朴,保守门风,不许太奢侈,不要厚葬把黄金财宝放入棺柩中。"遗表呈上后,真宗为之感叹,便前往王旦的府第,赐银五千两。王旦上奏辞谢,稿子末尾自加四句说:"更加害怕多藏财物,况且没有什么用处,现在想要散发施予,以平息罪责祸害。"马上让人抬他到宫内小门,真宗下诏不准。回到家门时,王旦已经逝世,享年六十一岁。王旦笃信佛教,临终时对其子说:"我一生别无过失,只有不劝谏天书一事,是我的过错无法赎回。我死后,可为我削发,穿僧衣殓葬,依佛制火化。" 时为天禧元年九月十日(1017年10月2日)。真宗临丧哀恸,为其辍朝三日,诏令京城内十日不举乐。追赠王旦为太师、尚书令、魏国公,谥号文正。录其子、弟、侄、外孙、门客、常从十余人授官,丧期满后诸子又各进一官。又另外停留为王旦发丧哀悼。 数日后,张旻(张耆)前往镇守河阳,按照成例应饮酒饯行,因王旦逝世的原因,没有举行宴乐。不久后,真宗取来王旦于奏稿后自加的四句话,看后流泪许久。

乾兴元年(1022年),宋仁宗即位,王旦与李沆、李继隆一同配享真宗庙庭。

至和二年(1055年),王旦之子王素奏请为王旦立墓碑,仁宗命史馆修撰欧阳修撰写碑文,并御书"全德元老" 碑额。

元丰二年(1079年),湖州知府苏轼受王旦之孙王巩之请,为王家厅堂撰写《三槐堂铭》。

宝庆二年(1226年),宋理宗图二十四功臣神像于昭勋阁,王旦位列其中。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影响

王旦善于知人,为相期间,多荐用厚重之士,力劝宋真宗行祖宗之法,慎作改变。掌权十八载,为相十二年,深为真宗信赖。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评价

王佑:此儿当至公相。

李昉:此人后日必为太平宰相。

钱若水:①真宰相器也。 ②王君凌霄耸壑,栋梁之材,贵不可涯,非吾所及。③旦有德望,堪任大事。

赵恒:为朕致太平者,必斯人也。

李德明:朝廷有人。

薛奎:真宰相之言也。

张咏:吾榜中得人最多,慎重有雅望,无如李文靖(李沆)。深沈有德,镇服天下,无如王公(王旦)。面折廷争,素有风采,无如寇公(寇准)。

利瓦伊:践历台枢,将二十载,赞弭兵之论,兴旷世之仪。纪律用张,方夏咸乂。蔼然令德,洽于民瞻。

王禹偁:以雄文直气扬其父风,以儒学吏才张为国器。

魏野:太平宰相年年出,君在中书十二秋。

王素:先公相国文正魏公会遇二宗,践两禁,为元弼将三十年,丰功大业,宏材硕学,上辅真宗,格于皇天,于今天下称太平宰相,勋书王府。

鲁宗道:王文正先朝重德,固非他人可企。

赵祯:惟汝父旦,事我文考真宗,协德一心,克终厥位,有始有卒,其可谓全德元老矣。

范仲淹:王文正公旦为相二十年,人莫见其爱恶之迹,天下谓之大雅。

欧阳修:①景德、祥符之际盛矣。观公之所以相,而先帝之所以用公者,可谓至哉!是以君明臣贤,德显名尊,生而俱享其荣,殁而长配于庙,可谓有始有卒,如明诏所褒。 ②烈烈魏公,相我真宗。真庙翼翼,魏公配食。公相真宗,不言以躬。时有大事,事有大疑。匪卜匪筮,公为蓍龟。公在相位,终日如默。问其夷狄,包裹兵革。问其卿士,百工以职。问其庶民,耕织衣食。相有赏罚,功当罪明,相所黜升,惟否惟能。执其权衡,万物之平。孰不事君,胡能必信?孰不为相,其谁有终?公薨于位,太尉之崇。天子孝思,来荐清庙。侑我圣考,惟时元老。天子念功,报公之隆。春秋从享,万祀无穷。作为诗歌,以念庙工。

