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5 22:11:40

醒世姻缘传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醒世姻缘传》是明末清初西周生创作的一部长篇世情小说。小说以一个人生业果、冤仇相报的两世姻缘故事为线索,对明朝末年清朝初年社会黑暗的两大症状--腐败的官场和浅薄的世风作了鞭辟入里的解剖,是一部非常杰出的中国古代世情小说。全书100回,前22回叙写前世姻缘,23回以后重点写今世姻缘。其在塑造人物、梳理故事等手法方面都是同类小说的杰出者。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醒世姻缘传

  • 作品别名

    恶姻缘

  • 作者

    西周生

  • 创作年代

    明末清初

  • 文学体裁

    长篇小说

  • 字数

    80万左右

折叠 编辑本段 故事梗概

《醒世姻缘传》以明代前期(正统至成化年间)为背景,写了一个两世姻缘、轮回报应的故事。前二十二回写晁源携妓女珍哥打猎,射死一只仙狐并剥了皮,后娶珍哥为妾,虐待妻计氏,使之自缢而死,此是前生故事。二十三回以后是后世故事:晁源托生为狄希陈,仙狐托生为其妻薛素姐,计氏托生为其妾童寄姐。在后世姻缘中,狄希陈变成一个极端怕老婆的人,而薛、童则变成极端悍泼的女人。她们想出种种稀奇古怪的残忍办法来折磨丈夫:把他绑在床脚上、用棒子痛打、用针刺、用炭火从他的衣领中倒进去,烧得他皮焦肉烂。而狄希陈只是一味忍受。后有高僧胡无翳点明了他们的前世因果,又教狄希陈念《金刚经》一万遍,才得消除冤业。人民文学出版社线装版人民文学出版社线装版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考证

《醒世姻缘传》署名"西周生",对作者的真实姓名,研究者做过不同的推断,其中影响较大的是蒲松龄说。清人杨复吉《梦阑琐笔》说:"鲍以文(鲍廷博)云:留仙(蒲松龄)尚有《醒世姻缘》小说,盖实有所指"(《昭代丛书》癸集),李慈铭越缦堂日记》也写道"《醒世姻缘》,清蒲松龄撰"。

《醒世姻缘传》的人物情节,与《聊斋志异》的《江城》悍妇故事颇为类似。胡适据此曾写《蒲松龄的生年考》以及《醒世姻缘传考证》,从地理、灾样、人物三项考证出作者即蒲松龄。但是后来的研究者多持非蒲松龄说,并提出以下数说:章丘文士说丁耀亢说贾应宠说蔡荣名说;但是至今仍然没有定论。

小说是用山东中部方言作成,故事背景主要是山东济南府绣江县(章丘的别称)明水镇,有浓厚的乡土气息,中间写到明代末年这一带地方的实有人事,如济南"守道副使李粹然"(第二十一回),"癸未"(崇祯十六年)除夕"大雷霹雳,震雹狂风"(第二十七回),《济南府志》里都有记载。这说明小说作者是明末清初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一位文人,小说作成于明末。

折叠 编辑本段 原著前言

醒世姻缘传 明·西周生

●凡例

一、本传晁源、狄宗羽、童姬、薛媪,皆非本姓,不欲以其实迹暴于人也。

一、本传凡懿行淑举皆用本名。至于荡检败德之夫,名姓皆从捏造,昭戒而隐恶,存事而晦人。

一、本传凡有懿美扬阐,不敢稍遗,惟有劣迹描绘,多为挂漏,以为赏重而罚轻。

一、本传凡语涉闺门,事关床笫,略为点缀而止,不以淫哇媟语博人传笑,揭他人帷箔之渐。

一、本传其事有据,其人可征;惟欲针线相联,天衣无缝,不能尽芟傅会。然与凿空硬入者不无径庭。斋

一、本传间有事不同时,人相异地,第欲与于扢扬,不必病其牵合。

一、本传敲律填词,意专肤浅,不欲使田夫、闺媛懵矣面墙,读者无争笑其打油之语。

一、本传造句涉俚,用字多鄙,惟用东方土音从事,但亟明其句读,以意逆志,是为得之。

大凡稗官野史之书,有裨风化者,方可刊播将来,以昭鉴戒。此书传自武林,取正白下,多善善恶恶之谈。乍视之似有支离烦杂之病,细观之前后钩锁彼此照应,无非劝人为善,禁人为恶。闲言冗语,都是筋脉,所云天衣无缝,诚无忝焉。或云:"闲者节之,冗者汰之,可以通俗。"余笑曰:"嘻!画虎不成,画蛇添足,皆非恰当。无多言!无多言!"

