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0 11:33:15

刘辰翁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刘辰翁(1232年-1297年),字会孟,别号须溪。 又自号须溪居士、须溪农、小耐,门生后人称须溪先生。 庐陵灌溪(今江西省吉安市吉安县梅塘乡小灌村)人。南宋末年爱国词人。

景定三年(1262年),登进士第。因与权臣贾似道不合,以母老为由请为濂溪书院山长。后应江万里邀入福建转运司幕、安抚司幕。度宗咸淳元年(1265年),为临安府教授,后入江东转运司幕。咸淳五年(1270年),在中书省架阁库任事,丁母忧而辞官。他对专权的贾似道不满。宋亡后,刘辰翁矢志不仕,回乡隐居,埋头著书,以此终老。元成宗大德元年(1297年),逝世,享年66岁。

他一生致力于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活动,为后人留下了可贵的丰厚文化遗产。风格取法苏辛而又自成一体,豪放沉郁而不求藻饰,真挚动人,力透纸背。作词数量位居宋朝第三,仅次于辛弃疾苏轼。代表作品《兰陵王·丙子送春》《永遇乐·璧月初晴》等遗著由子刘将孙编为《须溪先生全集》,《宋史·艺文志》著录为一百卷,已佚。

(概述图见《刘须溪父子三人画像》、《庐陵刘须溪父子三人画像赞》 )

基本信息

  • 本名

    刘辰翁

  • 别名

    须溪先生

  • 所处时代

    宋末元初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庐陵灌溪(今江西吉安市小灌村)

  • 出生日期

    绍定五年(1232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 逝世日期

    元贞三年(1297年)正月十五日

  • 主要作品

    《庄子南华真经》《须溪先生集》

  • 字号

    字会孟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折叠 早年经历

宋理宗绍定五年(1232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刘辰翁生于庐陵(今江西吉安县梅塘乡小灌村)。 他幼年丧父,宋理宗嘉熙二年(1238年),受业于曾子渊、朱埴、陆象山(一说认为刘辰翁未受业于陆象山)。

淳佑元年(1241年),江万里出任吉州知州,建白鹭洲书院,聘请欧阳守道讲学,刘辰翁跟从他学习, 文天祥王梦应皆出其门下。 刘辰翁同时在王泰来处学诗。

淳佑四年(1245年),刘辰翁参加吉安县童试。

宝佑六年(1258年),与庐陵人王寿鹏、曾应龙参加乡试中举,夺得解元。 当时丁大全在朝为相,专权结党,刘辰翁对策"严君子小人朋党辨",当朝认为他涉嫌诽谤,不为录用。 次年,丁大全罢相,刘辰翁恢复贡生资格。

宋理宗景定元年(1260年),刘辰翁至临安(今浙江省杭州),受到国子监祭酒江万里赏识,被补录为太学生。 江万里称赏其文,从此师生之间交往频繁。江万里为官期间,曾几次将刘辰翁招致幕下或予以举荐。

景定二年(1261年)十二月,不久前改任知枢密院事的江万里罢官,回到故乡都昌(今江西都昌县),年底,刘辰翁前往看望闲居在家的江万里。

折叠 仕宦浮沉

景定三年(1262年),刘辰翁到临安参加进士试。 廷试对策时,恰逢贾似道擅权,刘辰翁称忠良固然可以被陷害,但其气节无法撼动。此言忤逆贾似道,因此,刘辰翁被宋理宗亲自置为进士丙等,从此他留下了耿直的名声。 后因亲人年迈,请为赣州濂溪书院山长,罗履泰等名士都出自于他的门下。 同年再次谒见赋闲的江万里。

景定五年(1264年)春,江万里知建宁府,兼福建转运使,刘辰翁入其幕僚。 五月,江万里迁任知福州、福建安抚使,刘辰翁跟随他到了福州。 九月,为贾似道两国太夫人寿辰作贺词。

宋度宗咸淳元年(1265年)夏,江万里入朝执政,携带刘辰翁一并入京。 秋后,刘辰翁出任临安府教授,任职前后约半年,直至次年春。 其子刘将孙随侍左右。 由他录取的戴表元、 何新之 等人都成了后来的名士。

咸淳二年(1266年)春,江万里罢相,刘辰翁一同被弹劾,回乡闲居。 罢官返回故里时,刘辰翁途经洪州,曾游玩紫极宫

咸淳四年(1268年)春夏在家闲居。秋,江万里出任太平州江东转运使,辟用刘辰翁为幕僚。

咸淳五年(1269年)春,江万里入为参知政事,荐举刘辰翁为中书省架阁,任职仅一月半,母亲病故,刘辰翁丁母忧返乡。 中书省任职是刘辰翁一生唯一的一次在朝廷做官。

折叠 末世奔波

咸淳八年(1272年)夏,从临安返回庐陵,在庐陵闲居数年。

咸淳九年(1273年),江万里任湖南安抚大使,这年秋天,刘辰翁到长沙探访恩师。 他在湖南逗留的时间并不长,年底,他得知元兵将要渡江,遂前往江西。

宋恭帝德佑元年(1275年)二月,元军攻破饶州,退居此地的江万里投水殉国。五月,丞相陈宜中荐居史馆,辰翁辞而不赴。 十月又授太学博士,其时元兵已进逼临安,江西至临安的通道被截断,未能成行。 当年文天祥起兵抗元,刘辰翁曾短期参与其江西幕府,十二月,避难于吉水虎溪

