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1 18:33:59

进攻 - 汉语词语 锁定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按作战规模,分为战略进攻、战役进攻和战术进攻;按敌人行动性质,分为对防御之敌进攻、对驻止之敌进攻和对运动之敌进攻;按地形、天候的不同,分为登陆、渡江河、城市、山地、高原、荒漠草原、水网稻田、热带山岳丛林、高寒地区以及夜间等特殊条件下的进攻

按作战规模,分为战略进攻、战役进攻和战术进攻;按敌人行动性质,分为对防御之敌进攻、对驻止之敌进攻和对运动之敌进攻;按地形、天候的不同,分为登陆、渡江河、城市、山地、高原、荒漠草原、水网稻田、热带山岳丛林、高寒地区以及夜间等特殊条件下的进攻。战略防御中的反攻,防御战役中的反突击,战术范围的反冲击均属进攻行动。目的是消灭或击溃敌人;打击并摧毁对方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和重要目标;夺取和占领预定地区;夺取战场的主动权,以获得战局发展的有利态势等。进攻是消灭敌人的主要手段,对战争的起始、发展和结局都具有重大影响。

折叠 简史

进攻,中国古代称攻,表述战争行动的征、伐、侵、袭、略、击等都有进攻的含义。进攻作战的样式和方法是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武器装备的不断更新,军事科学技术和军事理论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变化的。《尚书·甘誓》记载的夏启伐有扈氏的甘之战,是中国最早的进攻作战的文字记述。

折叠 冷兵器时期

从原始社会后期到9世纪,兵器从石质、铜质发展为铁质。进攻作战起初多为列阵格斗,样式简单,攻者以密集的方阵队形向敌之正面进行攻击。相传,中国上古时期黄帝打败蚩尤就使用了原始的徒兵战阵。夏启伐有扈氏的甘之战中,使用了战车。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战,周军以300乘的战车方阵,勇猛冲锋大败商军。随着铁兵器大量使用,战场上出现了步、骑、车兵的配合作战。进攻时,根据兵力多寡,结合地形进行作战编组,并向多种阵形转化。春秋战国时期,战争频繁,攻城夺寨中的奇正战法广泛运用,出奇制胜的进攻战法不断发展。前260年,秦、赵长平之战,秦军佯败诱敌,而后迂回包围,断敌粮道,全歼赵军40余万。汉武帝时,多次大规模使用骑兵远程奔袭,迂回包围,连续进攻,击败匈奴军。公元208年,孙权、刘备联军以火攻大破曹操军于赤壁。隋、唐在统一全国的几次大规模进攻中,分别运用各个击破、避实击虚、声东击西、分进合击等战法,使野战进攻得到较大的发展。

舟师在春秋时期已建立,并多次在江河、海上进行了进攻作战。公元前570年,吴、楚在长江鸠兹(今安徽芜湖东清水河)至衡山(今江苏丹阳镇南横望山)进行水战,楚水师沿江顺流东下攻吴,吴军以水陆军配合反击,大败楚水师。前485年,吴、齐在黄海进行海战,吴自海入齐,开创了海上进攻的先例。

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等国军队也使用了方阵进攻、斜阵进攻、小军团阵形进攻等战法,并出现了较大规模的海上进攻。公元6世纪后,铁甲骑兵成为欧洲各国军队主要兵种,进攻作战以骑兵格斗为主。

中国的《孙子》《吴子》《孙膑兵法》《六韬》《司马法》《尉缭子》《唐太宗李卫公问对》,古希腊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艾涅的《战术》,古罗马S.J.弗龙蒂努斯的《谋略》等兵书,都有大量进攻作战的论述。《孙子》提出的“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等原则,对指导进攻作战具有深远影响。

折叠 热兵器时期

10世纪,中国开始将火药用于军事,发明了竹火枪、突火枪、火铳、霹雳炮、震天雷等火器。在宋金、蒙金和宋蒙战争中已用于进攻作战。蒙军在伐金、征宋和西征欧洲的作战中,以骑兵的快速机动和先进的火器结合,采取迂回包围的方法,突然接敌,先以火器远射,继以骑兵白刃冲杀解决战斗。1410~1424年,明军在远征漠北之战中,使用了装备火枪火炮的神机营实施进攻,大获全胜。1631年,后金军队在大凌河作战中,集中60门火炮轰击明军阵地,创造了进攻中集中使用炮兵的方法。19世纪末,中国清代新军装备了近代枪炮,改进了作战方法。进攻时,分主攻、助攻和支援队,战斗队形成两个梯队配置,以炮兵掩护步兵攻击敌之翼侧,骑兵迂回侧后,夹击或包围消灭敌人。