原书本名"恶姻缘",盖谓人前世既已造业,所世必有果报;既生恶心,便成恶境,生生世世,业报相因,无非从一念中流出。若无解释,将何底止,其实可悲可悯。能于一念之恶禁之于其初,便是圣贤作用,英雄手段,此正要人豁然醒悟。若以此供笑谈,资狂僻,罪过愈深,其恶直至于披毛戴角,不醒故也。余愿世人从此开悟,遂使恶念不生,众善奉行,故其为书有裨风化将何穷乎!因书凡例之后,劝将来君子开卷便醒,乃名之曰《醒世姻缘传》。其中有评数则,系葛受之笔,极得此书肯綮,然不知葛君何人也。恐没其姓名,并识之。

东岭学道人题

弁言

五伦有君臣、父子、兄弟、朋友,而夫妇处其中,俱应合重。但从古至今,能得几个忠臣?能得几个孝子?又能得几个相敬相爱的兄弟?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倒只恩恩爱爱的夫妇比比皆是。大约那不做忠臣、不做孝子、成不得好兄弟、做不来好朋友,都为溺在夫妇一伦去了。

夫人之精神从无两用,夫妇情深,君臣父子兄弟朋友的身上自然义短。把这几伦的全副精神都移在闺房之内,夫妇之私,从那娘子们手中搏换得还些恩爱,下些温存,放些体贴,如此折了刚肠,成了绕指。这也是不枉了受他的享用,也不枉丧了自己的人品。

可怪有一等人,攒了四处的全力,尽数倾在生菩萨的身中,你和颜悦色的妆那羊声,他擦掌摩拳的作那狮吼;你做那先意承志的孝子,他做那蛆心搅肚的晚娘;你做那勤勤恳恳的逢、干,他做那暴虐狠愎的桀、纣;你做那顺条顺绺的良民,他做那至贪至酷的歪吏。舍了人品,换不出他的恩情;折了家私,买不转他的意向。虽天下也不尽然,举世间到处都有。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不得其故。读西周生《姻缘奇传》,始憬然悟,豁然解:原来人世间如狼如虎的女娘,谁知都是前世里被人拦腰射杀剥皮剔骨的妖狐;如韦如脂如涎如涕的男子,尽都是那世里弯弓搭箭惊鹰绁狗的猎徒。辏拢一堆,睡成一处,白日折磨,夜间挝打,备极丑形,不减披麻勘狱。

原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世间狄友苏甚多,胡无翳极少,超脱不到万卷《金刚》,枉教费了饶舌,不若精持戒律,严忌了害命杀生,来世里自不撞见素姐此般令正。是求人不若求己之良也。

环碧主人题。辛丑清和望后午夜醉中书。

●引 起

《四书》中,孟夫子说道:君子有三件至乐的事。即使在那极贫极贱的时候,忽然有人要把一个皇帝禅与他做,这也是从天开地辟以来绝无仅有的奇遇,人生快乐那得还有过于此者?不知君子那三件至乐的事另有心怡神悦形容不到的田地。那忽然得做皇帝的快乐,不过是势分之荣,倏聚倏散的泡影;不在那君子三乐之中。那君子的三乐,凭你甚么大势,劫他不来;凭你甚么大钱,买他不得。凭是甚么神人、圣人、贤人、哲人,有这三乐固是完全,若不遇这三乐,别的至道盛德、懿行纯修,都可凭得造诣,下得功夫,只是这三乐里边遇不着,便是阙略。所以至圣至神的莫过于唐尧、虞舜、禹、汤、文、武、周公、至圣先师孔子,都不曾尝着那三乐的至趣。这般难到的遭逢,那王天下岂是这个之内?