文莹:本朝眷待耆德,于仪物之盛,惟王文正公也。

苏轼:故兵部侍郎晋国王公(王佑),显于汉、周之际,历事太祖、太宗,文武忠孝,天下望以为相,而公卒以直道不容于时。盖尝手植三槐于庭,曰:"吾子孙必有为三公者。"已而其子魏国文正公,相真宗皇帝于景德、祥符之间,朝廷清明,天下无事之时,享其福禄荣名者十有八年。

王伦:先臣文正公以直道辅相两朝,天下所知。

王称:李沆、王旦相继相章圣(宋真宗),君臣俱欲无为,上则阴阳和风雨时,下则水土平草木茂,外则便鄙不耸,内则比屋可封,真得宰相之职矣,而沆犹日奏水旱盗贼之事,以防人主侈心,其先识远虑盖如此。以旦之贤,谏行言听,而于此有愧于沆焉,此春秋之法所以责备于贤者也。

李焘:玉清昭应宫之役,子明不能强谏,奉天书行事,每有愧色。

王十朋:我太祖太宗,肇造我宋之家法者也。真宗仁宗至于列圣,守我宋之家法者也。先正大臣,若范质、赵普之徒,相与造我宋之家法者也。在真宗时,有若李沆、王旦、寇准。在仁宗时,有若王曾、李迪、杜衍、韩琦、范仲淹、富弼之徒,相与守我宋之家法者也。

叶适:①故李沆、王旦在真宗时谨守资格……以谨守资格为贤,名重当世,……而李沆十数人者,以守资格得名,而其时亦以治称。 ②守资格以用人,无若李沆、王旦、王曾、吕夷简、富弼、韩琦、司马光、吕公著之为相,然考其功效,验其人才,本朝以资格为用人之利也决矣。

洪迈:祥符以后,凡天书礼文、宫观典册、祭祀巡幸、祥瑞颂声之事,王文正公旦实为参政宰相,无一不预。官自侍郎至太保,公心知得罪于清议,而固恋患失,不能决去。及其临终,乃欲削发僧服以敛,何所补哉?魏野赠诗,所谓'西祀东封今已了,好来相伴赤松游',可谓君子爱人以德,其箴戒之意深矣。欧阳公神道碑,悉隐而不书,盖不可书也。虽持身公清,无一可议,然特张禹、孔光、胡广之流云。

朱熹:通一代所谓名臣,必求粹自无疵,自汉唐不过二三,数宋君子,李、韩、范、马外,赵普、王旦,咸不免讥,矧其余者。

黄震:公静密有谋,遭值真宗厌兵,国家无事。为相十年,一意休息。纳万物于大度,包荒之内,天下阴受其赐多矣。使不作天书使,岂不诚大臣与!

吕中:①盖自李文靖(李沆)、王文正(王旦)当国,抑浮华而尚质实,奖恬退而黜奔竞,是以同列有向敏中之清谨,政府有王曾之重厚,台谏有鲁宗道之质直,相与养成浑厚朴实之风,以为天圣、景佑不尽之用。虽缙绅之议论,台谏之风采,道学之术,科举之文,非若庆历以来炳炳可观,而纪纲法度皆整然不紊,兵不骄,财不匮,官不冗,士不浮,虽庆历之盛,亦有所不及也。 ②而宋朝之指目为小人者,自钦若(王钦若)、丁谓始……故当时知二子之奸者,王旦、李沆而已。

许衡:郁郁三槐,阴覆万宇。直干承天,屹然八柱。栖鸾停鹄,蓄云泄雨。穆如清风,作宋申甫。

脱脱:王旦当国最久,事至不胶,有谤不校,荐贤而不市恩,救罪辄宥而不费辞。澶渊之役,请于真宗曰:"十日不捷,何以处之?"真宗答之曰:"立太子。"契丹逾岁给而借币,西夏告民饥而假粮,皆一语定之,伟哉宰相才也。惟受王钦若之说,以遂天书之妄,斯则不及李沆尔。

