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9:36:36

雨师妾 - 《搜神记》角色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雨师国国主,善御龙,"大荒十大妖女"之首。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雨师妾

  • 别名

    雨师姐姐、眼泪袋子、龙女、龙姑、龙妃

  • 国籍

    雨师国

  • 民族

    水族

  • 主要成就

    为使拓拔野能心无罣碍处理大荒事务而自我放逐
    擅长御龙 因此得名龙女
    蛮荒十大妖女之一

  • 武器

    苍龙角、玄水绫、蛇形匕、冰晶匕

  • 丈夫

    拓拔野

  • 儿子

    泊尧

  • 前世

    螭羽仙子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雨师妾--又是雨,又是湿,又是泣的,难怪这么多眼泪。

但她声名最昭著之处却是喜好男色,尤喜年轻男子。

天赋异禀,可以在很远的地方闻着男子的味道,并可以根据气味品鉴出男子的长相好恶。

本是水族亚圣,因为情所伤,故性情大变,后来遭遇拓拔野,倾心苦恋,多次为爱牺牲,可亲可敬!

拓拔习惯称其为雨师姐姐,眼泪袋子,偶尔也会唤她做雨师妹子。

水族朝阳谷天吴的妹妹,东海雨师国国主,芳名雨师妾,善御龙,故号龙女,"大荒十大妖女"之首,又有"大荒第一美女"之称。前世乃水族圣女螭羽仙子,与拓拔野之前世金族奇侠古元坎相恋无果,相伴长逝于昆仑山南渊谷底。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设定

性别】女

身份】水族亚圣女、东海龙妃、雨师国国主

家庭

丈夫:拓拔野

儿子:泊尧

哥哥:天吴

初恋:公孙婴侯

侄儿:十四郎

侄女:若草花

折叠 编辑本段 雨师解析

相遇:东始龙潭,淡淡温柔暗相怜。

相仪:妖夜风云,佳人难断痴心念。

相知:昆仑禁地,携手誓言共进退。

相思:四年相思,脉脉思如狂。

相恋:轮回百转,此生不相忘。

相许:蟠桃会上,共结连理枝。

相离:悄然离去,愿君风光无限。

相忆:梦里惜别,猛醒忍泣过往。

相负:婚礼前夕,拓拔因美相负。

相寻:严寒刺骨,只为寻得伊人归。

相守:归途遥见,红发黑衣俏立雪中。

折叠 编辑本段 十三滴泪

爱的眼泪,大概是真的包容了万象了的,

最爱的,该是雨师妾的泪。

当凄迷的号角声响起的时候,驾驭着万兽奔腾而去时,那一丝回眸,便注定了一生一世的爱~

第一次的眼泪,该是在十六年前吧,那一滴一滴落在雨师菊上的清泪,只是,从此,便注定了他们的爱恨情仇,一刀两断。'那一次的泪,该是凄苦得很吧,十六年的相恋,终于了了。

第二次的眼泪,该是在龙潭下,与那个少年的初次相逢和伊始,只是,那一次的眼泪,是后悔和恐惧的吧,后悔自己不该把那十四颗的丹药尽数送到了那少年的口中,然后却看见他生不如死的痛苦,恐惧这个自己一见钟情 的少年就那么离开自己而去了,让自己的一生,都孤独寂寞。

第三次的眼泪,该是在驿站的时候的分别吧,只是那个妖媚的妖女害怕自己被遗忘,让那一次的眼泪化作一滴凝结的泪珠,挂在少年的颈项上,永不分离。而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呢,是否会有许多纷飞的眼泪破空飞舞,灰飞烟灭在人群的最深处?

第四次的眼泪,该是在木族的日华城内,当自己感觉到身后那一股自己熟悉却陌生,阳刚百魅,自己曾经魂牵梦萦的气味再次出现时,尽管自己不能有什么反映,可是 ,在她的眼睛中,分明有隐隐的眼泪在徘徊……

第五次的眼泪,该是在方山之上,那一袭熟悉的青衣,俊俏的笑脸,斜插的珊瑚笛,还有已经断了的无锋剑。。。终于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了,那一刻,她是否在哭泣?也许是吧,只是藤木面具下,那曾经绝世的容颜,我们早已经看不见了。

第六次的眼泪,该是在蟠桃大会上,那个已经被天下所有人瞩目的龙神太子,当着五族八荒的面,宣称那个已经容颜尽毁的女子是自己爱了一生一世发人和龙妃,那一刻,我愿她的泪,能化作漫天的泪雨。

第七次落泪,该是在和拓拔野掉进山谷,看着那个自己爱了三生的男子,看着自己的前世和他同生共死,那一刻,她的泪不知让多少人心痛。

第八次的眼泪,该是在皮母地丘,看着那个自己心爱的男子不顾一切 地来拯救自己时,那一刻的眼泪,是幸福的。

第九次的眼泪,该是在阴阳冥火壶中,看见自己就要伤害到他时,宁愿自己中那传说中只有仙界才有的"弹指红颜老"的奇毒,那一刻的泪,该是无怨无悔的吧。

第十次的眼泪,该是在平丘极渊中,再一次看见自己的爱人的时候的激动和兴奋吧,那一刻,她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上还有凡间没有的解药的毒吧~~~~

第十一次的眼泪,该是在鲲鱼的腹中,那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她一生都寻求的梦想,那一刻的眼泪,是幸福的。

