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2 07:21:19

筹安会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团体相关
其他团体相关
编辑分类

筹安会,是1915年杨度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燮和胡瑛等六人成立的一个政治团体。其支持当时的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公开支持恢复帝制,实行君主立宪。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筹安会

  • 组建时间

    1915年

折叠 编辑本段 成立

折叠 成立背景

1915年8月14日,杨度串联孙毓筠李燮和、胡瑛、刘师培及严复,联名发起成立"筹安会"。孙、李、胡、刘4人都曾参加过同盟会,是名噪一时的革命党。杨度用了许多手段把严复列为发起人,使袁世凯"极为欢悦"。8月23日,由杨度亲自起草的筹安会宣言公开发表,筹安会宣布正式成立。杨度为理事长,孙毓筠为副理事长,严、刘、李、胡4人为理事。

民国4年8月上旬,袁的美国顾问古德诺要回国时,袁授意他写了一篇《共和与君主论》,并命法制局参事林步随译成中文,送交《亚细亚报》发表,这好像是帝制的先鞭。

8月14日,杨度、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燮和、胡瑛六人联名通电全国,发表筹组筹安会宣言。

折叠 成立反响

全国都知这是袁家班的把戏,做官的趋炎附势,为保持禄位 ,纷纷复电赞成,并答应派代表入会。不久,湖南、吉林、安徽、南京等处相继组织分会;只有广东分会取名为集思文益会,系梁士诒派所组,不肯依附于杨、孙。

折叠 编辑本段 原因与性质

折叠 原因

民国初年为袁世凯复辟帝制制造舆论的政治团体。1915年下半年,袁世凯加快了复辟帝制的步伐,8月授意其亲信杨度出面,拉拢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燮和、胡瑛等所谓"六君子"在北京石驸马大街发起组成。8月23日发表成立宣言,并决定以杨度、孙毓筠任正副理事长,其余4人为理事。

折叠 性质

他们打着"学术团体"的招牌,宣称其宗旨是"筹一国之治安","研究君主、民主国体何者适于中国"。实则是伪造民意,为袁世凯复辟帝制制造舆论。

折叠 编辑本段 活动

3.1 讨论国体问题

曾通电各省军民两长及各政治团体派代表来京讨论国体问题。6天后宣布各省代表"一致主张君主立宪","废民主而立君主"。9月1日,组织各省旅京人士以"公民请愿团"的名义,向参政院请愿,并为各"请愿团"代拟要求变更国体的请愿书。由于筹安会鼓吹帝制,罪恶昭著,遭到全国人民的强烈谴责。时人曾指斥他们"乱政灭国",要求将其"明正法典"。1916年7月讨袁护国战争后,"六君子"以帝制祸首罪,或被通缉,或避居家中。1918年3月获特赦。

筹安会虽然通知会员说:"本会宗旨,原以研究君主、民主国体二者以何适于中国,专以学理之是非与事实之利害为讨论之范围,此外各事,概不涉及。"

然而在会员填写入会书后,发现筹安会并不是个研究机构而是一个行动机构,它的行动就是"劝进",对于志愿参加入会的人来说,巴不得这是个"从龙"机会,所以当筹安会把投票纸分别发给各省代表,请他们在纸上填写"君宪"或"共和"时,大家当然一致填写君宪了。

3.2 君主立宪二次宣言

筹安会做了一个好像今日美国盖洛普民意测验的工作,然而它的民意却都是假的,虽是假的,却假戏真做,因此,它发表了主张"君主立宪"的第二次宣言。这个宣言分为求治和拨乱两部分。求治部分是要"去伪共和而行真君宪";拨乱部分则说:"无强大之兵力者,不能一日晏于元首之位。……宪法之条文,议员之笔舌,枪炮一鸣,概归无效。所谓民选,实为兵选。"结论是"拨乱之法,莫如废民主而立君主;求治之法,莫如废民主专则而行君主立宪。"

