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5 21:43:32

基尔加丹 - 《魔兽》系列游戏中的角色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虚拟人物相关
其他虚拟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基尔加丹是暴雪娱乐公司出品的即时战略游戏魔兽争霸Ⅲ》及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魔兽世界》中的角色。

基尔加丹曾经是阿古斯的三位领导者之一。在萨格拉斯降临阿古斯后,基尔加丹随之堕落,成为了燃烧军团的统帅之一,地位仅次于萨格拉斯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基尔加丹

  • 外文名称

    Kil'jaeden

  • 别名

    欺诈者

  • 性别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简介

基尔加丹是一名强大的艾瑞达恶魔领主,燃烧军团内仅次于萨格拉斯的二号人物。25000年前,基尔加丹、维伦阿克蒙德曾是阿古斯上温和的艾瑞达人的领袖。 当黑暗泰坦萨格拉斯降临阿古斯时,他向艾瑞达的领袖们提供了最重要的问题--"那深埋在浩瀚宇宙之中的最大缺陷究竟为何物?"--的答案。于是,艾瑞达这个崇尚追寻知识的种族,在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的带领下接受了黑暗泰坦。萨格拉斯则赐予他们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并将艾瑞达转化为恶魔。他们将帮助萨格拉斯与那"缺陷"作战。维伦和他的追随者则逃离了阿古斯,并改称自己为德莱尼:"被流放者"。

阿克蒙德率领军团部队四处征伐时,基尔加丹则承担了将尽可能多的种族收编至燃烧军团麾下的任务。他一直渴求对维伦和其追随者那"背叛"行径的复仇,这使得他腐化了德莱尼定居的世界德拉诺上的原住民--兽人。兽人组建了首个"部落",屠杀了绝大多数德莱尼,并最终入侵艾泽拉斯,引发了第一次大战。基尔加丹还创造了巫妖王亡灵天灾以削弱艾泽拉斯的防御力量,为未来军团的入侵做准备。

基尔加丹是《魔兽争霸Ⅲ:冰封王座》、《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和《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中的重要反派角色。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经历

折叠 阿古斯

两万五千年前,艾瑞达的家园阿古斯已经被建设成极乐之地。以非凡智慧著称的基尔加丹,作为天才中的天才,很快与他最亲密的,就如他爱自己一般爱着的挚友维伦一起,成为了艾瑞达的领袖。他们二人构成了第二次二元共治。

基尔加丹、维伦和其它艾瑞达核心领袖曾共同见证了巫师萨奇尔,这位唤醒者法师领袖的一场宏大演示:首先,萨奇尔召唤了一些使他和其追随者们扬名的,艾瑞达人熟悉的奥术构造体,让它们整齐地排列;然后,他又召唤了一群地狱火,凶暴地摧毁了那些构造体。这代表了萨奇尔期望他的人民踏入的"新时代"--而这都要拜他新近探索到的恶魔力量所赐。

然而,萨奇尔却没能在他同僚们的脸上看到他所期望的赞许之情。基尔加丹的表情漠然而难以捉摸,维伦则强烈谴责了萨奇尔的行为,永远禁止他再次召唤恶魔,斥责这所谓的"新时代"是一场失败的实验。尽管如此,萨奇尔还是很快就重新开始了实验,并使用伪装法术隐藏起一支恶魔大军--他和他的唤醒者们计划以此扶持他登上阿古斯的独裁者之位。但在这计划缜密的政变前夜,萨奇尔野心勃勃的年轻学徒阿克蒙德将此事禀报了基尔加丹和维伦。为了证明他对阿古斯统治者们的忠诚,阿克蒙德亲自领导了对唤醒者秘密训练基地的进攻,甚至亲手斩下他前导师的头颅。在这之后,他获得了与这两人共同统治艾瑞达的权力。

折叠 堕落

萨格拉斯联系了艾瑞达的三位领袖,并向他们许诺以数之不尽的知识和魔法来换取其忠诚后,艾瑞达社会被撕裂为两派: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欣然接受,但维伦却持怀疑态度。当艾瑞达人准备迎接他们崭新的力量时,基尔加丹得知维伦及其追随者们选择与纳鲁为伍,准备逃离阿古斯。基尔加丹震怒于这种"背叛"行径。在这之后的千万年里,他将新获得的力量和仆从倾泻到这些"被流放者"--在艾瑞达语中称为"德莱尼"--身上,毫不松懈地在宇宙中搜索,追杀他们。

