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4 11:36:54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俞樾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俞樾 - 清代学者、文学家、经学家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社会人物|文化人物
社会人物|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俞樾(1821年12月25日-1907年2月5日),字荫甫,自号曲园居士,浙江省德清县城关乡南埭村人。清末著名学者、文学家、经学家、古文字学家、书法家。现代诗人俞平伯的曾祖父,章太炎吴昌硕、日本井上陈政皆出其门下。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

俞樾后受咸丰皇帝赏识,放任河南学政,被御史曹登庸劾奏"试题割裂经义",因而罢官。遂移居苏州,潜心学术达40余载。治学以经学为主,旁及诸子学、史学、训诂学,乃至戏曲、诗词、小说、书法等,可谓博大精深。海内及日本、朝鲜等国向他求学者甚众,尊之为朴学大师。所著凡五百余卷,称《春在堂全书》。除《群经平议》五十卷、《诸子平议》五十卷、《茶香室经说》十六卷、《古书疑义举例》七卷外,其《第一楼丛书》三十卷、《曲园俞楼杂纂》共百卷。《清史稿》有传。

人物关系

基本信息

  • 本名

    俞樾

  • 荫甫

  • 曲园居士

  • 所处时代

    清代

  • 民族族群

    汉人

  • 出生地

    浙江德清

  • 出生日期

    1821年12月25日

  • 逝世日期

    1907年2月5日

  • 主要作品

    《春在堂全书》

  • 主要成就

    朴学大师

  • 职业

    文学家、教育家、书法家

  • 注音

    ㄩˊ ㄩㄝˋ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俞樾,道光元年(1821年)十二月初二日出生于浙江省德清县东郊南埭村(今乾元镇金火村),是时他的父亲俞鸿渐在京任职 。四岁以后,因南埭鄙乡难以从师读书,他乃随母亲姚太夫人和哥哥俞林到母家杭州临平求学,从故乡出走。从此踏上与父业相袭的道路,考进士,入翰林。

俞氏是德清的望族,自元末俞希贤迁居德清,先世多隐于农,故谱牒不著。至清乾隆间俞廷镳(字昌时)及其子俞鸿渐(字依伯)只现三位闻人,俞樾是第四位。俞家虽多次迁寓,但俞樾每以德清俞氏自居,后来他亲制了三枚印文,曰"德清俞氏"、"乌巾山舍"、"南埭村民",又几番在诗中语"吾邑乌巾山",以示不忘德清故里及出生地。今德清县南埭村尚存俞樾晚年主持修造之"四仙桥",盖桥建时他预感自己不日也将仙去,乃以"四仙"命名,四仙者,曰其远祖、祖父、父亲及他本人,并有桥联在桥的南侧:"双桨泛轻舟,绿水潆洄南北埭;一条横约略,青鞍安稳往来人。"另桥北侧亦有联。

道光三十年(1850年)庚戌科,俞樾中进士第十九名。而在此前的复试中,他的表现尤为出色。这年复试的诗题为"淡烟疏雨落花天",俞樾作诗,首句即不凡,曰:"花落春仍在。"此句深得主考官曾国藩赏识,曾赞:"此与'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宋祁诗)相似,他日所至,未可量也。"在应试诗中,俞樾诗显属力作,又弘扬清廷坚守家国的主旋律,遂将其名次移列第一。俞樾对曾的识拔之恩感激涕零,岂料他毕竟太书生,不善应对,不会做官。按说他至少可做到学部堂官,却仅当了一任河南学政便被御史弹劾,削职归田。

俞樾回到江南,在苏州租屋住下,杜门撰述,"原本经典",而向文本深处求义理,他自称这段生活是"闭户曾穷皓首经"。他为在苏州的寓所主室取名"春在堂",自云"虽名山坛坫,万不敢望,而穷愁笔墨,倘若有一字流传,或亦可言'春在'乎?此则无赖之语,聊以解嘲,因颜所居曰'春在堂'。"可知春在堂据"花落春仍在"句演绎而来,大约同时他一面也教授弟子。咸丰十年(1860年)春,彼时他主讲于苏州紫阳书院,因太平军攻克江南大营,于是自苏州避战乱至德清县新市镇居留半月。他有个弟子童米荪,就居新市镇西庙前,其间陪他曾游镇上名刹觉海寺。他对觉海寺雷书轶闻极感兴趣,且予以考证。他在《右台仙馆笔记》中写道,吴兴德清新市镇觉海寺殿宇宏壮,唐时所建,巨材髹漆,积久剥落,见倒书迹曰"酉、候、李、约、攸、利、火、谢、均、思、通"十余字,镇人皆言雷神所书,数百年来无人能释,他考订为伐木人所刻,且有岳阳楼佐证,非神仙所为。而《春在堂随笔》中更见他对德清史地之谙熟,如德清旧有地名武林头(在今乾元镇),他考证后说,"武林乃五柳之误。《明史·地理志·湖州德清下》,有下塘巡检司,后迁五柳港口,即其地也";又如吴江陈宋恕《春秋舆地谱》于浙江首列叟瞒,曰今湖州府武康县,他从《左传》《国语》《说文》考出,"今武康县为防风之国则可,为叟瞒之国则不可"。