端宗景炎元年(1276年),春,元兵破临安。刘辰翁仍在虎溪。暮春,刘辰翁离开虎溪。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庐陵县宣化乡(今江西庐陵)。 期间刘辰翁还曾被任命为知临江军,但因临安已破,刘辰翁并未赴任。

折叠 遗民生活

宋端宗景炎三年(1278年),漂泊在外的刘辰翁回到庐陵,待了一段时间。 同年秋,与二僧人共登华盖岭。

祥兴二年(1279年),宋末帝跳海而亡。刘辰翁为寻找江万里之子江镐,谋葬江万里,从庐陵到都昌。

元世祖至元十七年(1780年)初,与黄纯父在彭泽县相遇。之后返回庐陵。得到江镐音讯后,重新到都昌葬江万里,并为万里石山庵命名归来庵。 年底,作《归来庵记》。随后刘辰翁不仕,返回家中,潜心著作,同时还招收弟子,传授毕生所学。

元成宗大德元年(1297年)正月十五日,刘辰翁逝世于家中,享年66岁。四方学者将其葬在庐陵北郭外。

折叠 编辑本段 文学成就

折叠 综述

刘辰翁的诗、词、文均寄托遥深、慷慨沉郁,深刻地反映了宋元易代之际的时代风貌和南宋遗民的生活状态和心理状态,以文学的形式真实地再现了那段特殊的历史,表现出浓厚的爱国热情和对故国故土的眷恋。这在逃避现实、雕琢辞藻、充斥哀靡之音的宋末文坛是别具一格,值得充分肯定的。其诗气韵生动,无堆排涂饰之习,满怀沧桑之感与故国之思,具有尺幅千里之势。其词继承并发展了辛派词人的艺术传统,深刻地反映出了宋元易代之际的时代风貌和遗民心理,他的词风颇具特色,兼有豪放派的雄劲跌宕和婉约派的轻灵婉丽而自成一家。其文广泛而深入地反映了宋末元初的社会、宗教、文化等方面的情况,权材不平的心境和抑郁难宣的情绪使他的散文在造意谴词上流为奇怪磊落和迷离倘恍,在冗长拖沓的季宋文坛自成一家。

折叠

  • 综述

刘辰翁的词属豪放风格,受苏东坡、辛弃疾的影响很深。辰翁的词对苏辛词派既是发扬又有创新,兼熔苏辛,扬其之长,使词风有苏辛之色,又不流于轻浮,形成自己独有的清空疏越之气。比之周邦彦一派,刘辰翁词不求矫揉造作而求真情实感,对元明词的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种不无病呻吟的风格,在压抑个性的中世纪中国难能可贵。

  • 题材

刘辰翁生前著述甚丰,但其文学成就主要表现在词的方面。他生逢宋、元易代之际,愤奸臣误国,痛宋室倾覆,满腔爱国热忱,时时寄于词中。在南宋末年的词人中,他的爱国思想与民族情绪反映得最为强烈,是辛弃疾一派的爱国主义传统的继承者。《历代诗余》引张孟洁的话说:"刘辰翁作《宝鼎现》词,时为元成宗大德元年(1297年)。自题曰:'丁酉元夕',亦义熙旧人(按:指陶渊明)只书甲子之意。"在刘辰翁的词中,凡属书甲子的词,都是暗示自己不承认元朝的统治,感怀时事、追念故国的作品。

他的最有价值的作品,就是这些感怀时事的爱国词。还在南宋亡国之前,他的某些词就强烈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如《乙亥二月,贾平章似道督师至太平州鲁港,未见敌,鸣锣而溃。后半月闻报,赋此》。这首词是就德佑元年(1275年)贾似道丧师败绩之事,直接抨击当时的腐败政治,对奸臣误国表示了极度的痛恨。尽管国事已不可收拾,他仍怀有报国杀敌的壮志,如《念奴娇·吾年如此》写道:"吾年如此,更梦里,犹作狼居胥意。"但他更多的爱国词则是写于宋亡之后,结合自己"乱后飘零独在"(《临江仙·将孙生日赋》)的身世,抒发对故国、故土的眷念与哀思。如作于德佑二年(1276年)暮春的《兰陵王·丙子送春》即是沉痛悼惜当年二月临安陷落,宗社沦亡的佳作。此词通篇采用象征手法,用"春去"暗喻南宋的灭亡。清人陈廷焯指出,此词"题是'送春',词是悲宋,曲折说来,有多少眼泪"(《白雨斋词话》)。由于写得字字血泪,沉痛感人,这首词常被后人视为刘辰翁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以致厉鹗论词绝句有"送春苦调刘须溪"之句(《樊榭山房集》卷十二)。刘辰翁常常通过描写时令相代、景物变迁来寄寓亡国哀思。他在许多词中反复写元夕、端午、重阳,反复写伤春、送春,追和刘过的《唐多令 重过武昌》至七首之多,这些都不是伤春悲秋的滥调,而是深切地表达了作者眷恋故国故土的愁怀。如《永遇乐·璧月初晴》小序云:"余自乙亥上元诵李易安《永遇乐》,为之涕下。今三年矣。每闻此词,辄不自堪,遂依其声,又以易安自喻。虽辞情不及,而悲苦过之。"词中写李清照怀念"宣和旧日",但尚及"临安南渡,芳景犹自如故",而他所面临的却是"江南无路"、"春事谁主"的亡国之境了。因而此词较之李清照词,的确"悲苦过之"。又如《柳梢青·春感》,通过对故都风光的追恋和对眼前"笛里番腔,街头戏鼓"的憎恶,表达了与《兰陵王·丙子送春》一致的情感。