叶盛:王子明、寇平仲(寇准)皆伟然一代人豪,然天书之谬,一以不能正其始,一以不能正其终。

归有光:君德赖以培养,生民赖以滋息,社稷赖以镇定,此忠厚之臣也。其在于古,若偿金脱骖翻羹唾面之类,皆可以言忠厚也。其大者,则如曹参、周勃、丙吉、狄仁杰、郭子仪、裴度吕端、王旦、韩琦之徒是也。

李贽:人多以受珠一事求全文正,殊不知设身处此,更不知何如也。但观其所全者多,此等处略之可也。

王夫之:王旦受美珠之赐,而俯仰以从真宗之伪妄,以为荧于货而丧其守,非知旦者,不足以服旦也。人主欲有所为,而厚贿其臣以求遂,则事必无中止之势,不得,则必不能安于其位。及身之退,而小人益肆,国益危。旦居元辅之位,系国之安危,而王钦若、丁谓、陈彭年之徒,侧目其去,以执宋之魁柄。则其迟回隐忍而导谀者,固有不得已于斯者矣……虽然,旦之处此也,自有道焉。旦皆失之,则彷徨而出于苟且之涂,弗能自拔,其必然矣。澶州受盟纳贿之耻,微钦若言,君与大臣岂能无愧于心?……旦之登庸,以寇准之罢相也。钦若不能与同朝,则旦亦不可与钦若并用。乃钦若告旦以祥瑞之说,旦无以处之,而钦若早料其宜无不可。则旦自信以能持钦若,而早已为钦若所持。夫其为钦若持,而料其不能为异者,何也?相位故也。使旦于命相之日,力争寇准之去,而不肯代其位,则钦若之奸不摧而自折,真宗之惑不辨而自释,亦奚至孤立群奸之上,上下交胁以阿从哉?进退之际,道之枉直存焉,旦于此一失,而欲挽之于终,难矣!

朱轼:真宗之朝多贤相,最为世所称者,沆及王旦、寇准是也。

历代群英歌》:王旦裁抑奔竞,(李)继隆不附权臣。

毕沅:旦为宰相,务遵法守度,重改作,善于论奏,言简理顺。其用人,不以名誉,必求其实。居家宾客满座,必察其可言及素知名者,别召与语,询访四方利病,或使疏其言而献之,密籍其名以荐,人未尝知。

汤鹏:①王旦傅会天书,称大礼使,此真宗所以夸其淫祀也;解缙黄淮不念旧君,铺陈文学,从容密勿,此燕王棣(朱棣)所以文其逆举也。故曰乡原为不君之利也。 ②所谓交际参差而生榛梗者,周瑜年少,则为程普所陵;王旦老成,则为寇准所短是也。

恽毓鼎:宋代宫闱之事,大臣皆得与闻。如王文正、吕正惠(吕端)、吕文靖(吕夷简),遇大事极能匡正。

蔡东藩:①钦若小人,不足深责。王旦名为正直,乃以钦若一言,美珠一樽,竟箝其口,后且力请封禅,冒称众意,利令智昏,固如此哉!读毕为之三叹! ②本回为王旦、寇准合传,两人皆称名相,而旦失之和,和则流;准失之刚,刚则褊;要之皆非全才,而患得患失之心,则旦与准皆不免。旦之所以同流合污者在此,准之所以屡进屡退者,亦何尝不在此?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旦与准若知此道,则和可也,刚亦可也,何致事后自悔,遗令披缁,阿旨求荣,坐罪迭贬耶?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作品

王旦有文集20卷 ,今已佚。《全宋诗》卷73录其诗3首,《全宋文》卷165至166收其文。

王旦部分作品

《禁林宴会之什》《诗一首》《十洲阁》

《上圣祖圣号仙衣册》《宣祖昭武睿圣皇帝加谥册文》《崇文广武感天尊道应真佑德上圣钦明仁孝皇帝册文》《请举乐奏》《太祖加谥启运立极英武圣文神德玄功大孝皇帝议》《太宗加谥至仁应道神功圣德文武大明广孝皇帝议》《请于京朝官中选宗姓者充宗正寺官奏》《乞减免曹济徐郓广济淮阳六州军夏税奏》《吴氏族谱引》《颜回字子渊鲁人赠兖公今进封兖国公赞》《闵损字子骞鲁人赠费侯今进封琅琊公赞》《大宋封祀坛颂》《祀汾阴坛颂》《祀昊天上帝玉牒文》《某神奉安祝文》《崇文广武仪天尊道宝应章感圣明仁孝皇帝册文》

