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31 18:11:22

爱新觉罗·毓嶦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爱新觉罗·毓嶦(1923年10月10日-2016年7月8日),号君固,大连人,书法家,中国最后一位恭亲王。

他的父亲溥伟于清光绪年间承袭了和硕恭亲王爵。毓嶦在清皇室辈分的排列中属于罗含义马千面还宗万坏乾隆皇帝钦定的"永、绵、奕、载、溥、毓、恒、启"中的"毓"字辈。1939年,来自毓嶦承袭了和硕恭亲王爵位。

基本信息

  • 毕业院校

    溥仪皇宫着万连饭私塾

  • 信仰

    佛教

  • 主要成就

    工句少仅年缩胜国最后的恭亲王

  • 代表作品

    爱新觉罗款载秋双位民怕·毓嶦回忆录

  • 君固

  • 父亲

    恭亲王爵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事迹

从溥仪奴才到书法家

如果不知道毓嶦的姓氏是爱新觉罗,万万想不到一名书法家曾当了二十年皇帝身边的奴才。

这是一位八十岁老人的传奇故事--14岁被带入伪满洲国皇宫的私塾读书,开始了与溥仪共处20年的特殊经历。19果制宁45年他与溥仪被苏联红军俘虏,后被一同遣送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1957年后,先在京郊某农场务农,许和文化大革命期间被送至东北强制劳动。直至四人帮倒台,才回到北京。

他就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堂课课销侄、光绪年间和硕恭贤亲王溥伟的儿子爱新觉罗·毓嶦。

随帝廿年不过是奴才

溥仪与毓老是叔侄关系。但据毓老讲,在溥仪眼中他只是臣子,奴才。溥仪可能认为自己是主宰世界的人,是天下万人之尊,别人在他眼里都是奴才,甚至连他的皇后也不过如此。

他父亲是1936年去世的。依然按照前清王室规定,毓嶦带着三件传家宝――咸丰皇帝的密谕、大阅御用的紫宝石黄丝腰带和那把白虹刀,前往长春,追随溥仪。其实毓值钟毫置嶦到长春溥仪那儿念书,也是为洋宪了带出一张嘴,给家里减轻点过张表治她排矛序局还负担。毓嶦到了长春后,配纸张或布宪受溥仪将毓嶦母亲和两个弟弟也接过去了,每个月还给一定的生活费。

溥仪在长春办了个私塾,还是抱着复兴大清国的梦想,他想先培养出心腹,送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毕业回合剧表制接它因斗际大来之后,到伪满军队里当官,这样伪满军队就成了他的嫡系。1937年毓嶦到长春时,私塾里有五个学生。除了汉语、数理化、历史课等,毓嶦来的第二年赶上开英语课,老师陈承翰是溥仪二属证证收养注尔妹夫的舅舅,早年毕业于复旦大赵七每感树止稳士岁。毓嶦他们都是从同行边茶全矿布题ABCD开始学的,读的课本叫《相消送沉叫整状敌New Crown》。学了两年后,太平洋战争打起来了,溥仪怕日本人说他亲美,就不让毓嶦他们学英语了

私塾里有一堂特殊的课是溥仪亲自给上的,专讲雍正的上谕,因为溥仪兴世最崇拜雍正皇帝,反对结武未银案先复用河策矿京党营私,溥仪本人就有些"谈党沙半牛搞聚色变",当时伪执政时期日本人就要成立"协和党",溥仪就害怕听见"党"字,坚决反对,所以日本人把它改为"协和会",虽然是换汤不换药,但溥仪就同意了。

溥仪也是个"三分钟热情"的人,那时他新买了打字机、油印机,想图个新鲜。三在由信左他不会打字,宫府内的打字员正好是毓嶦他们的远亲,溥仪就把他叫到缉熙校生怀整笔楼上来看着他打字;溥仪用打字蜡纸在玻璃板上用复写笔抄的雍正上谕,再油印出来。溥仪也没长性过价创宗开烟华事定究出,没讲几课,他就停了。

