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4 21:59:23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结构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11个义项): 展开

结构 - 中国作家墨白的小说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结构》,当代作家墨白创作的短篇小说。载《天津文学》1998年1期。收入2006年5月河南文艺出版社版《怀念拥有阳光的日子》。

基本信息

  • 页数

    253

  • 定价

    15.00

  • 题材

    短篇小说

  • 《天津文学》1998年1期

折叠 编辑本段 小说原文

朋友说,你能行吗?我说,你这不是笑我吗?我怎么不行?你以为我喝多了是不是?朋友说,好好,你别生气,算我没说还不中?哎,那明天你得准时来呀。我从朋友手里接过自行车,我说,不就是早晨六点吗?朋友说,噢,你还不迷,那我就放心了。

这是什么话?我一边走一边这样想,这臭小子,以为我喝多了,就你那二斤小酒还能让老子喝趴这?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我就这样晃晃悠悠地往前走,不知怎么回事我摔了一跤,他妈的,咋啦?你以为我真喝多了?老子没有喝多!那不是路灯吗?你看那灯像什么?鸡蛋黄?太阳?你别用你那套鬼把戏骗我,天又没有下雾,太阳怎么会是那个样子?你骗不了我,那是路灯!你看路灯下走着的是什么?那是人,男人和女人,那不是猪也不是狗,那是人,是人你知道吗?你看那路边长的是什么?那是树!你以为那不是树吗?那是树!你以为树正在落叶我就不知道那是树了吗?那是树!你给我说说那树的后面是什么?那是房子!那是楼房!一幢又一幢,你当我不知道?你看到那一幢了吗?路边那一幢,那就是我的家,我的家就在那幢楼上,五楼,右手,你当老子喝多了?哼哼,老子没有喝多,老子喝多了还能爬上楼来?五楼呀,你看是不是?右手,你看是不是?咦,我的钥匙呢?噢,在这呢?你看是不是?这是防盗门上的钥匙,你看我把防盗门打开了是不是?这是里边门上的钥匙,我又把里门打开了,你还说我喝多了,真他妈的放屁。好了,这下你放心了吧?老子到家了,老子现在就站在自己的房子里,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你看我这房子还可以吧?三室一厅,这是书房,这是儿子的卧室,这是我和妻子的卧室,咦,老婆去哪了?萍,你在哪?你还在厨房里忙着的吗?咦,厨房里也没有。你在哪?萍?你在卫生间吗?卫生间里也没有呀?萍,你在哪里?儿子呢?儿子怎么也没有在家呢?他们都到哪儿去了?去他姥姥家了?不可能,他姥姥家在另一座城市里。噢,对了,一定是去车站接他爷爷去了,他爷爷打电话说的就是今天来,对,他们去接我老爹了,是这样,你看,我还不迷吧,我告诉你,老子没喝多!

我没有喝多,是吧,我喝多了还能摸回家?要不咱看会儿电视吧。那不是我的电视吗,三十四的大彩电,我打开让你看看,你看这画面怎么样?你看那是谁?叶利钦?不是不是,克林顿,那个人肯定是克林顿,你说我还不认识克林顿?他不就是英国总统吗?算了算了,外国人有什么看头?关掉。我有点口渴,喝点饮料吧。我家的饮料就在客厅的冰箱里放着,下面那一层,你看是不是?你喝什么?是健力宝还是可口可乐?就喝听可口可乐吧。哎呀,真舒服,凉实实的。哎,你吸不吸烟?我的烟就放在沙发边上的床头柜里,没有谁知道,是我放的,儿子和妻子都不让我吸,我就放在沙发边的床头柜里了,你看,这不是吗?不吸,不吸就算了,我也不想吸,我瞌睡,我想睡觉,我真的很瞌睡,我想睡,那是我的卧室,那是我的席梦思,我瞌睡……我这样胡乱地说着,我知道我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可我还是这样胡乱地说着,我觉得这样心里才是味,说着说着,我的脑子就糊涂了,我晃晃悠悠地来到卧室里,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的,可是当我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电话的时候,电话里传来的却是盲音。我伸手拉亮灯,看到已经是六点二十了。这时我腰里的传呼机响了。我伸手拿起电话,拨了传呼机上的电话号码。电话刚一通,朋友就开始在电话里训我。朋友说,你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六点准时来吗?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这才想起我们昨天晚上的相约,我说,我这就去。说完我就急忙起身,脸都没洗就跑下楼去了。

到了碰头的地方,朋友笑我说,怎么回事?昨天回去,是不是嫂子不让你上床?我说,哪能呢。朋友说,那我打电话,嫂子怎么说你不在家,是不是不想让你来?我说,你往家里打电话了?朋友说,打了。我说,你嫂子在家?朋友说,在家,我还以为是你不想来了。

