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8 11:27:11
项目代码: Ⅳ
遗产认定批次:国家级非遗项目
地域: 中国上海市
所属类别 :
戏剧
戏剧
编辑分类

沪剧,上海市地方传统戏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沪剧起源于浦江两岸的田头山歌和民间俚曲,在流传中受到弹词及其他民间说唱的影响,演变成说唱形式的滩簧。

清代道光年间,浦江一带的滩簧发展为二人自奏自唱的"对子戏"和三人以上演员装扮人物、另设专人伴奏的"同场戏"。1898年,已有艺人流入上海,并固定在茶楼坐唱,称作本滩。1914年,本滩易名为申曲。1927年以后,申曲开始演出文明戏和时事剧。1941年上海沪剧社成立,申曲正式改称沪剧。沪剧是以表演现代生活为主的戏曲,其音乐委婉柔和,曲调优美动听,易于塑造现代的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具有浓郁时代气息和真情实感的艺术美。

2006年,沪剧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遗产编号Ⅳ-54。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沪剧

  • 批准时间

    2006年

  • 非遗级别

    国家级

  • 遗产类别

    传统戏剧

  • 申报地区

    上海市

  • 遗产编号

    Ⅳ-54

  • 韩玉敏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 茅善玉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 沈仁伟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 马莉莉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查看更多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渊源

沪剧是上海地方戏曲剧种。清嘉庆年间,吴淞江和黄浦江两岸农村有山歌,又称东乡调。以后出现滩簧,又称花鼓戏。到同治光绪年间,表演演员有上、下手,成为自奏自唱"对子戏"。

同治七年(1881年),遭江苏巡抚严禁。

光绪五年,滩簧艺人许阿方等在上海各县乡镇上海县城新北门、十六铺一带卖艺。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许阿方、庄羽生等8人在公共租界升平茶楼登台坐唱演出。滩簧有别于在上海演唱的苏滩等,称本地滩簧,简称本滩或申滩。

1914年,演员施兰亭、邵文滨、丁少兰等发起组织振兴集,将本滩易名为申曲。

1915年后,申曲进入游乐场演出。

1918年起,施兰亭等率班巡回演出于天津、北京、武汉等地,扩大申曲影响。

1925年,文明戏演员范志良等转人申曲班子,导入文明戏剧目,演出实行幕表制。编排反映上海现实生活的《离婚怨》,开创申曲演时装戏的先例。

1930年初,又演出大量取材于时事新闻和电影故事的时装戏《黄慧如与陆根荣》等。

1934年11月,上海申曲歌剧研究会成立。

1937年上海沦陷后。申曲演出一时繁荣,观众骤增。不久,文月社改为文滨剧团,各商业电台竞相邀沪剧班社播唱特别节目,上海街头巷尾终日有申曲播唱。

1941年1月9日,上海沪剧社成立,在演出广告上标明"过去的本滩叫做申曲,今天的申曲改称沪剧",首次为"沪剧"剧种定名。同时,根据美国电影《魂断蓝桥》改编成同名沪剧,演出用固定剧本,舞台软景改为立体布景,化妆改水粉为油彩,用灯光效果。此后各个剧团相继效仿。演出的新剧,有《秋海棠》《啼笑因缘》等。

20世纪40年代初,《贤慧媳妇》《恨海难填》《阎瑞生》拍摄成沪剧电影。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初,全市有13家沪剧团。8月,沪剧界几乎所有主要演员参加演出《白毛女》,举办3届戏曲研究班和2届春节演唱竞赛。

1952年,上海沪剧团在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演出新创作剧目《罗汉钱》,获剧本奖。

1953年2月,上海市人民沪剧团成立。1953年,各剧团进行"民主改革",上海沪剧团改制为由国家主办的上海市人民沪剧团,各民办沪剧团改集体所有制。创作演出《星星之火》《为奴隶的母亲》《芦荡火种》《鸡毛飞上天》《红灯记》等现代剧,整理《女看灯》《庵堂相会》等一批传统剧目,新编改编清装历史剧《陈化成》等。后《罗汉钱》《星星之火》被拍成电影。

