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1 09:52:27

朴泳孝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朴泳孝(朝鲜语:박영효,1861年-1939年),朝鲜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改革家,朝鲜日治时期的贵族,开化党亲日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初名无量,字子纯,号春皋玄玄居士本贯潘南朴氏。早年迎娶朝鲜哲宗之女永惠翁主,封锦陵尉。他深受开化思想熏陶,与金玉均洪英植等组成开化党,并在1884年发动甲申政变,失败后流亡日本。1888年发表开化上疏,阐述其对开化的主张。1894年归国,官至内部大臣,主导甲午更张,次年即遭排挤,再度亡命日本。1907年重新回国,日韩合并后被日本封为侯爵。朴泳孝还是韩国国旗--太极旗的定型者。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朴泳孝

  • 外文名称

    박영효

  • 别名

    曾用名朴无量,字子纯,号春皋、玄玄居士

  • 国籍

    韩国

  • 民族

    朝鲜族

  • 出生日期

    1861年7月19日

  • 逝世日期

    1939年9月21日

  • 职务

    政治家、贵族

  • 代表作品

    《使和记略》、《开化上疏》

  • 出生地

    朝鲜水原

  • 主要成就

    参与甲申政变
    主导第二次甲午更张
    定型太极旗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折叠 早年生涯

朴泳孝出身潘南朴氏,1861年7月19日(旧历咸丰十一年辛酉六月十二日)出生于朝鲜水原府,父亲朴元阳是一个穷秀才。有兄长朴泳教和朴泳好。1872年初,朝鲜王朝为先王哲宗唯一存活的女儿--永惠翁主选驸马,朴泳孝在水原留守申锡禧及族人大提学朴珪寿的推荐下进入候选名单,并在1872年3月30日(高宗九年二月二十二日)被拣择为驸马。 5月19日行嘉礼完婚,封锦陵尉正一品上辅国崇禄大夫。作为哲宗大王驸马的朴泳孝"眉目如画,有子都之目",成为驸马以后,王室上下都很喜欢他,其中朝鲜哲宗之妃哲仁王后对其"甚眷爱之,装送赐赉,度越常典"。 不过,他完婚不到三个月,永惠翁主就死去了。后来他娶了永惠翁主之母淑仪范氏的家人范出使日本的朴泳孝出使日本的朴泳孝氏,但按照王室规定驸马不能再婚,因此朴泳孝后来娶的几个女人都只能是妾的名分。

朴泳孝天资聪颖,从小就随长兄朴泳教在族人朴珪寿家中学习,耳濡目染朴珪寿的开化思想,又和吴庆锡刘鸿基李东仁等抱开化思想的人士交游,逐渐成长为一个立志改造朝鲜的激进开化派,并与金玉均洪英植徐光范等青年两班子弟结成"开化党",终日探讨朝鲜的改革大业。另一方面,他利用自己的驸马身份,出入宫禁,与国王高宗研讨天下大势,颇得高宗欢心。由此,朴泳孝打破了朝鲜王朝"仪宾不预国政"的祖制,开始担任朝廷要职,参与朝鲜政治。1876年负责迎接宗主国清朝的世子册封使,1878年任五卫都总府的都总管,1881年被任命为判义禁府事。

朴泳孝曾打算在1882年初与开化党同志金玉均、徐光范等一同东渡日本考察,但他本人因有事在身而未能成行。 "壬午兵变"以后的1882年9月,根据同日本签订的《济物浦条约》,朝鲜政府以朴泳孝为"谢罪兼修信使",前往日本"谢罪"与换约,朴泳孝终于实现了游览日本的夙愿。在他的使团中,囊括了金玉均徐光范闵泳翊等大批开化党人。朴泳孝抵达日本后,便叹为观止,"不料此中有如此繁华灵淑风气也,凝眸怃然者久矣"。 日本对朴泳孝一行热情接待,朴泳孝也与福泽谕吉等日本朝野人士展开广泛的交流,对日本留下了非常不错的印象。他还在日本向欧美各国公使宣布朝鲜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积极推动朝鲜与英国、德国和俄国建立外交关系。他将自己在日本的活动和见闻记录在《使和记略》一书中。多年后朴泳孝也承认他所看到的明治日本蒸蒸日上的社会风貌支配了他的一生。 三个月的日本之行不仅奠定了朴泳孝亲日的性格,还促使朴泳孝等开化党人在日本的影响下推动进一步的改革活动。