第十二次的眼泪,该是在北极之地,看着自己 郎君沉沉地睡着,自己却要远远地离开时的不舍和心疼吧~~~

第十三次的眼泪,夜长有时尽,相逢岂无期?共枕三生石,齐漱不老泉。南国春暖花开,北海极夜将尽,她等了一生零五年十一个月又二十三天,终于等到了他。而这一次,终于不再是梦里。泪水如春洪决堤,胸膺中却充盈着无边无垠的欢愉喜悦,也不知自己究竟是在哭呢,还是在笑~~~~

雨师的泪,漫天飞。我们的泪,默默垂……

折叠 编辑本段 雨师容貌

--摘自《搜神记》

1、那群象龙兽正中,一只格外高大狰狞的黑色龙兽,昂首睥睨,极为倨傲,龙背上赫然坐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那女子发红如火,肤白胜雪,穿着黑丝长袍,领口斜斜直抵腹部,酥胸半露,一个碧玉环子为钮扣,在腰下裁开,莹白修长的玉腿一荡一荡。她双眉如画,眼波似水,浅浅的一抹微笑,瞧起来风情万种,妖冶动人。耳垂有两个黑色的耳环,细细一看,竟是两条长三寸的小蛇。

2、潭中碧水荡漾,月光照得明亮,一个一丝不挂的红发女子背对他,雪白一身的站在水潭中央,侧头垂首,长长的眼睫毛垂将下来,腰身盈盈,不堪一握,莹白的脖颈衬着火红的长发,发丝一直垂到洁白的臀处,随风飘舞。那女子一边用手抚洗自己的身子,一边低低的哼着他梦中听到的似歌非歌的呢喃。

3、为首一人乃是一个红发赤足的美艳女子。阳光中她款款而入,黑丝长袍鼓舞不息,身姿妖娆,若隐若现。腰肢扭舞之间,一个淡青色的弯角韵律的摆动。那张妖冶绝世的脸上秋波流转,浅笑吟吟,耳稍两只小蛇卷舞曲伸,红信吞吐。万千风情,眩目神移,连这午后的阳光也相形暗淡无光。

4、拓拔野闻声陡然大震,如被雷电轰击,醍醐灌顶,失声叫道:"眼泪袋子!"眼前白光涣散,隐隐看见一个美若天仙的黑衣女子,发红如火,肤白胜雪,柳眉如画,俏眼含嗔,正是他朝思暮想的雨师妾!

5、人影翩翩,缤纷交错。她默默地混藏于那列女奴之中,戴着藤木面罩,缠头下露出几绺如火红发,显得格外地引人注目。黑衣似云,赤足如雪,随着鼓乐的节奏韵律地走着;晨风鼓舞,黑袍卷扬,妖娆婀娜的身姿若隐若现,苍龙角跳跃如翠绿的音符。

6、拓拔野躺卧在柔软的犁牛毯上,微笑着与侧坐床沿的雨师妾四目交会,心中悲喜交织,宛如隔世。明珠灯下,她的眼波如此温柔动人,仿佛星夜海浪、明月春江。

7、那女子红发雪肤,眉眼如画,娇艳动人,竟是另一个自己!月光雪亮地照在螭羽仙子的脸上,笑容犹在,姿容娇艳如生。颊边,那颗凝结的泪珠闪耀着淡淡的冷光,彷佛海底珍珠、夏夜荷露。

8、只听巨石后传来一个慵懒柔媚的声音,格格笑道:"那可未必。"一个黑衣女子翩然起身,转过脸来。红发胜火,秋波如水,黑丝面纱随风拂动,隐约可以瞧见妖娆娇媚的笑靥。虽瞧不见真容,但那眼角眉梢的妖冶风情已足让晚霞失色、海浪失声。

--摘自《蛮荒记》

1、雨师妾黑衣鼓舞,红发飞扬,翩然站在青蛇背上,迎沐夕阳,低头吹角,容光绚丽,周身熠熠生辉。这一刻,就连她眼角细微的鱼尾纹也美得如此生动,宛如天女仙姿,让人望之呼吸窒堵,目眩神迷。

2、雨师妾螓首倾侧,轻轻地梳理着艳红如火的长发。铜镜中,被霞衣红裳所衬,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容此刻竟仿佛如此陌生。额头上的刺字、那些青红斑驳的疤痕,已经淡得几乎看不见了,在烛光下看来,光洁似雪,美艳如昔。

3、右手抓起一个乾坤袋,轻轻一抖,一个霞衣红裳的美艳女子顿时从中滚落,软绵绵地横在那黑龙脊背上,动弹不得。红发如火,肌肤胜雪,秋水双眸痴痴地凝视着拓拔野,嘴角微笑,说不出的温柔娇媚。

4、在他身边的床椅上,端然坐着一个霞帔凤冠的新娘,红发如火,肌肤胜雪,秋水明眸中泪光滢滢,嘴角却挂着从容淡定的微笑,显得如此娇媚动人,风华绝世。

5、计议已定,心中顿时变得一片澄明宁静,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微笑。烛光映照下,双靥晕红,眼波温柔澄澈,说不出的娇媚绝丽。

6、只听得脚步声声。凉风刮卷,幽香扑面,一个黑衣的女子从右前方的甬洞徐徐步出。红发飘卷,秋波流盼,火光映照在她的容颜上,如霞光晕染。众人呼吸一窒,心跳齐齐顿止,就连广成子脑中亦霎时间空白一片,怔怔地举着泊尧,被她容光所慑。竟不由自主地生出惭秽之念。

7、在众蛮人欢呼声中,圆茧轰然炸散,一个女子当空急旋,红发似火,丝茧如飞带环绕,将周身紧紧缠住,只露出大半的脸容。眼如秋波,似悲似喜,容颜胜雪,金红色的夕辉映照下,散发出柔和而又炫目的光晕。霎时间万籁无声,众人怔怔仰望,呼吸惧已停滞,想不到天下竟有如此妖娆美艳、风华绝世的女子!