20世纪60年代,上海市有上海人民沪剧团、艺华、爱华、长江、努力、勤艺等6家沪剧团。

"文化大革命"中,《芦荡火种》《自有后来人》等剧目被改编为京剧样板戏。沪剧演出停止,剧团解散。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建立新的上海沪剧团,重建宝山、长宁、徐汇、上海、崇明、新艺华等区县沪剧团,创作演出《金绣娘》等。

1981~1995年,创作演出《一个明星的遭遇》等新剧目。

1982~1991年,连续10年每逢春节前下乡联合"回娘家"慰问演出。

1987年11月,一批年逾花甲的知名演员,联袂演出《陆雅臣卖娘子》,时称"千岁老人演百年老戏"。

1987~1995年举办14场老中青演员和个人演唱专场。

1990年10月,上海沪剧院"六代同堂"会串暨部分优秀剧目展演月首演。

1991年2月,第十次沪剧界"回娘家"到青浦县演出。9月,上海沪剧院吸收由上海市戏曲学校38名沪剧毕业生组成青年演出队。

1994年,长宁沪剧团新编《情深缘浅》演出300场。

折叠 编辑本段 文化特征

折叠 唱腔

沪剧音乐委婉柔和,曲调优美动听,唱腔主要分为板腔体和曲牌体两大类。板腔体唱腔包括以长腔长板为主的一些板式变化体唱腔,辅以迂回、三送、懒画眉等短曲和夜夜游、紫竹调、月月红等江南民间小调。曲牌体唱腔多数是明清俗曲、民间说唱的曲牌和江浙俚曲,也有从其他剧种吸收的曲牌及山歌、杂曲等。

折叠 伴奏乐器

沪剧的伴奏乐器,从对子戏时的一把胡琴、一副板和一面小锣,到20世纪40年代时较大的沪剧团已使用五至七、八件乐器伴奏。以竹筒二胡为主(俗称"申胡"),辅以琵琶、扬琴、三弦、笛、箫等,属于江南丝竹类型配备,也采用支声复调手法演奏。后吸收了少数广东乐器,使一些江南丝竹乐及广东乐曲的音调融入唱腔过门中。

折叠 表演

沪剧的表演艺术,没有那种配合虚拟夸张的程式动作及伴奏念白的各种锣鼓点子的运用,打击乐很简单,并有在静场及某些情节中奏一段民间乐曲作为气氛音乐的做法。

建国后,有的剧团在民乐基础上吸收了西洋乐器的弦乐、木管乐(有时还有铜管),组成中西混合乐队;有的还设置电声乐器,应用复调、和声以管弦乐技法配器,向新歌剧及电影音乐借鉴,戏剧配乐和剧情紧密配合。与此同时,发展了前奏曲、幕间曲及贯穿全剧的主题音乐的运用。

沪剧是以表演现代生活为主的戏曲,其表演首先接受了戏曲传统表演特色,即唱、做、念、舞。在此基础上加强对现实生活的深人体会,又广泛吸收新歌剧、电影、话剧以及其他剧种可以借鉴的表演方法,并与音乐、布景、灯光、服饰融为一体,塑造现代的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具有浓郁时代气息和真情实感的艺术美。

折叠 脚色行当

不同时期沪剧的脚色行当各有不同。对子戏时期一生一旦居多,同场戏时期有了生行、丑行的分别。生行包括小生、老生,小生又分正场小生、风流小生。旦行又名包头,分正场包头、娘娘包头、花包头、老包头、邋遢包头等。当时由于班社人手少,演员往往需要串扮。随着沪剧表演向文明戏、话剧靠拢,其脚色行当的分类日渐淡化,动作、念白均未形成行当程式,演唱也都使用真声。