  • 艺术手法

刘辰翁词不同于其他南宋遗民的一味掩抑低徊、凄凄切切,而是表现出一种英雄失路的悲壮感情。他的思想境界比同辈为高,而在艺术表现上则喜用中锋突进的手法来表现自己奔放的感情,既不流于隐晦,也不假手雕琢,真挚自然,流畅生动,因而格外具有感人的力量。他的词能于沉痛悲苦中透发出激越豪壮之气,如《霜天晓角·和中斋九日》中的"老来无复味,老来无复泪",《莺啼序·感怀》中的"我狂最喜高歌去,但高歌不是番腔底",《忆秦娥·中斋上元客散感旧》中的"百年短短兴亡别,与君犹对当时月。当时月,照人烛泪,照人梅发",《金缕曲·闻杜鹃》"少日都门路。听长亭、青山落日,不如归去。十八年间来往断,白首人间今古。又惊绝、五更一句。道是流离蜀天子,甚当初、一似吴儿语。臣再拜,泪如雨。画堂客馆真无数。记画桥、黄竹歌声,桃花前度。风雨断魂苏季子,春梦家山何处?谁不愿封侯万户?寂寞江南轮四角,问长安、道上无人住?啼尽血,向谁诉?"等等。所以况周颐说:"须溪词风格遒上似稼轩,情辞跌宕似遗山。有时意笔俱化,纯任天倪,意态略似坡公。"(《蕙风词话》)

  • 语言

语言上,他的词不受规范的制约,以散文章法、句法入词,不事藻饰。如:"那看独坐青灯,想故国,高台月明。辇下风光,山中岁月,海上心情"(《柳梢青·春感》);又如:"缃帙流离,风鬟三五,能赋词最苦。江南无路,鄜州今夜,此苦又谁知否?"(《永遇乐·壁月初晴》)。这些词的语言自然平实,亲切灵巧。此外,江西遗民词还有一定的口语化特征,不避俚语、俗语。如刘辰翁《摸鱼儿·甲午送春》:"又非他、今年晴少,海棠也恁空过。清赢欲与花同梦,不似蝶深深卧。春怜我。我又自、怜伊不见侬赓和。已无可奈。但愁满清漳,君归何处,无泪与君堕。春去也,尚欲留春可可。问公一醉能颇。钟情剩有词千首,待写大招招些。休阿那。阿那看、荒荒得似江南么。老夫婆娑。问篱下闲花,残红有在,容我更簪朵。"语言上熔炼了"休阿那""阿那香""慌慌得似江南么""老夫婆娑"等大量俚语、俗语。

折叠

刘辰翁的诗歌取得较高的成就,1987年版《刘辰翁集》有203首诗歌,包括《四景诗》157首和古近体诗46首。刘辰翁的诗歌题材较广泛包括抒怀、咏史、写景、赠答和题画等,诗歌形式也多种多样,有一言、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等。他的诗歌一方面摄取了宋诗以文为诗的创作手法,具有江西诗派清刚峭拔的风骨,另一方面又汲取了唐诗的风神远韵,以清幽之语写怀恋故国的深情,形成了他独特的风格。他看到宋末学习晚唐诗的弊端,吟花弄草,气格狭小卑弱,而宋末江西诗派的诗则推敲文字技巧,缺少情感色彩,所以他在创作中力避其失,"尽扫江湖晚唐锢习之陋",由此可见刘辰翁的诗歌创作对宋末诗歌具有总结作用。刘辰翁以自己深厚的学识、对唐宋诗人艺术的独到深刻的理解和对诗歌技艺纯熟的掌握,为"诗之变"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个别篇章如《春晴》写"江柳长天草色齐,新晴何物不芳菲;无因化作千蝴蝶,西蜀东吴款款归",稍具情韵,兼含寄托。他在《陈生诗序》中曾认为诗歌题材原很广泛,触景感怀,无不可以成吟,又指出"有能率意自道,出于孤臣怨女之所不能者,随事纪实,是称名家"(《须溪集》),但自己却没能做到。

折叠 散文

明人宋濂在《黄文献公文集·金华黄文献公文集序》中评价宋末散文创作情况时说:"近代自宝庆之后,文弊滋极,陈腐之言是袭。前人未发者,则不能启一喙。精魂沦亡,气局荒靡,澌焉如弱卉之泛绪风,文果何在乎?"可见宋濂认为宋末文坛靡弱无力没有创新气格。元人袁桷也总结宋末文坛的文学受理学牵制的弊端:"后宋百五十年,理学兴而文艺绝。永嘉之学,志非不勤也,挈之而不至,其失也萎。"刘辰翁散文共249篇,多有为而发,感慨至深。 他的散文在宋末乃至整个宋代都是别具一格:文思跳跃,充满想象;笔触放荡,不遵规矩;思维百般变幻而莫测其旨,语句断续钩棘而不知其意;熔铸经典,用典繁密,用词辟涩。