折叠 主导政变

回到朝鲜以后,朴泳孝于1883年初被任命为汉城府判尹,开始在他职权范围内进行一些开化改革。其中包括设置博文局,筹备朝鲜最早的近代报刊《汉城旬报》;建立治道局,完善首都汉城(今首尔)的道路土木等基础设施;建立警巡局,创设近代警察制度,选拔留学生赴日,以及衣制改革,等等。然而,朴泳孝的任职不过是五日京兆,正如朴泳孝自己意识到的"大更张之际,未有不招谤敛怨" 那样,这些有限的改革措施仍然引起了掌权的守旧派的敌视,同时他为改善汉城道路交通而拆毁"假家"(街道边的临时棚屋)也引发民怨 ,所以他担任汉城判尹不到三个月,就在领议政洪淳穆等守旧派的压力下被免职 ,旋即在1883年4月23日被任命为广州府留守兼守御使。朝鲜高宗对朴泳孝说:"今此特授,予意攸在" ,其后朴泳孝在广州练兵也应是出于高宗的意思。朴泳孝以毕业于日本户山军校的申福模等为骨干,在广州南汉山城创建并训练了一支1000多人(一说500多人)的新式军队,与尹雄烈在北青所练的新军南北呼应,同为开化党的武装力量。然而这支军队很快遭到清朝和守旧派的干涉而被改编,朴泳孝也在1883年11月辞职,一度离开政界。

1884年春,朴泳孝打算去美国游览,但遭到日本外务卿井上馨的反对而没有成行。在这之后,朴泳孝便和金玉均洪英植徐光范徐载弼等开化党人密谋发动政变,推翻守旧派把持的政权,为朝鲜的近代化改革开辟道路。朴泳孝在政变策划者中的地位仅次于金玉均,开化党人密会的地点往往安排在泥洞朴泳孝家中。史载"泳孝朴泳孝画像朴泳孝画像等交通倭洋,歆其富强,思欲尽弃国俗之旧,而学其制度,以懋开化之实" ,朴泳孝还认为朝鲜应摆脱清朝的干涉,强调"朝鲜乘此时可为独立国" ,并且他们采取了依靠日本的方针,取得了日本驻朝公使竹添进一郎的支援。1884年12月1日夜,政变所有参与者在朴泳孝家举行最后一次聚会,将任务最终落实到每个人头上。12月4日夜,开化党人利用邮政局落成宴会发动"甲申政变",其后金玉均、朴泳孝等人将朝鲜高宗和王妃闵妃等王室成员从昌德宫转移到景佑宫。开化党人杀死了7名守旧派大臣之后,宣布朝鲜独立,并建立新政府,进行国政改革。朴泳孝在开化党新政府中担任前后营使之职,掌握兵权。 但到12月6日,由袁世凯率领的驻朝清军前往镇压,开化党和日军被击退,朴泳孝和金玉均、徐光范徐载弼决定追随竹添进一郎逃亡日本,但是其兄都承旨朴泳教以及洪英植却拒绝去日本,并在政变失败后被剁成肉酱。金玉均、朴泳孝等人策划并主导的"甲申政变"终于以"三日天下"的短暂局面而失败。

折叠 首次亡命

甲申政变后,朴泳孝逃走,但他的家宅被民众破坏殆尽,其父朴元阳自杀,自己也被朝鲜政府宣布为"国贼"而遭通缉,即便他亡命日本,朝鲜政府也屡屡向日本政府要求引渡朴泳孝等人。朴泳孝感到日本不安全,遂和其他两名开化党徐光范徐载弼于1885年前往美国避难。但是朴泳孝到美国以后,发现美国不适合他,于是在大力资助开化党的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的女婿的帮助下从美国回到日本,并取日本姓名"山崎永春"。

朴泳孝回日本以后,便进入基督教长老会办的东京明治学院大学学习英语,在这一过程中,朴泳孝结识了很多美国传教士,开始受到基督教的影响。他虽然没有皈依基督教,但鼓励美国传教士在朝鲜的传教活动。1888年他在给高宗的开化上疏中批判儒教,并称"今天主耶苏教之盛,欧美诸邦最强盛……故凡宗教者,任民自由信奉,而政府不可关涉者也" ,呼吁朝鲜的信仰自由。朴泳孝在1894年返回朝鲜并被任命为内务大臣后,他会见了来访的美国监理会主教威廉·尼德(William X. Ninde)。在会谈中,朴泳孝承认朝鲜必须接受基督教。参加这次会谈的埃尔伯·琼斯(Herber Jones)后来写道,"朴泳孝强烈要求主教派遣大批的教师(传教士)"。 朴泳孝还说:"我国人民需要教育和基督教。你们的传教士和教会学校可以教育我国人民并提高他们的素质……现有宗教的基础十分薄弱,而我国人民皈依基督教的大门己经完全敞开。许多基督教教师和工作人员不久便可以在我国的所有领域供职。我国人民需要在立法改革之前受到教育和皈依基督教。只有通过这一步骤,我国才能建立实行宪政,并成为与你们国家一样自由和开明的国家。" 事后,尼德相信朴泳孝是"一名坚定的基督教信徒,对基督教在朝鲜的传播朴泳孝(右)与日本浪人须永元合影朴泳孝(右)与日本浪人须永元合影充满着渴望和热情"。 由此可见朴泳孝在首次亡命日本的十年间,深受西方文化的影响,促使其开化思想有了进一步的飞跃。

