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1 03:34:13

阳球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阳球(?-179年),字方正,渔阳泉州人。东汉时期官员、反对宦官、能吏,官至尚书令、司隶校尉卫尉

基本信息

  • 本名

    阳球

  • 字号

    字方正

  • 所处时代

    东汉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渔阳泉州

  • 去世时间

    179年

  • 主要作品

    《奏罢鸿都文学》《奏劾王甫段颎》等

  • 主要成就

    平息叛乱,奏杀王甫

  • 官职

    平原相、尚书令、司隶校尉、卫尉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阳球,字方正,渔阳泉州人。家中世代为望族并担任官职。阳球擅长击剑,骑马射箭的本事很高。但天性严厉,喜欢申不害、韩非的学术。郡中有位官员侮辱了他的母亲,阳球纠集了几十名少年将这个官吏和全家杀死,自此阳球出了名。起初,他被举荐为孝廉,补任尚书侍郎,阳球熟悉精通过去的典章制度,他起草的奏章和判决意见,经常被尚书推崇信赖。后出京担任高唐令,因他严厉苛刻超过法理,太守将他拘捕并向朝廷弹劾阳球,赶上大赦被释放。

阳球被司徒刘宠召为属官,成绩推为优异。九江山中贼寇作乱,连续几个月不能平息。三府向皇帝推举阳球具有治理奸恶的才能,朝廷任他为九江太守。阳球到郡,制定策略,将凶恶的贼寇全部击败消灭,逮捕了郡内的奸恶官吏,将他们全部杀死。调任平原相。当时天下大旱,司空张颢上书列举长官属吏当中苛刻残酷和贪污受贿的人,将这些人全部免职。阳球因犯严酷罪,被征召去廷尉府受审,应当免职。灵帝因为阳球在九江时有功,所以任命他为议郎。当时中常侍王甫、曹节等人奸恶肆虐,玩弄权术,煽惑朝廷内外,阳球曾经拍着腿发怒说:"要是阳球做司隶校尉,这些人怎么能放过呢?"

光和二年,阳球调任司隶校尉。王甫在家休假,阳球到宫中感谢皇帝恩德,进言要求逮捕王甫和中常侍淳于登、袁赦、封易等人,以及这些人的儿子兄弟中担任太守县令的人,说他们邪恶狡猾,恣意妄为,其罪恶够得上诛灭整个家族。太尉段颎谄媚依附被皇上宠幸的坏人,应当一并处死。结果将王甫、段颎等人全部逮捕,送往洛阳监狱,被抓时还有王甫的儿子永乐少府王萌、沛国相王吉。阳球亲自到监狱拷打王甫等人,五种酷刑全部用遍。王萌对阳球说:"我父子既然将被杀头,希望能给老父亲稍许减轻点酷刑。"阳球说:"你们的罪恶不可言状,死了不能消除罪责,竟然想请求宽容吗?"王萌于是骂道:"你以前像奴仆一样侍奉我父子,奴仆竟敢反叛你的主人吗?今天你折磨我们,你将自取其祸!"阳球要人用土堵住王萌的嘴,棍棒俱下,王甫父子都死在杖下。段颎也自杀。阳球于是将王甫的尸体横放在夏城门示众,并写了很大的告示"贼臣王甫"。王甫家的财产全被没收,妻子儿女全被流放到比景。

阳球杀死王甫之后,还想接着处理曹节,对敕中都官从事说:"暂且干掉大头,其次再搞定豪右。"权门闻之,莫不屏气。诸奢饰之物,皆各缄滕,不敢陈设。京师畏震。

当时为顺帝的虞贵人举行葬礼,朝廷的百官参加葬礼,回来时曹节见到王甫的尸体被摆在路边,很是感慨,擦拭眼泪说:"我们这些人能够自相残食,但怎么可以让狗来舔王甫的汤汁呢?"他对众常侍说,今天暂且全部进宫,不要回自己的家。曹节径自进宫,对皇帝说:"阳球原是残酷凶暴的官吏,以前三府上书说应当免去他的官职,因为他在九江时的微末功劳,又被提拔任用。像他这种罪过很多的人,喜欢胡作非为,不宜让他当司隶校尉,以免放纵他的暴虐。"皇帝于是将阳球改任为卫尉。当时阳球在外拜祭陵墓,曹节吩咐尚书下令传召阳球接受任命,不得耽搁诏书。阳球被紧急受召后,因求见汉灵帝,叩头曰:"臣无清高之行,横蒙鹰犬之任。前虽纠诛王甫、段颎、盖简落狐狸,未足宣示天下。假如给微臣一月的时间,必令豺狼鸱枭,各服其辜。"叩头流血。汉灵帝在殿上大声粗喝着曰:"卫尉扞诏邪!"至于反复喝骂再三,阳球不得不受拜当卫尉。

这年冬天,司徒刘郃与阳球商议逮捕拷问张让、曹节,曹节等人知道后,一起诬告刘郃等人。结果阳球被逮捕,送进洛阳监狱,本人被处死,妻子儿女流放边疆。

折叠 编辑本段 官爵变迁

举孝廉,补尚书侍郎→高唐令→司徒刘宠府,举高第→九江太守→平原相→议郎→将作大匠→尚书令→司隶校尉→卫尉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评价

曹节:阳球故酷暴吏,前三府奏当免官,以九江微功,复见擢用。愆过之人,好为妄作,不宜使在司隶,以骋毒虐。

范晔:① 自中兴以后,科网稍密,吏人之严害者,方于前世省矣。而阉人亲娅,侵虐天下。至使阳球磔王甫之尸,张俭剖曹节之墓。若此之类,虽厌快众愤,亦云酷矣! ②大道既往,刑礼为薄。斯人斯矣,机诈萌作。去杀由仁,济宽非虐。末暴虽胜,崇本或略。

王夫之:宦寺之祸,弥延于东汉,至于灵帝而蔑以加矣。党人力抗之而死,窦武欲诛之而死,阳球力击之而死,后孰敢以身蹈水火而姑为尝试者!