折叠 编辑本段 代表剧目

沪剧主要剧目有《陆雅臣》《卖红菱》《十不许》《小分理》《捉牙虫》《阿必大回娘家》《女看灯》《庵堂相会》《顾鼎臣》《杨乃武与小白菜》《啼笑因缘》《阮玲玉自杀》《空谷兰》《冰娘惨史》《雷雨》《魂断蓝桥》《叛逆的女性》《碧落黄泉》《铁骨红梅》《大雷雨》《蝴蝶夫人》《罗汉钱》《为奴隶的母亲》《少奶奶的扇子》《星星之火》《芦荡火种》《红灯记》《张志新之死》《一个明星的遭遇》《明月照母心》《今日梦圆》等。

折叠 编辑本段 传承保护

折叠 传承价值

与许多戏剧相比,沪剧初创期的一些名戏题材可以延续保留至今,如反映江南乡村爱情生活、来自民间表演艺术"对子戏"的《卖红菱》;三、四人"同场戏"的《阿必大》,表现底层社会农民艰辛生活或爱情故事的《借黄糠》、《庵堂相会》,劝善的《陆雅臣》,反映沪上民俗的《小分离》(药茶鸟文化)、《女看灯》、《看龙舟》(岁时节俗文化)、《绣荷包》(丝绣文化),还有传统名剧《白兔记》、《孟丽君》等。

沪剧是上海地域文化的典型代表,它从不同侧面反映了近现代中国大都市的风貌,在成长过程中显示出很强的生机和活力。

折叠 传承现状

近年来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速,沪剧艺术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生存危机,演出市场日益萎缩,观众减少,沪剧从业人员收入偏低,出现人才流失和断层现象,江南地区原有的数十个沪剧演出团体现在仅剩3个,以有力措施抢救和保护沪剧艺术已刻不容缓,势在必行。

折叠 传承人物

杨飞飞,女,汉族,1923年生,2012年去世,浙江慈溪人。2008年2月入选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沪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

马莉莉,女,汉族,1949年生,江苏常州人。2008年2月入选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沪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

王盘声,男,汉族,1923年生,江苏苏州人。2008年2月入选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沪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

陈瑜,女,汉族,1947年生,浙江嘉兴人。2008年2月入选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沪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

茅善玉,女,汉族,1962年生,上海市人。2009年5月入选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沪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

折叠 保护措施

2015年,上海对市级文艺院团全面启动"一团一策"改革,通过出台特色化、切中实际的政策,逐渐释放院团的艺术生产力和发展活力。

2019年11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公布,上海沪剧艺术传习所(上海沪剧院)获得"沪剧"项目保护单位资格。

折叠 编辑本段 社会影响

折叠 荣誉表彰

2012年,原创沪剧《挑山女人》上演后即引起专家学者和观众的热烈反响,获得包括中宣部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优秀作品奖等18个国家级奖项,成为沪剧有史以来在全国戏剧舞台上获奖最多的剧目。

折叠 社会活动

2018年11月15日至21日,由中华文化促进会、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指导,上海市非遗保护中心、江苏省非遗保护中心、浙江省非遗保护中心、安徽省非遗保护中心、上海大世界、上海文化创意产业资源联盟主办,上海市宝山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江苏省南通市非遗保护中心、浙江省宁波市非遗保护中心、安徽省宣城市非遗保护中心协办的"2018大世界长三角非物质文化遗产节暨大世界城市舞台中国魅力榜(长三角非遗展演项目榜)发布活动"在沪举办,期间沪剧在上海专场演出。

