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2 17:29:35

在那遥远的地方 - 2009年俞钟执导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在那遥远的地方》是御景江山影视文化公司出品的年代情感剧,由俞钟执导,李幼斌殷桃吴健沈晓海领衔主演。

该剧讲述了昆仑军区司令为报答袁有生的救命之恩将刚出生的女儿送给袁有生而引发的故事。

于2009年7月26日在央视一套播出。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在那遥远的地方

  • 外文名

    In that Distant Place

  • 类型

    战争

  • 集数

    29集

  • 主演

    李幼斌,殷桃,吴健,沈晓海

  • 导演

    俞钟

  • 编剧

    雷献,仲跻敏

  • 出品时间

    2009年

  • 首播时间

    2009年7月26日

  • 制片地区

    中国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七十年代初。昆仑军区来学校招兵了。袁鹰、丁浩天、吕强、方扬剧照剧照四个好朋友都报了名。袁鹰的父母袁有生和翠莲反对袁鹰当兵。袁鹰不甘心,搭车去追赶队伍,找到韦铁。韦铁和袁有生曾经是某边防连搭档,在一次消灭越境叛匪的战斗中,袁有生为掩护韦铁负伤失去生育能力,韦铁把刚出生的女儿送给转业回乡的袁有生,承诺和女儿永不相见。十八年后,韦铁当上昆仑军区司令,爱人桂红云当了医院科主任,女儿韦洁也在医院当护理员。袁鹰的突然到来,让韦铁又惊又喜,但是他不敢收留袁鹰,他向袁有生保证会遵守当年的承诺。韦铁向桂红云隐瞒着袁鹰就是女儿的真相,而桂红云则一直在瞒着韦铁寻找女儿[1]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人员

折叠 演员表

演员
角色
李幼斌韦铁
殷桃袁鹰
沈晓海
丁浩天
吴建吕强
顾燕桂红云
储智博袁有生
徐松子翠莲
宋汶霏韦洁
姬他方扬
铢帝刘大昭
王奕盛张保国
张喜前邵连长
曾婵怡柳絮
石燕京金院长
李屹文凯
库比努尔阿依古丽
鲁克老兵董
刘立伟老蔫
蒋凯老兵王
姚贺昌老兵蔡
刘仁远方医生

折叠 职员表

制作人
刘燕军
监制
杨伟光
导演
俞钟[1]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李幼斌饰演韦铁

在一次战斗中,袁有生为掩护韦铁负伤失去生育能力,韦铁把刚出生的女儿送给转业的袁有生。18年后,韦铁当上昆仑军区司令,爱人桂红云当了医院科主任,女儿韦洁也在医院当护理员。被送人的女儿袁鹰突然到来,让韦铁又惊又喜,但为守当年的承诺,他不敢说出真情。[2]

殷桃饰演袁鹰

韦铁与桂红云的大女儿,身为边防部队的司令官的父亲做事严谨、待人热情,对女儿更是言传身教。袁鹰最终也随着父亲加入部队,成为一名优秀的女兵。后因单独前去抢救生病而被暴风雪困在家中的牧民阿娜尔罕而牺牲。

沈晓海饰演丁浩天

丁浩天和袁鹰是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妹的邻居,但近水楼台的浩天总是不敢直接对袁鹰表达爱意,结果让吕强抢了先机,眼看着心爱的人已经为别人心动,个性很闷的浩天依然习惯于在心里默默期待袁鹰蓦然回首,同时还要忍受吕强对他的栽赃陷害。 ­

吴健饰演吕强

吕强、袁鹰、丁浩天从小一起长大,吕强和浩天都喜欢袁鹰,但吕强更会表现,赢得了美人的芳心。只是为了前途,吕强放弃了袁鹰而选择了她的妹妹韦洁。他在面对仕途和爱情,面对困难和进取,算尽心机却终无所获,最后落了个众叛亲离的结局。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曲名作词作曲演唱备注
那时候
王浩肖白汤灿片尾曲[3]

折叠 编辑本段 获奖记录

时间奖项备注
2010年第22届全军电视剧金星奖长篇电视连续剧一等奖获奖[4]