3.3 袁世凯干涉

筹安会成立后引起了各方反对,在袁看来这些人都是不识时务之徒。如肃政厅呈请取消筹安会文:"自筹安会成立以来,虽宣言为学理之研究,然各地谣言蜂起,大有不可遏抑之势。杨度身为参政 ,孙毓筠曾任《约法》议长,彼等唱此异说,加以函电交驰,号召各省军政两界,各派代表加入讨论,无怪人民惊疑。虽经大总统派员在参政院代行立法院发表意见,剀切声明,维持共和,为大总统应尽之职分,并认急遽更改国体为不合宜,然日来人心并不因之稍安,揆厥所由,无非以筹安会依然存在之故。应恳大总统迅予取消,以靖人心"云云。 袁世凯向人表示:"欧战发生后,国际情势已变,墨西哥之乱,可为寒心……我以大总统之地位,实难研究及此;但学者开会讨论,根据言论自由之原则,政府无从干涉。……我个人既不想做皇帝,又不愿久居总统之位,洹上秋水,无时去怀,无论他们主张如何,均与我不相涉。……此举可视为学人研究,倘不致扰害社会,自无干涉之必要。"

3.4 参政院请愿

筹安会成立之后,原定计划是组织各省代表前来北京,向代行立法院的参政院请愿,要求变更国体,但因为参政院要在9月1日开会,各省代表来不及全体赶到北京,因此只好改由各省旅京人士组织"公民团"分途向参政院请愿。所有请愿书均由筹安会代拟。

9月1日参政院开会时,便有所谓山东、江苏、甘肃、云南、广西、湖南、新疆、绥远等省区代表,纷纷呈递请愿书。筹安会自成立到组织请愿团,前后不到10天,袁一生中所玩的政治把戏,这一幕是最拙劣而幼稚的了。

9月6日,袁派政事堂左丞杨士琦出席参政院,代表他发表对于变更国体的宣言如下: "本大总统受国民之付托,居中华民国大总统之地位,四年于兹矣!忧患纷乘,战兢日深,自维衰朽,时虞陨越,深望接替有人,遂我初服;但既在现居之地位,即有救国救民之责,始终贯彻,无可委卸,而维持共和国体尤为本大总统当尽之职分。近见各省国民纷纷向代行立法院请愿改革国体,于本大总统现居之地位似难相容。然本大总统现居之地位本为国民所公举,自应仍听之国民。且代行立法院为独立机关,向不受外界之牵掣,本大总统固不当向国民有所主张,亦不当向立法机关有所表示。惟改革国体于行政上有绝大之关系,本大总统为行政首领,亦何敢畏避嫌疑,缄默不言!以本大总统所见。改革国体,经纬万端,极应审慎,如急遽轻举,恐多窒碍,本大总统有保持大局之责,认为不合时宜;至国民请愿,不外乎巩固国基,振兴国势,如征求多数国民之公意,自必有妥善之上法,且民国宪法正在起草,如衡量国情,详晰讨论,亦当有适用之良规,请贵代行立法院诸君子深注意焉!"

这是一篇半推半就的妙文,袁明白表示如果全国人民硬要强迎他做皇帝,他便只能服从民意而不便有所反对,因此他授意参政院另献制造民意的文策。

筹安会的成立,虽然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不过这个机构本是一个研究国体的机构,所以除了国体论战而外,反对的人也是循法律途径,希望政府解散这个团体,没有其他的实际行动。