15世纪末,欧洲开始改良火枪、火炮,提高了射击精度,增大了射程。军队装备逐渐以枪炮取代弓弩和长矛,进攻方式也随之发生变化。17世纪初,瑞典军队采取旅横队线式进攻战法,先由炮兵射击,继以火枪手接战,然后以配置在横队中央的长矛队和横队两翼的骑兵向敌冲锋,突出了火力与突击相结合的战法,线式队形进攻逐渐取代了方阵进攻。18世纪中叶,欧洲的军队普遍装备了带刺刀的燧发枪,进攻战法也随之不断得到改进。美国独立战争中,美军为减少伤亡,创造了以散开队形进攻的战法。18世纪末,法国拿破仑采取散开队形与纵队相结合的战法,先以猛烈炮火集中轰击对方,接着以集中的兵力在选定的地段上猛烈攻击,然后以骑兵和预备队投入作战,扩大战果和歼灭敌人。

海上进攻在这一时期也迅速发展。14世纪中叶,战船两舷装上滑膛炮,进攻时在较远距离上进行舷炮攻击,然后在近距离进行撞击战、接舷战击败对方。16世纪下半叶,开始使用风帆战舰,进攻中出现了火力与机动相结合、正面突击与迂回相结合的战法。19世纪中叶,一些国家的海军逐步由蒸汽舰队取代帆船舰队,线膛炮取代了滑膛炮,可旋转的炮塔炮取代了固定的舷炮,军舰防护力加强,机动力和续航力提高,海上的战列线进攻逐渐被机动进攻取代。克里木战争中的俄土锡诺普海战、中日甲午海战、日俄对马海战都采取了机动战术,战舰先占领有利阵位,充分发挥火力和航速上的优势,猛烈实施攻击,以夺取胜利。

中国明代戚继光编著的《纪效新书》,总结使用火器作战的经验,提出火器与冷兵器协同进攻作战的方法。何良臣撰写的《阵纪》,对进攻战机的掌握、兵力的运用提出一些新的见解。在欧洲,A.-H.若米尼的《战争艺术概论》、C.von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A.V.苏沃洛夫的《制胜的科学》等著作,对于进攻作战目的、集中兵力火力奇袭制胜、密切协同等都有系统的论述。

折叠 机械化战争时期

20世纪后,随着坦克、飞机等机械化武器装备不断涌现并大量运用于战场,进攻作战的规模、范围以及立体化、合同化程度空前提高,组织指挥更加复杂,战场情况异常激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康布雷战役中,英军在12千米地段上集中了大量火炮和飞机,直接支援步兵坦克进攻,突入德军防御纵深10千米,开创了诸军种、兵种联合进攻的先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装甲兵成为陆军的主要突击力量,海军装备了航空母舰和潜艇,空军也迅速发展。大量的新式武器,广阔的战场空间,为诸军种、兵种实施大规模的立体合同进攻作战创造了条件,使进攻作战的实践和理论都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德军运用闪击战实施进攻,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占领了欧洲大陆的大部分地区。苏军对德军反攻时,运用大纵深战役理论,实施了一系列战略性进攻战役。

这一时期,海上进攻已由单一的水面舰艇交战,发展到由潜艇、海军航空兵以及陆战队配合的海上立体进攻作战。美军、英军对日军的太平洋进攻作战,组织实施了多次大规模合同、立体的海上进攻战役。海军还独立组织了海上封锁战、潜艇战和反潜艇战、海上破交战。空军除配合地面和海上进攻,广泛运用于战略、战役、战术空袭和空降作战外,还独立组织了空中战役。1940年8~11月,德国空军对英国进行了不列颠之战的空中进攻战役。进攻作战理论进一步丰富发展。A.von施利芬提出了先发制人、速战速决和歼灭战的思想,E.鲁登道夫在总体战理论中强调运用国家全部力量实施进攻性战争,进攻要有突然性,要保留预备队、速战速决等。这些思想为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战略指导提供了理论依据。A.T.马汉的“海权论”、G.杜黑的“空中战争论”对现代进攻作战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70年代后期,随着核武器的不断发展,美国、苏联的核战略进攻理论也应运而生。虽然核战争并未发生,但这一时期的一些局部战争是在核威慑条件下进行的,其进攻作战理论和样式受到一定影响。