折叠 编辑本段 幕后制作

折叠 创作背景

该剧将视角对准战斗在海拔5380米以上昆仑山哨卡的边防军人,它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而成的。和其他军人相比,高原边防军人则有着更加极致的情感与情操,他们几年甚至十几年如一日地战斗在几千米雪线以上,生活条件极端艰苦,有的人因为染上高原病、肺水肿而长眠在那块土地上。正因为这一点,高原边防军人的故事更加令人感到震撼,几乎每一个小人物身上都有异样的光彩,都散发着异乎寻常的魅力[5]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折叠 播出时间

播出时间播出平台
2009年7月26日
央视一套

折叠 编辑本段 剧集评价

该剧最大动情点,首先在边防军人的忘我精神,那是一种常剧照剧照人难以达到的境界。其次是剧中所表现的两代人的情感,爱情、亲情、友情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特别是李幼斌和殷桃演绎的父女情,本是父女,却无法相认,是剧中最大的悬念,也是吸引观众的亮点。[6](凤凰网评)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风雪中,战士们推着卡车艰难的行进,袁鹰已经处于昏迷状态。袁鹰的画外音:如果还能有一次选择,我还会选择昆仑山…… 七十年代初。昆仑军区来学校招兵。同学们都踊跃报名。袁鹰、丁浩天、吕强、方扬都报了名,接兵的连长文凯看袁鹰体质弱,不让她报名,因为昆仑山上实在是太艰苦了。袁鹰回家就缠着父母亲想办法,父亲袁有生是刚刚被解放的老干部,他同意给女儿找找人。 丁浩天和袁鹰是邻居,平时都是丁浩天照顾着袁鹰,两人亲如兄妹。丁浩天和吕强、方扬都喜欢袁鹰,但丁浩天不敢直接向袁鹰表达心意,吕强则敢说敢干。晚上,吕强把袁鹰约到公园,向袁鹰表达爱意,送给袁鹰一个漂亮的发卡做纪念。吕强突然亲吻了袁鹰,被人发现,当作流氓一路追赶。两人跑到丁浩天家藏起来,他们的行色引起丁浩天的怀疑。 袁鹰回到家,想到吕强亲吻之事,心里害怕,但又甜丝丝的,女孩的情窦初开。 文凯来拜访袁有生,带来了一封信。袁有生和妻子翠莲看见信大吃一惊,以为韦铁违背了当年的承诺。袁有生和翠莲得知袁鹰要去的正是韦铁的部队,不让袁鹰当兵了。为此,袁鹰和父母亲大闹一场。翠莲生气,要打电话找韦铁评理,被袁有生按住。 韦铁要上边防哨所去视察,桂红云在帮助整理东西,电话铃响了,女儿韦洁抢先接电话,里面却没有声音,韦铁问是谁的电话,韦洁拨过去问总机,总机说是地方的长途。韦铁没当一回事,桂红云则心里发虚了。 丁浩天、吕强、方扬跟部队走了,袁鹰心空了,她不甘心,回家找到韦铁的来信,自己搭车去追赶队伍。
    第2集
    袁鹰一路艰辛的追上了军列,又被班长张保国赶走。丁浩天为此和张保国结下梁子。吕强为袁鹰担忧,一路情绪低落。丁浩天一直怀疑吕强对袁鹰做了什么,心里郁闷。 袁有生和翠莲下班回来,看见袁鹰留下的条,知道袁鹰去昆仑山了,翠莲哭了,她担心袁鹰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回到韦铁和桂红云的身边。袁有生也有此担心,但是他不能说,他再三向翠莲担保韦铁是一个水泼出去不会收回来的人,但是文凯的到来又不好解释。 新兵们来到军区,老兵们出来欢迎,军区医院的医生护士韦洁、阿依古丽等人也都去了。