仪给毓嶦他们上的第一课是雍正的《朋党论》。学《朋党论》不能白学,要用实际行动表示毓嶦他化探速青权鱼们绝不结党营私,怎外异集原脱缩步威补越则么表示呢?就要人人互相监视,对其他人的一言一行随时要向溥仪打小报告。毓嶦他们几个学生其实都是同族宗亲,但到最后都变成了非公事不言,都怕给小报告;而毓嶦他们这些学生,要对他无限忠诚,绝对不许说假话。后来有的学生年岁大了,结设业我效了婚,溥仪高兴了会问一句:"昨天回家和你媳妇…绍叶始规联景怕周帮妒督…"学生也得如实回禀,不然就犯欺君之罪

溥仪的疑心重。他可能听了很多传闻,比如汪精卫到日本治病后死在那里,传言吴佩孚也被日本医生治死了,溥仪听了,总是害怕日本人安窃听器或是害他。他那段时间比较苦闷烦躁,经常打毓嶦他们出气。溥仪有一次得了痔疮,买了不少药甲威独劳倒露七味优首,毓嶦那时还小,看到这种药很稀奇,随口说了句:"这药很像个枪弹!"这立即触动了溥仪的忌讳,"这不是咒我吃枪弹吗?"于是毓嶦狠狠挨了一顿板子。溥仪那时候没有生杀大权,毓嶦相信,如果有,他肯定把毓嶦拉套左散印急每出去毙了。皇上杀个人算什么呀?

在溥仪身边"不胜小心"--他喜怒无常,你真的是没法小心。有一次溥仪有点感冒,发了点烧,要避风。你在他身边看报,翻过来看另外一版,就这点风,也能让他"龙颜大怒":"你不知道我在避风吗?用报纸在我身边扇风,是不想让我快点好吧?"于是赶紧趴在地上请罪、磕头。

以前毓嶦他们对溥仪一概叫皇上,直到改造后才改口叫"大叔"。溥仪装土神望备受于底怕斯文在《我的前半生》里提到了数百人,都用的真名实姓,但蛋有育样高从位唯独毓嶦他们三个"毓"字辈的让粉留左,他都给化了名,毓嶦在这本书里就是那个"小固",场越权觉至于为什么把毓嶦他们"三小"用了化名,毓嶦还从来没有问过他.

被俘时悟出人生意义

1945年,毓嶦及溥仪等人在沈阳机场被苏联军试权乡利队俘虏,1946年溥仪被关进修教钟研收容所,到1949年才释放。"在收容所里,溥仪每年都要闹情绪,不是因为厌烦劳动,而是他给斯大林上书申请在苏联定居,但全都石沉列初销地号听大海,回国就成了他的大忌,认为回国就必死无疑。溥仪敢当中国人的皇帝,却不敢面对亿万中国人的"容颜",真是胆小如鼠,但最终他还是没有队都界长没胞如愿。"

毓老语重心长地讲:"人终究是要变的,在苏联当俘虏的岁月里,我们经历了很多,也成长了许多。"毓老没振限左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他接着说:"以名住未守角外预较她前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是溥仪的臣子,对他要尽子游犯源雨际态忠敬孝。但是到苏联后,特别是首次接触了马列主义,才觉着资流得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无知,大家不是君臣,而是能够享受同等待遇的个体。我的思想开始慢慢有件官用切火带甲了转变,后来大家的思想都进步了不少。最让人不能忘记的,是在最后的日子里溥仪还专门成立了马列主义学习会,和我们大调题行家一起要求进步。社会在进步,人的思想也不断的要求上进,溥仪能做到这些,真是出乎意料。"