折叠 信息化战争发展时期

70年代以后,随着以微电子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的崛起并运用于军事领域,产生了精确制导武器、电子战武器和指挥信息系统等一大批信息化武器装备,飞机、坦克、舰艇等各种主要作战平台也利用信息技术进行改造和更新,进攻作战的样式和手段开始发生根本性的变革。1982年的英阿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双方均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实施攻击,英海军潜艇用“虎鱼”式鱼雷击沉了阿方的“贝尔格拉诺将军”号巡洋舰。阿根廷海军航空兵用“飞鱼”导弹击沉了英方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从而改变了传统海战的对抗形式。1986年美国空袭利比亚,运用先进的电子战飞机、反辐射导弹和激光制导炸弹等精确制导武器,开创了对军事目标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的先例。1991年的海湾战争,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使用军用卫星、全球定位系统、精确制导弹药、巡航导弹、隐身飞机、新型坦克、夜视器材、电子战武器、C3I(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系统等信息化武器,进攻作战方式不再是以往从前沿到纵深的层层推进,短兵相接,近距开火,而是采用非线式、非接触的方式,主要对伊拉克指挥系统等重点目标进行中远程精确打击,破坏摧毁对方防御体系。空中进攻也由过去是陆战和海战的辅助形式,跃升为独立的作战样式,38天的空袭基本决定了战争胜负。地面进攻作战不再是传统的突破方式,而是通过地面部队的高速推进和空中兵力投送,实施大纵深立体式机动作战。电子“软攻击”也显示出巨大的威力,大规模的电子干扰使伊军指挥失灵,通信中断,处于被动挨打地位。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在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精确制导武器使用的比重不断增大,战争的信息化程度进一步提高,进攻作战的理论不断发展和完善。

折叠 中国革命战争中的进攻

中国人民解放军结合革命战争的实际,继承和发展古今中外的战争理论,正确处理进攻和防御的关系,把一切军事行动的目的都和最后的进攻制胜敌人紧密结合起来,创造了具有中国革命战争特点的进攻作战理论和实践。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在战略防御指导下的进攻行动主要是粉碎国民党军“围剿”以扩大和巩固根据地。作战形式由游击战为主转变为以运动战为主,作战方法基本是袭击式的歼灭战。红军对国民党军的大规模“围剿”采取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原则,牢牢掌握行动的主动权,并采取“诱敌深入、聚而歼之”或“向敌人后方打去”的进攻战法,打破了国民党军对根据地的“围剿”。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新四军以敌进我进的策略,深入敌后建立抗日根据地,开辟敌后战场。运用“内线持久防御”的战略方针和“外线速决进攻”作战方针,以游击战为主、也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进攻作战方法基本是袭击战。对运动之敌进行伏击,对驻止之敌突然奇袭,对围攻和“扫荡”根据地之敌,采取避实击虚的战法,集中主力夺取敌兵力薄弱的据点,或袭击进犯之敌的一路,或采取袭击与破坏相结合的战法,切断敌交通运输线。

解放战争时期的战略防御阶段,国民党军向解放区实施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大踏步地进退,捕捉、创造战机,集中主力歼敌于运动中或立足未稳之际。战略进攻阶段,晋冀鲁豫野战军千里跃进大别山,陈、谢兵团西渡黄河挺进豫陕鄂,华东野战军挺进豫皖苏,对敌展开猛烈攻势,打破国民党军的分区防御计划,攻克国民党军坚固设防的许多城市。战略决战阶段,人民解放军采取了集中兵力,分期分批就地各个歼灭敌战略集团的作战方针,实行重点打击,相继组织和发起了辽沈、淮海、平津战役,歼敌154万余人。三大战役中,进攻部队迅速机动,适时集中优势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形成对敌四面包围的进攻部署,各战区、各兵种密切协同,分阶段逐次歼灭了国民党军的各个重兵集团。战略追击阶段,进攻作战实行了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的作战方针,首先断敌逃路,再包围歼灭。