鼎脔亲炙,桃李亲栽,由于著作等身,声誉日隆,不少书院都慕名请俞樾授课,一时"门秀三千士,名高四百州",其中也包括德清前溪书院与德清学子。"同治六年(1867年)冬,俞樾偕姚太夫人回德清治父葬事,选址于金鹅山之原祖茔之侧。以后每岁苏杭往返,他都要绕道回德清一次,"上先人冢"。因之任教于德清前溪书院(一名周公书院,在儒学东),只授课欠短,时断时续。他在《自述诗》中深情写道:"更向清溪向旧栖,一泉一石总留题。虽然忝窃名山席,竟未看山到剡溪。"自注说:"浙江巡抚黄寿臣前辈荐余主嵊县讲席,然竟未赴。"当他已辞一切教席,且年逾八旬,于每月之朔望仍尝亲临仙潭书院(在新市镇)授课二次,并为之撰《仙潭书院碑记》近八百字并篆额,又书"敬业乐群"匾额一方,悬于门厅之上,视为校训。

除祭扫、授课以外,俞樾也眷顾故乡风物,怀思乡人。同治八年(1869年)春,他在扫墓之暇,游览了慈相寺、半月泉、宝庆寺、蟠龙石诸胜迹,作有一组怀古诗。同治十一年(1871),他专往瞻拜西门城上柳侯祠,是祠供奉柳宗元祖父柳察躬,并作《柳侯祠》志之(见《民国德清县新志》)。光绪十年(1884),他特陪孙俞陛云回德清赶县试,果不出所望,中秀才第一名。光绪十三年(1887),当故乡拱元桥坍圮亟需重修,他慷慨出银三百两资助,并欣然撰《重修拱元桥碑铭》。光绪十五年(1889),湖州各县陷洪灾,而德清尤甚,他闻之,印书一千本,以书款汇付德清赈局。他对德清的深爱愈老弥坚,一如他在晚年所撰《重建德清县儒学记》中坦言:"余衰且老,犹倦倦然为吾桑梓之邦望也。"

光绪三十二年(1907年2月5日),俞樾八十六岁,以"美名"谢世,葬西湖三台山东麓。临终前作留别诗10首,代讣辞行。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评价

瑞安孙诒让在《哀世丈俞曲园》挽联中称:一代硕师,名当在嘉定、高邮而上,方冀耄期集庆,齐算乔松,何因梦兆嗟叱,读两平议遗书,朴学销沉同堕泪;卅年私淑,愧未列赵商、张逸之班,况复父执凋零,半悲宿草,今又神归化鹤,拈三大帙手墨,余生孤露更吞声。

人民网(《关于俞樾的几点认识》):俞樾是一位通儒,涉猎范围广泛,其学术成就以"通"见长。单就其著述而言,在具体领域的研究方面,与后世学者的成果相比,似乎不那么精深。但就俞樾而言,其学术地位不仅体现在具体的研究成果方面,更体现在传统学术的传承方面。他本人一再强调,其学术以"梯梁后学"为取向。俞樾的三部代表作完成于1864至1868年,对其后一、二十年的传统学术发展有着重要影响。

章太炎在《俞先生传》:浙江朴学……昌自先生,宾附者,有黄以周、孙诒让。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成就

折叠 综述

俞樾是晚清有影响的学者。他长于经学和诗词、小说、戏曲的研究,所作笔记搜罗甚广,包含有中国学术史和文学史的珍贵资料。善诗词,工隶书,学识渊博,对群经诸子、语文训诂、小说笔记,撰著颇丰,一生著述不倦,主要著述有《小浮梅闲话》《右台仙馆笔记》《茶香室杂钞》等,辑为《春在堂全书》,凡500卷。