农村兵刘大昭看见女兵很是新奇,尤其是看见新疆女孩阿依古丽。 袁鹰搭煤车来到乌鲁木齐,一路艰辛,衣衫褴褛的寻找到军区,找到韦铁。她见到韦铁就哭了,她说自己是袁有生的女儿,叫袁鹰,来找韦铁当兵。 思念了十八年的女儿突然到来,韦铁又惊又喜。他一边安排袁鹰吃饭,一边躲到里间办公室给袁有生打电话,告诉他袁鹰已经到来。袁有生在电话那头说他相信老战友会遵守当年的承诺,也很放心,但是他不放心两个女人。韦铁听出袁有生的弦外之音,向袁有生保证,一定不和袁鹰相认,一定会把袁鹰送回去。 韦铁打完电话出来,看见袁鹰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以为她生病了,吓坏了,亲自背着袁鹰往医院跑。
    第3集
    韦铁背着袁鹰习惯性的来到找当医生的妻子桂红云,走到门口才猛然想起不能让桂红云看见袁鹰,赶紧背着袁鹰上楼。韦洁就是外科的卫生员,看见父亲亲自背着袁鹰来,很意外,跟在后面张罗,她看见父亲背上的女孩衣服又脏又破,以为是个乞丐,韦铁随口承认了,韦洁对袁鹰产生了厌恶心理。 韦铁在急救室外面等着,一直到院长出来告诉他袁鹰是因为太累,睡着了,才放心的里去。韦铁关照院长和韦洁一定要照顾好袁鹰。韦洁见父亲如此重视一个要饭的女孩,心里不服气。 韦铁看见袁鹰如此胸有大志,高兴坏了,唱着小曲回到家。他突然想起应该给袁鹰换换衣服,就自己跑进韦洁的房间翻箱倒柜,找出韦洁最好的衣服,叫勤务员送到医院去。 韦洁见勤务员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送来给袁鹰,舍不得了,把衣服又藏起来,拿回家,向桂红云告状。韦铁见衣服又拿回来了,很生气,就让韦洁罚站。桂红云批评这件事是韦铁做得不对,韦铁得意洋洋的喝酒庆祝,他几次忍不住要说出袁鹰的事。晚上睡觉的时候在梦里笑醒。 袁鹰想留在部队,她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每天帮助护士们打扫卫生,脏活累活抢着干,大家都喜欢她。袁鹰不小心摔坏了桂红云的血压仪,被桂红云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袁鹰再也不敢进桂红云的办公室了。 韦铁见袁鹰身体好了,要送袁鹰回家,袁鹰不肯走。韦铁不敢让袁鹰来家里住,让院长安排,院长把袁鹰带进韦洁的宿舍。韦铁决定过几天送袁鹰回家。 边防哨所的生活非常枯燥,而山下的人上去一趟又不容易,因此医院的医护人员除了本职工作以外,在文艺上都会一手,好在上山巡诊的时候进行慰问演出。韦洁是宣传队的创作员兼报幕员,柳荫是歌唱演员,阿依古丽是舞蹈演员,她们住在一间屋里。韦洁生性刁钻古怪,又聪明绝顶,争强好胜,看不起袁鹰,见大家都对袁鹰好,就心怀妒忌,处处为难袁鹰。
    第4集
    袁鹰和丁浩天、吕强、方扬联系上了,吕强假装看病来看她,丁浩天也来看袁鹰,他们因此认识了韦洁。 桂红云来找文凯询问寻找袁有生的事,文凯因为受了韦铁的批评,没敢告诉她袁鹰已经来到部队。桂红云不甘心,又背着韦铁给袁有生写信,表达了自己思念女儿之情。翠莲见到信,心惊肉跳,夜里睡不着觉,老是梦见袁鹰不认自己了。 翠莲打电话找韦铁,告诉他桂红云来信的事。韦铁回家向桂红云发脾气,说新账老账一起算。桂红云不相让,向韦铁要女儿。这是韦铁的软肋。十八年来,桂红云一直思念着大女儿,韦铁心有愧疚,因此每每桂红云提出要女儿的时候,韦铁就自动退避三舍。 韦铁去军区开会,把袁鹰带到乌鲁木齐。