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1 10:31:07

楚帛书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编辑分类

楚帛书又称楚缯书,内容共分三部分分,即天象、灾变、四时运转和月令禁忌,其内容丰富庞杂,不仅载录了楚地流传的神话传说和风俗,而且还包含阴阳五行、天人感应等方面的思想。在文字四周绘有12个怪异神像,帛书四角有用青红白黑四色描绘的树木。 ·内容大意在天地尚未形成,世界处于混沌状态之时,先有伏羲、女娲二神,结为夫妇,生了四子。这四子后来成为代表四时的四神。四神开辟大地,这是他们懂得阴阳参化法则的缘故。由禹与契来管理大地,制定历法,使星辰升落有序,山陵畅通,并使山陵与江海之间阴阳通气。当时未有日月,由四神轮流代表四时。四神的老大叫青干,老二叫朱四单,老三叫白大橪,老四叫墨干。

一千数百年以后,帝俊生出日月。从此九州太平,山陵安靖。四神还造了天盖,使它旋转,并用五色木的精华加固天盖。炎帝派祝融以四神奠定三天四极。人们都敬事九天,求得太平,不敢蔑视天神。帝俊于是制定日月的运转规则。

后来共工氏制定十干、闰月,制定更为准确的历法,一日夜分为霄、朝、昼、夕。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楚帛书

  • 出土地点

    湖南长沙子弹库楚墓

  • 所属年代

    战国中期晚段

  • 38.76cm

  • 47cm

折叠 编辑本段 基本简介

楚帛书又称楚缯书,内容共分三部分分,即天象、灾变、四时运转和月令禁忌,其内容丰富庞杂,不仅载录了楚地流传的神话传说和风俗,而且还包含阴阳五行、天人感应等方面的思想。在文字四周绘有12个怪异神像,帛书四角有用青红白黑四色描绘的树木。 ·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就帛书的书法艺术而言,其排行大体整齐,间距基本相同,在力求规范帛书帛书整齐之中又现自然恣放之色。其字体扁平而稳定,均衡而对称,端正而严肃,介于篆隶之间,其笔法圆润流畅,直有波折,曲有挑势,于粗细变化之中显其秀美,在点画顿挫中展其清韵,充分展示作者将文字艺术化的刻意追求。

帛书的画像列于文字的四围,先以细线勾描,然后平涂色彩,看似漫不经心随意绘出,却将12个神录描绘得姿态各异,活灵活现,他们或立或卧,或奔走或跳跃,个个栩栩如生。同时所绘神灵像又显示出很强的写实性,如一些神像身上的斑纹,描绘得细致真切,仿佛从虎豹身上揭来。特别是帛书四周所画的树木,随物赋形,繁枝摇曳,依像图貌,茂肚婆娑,可谓用笔之工、描绘之细分毫不爽。楚帛书不仅是中国古代艺术中的珍品,也是世界艺术史上的瑰宝。

出土地点:湖南长沙子弹库楚墓

外形尺寸:帛书长38.76cm,宽47cm

制作年代:战国中期晚段

折叠 编辑本段 四季神像

楚帛书是1942年9月在长沙东郊子弹库地方的楚墓中被盗掘出土,后来此书流入美国,一度寄存在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旋经古董商出售,现存放在华盛顿的赛克勒美术馆,成为该馆的"镇库之宝"。这是一幅绘在略近长方形(47×38.7厘米)的丝织物上的彩色书画,东、南、西、北四边环绕绘有春、夏、秋、冬四季十二月的彩色神像,并附有"题记",在四边所画神像的中心,写有两篇配合的文章,一篇是十三行,另一篇是八行,行款的排列相互颠倒。

十二月神像的"题记",载有十二月的月名和每月适宜的行事和禁忌,末尾载有每个月神的职司或主管的事。所有十二月名,和《尔雅·释天》所载基本相同,帛书和《尔雅》所载月名,字有不同的,读音都相同,该是音同通用。这十二个月名,是战国时代楚国常用的,例如《离骚》所说:"摄提贞于孟陬兮","孟陬"即指孟春正月。《尔雅》邢昺的疏,只说是"皆月之别名",并说:"其事义皆未详通,故阙而不论。"清代学者郝懿行的《尔雅义疏》,依据字义所作的解说,都无确切依据,并不可信。从帛书所载每月"题记"看来,这十二个月名该来自十二月神之名。所有每月"题记"的末尾,都有三字用以指明这个月神的职掌或适宜的行事。值得注意的是,春、夏、秋、冬四季的最后月份都载有这个月神的职司,如三月"秉司春",六月"叔司夏",九月"玄司秋",十二月"*[荼 土]司冬",而其他月份不同,只记有这个月神的主要执掌,如二月"女此武",因为此月"可以出师";又如四月"余取(娶)女",因为此月可以"取(娶)女为邦□"。据此可知,十二月神像中,每季最后月份之神,既是主管此月之神,同时又是职司此季之神。秉、*[虘 又](且)、玄、*[荼 土](涂),该即职司春、夏、秋、冬四季之神。

楚帛书中间八行一段,讲的是创世神话,说雹戏(即伏羲)所生四子,"长曰青□干,二曰朱□兽,三曰翏黄难,四曰□墨(黑)干",就是"秉"、"*[虘 又]"、"玄"、"*[荼 土]"四个四时(四季)之神。这样以四时之神与四方、四色相配合,原是先秦时代流行的学说和风俗。《礼记·月令》和《吕氏春秋·十二纪》,就记载有五帝、五神和四时、四方、五色、五行、十日等配合的系统。

《月令篇》这样把许多事物归纳到五行系统之中,是逐步发展形成的,具有很悠久的历史。以五神配合五行之说,春秋时代晋太史蔡墨已说到(见《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以五神配合五行、四方、五色、五虫之说,春秋时代也早已存在,如虢公作梦,在宗庙中见到"有神人面白毛虎爪,执钺立于西阿",召来史嚣占卜,据说这是天之刑神蓐收(见《国语·晋语二》)。五帝配合五行、四方、五色之说,也早已存在,如秦襄公自以为"主少嗥之神,作西畴,祠白帝";秦献公自以为得"金"瑞,在栎阳作畦畴,祠白帝(见《史记·封禅书》)。四方和十日、五色相配之说,战国初年也早已有了,如《墨子·贵义篇》说上帝以甲乙日杀青龙于东方,以丙丁日杀赤龙于南方,以庚辛日杀白龙于西方,以壬癸日杀黑龙于北方。

《月令篇》这个五神配合四时、五行、四方、五色的系统虽然历史很悠久,中原地区普遍流行,但是其他地区也还流传着不同的配合系统,如《山海经·海外经》,就以句芒、祝融、蓐收和禺强配合东、南、西、北四方,这样以禺强为北方之神是和《月令》以玄冥为北方之神不同的。《管子·五行篇》说:"昔者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得大常而察于地利,得奢龙而辨于东方,得祝融而辨于南方,得大封而辨于西方,得后土而辨于北方。黄帝得六相而天地治、神明至。"这样以奢龙、祝融、大封、后土配合东、南、西、北四方,是和《月令》系统很不同的。楚帛书所载四季神像和四方、四色、五行的配合,和《月令》比较,既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之处。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