折叠 小说研究

在通俗小说方面的重要贡献是修改《三侠五义》,使这部小说得以广泛流传。赵景深在1956年1月所作的《三侠五义》前言中说:《三侠五义》原名《忠烈侠义传》,出现于光绪五年(1879)。1889年俞樾初见此书,认为第一回狸猫换太子"殊涉不经",便参考《宋史》和《默记》等加以删改;他还认为书中所叙不只三侠,"南侠、北侠、丁氏双侠、小侠艾虎,则已得五侠矣。而黑妖狐智化者,小侠之师也;小诸葛沈仲元者,第一百回中盛称其从游戏中生出侠义来。然则此两人非侠而何?即将柳青、陆彬、鲁英等人概置不数,而已得七侠矣。"就改名为《七侠五义》,与《三侠五义》并行流传。这里反映了俞樾关于小说的学术观,可供历史小说创作的参考。

他对小说的艺术研究也很精湛,赵景深又说,俞樾对于这书的评话特性也有极好的比喻:"事迹新奇,笔意酣恣,描写既细入毫芒,点染又曲中筋节。正如柳麻子说《武松打店》,初到店内无人,蓦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甏皆瓮瓮有声;闲中着色,精神百倍。如此笔墨,方许作评话小说;如此评话小说,方算得天地间另一种笔墨。"如果有人写一部《中国俗小说史》,不可不能提到俞樾。

折叠 经学研究

"通经致用"是俞樾治经治学的宗旨所在。他所谓"致用",主要是就传统道德的教化而言。他尊尚孟子的"返本"说,要求以传统道德为本;又提倡荀子的"教化成性"说,强调道德教化。故他以孔、孟、荀为"一圣二贤"。对于中国古代的各种人性论思想,他完全用一种为我所用的态度加以对待。只要不与道德教化相冲突,他都加以吸收利用。他对一些公羊学思想也进行了一定的改造与发挥,以便进一步突出道德的基础地位。他将《白虎通》中的"三统"论与董仲舒的"三统"论结合起来,从而淡化了"运次"在"三统"循环中的"规律"性作用,而道德的作用因此更加突出。他又发挥"众所归往谓之王"的思想,强调为政以德的重要性。他对公羊学中的"三世"说也进行了重大修正,认为"三世"进化到一定阶段,由于诸夏的道德达到很高的水平,"夷"、"狄"与诸夏的鸿沟进一步扩大,不再有融入诸夏的可能,因此,"夷夏之辨"愈严。为解决这一思想与当时时代趋势的矛盾,他又用"小九州"和"大九州"思想加以调和。可以说,保守传统道德、担承"守先待后"的文化使命,成为俞樾所有学术活动的基础。

俞樾的群经、诸子研究,以乾嘉皖派汉学的实事求是精神和治学门径为依归,要求"原本经典"、"即训诂名物以求义理"(《重建诂经精舍记》,载《春在堂杂文》),反对空谈义理和迂曲之言,特别重视"因声求义"和"以意逆志"的法则。在此基础上,其治经治学又形成了自己"以疑存疑"、大胆置疑的学术个性和风格。在他看来,不管某种观点成立的理由多么不充分,只要能获得至少一条材料的支持,就应该两存其说。在《诂经精舍自课文》和《经课续编》中,他常常就同一论题出示多个答案,例如"皋比解",他以不同的角度和材料,列出了结论迥异的五种答案。因此之故,在俞樾的著作中,既存在两存其说的情况,也存在据孤证以立异的情况,还存在自我否定的情况。这些都应该从其"以疑存疑"的立场来理解。

对俞樾这一学术风格的评价,学术界存在一定的分歧。章太炎、黄侃等抱有微词,梁启超、刘师培、宋恕等似乎倾向于赞同的态度,钱玄同则大力提倡。客观地说,"疑则阙"与"以疑存疑"属于不同的学术风格,两者都有其合理性。因为任何学者都要受自身的学识修养和思想立场的局限,自以为有"十分之见"的结论未必绝对正确,而"疑则阙"则往往容易使一些珍贵的材料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化为乌有,后世学者因此便失去对同一问题加以重新研究的机会和条件。"以疑存疑"、大胆置疑则能给后学者留下更广的研究空间和更多的研究思路。

俞樾长于经学研究,一生著述丰富。所著《群经平议》《诸子平议》《古书疑义举例》等书,为乾嘉学派后期代表作;《春在堂随笔》《茶春室丛钞》等笔记,搜罗甚广,保存了丰富的学术史和文学史资料。

折叠 书法作品

俞樾工书法有江声之风,以篆、隶法作真书,善以隶笔作楷书,别具一格。寻常书札,率以隶体书之,尤工大字。如清末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江苏巡抚陈龙重修寒山寺时,有感于沧桑变迁,古碑不存,便请俞樾手书了这第三块《枫桥夜泊》石碑。其时,俞樾虽已八十六岁高龄,仍以其饱满的情怀,稳重的章法,浑圆的笔意,挥洒淋漓,一气呵成。俞樾作书后数十天,便倏然长逝了。所题诗碑成为绝笔。这块由俞樾补书诗碑名擅当时,拓本流传甚广,古雅拙朴。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轶事