1888年,在日本的朴泳孝拟写了一份13000余字的朝鲜改革意见书,以给高宗上疏的形式发表,历史上将其称为"开化上疏"或"朴泳孝建白书"。在开化上疏中,朴泳孝明确表达了他对于朝鲜时局的看法,系统阐明了他对于朝鲜改革的建议和规划,不仅是他个人思想的总体表现,也是研究近代朝鲜开化思想和开化运动的重要文献。他先痛心疾首地揭露和分析朝鲜没落腐化的现状,直言恳请高宗体察国情民情,大行开化改革。他提出以下一些改革方向,包括"宇内之形势"、"兴法纪,安民国"、"经济以润民国"、"养生以健殖人民"、"治武备,保民护国"、"教民才德文艺以治本"、"正政治,使民国有定"、"使民得充分之自由,以养元气"八个部分,每个部分又分为不少改革细目。这份"开化上疏"充分显示了朴泳孝对国家前途和命运的新思考,表达了他对朝鲜的拳拳忠爱之情。更难能可贵的是,朴泳孝特别表现出了对民众的重视,这不仅是他继承朝鲜实学思想中的"民国一体"的民本主义思想,也是他对西方资产阶级启蒙思想中的天赋人权、主权在民、自由平等、法治主义等理念的运用,这些理念在开化上疏中俯拾皆是,比如他说"天降生民,亿兆皆同一,而禀有所不可动之通义,其通义者,人之自保生命,求自由,希幸福是也,此他人之所不可如何也"," 云小儿,云大人,云贫贱,云富贵,其身命一也,虽一贫儿之敝衣,以法护之,则与帝王之领地同矣","凡民有自由之权而君权有定,则民国永安;然民无自由之权而君权无限,则虽有暂时强盛之日,然不久而衰亡,此政治无定,而任意擅断故也",等等。 1895年第二次甲午更张时期的改革措施,就是回国后的朴泳孝对他开化上疏内容的实践。

1893年,朴泳孝在福泽谕吉等日本友人的帮助下,在日本东京成立了"亲邻义塾",作为教育留学生的后备力量。而一直没能引渡金玉均、朴泳孝等人的朝鲜政府也准备向他们下毒手。1892年夏,受朝鲜政府密令的刺客李逸稙前往日本暗杀金玉均和朴泳孝,但苦于没有时机下手。其后他找来洪钟宇,分头行动,李逸稙负责刺杀朴泳孝,而洪钟宇负责刺杀金玉均。其后李逸稙潜入亲邻义塾,伺机杀死朴泳孝。1894年3月,洪钟宇在中国上海成功暗杀了金玉均,而几乎与之同时,李逸稙的阴谋泄露,被朴泳孝的手下李圭完、郑兰教擒获,移送日本政府处理,被判处死刑(后改流放),朴泳孝因而躲过一劫。很快,国际时局的大变动,使朴泳孝得以归国和复出,施展他的抱负。