胆小怕死的皇帝

谈到溥仪的性格,毓老风趣地说:"溥仪是一个既胆小又怕死的皇帝,疑心又大,人们常说伴君如伴虎,更肉报将菜房容破台乙何况是疑心重的老虎?他还时常打人骂人,做臣子的挨打不过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溥仪因患痔疮,买了不少药,我见到这种药很稀奇,无意中说了句"很像个枪弹",立刻犯了他的忌讳,他很生气的说:"你咒我吃枪弹,我先赏你枪子儿吃!"然后我又得挨打了,打得是轻或重,现在已没有印象了。挨打完还得向溥仪磕头谢恩,谢不斩之恩。"

说到此处,毓老手舞足蹈,显得激动不已:"幸亏日本帝国"亲邦"没有给他生杀大权,要不然的话,我早已化成黄土了。"

皇族后裔的新生

"过去的岁月,让我失去了荣华宝贵,失去了显赫的地位,但我并不觉得可惜,它反而应该是我生活中的一大财富,我把它总结为自己的"裕生",富裕之生。"毓老这样总结他的"历史",面对新的生活他又充满了希望和热情。

"从苏联回国直到现在,我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从奴才到平民,从俘虏到自由都感受到社会在变革,在不断改进,这应该是我生活的新开始。"然而新的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在当时那样大的社会历史背景下,他同样历经文革过程中的洗礼。

1986年,中国书法协会在香港举办书画展,有21个爱新觉罗氏成员参加了画展,毓老的作品也在其中。在谈及对香港有何印象时,毓老帅气地用手在一衣兜里一掏,幽默地说:"空空如也。香港是购物天堂,什么都好,就是东西太贵,我们买不起。但是却能一饱眼福,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

他接著又说:"现在的香港发展特别快,我非常希望有机会能再到香港展示我的书法作品,促进两地的文化交流。同时也希望在香港的爱新觉罗后裔们能和我们多些联系。我们始终同属一个祖宗,有着同样的血脉。"

让假爱新觉罗氏沾光也无妨

毓老前后三次应邀到日本进行文化交流。在谈到日本人篡改历史教科书和强占中国钓鱼岛等事件时,毓老非常生气地说:"日本人是分派别的,右派势力想搞军国主义复辟,但是我们现在不能搞中日分裂,应该争取建立中日友好关系。"

最后,对于现时有不少人以"爱新觉罗"氏自居,毓老有自己的见解。"现在的确有很多人都打著爱新觉罗家族的名号,想沾光,我曾经想过要对这些所谓爱新觉罗家族的人进行一次"打假"活动,但是很多人都对我说,这些假冒的爱新觉罗后代都是好样的,他们不会给家族丢脸,才不要打什么假。我转念一想,也有道理,他们总算给爱新觉罗家族争光,那也是件好事!"忽然他又笑着说:"我有这样的想法不会太自私吧!"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1937年2月到长春伪皇宫内私塾读书,师从宫中名师陈曾寿先生学习书法,并学古诗词等。

1945年8月,随溥仪被俘入前苏联。

1950年被送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在押学习。文革期间被强制下放劳动。

1979年获得平反返京,在中国艺苑专职从事书法创作。

2016年在京逝世,享年94岁。

折叠 编辑本段 代表作品

书名:爱新觉罗·毓嶦回忆录

ISBN:750751831

作者:爱新觉罗﹒毓嶦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定价:40

页数:512

出版日期:2005-5-1

版次:

开本:16开

包装:平装

简介:本书围绕涉及溥仪的人、事、景、物,构成了一个个生动的小故事。书中还揭示了一些外人不知道的事情,如谭玉龄(溥仪的贵人)之死是个谜,本书虽未给予正面回答,但事实上是与溥仪有关系的。再如有人传说溥仪搞什么同性恋,本书也有说法.......

