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0 11:27:03

苏报 - 清末革命民主派报刊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报纸
报纸
编辑分类

近代 1902年《苏报》是中国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的国内第一份报纸,1896年6月26日创刊于上海,创办人胡璋,1903年6月底终刊。章太炎柳亚子等在《苏报》上发表过文章。1900年后由宣传改良转为倾向于革新,连续发表大量文章,"放言革命",揭露清王朝的反动本质,遭到当局查封。"苏报案"震动全国,促使革命运动迅速兴起。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苏报》

  • 语言

    中文

  • 类别

    中国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报纸

  • 编辑单位

    章士钊担任主笔

  • 创刊时间

    1896年6月26日

  • 地点

    于上海

  • 查封

    1903年7月7日被查封

折叠 编辑本段 清末革命民主派报刊

《苏报》简介

《苏报》1896年6月26日创刊于上海,创办人是胡璋,但由其妻日人生驹悦出面向日本驻沪总领事馆注册。第二阶段即陈范阶段。第三阶段是陈范、章士钊阶段。

1903年,爱国学生章士钊担任《苏报》主笔,《苏报》增设"学界风潮"和"舆论商榷"两个专栏,用来报道学生运动和大造革命舆论,并大力宣传邹容的《革命军》。中国清代末年的著名日报。

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6月26日创刊于上海。初创时﹐由胡璋的日本籍妻子生驹悦任"馆主"﹐邹弢任主笔。在日本驻沪领事馆注册。多刊社会新闻。

1900年原主无力维持﹐让给陈范。陈范聘汪文溥为主笔﹐一度致力于保皇立宪的宣传。

1902年起﹐陈范逐渐倾向革命﹐《苏报》态度也明显转变。该年冬特辟"学界风潮"专栏﹐公开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和革命活动﹐并约请中国教育会爱国学社成员撰写评论﹐成为两个革命团体的讲坛。

1903年起﹐言论日趋激烈。同年5月27日﹐聘请爱国学社社员章士钊任主笔。一个多月内﹐先后发表了《哀哉无国之民》﹑《客民篇》﹑《驳革命驳议》﹑《杀人主义》等十几篇具有强烈民主革命色彩的评论﹔刊登《读革命军》﹑《革命军序》等文﹐推荐邹容写的《革命军》。同年6月29日﹐《苏报》又以显著位置刊出章太炎的著名政论《康有为与觉罗君之关系》﹐对革命发出热情的礼赞。这些言论﹐引起清政府的震恐。两江总督魏光焘派人到上海﹐会同租界当局对《苏报》进行迫害。陈范﹑章士钊等先期走避﹐章太炎﹑邹容等6人被捕。章太炎被判监禁3年﹐邹容被判监禁2年。

1903年7月7日《苏报》也被查封。史称"苏报案"。《苏报》的革命宣传和"苏报案"﹐当时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促进了民主革命形势的发展。

专栏鼓吹革命

1903年2月,上海《苏报》开辟了《学界风潮》专栏,该专栏特为刊登革命师生的反清排满、抗议封建专制的文章而设。《苏报》原是一家日侨报纸,1896年发刊,1898年秋转售与中国人陈范。

陈范 字叔柔 ,号梦坡,湖南衡山人,他愤于清朝政府腐败,想主持清议以挽救时局,便鼓吹维新保皇。《苏报》与教育会和爱国学社的关系密切。《苏报》报导了南洋学退学风潮后,受新型思想的影响,言论日趋激烈。这年春节后,报馆聘爱国学社师生蔡元培、吴稚晖等七人撰写论说,并每月100元补助学社经费。很快,"革命排满"的呼号出现于报端,《苏报》开始变为教育会和学社的机关报。 "同盟会"一词广泛使用

1903年4月,《苏报》连续发表各地筹组"中国教学同盟"、中国学生同盟会"、"国民同盟会"等消息。排满反清的革命思想已经迅速深入人心,并有燎原之势。革命派的联合已为大势所趋,"同盟会"一词由此而风靡一时,被广泛使用。

支持学潮

1903年5月3日,上海广方言馆学生为反对总教习舒高第的无理压迫,倡议集体退学,总办赵滨彦竟欲调兵围校,后见学生坚执不屈,才设法调停。9日,杭州教会学校蕙兰书院学生,因反对美国教士甘惠德的欺侮,50余人退学,组成了改进学社。