你道那三件乐?第一乐是"父母俱存,兄弟无故"。试想一个身子蒙父母生将下来,那婴孩就如草木的萌蘖一样,易于摧折,难于培养。那父母时时刻刻,念念心心,只怕那萌芽遇有狂风,遭着骤雨,用尽多少心神,方成保护那不识不知的心性。悲啼疾病,苦父母的忧思;乳哺怀耽,劳父母的鞠育;真是恩同罔极。孩提的时候,没有力量,报不得父母深恩;贫贱的时节,财力限住,菽水尚且艰难,又不能报其罔极;及至年纪长成,家富身贵,可以报恩的时候,偏那父母不肯等待,或是先丧父后丧母,或是先丧母后丧父,或是父母双亡。想到这"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光景,你总做到王侯帝王,提起那羽泉之魂,这个田地是苦是乐?兄弟本是合爹共娘生的,不过分了个先后,原是一脉同气的,多有为分财不均、争立夺位以致同气相残。当时势同骑虎,绝义相持,岂无平旦良心?你总做到极品高官,提起那东山之斧,这个光景是苦是乐?若能父母寿而且安,双双俱在堂上,兄弟你爱我敬,和和美美,都在父母膝前,处富贵有那处富贵的光景,处贫贱有那处贫贱的聚顺,这个天伦之乐真是在侧陋可以傲至尊,在颛蒙可以傲神圣。所以说:"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

那第二件的乐处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若寻常人看起来,怎比那做皇帝的乐处?然想到皇帝动有风雷之儆,雨旸薄蚀之愆,"顾左右而言他","吾甚惭于孟子",想这个仰愧俯怍的光景,虽是做皇帝至尊无对,这个中心忸怩也觉道难受。怎如匹夫独行顾影,独寝顾衾,不蛆心搅肚,不利己害人,不贪财蔑义,不瞒心昧己,不忤逆不忠,种种公平正直,件件正大光明!真是见青天而不惧,闻雷霆而不惊,任你半夜敲门,正好安眠稳睡。试想汉高后鸩死赵王如意,酷杀戚氏夫人,忽然见日食也不由的害怕,不觉得自己说道:"此天变盖为我也!"待了不多几月,也就死了。秦桧做到拜相封王,岳武穆万古元功,脱不得死他手内,一见了那疯和尚,也便弥缝遮盖,恨不得有一条地缝钻将进去。较量起来,那"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岂不是第二件的乐处?

那第三件乐说"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这是君子以道统为重,势分为轻;虽然还让那第一第二的乐处,毕竟还在王天下之先。

但是依我议论,还得再添一乐,居于那三乐之前,方可成就那三乐的事。若不添此一乐,总然父母俱存,搅乱的那父母生不如死;总然兄弟目下无故,将来毕竟成了仇雠;也做不得那仰不愧天俯不怍人的品格,也教育不得那天下的英才。看官听说:你道再添那一件?第一要紧再添一个贤德妻房,可才成就那三件乐事。古

父母在堂,那儿子必定多在外,少在里,委曲体贴,全要一个孝顺媳妇支持。赵五娘说的好:"怕污了他的名儿,左右与他相回护。"岂不是有了贤妻,方可父母俱存得住?兄弟们日久岁长,那得不言差语错?那贤德的妇人在男子枕傍,不惟不肯乘机挑激,且能委曲调停,那中人的性格,别人说话不肯依,老婆解劝偏肯信,挑一挑固能起火,按一按亦自冰消。孙融妻说得好:"无事世人亲,有事兄弟急。"岂不是有了贤妻方使兄弟无故得成?男子人做出那无天灭理的事来,外边瞒得众人,家中瞒不得妻子。即使齐人这等登垄乞土番,瞒得妻子铁桶相似,毕竟疑他没有富贵人来往,早起跟随,看破了他的行径。若是不贤的妻子,那管他讨饭不讨饭,且只管他醉饱罢了。他却相泣中庭,激语相讪,齐人也就从此不做了这行生意。陈仲子嫌其兄居室饮食大约从不义中得来,避出于於陵,织鞋糊口,以求不愧不怍;若是遇着个不贤妻子,嫌贫恶贱,终日闹炒,怕那陈仲子不同食万钟之粟,不同居盖邑之房,怕他不与兄戴同做那愧天怍人的事?那知这等异人偏偏撞着个异妇,心意相投,同挨贫苦;夫能织屦,他偏会辟纟卢。一日,齐王玄纁束帛,驷马高车,来聘陈仲子为相,仲子已是辞却去了,其妻负薪方归,见门前许多车马脚迹,问知所以,恐怕复来聘他,同夫连夜往深山逃避,这岂不是有了贤妻方可做不愧天不怍人的事?