折叠 归国主政

1894年,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引发清朝和日本同时出兵干涉,进而日本利用这个机会挑起甲午中日战争,并控制了朝鲜政府,推翻闵妃集团。在日本的干涉下,朝鲜成立了以兴宣大院君为首的开化派政权,并实行史称"甲午更张"的近代化改革。在日本的要求下,高宗被迫赦免之前的开化党政治犯,但对于甲申政变的主导者朴泳孝却迟迟没有赦免。朴泳孝听说这一消息后,也翘首盼望归国,以至于在没有接到日本和朝鲜政府的通知的情况下,于8月6日与其同党共6人离开日本东京,来到朝鲜釜山,并经陆路于8月23日抵达朝鲜首都汉城,潜伏在泥岘日本人旅馆中。朝鲜政府官员得到消息后,纷纷前往拜访,并且大院君也有意笼络朴泳孝,让他居住在自己的孔德里别庄中。但其后因大院君之孙李埈镕对朴泳孝有胁迫行为,导致朴泳孝一度愤而离开,前往仁川,这给朴泳孝和大院君埋下了不和的种子。 1894年8月31日,朴泳孝上疏伸冤,9月3日,高宗宣布赦免朴泳孝。 然而,朴泳孝的赦免遭到了许多人的强烈反对,大院君也因对朴泳孝产生的不满而不愿其复归政界,9月4日盛传朴泳孝率日军入宫,宫中乱了一夜,因此朴泳孝无法再在汉城待下去,去了仁川。 直到三个月后,随着日本新任驻朝公使井上馨的抵任,对朝鲜实行更加积极的干涉政策,朴泳孝才得以重回政界。在井上馨的压力之下,1894年12月9日,高宗命朴泳孝"荡涤叙用",恢复了他的官爵,而其死去的父兄也恢复了名誉。 12月13日,朴泳孝入宫拜见高宗和闵妃,12月17日被任命为内务大臣,在政府中的地位仅次于总理大臣金弘集。与此同时,徐光范、郑兰教、李圭完、申应熙、柳赫鲁等开化党人也在新政府中做了要职。至此朴泳孝开始施展他的才能,主导第二次甲午更张

朴泳孝上台后,着手进行改革事业,首先便是限制君权。这是他早已有之的构想,在1888年的"开化上疏"中,朴泳孝便明确建议高宗:"不可亲裁万机,而各任之其官事"。他说:"若欲固君权之无限,则不如使人民至痴愚,痴愚则残弱,可以固君主专权。然民愚而弱,则国亦随而弱,故天下万国同愚弱,然后可以保其国、安其朴泳孝朴泳孝位,然此空言,岂有其实?是以诚欲期一国之富强,而与万国对峙,不若少减君权,使民得充分自由,而各负报国之责,然后渐进文明也。夫如此,则国泰民安,而宗社君位并可以永久也"。 所以他上台后,发表《洪范十四条》,作为其改革的纲领,由高宗宣誓宗庙,其中规定"大君主御正殿视事,政务亲询各大臣裁决,后嫔宗戚不容干预"。 而在1895年1月11日,朴泳孝更是直接导入了内阁制,他以内务大臣的身份与金弘集联合组阁,逐渐在朝鲜建立起君主立宪的政体。除此之外,他对行政区划做了改革,将朝鲜八道改为二十三府,司法制度、警察制度、外交官制度、税收制度、教育制度等方面也在朴泳孝的领导下开展了大刀阔斧的革新。朴泳孝还创设了一支由日本训练的新式军队--训练队。但是,朴泳孝的改革措施很大程度上是受日本的操纵,他一回国就拜访日本公使馆,称朝鲜改革不算成功,请求日本公开干涉。 他甚至流泪坦承:"我能保持到现在的地位,完全是靠日本兵的驻扎和井上公使的势力……"。 而日本公使井上馨也赞赏朴泳孝起到"暗夜灯光"的作用 ,因此朴泳孝的改革对日本的依赖很深,而日本也借以将大量顾问安插在朝鲜政府中,加紧对朝鲜的控制。

金玉均死后,朴泳孝成为开化党领袖,他归国主政后利用自己内务大臣的身份掌控人事权,"时官职黜陟,皆泳孝主之,故士大夫干禄,非要谒泳孝不能得"。 同时又大量起用开化党人,形成自己的党派。朴泳孝为了抓住权力,从一开始就与朝中各派系进行政治斗争。他归国后先与大院君接近,但很快就因产生误会而不和,随后他就和失势的闵妃相互利用。在他恢复官爵之前,闵妃就派内官前往其住处问候起居,还派女工带衣料前去定制他的官服。朴泳孝复归政界以后,闵妃更是将自己族人闵泳柱的宅邸赐给朴泳孝,朴泳孝也时常入宫,并被委任为宫中与日本公使馆沟通的使者。 闵妃与朴泳孝的关系进入蜜月期,当时"整个朝廷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像他(朴泳孝)那样受到国王和王妃的信任"。 朴泳孝遂与法务大臣徐光范结成一体,依托闵妃和日本公使,与金弘集鱼允中一派及大院君一派形成对立。当时大院君已经下台,但朴泳孝为了讨闵妃欢心,同时除掉自己的一个政敌,不惜痛打落水狗,在1895年4月逮捕了大院君的孙子李埈镕,并打算以谋逆罪将其判处死刑,在总理大臣金弘集及日本公使井上馨的反对下改为流放,又将大院君软禁起来。在打击了大院君一派后,朴泳孝接着对金弘集一派发起攻击,当时朴泳孝与金弘集一派的军部大臣赵羲渊不和,他利用赵羲渊在1895年3月前往旅顺"犒劳"日军的机会,罢免军部属官,代以自己人,并暗令他们搜集赵羲渊的过失,找出了赵羲渊对公款使用不清及穿上了尚未公布的新式军服去旅顺这两项"过失",朴泳孝就到高宗和闵妃面前进谗言,利用这些"过失"大做文章。等5月赵羲渊归国后,朴泳孝又生一计,命自己的亲信、在军部任官房长官的郑兰教假借赵羲渊的命令调离军队,又密奏高宗,称赵羲渊未经内阁批准私自调兵。在朴泳孝的轮番告状之下,高宗决定罢黜赵羲渊,而总理大臣金弘集、度支大臣鱼允中、外部大臣金允植则表示反对。于是朴泳孝一派和金弘集一派的对立因赵羲渊事件而激化。由于朴泳孝本来就有闵妃和日本人的撑腰,加上金弘集、鱼允中等人在力争时触怒高宗,于是在5月28日金弘集被免职,朴泳孝署理内阁总理大臣,至此政权全归朴泳孝。