折叠 废除中医

俞樾被认为近代中国主张废除中医的第一人,他提出"医可废,药不可尽废"的观点。他在治经之余,对中医药学也有所研究,且能处方治病。在《春在堂全书·读书余录》中,有"内经素问"篇四十八条,乃俞氏校读《素问》所做的札记,也是他用考据学方法对中医经典著作《黄帝内经》进行"探赜索隐"、"辨讹正误"的结晶。

基于对中医的理解,为他的"废医存药"思想的产生埋下理论的根苗。这一思想主要体现在他的两篇论著《废医论》和《医药说》中。《废医论》和《医药说》基本涵盖了俞樾的医学观点,即"医可废,药不可尽废"的结论,实际上构成了近代"废医存药"思想的滥觞。家庭的不幸成为俞樾愤而议废医的直接原因,而晚年的病弱和无助又是促成他撰写《医药说》的重要动机。

折叠 家庭变故

俞樾19岁与姚夫人成亲,二人一生恩爱,伉俪情深,育有二男二女。然而,这个本该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为一连串的病患而蒙上悲凉的阴影。大约从1860年开始,疾病和灾难就接踵而至。先是大女婚后不久,丈夫便突然病故,1864年遗嫁王氏。1866年次子祖仁又染重病,几近成废。1872年,时任福宁太守的俞樾的长兄俞林又愕然病逝。不幸并未就此停息,而是愈加疯狂的袭扰这个家庭。

最让俞樾遭受重创的莫过于姚夫人的去世、长子早亡和次女绣孙的突然病逝。1879年四月,夫人姚氏病故,先生"奉其柩仍至俞楼,悼亡歌哭,有'月到旧时明出,与谁同依栏干'之感"。他将夫人归葬杭州右台山。自己在墓侧筑室三间,和夫人日夜相守。惓惓之情,不以生死有殊。从此以后,他"精神意兴日就阑衰,著述之事殆将辍笔矣",唯"杂记平时所见所闻,以销暇日"。清光绪八年(1882年)俞樾作《双齿冢志铭》。又作《双齿冢诗》,表达了对亡妻的无尽思念。长子绍莱在任直隶省北运河同应、英年早卒。两子一死一废,未能继承父业不说,给俞樾带来的创痛不可谓不深。

1882年俞樾最疼爱的小女绣孙又突然病逝。绣孙聪颖超群,十岁能诗,深得老父钟爱。子女相继命丧,尤其是小女病逝以后,俞樾悲伤交加,几近崩溃。俞樾一连写下15首催人泪下的悼亡诗。这些诗句无不清晰地表达了俞樾的悲怆之情。妻离子散,哀歌阵阵,很难想像一个花甲老人能够承受一连串的打击。他在《哭孙妇彭氏》一诗中写到:"老夫何罪又何辜,总坐虚名误此躯,泡梦电云十年内,鳏寡孤独一家俱,自知佳世应非久,竟不忘情亦大愚,转为痴儿长太息,从今谁与奉盘盂。"流露出人生的哀叹和无奈。

造物弄人,命途多舛。百般不幸频频照临,家境的灾难,中医药的无助,使俞樾不得不哀叹人生噩运,怀疑甚至迁怒中医。在经受接二连三的重创之后,俞樾步入情感生活的低谷,在撰写《俞楼杂纂》时已感"意气颓唐,衰病交作"。在这种对生活几乎失去信心的无奈心态下,作者有感而发,专列"废医"一章,"愤然"提出废除中医中药,是情绪化的自然流露。

折叠 夫妻情深

在世人的印象中,俞樾是红学家俞平伯的曾祖,是革命家章太炎的老师,更是写下五百卷煌煌巨著《春在堂全书》的大儒。可是这样一位大学者,他其实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而他背后的那个女人,可敬可爱更是不逊芸娘。

俞樾的结发妻子叫文玉,是他青梅竹马的表姐,1839年,俞樾十九岁,他与这位打下就定下娃娃亲的童年伙伴成了婚。两人虽然情深意重,但无奈辗转流徙多年,家境窘涩,俞樾不得已和妻子住到了岳父家。没能力给妻儿一个真正的家,俞樾满心愧疚:文玉却善解人意安慰他,"吾终当与君创造一好家居耳。"