折叠 基本原则

现代条件下,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发生重大变化,进攻作战的理论与实践进一步丰富和发展。

折叠 周密地做好进攻准备

从最复杂、最困难的情况出发,全面而有重点地进行准备。把掌握敌情,研究战场地形,使用部队作为准备工作的基础,力求进攻的主观指导符合客观实际。制定进攻计划是准备工作的核心内容,在对作战地区敌情、地形、政治、经济、气象等进行全面的侦察和调查,作出正确判断结论的基础上,确定进攻的企图、主攻方向、兵力部署、进攻手段和开始时间等。计划须统筹全局,确保重点。初始进攻阶段周密计划,后续进攻阶段有概略打算。既有基本方案,也要有预备方案,使计划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和一定的灵活性。军队的思想政治动员,进攻的物资器材准备,兵力的集中,战场的准备等,也都围绕进攻计划进行。现代战争,进攻准备和敌人反进攻准备斗争激烈,准备工作要在严密伪装下隐蔽进行,并采取各种迷惑敌人的佯动措施。

折叠 正确选择和把握进攻的时机

选择和把握进攻的时机是决定进攻成败的关键之一。战略进攻的有利时机是己方已完成进攻的动员和准备,军事实力占据优势,官兵士气高昂,物资储备充足,总体态势有利;己方进攻的动员和准备虽不充分,双方军事实力对比大体相当或己方略占优势,但进攻师出有名,国际形势和天候、地理条件十分有利;对方战略决策失误,政局动荡,出现内乱,也是发动进攻的有利时机。战役战术进攻的有利时机是己方兵力占明显优势,且机动力量强大,态势有利;双方兵力数量虽相差不大,但敌人无斗志,节节溃败,内部不稳,也可乘机发动进攻。正确选择进攻的时机,需要综合分析敌我双方相互对立的各种因素,权衡利害,作出恰当的估量。

折叠 集中优势力量于主要进攻方向

进攻须在确定的时间、地点,隐蔽迅速地集中兵力火力和信息技术装备于主攻方向。一次进攻作战可以有几个进攻方向,但主攻方向只能选一个,以保证主要方向上始终保持对敌的优势力量。主攻方向应选在便于突破的敌之防御薄弱、要害部位,便于配置兵力和向敌纵深发展进攻的方向。集中于主要方向的兵力兵器,应作纵深疏散的隐蔽配置,形成强大的连续突击力,以确保突破、割裂敌部署,突破敌防御体系,在进攻的全纵深内实施有效打击。在主攻方向进攻受挫而助攻方向发展顺利时,可将集中的兵力转用于助攻方向发展进攻。

折叠 出敌不意地发起进攻

掌握敌防御行动企图,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时间、地域予敌以突然猛烈的打击,使敌不知所措,迫敌处于困境。进攻发起前严格保守秘密,采取伪装或佯动、欺骗措施,造成敌人的错觉,隐蔽进攻企图;充分利用有利地形和天候,隐蔽配置兵力火力,秘密迫近敌人,突然实施攻击,出奇制胜;灵活运用战略战术,广泛采取分割穿插、迂回包围,打乱敌防御布局,割裂敌部署,使敌顾此失彼,始终处于被动地位。

折叠 综合运用多种进攻样式和手段

根据进攻作战目的的不同,确定进攻的基本样式。当进攻目的是歼灭敌重兵集团时,一般采用多方向进攻、决战和追击等样式。当进攻目的是摧毁敌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时,一般采用空中进攻、多方向进攻的样式。当进攻目的是夺取对方控制的地区时,在濒海地区和大型岛屿,采用海上封锁、海空立体登陆进攻的样式;在陆地则采用多方向进攻的样式。进攻作战应以敌信息系统为打击重点,综合运用精确打击、体系破击、电子攻击、网络攻击等多种软硬杀伤手段,力争夺取以制信息权为基础、包括制空权和制海权在内的战场综合控制权。