折叠 文学批评

刘辰翁还是文学批评家,批点评选古人诗文有10种之多。他的文学评点,种类繁多,涉及到诗歌、散文、小说、词等多种文学体裁。刘辰翁不囿于传统功利性的文学评点方式,立足于文学本体,从艺术审美角度出发评点持诸家,见解卓著,在文学评点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刘辰翁的出现,才使诗文评点摆脱了为科举而设的目的,而专以文学批评的标准来进行审视和判断。"宋末元初的刘辰翁。以全副精神。从事评点。则逐渐摆脱科举。专以文学论工拙。" 从这层意义上说。刘辰翁在中国文学评点史上处于重要的转折地位,他使评点从实用功利的局限中转向了艺术的广阔天地,也回归了文学的本位,他无疑在文学评点历史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是"中国第一位杰出的评点大师"。

他在诗歌评点中,一般不注意创作背景,也不理会写作时间和写作地点,更极少去涉及诗歌外围问题的考证,字词的训诂和典故的诊释他也较少顾及,他对诗歌的评点完全是从文学的角度来进行,或从诗体的起源和发展来批评,或从章法结构,或从风格特色,或从表现手法,或从诗歌的立意和主旨,或从实词、虚词的用法,不一而足。总之,其诗歌评点立足于诗歌本体,细论用字造句的奥妙,剖析创作手法和艺术特色,综合品赏诗歌的内容、风格、造境和修辞的技巧。刘辰翁所选择评点的散文也与一般辅助科举考试的入门书不同,而不具有强烈的实用功利色彩,从其评点的对象《大戴礼记》《越绝书》《阴符经》《老子》《列子》等中可以看出其评点完全是从个人的兴趣出发决定取舍,是一种纯粹的无功利目的的文学评点。

他所评点的诗人有李白、杜甫、陈子昂张九龄、王维、孟浩然韦应物储光羲常建柳宗元陶翰戴叔伦韩愈孟郊李贺沈千运王建孟云卿张继崔颢张籍张谓卢全裴迪郎士元卢纶刘商杨衡王绍贺知章高适岑参武元衡刘长卿王之涣贾岛姚合骆宾王杜审言、苏颧、杜牧钱起卢象司空曙崔涂皇甫曾李澄。凡是在唐诗史上有特色的诗人,都进入了他批点评骘的视野。 评点王维杜甫陆游等人的作品,时有中肯之处。但他喜欢标新立异,常常失之尖刻和琐屑。尤其评杜诗每每舍其大而求其细。对同时代人汪元量的诗作,亦有批点评选。其词学批评思想,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一直占有一席之地。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评价

元代

曾闻礼(刘辰翁弟子):庐陵自欧阳文忠公倡古文为学者师,后百余年而殿讲翼斋先生、太博须溪先生相继以雄文大笔,拟于欧尽常、苏尽变,由是海内之推言文章者必以庐陵为宗。

邓剡(诗人):思其平生,肝胆火热。

王梦应(进士):韩(愈)欧(阳修)后推先生卓然秦汉巨笔。(《哭须溪墓》)

吴澄(经学家):叙古文之统,其必曰唐韩、柳二子、宋欧阳、苏、曾、王、苏五子也。宋迁江南百五十年,诸儒孰不欲以文自名,可追配五子者谁?国初庐陵刘会孟突兀而起,一时气焰震耀远迩,乡人尊之,比于欧阳,其子尚友式克嗣响。夫一家二文人,由汉迄今,眉山二苏,而尚友之嗣会孟,不泰子瞻之嗣明允,呜呼盛矣。然欧实宗韩,明允乃以为非韩子之文,而欧阳子之文。刘与欧为同乡而不专宗欧,予亦以为非欧阳子之文而刘子文也。明允雄浑奇峭,永叔拟以荀卿直跻之周秦间子瞻长江大河,一泻千里。语者曰子瞻之文,非明允之文也。若会孟之淑诡变化,而尚友之浩瀚演迄,语者亦曰尚友之文,非会孟之文,则为知言也。

明代

韩敬(状元):①余偶于故簏中得记稿一帙,瑰奇磊落,想见其人,每读数过,辄恐易尽,真枕珍帐秘也。先生生于党禁之时,超然是非之外,复不为训诂纠缠,为理学笼络,点笔信腕,自以抒写灵灏,鼓吹风雅,极其魄力所至,左愚溪而右聱叟,他不足与方驾也。(《刘须溪先生记钞引》) ②先生眼如簸其,手如霹雳,而又胸无宿馅,故能伐山缒宝,缩海煎龙,经其点缀,茎草皆栴檀、片砾皆黄金也。自玄牝之宗参如霞笈,漆园郑圃一切指为世外忽荒之谈,有能捉松枝麈、坐乌皮几者,晋魏之下殆有几人?先生生理学窟中,独舍筏迷津,索珠周象,标引旨趣,兴会风流,微言不绝,其兹赖乎尝论经史之绝,非绝于焚经束史者也,乃绝于穷经断史者也。故辅嗣与易为奴,子玄借庄作寇,沿及滚洛之世,编贯诗书,穴穿义理,圣贤眼目尘埋极矣。惟玄学一派尚留混沌,此亦妫图嬴烬所留也,林氏鬳斋遽施十重铁步障自卫,非先生以谈笑解之,此叚膏肓更种入腐儒知见,将羽陵小酉尽扫之老嶂宿蠢之腹而后止耳。 ③先生视文节为前辈,偶得其书,亲为品笃,条分缕析,比他伙更精拜其姜桂性合,兰造臭同,故于操解之中,寓执鞭之意。不然,当日蓬山、风池之间,著述殊彩,岂无有作南园记、撰元龟策者,何足辱先生一唾哉余既为节乡人?