折叠 再度亡命

朴泳孝虽然成功排斥大院君和金弘集两派,掌握了政权,但很快就面临垮台的危机。原来朴泳孝这一派势力并不稳固,闵妃也只是利用朴泳孝扫除政敌,等失去利用价值后再除掉他。因此朴泳孝一派出现分化,由闵妃扶植的贞洞派逐渐从朴派中崛起,包括朴定阳李范晋李完用等人,他们利用三国干涉还辽以后对日本不利的形势,主张联合欧美国家,反对日本干涉,因而与朴派形成对立。1895年5月31日,朴定阳被任命为内阁总理大臣,贞洞派上台。另一方面,朴派内部的人也逐渐对朴泳孝产生不满,安駉寿离他而去,徐光范逐渐与他貌合神离,就连朴泳孝的部下、老开化党人柳赫鲁、郑兰教等人也对朴泳孝勾结闵妃的行为感到不满,叹息"可惜金玉均不在人间了"。 朴泳孝虽为日本扶植上台,但此时他也不大听日本的话了,朴泳孝内心的想法是:"目前的形势是政府受日本干涉,顾问官充斥各部,还有日本人事无巨细地进行渗透的情况日益严重,如此长久下去,朝鲜如何能自立?加之其他外国有见于此,朝鲜无法拒绝,最后必然灭亡无疑。今天的当务之急是不受日本的照顾,早作自主之计。" 比如他对日本人扩租界一事坚决反对,日本人也对他很不爽。所以朴泳孝虽然主政,实际上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而随着他与宫廷之间矛盾的加剧,他便再度踏上亡命之路。

朴泳孝与宫廷的矛盾爆发的导火索是训练队换防事件。朴泳孝主导改革时,创设了一支800人的新式军队--训练队,由日本人训练,并打算用这支部队来代替原有部队守护宫廷。他于1895年6月将此事上奏高宗,但遭到高宗的拒绝,朴泳孝也预感到自己坐在火山口上。 终于,在1895年7月发生了所谓朴泳孝谋逆事件。当时一个叫佐佐木日出雄的日本人对朝鲜人韩在益的笔谈中透露朴泳孝要"谋反",企图杀死闵妃,韩在益则将笔谈内容转交给宫内府特进官沈相薰,沈相薰立即于1895年7月6日密奏于高宗,高宗大惊,遂招来金弘集等研究对策,同时下旨缉拿朴泳孝。 朴泳孝得到亲信李允用的密报,赶紧逃往日本公使馆避难。7月7日与其同党李圭完、申应熙等逃朴泳孝朴泳孝往日本(一说朴泳孝并没有打算谋逆,而是闵妃为排挤他而炮制的阴谋)。随着朴泳孝再度亡命,他在朝鲜的政治生涯也基本终结了。