8、她洗尽了铅华。素颜如雪,纯净如冰,却比从前的魅惑妖娆更加风华绝世。那双让他朝思慕想的眼睛,澄澈如秋水,深邃如汪洋,仿佛涤尽了从前所有地痛楚、屈辱、悲伤和苦难,每一次流转,都美得让人窒息,不敢逼望。就连她那原本馥郁勾魂的幽香。也仿佛氤氲成了霜风里的秋菊、冰雪后的腊梅,闻之醍醐灌顶,心神俱醉,却不敢有半点轻慢。

折叠 编辑本段 诗词歌赋

沉雪赋--赠雨师妾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而不觅兮,却悲戚以荏荏。心难慊而人惟忆兮,独寂寂而寒侵。

问予志之智愚兮,愿苍生之欢心。难相问而触额兮,得闻君之玉音。

盼平乱以相聚兮,待蛮荒之雨霖。独砌幕而卧冰兮,君难见乎妾今。块茫茫而专精兮,天沉沉而未明。登兀峰而遥望兮,神恍恍而外淫。浮云郁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昼阴。雷殷殷而响起兮,声象君之剑音。飘风回而起闺兮,举帷幄之凝凝。雪枝交而飒语兮,芳泠烈之(门内加言,重叠,音吟)。寒鸟集而难鸣兮,雪兽啸而长吟。罗裳协翼而来萃兮,回羽璨而北行。

心凭噫而不舒兮,忧思壮而攻中。下兀山而周览兮,步从容于雪从。极光块以造天兮,郁并飘而穹崇。间徙倚于冰壁兮,观夫茫茫而无穷。挤落霜以撼鹅雪兮,叹无声而西东。

饰柔水以为榱兮,刻寒冰以为梁。远山靡而孤鸿兮,聚绣霓之煌煌。映飞雪之流光兮,舞素丝之残霜。时仿佛以物类兮,象月华之隐芳。七色炫以相曜兮,烂耀耀而成光。致罗裳之迷彩兮,象暮云之文章。抚流绫之幔帷兮,垂银连之流江。抚冰几以从容兮,览烟台之茫茫。片羽嗷以哀号兮,孤雌困于枯杨。日黄昏而望遥兮,怅独托于空堂。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援龙角以变调兮,奏愁思之不可长。案流征以却转兮,声幼眇而复扬。贯历览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盎。左右悲而垂泪兮,泪流离而戚凉。舒息叹而增欷兮,行原孤而皇皇。极光匆而沉雪兮,忆昔日之龙王。思红妆之凝霜兮,遂颓思而就床。抟冰梅以为枕兮,席寒兰而素香。

忽寝寐而梦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觉而无见兮,魂惶惶若有亡。寒号鸣而愁予兮,起视月之精光。观众星之行列兮,毕昴出于东方。望窗前之蔼蔼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岁兮,怀郁郁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复光。妾自窃伤兮,究年岁而不忘。

倾城赋--赠雨师

登高楼以逸致兮,阅蛮荒而知千秋烽火。揽清风以盈袖兮,感雨师而晓绝代风华。

夫雨师者,一顾倾城,再顾倾国。

感雨师也,由胜景每览,四时不同,风姿绰约,感怀异数.。

雨师妩媚,若夫春也。细雨初飞,残冰几块,远山青黛,近郊紫红。飞絮竟逐,游丝相竞,蜂蝶萦绕,百花微绽。帘外燕舞甚怜,柳底莺穿可爱,鸟鸣春眠不觉,花落未扫犹在。

雨师热烈,若夫夏也。惊雷数声,云雨迷蒙,叶浮飘萍,波翻细麦。幽林天籁,深涧水灵,东海惊涛,北泽浪骇。素荷覆水卷翠,朱曦流火明烈,西山草盛径迷,南岭藤多路狭。

雨师淡然,若夫秋也。落日榴赤,流云梨白,薄雾可织,明霞堪裁。山前清阶,庭下凉槐,静菊独傲,过雁相排。丹枫烂漫之极,白鹤野闲之太,碧落爽朗无云,银河澄莹如带。

雨师坚毅,若夫冬也。北海极光,流光溢彩,苏幕密遮,红缨轻摆。寒独影煌,暖雪不融,丝竹叮咚,青霭杳绕。翠竹环绕地阁,腊梅暗发山脉,凉风遍地骤驰,瑞雪漫天铺盖。

雨师者,醉人之姿,缭人之态。若花草百盛,山水清秀。如怒放牡丹,含羞芍药,傲霜寒菊,绛珠仙草。引领百花,风华超然。如仙酿琼浆,美韵天歌。

雨师者,心性坚忍,立世犹风。待人如同窗旧友,处事若流水行云。垂虹胸襟,捉月气概。攀绝壁之青松,抚穷乡之古柏。

雨师者,如绮阁绿眉,雕楼青睐,雾寰杏眼,云鬓桃腮。情深义重,天地无极。泛舟东海,远避寒荒,历尽三湘,走遍北极,踏碎玉琼,拣尽极光。孤立雪原,痴心不悔。高歌寒雪,低吟桑泉,吹角荒外,品笛中原。