折叠 编辑本段 轶事典故

折叠 雅量过人

寇准几次说王旦的短处,王旦则专门称赞寇准。真宗对王旦说:"您虽然称赞他的优点,他专门谈您的缺点。"王旦说:"论理本来是这样。臣在宰相的职位上时间长,政事阙失必定多。寇准对陛下无所隐瞒,更加见其忠心正直,这是臣之所以看重寇准的原因。"真宗因此更加认为王旦有德行。中书省有事送往枢密院,违反诏书式样,寇准在枢密院,把事情报告真宗。王旦被责斥,只拜谢,朝臣都被处罚。没过一个月,枢密院有事送往中书省,也违反诏书式样,朝臣兴奋地呈给王旦,王旦命令送回枢密院。寇准很惭愧,见王旦说:"我们同科考中,您怎么得到如此大的度量?"王旦没有应答。寇准罢职枢密使时,托人私下求做使相,王旦惊异地说:"将相的任命,怎么强以求取呢!我不接受私人请托。"寇准很是怀憾。不久,寇准获授武胜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寇准入朝拜见,感谢说:"不是陛下了解臣,怎么能至此?"真宗详细说出是由于王旦的荐举。寇准惭愧感叹,认为自己赶不上王旦。寇准在外郡任职,生日那天,建造山棚大宴,又服饰用度僭越奢侈,被他人所告。真宗生气,对王旦说:"寇准每件事都想要仿效朕,行吗?"王旦缓缓地回答说:"寇准确实贤能,对他的呆有什么办法。"真宗心意于是消释,说:"对,这正是呆而已。"于是不过问此事。

翰林学士陈彭年呈给政府科场条目,王旦把它丢到地上说:"内翰得官几天,就想要隔断截留天下进士吗?"陈彭年惶恐而退。当时向敏中同时在中书省,拿出陈彭年所留下的文字,王旦闭上眼睛取纸封住。向敏中请求一看,王旦说:"不过是兴建符瑞图进献罢了。"后来陈彭年与王曾张知白参预政事,一同对王旦说:"每次奏事,其中有不经过陛下阅览的,您批旨奉行,恐怕人言认为不妥。"王旦只是辞谢而已。一天奏对,王旦退出,王曾等人稍留,真宗惊奇地说:"有什么事不与王旦一起来?"三人都以前事应对。真宗说:"王旦在朕左右多年,朕考察他没有丝毫的私心。自从东去封禅后,朕谕示他小事情独自奉行,你等恭谨奉之。"王曾等人退出后愧谢,王旦说:"正是依仗诸公规益。"对前事毫不介意。

折叠 惜哉师德

谏议大夫张师德两次到王旦家,没能见面,认为是他人所毁谤,把此事告诉向敏中,替他慢慢明察。等到议论知制诰,王旦说:"可惜张师德。"向敏中询问他,王旦说:"我屡次在皇帝面前说张师德是名家子弟,有士人行操,没料到两次到我家。状元及第,荣进已定,只应冷静地守候而已。如果他再为名利而奔走竞争,使没有门径求官的人该当怎么做呢。"向敏中陈述张师德的意思,王旦说:"我这里怎么能够有人敢轻率毁谤他人,只是张师德后进,对待我轻薄而已。"向敏中坚持称:"如果有空阙,希望您不要忘记。"王旦说:"暂且缓一缓,让师德知道,聊以劝戒贪图进用、激励薄俗。"