朴泳孝逃往日本不久,就于1895年8月启程再往美国。他在美国见到了过去的开化党同志徐载弼,建议他回国为改革效力。1896年4月重新返回日本。当时,朝鲜已经发生"俄馆播迁",金弘集亲日内阁倒台,甲午更张结束,亲俄派把持政权,朴泳孝回国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但朴泳孝仍不甘心,千方百计想回到朝鲜,复归政界。他把赌注押在高宗在日本留学的庶子--义和君李堈身上,企图透过拥立义和君来实现回国的梦想。朴泳孝与义和君频繁接触,为他准备住宅,并寻找美女进献给他,以讨义和君的欢心。但是义和君却在1897年5月决定远赴美国,朴泳孝回国的希望破灭了。于是朴泳孝又改用向高宗上书陈情的方式,争取高宗同意他归国。1897年8月,朴泳孝透过宫内府大臣李载纯捎信给高宗,他在信中指出金弘集内阁已经倒台,他也理应荡涤罪名,回到朝鲜,但高宗不予理睬。

1898年,韩国(1897年10月,朝鲜王朝改国号为大韩帝国)国内的独立协会运动蓬勃展开,朴泳孝见有机可乘,便密派李圭完、黄铁、李郑吉等心腹潜入国内,与独立协会联络,并提供资金支持,企图透过独立协会来实现回国。这年7月,发生了独立协会前会长安駉寿图谋逼退高宗的事件,时人多认为朴泳孝是背后主谋。 12月,独立协会运动达到高潮,不少独立协会会员要求高宗召还朴泳孝,予以叙用。1898年12月18日,前主事李锡烈等33人联名上疏请求赦免朴泳孝,而朴泳孝亦以为事将成,从东京奔赴九州,随时准备归国。但是由于朴泳孝主张限制君权,而且被怀疑"谋逆",因此高宗对其深恶痛绝,根本不可能召还朴泳孝。1898年12月21日,高宗下令逮捕李锡烈等人,并颁布诏敕,宣布流亡海外的政治犯"永远无赦"。 随即高宗以武力镇压并取缔独立协会李承晚等独立协会会员以支持召还朴泳孝的罪名被逮捕下狱,朴泳孝的归国更是变得遥遥无期。朴泳孝仍不甘心,策划各种阴谋,试图颠覆政府,借以归国,但都化为泡影,1900年底他被缺席判处绞刑,其正常归国的可能性完全消失了。扑腾了几年之后,朴泳孝自知无法回国,一度心灰意冷,他开始专心在日本经营朝日义塾,并与在日本留学的侄子朴太绪(朴泳教之子)住在一起。到1904年以后,随着时局的又一次大变动,朴泳孝回国开始出现转机。

折叠 晚年生涯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又一次控制了韩国政府。日本战胜俄国以后,于1905年11月强迫大韩帝国政府签订《乙巳条约》,使韩国沦为日本的保护国。于是,朴泳孝等政治犯归国的问题再度浮上水面。1906年10月11日,韩国统监伊藤博文谒见高宗皇帝,要求赦免朴泳孝,高宗似乎有所心动,但最终没有同意。 朴泳孝也开始频繁活动,试图与伊藤博文取得联络,表示愿意回国自首,驻韩日军司令长谷川好道随即将这一消息透露给高宗,但高宗担心朴泳孝归国后导致政局秩序混乱而拒绝了。 但不久之后,高宗似乎改变了主意,他为了牵制跋朴泳孝朴泳孝扈的李完用亲日内阁,恢复独立主权,多次密旨命朴泳孝归国。 终于,朴泳孝自日本动身归国,于1907年6月8日潜回釜山,结束了长达12年的亡命生涯。

朴泳孝这次回国时仍是野心勃勃,他非常希望做参政大臣(总理大臣),或者像板垣退助组建自由党那样组建政党。 高宗于6月11日正式下诏赦免朴泳孝。 6月16日朴泳孝向高宗上疏表忠,称"臣生为韩臣,死为韩鬼"。 6月19日朴泳孝进入汉城,各界举行欢迎式庆祝他归国。1907年6月20日着旧式衣冠及网巾拜见高宗皇帝,君臣回顾旧事,相对而泣。 就在朴泳孝着手准备第三次步入政界时,就发生了"海牙密使事件"泄露、高宗被逼退位的事件。统监伊藤博文嗾使李完用等人逼宫,高宗执意不退位,就在相持之际,高宗于1907年7月17日任命朴泳孝为宫内府大臣,希望利用朴泳孝突破危机,但朴泳孝称病不出。不过,朴泳孝为"挽回时局,以赎夙愆" ,还是挺身而出,与日本人及亲日派抗争。1907年7月19日高宗迫于压力,宣布由皇太子代理,李完用及日本人却对外宣称高宗禅位,遭到朴泳孝的强烈反对,随后朴泳孝与李道宰、南廷哲、鱼潭等人密谋发动政变,杀死李完用等逼宫大臣,阻止高宗退位,结果在7月22日早晨事机泄露,朴泳孝等人被日本兵逮捕。 由于朴泳孝被拘禁时态度不配合,李道宰等人都被释放,唯独他被日本放逐到济州岛