萨格拉斯将基尔加丹那与生俱来的狡猾与智慧进一步加强。他指派后者去寻找黑暗虚空中的种族,并将它们转化为军团恶魔。自此,基尔加丹获得了"欺诈者"的称号。欺诈者征服的第一个种族是由提克迪奥斯统领的吸血恶魔恐惧魔王(又称"纳斯雷兹姆")。其后则是野蛮的深渊领主("安尼赫兰")。

折叠 兽人部落

数个世纪以来,基尔加丹的探子为了找到德莱尼人寻遍扭曲虚空。他们找到并毁灭了被流放者们落脚过的每一个星球,但维伦的预言能力使德莱尼每次都能设法逃脱。一日,基尔加丹最器重的仆人塔尔加斯偶然发现了一个放射出德莱尼魔法波动的星球。虽然他们一开始以为这不过是另一个德莱尼曾短暂停留的世界,但后续调查很快揭示出他们确实定居于此,甚至以艾瑞达语将其命名为"德拉诺"--流亡者的避难所。那里还居住着一支信仰萨满教义的种族,名为兽人。基尔加丹被这个种族的潜力所吸引,意识到这就是他长久以来所追寻的复仇机会。于是,他开始在兽人当中寻找能遵其意志行事的代理人。尽管有许多合适的候选人,但没人比古尔丹具有更大的潜力。

古尔丹天生跛足,虚弱又残疾的身躯使他从小就不断遭到嘲笑和虐待。他深信自己能做的远比氏族给他的自由要多得多,这正是他仇视氏族的原因。他将心中的仇恨和苦涩化为前进的动力。终于有一天,氏族的其他成员厌倦了这个矮子不肯接受他在氏族中地位低贱的事实,他们不断痛打古尔丹,打算彻底摆脱这个恼人的累赘。正当酋长要再次施暴时,氏族的老萨满阻止了他,并称自己虽然努力过,但仍未能成功帮助古尔丹在氏族中找到"合适的"位置。老人将手放在古尔丹的肩膀上,平和地对他说,自己已经无法再为他做什么了,但他始终相信古尔丹具有伟大的潜力。老萨满建议他去寻找元素王座,也许他能就此寻得自己的命运。最初,尽管被驱逐的古尔丹听取了这个建议,但却被感受到了他内心黑暗与怒火的元素之怒拒绝了。正是在古尔丹这一生的最低谷,基尔加丹找到了他,向他许诺以无上的力量和神明般崇高的地位。作为交换,古尔丹需要帮助燃烧军团,把兽人转化为毁灭德莱尼的武器。

古尔丹很快便同意了,他对族人本就只有鄙夷。于是基尔加丹将邪能魔法传授给他的新仆从。恶魔领主知道这种力量将改变兽人的外貌,甚至会引起德莱尼的警觉,因此他决定隐藏古尔丹的新能力。基尔加丹教授兽人如何掩盖邪能的力量,并命令他只在绝对必要时才可展露。古尔丹比预期更快地掌握了这种动荡的力量,他为自己指尖上跳动的毁灭之力感到欣喜若狂。

基尔加丹知道,以古尔丹的地位,是无法独自将兽人部族打造成一支军队的。于是他要求古尔丹去寻找一名能激励、领导这个种族的人。在将他曾经的氏族屠戮殆尽后(以确保没有兽人知道他的过去),古尔丹加入了耐奥祖领导下的影月氏族。随着时间的推移,古尔丹获得了耐奥祖的信任,成为了这位长者的萨满学徒。

基尔加丹伪装成兽人神圣的先祖,欺骗了各个氏族的萨满们--甚至包括他们最受尊敬的领袖,老萨满耐奥祖。借先祖之灵的名义,他成功地让萨满们相信那些德莱尼正在策划针对兽人的阴谋。很快,氏族们对德莱尼进行了几次成功的小规模战斗和突袭,并坚信是先祖指引他们去消灭这些"敌人"。然而在前往沃舒古时,耐奥祖发现了他这新恩主的真面目,他的战争计划动摇了,想要挽回犯下的过错。但基尔加丹早已察觉到了耐奥祖的背叛。他剥夺了这位萨满的力量和权力,让古尔丹将邪能魔法教授给其它兽人。这使得元素之怒拒绝再将力量提供给萨满们,最终导致恶魔之力掌控了兽人