雨师者,殇情悲尽,屹立万众。竟夜无眠,终宵多忾。尽怀低落之情,更无高驰之态。若抑郁于前失,不唏嘘于新败。顾瘦影以自怜,遣愁怀而无赖。望新月则长叹,见星辰则独怜。

嗟乎!草木一秋,人生几何?

每情极沉醉,付心尽呆,眼涩流血,骨瘦如柴。夫痴情者,雨师也。不付此情雨师,岂不枉阅蛮荒?

风华绝代,情远无极。 夫雨师者,不顾已倾人心!

风华赋--赠雨师

咫尺天涯冬来去,两仪冰火夏尽出,一朝春落风华老,千秋瞬息鲲鱼腹。弹指红颜清泪融,惟留红发夹丝素。雨师龙妃倾城貌,天荒地老情不枯。

昔年雨师,尝为亚圣,而遇公孙,公孙其人者,颇有俊颜神功,却无真心善意,忽冷犹热,始乱终弃,亦犹如常矣。夫雨师其人,时纯如幽水,清若皎月,然佼佼者易污,龙女以纯心净意痴恋公孙:笑颜成痴,日思暮想,冬去春来,情思盎盎,一日三秋,欲罢无方,不羡水圣,只恋情郎。阳极为名,皮母苍茫,情至深处,眼波荡漾。负心其人,情字难尚,可怜雨师,一夜沧桑。涕泪流尽,芳心惟凉,龙女之名,始自流芳,身好男色,心如寒霜,惟因往昔,心已尽伤,心既已伤,不许断肠!

黑衣如水,龙角铿锵,纵横沙场,艳冠大荒。皓腕似玉,玉臂如霜;雪肤凝脂,云鬓留香;指若葱削,眉若流江;眸转百媚,星落千行;玄裳轻舞,红发飘扬;莺语幽幽,龙角苍苍;朱唇吐兰,玉蟾无光;风华绝代,名比圣王!

十年弹指,东始山上,情定三生,缘起前殇。误逼帝丹,手足无方,昼夜心牵,日月泪光。山驿烛泪,再遇断浪,尚聚又离,泪如潇湘!

经年又遇,冰凝为霜,未待相诉,又起离殇。此去经年,好景未良,昆仑相逢,晶珠数行,玉颜成空,泪倾龙王。瑶池蟠桃,八荒殿上,分庭抗礼剑拔弩张。始知前生,落落相抗,又见媸颜,清泪若江,相问十巫,治愈有方?难得原貌,淡之为良。

终为龙妃,双龙呈祥,兄妹断情,又历沧桑。再见公孙,冷若冰霜,重回皮母,旧情已忘。弹指红颜,夏火为猖。鲲鱼腹中,暗夜无光,难掩携手,花烛洞房;鲲鱼齿外,烂漫极光,容华相映,莫论海疆。寒极又离,心痛神伤,淡月映泪,雪山逐浪,龙神痛挽,藤木面藏,惟念雨师,梦回北荒。身不洁者,心或洁也,夫雨师妾者,一颦一笑,惊为天人;一离一弃,皆比女英。纵身不贞,为圣女未可比也;兰心蕙质,似无人可越也;往事伤情,亦无人可比也。回眸一笑倾城,抬眼清泪断肠。雨师之悲之乐,牵拓拔之心之魂;雨师之和之离,引其之喜之哀。古今上下,人纵痴情动天,百年亦化埃尘。然雨师经年,为人所咏,使妾等闻此千年痴情挽歌,此可喜也。堪为雨师祷仙神,愿倾城,终携手。

风华如梦,惟忆雨师。

落雪吟--赠雨师妾

雪落雪舞舞满天,无声未见本堪怜。浮羽绕指柔冰阶,游梦沾发飘山帘。

北荒佳人望日暮,愁绪满怀无处诉。莲浮积雪行无声,忍踏落雪来复去?

远山仙裳自霏霏,不管霜落与雪飞。霜雪明日尚能降,明日难落发霜悲。

六月极光功已成,来去锦罗最无情!来年虽再忖冰雪,却不道人去山茫夜无垠。

十年生死千万日,风雨浮萍无定期。玄冰亦融瞬息间,一载漂泊难寻觅。

雪落易见化难寻,屋前离愁红发人。独将痴情暗再许,孤许晚星忆残痕。

游鱼无语正黄昏,卷帘漫落掩晨昏。青灯映发霜难融,冷风敲窗被未温。

问妾底事倍伤神?半为思春半恨春。思春芳心恨红颜,芳心空喜泪不闻。

昨宵庭外轻舞发,知是霜魂与雪魂。霜魂雪魄总难留,霜自凝枝雪自休。

愿妾肋下生双翼,随雪飞落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乾坤收离愁,一抔清雪掩风流。情丝随雪系天涯,极光未见思幽幽。

尔今化去妾尚怜,何日雪融素丝间?妾今惜雪自无言,香销玉残知何年?