朴泳孝毕竟是亲日派,所以日本在几个月后就释放了朴泳孝。但朴泳孝并没有离开济州,而是"劝岛民兴学校、营实业,又种果蔬成圃,为久留计" ,对时局也绝口不做评论。1908年以后又迁往马山浦居住。1910年8月《日韩合并条约》订立,韩国彻底成为日本殖民地,其后日本颁布"朝鲜贵族令",封朴泳孝为侯爵。朴泳孝回到汉城,并接受了日本的爵位。1911年任朝鲜贵族会会长,1918年任朝鲜殖产银行理事。1919年三一运动期间,不少独立运动家都寄希望于朴泳孝,甚至选举朴泳孝为副总统,但收效甚微。而朴泳孝在三一运动后继续采取与日本殖民当局合作的态度,他为响应日本殖民当局的"文化政治"的统治方针,参与了"维民会"、"同光会"、"朝鲜俱乐部"、"民友会"等一连串亲日的改良主义团体。同时,他也在1921年被任命为朝鲜总督府中枢院顾问,1926年成为中枢院副议长,1932年12月当选为日本贵族院议员,1934年获得伪满洲国皇帝溥仪授予的建国功劳章,1935年朝鲜总督府编纂《朝鲜功劳者名鉴》中朝鲜人功劳者353人将其名字收录于内 ,1937年4月以会长的身份兼任朝鲜贵族会理事,同年10月当选为总督府学务局临时教育审议委员会委员。 朴泳孝还热衷社会活动,在1921年成为《东亚日报》社首任社长,1938年成为株式会社《每日申报》的发起人,同年10月从朝鲜殖产银行退休,获得20年勤续表彰。 此外他是李王家事务的重要参与者,其孙女朴赞珠与李王家李鍝结婚。 1939年9月21日,朴泳孝死于中枢院副议长任上,享年78岁,结束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朴泳孝死后叙勋一等,由长孙朴赞泛继承爵位。1939年11月,日本右翼团体黑龙会为朴泳孝举行了追悼会,将其选定为日韩合邦朝鲜方有功者。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成就

折叠 设计国旗

朝鲜开港以后,便产生了设计国旗之议。1882年5月《朝美修好通商条约》缔结前夕,清朝使臣马建忠和朝鲜方面曾就国旗问题展开讨论,但没有下文。壬午兵变后的1882年9月,朴泳孝以谢罪兼修信使的名义出使日本,国王高宗授权他有必要时可制作国旗。在前往日本的"明治丸"号轮船上,朴泳孝、金玉均等参酌英国驻朝领事阿须敦(W. G. Aston)和英籍船长杰姆士(James)的意见,去掉了八卦中的四卦,以太极两仪和乾、坤、坎、离四卦为图案,设计出了最早的太极旗。此外还设计了国王御旗。10月3日(阴历八月二十二日)朴泳孝在给本国政府的报告中记录了太极旗诞生的状况:

"国旗标式在明治丸中与英领事阿须敦议到,则伊言该船船长英人周行四海,惯识各国旗号,又各色分别远近异同,均能洞知云,故与之商议,则太极八卦之式特别出色,然八卦分布,颇觉稠杂不明,且于各国之仿制,甚不便易,只用四卦,划之四角,则更佳云。又言外国国旗外,必有君主之旗标,盖仿样于国旗,而设采设纹,繁鲜最好云。国旗大中小各一本,使该船长裁制。小一本,今修启上送主上,旗号太极中居,八卦拱布于旗之边幅恐好,质则专用红色,似属鲜明也。既与各国通好之后,凡出使者,礼不得无国旗,为遇有各港口各兵舰载炮六门以上者,则必有祝炮以礼待之,伊时当揭该国使臣国旗而别之。又遇有约各国各等庆节,有悬旗相贺之礼,各国公使相会,以国旗表坐次,均此各件,阙不得制带国旗。而英、美、德、日各国均请仿画而去,此系布明于天下者也。"

1882年9月25日朴泳孝一行登陆日本以后,就把这面太极旗高悬在寓所上。 1883年3月6日,朝鲜王朝正式决定以朴泳孝设计的太极旗定为国旗。朴泳孝所设计的国旗几经变化,沿用至今。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评价