杨慎(文学家):辰翁事母孝,慷慨立风节,见抑于时,而天下知名士,多钦其忼直。平生耽嗜文史,淹博涵深,为文祖先秦、战国、庄、老等,言率奇逸,自成一家。

胡应麟(学者、文艺批评家):①严羽卿(严羽)之诗品,独探玄珠;刘会孟之诗评,深会理窟他摆脱了传统文学评点的功利性,更多关;高廷礼之诗选,精极权衡。三君皆具大力量,大识见,第自运俱未逮。②刘辰翁虽道越中庸,其玄见邃览,往往绝人,自是教外别传,骚坛巨目。 (《诗薮》)

张寰(藏书家):须溪刘先生会孟之辞,奇诡伟丽,变化不常,谓古今以文名家者众矣,其为体要不能同,然皆有蹊径可窥,法度可守,若斯人者,盖能自立机轴,成一家言。(《刘须溪先生记钞序》)

闻启祥(藏书家):①刘会孟者,看书之俊者也,亦独好看俊书,故曰"吾读书未有若老庄用意之苦也",故曰"观杜诗各随所得也",故曰"长吉正在理外"。②吾观其评列子而每亦有御风之句,吾观其评王维而每亦有诗中有画,东坡之开辟实与子美同功,谁能忘其粗率而信之若夫班马之异同与世说之三绝并陈何如若此九种者,亦何异九疑亦何异九日他席之逢也,谓刘氏之评书而不能生人之疑,不能使人之不随名赏而尽也。③吾岂信之吾甥杨人驹不看书而亦俊者也,不能使书不俊而多病,不肯不看书力少而借观于刘氏之清泉奇石,因而登其丽礁,着其深屐,诚有之矣。念其板元,若将复莽也,为之精刻而合其九,图畅也命工曰,字画要若春案嫩竹,点圈要若缀露寒星,图灿也。病革坐茵褥而犹进一张,微笑云兴斯志可谓笃矣。

陈继儒(书法家):①当宋家末造之时,八表同昏,四国交阻,半夜戛戛弛枕上,书生老辈偷从墙隙户窦窥禁,莫感正视。先生何缘得此清暇,复美笔慨文史那抑亦德裕前应举所读书也。德佑以后,军学十哲像左袵矣。先生进不能为健侠执铁缠矟,退不能为逋人采山钓水,又不忍为叛巨降将,孤负赵氏三百年养士之厚恩。仅以数种残书,且讽且诵,且阅且批,且自宽于覆巢沸鼎、须臾无死之间。正如微子之麦秀,屈子之离骚。非笑非啼、非无意非有意,姑以代裂眺痛哭云耳。吴草庐称"须溪之文奇绝变化,子尚友之文浩瀚演迄,皆能自成一家。"惜其父子失编《宋史》,并集百卷皆不传。独喜评点九种书,不为胡血腥风所吹尽,垂及吾明,出见于闻子将、杨人驹手中。其须溪之子云哉!②须溪笔端有临济择法言,有阴长生返魂丹,又有麻姑搔背爪,秋林得此,重辟混沌乾砷。第想先生造次避乱时,何暇为后人留读书种?更何暇为后人留读书法?而解者咀其异味异趣,遂为先生优游文史,微渺风流,虽生于宋季,而实类晋人。得无未考其世乎?

钱谦益:予尝妄谓自宋以来,评杜诗者莫不善于刘辰翁。辰翁之评杜也,不识杜之大家数,所谓铺陈终始,排比声韵者,而点缀其尖新俊冷,单词只字,以为得杜骨髓,此所谓一知半解也。(牧斋初学集)

清代

何属乾(永新训导):①然吾尝阅先生点次九种书(《刘须溪评点九种书》),于子录老、庄、列,于诗选摩诘、长吉、子美,于史辫班马异同;在晋则取《世说》三绝,在宋则喜苏东坡,其刻本精核动人,省览非若是集隐突不可句读,何为也哉!岂品笃古人则了了,而自我作古,后生不逢辰,多忧谗畏讥,留行间疑案,俟百世下有知我者,仍取《记钞》,而品骘之会心与语言之表耶!②兹集也,时而谈玄,忘乎刘之为老也时而逍遥,忘乎庄之为刘也或乘风而行,若列子代御也有摩洁之画意,不必见于诗也才如长吉,而非近于思也忠爱似子美,不悲而歌,不哭而痛也学兼班马,不能分异同也语多旷达,如东坡居海岛,而无滴遣之戚也。是三绝益以四绝,九种合为一种也。