1903年5月11日,《苏报》就学潮一事发表《读〈杭州蕙兰书院学生退校始末记书〉所感》,指出:"官立学堂,政府压制之小影也";"教会学堂,宗教压制之小影也"。因而学潮斗争是"脱奴隶之教育,去专制之范围";"释宗教之迷信,不受外人之羁绊"。文章认为,学潮乃是"政治界反抗力之先声"。

反击《中外日报》

1903年5月12日,《中外日报》在《存诚篇》中,攻击革命派创非常之论,挟骇众之言,遂欲首发大难,以号召徒众,假义声以风动天下",实则不足以要其成","不能实有所联结"。上海拒法、拒俄运动是改良派和革命派联合发动的演说自己的主张的有维新派、保皇党的汪康年、龙泽厚、冯镜如、易季服,也有革命派的蔡元培、吴稚晖、马君武、邹容;两派旗鼓相当。在拒俄会上,两派曾发生"因宗旨不合,相对驳诘,哄然走散之事"。

《中外日报》指责革命派的第二天,《苏报》即发表《敬告守旧诸君子》,指出"居今日而欲救吾同胞,舍革命外无他术。非革命不足以破坏,非破坏不足以建设,故革命实救中国之不二法门也"。该文并说,革命是要流血的,革命者宁愿流血,以为救四万万同胞。

14日,《中外日报》又发表论文《乘时篇》,攻击革命主张是"时之所必不能为"。《苏报》即于18日发表论说《读〈中外日报〉》,公开应战,指出群众幼稚的改革要求,"要不可谓非国家思想之萌芽者也,吾固将引而进之,而不知彼主笔之一切用消极手段者何为也"。

文章还指斥道,汪康年是听到了潮朝要镇压拒俄运动的风声,"故亟为此论以自解于官场也"。

改良 连续刊登革命文章

1903年6月1日,在主笔章士钊主持下,《苏报》开始"大改良",于文章、消息重要之处夹印大号字,突出学界风潮栏,增设舆论商榷栏,减少一般新闻。改革的主要目的在于"以单纯之议论,作时局之机关",就是说用革命的舆论影响中国政局。

1日,发表《康有为》一文,说"天下大势之所趋,其必经过一党之革命,殆为中国前途万无可逃之例","革命之宣言,殆已为全国之所公认,如铁案之不可移"。"新水非故水,前沤续后沤。戊戌之保皇,不能行于庚子之勤王;庚子之勤王,不能行于今后之革命",即使清廷百般设法阻止,包括抬出康有为,也"于中国之前途绝无影响"。斥康有为"间接乞怜于满清政府,而保圣清子孙万世之业",以为"今日之新社会,已少有康有为立锥之地"。2日,登《哀哉无国之民》以及《论江酉学堂学生无再留学之理》,号召学生不再"俯首就范于亡国家奴之下"。

3日,刊章炳麟之《客民篇》,斥清廷为"客帝"。

6日,发表"自然生"(张继)所作《祝北京大学堂学生》,指出"革命有二种,曰中央革命,曰地方革命",中央革命即由"中央政府所地为起点而延及于地方者",地方革命就是"革命洪水以地方为起点而奔赴中央政府所在地",号召北京大学堂学生学习巴黎、维也纳、柏林、圣彼得堡学生"撞自由钟"、"树独立旗"、"杀皇帝"、"倒政府"。

7日,载《论中国当道者皆革命党》,反对清政府的文化高压政策。

9日,载章士钊的《读〈革命军〉》,指出出:"仇满之见,固普通之人所知也,而今日世袭君主者满人,占贵族之特权者满人,驻防各地以压制奴隶者满人,夫革命之事亦岂有乎去世袭君主、排贵族特权、覆一切压制之策者乎"?

10日,刊张继的《读〈严拿留学生密谕〉有愤》。说:"非因不去,良果不结;小丑不除,大敌难御"。"对今之满洲既能张复仇主义,以光复我有,则他日之大英、大法、大俄、大德之来主我者,亦可张复仇之气,以驱逐之也何难"!