折叠 笃信佛教

与当时许多士大夫一样,王旦一生敬信佛教,其为人处世受佛教影响很大。释省常在西湖结净行社,以王旦为首的士大夫132人,皆称净行社弟子,比丘参与者千众。 除王旦外,参与者还有苏易简宋白向敏中钱若水梁鼎王化基张去华吕佑之、冯 伉 、梁颢李至宋湜王禹偁等人。 王旦临终时嘱托同样笃信佛教的杨亿依僧制将自己火化,但因王旦位居三公,终不能如愿以僧人身份入殓。 宋真宗曾对宰臣说:"佛教使人向善,确实有益,岂可禁止?况且佛教流传甚广,即使是周边诸国也加以信奉。道教只有中原才有,然而不太兴盛。"王旦说:"近来契丹使者登开宝塔,虔诚礼拜,发誓戒杀,到了上清宫则不再礼拜。如此看来周边部族敬佛而不信道。"宋真宗同意这个看法。 就王旦个人而言,未能阻止天书封禅闹剧是他一生最大遗憾 ,王旦借机委曲地表达了自己尊佛的主张,似也暗含劝诫真宗无太佞道之意。

折叠 救护性命

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荣王宫失火,延烧左藏库、朝元门、崇文阁,王旦急忙进入。真宗说:"这里两朝积累下来的,朕不妄加花费,一朝之间将尽,确实可惜。"王旦回答说:"陛下富有天下,财物丝帛不足忧虑,所忧虑的是政令赏罚的不适当。臣备位宰相,天灾如此,应该罢免臣的职务。"接着上表待罪,真宗于是降诏罪责自己,允许中外群臣奏事谈论利弊得失。后来有人说是荣王宫的火所蔓延,不是天灾,请求设置狱案弹劾,应被牵连而死的有一百多人。王旦独自请求说:"开始发生火灾时,陛下已经责怪自己诏令天下,臣等都上奏待罪。现在反而归咎于人,怎么能表示信用?"于是一百多人都得以获免。

一次,占候占筮的人上书谈论皇宫中的事情,被杀。抄他的家时,得到朝廷士人所与他往来占问吉凶的书信。真宗发怒,打算交付给御史询问情状。王旦说:"这是人之常情,而且言语没有涉及朝廷,不足罪责。"真宗怒气未消,王旦因而自动取出曾经所占问的书信进献说:"臣年轻低贱的时候,不免也做这样的事。如果一定要以之为罪,希望把臣一起交付牢狱。"真宗说:"这事已经揭发,怎么可以免除呢?"王旦说:"臣身为宰相执行国家的法令,怎么可以自己为之,侥幸于没有被揭露而以罪人。"真宗的心意消释。王旦到中书省,全部焚烧所得的书信。不久又后悔,急忙去取,但已经焚烧了。由于这样都得以免罪。

折叠 为相正直

仁宗为皇太子时,太子谕德见到王旦,称赞太子学习书法有章法。王旦说:"谕德的职责,只是这样吗?"张士逊又称许太子的书法,王旦说:"太子不在应试科举,挑选学士不在学习书法。"

真宗打算以王钦若为相,王旦不同意,真宗于是停止了以王钦若为相的想法。王旦罢相后,王钦若才被拜相,告诉他人说:"因为王公让我推迟十年当宰相。"王钦若与陈尧叟马知节同在枢密院任职,因为奏事忿恨争执。真宗把王旦召来,王钦若还是喧闹不停,马知节流涕说:"希望与王钦若一起下御史府受审查。"王旦叱责王钦若让他退下。真宗大怒,命令交付狱案。王旦从容地说:"王钦若等依恃陛下的优厚照顾,陛下烦于谴责呵斥,应实行朝廷刑典。希望暂且回到宫内,明天取旨。"第二天,真宗召王旦前去询问,王旦说:"王钦若等应该黜退,不知因什么罪?"真宗说:"因忿恨争执无礼。"王旦说:"陛下拥有天下,假使大臣因忿恨争执无礼的罪状,或许被外国听说,恐怕不能威慑边远之地。"真宗说:"您的意见是什么?"王旦说:"希望到中书省,召王钦若等人宣示陛下宽容的意见,而且警告他们。等一段时间,罢免他们还不晚。"真宗说:"不是您的话,朕必难以忍住。"此后一个多月,王钦若等人都被罢免。