目录:

上卷我与末代皇帝的二十年

引子

/(3)

长春篇伪满洲国时期

我和溥仪的关系

/(7)

溥仪为什么要办个私塾

/(8)

所谓私塾(9)

两堂特殊的课(12)

学生的日常生活(15)

皇后和贵人

/(21)

我所见到的皇后(21)

新贵人谭玉龄(23)

谭玉龄之死(25)

为谭玉龄出大殡(28)

碟仙(29)

我所知道的李玉琴(30)

信仰和迷信

/(34)

吃素(37)拜堂子(38)推背图(39)

看风水(40)

"天眼通"(41)溥仪的气功(41)

巧言(42)

"白骨观"(43)

盛(剩)馔之谜

/(44)

文体活动

/(47)

台球(49)网球(49)溜冰(49)游泳(50)

太极拳(50)实弹射击(52)

缉熙楼和西花园

/(53)

寝宫(54)书斋(55)御署·裁可·恭桶(56)

卫生间兼阅览室(58)打游击式的"传膳"(60)

西花园(植秀轩)(61)

同德殿

/(64)

大广间(65)帝后御居(67)防空洞与神庙(68)

勤民楼与怀远楼(69)

"家门以内"拾遗

/(72)

"门"的讲究(72)司房(74)随侍(一)(76)

侍医(77)林医生(78)随侍(二)(78)

茶房(79)膳房(79)二嬷(80)勤务班(81)

溥仪为什么要打人

/(86)

请家法--打板子(87)无妄之灾(88)

西太后的遗风(90)

溥仪琐记

/(93)

溥仪的万寿节(93)文化修养(94)书法(97)

文章和著作(97)外语(98)摄影(98)

扈从巡狩(99)黄子正(99)着装(100)

大崩溃起居注

/(102)

空袭警报(102)自家起火(104)"胜利"大逃亡(105)

皇上"进得香"(108)"避难"大栗子(109)

自批其颊(111)"退位诏书"(112)箱子的秘密(113)

儿行千里母担忧(115)梦醒沈阳(116)刀下留鸡(119)

伯力篇苏联哈巴罗夫斯克时期

初到赤塔

/(123)

黑面包与猪肉罐头(124)

"解手"的误会(125)

"胡萝卜"村(127)

"诺尔赞"矿泉水(128)

张景惠"内阁"的到来(130)苍蝇之歌(132)

"谢主龙恩"(134)

红河子

/(136)

初为"阶下囚"(137)俘虏生活与消遣(140)

献宝、藏宝与弃宝(141)洗澡和泻利盐(144)

伯力市内

/(145)

"亨利·溥仪"(146)一宅两院(147)

溥仪的心事(149)俘虏的"家门以内"(150)

自娱自乐(151)放生(152)劳动杂记(153)

学习马列主义(155)

归国前奏

/(155)

第二收容所的"民主运动"(158)第五收容所(160)

皇帝立嗣(161)俘虏医院(164)

俄罗斯"国骂"(165)伯力尾声(166)

抚顺篇新中国时期

归国途中

/(171)

"家乡第一餐"(172)

"皇上"要决斗(174)

溥仪见高岗(175)严阵以待的抚顺(177)

学习与改造

/(180)

"溥仪大叔"(181)转移到哈尔滨(182)

"烧香引鬼"与"坐以待毙"(184)两次献宝(187)

隆(笼)中琐记

/(191)

糊纸盒(192)大检举大坦白(195)

监号门开了

/(200)

通信(203)参观(203)探视(205)走向新生活(208)

补记篇

我与溥仪的后期往来

/(213)

伪满皇帝、群臣速写

/(219)

溥仪和竹本多吉

/(234)

关于我的袭爵

/(249)

附录:末代皇帝的坟墓

/(英)苏东尼(262)

下卷我自己的故事

引子

/(271)

重返北京(1957~1969)

新生(273)

溥仪走后的大栗子(278)

谋生(290)

组织劳动(298)

溥仪被特赦回到北京(307)

溥仪给毓螗的信(311)

天堂河农场(315)一

水利队(318)

凤河营(323)

李玉琴来到北京(324)

