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5 19:25:19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靛青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3个义项):

靛青 - 一种用蓝草浸沤成的液体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植物
植物
编辑分类

靛青,是靛蓝的别称。蓝草浸沤而成的液体,也指深蓝色。靛蓝,有机染料深蓝色用蓼蓝以及菘蓝、木蓝、马蓝等含有吲哚酸成分的植物叶子发酵制成。

靛青也有人工合成的(古籍中曰:凡蓝五种、皆可为靛--宋应星。《天工开物》)。用来染布颜色经久不退。通称蓝靛,有的地区叫靛青。但是,靛青绝不是绿色,而是蓝色!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靛青

  • 别名

    靛蓝

  • 出自

    蓝草

  • 解释

    蓝草浸沤而成的液体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渊源

靛青,又名蓝草靛蓝。这三种叫法的意思分别是:蓝草,指地里生长的蓝色草;靛青,是蓝草加工的成品;靛蓝,因靛青呈深蓝色。乐清人习惯地皆称"靛青"。

上世纪60年代前,中雁荡山区的特产靛青非常红火,不只是满足乐清本邑和温州市各县印染需求,而且远销台州的温岭、黄岩、海门以及福建等外省。除当染料外,还制作常用药品,在乐清经济发展史上写下闪光的一页。

靛青是一种还原染料的植物,中国栽种历史悠久。早在2000多年前的《荀子·劝学》篇中,比喻学生超过老师或后人胜过前人的典故就有:"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这里的蓝,即指蓝草。乐清官方记载靛青的文献,始见于明永乐《乐清县志》卷三"货之品"条目,不难推则,其产生必超前于这个时间。

雁山区历史上种植靛青,以白石镇赤水阳垟村为中心向周边辐射:白石镇的上坭、石门、石门、石井、下坭、半岭山;城北乡的坭垟、里章、济头、山峰垟、黄坛硐;永嘉县的十八陇、青塘、平坑、东章等村。据粗略统计,当时有2000多户,上万亩为园,年产靛青成品5000吨左右。

赤水垟村从小就做靛青牙郎、现年81岁的钱去桃老伯,他说中雁山区的靛青生产最旺盛是在1940年至1956年间,此后靛青就逐渐衰落了。因当时海外进口的"洋靛"(化学合成染料)充斥市场,传统的靛青受到致命性冲击。并且,当年棉布实行统购统销,棉纱奇缺,人们分配到的布料极少,哪有多余白布拿去染色?靛青生产自然趋向式微。

据中雁山区的老人们回忆,上世纪40年代靛青走俏时,赤水垟的250户人家,所有田地几乎全部种靛青,靛青价格最高时100的卖到25银元或700斤谷。由于种植靛青效益显著,一批靛青大户应运而生,出产2000斤成品以上的,就有几百人家。笔者1993年应乐清市地方志编纂办公室之邀,去黄坛洞村采编《浙江省名村志》,发现该村土改时的175户人家中,成分被定为"地主富农"的竟有38户,占总人口的22%,听村民们说,大抵是经营靛青发财的呢!

折叠 编辑本段 制做工艺

靛青的种植和加工相当繁杂:

冬至前把收获的靛青梗剁成20余厘米长作种,捆成小块埋进泥土中,上盖草饼保暖;至次年清明发芽,挖出来移植地里,一亩栽3000株。通过施肥、除草、细心管理,到了农历九月底才可摘叶。摘叶的时间延续较长,第一次摘后,过一月许再摘,这时把叶和梗全割,梗截下留作种,叶和嫩茎倒进砖砌的缸内浸酿;约过三昼夜,发酵分解后捞去渣,加入蛎灰搅动使之中和,待沉淀滗净上面的水,留下来的则是靛青了。

每年农历10月前后,是靛青成熟加工的季节,只见中雁山区遍地葱翠,碧浪连天,呈现一派优美的田园风光。这时,各地的客商纷至沓来要货。素有诚信的老客户,只要带个信给牙郎或主家,亦可发货。据钱去桃老人等回忆,金乡的王金华、灵溪的蔡春发、藻溪的钱长源等人和店号,还包括瑞安几家染坊,都是较大的老主顾。黄岩路桥有三家专卖靛青的商行,货源也来自中雁山区,他们把货转销上海、江苏方向,吞吐量颇大。当年温州市区小南门的阿连老司、花柳塘的宏章染布坊、新桥头的某染布店、瓯海寺前街的岩银老司等等,其染料用靛青也全由中雁山区供应。

折叠 编辑本段 用途

靛青全身是宝,其叶用于印染,其梗作种,其根可以入药。

折叠 印染

利用靛青印染织物,是我国民间的传统工艺。

现代印染科技尚未普及的时候,人们穿的衣、盖的被、用的线,都依赖于它。布或纱全要放在大缸中染,那种缸今天还能从酿造厂中睹其模样,它也上晒制酱油的庞然大物。染时先把靛青溶进缺内,一次六七斤,然后将布放下去。放布有讲究,先折叠成页,像是早年记账的手褶,再一页页拉下缸;这样使布进缸即可吃色,如果整匹丢入,底层的布一时难渗透,染出来的色则不均匀。

染的颜色总称蓝色,但分老蓝、毛蓝、水蓝三大类,还有介于三大类之间的叫"天蓝"、"锦蓝"等等。染深染浅不以时间计,而以次数论:老蓝复染十七八次;毛蓝十一二次;水蓝七八次。随天气冷暖的变化,染的次数亦不定死。染一次约10分钟,拉上后绞干,抚平,又染。染坊通常有四只缸轮番作业,循环往复,染成为止。染出的布还要漂洗干净,晒燥后再放在一种元宝形的"滚石"下面压磨抛光。操作滚石见工夫,因为人要站立石元宝的两翼,运用身体重量踩动这五六百斤的"滚石",滚来滚去,才把布平整,达到色泽鲜亮,光彩照人

染布工艺中有项叫"夹花",学名称"夹缬"。夹染出来的花样十分别致。其奥妙是用两块木板雕成同样花纹或岛兽,夹住白布,用铁环箍紧,要求夹处不漏水保持原色,以致染后留下蓝白相映的图案。夹花的花版用棠梨木刻制,永不走样,夹染一床被需要16块花版。这种夹染成的花布多制作被单用,旧时姑娘出嫁,都少不了一床"夹花被",同时还用于装饰桌椅或裁做衣裤。

折叠 入药

据《中药大辞典》载,野蓝靛青有清热、解毒的功效,还能医治疗疮痛肿、丹毒等症。"非典"时期市场上畅销的板蓝根和板蓝根冲剂,便是野靛青的根和用野靛青根加工的成药。

近半个世纪来,中雁山区的特产野靛青虽失去了昔日辉煌,但还尚未绝迹。白石赤水洋村又种了10来亩靛青,不过现在的靛青药用价值并不太高,毕竟不是大自然中的野靛青。平阳那边还人购去靛青制作"青黛"中药。

物质文化靛青作为传统染料,乃是农耕社会的一种产物,它已完成了历史赋予的使命,其退出科技高度发达的现代文明舞台,势在必行。然而蓝靛印染属于积淀深厚的工艺文化,自有其民间的生命力与民族个性,是先民的智慧。所以近年又被文史界人士旧事重提,而且蓝印花布的穿戴和装饰出现于某些场合还被视为时尚。就连著名画师袁纲平先生,他家客厅坐椅上都衬着靛青印染的布垫,这表明后人对于此等古老典雅的民间工艺仍充满无限眷恋之情。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