遇着个不贤之妇,今日要衣裳,明日要首饰,少柴没米,称酱打油,激聒得你眼花缭乱,意扰心烦。你就象颜回好学,也不得在书馆中坐得安稳,莫说教不成天下的英才,就是自己的工夫也渐日消月减了。乐羊子出外游学,虑恐家中日用无资,回家看望。其妻正在机前织布,见夫弃学回家,将刀把机上的布来割断,说道:"为学不成,即是此机织不就!"乐羊子奋激读书,后成名士。这岂不是有了贤妻方得英才教育?

但从古来贤妻不是容易遭着的,这也即如"王者兴,名世出"的道理一般。人只知道夫妻是前生注定,月下老将赤绳把男女的脚暗中牵住,你总然海角天涯,寇仇吴越,不怕你不凑合拢来。依了这等说起来,人间夫妻都该搭配均匀,情谐意美才是,如何十个人中倒有八九个不甚相宜?或是巧拙不同,或是媸妍不一,或做丈夫的憎嫌妻子,或是妻子凌虐丈夫,或是丈夫弃妻包妓,或是妻子背婿淫人;种种乖离,各难枚举。正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心变翻为异国人。"

看官!你试想来,这段因果却是怎地生成?这都尽是前生前世的事,冥冥中暗暗造就,定盘星半点不差。只见某人的妻子会持家,孝顺翁姑,敬待夫子,和睦妯娌,诸凡处事井井有条。这等夫妻乃是前世中或是同心合意的朋友,或是恩爱相合的知己,或是义侠来报我之恩,或是负逋来偿我之债,或前生原是夫妻,或异世本来兄弟。这等匹偶将来,这叫做好姻缘,自然恩情美满,妻淑夫贤,如鱼得水,似漆投胶。又有那前世中以强欺弱,弱者饮恨吞声,以众暴寡,寡者莫敢谁何;或设计以图财,或使奸而陷命。大怨大仇,势不能报,今世皆配为夫妻。看官!你想如此等冤孽寇仇,反如何配了夫妇?难道夫妇之间没有一些情义,报泄得冤仇不成?不知人世间和好的莫过于夫妇。虽是父母兄弟是天合之亲,其中毕竟有许多行不去、说不出的话,不可告父母兄弟,在夫妻间可以曲致。所以人世间和好的莫过于夫妻,又人世仇恨的也莫过于夫妻。

君臣之中,万一有桀纣的皇帝,我不出去做官,他也难为我不着。万一有瞽叟的父母,不过是在日里使我完廪,使我浚井,那夜间也有逃躲的时候。所以冤家相聚,亡论稠人中报复得他不畅快;即是那君臣父子兄弟朋友之际,也还报复得他不大快人。唯有那夫妻之中,就如脖项上瘿袋一样,去了愈要伤命,留着大是苦人;日间无处可逃,夜间更是难受。官府之法莫加,父母之威不济,兄弟不能相帮,乡里徒操月旦。即被他骂死,也无一个来解纷;即被他打死,也无一个劝开。你说要生,他偏要处置你死;你说要死,他偏要教你生;将一把累世不磨的钝刀在你颈上锯来锯去,教你零敲碎受。这等报复岂不胜如那阎王的刀山、剑树、彸岂捣、磨挨、十八重阿鼻地狱!