古尔丹对于力量的无尽渴求和自私的性格让他成为了恶魔绝佳的棋子。在证明了兽人们拥有对抗德莱尼人的力量之后,玛诺洛斯之血被赐予给了他们,使其随之堕落成为了一群可怕的嗜血怪物。作为对他新部下的考验和对与他反目的旧友维伦的复仇,基尔加丹命令古尔丹沙塔斯城决战中把德莱尼赶尽杀绝。这次进攻是一场残酷的大屠杀,沙塔斯城也大半倾颓。一切可见的迹象都表明,基尔加丹的走卒们已经取得了对德莱尼的最终胜利。部落对德莱尼的毁灭使基尔加丹较为满意。萨格拉斯则在观察了部落后,认为他们是能用来削弱艾泽拉斯的完美军队,于是命基尔加丹断绝与兽人的联系。萨格拉斯希望使兽人陷入极度绝望的境地,以至于愿意前往其它世界谋求生存。基尔加丹遵循了他主人的命令,离开了德拉诺,将兽人抛弃在了日渐荒芜的星球上。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的领导下,部落赢得了第一次大战的胜利。基尔加丹重新联系了古尔丹,说服他支持毁灭之锤。但古尔丹却已对艾瑞达的许诺兑现不抱幻想,他密谋将萨格拉斯之墓的力量据为己有。他对部落的背叛使基尔加丹大为震惊。这位被激怒的恶魔领主正要将这个单枪匹马地搞砸了一次军团伟大胜利的仆从碾碎时,萨格拉斯却叫停了他。黑暗泰坦决定先让这个愚蠢的兽人品尝一下他渴望的,"应得的"力量,然后再将它们全部剥夺--这正与古尔丹对部落的胜利希望所做的事如出一辙。

折叠 巫妖王

基尔加丹极为愤怒,这次他决定将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他想起了上古之战中恐惧魔王所做的,有关亡灵的实验,认为是自由意志(毁灭之锤、暴掠和嘲颅氏族的背叛)导致了兽人战争的失败。于是,他制定了一个极度阴险的计划:为什么不创造一个只遵从于一个狡猾却对军团充满恐惧之人的意志的亡灵奴隶军团呢?

渴望着一场未完成的惩罚,基尔加丹很快发现耐奥祖躲在扭曲虚空中,他为这位萨满的反抗行径准备了一场虐杀:他折磨了这个兽人很长时间,将他的肉体一点点毁坏,直到萨满仅剩饱受折磨的灵魂。基尔加丹给了这残余的灵魂一个选择的机会:在艾瑞达的折磨下承受永恒的痛苦,抑或成为亡灵大军的统帅。耐奥祖只得"自愿"选择了后者,于是被转化为了巫妖王。鉴于耐奥祖的背叛前科和古尔丹的失败,基尔加丹无论如何不会再给他们叛节的机会,他拒绝给予巫妖王一个肉体,取而代之的是,他制造了一套特殊的盔甲,连同耐奥祖的灵魂一起封印到了冰封王座之中。为了预防耐奥祖因为拥有永恒而拖延时间,他还派遣了恐惧魔王来确保任务被执行。基尔加丹从耐奥祖的追随者们中挑选并转化了第一批巫妖。恶魔领主许诺如果耐奥祖成功完成任务,他将重新赐予兽人萨满自由--当然,还有一副全新的肉体。

巫妖王没有重蹈兽人失败的覆辙,他的亡灵仆从们轻而易举地扫荡了所有的抵抗力量,更可怕的是,受害者们在死后也成为亡灵,进一步扩充了天灾大军--第三次大战正式打响了。然而巫妖王意识到了艾瑞达对不朽的精灵的仇恨,他摧毁了与基尔加丹的契约,摆脱了后者对他意志的控制,再次背叛了军团。通过令手下阿尔萨斯将古尔丹之颅的消息告知伊利丹,他促成了提克迪奥斯这名军团伟大战术家之死--这便是最终导致了军团大军在海加尔山之战失败的第一颗钉子,连阿克蒙德也不可幸免地死于海加尔山

折叠 冰封王座

虽然基尔加丹对于阿克蒙德的败亡感到十分愤怒,但他明白,还有比进行鲁莽的复仇更好的选择。鉴于巫妖王已经脱离控制,他需要一个新的爪牙。为此,他找到了伊利丹·怒风。他告诉这个暗夜精灵,尽管他的行为导致了军团的失败,但恶魔领主仍然会给他提供一个获取力量的机会。伊利丹被告知,如果他摧毁冰封王座,杀死巫妖王,基尔加丹就会奖励他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当然,欺诈者是否会兑现诺言,我们不得而知)。他给了伊利丹基尔加丹之球来帮助他完成任务。

伊利丹首先拉拢了纳迦,他们帮助伊利丹逃离了卡利姆多,并找到了萨格拉斯之眼。伊利丹计划借此物的力量,通过一场魔法仪式将亡灵天灾的大本营诺森德撕裂。这样,基尔加丹的前走卒们就会回到原点--回归到黑暗泰坦的掌控之下。

