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8 10:50:56

满庭芳·汉上繁华 - 徐君宝妻词作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诗词
诗词
编辑分类

《满庭芳·汉上繁华》是南宋末年徐君宝之妻所写的一首词。

词人在词中对自身被掳艰危之现实,着墨尤多,而寄之以对文明的追思之中,对祖国沦亡亲人永别深致哀悼,写南宋文明之繁盛及横遭蹂躏。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满庭芳·汉上繁华

  • 创作年代

    南宋

  • 作品出处

    辍耕录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

《满庭芳·汉上繁华》意境图《满庭芳·汉上繁华》意境图满庭芳

汉上1繁华,江南人物2,尚遗宣政3风流。绿窗朱户,十里烂银钩4。一旦刀兵齐举,旌旗拥、百万貔貅5。长驱入,歌楼舞榭6,风卷落花7愁。

清平三百载8,典章文物9,扫地俱休。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10。破鉴11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12。[1]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注释

折叠 词句注释

  1. 汉上:泛指汉水至长江一带。
  2. 江南人物:指南宋的许多人才,江南:长江以南。
  3. 宣政:宣和、政和都是北宋徽宗的年号。这句是指南宋的都市和人物,还保持着宋徽宗时的流风余韵。
  4. 烂银钩:光亮的银制帘钩,代表华美的房屋。
  5. 貔貅(pí xiū):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猛兽,此处指元军。
  6. 舞榭(xiè):供歌舞用的楼屋
  7. 风卷落花:指元军占领临安,南宋灭亡。
  8. 三百载:指北宋建国至南宋灭亡。这里取整数。
  9. 典章文物:指南宋时期的制度文物。
  10. 南州:南方,指临安。
  11. 破鉴:即破镜。
  12. 岳阳楼:在湖南岳阳西,这里指作者故乡。

折叠 白话译文

南宋时期汉水至长江一带十分繁华,许多人才都保持着宋徽宗时的流风余韵。绿窗朱户。十里之内全是华美的房屋,元兵一到,刀兵相接,旌旗挥舞,数百万蒙古军长驱直入,歌舞楼榭瞬间化为灰烬。

清明太平的三百余年,制度文物被毁灭的干净彻底,一切都没有了。幸而自己没有被舞北去,还客佳在南方。分别了的徐郎你在哪里?只有自己独自惆怅,和徐郎也没有理由可以想见了。从今以后,只能魂返故乡,与亲人相会。[1]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徐君宝妻是岳州人,她被元兵俘获至杭,被安置在韩蕲王府。从岳州到杭州,遭到数次侵犯,她都用计得脱。主人因她貌美,不忍杀她。终于有一天,引得主人大怒,想要用强。徐妻巧言先祭丈夫,再嫁与主人妇。在换妆焚香,祭祀完毕,作词于墙壁上,遂投池而死。[1]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折叠 文学赏析

公元1274年(咸淳十年)元兵自襄阳分道而下,不久东破鄂州。公元1275年(德佑元年)三月,南陷岳州,"长驱入,歌楼舞榭,风卷落花愁。"长驱直入的蒙古兵占领了繁华绮丽的汉上江南,如风暴横扫落花。从起笔写南宋文明之繁华,笔锋一转,写元兵大兵南侵,"风卷落花愁",表达了词人对国破家亡之恨和自身被掳之辱的无限悲慨之情。笔锋一转,女词人以包容博大的气魄和卓越的识见转写宋代历史文化大悲剧,笔力不凡,也表现了女词人超人一等的思维安位。当女词人作此词时,已被掳至临安,临安被陷之景,其触目惊心悲慨之深,是可以想见的。清平三百载,从南宋直扩展至三百年南北两宋。"典章文物"四字,凝聚着女词人对宋代历史文化之反思与珍惜。此四字指陈出有宋一代文化全体。北宋亡于女真,南宋亡于蒙古,灿烂文化三百年,如今扫地俱休!女词人之绝笔,写是历史文化悲剧之写照。此三句承上片而来,但典章文物显然比十里银钩更其深刻,是为巨眼。全词有此三句,意蕴极为遥深。在女词人心灵中,祖国与个人双重悲剧,原为一体。以下写个人命运之悲剧。"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就其深层意蕴言,则是庆幸自身在死节之前犹未遭到玷辱,保全了清白。是足可自慰并可告慰于家国。词读至此,真令人肃然起敬。一弱女子,能在被掳数千里后仍全身如此。非一般人所及!其绝笔之辞气又复从容如此,气度显亦超常。

"破鉴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借用南朝陈亡时徐德言与其妻乐昌公主破镜离散典故,说出自己与丈夫徐君宝当岳州城破后生离死别的悲剧命运,表达了对丈夫最后的深挚怀念。徐郎,借徐德言指徐君宝。同姓而同命运,用典精切无伦,自见慧心。徐德言夫妻破镜犹得重圆,而她们夫妇死节已决。故女词人之用此古典,其情况之可痛实过之百倍。"徐郎何在"?生死两茫茫,惆怅何其多。情变悲愤激烈而为凄恻低徊,其言之哀,不忍卒读。"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的意思是:从今后,我的魂魄,要飞过几千里路,回到岳阳故土,到夫君身边。从容绝决而又固执不舍,充分体现出能出世而仍入世、置生死于度外的传统文化精神。"夜夜岳阳楼"结笔于岳阳楼,意蕴遥深,亦当细细体味。

女词人在词中对自身被掳艰危之现实,着墨尤多,而寄之以对文明的追思之中,对祖国沦亡亲人永别深致哀悼,写南宋文明之繁盛及横遭蹂躏。在回忆和反思中,上片写南宋灭亡,元军直上,词人流落他乡,表达自己内心的痛心及无奈。下片写徐郎何在与断魂千里,运用悬望与想象,表现了女词人远思之凌空超越。此词另一特点是意境之重、大、崇高。从历史文化悲剧写起,哀悼宋文明的衰亡,词境极为重大。词中表明自己死节之心,将祖国和个人的双重悲剧融汇,意境极为崇高。[1]

折叠 名家点评

刘永济《唐五代两宋词简析》:"读其'此身未北,犹客南州'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之句,知其有生为南宋人、死为南宋鬼之意。惜但传其词而逸其名胜,至香百年后无从得知此爱国女子之生平也。"[2]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徐君宝妻是南宋末年岳州(今湖南岳阳)人,姓名亡佚,但以其留下的一首绝命词《满庭芳》而闻名于世。[3]

参考资料
  • 1. 满庭芳·汉上繁华 . 古诗文网 . [2017-8-28]
  • 2. 王素静 - 历代爱国诗词选 - 北京师范学院出版社 , 1987年9月第一版 . 0.
  • 3. 徐君宝妻 . 古诗文网 . [2017-8-28]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