考取功名前多年,俞樾一直四处教书,文玉在家侍奉老人,抚养孩子,她每次给俞樾写信都说家里一切都安好,让他照顾好自己,从不写一点难处和压力。1850年,在得知丈夫部考第一的喜讯后,文玉在信中回了一首诗,"耐得人间雪与霜,百花头上尔先香。清风自有神仙骨,冷艳偏宜到玉堂。"既是恭喜,又是提醒他要像梅花一样傲骨铮铮。

然而,途刚刚开始,俞樾就因"试题割裂"被弹劾而罢官回乡,永不再用。没有一句责怪的话,文玉默默的陪着他,温言软语,但求他淡忘胸中的苦楚。

1858年,文玉四十八岁的时候,一家人定居苏州,俞樾从此再不问时事,一心治学。多年的风餐露宿漂泊艰辛,让文玉很早就开始掉牙。把妻子的落牙细心包好,俞樾心痛不已。

1874年,曲园建成,这是俞樾和文玉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家,忆起当年,两人相对唏嘘。可是,幸福的晚年并没有持续多久,1879年,文玉病倒了,她与俞樾道别:"吾不起矣,君亦暮年,善自保重。"1881年的时候,六十一岁的俞樾也开始掉牙了,他把落齿与那颗珍藏了多年的文玉的牙齿收到一起,一同埋在杭州俞楼后面,取名为"双齿冢"。"他日好留蓬颗在,当年同咬菜根来。"忆起亡妻,俞樾眼神迷离,迷离如幼时的青梅往事。

折叠 编辑本段 家族成员

俞氏一族自元末希贤公起,居曲园已四百余年,世以务农为生,至俞樾祖父始耕读传家。

祖父:俞廷镳(1725-1797),字昌时,号南庄。自奉俭素,而性好施与。笃志于学,著有《四书评本》,后由俞樾集资刊刻。

父亲:俞鸿渐(1781-1846),字仪伯,号涧花,又号三硬芦圩耕叟。嘉庆二十一年(1816)举人,赴会试十一次而不售。通经史、善诗文,著有《印雪轩文钞》三卷、《印雪轩诗钞》十六卷、《印雪轩随笔》四卷、《读三国志随笔》一卷。

夫人:姚文玉(1820-1879),为俞樾表姐。姚氏熟读诗书,著有诗集《含章集》,后自焚毁。

曾孙:俞平伯

折叠 编辑本段 史籍记载

清史稿·列传二百六十九》 《清代七百名人传》《清代朴学大师列传》等书中有传。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纪念

俞樾故居

曲园,俞樾故居,位于人民路马医科43号,1963年被列为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被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俞樾于同治十三年(1874年)得友人资助,购得马医科巷西大学士潘世恩故宅废地,亲自规划,构屋30余楹,作为起居、著述之处。在居住区之西北原有隙地如曲尺形,取老子"曲则全"之意,构筑小园取名"曲园",宅门悬李鸿章书"德清余太史著书之庐"横匾。建筑的主要部分取名为"春在堂"。

故居占地共2800平方米,正宅居中,自南而北分五进,其东又建配房若干,与正宅之间以备弄分隔有相互沟通。其西、北为园部分,形成一曲尺形,对正宅形成半包围格局。正宅门厅和轿厅皆为三间。第三进为全宅的主厅,名"乐知堂",面阔三间,进深五界,为全宅唯一大木结构采用扁作抬梁式的建筑,用料较为粗壮,装饰朴素简洁。这里为俞樾当年接待贵宾和举行生日祝寿等喜庆活动的场所。第四、五进为内宅,即居住用房,与主厅间以封火山墙相隔,中间以石库门相通;均面阔五间,以东西两厢贯通前后,组成一四合院。乐知堂西为春在堂,面阔三间,进深四界。堂前缀湖石,植梧桐,为俞樾当年以文会友和讲学之处。南面为"小竹里馆",为当年俞樾读书之处,馆南小院栽竹。春在堂北突出一歇山顶小轩,名"认春轩"。轩北杂植花木,叠湖石小山为屏,中有山洞蜿蜒。穿山洞有折,东北隅为面阔两间的"艮宦",乃昔日琴室。循廊西行,有书房三间,名"达斋"。出达斋沿廊南行,有一小亭,三面环水,池名"曲池",亭名"曲水"。池东假山上有"回峰阁"与亭相对,假山中原有小门与内宅相通。亭南曲廊通春在堂。小园面积仅200平方米,建廊置亭,结构布局曲折多变,颇有小中见大之奇。

其他故居

曲园老人俞樾在苏州的故居,除了大家熟知的马医科巷的曲园外,还有三处,不太为人所知,那就是饮马桥畔状元石蕴玉的五柳园、紫阳书院和大仓前。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