袁鹰走得很急,没来得及和吕强他们告别。韦铁依依不舍的把袁鹰送上回家的火车。 韦铁开完会,在军区门口被袁鹰拦住车头,原来袁鹰从前面上了火车,又从后面下了车。韦铁没有办法,只好把袁鹰又带回军区,他的心里更加喜欢袁鹰。 袁鹰来找吕强,营房内外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袁鹰推开宿舍的门,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张没有铺盖的床。袁鹰以为新兵们已经上山了。多日来经历的苦难和委屈洪水般的涌上来,袁鹰孩子般的号啕大哭起来。 柳荫出主意让袁鹰去找韦铁,袁鹰对韦铁实行了死缠战术。桂红云看见每天早上袁鹰都到家门口来等候韦铁,又听韦洁说袁鹰是想开后门当兵,心里有些不屑,叫袁鹰不要再来了,袁鹰照来不误。 韦铁被搞得很狼狈,没有办法,打电话把袁鹰的情况告诉袁有生。翠莲急坏了,和袁有生赶到部队。
    第5集
    袁鹰知道父母亲要带自己回家,躲着不肯相见。翠莲去医院寻找袁鹰,遇到桂红云。桂红云不认识翠莲,以为她是来看病的,叫她在门口排队。翠莲一听说桂红云就是韦铁司令员的妻子,吓得跑出医院。翠莲不敢再去医院找袁鹰,只能在医院外面徘徊。 翠莲用亲情规劝袁鹰,用绝食威胁袁鹰,袁鹰就陪着翠莲绝食。 袁有生怀念战友,韦铁带他上山,袁鹰一定要跟着去,韦铁让人拿来氧气袋,带着袁有生和袁鹰上山了。一路上袁鹰高原反应严重,袁有生关心呵护,韦铁更加着急,但他不敢表现出来,怕袁有生有想法。 袁有生来到当年战斗过的地方,来到战友的墓地,伤痛不已,感慨万千。回想起当年和韦铁并肩战斗,把热血洒在这片土地上的往事,袁有生和韦铁都夜不能寐。 边防连连长邵卫东在哨塔下举行了最隆重的升旗仪式,欢迎老指导员袁有生的到来。看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袁有生激动得热泪盈眶。 韦铁以为袁鹰害怕高原反应,不敢再当兵了,没想到袁鹰被深深的震撼了,她更坚定了留下来的决心。 袁有生被女儿感动了,从山上下来就做翠莲的工作。翠莲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袁鹰留下,韦铁向袁有生和翠莲保证决不和袁鹰相认。 火车站,翠莲抱住袁鹰不放,袁有生和韦铁无言相对,挥泪告别。
    第6集
    袁鹰参加新兵连的训练了,新兵们都情绪高涨,一个个口号喊得山响。进行个人负重考核了,战士们全副武装越野长跑。袁鹰体力跟不上,丁浩天把所有的负载物都背到自己身上,结果两个人还是超时。张保国发脾气了,丁浩天为袁鹰辩解,张保国给丁浩天下马威,罚丁浩天去操场跑步。丁浩天发了牛脾气,一直在操场跑步,被韦洁看见,韦洁好奇的在一边看着丁浩天。 下午学习的时候,张保国突然想起丁浩天还在操场,让方扬去叫他回来,但是丁浩天坚持要张保国自己来当面下达回去的命令。文凯带着张保国来到操场,把已经筋疲力尽的丁浩天架回去。韦洁看到这一幕,对丁浩天产生了兴趣。 新兵暗地里悄悄议论各自的去向了。韦洁看见几个新兵常常来找袁鹰嘀嘀咕咕,不顺眼,不冷不热的说袁鹰。袁鹰和她争执起来。韦洁一怒之下,摔坏了吕强送给袁鹰的发卡,柳荫用火钳把发卡粘在一起,但还是留下了痕迹,这让袁鹰心疼。袁鹰和韦洁开始产生矛盾。 吕强加紧和张保国拉关系,送香烟给张保国,又打丁浩天的小报告。丁浩天和吕强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丁浩天、方扬拿吕强送烟给张保国说事,袁鹰心里袒护吕强。 