看官!你道为何把这夫妻一事说这许多言语?只因本朝正统年间曾有人家一对夫妻,却是前世伤生害命,结下大仇;那个被杀的托生了女身,杀物的那人托生了男人,配为夫妇。那人间世又宠妾凌妻,其妻也转世托生了女人,今世来反与那人做了妻妾,俱善凌虐夫主,败坏体面,做出奇奇怪怪的事来。若不是被一个有道的真僧从空看出,也只道是人间寻常悍妾恶妻,那知道有如此因由果报?这便是恶姻缘。但要知其中彻底的根原,当细说从先的事故。

妇去夫无家,夫去妇无主。本是赤绳牵,雎逑相守聚。异体合形骸,两心连肺腑。夜则鸳鸯眠,昼效鸾凤舞。有等薄幸夫,情乖连理树。终朝起暴风,逐鸡爱野鹜。妇郁处中闺,生嫌逢彼怒。或作《白头吟》,或买《长门赋》。又有不贤妻,单慕陈门柳。司晨发吼声,行动掣夫肘。恶语侵祖宗,诟谇凌姑舅。去如瘿附身,留则言恐丑。名虽伉俪缘,实是冤家到。前生怀宿仇,撮合成显报。同床睡大虫,共枕栖强盗。此皆天使令,顺受两毋躁。拈出通俗言,于以醒世道。

又诗曰:

关关匹鸟下河洲,文后当年应好逑。岂特母仪能化国,更兼妇德且开周。

情同鱼水谐鸳侣,义切鸾胶叶凤俦。漫道姻缘皆夙契,内多伉俪是仇雠。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目录