试看光残雪停落,或是红颜毒发时。一朝冬尽风华老,雪落人亡两不知!

叹雨师

抬眼,飞扬的长发在极光的映照下如同辉煌的霓裳;黑衣猎猎,那些冰封千里的雪山在她身后涌起翻腾的雪浪。素丝和皱纹似已化为绚烂的极光,将她的美丽映衬得如此沧桑。

那些辛酸与悲伤,似已遥远得只剩苍茫,又似在心中停留得如此倔强;那些鬓角凝结的寒霜,如同梦境中虚无的情殇,也如北极千年永恒的荒凉。

或许此生,便流离于这寒冷的北荒,将无尽的思念与哀伤,随着弹指红颜老的剧毒埋葬。不去管那风云突变的打晃,在这里默默的祈求着他的安康,用所有的泪水和凄凉,化为他的身上,一缕永恒的芳香。

龙妃雨师,痴情不忘。

曾见过曲水上优雅的流觞,伴随着九曲泉水的清浪,如同她百转千回的柔肠。子虚乌有,是离别前虚无的创伤:请离开这子虚乌有的守望,回到有无数人等待的大荒,那里风头最健的龙王,不该在这里蹉跎未老的时光。如果我发上凝结的寒霜,终于化成了跃动的火光,愿你再次见到我的地方,留下我最美丽的影像。如果我终于白发苍苍,所有的妖娆化成了曾经的希望,请让我徘徊于雪域的苍凉,在极光消失的时刻散落于陆地的边疆。请记住我最美的模样,即使今后地老天荒,我会永远如同雨师菊的铿锵,凝视你消失在无尽的汪洋。

曾见过浴火涅磐的凤凰,看着烈火如水波般荡漾,如同她心中唯一的希望。不老神药,天若有情天亦老的凄凉。平丘上弥天的大谎,重现了双帝痴情的辉煌。鲲鱼腹中潋滟的火光,如同多年前温暖的朝阳。被暗夜映照的冰窗,让时间流逝得不再匆忙,优美简陋的洞房,见证了此生最幸福的时光。多么希望永远都是这样,不去管那生死茫茫,如同那个执著的帝王,此生只为一件事而繁忙。然而终于目睹了仙女的罗裳,在天空中旖旎和飘扬。从此风华绝代的女王,迷失在为自己筑就的牢房。

曾见过寒梅优雅的绽放,冰封雪山万年永恒的清香,如同她永远的骄傲和坚强。弹指红颜,白发瞬间生的哀伤。汤谷中追忆皮母地丘的苍茫,如水一般的心灵面对着曾经的情郎,看着他一如往昔的张狂,旧日的深情却依然淡忘,凝视着汤谷的扶桑,正视了曾经的情殇,默默地看着姑射和空桑,任由自己为他而流亡。日后冥火壶中的寒霜,化为清眸中一抹清澈的泪光,弹指红颜老的毒方,是今生永远的悲伤,石谶中风雨的寒荒,万千蛇鸟聚集的守望,平丘旁呼啸的海浪,是牵动思念的柔肠。

曾见过泪落玉殒的娥皇,留存竹泪斑斑的潇湘,如同她痴情不变的铿锵。千虫毒鼎,是深情万载的未央。看着面貌尽毁后的残香,毅然将自己的情根埋葬,看着龙角幽幽的青芒,任自己随着水波流荡。然而昆仑瑶池殿上,依然经历了那一刻的仓皇,将匕首插入心中的瞬间,只祈求他今生的难忘。此后每当她再次回想,都会问自己如果那一刻匕首真的刺入心房,他又会怎样?是手足无方,还是从此沉沦疯狂?当然没有人知晓真相。

曾见过银河两岸的织女和牛郎,只为一次邂逅的罗裳,守候每一年乞巧的流觞。东始初见,约定的是一生痴情的流亡。从开始时不见人影的相逢,到看见他的面貌如温暖的太阳,催情蛇创造的粉色幻象,如梦境般荡漾。然而他那另类的嚣张,却破除了那百试不爽的假象,误逼神农丹后的慌忙,令心中的坚冰终于化为愁肠,从此所有的骄傲和坚强,化为又一轮两情相悦的离殇。故乡的朝阳,龙角的幽芒,妖女的真相,兽群仓仓,痴情的流放,出乎意料的传扬。