纪昀等:①其(刘辰翁)所作诗文,亦专以奇怪磊落为宗,务在艰涩其词,甚或至于不可句读,尤不免轶于绳墨之外,特其蹊径本自蒙庄,故惝恍迷离,亦间有意趣,不尽坠牛鬼蛇神。且其于宗邦倾覆之后,眷怀麦秀,寄托遥深。忠爱之忱,往往形诸笔端。其志亦多有可取者,固不必概以体格绳之矣。 ②辰翁论诗评文,往往意取尖新,太伤佻巧,其所评点,如《杜甫集》、《世说新语》及《班马异同》诸书,今尚有传本。大多破碎纤仄,无裨来学。③其点论古书,尤好为纤诡新颖之词,实于数百年前预开明末竟陵一派。(《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刘为先(刘辰翁后人):诸书多所评点。⋯⋯因忆当赵宋社屋之后,信国知其不可而为之,先生知其不可而不为,挂冠史馆,诡迹方外,而惟是放于笔墨,作悲愤无聊之语,无地不记,无书不评,夫岂以文章显哉!盖亦托文章以隐耳。张孟浩比之伯夷、陶潜,诚论其世以知其人,读其文章以知其节义。则先生之诗、古文、词,其与歌黄虞而饿西山之薇,赋《归去》而醉东林之酒,千载上下,真同一辟世之心也。(《续刻须溪先生集略序》)

民国

况周颐("清末四大家"):①须溪词风格遒上似稼轩,情辞跌岩似遗山,有时意笔俱化,纯任天愧,竟能略似坡公。往往独到之处,能以中锋达意,以中声赴节。②近人论词,或以须溪词为别调,非知人之言也。须溪词多真率语,满心而发,不假追琢,有掉臂游行之乐。其词笔多用中锋,风格遒上,略与稼轩旗鼓相当。世俗之论,容或以稼轩为别调,宜其以别调目须溪也。 (《蕙风词话》)

李之鼎(藏书家):须溪先生在宋末,文章道德为一时之冠。此诗殆做于其诧僚无聊之日,虽近应制体格,然运用典实,发挥题蕴,有尺幅千里之势。其间沧桑之感,故国之思,每流露于字里行间,良足慨也。 (《须溪先生四景诗集跋》)

罗根泽(古典文学专家):宋末元初的刘辰翁,以全副精神,从事评点,则逐渐摆脱科举,专以文学论工拙。

当代

夏承焘(词学家):稼轩后起有辰翁,矿代词坛峙两雄。 (《瞿髯论词绝句》)

袁行霈:刘辰翁在总体倾向上也是继承稼轩的遗风,只是身经亡国的时代巨变,已无稼轩的豪迈之气。他的独特性在于吸取了杜甫以韵语纪时事的创作精神,用词表现亡国的血泪史。刘辰翁的《兰陵王·丙子送春》,用象征的手法表现了国亡"无主"和"人生流落"的悲哀。另一首《唐多令》表现了战乱中"青山白骨堆愁"的惨状;《柳梢青·春感》则描写了亡国后"铁马蒙毡"横行、"笛里番腔"喧嚣的社会现实。正所谓"暮所诗、句句皆成史。"(《金缕曲》)这种及时展现时代巨变的"诗史"般的创作精神,在宋末遗民词人群中是自树一帜的。 (《中国文学史》第十章 姜夔、吴文英及宋末词坛)

朱庸斋(词学家):刘辰翁乃宋末豪放派后劲。其词亡国前直衧愤懑胸臆,强烈反映现实,对权误国极其痛切;亡国后,偷生于元人残酷统治下,抚时伤事,和泪写成……同时作手多隐晦不显,无须溪之凄厉,是以南宋遗民中,《须溪词》实为个中佼佼者。 (《分春馆词话》)

焦印亭(云南民族大学教授):像刘辰翁这样在文艺理论、文学创作、文学评点等领域同时取得相当成就的作家,在整个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是不多见的。特别是他全副武装,专以文学论工拙来从事评点,在文学评点史上占有显赫的地位,对后世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更应值得我们重视。可以说,刘辰翁无论在文学史还是在文学批评史上,都具有引人注目的典型意义。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作品

刘辰翁有《须溪集》 100卷,久佚。清修《四库全书》时,采辑永乐大典》所录记、序、杂考、诗、词等作,厘为10卷。仍以《须溪集》为名。其8卷、9卷、10卷收词,约 350来首。有《豫章丛书》本。朱孝臧《强村丛书》有《须溪词》1卷,补遗1卷。

清四库馆臣据《永乐大典》《天下同文集》等书所录,辑为十卷,另有《须溪先生四景诗集》传世。《新元史》卷二三七、《宋季忠义录》卷一六有传。存词300余首。其现存作品大致情况是:文249篇,诗205篇,词358篇,计812篇,数量仅为《须溪先生全集》的十分之一左右。

须溪集》以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为底本,酌校有关书引录,编为第一卷。《须溪先生四景诗集》以宜秋馆本为底本,参校影印文渊阁《四车全书》本(简称四库本)等,编为第二、三、四、五卷。新辑集外诗附于卷末。