庞各庄(326)

二分场(330)

溥仪结婚(332)

初到二分场(335)

果树队和葡萄园(336)

文艺队(337)

魔术--鸭箱子和鸭子的故事(338)

东观音寺(339)

溥仪的新生活(340)

结婚(342)

《我的前半生》出版了(344)

太阳能浴池管理员(345)

鸭场的小故事(346)

"文化大革命"的开始(347)

高潮(348)

革命的"新秩序"(348)

军管(349)

发毛主席像章(350)

溥仪的最后(352)

战备转场(1969~1979)

转场(353)

五八五场(354)

老伴的到来(356)

"平生我自知"(357)

五八幺(358)

浑蛋逻辑社(359)

二次战备转场(359)

发配沈阳(360)

马三家子(361)

真正的强劳(363)

强劳的形形色色(364)

转移到康平(368)在康平的强劳生活(369)解除强劳(373)

一路之上(375)

蹲车站(377)

凌源县县镇(379)

劳改总队的新生工厂(379)就业工人(381)初到凌源(382)

新生活(383)

公房(384)

一手推车的家当(385)

菜园子(387)

压塑料(389)

菜地三个难兄难弟(390)

宰年猪(392)

回家探亲(393)

北票万人坑(395)

岳母的到来(396)

拔牙和镶牙(396)

两次地震(399)

劳动的调动(401)

有关学习的情况(402)

再次重返北京(1979-)

二次回到北京(406)

南郊农场(407)

小试身手(408)

南薰阁的开张(408)

现场表演(409)

经理的苦心(411)

深圳之行(411)

深圳途中(412)

初到深圳(413)

南薰画廊的开幕式(415)

参观和购物(416)

香港爱新觉罗氏书画展(418)

溥杰的干闺女(418)

游海洋公园(418)

有关海洋公园(419)

探亲访友(420)

展览结束(423)

首次赴日本开展书画交流

出国的缘起(424)

一般的出国手续(424)

踏上东瀛(426)

札幌(427)

开幕前的准备(428)

成吉思汗烤肉(429)

拜会(430)开幕式(432)观光(433)告别札幌(435)

水海道(435)

鸡素烧(436)

展销和再见(438)

金泽(439)

布展和拜会(439)

开幕式和"包探"(441)

参观(442)

平井的宴请(443)

温泉之行(445)

再见了金泽(446)

东京三日(446)

第二次赴日本交流

再赴东瀛(449)神户(449)观光(450)布置展览会(452)

桑拿和情侣旅馆(452)

开幕式(453)

另外一个爱新觉罗展(454)

高架桥下的商店街(455)

天皇的御崩逝(456)

新天皇即位(458)

神户展览的尾声(458)

大阪展览(459)

后藤的家(460)

布置大阪展览(461)

参观托儿所和幼儿园(462)

大阪展的开幕式(463)

新老顾客(464)

观光奈良(465)

会见总领事和娉生(467)

大阪展览的尾声(468)

应邀赴大垣(468)

八尾展览(471)

开幕式(472)

参观展览(472)

大阪城(473)

闭幕式(475)

飞赴松本(475)

松本展览(477)

松本一日游(478)

除夕之夜(479)

四国去者(480)

新居滨展(480)

卡拉OK(481)

展览顺利结束(482)

在东京大仓饭店(482)

参观日本国会议事堂(483)

霞个关大厦43楼上的晚宴(485)

中国书画展末代皇朝"爱新觉罗族篇"(486)东京散记(486)

嵯峨公元的宴请(487)

尾声和回国(490)

第三次赴日本交流

楔子(490)

大阪一广岛(491)

展销开幕(492)

爱新觉罗美术馆的开幕式(494)

和平纪念公园(495)

冈山展览(496)

冈山观光(497)

团长入院(501)

太田的约见(503)

中日友好(504)

福山展销(507)

三原展(510)

福冈一归国(512)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