然而,由于伊利丹的兄弟玛法里奥·怒风的干涉,萨格拉斯之眼在伊利丹成功摧毁冰封王座之前就被毁坏了。伊利丹辜负了基尔加丹的期望,于是他干脆前去和自己的兄长一起,从天灾军团的包围下救出了泰兰德。出于对基尔加丹力量的恐慌,他逃往外域躲避追捕。在这期间,他得到了曾经的上层种族血精灵的效忠。伊利丹和他的新下属们最终对深渊领主玛瑟里顿采取了行动,他们毁坏了耐奥祖数十年前开启的,撕裂了外域的传送门。这些行动的目的是让基尔加丹和他的手下远离外域,还能阻止玛瑟里顿召唤援军。于是,在没有任何恶魔援军的境况下,玛瑟里顿很快倒在了伊利丹一行人面前。

但基尔加丹可不是傻瓜。德拉诺曾具有兽人的家乡和德莱尼的避难所的双重重要性,而玛瑟里顿本人也是军团派去的监视者。基尔加丹对这个撕裂的星球仍保持着关注。欺诈者很快知晓了发生的一切(也可能是从一开始就在暗中观察)。他再一次出现在伊利丹面前,命令他回到冰雪大陆完成他未尽的任务,并警告他如果再次失败,就要面对恶魔领主的"永恒怒火"。(尽管他的新仆从做出了一些解释和承诺,基尔加丹可能并不买账,毕竟他也知道,伊利丹很清楚自己对叛徒的解决方式。)但伊利丹还是没能成功,巫妖王继续存在着,并且与阿尔萨斯·米奈希尔融合,又一次欺诈了欺诈者。

折叠 外域之战

在伊利丹摧毁了恐惧魔王的母星纳斯雷萨,给予了燃烧军团这一万年来得到的最沉重打击后,军团已经十分清楚伊利丹对他们的威胁。通过在伊利达雷中安插的间谍,他们了解到伊利丹计划对阿古斯发动一次相似的袭击。伊利丹相信基尔加丹会攻击艾泽拉斯的势力,引诱他们前往外域,终结恶魔猎手的生命。 登上这片破碎之地后,部落和联盟会同时与军团和伊利达雷为敌。基尔加丹成功地使他的敌人们自相残杀,并准备等他们两败俱伤时再一网打尽。基尔加丹还派出了末日行者攻打黑暗神殿

折叠 太阳之井高地

在伊利丹黑暗神殿被击败之前,基尔加丹找上了他的下属--凯尔萨斯·逐日者作为他复仇的工具。他怂恿血精灵之主,为其提供了救赎其人民的保证。在风暴要塞的失败后,凯尔萨斯被女祭司德莉希亚救活,她在王子的胸口插入了一块邪能水晶以"治愈"他的致命伤。凯尔萨斯随即返回艾泽拉斯,进入银月城,抢走了纳鲁穆鲁,并前往奎尔丹纳斯岛,准备使用太阳之井作为传送门迎接他的新主人基尔加丹进入这个世界。基尔加丹使用了萨格拉斯权杖来帮助凯尔萨斯。

破碎残阳联军从凯尔萨斯的部下和军团的恶魔之中一路杀向太阳之井,正赶上基尔加丹开始从太阳之井中爬出。安薇娜,太阳之井能量的化身,被困在奥术牢笼中,她的力量被抽取出来为传送门供能。在战斗中,她牺牲了自己,这削弱了欺诈者,最终成功地将他赶回了扭曲虚空

很明显,基尔加丹并没有在这场战斗中死亡。

折叠 萨格拉斯之墓

阿克蒙德地狱火堡垒被击败后,平行宇宙的古尔丹被污染者送往艾泽拉斯打开燃烧军团入侵的入口。基尔加丹用心灵感应联系上了古尔丹,并一步步指引他成功进入萨格拉斯之墓。在卡德加(他在搜寻古尔丹)也到达后,这两人进行了一番战斗。当卡德加开始占据上风时,基尔加丹则在指示古尔丹去打破萨格拉斯之墓中的强力封印。古尔丹马上意识到杀死卡德加和解除最后的封印是不能兼得的。他想要说服基尔加丹,允许他把墓穴的力量灌进自己体内。而当他从卡德加那里听来了这个宇宙中的他的命运后,就干脆自作主张地吸取了力量。