赵翼:阳球奏诛宦官王甫等,刚正嫉恶,不避权势,自当与李固、杜乔等同传,乃列之酷吏,可乎?

蔡东藩:阳球之欲歼阉党,未始非志士所为,观其严鞫王甫父子,五毒交加,虽曰酷虐,而施诸凶竖,尚为相当之报应,不足为阳球责也。独球既嫉视权阉,乃纳程璜之女,列作宠姬,卒至机事不密,终为小妻所误,而轻丧生命,是宁非自作自受乎?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作品

全后汉文》卷68收录有《奏罢鸿都文学》、《奏劾王甫段颎》、《迁平原相教》、《敕中都官从事》。

折叠 编辑本段 史书记载

《后汉书·卷七十七·酷吏列传第六十七》

阳球,字方正,渔阳泉州人也。家世大姓冠盖。球能击剑,习弓马。性严厉,好申、韩之学。郡吏有辱其母者,球结少年数十人,杀吏,灭其家,由是知名。

初举孝廉,补尚书侍郎,闲达故事,其章奏处议,常为台阁所崇信。出为高唐令,以严苛过理,郡守收举,会赦见原。

辟司徒刘宠府,举高第。九江山贼起,连月不解。三府上球有理奸才,拜九江太守。球到,设方略,凶贼殄破,收郡中奸吏尽杀之。

迁平原相。出教曰:"相前莅高唐,志埽奸鄙,遂为贵郡所见枉举。昔桓公释管仲射钩之仇,高祖赦季布逃亡之罪。虽以不德,敢忘前义。况君臣分定,而可怀宿者哉!今一蠲往愆,期诸来效。若受教之后而不改奸状者,不得复有所容矣。"郡中咸畏服焉。时,天下大旱,司空张颢条奏长吏苛酷贪污者,皆罢免之。球坐严苦,征诣廷尉,当免官。灵帝以球九江时有功,拜议郎。

迁将作大匠,坐事论。顷之,拜尚书令。奏罢鸿都文学,曰:古

伏承有诏敕中尚方为鸿都文学乐松、江览等三十二人图象立赞,以劝学者。臣闻《传》曰:"君举必书。书而不法,后嗣何观!"案松、览等皆出于微蔑,斗筲小人,依凭世戚,附托权豪,俯眉承睫,微进明时。或献赋一篇,或鸟篆盈简,而位升郎中,形图丹青。亦有笔不点牍,辞不辩心,假手请字,妖伪百品,莫不被蒙殊恩,蝉蜕滓浊。是以有识掩口,天下嗟叹。臣闻图象之设,以昭劝戒,欲令人君动鉴得失。未闻竖子小人,诈作文颂,而可妄窃天官,垂象图素者也。今太学、东观足以宣明圣化。愿罢鸿都之选,以消天下之谤。

时,中常侍王甫曹节等奸虐弄权,扇动外内,球尝拊髀发愤曰:"若阳球作司隶,此曹子安得容乎?"光和二年,迁为司隶校尉。王甫休沐里舍,球诣阙谢恩,奏收甫及中常侍淳于登、袁赦、封{曰羽}、中黄门刘毅、小黄门庞训、朱禹、齐盛等,及子弟为守令者,奸猾纵恣,罪合灭族。太尉段颎谄附佞幸,宜并诛戮。于是悉收甫等送洛阳狱,及甫子永乐少府萌、沛相吉。球自临考甫等,五毒备极。萌谓球曰:"父子既当伏诛,少以楚毒假借老父。"。球曰:"若罪恶无状,死不灭责,乃欲求假借邪?"萌乃骂曰:"尔前奉事吾父子如奴,如敢反汝主乎!今日困吾,行自及也!"球使以土窒萌口,棰朴交至,父子悉死杖下。颎亦自杀。乃僵磔甫尸于夏城门,大署榜曰"贼臣王甫"。尽没入财产,妻、子皆徙比景。

球既诛甫,复欲以次表曹节等,乃敕中都官从事曰:"且先去大猾,当次案豪右。"权门闻之,莫不屏气。诸奢饰之物,皆各缄滕,不敢陈设。京师畏震。

时,顺帝虞贵人葬,百官会丧还,曹节见磔甫尸道次,慨然抆泪曰:"我曹自可相食,何宜使犬舐其汁乎?"语诸常侍,今且俱人,勿过里舍也。节直入省,白帝曰: "阳球故酷暴吏,前三府奏当免官,以九江微功,复见擢用。愆过之人,好为妄作,不宜使在司隶,以骋毒虐。"帝乃徙球为卫尉。时,球出谒陵,节敕尚书令召拜,不得稽留尺一。球被召急,因求见帝,叩头曰:"臣无清高之行,横蒙鹰犬之任。前虽纠诛王甫、段颎、盖简落狐狸,未足宣示天下。愿假臣一月,必令豺狼鸱枭,各服其辜。"叩头流血。殿上呵叱曰:"卫尉扞诏邪!"至于再三,乃受拜。

其冬,司徒刘郃与球议收案张让、曹节,节等知之,共诬球、郃等。语已见《陈球传》。遂收球送洛阳狱,诛死,妻、子徙边。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