星期天,张保国叫丁浩天打扫厕所,叫袁鹰和吕强出黑板报。韦洁看见黑板报上的一首诗,就查问作者。韦洁找到正在打扫厕所的丁浩天,把他走了,却让袁鹰打扫厕所,丁浩天不服气,但是新兵必须服从老兵的命令。袁鹰有苦说不出,丁浩天只能跟着韦洁走,但是他对韦洁没好印象了。 分兵工作开始了,张保国暗示新兵写血书表示决心。吕强找来猪血。吕强和方扬、刘大昭偷偷用猪血写成决心书,被丁浩天发现,事闹大了。文凯大发雷霆,叫他们卷铺盖回家。韦铁教导文凯、张保国如何爱兵带兵。 韦铁亲自来新兵们颁发领章帽徽。韦铁告诉新兵们领章帽徽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韦铁烈士们是为祖国和人民献出宝贵的生命。韦铁要新兵们永远记住:一切为了祖国,一切为了人民! 军区开联欢会。新兵们穿着崭新的军装,高高兴兴的来到礼堂。联欢会上,柳荫演唱了丁浩天作词,韦洁谱曲的歌子。这让吕强嫉妒。阿依古丽擅自把舞蹈《美丽的新疆姑娘》改成了《美丽的新疆老大妈》,受到热烈的欢迎。 表演结束,新兵分配。吕强、丁浩天、刘大昭被分配到圣女峰哨所,方扬留在了军区汽车团,袁鹰被留在医院当护理员。 袁鹰想上昆仑山上的医疗站,跑去找韦铁。韦铁很严肃的下了命令,并告诉袁鹰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袁鹰无话可说了。 要分手了,几个人依依不舍,在新兵连的这段日子里,他们的情意更加深了。他们互相题写临别赠言。丁浩天给袁鹰写了一首诗,悄悄放在袁鹰的笔记本里,被吕强看见,取出来,当作自己的送给袁鹰。袁鹰相约昆仑山上见。四个人激情满怀,面对着遥远的昆仑山背诵“横空出世莽昆仑……”。
    第7集
    昆仑山上严重的缺氧让吕强和刘大昭都病倒了,这是每一个上山的人都要过的关口。炊事员老蔫来检查吕强的身体,吕强不愿意,和老蔫闹别扭。丁浩天还在坚持着,老兵们都关注着他,还有些幸灾乐祸的等着他病倒。 老蔫带着丁浩天到几里外的河里去凿冰回来化水吃,因为河里的水甜。老蔫告诉丁浩天,除了丁浩天,边防连还没有一个人上山来没有反应,所以大家都特别的关注着丁浩天。 吕强吃不了山上的苦,想下山。文凯和方扬运送物资来到边防连,离开的时候,丁浩天发现吕强和他的包不见了,他爬山走近路追车。为了拦住下面的车,丁浩天从山上推下石头示警。石头差一点就砸到方扬的车。 吕强果然躲在方扬的车上。吕强痛哭流涕,请求丁浩天和吕强为自己保密。丁浩天和方扬答应了吕强。大胡子也请文凯为了圣女峰哨所的名誉保密。大胡子、丁浩天把吕强带回了边防连。大胡子批评了两个人,把这件事压下来了。 医院,大家都想接受党的考验,踊跃报名参加医疗队。袁鹰也报了名。因为名额有限,大家又都想去,就必须进行业务和体能方面的考核。桂红云对袁鹰有成见,说新兵会成为累赘,并且业务上还没有入门。袁鹰找到院长请战。桂红云认为袁鹰是拿院长来压自己了,勉强同意让袁鹰参加考核,让她用成绩说话。 袁鹰起早贪黑的进行业务和体能训练,阿依古丽和柳荫都帮助她。袁鹰的业务和体能都考了第一名,桂红云这才无话可说。 医疗队的人选定下来了,由桂红云带队,有韦洁、阿依古丽、柳荫,袁鹰也参加了。上山那天,韦铁来送行,他悄悄告诉桂红云多关照袁鹰,桂红云不以为然。韦铁再三叮嘱袁鹰要保重身体,不要逞强,而韦洁就在一边,韦铁就好像没看见,韦洁心里不高兴。
    第8集