朴泳孝是朝鲜近代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政治人物,他是仅次于金玉均开化党的巨头,同时也以亲日而著称,太极旗东亚日报等影响现代韩国的事物都与他有莫大的渊源。后世学者总结道:"朴泳孝在祖国的评价和在近代史的定位未有定论。仅是抓住他作为亲日派的一面也是有的。但是,他的确是卓越的政治官僚,在严酷的国际环境中,对祖国的将来抱着强烈的危机感。他同样也是凭借贵族的血脉而被列为'侯爵'的人物,更是及早对应列强侵略的行动派。"

朴泳孝早年为朝鲜的开化而奋斗,在1888年的"开化上疏"中提出了透过废除封建制度、确立近代化的法治国家等方式实现朝鲜的独立自主和富国强兵的构想。但是他在政治活动中却是非常失败的,不仅没有实现平生的理想,还多次卷入篡位和"谋逆"的嫌疑中,三度遭到放逐,滞留海外20多年,最终也等来了国家的灭亡。因此,晚年的朴泳孝显得非常悲观,"对一生事业的失败持感慨无量的语调"。 尽管朴泳孝在政治上的失败以及亲日的污点,但他对朝鲜的开化运动及开化思想的历史贡献是不容抹杀的。

21世纪以后,随着大韩民国展开了对亲日派的清算,朴泳孝也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2002年被列入亲日派708人名单,2008年民族问题研究所将朴泳孝列入《亲日人名辞典》收录收录预订者名单。韩国政府则将朴泳孝定性为"亲日反民族行为者",于2009年将其列入亲日反民族行为704人名单中。

折叠 编辑本段 家族成员

  • 父亲:朴元阳(1804年-1884年)
  • 母亲:全义李氏(1817年-1884年)
  • 兄长:朴泳教(1849年-1884年)--朴泳好(1852年-1897年)
  • 妻子:永惠翁主(1858年-1872年)
  • 妾室:尚宫顺吉堂(?-?)--范氏(?-?)--朴景熙(1870年-?)
  • 儿子:朴振绪(1893年-?)--朴日绪(1897年-1931年)
  • 女儿:朴妙玉(1886年-?,日本姓名山崎玉子,是朴泳孝流亡时与长崎一李姓朝鲜女子所生的女儿,最受宠爱,相传在日本与中国留学生戴传贤(季陶)有一段恋情 ,1907年随父回国,嫁入名门金氏,后不知所终)

朴泳孝全家合影朴泳孝全家合影

折叠 编辑本段 轶事典故

折叠 篡位阴谋

当时的朝鲜流传着甲申政变过程中朴泳孝将取代高宗而称王的传闻,野史记载:"玉均摘御玺、玉鹭,授泳孝曰:'便可即真!',诸贼有弑逆之谋……" ,这并非没有根据。大臣沈相薰曾对众人出示折脚玉鹭一个,并说高宗在政变平息后向他披露了金玉均拔剑斩断国王笠子上的玉鹭装饰之事,而后高宗又将此折脚玉鹭赐予自己以牢记与"逆贼"的不共戴天之仇。 此外,当时任美国驻朝公使馆通译的尹致昊在甲申政变数日之后偕美国公使夫人入宫,闵妃便对公使夫人透露"金、朴等欲废今上龙位" ,而一名政变参与者在被朝鲜政府审讯时也称朴泳孝要取代高宗。 究竟是朝鲜政府为搞臭开化党而散布的谣言还是真有其事,已很难说清楚了。

折叠 与金不睦

金玉均与朴泳孝原本是甲申政变时肝胆相照的同志,在流亡日本以后,两者性格差异立刻凸显出来,金玉均为人豪放而擅长交际,朴泳孝则比较内敛稳重,而且在国内时朴泳孝以驸马身份高高在上,金玉均虽为开化党领袖亦不得不让他三分,到日本以后却是金玉均占尽风头,两人关系便逐渐疏远了。1890年金玉均从流放地北海道回东京,虽与朴泳孝住在同一城市,但极少往来。1891年,兴宣大院君密派精通朝鲜语的日本人小川实赴日劝诱金玉均与朴泳孝回国举事,金玉均听到后十分兴奋,打算带几名日本人回国,而朴泳孝在1887年就曾收到大院君的怂恿信件,次年复函谢绝,这次依然没有轻举妄动,且对金玉均的做法不以为然,朴泳孝的下属郑兰教和李圭完还为此批评金玉均,于是金玉均与朴泳孝几乎处于绝交状态。 尽管如此,朴泳孝在多年后对仍金玉均充满怀念,金玉均的青山墓碑文就是他所撰(一说俞吉浚以他名义所撰),1935年纪念金玉均的《古筠》杂志创刊时也应邀发表纪念文章。

折叠 编辑本段 影视形象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