最有趣的,是杨度的老师王闿运,他辞去国史馆长回湖南老乡,杨度觉得自己这一杰作如果没有老师捧场,似乎美中不足,因此发生了以下的一幕。

4年12月15日,王闿运由衡州来电去:"大总统钧鉴:共和病国,烈于虎狼,纲纪荡然,国亡无日。近闻伏阙上书劝进者不啻万余人,窃谓汉语有云:代汉者当途高。汉谓汉族,当途高即今之元首也。又明谶云:终有异人自楚归,项城即楚故邑也。其应在公,历数如此,人事如彼,当决不决,危于积薪。伏愿速定大计,默运渊衷,勿诿过于邦交,勿怀情于偏论,勿蹈匹夫遹守之节,勿失兆民归命之诚,使衰年余生,重睹开日,闿运幸甚!天下幸甚!闿运叩。删。" 袁即日复电云:"衡州王馆长鉴:删电悉。比者国民厌弃共和,主张君宪,并以国事之重付诸藐躬,夙夜彷徨,罔知所届。外顾国势之棘,内懔责任之严,勉徇从请,力肩大局,春冰虎尾,益用兢兢。当冀老成硕望,密抒良谟,匡予不逮。 世凯。" 各省的劝进电都没有得到袁的复电,只王闿运一电有复,趋炎附势之徒惊为异数。其实据说这封劝进电是假的,因为王闿运已届八十有五高龄,自不会缘木求鱼。实在是被他的得意门生杨度偷奸一次。 筹安会成立先后只有两个月,开始时轰轰烈烈,趋炎附势之流争相攀附,迨梁士诒的请愿联合会出现后,筹安会声势大减,于是改名为宪政协进会,并发通电宣告筹安会结束,电云: "筹安会之设立,原以研究君主、民主国体何者适于中国,今国体问题,已待决于国民代表大会,以全国民情向背论之,吾人所希望之君主国体,当能得多数国民之同意。惟吾人前此宣言,非立宪不能救国,非君主不能立宪,是所希望者,在君主国体,并在立宪政体。盖国体必为君主,始有一定之元首;政体必为立宪,始有一定之法制。无一定之元首,何以拨乱?无一定之法制,何以致治?今者国体之解决匪遥,政体之研究愈重,允宜乘此时机,加以讨论,务求国体解决之后,宪政即随而发生,得以速底于成,庶几一国国是,从兹大定。然宪政端绪,至为繁复,外观世界,内审国情,自宜早事研讨,以供上下之采择。今据会员多数之同意,决定将筹安会名义改为宪政协进会,所有本会中组织及一切职员,并各处加入讨论之代表,概仍其旧。特此宣布,邦人诸友,幸共图之!宪政协进会。"

折叠 编辑本段 三才子

4.1 帝制活动的支持者

袁的帝制活动,有两个外国才子和一个中国才子支持。两个外国才子,一个是公府政治顾问美国人古德诺博士,一个是公府法律顾问日本人有贺长雄博士(该人在中国近代史上活动很多,还有一篇文章将此名与在北洋行营学堂当总教习的多贺宗之合在一起,搞出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多贺长雄来)。

4.2 古德诺、有贺

袁搬出这两个洋才子,是有深意的。美国博士古德诺以精通政治学闻名于世,他竟发表专文认为共和不适合中国国情,那就足以证明中国是该行帝制了;而有贺长雄主张中国改行帝制,有贺是日本法学家,日本是一个君主立宪的强国,如果中国改行帝制,则亦将步武日本为亚洲强国了。

4.3 杨度

至于一个中国才子是谁呢?就是大名鼎鼎的杨度。杨在袁的智囊中,代表新派,他自认是袁袖中的一张王牌,不料袁选内阁总理也好,选国务卿也好,总选不上他,他真是一肚闷气。他担任"汉口商场督办",越做越无聊,民国3年4月辞去这个督办,回任北京的参政,由老袁的智囊一变而为太子袁克定的智囊。这时袁身边最接近的是内史夏寿田,夏是杨的同乡又兼同学,年少而有才名,其入袁幕也是杨所介绍。内史长阮忠枢虽是袁在小站时代的老幕僚,可是他这时鸦片烟瘾很重。另一小站时代的老幕僚张一麐则专任政事堂的机要局长。袁每天一大早就到签押房,按时到公的只有夏寿田一人,所以遇事都和夏商量,夏由此一变而为袁身边亲信,知道袁的动向和意图。夏既是杨度所介绍,杨、夏关系自是极为接近,夏经常到杨家吃晚饭,因此夏所知道的事,杨也知道。

4.4 杨度《君宪救国论》

杨度既然对袁的意图完全了解,乃撰了一篇《君宪救国论》,交夏寿田转呈给袁,袁看了击节赞赏,连声说:"真乃旷代逸才也。"遂把这篇大作寄给段芝贵,令他秘密付印。

"旷代逸才"四字是民国3年5月袁亲题横匾赠给杨度,杨有谢恩折:

"为恭达谢忱事:五月卅一日奉大总统策令,杨度给予匾额一方,此令等因。奉此。旋因政事堂颁到匾额,赐题'旷代逸才'四字,当即敬谨领受。伏念度猥以微材 ,谬参众议,方惭溺职,忽荷品题,维祓饰之逾恒,实悚惶之无地。幸值大总统独膺艰巨,奋扫危疑,度得以忧患之余生,际开明之嘉会,声华谬窃,返躬之疚弥多,皮骨仅存,报国之心未已。所有度感谢下忱,理合恭呈大总统钧鉴!"

对日问题告一段落后,就有投机政客徐佛苏丁世峄等看出袁的隐衷,秘密呈请袁改行帝制,袁命夏寿田把这些意见就商于杨度。袁初意是想叫杨做一个居间人,与徐、丁等联络,幕后指挥徐佛苏等组织一个研究国体问题的学术团体,并网罗一些名流参加,使这个团体能影响和领导民意,借为帝制打下基础。袁自己既不能发号施令。也不能亲自指挥,因此由杨担任最为适当。不要杨出面,是因为杨和袁关系太深,色彩太浓,杨出面就让人看出这是自拉自唱的戏。

可是杨却愿意亲自出马,不愿做搜网资源英雄。夏寿田转达袁的意见,叫杨联络当时知名之士研究帝制问题。

折叠 编辑本段 洪宪六君子

5.1 洪宪六君子简介

孙毓筠、胡瑛、刘师培、严复、李燮和,加上杨度自己,总共六人,后来大家遂叫他们为"洪宪六君子"。

5.2 孙毓筠

孙毓筠的祖先是山东济宁州人,因逃荒移住安徽寿州城外20里的大柳树镇。这个逃荒者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以贩布发家,就是孙毓筠一房;小儿子读书,其后人孙家鼐中了状元 ,做到大学士。孙毓筠受了桐城人吴樾行刺五大臣的感召,前往东京参加同盟会,同盟会派他到南京运动新军响应萍醴起义,不幸被捕,杨度曾竭力营救他,两江总督端方因为他是寿州相国孙家鼐的侄孙,所以维护他,仅判五年徒刑。辛亥革命时,孙毓筠获得自由,任江浙联军总部副秘收长,不久被举为安徽都督。后来到北京去,便与国民党断绝了关系。二次革命后,孙一面倒向袁,先后做过约法会议议长,参政,又组织过宪政研究会。

5.3 胡瑛

原名宗琬,别号经武,湖南桃源人,早年肄业于长沙经正学堂,曾与吴樾同谋行刺五大臣,到东京加入同盟会,后因在武汉参加钦知会而被捕。辛亥起义后,他跨出了牢门,自封为外交部长。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孙中山派他为山东都督,袁上台后,派他为陕西经略使、新疆青海屯垦使。他和杨度是好朋友,于民国4年5月下旬到了北京。

孙、胡两人自二次革命失败后,同党中人或死或逃,他们认为国民党翻身的机会不多了,因此就另走门路。胡瑛是个惯走极端的人,革命革到极端,反动也反动到极端,甘与鸟兽同群。后来他最怕人家向他做六的手式:横一个六指是六君子之一,竖一个六指大拇指放在嘴唇是笑他的大烟瘾。胡瑛和孙毓筠两人,如果当年革命被捕时,即绑赴刑场,慷慨就义,那么日后便是轰轰烈烈的革命烈士了,不幸清吏成全了他们,把他们从烈士祠一脚踢出来,他们自己却糟蹋了自己,错过了留芳机会,变成了遗臭人物。人的际遇真是难说。刘师培原名光汉,在清末著有《攘论》、《中华民族志》等。曾和章炳麟创立光复会,是一位国学家。在国学方面著有:《国学发微》、《清末学术史》、《左庵文集五卷》、《谈左札记》、《论文杂记》、《中古文学史》。后来变节,充当两江总督端方的门下士,端方下台后,他到四川任国学院主讲。民国后章炳麟介绍他到北京大学担任文科教授。杨度发表《君宪救国论》,他也发表《国情论》和《劝告旧同盟会诸同志》的公开信。4年袁畀以公府咨议。他上了一篇谢恩折:

"窃师培业耽七略,才谢三长,孝标洊历艰屯,子骏冀兴古学,自维梼昧 ,幸值休明,综邹鲁之七经,昔惭呫呫哗。诵唐虞之二典,今睹都俞,恭维大总统乾德诞敷,谦光下济,风宣衢室。化溢灵台,访辛尹之遗箴,聘申公以束帛,偕偕士子,伸风议而遂栖迟,驶驶征夫,咏谘诹而怀靡及。顾复不遗葑采,忝备荛询,班国士之外传,进汉臣于前席,俾闻国政,责以春秋致用之方,遂候禁官,置之朝夕论思之地,宠光曲被,陨越滋虞,惟有仰竭涓埃,冀图报称。中远猷于辰告,励亮节于寅恭。尔有嘉谋,庶备南官之专对,朝无阙事,愿窥东观之遗书。"

5.4 严复

严复字几道,又字幼陵、又陵,福建侯官县人,光绪二年以福建船政学堂第一名学生被派到英国学海军,回国后任北洋水师学堂教习,他虽然是学海军,但他名驰中外的,是翻译西洋名著,曾参加过唐才常主持的张园"国会",被推为副会长,容闳为会长。清政府曾命令拿办参加会议的人,严复乃避难上海租界,致力于译书事业。先后成《天演论》、《名学》、《群学肄言》、《群己权界论》、《原富》、《法意》、《社会通诠》、《名学浅说》、《中国教育刍议》诸书。以古文介绍西方学说,严是中国第一人。他对于翻译工作有一种概念,认为应该求"信"求"达"求"雅"。他和同乡人辜鸿铭林纾齐名,为文坛三雄,不过严复是致力于把西洋学说介绍到中国来;辜鸿铭则是把中国学术思想翻译成外文,输送到国外去;林纾则是以古文通俗为终身工作。三人均有成就,各有一条工作之路。辜鸿铭曾在德国和法国留学,回国后为张之洞幕友,专研中国典籍,有英文作品《春秋大义》。他的思想为复古派,反对共和,不求功名,不过却瞧不起同乡遗老陈宝琛和郑孝胥。他的记忆力特别强,精通各国文字。

清时袁世凯任北洋大臣,曾经延揽严复,他很瞧不起袁,所以坚决拒绝。他说:"袁世凯是什么东西?够得上延揽我。"待到宣统继位。摄政王载沣迫袁离开军机大臣位子时,他却颇同情袁,不胜惋惜地说:"看来看去,袁还算是一个国家的柱石,置之闲散,未免可惜!"民国成立后他任京师大学堂的监督,当全国一致拥护共和时,他认为当时是有共和之名而无共和之实。袁要称帝前,想找几个大名流来支持,先找梁启超碰了钉子,杨度乃主张找严,开门见山地说:"幼老,您是反对共和制度的,近来德皇威廉第二也说共和制度不宜行之于中国,您对此有何高见?"严冷冷地说:"我没有高见,国事不同儿戏,岂可一改再改!"杨说:"中国非统一不可,欲统一则非有一雄豪君主统御,我们想发起组织一个研究国体的团体,请幼老为发起人如何?"严冷冷地答:"你们何必研究?称帝称王自为之可也。"杨见话不投机赶快改变口气说:"幼老您错了,政治主张不本学理而行则不顺,学者不以其所学献之国家则不忠,您是才望俱隆重的高士,岂可高卧不出,如天下苍生何?"这句话却打中了严的心坎,于是说:"好吧!你们去发起,我可以列个名。"第二天,筹安会发起筹组的消息在报上刊布,严复的大名赫然在发起人内。他只觉得有点茫茫然。