    边防连接到医疗小分队要来体检并慰问演出的消息,战士们都高兴得疯了,一个个忙着做准备工作。可是医疗小分队跟着车队上到一半,女兵们坚持不住纷纷倒下了。袁鹰高原反应也很严重,她咬牙坚持着。到了三十里营房医疗站,桂红云决定女同志留下,男同志继续上山。袁鹰说自己能坚持。桂红云同意她上山了。韦洁让袁鹰带一封信给丁浩天,向他约稿。 战士们做好了迎接医疗队的准备,但是又得到医疗队的女兵们来不了的消息,情绪一落千丈。袁鹰跟方医生来了,就象仙女从天而降,战士们喜出望外,热烈欢迎她的到来。吕强心虚,躲着袁鹰。袁鹰给方医生当下手,给战士们检查身体。一些调皮的战士没病也说有病,反复的去体检,为的是多看一眼袁鹰。体检结束,战士们兴致高昂,要袁鹰表演节目,袁鹰和战士们唱了一首又一首歌,袁鹰突然因为缺氧晕倒了。 战士们都争着抢着给袁鹰干活,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给袁鹰。夜里刮起了大风,门被刮开了,袁鹰害怕,跑到男兵宿舍,张保国帮着在最里面铺了一张床,紧靠着吕强。战士们即高兴又嫉妒。 老蔫每天都要带着丁浩天到几里外的河里去凿冰回来化水吃,因为河里的水甜。袁鹰就跟着老蔫、丁浩天去看凿冰,搭搭手。 丁浩天几次暗示写给袁鹰的诗,袁鹰以为丁浩天知道了吕强给她的诗,不好意思,回避这个话题。老蔫看出丁浩天的心思,告诉他男子汉看上了就要大胆的冲上去,不要婆婆妈妈。 袁鹰责怪吕强怎么让丁浩天知道了诗歌,吕强说他就是要让边防连,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喜欢袁鹰。袁鹰感到很幸福。吕强说了山上的艰苦,连一点绿色都没有,他想下山。袁鹰鼓励吕强坚定信念。
    第9集
    老蔫要回家和一个小寡妇结婚了,他向大胡子推荐丁浩天代理自己的工作,丁浩天不愿意当炊事员,心里很委屈,他不再搭理老蔫,暗地里和老蔫较劲。吕强对老蔫检查他身体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他把小寡妇的事情告诉了大家。老兵们拿老蔫开玩笑,激怒了老蔫。老蔫一怒之下不小心砍伤了自己的腿。 袁鹰要搭车下山了,丁浩天为袁鹰找雪莲去了,吕强舍不得袁鹰走,自己躲起来抹眼泪。战士们收罗自己的东西,要送一个最好的礼物给袁鹰。邵卫东说哨所缺氧不缺精神,最好的礼物就是精神,他们把精神送给袁鹰。袁鹰在战士们的簇拥下登上哨塔。她站在哨塔上,亲手升起国旗。袁鹰看着头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心里无比的自豪。 丁浩天寻找雪莲走出很远,夜里没赶回来。边防连炸锅了,邵卫东派出人马出去寻找。第二天丁浩天回来了,被关了禁闭。 大胡子叫老蔫跟袁鹰一起下山。老蔫临回家之前又去河里凿冰块,准备让战士们多吃一段日子。丁浩天被关了禁闭,袁鹰知道老蔫腿上有伤,不放心他一个人去,就跟着去了。路上,老蔫心脏病突发,牺牲了。 桂红云闻讯带着医护人员赶到边防连,她找袁鹰了解情况,袁鹰只说都怪自己。韦铁赶来了,一路上他心急如焚,他一来就去看望袁鹰,桂红云认为韦铁太袒护袁鹰了,两个人发生了争执。战士们集体来为袁鹰请功。 韦铁带着袁鹰下山了,桂红云和韦洁搭车同行。战士们念念不舍的和袁鹰告别。韦铁见战士们这样喜欢袁鹰,心里很感动。韦洁感到落寞。丁浩天悄悄把雪莲塞给袁鹰。 韦铁的车上,韦洁反应严重,向桂红云撒娇,桂红云把她抱在怀里,小心呵护。袁鹰则自己蜷缩在车的拐角。