11日,载无名氏《杂感》,疾呼"时乎,时乎,机不再失!乘是而流一点万世不磨之鲜血,造一个完全美备之政体,荡清胡氛,强我种类。虽千万圆颅乱掷于血雨肉泥中,而万世钦仰此光明磊落之手段,岂不大快乐事"!

12日,发表柳亚子、章炳麟、蔡冶民及邹容等人合写的《驳〈革命驳议〉》,痛斥"只可立宪,不可革命"的论调,提出革命与改良是根本对立的,只有流血斗争,才能创建"新中国"。

20日,登《江南水师学堂之鬼蜮》,指出:"盖学生者,实能于方今各社会中独树一帜,有吸取新思想之资地,有翕受新感情之脑筋,有担任新中国之学问。社会主义方倒欧风、倾亚雨而来,旁皇而无所著,而直接承受之力,不得不以学生为之媒"。

22日,刊《杀人主义》一文,说清政府与四万万同胞"有二百六十年不共戴天的大仇",号召人们与仇敌斗争到底"。路易死,法乃强;英靳去,美乃昌。毋馁尔气,毋韬尔芒;插义旗于大地,覆政府于中央;扫除妖孽,还我冠裳!时则独立厅建,自由钟撞,率我四百兆共和国民,开一杀人之大纪念会,以示来者于弗忘"。完全是一篇武装起义的檄文,读之令人心砰。

中国教育会分裂

1903年6月1日,《苏报》刊登了中国教育会的广告,声明通讯地址是"大马路泥城桥外福源里二十二号中国教育会",特别强调"切勿误寄爱国学社"。爱国学社与中国教育会的分裂,出人意料。爱国学社成立后影响日大。5月,教育会在张园开会时,有人提到"学社即教育会之一部分",学生大哗,他们在自办的刊物《童子世界》上刊出《爱国学社之主人翁》一文,针锋相对地说:"爱国学社之主人翁谁乎?爱国学社者,爱国学社之爱国学社也"。这标志着中国教育会与爱国学社这两个革命团体的公开分裂。自此事情日僵。

13日晚,在学社召开评议会,讨论会与社谁为主体?爱国学社代表认为学社为独立机构,不受教育会教导。蔡元培、黄宗仰主张"听学社独立"。双言语冲突,不欢而散。蔡元培气得不愿再管事,两三天后便去了青岛。裂缝无法弥补。

19日,爱国学社社员发表《敬谢教育会》一文,宣布独立。

25日,黄宗仰代表教育会在《苏报》发表《贺爱国学社之独立》。教育会与学社正式分裂。

赞《革命军》

6月,《苏报》高度评价邹容的《革命军》和章炳麟的《驳康有为书》,赞扬《革命军》是"以国民主义为干,以仇满为用,据扯往事,根极公理,驱以犀利之笔,达以浅直之词","诚今日国民教育之第一教科书也"。"读之当无不拔剑起舞,发冲肩竖。若能以此书普及四万万人之脑海,中国当兴也勃焉"。而《驳康有为书》则"持矛刺盾,义正辞严,非特康氏无可置辩,亦足以破满人之胆矣。凡我汉种,允宜家置一编,以作警钟棒喝"。

清廷欲捕革命党

6月,在恩寿督促下,上海道袁树勋不断与各国领事谈判。

20日,两江总督魏光焘电告外务部:"查有上海创立爱国会社,招集群不逞之徒,倡演革命诸邪说,已饧查禁密拿"。

21日,清廷据魏电下旨说:"似此猖狂悖谬,形同叛逆,将为风俗人心之害。著沿海沿江各省督抚,务将此等败类严密查拿,随时惩办"。袁树勋即以"奉旨查办"名义继续交涉。

22日,谓上海租界"有人名为拒俄抗法,实希图作乱",要求密拿严办为首等。并开出名单列有蔡元培、陈范、吴敬恒、黄宗仰、章炳麟、邹容等人。兼湖广总督端方23日电魏光焘,强调《苏报》"悍谬横肆,为患非小,能设法收回自开至妙。否则,我办一事,彼发一议,害政惑人,终无了时"。