龙妃雨师,情比潇湘。

即使风华不再,即使离愁千千,即使远山难觅……痴情无疆,情惟铿锵。

风华落尽余铿锵。

九张机

一张机,一曲苍龙诉乐哀,几盏愁绪笑痴呆,云烟暮霭,何处言爱,滴雨化尘埃。

二张机,二八芳华悄然失,容颜易老不留时,千年野史,回首今世,却是旧相识。

三张机,三生情缘彩絮织,路途漫漫共手执,相顾笑祉,情真意挚,岁月也休止。

四张机,四月春风渡湖堤,曲终寻妻弃青笛,前尘已抵,今朝共谛,来生游天地。

五张机,五月徘徊不见伊,风雨悲恸情难移,卧栏斜倚,白发追忆,再难与卿依。

六张机,六弦琴断泪眼痴,青衣驽马背风驰,天涯咫尺,心焚热炽,只望勿来迟。

七张机,七夕鹊桥蔽天灰,碧落黄泉几人回,雷音虺虺,群鹰翙翙,此情终无悔。

八张机,八面悲风往事凄,绿荫残柳驻岸崎,黄沙四起,午梦幽泣,相约永不弃。

九张机,九九归一乐酒诗,何影空映三生石,不问初始,却只道是,拓拔恋雨师。

折叠 编辑本段 经典瞬间

初出场时是第一集驱兽追赶尚为流浪儿的拓拔野,见声却不见人,在旁人之描述与见群兽狂奔之景先让人恐惧,震撼的,又带着一丝神秘,接着不禁兴起想一窥龙女之真面目的念头。这点倒让我想起了《红楼梦》中凤丫头刚出场时也是见声方见人的描写法,另外在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中安娜初登场亦是先闻声后见人。 兽群怒潮终于奔流而尽……兽悲鸣不已……双目哀怜的瞧着后方,全身簌簌发抖。拓拔野心中升起寒意,不知那水妖龙女究竟有何等手段,竟让这些狂野的灵兽如此畏惧?

忽然听见了轻缓有序的脚步声……然后响起一个慵懒娇媚的声音:"那白龙鹿倒跑得真快,发狂的兽群都追它不上。"声音甜腻入骨,拓拔野怦然心动,忍不住想瞧瞧发出这般动听声音的究竟是怎样的女子。

突然眼前一亮……那群象龙兽正中,一只格外高大狰狞的黑色龙兽,昂首睥睨,极为倨傲,龙背上赫然坐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那女子发红如火,肤白胜雪,穿着黑丝长袍,领口斜斜直抵腹部,酥胸半露,一个碧玉环子为钮扣,在腰下裁开,莹白修长的玉腿一荡一荡。她双眉如画,眼波似水,浅浅的一抹微笑,瞧起来风情万种,妖冶动人。耳垂有两个黑色的耳环,细细一看,竟是两条长三寸的小蛇。

这一出场果真是艳惊全场,让人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之后,她莫名地看上还是流浪儿的拓拔野,以色诱之,以催情蛇毒为媒介。平常人经此莫不拜倒在她群下,成为不贰之臣。但拓拔野竟从意乱情迷之中挣脱出来,因此让龙女雨师妾对他另眼相看,决意以自身魅力让他倾倒,没想到阴错阳差下让拓拔野误服了神农的药丹,命在旦夕。龙女心中大惊,尽力救治,在救助的过程中才发现自己情愫已生,情种已种再也难除。从这一路上作者对龙女心情的细腻描写,方知在大荒第一妖女的赫赫声名下,隐藏的一颗害怕被情伤害的心。

她喜欢拓拔野益盛,心中竟也不愿倚助春蛇,想凭自己的妖媚,让这少年在裙下称臣。当下玉臂舒展,抱住拓拔野......拓拔野不敢多想......鼾声大起。雨师妾心中泛起奇异的感觉......令她说不出的喜乐安平,过不多时,竟也沈沈睡去。......雨师妾曲腿坐在巨石上,只是冷冷的瞧着他,眼中竟似有泪光。她咬牙道:"你们臭男人不管大小,都是薄情寡义,又想乘着我睡着,一走了之吗?"

……自己再也未曾爱上任何男人。想不到今日竟然对这十四岁的少年如此动心。那日见拓拔野发狂倒地,她心中懊悔,难过不已,竟然痛哭失声……这三天流的眼泪竟然比十六年间加起来还要多。难道命中注定她要与这少年有一段缘分么?

烛光将她的俏脸映得明明灭灭,一颗泪珠晶莹剔透,悬挂在下巴上盈盈欲坠。拓拔野心中疼惜,伸手去擦拭,说道:"眼泪袋子,怎么又掉泪啦?"雨师妾噗哧一笑,纤指将眼泪拨落,流到掌心。她将手掌张开,泪珠在掌心微微晃动,突然掌心腾起丝丝白气,那滴泪珠变成一颗珍珠也似的透明珠子。雨师妾从头上轻轻拔下一根红发,从那泪珠间穿过,串成链子,然后替拓拔野挂在脖颈上。

拓拔野笑道:"这是什么?"雨师妾低声道:"小傻蛋,这是姐姐为你流的眼泪。只要今后你能日夜挂在胸前,姐姐便欢喜不尽啦。"

这感情来得如此突然又如此不可思议,短短三天内便情根深种,不能自已。难道是因他身上那魔魅的气味么?还是上苍注定他是她的第二次劫难呢?在驿站中瞧着众人将他蜂拥,意气风发之时,她突然觉得自己距离他好生遥远,仿佛他注定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这种宿命的无奈竟比被抛离更令她疼不可抑。

之后四年,拓拔野与雨师妾因为立场敌对,直到在春日城与木神句芒争战时才再度与雨师妾相遇。

此时驿站之外龙兽震吼,车轮辚辚……为首一人乃是一个红发赤足的美艳女子。阳光中她款款而入,黑丝长袍鼓舞不息,身姿妖娆,若隐若现。腰肢扭舞之间,一个淡青色的弯角韵律的摆动。那张妖冶绝世的脸上秋波流转,浅笑吟吟,耳稍两只小蛇卷舞曲伸,红信吞吐。万千风情,眩目神移,连这午后的阳光也相形暗淡无光。

拓拔野"啊"的一声,胸口如遭千钧重击,天旋地转,刹那间喘不过气来。想要起身呼喊,却脚下酸软,张口无声。狂喜、激动、忧伤瞬息涌上心头。周身气血狂涌,如巨浪拍岸,那声声重击都在他胸腔积堵,化成一个无声的呐喊:眼泪袋子,我终于又看见你了!