第一回 晁大舍围场射猎 狐仙姑被箭伤生

第二回 晁大舍伤狐致病 杨郎中卤莽行医

第三回 老学究两番托梦 大官人一意投亲

第四回 童山人胁肩谄笑 施珍哥纵欲崩胎

第五回 明府行贿典方州 戏子恃权驱吏部

第六回 小珍哥在寓私奴 晁大舍赴京纳粟

第七回 老夫人爱子纳娼 大官人弃亲避难

第八回 长舌妾狐媚惑主 昏监生鹘突休妻

第九回 匹妇含冤惟自缢 老鳏报怨狠投词

第十回 恃富监生行贿赂 作威县令受苞苴

第十一回 晁大嫂显魂附话 贪酷吏见鬼生疮

第十二回 李观察巡行收状 褚推官执法翻招

第十三回 理刑厅成招解审 兵巡道允罪批详

第十四回 囹圄中起盖福堂 死囚牢大开寿宴

第十五回 刻薄人焚林拨草 负义汉反面伤情

第十六回 义士必全始全终 哲母能知亡知败

第十七回 病疟汉心虚见鬼 黩货吏褫职还乡

第十八回 富家显宦倒提亲 上舍官人双出殡

第十九回 大官人智奸匹妇 小鸦儿勇割双头

第二十回 晁大舍回家托梦 徐大尹过路除凶

第二十一回 片云僧投胎报德 春莺女诞子延宗

第二十二回 晁宜人分田睦族 徐大尹悬扁旌贤

第二十三回 绣江县无儇薄俗 明水镇有古淳风

第二十四回 善气世回芳淑景 好人天报太平时

第二十五回 薛教授山中占籍 狄员外店内联姻

第二十六回 作孽众生填恶贯 轻狂物类凿良心

第二十七回 祸患无突如之理 鬼神有先泄之机

第二十八回 关大帝泥胎显圣 许真君撮土救人

第二十九回 冯夷神受符放水 六甲将按部巡堤

第三十回 计氏托姑求度脱 宝光遇鬼报冤仇

第三十一回 县大夫沿门持钵 守钱虏闭户封财

第三十二回 女菩萨贱粜赈饥 众乡宦愧心慕义

第三十三回 劣书生厕上修桩 程学究裩中遗便

第三十四回 狄义士掘金还主 贪乡约婪物消灾

第三十五回 无行生赖墙争馆 明县令理枉伸冤

第三十六回 沈节妇操心守志 晁孝子刲股疗亲

第三十七回 连春元论文择婿 孙兰姬爱俊招郎

第三十八回 连举人拟题入彀 狄学生唾手游庠

第三十九回 劣秀才天夺其魄 忤逆子孽报于亲

第四十回 义方母督临爱子 募铜尼备说前因

第四十一回 陈哥思妓哭亡师 魏氏出丧作新妇

第四十二回 妖狐假恶鬼行凶 乡约报村农援例

第四十三回 提牢书办火烧监 大辟囚姬蝉脱壳

第四十四回 梦换心方成恶妇 听撒帐早是痴郎

第四十五回 薛素姐酒醉疏防 狄希陈乘机取鼎

第四十六回 徐宗师岁考东昌 邢中丞赐环北部

第四十七回 因诈钱牛栏认犊 为剪恶犀烛降魔

第四十八回 不贤妇逆姑殴婿 护短母吃脚遭拳

第四十九回 小秀才毕姻恋母 老夫人含饴弄孙

第五十回 狄贡士换钱遇旧 臧主簿瞎话欺人

第五十一回 程犯人釜鱼漏网 施囚妇狡兔投罗

第五十二回 名御史旌贤风世 悍妒妇怙恶乖伦

第五十三回 期绝户本妇盗财 逞英雄遭人捆打

第五十四回 狄生客中遇贤主 天爷秋里殛凶人

第五十五回 狄员外饔飧食店 童奶奶怂恿疱人

第五十六回 狄员外纳妾代疱 薛素姐殴夫生气

第五十七回 孤儿将死遇恩人 凶老祷神逢恶报

第五十八回 多心妇属垣着耳 淡嘴汉圈眼游营

第五十九回 孝女于归全四德 悍妻逞毒害双亲

第六十回 相妗子痛打甥妇 薛素姐监禁夫君

第六十一回 狄希陈飞星算命 邓蒲风设计诓财

第六十二回 张茂实信嘲殴妇 狄希陈诳语辱身

第六十三回 智姐假手报冤仇 如卞托鹰惩悍泼