韦铁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着后面的母女三人。看着袁鹰和韦洁巨大的反差,他实在忍不住了。他把桂红云和韦洁叫下车,让她们搭后面的大卡车。桂红云不解,问为什么,韦铁吼起来,说袁鹰也是一个女儿,桂红云为什么就不能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她,给她一点关心和照顾。 韦铁脱下身上的大衣,铺在后车座上,叫袁鹰躺下,那样可以舒服一点。桂红云和韦洁看着韦铁,她们不明白韦铁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柔情。 车往山下走,袁鹰躺在后车座上,想着老蔫,默默地流泪。韦铁心疼袁鹰,心里在流泪。 袁鹰回到医院,因为在山上表现特殊,受到嘉奖,韦铁高兴得什么似的,亲自来医院慰问。桂红云也另眼看袁鹰了,还向院长提出要送袁鹰去进修。
    第10集
    一年过去了,袁鹰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护理业务,桂红云把她要到了她的科里。袁鹰还写了入党申请书。 翠莲得知桂红云把袁鹰要到自己的身边,心里忐忑不安。 袁鹰惦记着吕强,几次向方扬打听吕强的情况,方扬支支吾吾。袁鹰不放心,写信鼓励吕强,要和他比赛谁先入党。 天气预报即将有Q暴风雪来临。军区下达了紧急命令,要求各单位做好抗击暴风雪的准备,要不损失一台车,不牺牲一个人。 边防连,一群牧民转场,粮食不够,丁浩天拿出一些馒头给他们。丁浩天发面准备做馒头。丁浩天看见天不好了,赶紧去后山凿冰,想在暴风雪来临之前做些储备。 文凯的车队路上遇到塌方,车队被堵在路上。边防连得到消息,邵卫东带领战士们准备出征抢险,他发现平时储备的备战馒头很少,又找不到丁浩天,只好留在刘大昭值班,自己带着队伍,带着仅有的几个馒头出发了。 韦铁上山视察,也来到塌方现场,他指挥车队驾驶员们在这边抢险。大胡子带着边防连战士在那头抢险。丁浩天回到边防连,得知情况,知道自己闯祸了。 一对维族夫妇送来受伤的孩子,是个稀有的RH血型,库里没有储备了,韦洁出来献血了,但是不够,桂红云着急了,叫人赶紧寻找血浆,袁鹰说自己也是RH血型,桂红云没有多想,就叫人赶紧给袁鹰抽血。袁鹰和韦洁同时躺在对面床上,韦洁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血型和自己最不喜欢的人一样。袁鹰问韦洁自己今天为病人输血,像不像一个党员。
    第11集
    天边,乌云压上来,暴风雪要来了。抢险的战士们又累又饿,加上缺氧,已经倒下好几个人。邵卫东鼓动战士们加油,在暴风雪到来之前打通道路。韦铁也亲自上阵了。道路打通了,吕强晕倒了。 抢险的战士和韦铁回到了边防连。吕强病情严重,昏迷不醒,韦铁让文凯、方扬和张保国送他回军区医院。他们连夜赶路,吕强生命垂危。 边防连,大家开会帮助丁浩天,韦铁要求严肃处理丁浩天。邵卫东问丁浩天为什么不准备战备粮,丁浩天不解释。邵卫东为丁浩天求情,说丁浩天是一个难得的人才。韦铁把邵卫东熊了一顿,说保卫祖国边防靠的是战士,而不是秀才。韦铁从此不喜欢丁浩天。 丁浩天来到老蔫的坟上,向老蔫诉说。邵卫东寻找过来,他叫丁浩天振作起来。 医院,袁鹰精心护理吕强,她把丁浩天送的雪莲给吕强吃了,两个人的感情得到进一步发展,但是他们都是战士,不敢公开的恋爱。袁鹰把自己写的第二份入党申请书拿给吕强看,请吕强提意见。吕强惦记着下山,他把希望寄托在袁鹰身上,不断的打听韦铁的情况,试探袁鹰的口风。 韦铁来医院看望吕强,他叫韦洁为吕强写一个节目,表扬边防战士这种为国献身的精神。韦铁看出袁鹰和吕强关系不一般,询问吕强,吕强说他们仅仅是同学关系。韦铁警告吕强和袁鹰要遵守条令。韦铁其实是心里喜欢上吕强,有心栽培吕强了。 吕强成为抢险英雄登上报纸,还到处作报告。袁鹰在台下看着台上吕强的英雄形象,心里充满骄傲。