此次见面,拓拔野已结交蜃城少主蚩尤,在江湖闯荡出名,功夫大增,并拜东海龙神为母,成了名闻天下的龙神太子,非再是当初相遇的那位默默无名的流浪儿。这次争战,雨师妾不惜与水族木族为敌,全力帮助拓拔野脱困,两人逃至山神庙。后因拓拔野为寻找义妹纤纤,故与雨师妾相约十天后再聚首,十天后拓拔野再回当地时,雨师妾却失约未至。

句芒微笑道:"龙姑,你还是劝劝这两位小兄弟罢……何必如此执着,自取灭亡?"雨师妾嫣然一笑,叹道:"木神可太抬举我啦。这小傻蛋素来就是不听话的紧……我可没有法子啦,只能瞧他怎?办我便跟着怎么办罢。谁让这般我喜欢他呢?"她眼见形势危急,再也顾不得任何忌虑,索性落落大方说将出来。款款转身,瞥了冰夷一眼,抿嘴笑道:"你们要这刀呀剑的,我可管不着。可是若是伤了他一根寒毛,我便不依。"语声温柔俏皮,仿佛在撒娇一般。

至此后,拓拔野失去了雨师妾的消息,直到在金族昆仑山与水族北海双祖争夺三生石时才又见到从雨师国主贬为奴的雨师妾。此次相逢亦是匆匆,拓拔野未能救出雨师妾,仅能含恨见北海双祖带走雨师妾。

由于当时的拓拔野搞不清楚自身喜欢的究竟是谁?是年少时就钦慕的木族圣女姑射仙子?还是妖娆艳丽的大荒妖女雨师妾?另外还有自小对他钟情执拗的义妹金族公主纤纤,所以身为读者的自己对他的作为是相当不已为然,难以意平。

后来在金族驸马争夺战时,拓拔野为了帮助土族少子姬远玄成就与自己义妹纤纤的良缘,特意参加驸马竞赛意在替姬远玄铲除亦是求亲对象的水神烛龙之义子,哪知在此时,北海双祖带着一群女奴来到,雨师妾赫然就在其中,当时的她带着藤木面具,虽未露面,但从身形看来定是龙女无疑,众人不禁哗然堂堂雨师国主大荒第一妖女水神烛龙极宠爱的雨师妾竟沦为低贱无比之奴隶。

为了激怒拓拔野让他无心争夺金族驸马之位,北海双祖在场上极尽所能地羞辱女奴雨师妾,不是鞭打就是以言语侮辱,并开出若有人能让雨师妾摘下藤木面具就可以成为她一夜的主人,任凭处置。眼见心爱之人受辱,拓拔野心痛不已,此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子,姑射仙子、雨师妾与纤纤都在该处,可是他眼中心中却只有雨师妾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就在此刻他才知道自己最爱的人是雨师妾。因此他加入了让雨师妾取下面具的竞争者之列,却怎知面目下的雨师妾已非当初花容月貌竟是受伤深重的丑陋面孔。原来雨师妾三番两次帮助拓拔野已惹怒了烛龙,不仅将她贬为奴赐给北海双祖,又在北海双祖的威逼下宁愿自毁容貌也不肯以身侍主。

看到这段,自己眼眶不禁一热,心竟微微抽痛了起来。

雨师妾闪过悲苦恐惧的神色,摇头传音道:"忘了我吧!我已经不再是雨师妾啦!不过是……不过残花败柳、奴婢之身……"声音轻颤,眼圈一红,泪珠倏地滚落。

但当拓拔野的指尖轻轻地触到面具的边缘,她忽然一震,蓦地清醒,心底闪电似的掠过一个念头:"绝不能让他看见自己!"倏然后退,翩翩立定,强忍住心中那如割的绞痛,含着泪笑道:"听了你这些话,姐姐好生欢喜,什么苦痛都不枉了。小傻蛋,记住我从前的模样,可别忘记啦……"突然素手一翻,握着一柄蛇形匕首朝自己心窝刺去。

……拓拔野惊魂甫定,生伯她重又寻死,……将她周身经脉尽数封住……伸手颤抖着取下了那藤木面罩。八殿轰然惊呼,拓拔野脑中嗡然炸响,热血冲顶,仿佛万千个焦雷一齐轰奏,险些站立不住。

雨师妾怔怔地凝望着拓拔野,目中神色痛苦欲绝,嘴角泛起凄楚的笑容,低声道:"这样的雨师妾,你还喜欢吗?"倏地闭上眼睛,泪珠簌簌掉落。

阳光灿烂,水光摇荡。那张原本娇媚如仙、雪白细腻的俏脸上布满了虫蛇咬噬的累累疤痕,淡紫浅绿,凹凸不平。额上以朱砂等物写了两个大字"媸奴",赤红如血,触目惊心。

昔日大荒最为美艳的第一妖女竟变得丑陋无已。

拓拔野惊怒悲愤,颤抖着轻抚她的睑颊,心中如被万箭揽射,千刀齐剐。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响,视野迷蒙,一颗滚烫的热泪滴落在她的脸上,涸化开来。突然明白为何她当日在方山上一再拒绝相认,而今日宁可自刎也不肯揭开面具了。

