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7 10:49:59

张鷟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张鷟(zhuó)(660年-740年),字文成,号浮休子,深州陆泽县 (今河北省深县)人。唐朝大臣、小说家。

唐高宗调露年间,进士登第,起家岐王(李范)府参军,历任河阳县尉、长安县尉、鸿胪寺丞,号称"青钱学士"。武后证圣年间,擢任侍御史

唐玄宗时期,得罪宰相姚崇,迁司门员外郎开元二十八年,去世,享年八十一岁,著有《朝野佥载》《龙筋凤髓判》《游仙窟》。

基本信息

  • 本名

    张鷟

  • 别名

    青钱学士

  • 文成

  • 浮休子

  • 所处时代

    唐朝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深州陆泽

  • 出生日期

    660年

  • 逝世日期

    740年

  • 主要作品

    《朝野佥载》《龙筋凤髓判》《游仙窟》

  • 主要成就

    大臣、小说家文学家

目录

折叠 编辑本段 张鷟

折叠 背景介绍

有一个人,生前仕途坎坷,籍籍无名,却墙里开花墙外香,新罗和日本的使节每次来到朝廷,都削尖了脑袋四处打听这个人有没有新的作品问世,一旦打听到有,立刻不惜重金和珠宝,把他的新作买走,回国后广为传诵。这个人就是张鷟。他的命名为"鷟",据两《唐书》说,是因为他幼时梦见一只紫色的大彩鸟飞临庭院,他祖父认为紫色的大禽是凤类的鸑鷟,征兆着以文章显扬家园,表字"文成"正由此而来。

折叠 个人性格

张鷟[zhuó]

的性情偏躁卞急,且又风流自赏,行为放荡, 不检点小节,为恪守礼法的官僚士大夫所蹙眉疾首,执政的姚崇对他尤为鄙视。玄宗李隆基开元初(约714), 御史李全交劾奏他讥讽时政,贬谪岭南。幸亏刑部尚书李日知的救护,不久移到内地。最后回朝任司门员外郎而终。

折叠 个人作品

著有《游仙窟》传奇、《朝野佥载》和珍贵的唐朝判例集《龙筋凤髓判》。张鷟的代表作品是他的传奇小说《游仙窟》。这是一篇以第一人称方式写成的爱情小说,一段也许有真实背景的罗曼史。"仙"是唐代文人中美女、艳姬的代称, "游仙窟"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美人窝的经历"。 唐人传中有大量以爱情为主题的作品,唯有张鷟敢于在《游仙窟》中直陈自己是小说中的男主角,叙述他自己的艳遇,虽然这场艳遇的情节是经过艺术虚构的。在唐人作品中,敢于绘声绘色地描写男女生活的也只有《游仙窟》,仅此一篇,无怪它使庸夫俗子耳目为之震骇,说作者是"傥荡无检",即轻薄了。但这也正表现了作者不为世俗礼法所羁的精神上的解放,一种西方美学所说的"酒神性格"。

小说所写男主人公的一夜艳遇,实际是唐代由科举出身的青年士大夫冶游生活的一个侧影,其本事就是当时中上层人物婚外恋风习的写照。这种婚外恋在唐以前的叙事文学中是没有被反映过的。也即是说张鷟是表现这类题材的第一人。对于后来的大量描写婚外恋的传奇乃至宋以后的同类题材的小说,《游仙窟》是开先河的作品。

在官方的历史谱系中,张鷟连独立的传记都没有,好歹他也是一个具有国际影响的文学家啊。张鷟的生平是附在他的孙子张荐的传记后面才得以为世人所知的。

据考证,《游仙窟》应当是张鷟青年时代的作品。想一想张鷟刚踏入仕途时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少年得意须尽欢,一日看尽长安花。可是这样一个"天下无双",政治前途一片锦绣的青年才俊,居然爱上了意淫小说!你自己行为不检点也就罢了,那时那么多妓馆道观,风月无边,哪个当官的,哪位写诗的不是昼夜流连?可是人家要么缄口不语,要么用诗歌将艳遇浪漫化,有谁像张鷟这样,非得用如此香艳,细节如此逼真的笔触和盘托出呢?"罕为正人所遇",像姚崇这样的正人君子当然会不待见你了。不但不待见你,还要把你打入政治冷宫,还要销毁你的书。不过因为日本人的文学格调和道德戒心和中国人不完全一样,这才保全了张鷟的意淫小说。

张鷟还有许多被称为"猥亵淫靡,几乎伤雅"的艳诗,同样被日本人保存下来了,同样又传回了中国。比如这首《别十娘》:"忽然闻道别,愁来不自禁。眼下千行泪,肠悬一寸心。两剑俄分匣,双凫忽异林。殷勤惜玉体,勿使外人侵。"张鷟可真是个小心眼儿,自己和十娘艳遇一场,就不容别人染指了!