真宗曾经出示枢密院、中书门下二府以御作《喜雨诗》,王旦纳入袖内回去说:"陛下的诗有一字误写,不知是不是进献时更改了?"王钦若说:"这也没有害处。"但秘密上奏此事。真宗不高兴,对王旦说:"昨天诗有误字,为什么不来上奏?"王旦说:"臣得到诗没有时间再阅,有失上陈。"惶恐再次跪拜谢罪,众臣都跪拜,只有枢密使马知节不跪拜,按实际情况全部上奏,并且说:"王旦疏略不辨明错误,真是宰相之才。"真宗看看王旦而笑。

当时,天下发生大蝗灾,朝廷派人在荒野得到死蝗虫,皇帝把它给群臣看。第二天,执政大臣就把死蝗纳入袖内进献说:"蝗虫确实死了,请在朝廷展示,率领百官庆贺。"只有王旦坚决不同意,众人便作罢。几天后朝廷正奏事时,飞蝗遮蔽天空,真宗看着王旦说:"假使百官刚刚庆贺,而蝗灾如此,岂不被天下笑话吗?"

王旦为兖州景灵宫朝修使时,宦官周怀政陪同出行,有时趁机会请见,王旦一定等待随从都到,戴上帽子系上腰带出来在大厅会见,报告事情后退出。后来周怀政因事败露,才知王旦长远的考虑。宦官刘承规因忠心谨慎得到宠爱,得病快要死了,请求为节度使。真宗告诉王旦说:"刘承规等待节度使任命以瞑目。"王旦坚持不同意,说:"以后将有人请求为枢密使,怎么办?"于是停止了这一做法。从此宦官官职不超过留后。

折叠 品评丁谓

王旦曾经与杨亿评品人物,杨亿说:"丁谓以后当会怎么样?"王旦说:"有才能是有才能,说治道就未必。将来他在高位,让有德行的人帮助他,可能得以终身吉祥;如果他独揽大权,必定被自身牵累。"后来丁谓果然像王旦所说的那样。

折叠 家门有礼

王旦侍奉寡嫂有礼节,与弟弟王旭友爱甚笃。婚姻不求门第。被子衣服质朴,家人打算用丝绵装饰毡席,王旦不同意。有人卖玉制的腰带,弟弟认为很好,呈给王旦,王旦命弟弟系上,说:"还见得好不好?"王旭说:"系着它怎么能自己看见?"王旦说:"自己负重而让观看的人称赞好,这不是劳烦吗!"王旭赶快归还玉带。因此王旦所系的止于赐给的带子。家人从没有见他生气,饮食不干净,只是不吃而已。曾试着以少许埃墨投放肉汤中,王旦只吃饭,问他为什么不吃肉汤,就说:"我偶尔不喜欢吃肉。"后来又把墨放到饭中,就说:"我今天不想吃饭,可以另外备办稀饭。"王旦不购置田产住宅,说:"子孙应各念自立,何况田地第宅,仅仅是让他们争夺财产为不义而已。"真宗认为王旦所居的房子简陋,想要修治,王旦以先人的旧舍为借口辞谢,才停止。住宅门坏了,负责的人把门彻底更新,暂时在走廊下开侧门出入。王旦到侧门,凭依马鞍俯身经过,宅门修成又由宅门进去,都不过问。

折叠 编辑本段 人际关系

辈分

关系

姓名

简介

家世

曾祖父

王言

官至黎阳县令,累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追封许国公。

曾祖母

姚氏

追封鲁国夫人。

祖父

王彻

官至左拾遗,累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追封鲁国公。

祖母

田氏

追封秦国夫人。

父亲

王佑

官至兵部侍郎,累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追封晋国公。

母亲

任氏

追封徐国夫人。

边氏

追封秦国夫人。

弟弟

王旭

所生长子王质,累官知陕州。

--

配偶

赵氏

封荣国夫人。

子辈

长子

王雍

官至国子博士。

次子

王冲

官至左赞善大夫。

三子

王素

官至工部尚书,卒谥懿敏。

长女

--

太子太傅韩亿

次女

--

嫁兵部员外郎、直集贤院苏耆

三女

--

右正言范令孙。

四女

--

嫁龙图阁直学士、兵部郎中吕公弼

表格参考资料:

折叠 编辑本段 史料索引

文忠集·卷二十二·太尉文正王公神道碑铭》

东都事略·卷四十》

《宋史·卷二百八十二·列传第四十一》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