……突然抱紧雨师妾仰天长啸……听那啸声悲苦郁怒,八殿众女深感恻然,恨不能抱他入怀,抚平其伤……心中又是一阵裂痛。耳畔响起她的凄然言语:"这样的雨师妾,你还喜欢吗?"热血轰然上涌,心中激荡,低声道:"好姐姐,在我眼里,你永远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我喜欢你胜过世间一切。"不顾众目睽睽,低下头来,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痕。

拓拔野嘴唇温柔地扫过那凹凸不平的肌肤,热泪盈眶,心中刺痛难忍,多么想将她的脸容与内心的创伤一同舔平啊!双臂紧紧地抱住她,恨不能将她箍入自己体内。她的呜咽、呻吟与气息仿佛春风海浪,温柔而汹涌地卷席着,在他的心底激起一阵阵甜蜜而痛苦的战栗……

这一刻,他如此清楚的发觉,自己竟是这么深爱着怀中的女子。一个鲜明的念头红日似的从喧嚣的心海里跳跃而出,温暖而耀目地攀升着,照亮了原本黑暗纷乱的世界。

……朗声道:"白帝、王母,拓拔野恳请退出驸马选秀。"……朗声道:"拓拔野已有妻室,实在不该参加驸马选秀。唐突冒犯之处,万请白帝、王母海涵!"

"王母明鉴,拓拔野对龙女铭心刻骨,早已心下立誓要娶她为妻,终身相守,不离不弃……"他话语沙哑温柔,竟似是说与雨师妾听的、龙女痴痴地凝望着他,眼波如春冰,一点一点地融化开来,荡漾着,闪烁着,泪水一颗颗地划过脸颊。咽喉甜蜜地麻痒而疼痛着,体内似乎有什么破碎了,断裂了,迸爆了……巨大的幸福交掺着悲苦,像狂肆的浪潮卷扫五脏六腑,带给她一阵阵酥麻的战栗。

自此,龙女雨师妾与拓拔有的感情方底定,也圆满。

再加上两人于金族密洞音时光流转见到两人的前世竟是苦恋一世不得再一起的金族奇侠古元坎与水族圣女螭羽仙子,拓拔野耳闻为古元坎而死的螭羽仙子遗言:"……下辈子倘若还能遇着你,你会不会只喜欢我一个呢?"心痛如绞,羞惭难已,更加坚定这生这世只钟情于雨师妾一人。

第一部的结局是很美丽的,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一对虽然没有蚩尤同晏紫苏那样的相互试探似假似真,但却是缠绵悱恻,读之心酸。

读罢这套小说,不得不承认,本书最美丽、最真情,最圆满的存在就是龙女雨师妾。

折叠 编辑本段 雨师美乐

《弹指红颜》

作词:未见钗头凤 作曲:仙剑问情 演唱/哼唱/念白:陌上颜烬

念白/哼唱

你瞧见你命中的伏羲了?你愿意和他坠入凡尘么,和他一生一世永不分离么?我当真听到过上天如此探问。我知道,自我为你流下第一滴泪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你便是我命中的伏羲,带我寻找前世的温存...

三千年,八百年,十六年,生生世世,我等的,始终是你

三生连 梦无边 再续前情东始缘

泪成珠 挂心间 穿起音容记笑颜

八百年 十六载 共几天

东海巅 昆仑渊 终再见

有情人 无锋剑 苍茫烽火两相念

事隔多少年 吹笛战风浪追忆瑶池边

生死间 不论容貌媸妍

为佳人怒拔剑舞动潋滟 还我一心愿

江山几钱?如我逆刃上天元 掂在指尖

醉时狂 苍龙角现

醒时笑 依偎鬓边

若得情久远 何惜做弹指红颜?

【念白】

小野,北荒子虚山上有一颗乌有树,乌有树下便是不老泉

我只消饮了这不老泉水,便不必在顾虑什么弹指红颜老了...

小野,你陪我一起去吧...

我想和你,共枕三生石,齐漱不老泉

红发纤 天人颜 御风弄影行蹁跹

地壑焰 劫波遍 最是离恨时流连

情无言 情无尽 情无边

情难解 情难全 情难圆

悲经年 刹那间 遗世风华叹青天

乱起共云烟 将妖娆悄然别去解缠绵

剩泪眼 老却弹指红颜

寒荒漠漠三千 一袭黑裳 怎漱不老泉?

三生石上 镌刻那梦中容颜 枕记千年

长相守 独居鲲殿

短相见 隔世梦魇

宿命情不变 谁又怕弹指红颜?

《螭光流影》

---献给螭羽仙子作词:彧宇痕羿 作曲:轩辕剑 演唱:柳凌霜

红丝半卷 追梦逸如烟

落月摇花颜 千山雪舞有情天

苍龙出 声奏起 八百年离别

念去花红千片 尽落天元刃尖

人生只如初见 月满西海长天

绫消痕尤在 海寂人已眠

刹那芳华谢 三生石畔不老泉

倾我千百岁 与君长相恋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