折叠 《朝野佥载》一则

英公李迹当时位居(唐朝)宰相,有个家乡的人到他住处来拜访,他招待这个同乡吃饭。同乡吃饼时撕去饼的边皮丢掉,英公看到后说:"你这年轻人,太不懂事了。这只饼(来之不易),麦子播种前要深耕两遍,把田地耕透,下种、耘垅锄草、收割、打场簸扬,再碾磨,筛细,制成面粉,然后再做成饼。你撕掉饼边皮不吃,是什么道理?你在此处这样做还可以原谅,假如在皇帝面前也这样做,稍有差错就要砍掉你的脑袋。"这个同乡听了感到惭愧和害怕。

折叠 编辑本段 野史逸闻

折叠 逸事一

张鷟为河阳县尉日,有构架人吕元伪作仓督冯忱书,盗粜仓栗。忱不认书,元乃坚执,不能定。鷟取吕元告牒,括两头,唯留一字,问:"是汝书,即注是字,不是,即注非字。"元乃注曰"非"。去括,即是元牒,且决五下。又括诈冯忱书上一字,以问之,注曰"是"。去括,乃诈书也。元连项赤,叩头伏罪。又有一客,驴缰断,并鞍失,三日访不获,告县。鷟推勘急。夜放驴出,而藏其鞍,可直五千钱。鷟曰:"此可知也。"令将却笼头放之,驴向旧喂处。鷟令搜其家,其鞍于草积下得之。人伏其能。(见《朝野佥载》卷五) 【译文】 张鷟当河阳县尉的时候,有一个陷害别人的人叫吕元,他伪造了一份仓督冯忱的文字材料,诬陷冯忱盗卖仓库的粮食。冯忱不承认是自己写的,而吕元是坚持说是冯忱写的,一时无法判定。张鷟取来吕元写的状子,压住两头,只露出来一个字,问吕元说:"如果是你写的字,你就注上一个是字,如果不是,就注上一个非字。"吕元注了一个非字,打开一看正是吕元写的状子,一连判断了五次。张鷟又压上伪造的冯忱的文字材料,仅留下一个字,又问吕元,吕元注了一个是字。打开一看,正是伪造的文字材料,吕元连脖子都红了,磕头承认了罪行。还有一次,一个旅客的驴的缰绳断了,驴和鞍子一块丢了。这个人自己找了三天没找到,报告了县衙。张鷟追查的很紧迫,偷驴的人在晚上把驴放了出来,而将鞍子留下藏了起来,因为鞍子价值五千文钱。张鷟说:"有驴就能找到鞍子。"命令将驴的笼头摘下来放掉,驴自动走向喂它的地方。张鷟命令搜查这户人家,从草垛底下找到了鞍子。人们都佩服张鷟的才能。

折叠 逸事二

张鷟

则天革命,举人不试皆与官,起家至御史、评事、拾遗、补阙者,不可胜数。张鷟为谣曰:"补阙连车载,拾遗平斗量。杷推侍御史,椀脱校书郎。"时有沈全交者,傲诞自纵,露才扬己。高巾子,长布衫。南院吟之,续四句曰:"评事不读律,博事不寻章。面糊存抚使,眯目圣神皇。"遂被杷推御史纪先知,捉向右(明抄本右作左)台对仗弹劾。以为谤朝政,败国风,请于朝堂决杖,然后付法。则天笑曰:"但使卿等不滥,何虑天下人语。不须与罪,即宜放却。"先知于是乎(乎原作手。据明抄本改。)面无色。唐豫章令贺若瑾,眼皮急,项辕粗。鷟号为"饱乳犊子"。(见《朝野佥载》卷四)

【译文】

武则天改革朝政,举人不再进行考试就可以给官做,可授与御史、评事、拾遗、补阙等职,一时间这些官数不胜数。张鷟写了首歌谣道:"补阙连车载,拾遗平斗量,杷推侍御史,碗脱校书郎。"当时有个叫沈全交的人,狂傲怪诞而又放纵自己,喜欢显示才能、自我表现。此人的打扮是高扎头巾,身着长衫。有一次,沈全交在尚书省咏诗,他把张鷟的歌谣又续上四句,这四句是"评事不读律,博士不寻章,面糊存抚使,眯目圣神皇。"于是被杷推御史纪先知捉到右御史台进行核对审理其罪状,认为他是诽谤朝政,败坏国风,并要到朝堂对其审判,然后绳之以法。可是到了朝堂,武则天一听却笑了,她说道:"只要你们这些朝官不滥用职权,何怕天下人去说。不要给他什么罪状了,应该立刻释放。"纪先知于是乎脸面无光。豫章县令贺若瑾眼皮子紧缩,脖子粗,张鷟称之为"饱乳犊子"。

折叠 逸事三

张鷟[zhuó]

张鷟曾梦一大鸟,紫色,五彩成文,飞下,至庭前不去。以告祖父,云:"此吉祥也。昔蔡衡云:'凤之类有五,其色赤文章凤也,青者鸾也,黄者鹓雏也,白者鸿鹄也,紫者鸑鷟也。'此鸟为凤凰之佐,汝当为帝辅也。"遂以为名字焉。鷟初举进士,至怀州,梦庆云复其身。其年对策,考功员外骞味道,以为天下第一。又初为岐王属,夜梦著绯乘驴。睡中自怪,我衣绿裳,乘马,何为衣绯却乘驴。其年应举及第,授鸿胪丞,未经考而授五品。此其应也。(见《朝野佥载卷三)

【译文】

张鷟曾梦见一只大鸟,紫色的,从天空中飞下来,落在他家门前不愿离去。他告诉了祖父,祖父说:"这是吉祥的征兆呵!当年蔡衡说:'凤的种类有五种,其中红色的是凤,青色的是鸾,黄色的是鹓雏,白色的是鸿鹄,紫色的叫鸑鷟凤凰。'这鸟是凤凰的辅鸟,你将来能够辅佐帝王执政呵。"于是就给他取了张鷟这个名字。张鷟中了进士之后,来到怀州,梦见吉祥之云盖在他的身上。这一年他应答朝廷的策问,主考官认为他颇有见地。算得上天下第一,随即又成为岐王的属下。晚上,他梦见自己穿着红衣服骑在毛驴上。睡梦中他还责怪自己,我应该穿绿衣裳骑在马上呵,怎么能穿着红衣裳骑在驴上呢?当年科举又考中了,被授予鸿胪丞一职。后来没用考试又授他五品官。这便应了他的那个梦。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