拥有了这样的力量,古尔丹足以击败卡德加,但基尔加丹命他把力量用于打开传送门,以开启对艾泽拉斯的恶魔入侵。古尔丹拒绝了,使用他的新力量,通过魔能链接看到了他的主人,坐在一张巨大的宝座上--他在扭曲虚空中一个遥远的星球上。古尔丹指控他从一开始就准备好要抛弃自己,但基尔加丹否认了。他向兽人解释道,那一个古尔丹是死于他对旧部落的背叛--这导致了旧部落的失败,又导致了基尔加丹和军团在艾泽拉斯第二次大战中的失败。当古尔丹愤怒的回复说那不是"他",基尔加丹则告诉他,背叛是他的天性,而艾瑞达古尔丹拽到这里,是因为看到了他的伟大潜力,不想让其被兽人那短视的自私所埋葬。恶魔领主又进一步解释说,古尔丹认为自己注定要得到力量,这没有问题,但他并非注定成为自己的主人;所有的生灵都有一个主人--甚至包括欺诈者自己。最后,他要兽人做出选择:证明他的忠诚,将力量还给传送门,为军团打开道路;或者再次背叛,完成对那些卑微凡人的无聊复仇,然后被军团毁灭。最后,基尔加丹留下了一句话,称古尔丹可以叫他"欺诈者",但要记住,自己从未对他说谎。"在这里没有过,而在你的世界,也没有过。"

古尔丹最终再次与军团结盟,这是基尔加丹赞赏的选择,这种赞赏也通过古尔丹获得军团的信任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折叠 欺诈者之陨

自那场导致了德莱尼人流亡星际的黑暗交易之后,基尔加丹就一直相信军团是不可阻挡的。但他的种种诡计却都没能击败艾泽拉斯的英雄们。恶魔领主因萨格拉斯从未实现过的胜利承诺而愤懑,于是准备在萨格拉斯之墓与职业领袖们亲自作战--这将成为决定艾泽拉斯今后命运的决战。

基尔加丹监视了卡德加维伦抗魔联军的勇士们在达拉然的会议,并亲耳听到他曾经的朋友把他称为"怪物"。他回忆起了萨格拉斯曾经的许诺,质问黑暗泰坦为何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却只得到了失败的结局。萨格拉斯则质疑基尔加丹是否迷失了抵达军团使命的方向,并称他或许是高估了艾瑞达的决心。恼火的基尔加丹则称他为了这个使命已经牺牲了自己的星球,现在该是时候画下句号了。随后他召唤了许多战舰向达拉然发起突袭,命令军团的恶魔们将一切化为灰烬。抗魔联军达拉然也立刻作出反应,在破碎海滩上建立了营地并与军团对抗。抗魔联军开始收复破碎海滩的同时,基尔加丹对也整片破碎群岛发动了军团入侵。

为了解决军团的威胁,抗魔联军先后攻入了永夜大教堂和萨格拉斯之墓,意图使用创世之柱永久封印萨格拉斯之墓中的军团传送门。在萨格拉斯之墓中,基尔加丹激活了堕落的化身与冒险者们作战。在战斗中,维伦(以及卡德加与伊利丹)面对基尔加丹,并追逐他进入了扭曲虚空

登上基尔加丹的指挥舰后,维伦与他这位老朋友对峙,宣告了自己的意图:阻止基尔加丹在星际间的追猎。基尔加丹告诉维伦,他在几万年前就缺乏前瞻性,不愿看到军团那无可阻挡的胜利;维伦则坚称是基尔加丹没能坚持对圣光的信念,如果他们两人齐心协力,足以抵抗萨格拉斯,从而将阿古斯保全。基尔加丹嘲讽地问维伦,(既然他这么信任圣光,)那么他的儿子是被圣光拯救了,还是眼瞳中充满将自己抛弃的父亲的恨意而死了呢?维伦被激怒了,宣布自己将与艾泽拉斯的勇士们一起击败基尔加丹,结束他的征途。

基尔加丹被击败后,他的舰船也开始坠向阿古斯。濒死的基尔加丹向维伦承认,他一直羡慕着后者的"天赋、信念和预见"。基尔加丹从未相信过萨格拉斯能被阻止,但或许,维伦能证明他是错的。当卡德加准备将所有人通过伊利丹用萨格里特钥石打开的裂隙传送回艾泽拉斯时,维伦沉默地将手放在了基尔加丹的额头上。在看到维伦等艾泽拉斯的英雄们在基尔加丹面前消失后,欺诈者终于闭上了双眼。他体内的邪能不受控制地爆炸,摧毁了这位艾瑞达恶魔领主。

基尔加丹死于扭曲虚空,这意味着他已彻底死亡。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