刘辰翁作品节录

类型

内容

小令

双调望江南·寿王秋水

南乡子·乙酉九日

《南乡子·即席纪游》

双调望江南·寿张粹翁

浪淘沙·秋夜感怀

浪淘沙·大风作

《浪淘沙·有感》

如梦令·题四美人画

如梦令·寂历柳风斜倚

《如梦令·睡眼青阴欲午》

《如梦令·落叶西风满地》

《点绛唇·和邓中甫晚春》

点绛唇·瓶梅

点绛唇·和访梅

点绛唇·寄情

《点绛唇·题画》

浣溪沙·三月三日

《浣溪沙·壬午九日》

《浣溪沙·虎溪春日》

一翦梅·和敖秋崖为小孙三载寿谢

临江仙·寿刘教

临江仙·将孙生日赋

踏莎行·雨中观海棠

临江仙·贺默轩

临江仙·晓晴

《减字木兰花·寿词》

临江仙·访梅

《临江仙·有感》

《摘红英·赋花朝月睛》

柳梢青·春感

《山花子·青幕》

《促拍丑奴儿·辛巳除夕》

《乌夜啼·初夏》

《踏莎行·北望蝶山》

《促拍丑奴儿·有感》

《最高楼·和咏雪》

《桂枝香·寄扬州马观复。时新旧侯交恶,甚思去年中秋泛月,感恨难言》

长调

永遇乐·璧月初晴

摸鱼儿·酒边留同年徐云屋

江城子·西湖感怀

江城子·春兴

江城子·和默轩初度韵

兰陵王·丙子送春

唐多令(五首)》

江城子·海棠花下烧烛词

夜飞鹊·七夕》

《疏影·催雪》

千秋岁·和尚学林寿筵节席》

宝鼎现·春月》

青玉案·暮春旅怀

烛影摇红·丙子中秋泛月

《祝英台近·昨朝晴》

声声慢·西风坠绿》

《虞美人·天香国色辞脂粉》

《大圣乐·芳草如云》

《汉宫春·雨入轻寒》

《虞美人·寿安楼子重重蕊》

《乳燕飞·赤壁之游乐》

《绿荷雨跳珠》

《露顶洒松风》

《雨过苔花润》

《新火起新烟》

《四景诗》

《绝域改春华》

《悠然见南山》

《苏李泣别图》

散文

《多宝院记》

《南岗禅寺记》

《空相院记》

《大梵寺记》

《吉州重修大中祥符禅寺记》

《古心文山赞》

《吉州龙泉县新学记》

《临江军新喻县学重修大成殿记》

《龙须禅寺记》

《吉州能仁寺重修记》

《敏斋记》

《归来庵记》

《建昌普润寺记》

《节斋记》

《中和》

《汲古堂记》

《节庵记》

《核山》

《善堂》

《列仙观记》

《静见》

《紫极宫写韵轩记》

文学评点

大戴礼记》十三卷

班马异同评》三十五卷(目前存疑)

越绝书》十五卷

《荀子》二十卷

史汉方驾》三十五卷

老子道德经》二卷

《阴符经》一卷

《庄子南华真经》三卷

南华经》十六卷

《列子冲虚真经》二卷

《鬳斋三子口义》十四卷

《批点孟浩然集》三卷

《批点选注杜工部》二十二卷

《校点韦苏州集》十卷

《评点唐王丞集》六卷

陶韦合集》十八卷附二卷

《刘辰翁批点三唐人诗集》十四卷

《王孟诗评》九卷

《韦孟全集》

《盛唐四名家集》五十卷

唐百家诗选

《古今诗统》六卷

《东坡纪年录》一卷

《王荆文公诗笺注》二十四卷

《须溪先生评点简斋诗集》

《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二十五卷

《须溪精选陆放翁诗集后集》八卷

折叠 编辑本段 人际关系

折叠 家族成员

辈分

关系

姓名

简介

父亲

刘良佐

元配萧氏

母亲

张氏

刘良佐继室,死后江万里撰写墓志铭

妻妾

妻子

萧氏

本邑社坪人,乃萧斯济之妹

平辈

弟弟

刘贵

字浩溪

表兄

萧斯济

将孙《养吾斋集》卷五有《哭长舅斯济萧国谕》

子辈

儿子

刘将孙

(1527-1325) 字尚友,学者称养吾先生,人称小须。曾为延平教官,临汀书院山长,元代文论家,有《养吾斋集》四十卷。娶妻胡氏,生子刘璋。

刘参

曾为其兄刘将孙的《养吾斋集》作序,娶妻吉水文昌乡虎溪萧宗大之女。

孙辈

孙子

刘璋

生平不详

刘遵

孙女

-

配禾川吴亦望

刘嘉则

配曾闻礼

-

配萧充远

折叠 好友

刘辰翁交游概况

关系

名字

身份

交游

知己好友

邓剡

遗民诗人

与刘辰翁为江万里的学生,在白鹭洲书院读书。且与刘辰翁同年生且为同榜进士,《须溪词》中,与邓剡之间的往来酬唱词有十六首:《点绛唇·和邓中甫晚春》《霜天晓角·和中斋九日》《洞仙歌·寿中甫》《虞美人·再和中甫》《水龙吟·和中甫九日》等