这就怪了。我忙往家里拨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我妻子接的。妻子一听是我就发起火来,妻子说,你跑哪儿去了?一夜都不进家?我说,我怎么没在家?我在家里睡了一夜,就没见你和儿子的影子,你们跑哪儿去了?妻子听我这样说,就更加生气。妻子说,你是不是有病?咱父亲昨天就来了,在家里等你一夜,你倒问我们去哪儿了?要不让咱父亲给你说话吧。接着,电话里真的传来了老爹的声音,我一听老爹的声音,头嗡地一下就大了。我望着朋友呆呆地站着,朋友说,你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就那样有些痴呆地站着,朋友过来晃着我的肩膀说,哎,你怎么回事?我喃喃地说,我不知道……我说,我是不是在做梦?

1997年。

原载《天津文学》1998年第1期。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墨白,本名孙郁,先锋小说家,剧作家。1956年农历十月初十出生于河南省淮阳县新站镇。务农多年,并从事过装卸、搬动、长途运输、烧石灰、打石头,油漆等各种工作。1978年考入淮阳师范艺术专业学习绘画;1980年毕业后在乡村小学任教十一年。1992年调入周口地区文联《颍水》杂志社任文学编辑,1998年调入河南省文学院专业创作、任副院长。

1984年开始在《收获》《钟山》《花城》《大家》《人民文学》《山花》《十月》《上海文学》等刊开始发表作品,其中短篇小说《失踪》、《灰色时光》、《街道》、《夏日往事》、《秋日辉煌》、《某种自杀的方法》、《最后一节车厢》、《阳光下的海摊》、《一个做梦的人》等一百多篇;中篇小说《黑房间》《告密者》《讨债者》《风车》《白色病室》《光荣院》等四十余部;出版长篇小说《梦游症患者》《映在镜子里的时光》《裸奔的年代》等六部;随笔《〈洛丽塔〉的灵与肉》、《三个内容相关的梦境》、《博尔赫斯的宫殿》、访谈录《有一个叫颍河镇的地方》、《以梦境颠覆现实》等七十余篇;出版中短小说集《孤独者》《油菜花飘香的季节》《爱情的面孔》《重访锦城》《事实真相》《怀念拥有阳光的日子》《墨白作品精选》《霍乱》等多种;创作电视剧、电影《船家现代情仇录》《特警110》《特案A组》《当家人》《家园》《天河之恋》等多部;总计七百多万字。作品被译成英文、俄文、日文等、曾获第25届电视剧"飞天奖"优秀中篇奖、第25届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编剧奖。

折叠 编辑本段 小说评论

奇妙的结构

--读墨白的《结构》

裴仁伟

墨白的《结构》可以说是一篇奇妙的小说。其奇妙之处有四:其一,人物的心理描写妙趣横生。小说中的"我"是一个典型的醉汉,他在外和朋友喝了"一斤二斤小酒",喝得醉态可笑。他似醉非醉,其意识既朦胧又清醒。在回家路上他晃晃悠悠、跌跌撞撞的,担他还能依稀认得"那是路灯"、"那是人"、"那是树"、"那是楼房";还记得他的家在"五楼,右手",并且还能鬼使神差地爬上楼,依次打开防盗门和里门,"回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到了"家里",还能"清楚"地认得屋里的方位和摆设。他明明已经喝多了,但又一再声明"没有喝多";他一路上的自言自语,即是连篇醉话,又是一连串严密的逻辑推理。这个醉汉的心理活动确实写得异常真实生动,使人读来忍俊不禁。

其二,心理描写手法比较独特。这篇小说的心理描写手法可谓"三结合":兼有中国传统小说、西方意识小说、当代心态小说的优点。它既以人物的心理活动为叙述主体。又较好地顾及了小说的情节因素;既通过大段的内心独自让人物的意识流动呈现出连续性,又让它定向从酒醉到清醒的情节结构之内,避免了人物心理活动的杂乱无序和情节的支离破碎。

其三,小说的主题朦朦胧胧,妙不可言。作品的主人公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内的生活和心态,是十分常见的,他只是-个"清醒的醉汉",我们很难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们从小说中所看到的似乎只是当代社会生活中的某种"原生态",一种人们司空见惯的、习以为常的生活现象。但透过这种现象,读者可以作多角度联想。也许作者仅仅是为了反映醉汉们的可笑心态,也许是想讽刺某些人醉生梦死的生活方式、也许是为了"影射"某些实际上已经昏庸糊涂却又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头脑还十分清醒灵活的当权者……总之,它在主题上的"空白点",只能由读者自己去填补。

其四,小说的标题相当奇特。题为《结构》,实在有些令人费解。这"结构",是指主入公心理的错乱呢,还是象征当今社会生活的某种松散、无序状态?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