沪剧是上海的标志性剧种,长期来为城乡群众所喜闻乐见。但是这些年却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生存危机。 (一) 演出市场严重萎缩,剧团大量解散 在沪剧演出比较兴旺的解放初期,上海拥有三十多个沪剧专业表演团体。苏南、浙东的沪剧团也有不少。“十年动乱”结束后,沪剧团体得以恢复重建,当时不仅黄浦、长宁、徐汇等区建有专业沪剧团,市郊的宝山、南汇、崇明、松江、奉贤和上海县等的沪剧团也先后建立,同时,常州、无锡、吴县和太仓也恢复了专业沪剧团体。但是随着文化娱乐多元化的发展,沪剧演出市场日益萎缩,很多沪剧团体生存困难重重,无法维持,已经陆续解散。兄弟省市的沪剧团也全部撤消。目前全国范畴内,沪剧团体只剩下一个国家剧院上海沪剧院,三个区县级剧团,即长宁、宝山和崇明沪剧团,它们的生存发展都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二) 观众日益流失,收入不断减少 目前戏曲艺术处于普遍不景气的状态,沪剧也不例外。近年来观众流失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过去沪剧曾有过一个戏连演连满几个月的盛况,现在一个新戏能演十场已属不易。到农村演出也只能演一两场换一个地方。过去祖父母和父母经常带孙子、儿子来看沪剧,现在这种现象已越来越少见。更值得注意的是沪剧的观众中,有相当一部分观众,虽然热爱沪剧,但却因经济条件所限,拿不出更多的钱看戏。面对这种状况,沪剧票价卖不高,沪剧表演团体的经济收入不能不受到很大影响。 由于演出收入不足,即使是国家院团的上海沪剧院也面临资金缺口的困难局面。从业人员收入待遇偏低,疲于奔命挣钱,少有时间提高艺术修养。为完成全年创作演出场次指标,大家缺乏充裕的时间打磨艺术精品。作为上海特有的地方剧种,沪剧团体至今没有一个固定演出剧场,这样势必造成演出成本提高,固定观众群体很难形成,演出设施简陋,影响演出质量,形成了一种危险的恶性循环。 (三) 艺术人才断层,充实培养新人困难 沪剧表演团体历来重视人才的培养,曾在人才队伍建设方面做过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沪剧院七十年代培养的一批艺术人才是同类戏曲剧种艺术人才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他们的演出在当时都曾引起轰动效应,追星族至今还是忠实的戏迷。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近年来人才危机不断加剧,目前人才青黄不接、行当不全,业务骨干人员非常缺乏。 以上海沪剧院目前情况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和新时期之初相比,落差之大令人担忧。当时沪剧院编剧、导演、舞美设计人才济济,仅编剧就有16人,号称“十大编剧”,导演也有8人之多,且各有各的艺术风格。作曲和舞美力量也很强。而目前沪剧院在职编剧仅有2人,1名还是艺术院校毕业不久的青年,还没有独立创作出可供上演的剧本的功力。导演仅1人,还长期外借,很少执导院里的戏。作曲3人中作品较多的2人已接近退休年龄。作为一个把现代戏创作作为重中之重的剧种来说,创作人才的匮乏断层不能不说是最大的隐患。这一方面因素将在今后很大程度上制约和影响沪剧的发展。 此外表演人才年龄老化,行当不全和艺术拔尖人才的紧缺状况也令人担忧。目前在观众中有号召力的中年著名演员都已超过50岁,再过几年都要退休。而青年一代的演员无论艺术素质还是观众影响,尚有较大距离。如果中老年明星全部退出沪剧舞台的话,将会给剧院带来很大困难。其实沪剧乐队演奏,舞美设计各个艺术部门也都存在缺乏接班人的问题。 更使人着急的是沪剧表演班招生生源不足,愿意从事沪剧艺术工作的人越来越少。由于戏曲工作者待遇不高,家长普遍不愿意让子女学戏,即使想搞艺术的,也都往影视、音舞专业跑。虽然这个问题其他戏曲剧种也存在,但对沪剧来说更为突出。因为京、昆、越、淮剧种还能到外省市招生,沪剧因地域和方言的问题以前只能困守上海,随着重视上海话和民族戏曲文化,相信以后会有好转。 作为海派艺术瑰宝的沪剧,近年来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生存发展危机,现在谈论沪剧这个上海优秀地域文化代表的消失和消亡的可能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如不重视,尽快采取有效措施的话,那么不久的将来很可能就会出现更为严峻的局面。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