彭元逊

遗民词人

与刘辰翁、刘将孙父子关系密切。《须溪词》中与彭元逊的酬唱词有十六首,大多是回忆共同的流落生活经历、倾诉内心情感。

赵文

遗民词人

与刘辰翁和刘将孙父子关系密切。刘辰翁和赵文同为欧阳守道的学生,同时,赵文与刘将孙为忘年交,共建青山社。刘辰翁《须溪词》中与赵文有《莺啼序》、《绮寮怨》词唱和。

王榉

文人

与刘辰翁父子往来密切。刘辰翁有词《水调歌头·和王槐城自寿》等十首。

康应弼

文人

《须溪词》中,刘辰翁有七首酬唱词。词作如下:《霜天晓角·寿康臞山》《鹤桥仙·寿臞山母》《鹧鸪天·寿康教》《念奴娇·和臞山用槐城韵见寿》

尊长者

王城山

名宿

与刘氏父子都有往来。《须溪词》中有六首词写给王城山:《最高楼·壬辰寿王城山八十》《念奴娇·酬王城山》《内家娇·寿王城山》《法驾导引·寿城山》《摸鱼儿·寿王城山》。

朱涣、朱灏

名儒

刘辰翁《须溪词》有《酹江月》(和朱约山自寿曲,时寿八十四)寿朱涣。朱灏为朱涣之弟。《须溪词》中有寿朱灏词三首《江城子》(和默轩初度韵、《临江仙》(贺默轩、《金缕曲》(寿朱氏老人七十三岁)。

李云岩

江万里幕僚

刘辰翁的老师江万里的门客,《须溪词》中有《百字令》"少校微星"词谢李云岩的贺寿词。刘将孙《古心与云岩书简跋》详细的记载了刘辰翁与李云岩的交往和深厚情谊。李云岩大刘辰翁二十六岁,他与刘是忘年之交,刘辰翁对他非常敬重。

同门

王梦应

进士、官员

与刘辰翁为同门生,两人的友谊长达四十余年。《须溪词》中有《瑞龙吟·和王梦应寿韵》。王梦应在刘辰翁死后第二年由湖南专赴庐陵,作《哭须溪墓》一文。

李嘉龙

进士、官员

《须溪词》中有《太常引·寿李同知》《木兰花慢·和中甫李参政席上韵》《金缕曲·寿李公谨同知》《摸鱼儿·和谢李同年》《摸鱼儿·和柳山悟和尚与李同年嘉龙韵》五首词写给李嘉龙。两人同时于景定三年进士及第,他们相识较早,友谊深厚。

林元甲

官员

与刘辰翁同在太学。刘辰翁有谢寿词写给林元甲:《酹江月》(同舍延平林府教制新词祝我初度,依声依韵,还祝当家)、《水龙吟》(和南剑林同舍元甲远寄寿韵)。

徐云屋

进士、官员

与须溪同年进士及第。刘辰翁有四首词写给他,《木兰花慢》(别云屋席间赋、《酒边留同年徐云屋》三首。

(参考资料)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争议

  • 生卒年

对于刘辰翁的生卒年,学术界颇有争议。一种认为刘辰翁生于南宋端平元年(1234年),持这种观点的有谭正壁《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圭璋《宋词四考》、薛砺若宋词通论》、郑振铎《插图本中国文学史》。郑振铎《中国文学年表》也列辰翁生于端平元年。第二种说法为绍定五年(1232年),游国恩等编的《中国文学史》、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唐宋词选》、《宋代文学史》、黄拔荆《词史》、陈如江《唐宋五十名家词论》、程千帆吴新雷《两宋文学史》、梁廷灿《历代名人生卒年表》均持此说。第三种说法为南宋绍定四年(1231年),姜亮夫《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吴海林、李延沛《中国历史人物词典》、英国王次澄《刘辰翁评点陈简斋诗研析》、蔡镇楚《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史》均持此说。 而姜亮夫《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则载辰翁生于绍定四年,备注栏云"或作生于端平元年。"

刘辰翁的卒年有两说:一为元至元三十一年(1294年),一为元大德元年(1297年),持前种说法的有《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中国历史人物词典》《刘辰翁评点陈简斋诗研析》。持后一种说法的有《历代名人生卒年表》、《宋词四考》《中国文学史》(游国恩编)。 经过学者考证,其生年据《须溪先生集》卷九《百字令》自注"仆生绍定之五年壬辰",卒年据《天下同文集》卷三七中王梦应《哭须溪墓》的"绍定壬辰后六十有六,丁酉闰月庚申,四方学者会葬须溪先生北郭外"、 刘将孙《须溪先生集序》云"于是先君子须溪先生弃人间十六年矣。乃皇庆壬子。……丁酉以来,深惧散失,编汇成集。" 从丁酉年下推十六年,是元仁宗皇庆元年,据此数证,可知刘辰翁的卒年是元成宗大德元年(1297年)。

折叠 编辑本段 后世纪念

刘辰翁墓位于江西吉安县梅塘六公山的半山腰,与刘家清代修订的族谱记载的先祖刘辰翁安葬地"六公山"吻合。墓碑碑文从右到左分别为"万历七年重修"和"宋故祖大学士刘公须溪府郡"。

折叠 编辑本段 史料索引

  • 杨升庵集·刘辰翁传》
  • 《宋季忠义录·卷十六》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