折叠 发挥军队的整体威力

进攻作战,各种力量要形成一个整体,协调一致地打击敌人,战区之间,陆、海、空军之间,前、后方之间,主攻、助攻之间,以及友军之间必须密切协同。根据总的作战任务,按照预定的作战进程,精确计算进攻发展的时间、速度,划分阶段或时节,区分各军种、兵种部队的任务,按目标、时间、地区或空域、海域明确规定各部队的任务、行动和协同方法,并建立可靠的通信保障。一旦协同失调或遭到破坏,根据新的情况,迅速调整,恢复或重新组织。

折叠 适时灵活地实施机动

进攻中,改变主攻方向、合围敌人、扩张战果、阻敌增援、断敌退路、追歼残敌、实施纵深打击等,都要进行机动。根据敌情、任务和机动条件,确定机动的时机和方式;及时隐蔽地转移兵力火力,以适应战场情况的变化,争取和保持主动,形成更有利的态势;尽量多方向、多道路同时进行,力求地面、空中、水上并举。实施机动要组织可靠的保障,加强对机动的掩护,果断处置机动中出现的情况,不断与敌反机动措施作斗争。

折叠 建立并使用强有力的后续进攻力量

现代条件下,防御的纵深扩大,进攻者要突破大纵深防御,必须有持续进攻、连续突破的力量。建立纵深梯次、有强大预备队的进攻部署十分重要。进攻作战的后续进攻力量,通常编成第二、第三梯队或快速突击兵团、快速集群,军种、兵种预备队。兵力可达到进攻总兵力的1/3至1/2。通常使用于主攻方向,并作纵深疏散配置,用于接替、增强第一梯队的进攻力量,穿插、迂回、攻歼被围之敌,应付突发的紧急情况等。使用后续力量,既要有事先的周密计划,又要有临战审时度势的灵活指挥。预备队一经使用,须重新建立新的预备力量,以确保进攻的连续突击力和快速向敌纵深发展进攻。

折叠 实施坚定、灵活的指挥

进攻作战要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通过分析判断,作出正确的结论,使决心与处置符合实际;对何时机、何地区,使用何部队执行何种任务,要深思熟虑,切实把握好时机、地点、部队三个关节。在情况没有发生根本变化时,不为表面现象所迷惑,不为局部情况变化所影响,不为困难所动摇,不为有碍于全局的建议所困扰,不为有较大的伤亡损失而畏缩,坚定、沉着地指挥部队实现既定决心。当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时,要善于根据新的情况应用和变换战法,适时地集中、分散和机动兵力与火力夺取进攻的胜利。

折叠 全面组织进攻保障

是确保进攻军队安全,顺利遂行火力、机动、突击的重要措施。主要有侦察、警戒、通信、电子对抗、防化、工程、伪装、气象、水文、交通保障,以及后方物资供应,卫生、运输等勤务保障。实施陆海空诸军种、兵种联合作战时,还应组织空中、海上等专业保障。组织保障时要制定保障计划,确定使用的兵力、器材、任务和完成的方法。对进攻作战有重大影响的保障项目,指挥员要亲自组织落实。有的可通过地方政府或支前机构组织当地的人力物力予以保障。

折叠 组织与实施

在现代战争条件下,诸军种、兵种的联合进攻作战成为基本作战样式,作战行动在陆、海、空、天、网络电磁等领域全面展开,呈现全方位、多层次、高速度、大纵深的特点。进攻作战的组织实施更为复杂,通常是运用现代侦察手段进行广泛的情报搜集,查清敌情,定下决心,确定进攻目的、时机和目标;拟制进攻计划,确定进攻手段并区分各军种、兵种部队的任务;集结军队,进行进攻的物资器材和政治思想准备;组织军队的协同动作和各种保障;组织军队开进、展开、突破,向敌实施大纵深、高速度的连续进攻;组织对分割、包围之敌的各个歼灭。

折叠 发展趋势

随着信息化武器装备的不断发展更新,军队提高了对进攻目标的摧毁能力,扩大了控制和打击范围,加快了进攻的节奏。信息化条件下的进攻样式更多,进攻规模和范围进一步扩大,战场情况更加多变,指挥、协同和保障更为复杂,进攻的突然性、快速性也将进一步提高。

阅读全文

360百科致力于成为用户所信赖的专业性百科网站。人人可编辑,让求知更简单。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