第六十四回 薛素姐延僧忏罪 白姑子造孽渔财

第六十五回 狄生遭打又陪钱 张子报仇兼射利

第六十六回 尖嘴监打还伤臂 狠心赔酒又捱椎

第六十七回 艾回子打脱主顾 陈少潭举荐良医

第六十八回 侯道婆伙倡邪教 狄监生自控妻驴

第六十九回 招商店素姐投师 蒿里山希陈哭母

第七十回 狠汉贪心遭主逐 贤妻巧嘴脱夫灾

第七十一回 陈太监周全伙计 宋主事逼死商人

第七十二回 狄员外自造生坟 薛素姐伙游远庙

第七十三回 众妇女合群上庙 诸恶少结党拦桥

第七十四回 明太守不准歪状 悍婆娘捏念活经

第七十五回 狄希陈奉文赴监 薛素姐咒骂饯行

第七十六回 狄希陈两头娶大 薛素姐独股吞财

第七十七回 馋小厮争嘴唆人 风老婆撒极上吊

第七十八回 陆好善害怕赔钱 宁承古诈财捱打

第七十九回 希陈误认武陵源 寄姐大闹葡萄架

第八十回 童寄姐报冤前世 小珍珠偿命今生

第八十一回 两公差愤抱不平 狄希陈代投诉状

第八十二回 童寄姐丧婢经官 刘振白失银走妾

第八十三回 费三千援纳中书 降一级调出外用

第八十四回 童奶奶指授方略 骆舅舅举荐幕宾

第八十五回 狄经历脱身赴任 薛素姐被赚留家

第八十六回 吕厨子回家学舌 薛素姐沿路赶船

第八十七回 童寄姐撒泼投河 权奶奶争风吃醋

第八十八回 薛素姐送回明水 吕厨子配死高邮

第八十九回 薛素姐谤夫造反 顾大嫂代众降魔

第九十回 善女人死后登仙 纯孝子病中得药

第九十一回 狄经司受制嬖妾 吴推府考察属官

第九十二回 义徒从厚待师母 逆妇假手杀亲儿

第九十三回 晁孝子两口焚修 峄山神三番显圣

第九十四回 薛素姐万里亲征 狄希陈一惊致病

第九十五回 素姐泄数年积恨 希陈捱六百沉椎

第九十六回 两道婆骗去人财 众衙役夺回官物

第九十七回 狄经历惹火烧身 周相公醍醐灌顶

第九十八回 周相公劝人为善 薛素姐假意乞怜

第九十九回 郭将军奉旨赐环 狄经历回家致仕

第一百回 狄希陈难星退舍 薛素姐恶贯满盈

折叠 编辑本段 文学评价

《醒世姻缘传》原名"恶姻缘",全书100回,按照佛教的因果报应观念,先后写了两世的两种恶姻缘。前22回叙写前世的晁家:浪荡子晁源纵妾虐妻,小妾珍哥诬陷大妻计氏私通和尚,致使计氏投缳自尽。小说开头还写了晁源伴同珍哥打猎,射杀一只狐精。这都成为冤孽相报的前因。第二十二回以后叙写今世的狄家:狄希陈是晁源转生,娶了狐精托生的薛素姐为妻,后来又继娶了计氏转生的童寄姐,婢女珍珠是珍哥转生的。狄希陈受尽薛素姐、童寄姐的百般折磨、残酷虐待,珍珠也被童寄姐逼死,"偿命今生"。最后,狄希陈梦入神界,虔诵佛经,便"一切冤孽,尽行消释"。整部小说有着浓重的劝善教育的寓意。

同时,作者对现实人生却又相当清醒,体察得很深切,描绘出相当丰富的真实而鲜活的世态人情。顽劣子弟私通关节便成了秀才,三年赃私十多万两的赃官罢职时还要"脱靴遗爱",逼死人命的女囚使了银子在狱中依然养尊处优摆生日宴席,狱吏为了占有美貌的女囚不惜纵火烧死另一名女囚,无文无行的塾师榨取学生就像官府追比钱粮,江湖医生故意下毒药加重病情进行勒索,巫婆搬神弄鬼骗取钱物,媒婆花言巧语哄骗人家女儿为人作妾,乡村无赖瞅着族人只剩下孤儿寡母便谋夺人家的家产,新发户转眼就嫌弃亲戚家"穷相"。这部主旨在于明因果的小说,全景式地反映出了那个时代吏治腐败、世风浇薄的面貌。