24日,魏光焘电复端方,告以已"嘱沪道婉商工部局",查禁《苏报》。

25日,候补道俞明震由南京抵沪,会同袁树勋与驻沪领事署交涉,要求签票协捕蔡元培章炳麟等6人。领事团以案犯属政治性质为由,拒绝协捕。

逮捕章炳麟

6月,上海租界当局在上海道袁树勋的不断交涉下,开始让步,同意清廷的要求。

29日,袁树勋、俞明震办的交涉已告成功,租界当局开始捕人。

袁树勋等拿着"圣旨"去请求领事们签字捉拿"钦犯",各领事表示,如作为租界之案,在租界审理,便可以考虑。袁表现愿照此办理,领事们便同意签字英、美领事告诉袁,清方必须恪守这一定约:"照章,凡在租界犯案者,应在公堂定罪,在租界受罪"。但工部局仍拒绝会同捕人,魏光焘采用英国法律顾问的主意,命袁、俞向英界会审公廨控告这些"钦犯",工部局才不得不出票拘人待讯。

29日上午,侦探、巡捕多人闯进三马路《苏报》馆,出示查禁"爱国会社"和《苏报》,捉拿"钱允生、程吉甫、陈叔畴、章炳麟、邹容、龙积之、陈范七人"的牌告,当场将帐房程吉甫锁去。陈范当天也在馆内,巡捕两次到馆都没有捉他,陈连夜走避。

30日上午,探捕又往爱国学社捕人。章炳麟仍住在社内。头一天晚上,他与吴稚晖等去《苏报》馆向陈范打听捕人情况知道自己也在列。

这天清晨,叶瀚又来到学社劝章等"留此身以有待",他们纷纷散去,章独岿然不动。巡捕拿着拘票,一一指名查问。章答道:"余人都不在,要拿章炳麟,我就是!"遂被铐走。同日,陈范的儿子仲歧、钱宝仁在女学报馆被捕。4人均被押在巡捕房。

章炳麟并写信劝邹容、龙泽厚自动投案。龙当夜自首。

《苏报》被查封

1903年7月6日,章炳麟的《狱中答新闻报》一文揭载于《苏报》。当日,清廷方面律师古柏向公廨要求查封《苏报》。审官允准,英领事签字,但工部局拒不执行,用不派人会审他案相抵制,这样,《苏报》馆于1903年7月7日被封。名震一世的革命报纸至此停言。

章炳麟、邹容被判监禁

1904年 5月21日,经汪懋琨会同英国副领事德为门等复讯,宣布章炳麟监禁三年、邹容监禁二年,罚做苦工,自到案之日起算,限满释放,驱逐出租界。"《苏报》案"至此收场。

因此案颇多龃龉,故判决始终未下。舆论纷纷指责将章、邹长期关押而不判刑有违法律和道德;工部局并放出风来,说再不宣判就将人放掉。清廷外务部怕前功尽弃,这才接受英使意见,同意缩短刑期。孙中山指出:"此案涉及清帝个人,为朝廷与人民聚讼之始,乃清朝以来所未有也。清廷虽胜讼,而章邹不过仅得囚禁两年而已。于是民气为之大壮"。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意义

《苏报》初创时,由胡璋的日本籍妻子生驹悦任"馆主",邹悦任主笔,在日本驻沪领事馆注册,多刊社会新闻。1900年原主无力维持,让给陈范。陈范聘汪文溥为主笔,一度致力于保皇立宪的宣传。1902年起,陈范逐渐倾向革命,《苏报》态度也明显转变。1902年冬特辟"学界风潮"专栏,公开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和革命活动,并约请中国教育会和爱国学社成员撰写评论,成为两个革命团体的讲坛,1903年起,言论日趋激烈。

同年5月27日,聘请爱国学社社员章士钊任主笔。一个多月内,先后发表了《哀哉无国之民》《客民篇》《驳革命驳议》《杀人主义》等十几篇具有强烈民主革命色彩的评论;刊登《读革命军》《革命军序》等文,推荐邹容写的《革命军》。同年6月29日,《苏报》又以显著位置刊出章太炎的著名政论《康有为与觉罗君之关系》,对革命发出热情的礼赞。这些言论,引起清政府的震恐。两江总督魏光焘派人到上海,会同租界当局对《苏报》进行迫害。陈范、章士钊等先期走避,章太炎、邹容等6人被捕。章太炎被判监禁3年,邹容被判监禁2年。《苏报》也于1903年7月7日被查封。史称"苏报案"。《苏报》的革命宣传和"苏报案",当时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促进了民主革命形势的发展。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