5.5 李燮和

早年是求是学堂的学生,曾参加过萍醴起义,失败后逃亡到日本,先后加入了光复会和同盟会。辛亥革命后,黎元洪委他为长江下游招讨使 ,他到上海策动警察响应起义,在吴淞挂了一个"光复军总司令"名义。刺杀宋教仁案发生后,他由湖南到了北京,以调和南北自任,实际上是因为穷得没有饭吃,想借此找机会。恰巧碰上了杨度,即被杨所收罗。

5.6 刘师培

刘师培,字申叔,号左盦,江苏仪征人。刘贵曾之子、刘文淇曾孙。1902年中举,1903年在上海结识章太炎蔡元培等人,并改名光汉,参入反清宣传。1917年被蔡元培聘为北京大学教授,讲授中古文学、"三礼"、《尚书》和训诂学,兼职北京大学附设国史编纂处。1919年1月,与黄侃、朱希祖马叙伦梁漱溟等成立"国故月刊社",成为国粹派。1919年11月20日因肺结核病逝于北京,年仅36岁。其主要著作由南桂馨钱玄同等搜集整理,计74种,称《刘申叔先生遗书》。其中关于论群经及小学者22种,论学术及文辞者13种,群书校释24种。

折叠 编辑本段 鼓吹复辟

6.1 请愿实行君主制

在8月间,杨度、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燮和、胡瑛等六人,在袁世凯的示意下,组织了。他们被称为筹安会"六君子"。筹安会挂的招牌是"学理讨论",其实是政治投机,他们援引古德诺的谬论,胡说"君主实较民主为优,而中国尤不能不用君主国体",公开鼓吹复辟帝制。筹安会成立后,立即通电全国,要各地文武官吏和商会团体速派代表进京,讨论国体问题。袁世凯在各地爪牙函电响应,纷纷派代表进京参加讨论。几天后,筹安会就通电全国说:各省机关及各团体代表投票表决,"一致主张君主立宪"。于是,在京各省文武官吏的代表分别组成"公民请愿团"。袁世凯的亲信梁士诒也抓紧时机,收买各方,组织各种请愿团,如京师商会请愿团、教育会请愿团、妇女请愿团、乞丐代表请愿团、人力车夫代表情愿团、孔社请愿团等。这些请愿团和筹安会的各省请愿团一起,同时向参政院投递请愿书,掀起了请愿实行君主制的风潮。

6.2 组织全国请愿联合会

9月1日,参政院开会"讨论"这些请愿书。6日,袁世凯示意国体问题应"征求多数国民之公意'。粱士诒、杨度等人风闻而动,收买各请愿团,组成"全国请愿联合会"。16日,"全国请愿联合会"向参政院呈上第二次请愿书,要求召开国民会议,解决国体问题。次日,参政院开会议决并咨请政府于年内召开国民会议。袁世凯及其党徒又嫌国民会议开会迟缓,于是梁士诒、杨度等人再一次发动请愿,推翻了原来召开国民会议的成案,要求参政院"另设机关,征求民意"。参政院于10月6日开会,决定不再召开国民会议,由"国民代表大会"来"决定国体"。10月8日,袁世凯公布了《国民代表大会选举法》。在各省军政长官监督下,加紧选举国民代表,即在当地进行所谓国体投票和推戴袁世凯为皇帝。12月7日,北京及各省投票推戴全部完毕,先后上报参政院,并推定参政院为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11日,参政院开会,举行所谓解决国体总投票。各省代表1993人所投的票,全部拥护君主制,并"完全一致""恭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参政院立即于当天以"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的名义上书"劝进"。袁世凯于同日假惺惺地将劝进书退回,并说:"今若帝制自为,则是背弃誓词,此于信义无可自解者也。"当日,参政院再次开会决定"再劝进",在15分钟内"草成"长达2000余字的第二次推戴书,当晚进呈。次日一早,袁世凯发布命令,承认帝位。13日,接受百官朝贺,大加封赏,同时下令查禁反对帝制的活动。31日,袁世凯下令明年(1916年)改为"中华帝国洪宪元年",准备于元旦正式登上皇帝宝座。这出复辟帝制的丑剧,至此达到高潮。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