小说对作为因果关系的两个家庭、两种恶姻缘的描写也是有具体的生活内容的。晁家的计氏原本并非是不幸的,当初计家比较富裕,嫁到较贫寒的晁家时,除了丰厚的妆奁,还带来一顷田地,公婆欢心,丈夫也有几分惧怕,曾过了几年舒心日子。后来公公夤缘钻营,做了知县,晁家富贵了,晁源更加浪荡,娶了小妾,喜新厌旧,计氏才逐渐陷入了等于被遗弃的境地。她很苦恼,孤寂无聊,被尼姑钻了空子,经常来她房里走动,便成了被珍哥诬陷的根据和晁源要"休了她,好离门离户"的借口。这一切都写得很实际。作为因果链条上今世的狄家,尽管交代出与前世人物的对应关系,但还是写出了现实的生活内容。薛素姐是带有几分神秘性的,写她超常的乖戾,虐待丈夫狄希陈,棒打、鞭笞、针刺,乃至神差鬼使地射丈夫一箭,是由于神人给她换了一颗恶心,但也写出了造成她那种虐待狂的现实原因。薛素姐出嫁前已闻知狄希陈性情浮浪,却只能听命于家长结成没有爱情的婚姻。临出阁时,母亲谆谆叮嘱:夫主是女人的终身依靠,不得违拗,丈夫即使偷丫头、嫖妓女,也要容忍,丈夫弃妻宠爱都是那做女人的量窄心偏激出来的。这就使薛素姐对男人先有了一种敌意。婚后,狄希陈果然是不本分,薛素姐发现妓女孙兰姬送给狄希陈的汗巾子、红绣鞋,对他扭打拷问,便招致了婆婆的不满。狄婆子说:"汉子嫖老婆,犯什么法?""没帐,咱还有几顷地,我卖两顷你嫖,问不出这针眵的罪来!"(第五十二回)在那种男子可以纳妾、嫖妓女.而女子却必须谨守"不妒之德"的社会里,薛素姐对不忠实的丈夫越来越严厉、凶悍的惩罚,实则是出自女性本能的妒情和对男性放纵的反抗。小说中还写了薛亲姐不顾父母的阻拦出去逛庙会的情节,她事后得意地说:"你们不许我去,我怎么也自己去了!"(第五十六回)这也反映着妇女对现实的清规戒律的反抗意识。薛素姐的乖戾、凶悍是由那种社会所造成的人性的变态,虽然有作者的歪曲成分,但也有真实的社会内容,而且比其他小说中的悍妇形象更深刻地透露出"悍"的原因。就小说开头作为缘起的一段议论和小说以晁家为前世、狄家为今世的结构看,作者显然是出于男性的立场有憾于世间家庭"阴阳倒置,刚柔失调"意即丈夫受妻妾的辖制、欺凌的现象而发作的。作者独将薛素姐写成狐精转世的一个心肠极恶的悍妇,更表现出男权主义的立场。有意思的是,小说中展现出来的人生图画却超越了作者的思想,且不说纵妾虐妻的晁源,即便是受妻凌辱的狄希陈也有咎由自取的现实因素,他的轻浮,对薛家的背义,也是导致薛素姐敌视、虐待他的原因。小说为揭示男性被女性欺凌的原因,追究到了男性压迫女性的人生悲剧,表现为一个循环相因的生活过程,在这个因果报应的荒谬逻辑中,也正蕴含着一个现实逻辑的内核:女性对男性的欺凌,也就是对男性压迫的反抗。小说在以因果报应警世功人的思想躯壳里,包孕着呼吁尊重女性、夫妻应当"相敬如宾"的现实意义。这就是《醒世姻缘传》超越一般写悍妇而旨在维持所谓夫纲的地方。

《醒世姻缘传》受《金瓶梅》的影响,写社会家庭间的寻常细事,真切、细致,贴近生活原貌,对城乡下层社会的描绘更富有鲜活的生活气息。作者对人情世态,揣摩得深切,在写实的基调上,往往加些夸张之笔,显示出其人其事的滑稽可笑,形成讽刺艺术的效果。小说中出现的各类人物,无论是官员、乡绅、塾师、乡约、媒婆、江湖医生、市侩商人、尼姑道婆、农村无赖,大都写出各自独具的那种卑陋的势利嘴脸,可说是写尽众生相。小说用方言俗语描摹人物情状,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诙谐幽默的情趣。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评价

胡适说:"这是一部十七世纪的写实小说",这它能够表现出包括家庭生活在内的广阔的社会生活面貌,"是一部最丰富又最详细的文化史料"。他预言:将来研究十七世纪中国社会风俗史、教育史、经济史的学者,研究十七世纪中国政治腐败、民生痛苦、宗教生活的学者,都必定要研究这部书。

大诗人徐志摩对小说作者的"写实大手笔"作了艺术的阐发:"你看他一枝笔就像是最新的电影,不但活动,而且有十二分的声色。""他把中下社会的各色人等的骨髓都挑了出来供我们鉴赏,但他却从不露一点枯涸或竭蹶的神情,永远是他那从容,他那闲暇。""他是把人情世故看烂透了。他的材料全是平常,全是腐臭,但一经他的演梁,全都变了神奇的了。""他的画幅几乎和人生的面目有同等的宽广。"

张爱玲1955年2月在给胡适的一封长信中写到:"《醒世姻缘》和《海上花》一个写得浓,一个写得淡,但是同样是最好的写实的作品。我常常替它们不平,总觉得它们应当是世界名著……我一直有一个志愿,希望将来能把《海上花》和《醒世姻缘》译成英文。"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