    第12集
    吕强的出现让韦铁觉得应该在新兵里发展一批优秀分子入党,政治处把通知下发到各个单位。袁鹰、吕强都很兴奋,更加努力工作。韦洁也想入党,积极表现,也不象平时那样盛气凌人了。韦洁还拿吕强的事造势,为吕强写稿子、编节目,跑前跑后。阿依古丽和柳荫看穿韦洁的动机,到处帮助袁鹰游说、做工作。韦洁知道了,和阿依古丽、柳荫反目,回家请桂红云帮忙拉票。韦铁知道了,把韦洁狠狠地熊一顿,桂红云袒护韦洁。 边防连通过了吕强入党,方扬为丁浩天打抱不平,暗示袁鹰吕强逃兵的事,袁鹰没听出来。吕强害怕方扬把事情挑明,小恩小惠的收买方扬。袁鹰不了解真相,帮助吕强和方扬和好。 医院党支部投票的结果出来了,还是袁鹰的票最多,韦洁的票最少。韦洁觉得没有面子,回家大哭一场。韦铁教韦洁做人的道理,叫她向袁鹰学习。韦洁不服气,揭发袁鹰和吕强谈恋爱,这件事惊动了整个军分区。 袁鹰很害怕,不敢去找吕强商量,偷偷给丁浩天打电话,丁浩天要袁鹰赶紧和吕强断了,袁鹰不愿意听,把电话挂了。丁浩天着急连夜写信给袁鹰。他绕着弯子表达自己对袁鹰的心意,但是看起来都是教育帮助袁鹰的话。 这段日子里,袁鹰整天提心吊胆。阿依古丽和柳荫责怪韦洁报复,在宿舍里闹得韦洁不得安宁,韦洁只好回家住。但是韦铁平时是不许韦洁住在家里的,桂红云只好瞒着韦铁,让韦洁晚上偷偷的回家。但还是被韦铁发现了,把她赶回宿舍。 文凯代表政治处找吕强谈话,吕强一口否认了谈恋爱的事。文凯又找到阿依古丽和柳荫谈话,两个人都说袁鹰没有谈恋爱。袁鹰装作生病不敢去医院上班了。韦铁以为袁鹰真的生病了,带着桂红云来给袁鹰看病。袁鹰怕被查出是装病,更害怕了。
    第13集
    桂红云没有查出袁鹰是装病,说袁鹰是献血以后没有好好休息,身体太弱了,给她开了三天假。韦铁亲自买了营养品送来。文凯也没有找袁鹰谈话。袁鹰自己向韦铁坦白了和吕强的关系。 方扬带来军区要处理丁浩天的消息,袁鹰和方扬找到韦洁,请求韦洁向他父亲求情,免予丁浩天的处分。韦洁不愿意帮袁鹰,但想帮丁浩天。韦洁回家替丁浩天求情,韦铁痛恨这种说情,把袁鹰、韦洁狠狠批评一顿,并且要加重了对丁浩天的处罚。韦洁和袁鹰后悔不已。 晚上,袁鹰和韦洁都在宿舍里给丁浩天写信,两个人还商量着写什么内容。韦洁看了袁鹰给丁浩天的信,但是不肯把自己的信给袁鹰看。这是袁鹰当兵以来两个女孩的第一次亲密合作。 军区的命令下来了,吕强立了功,而丁浩天则背了一个处分。丁浩天心里难过,来到老蔫坟上。当他想起做饭的时间,匆匆赶回驻地的时候,大胡子已经帮他做好了饭。大胡子给丁浩天端来一碗面汤,丁浩天的眼泪落在汤里。 韦铁召见了吕强,他勉励吕强好好学习,积极进步,争取早日入党。为保卫边防建功立业。吕强受到很大鼓舞。 吕强病好了,要回边防连了,他来向袁鹰辞行。吕强回到边防连,受到英雄一样的欢迎。丁浩天沉默着。 袁鹰托吕强给丁浩天带去一罐头盒子蒜苗,鼓励他跌倒了,爬起来,向前赶。丁浩天受到启发,在罐头盒里培植蒜苗,在高原上能看着绿油油的蒜苗,战士们都很兴奋,都精心呵护着,丁浩天的脸上出现笑容了。 袁鹰、吕强终于入党了。韦铁打电话向袁有生和翠莲报喜。文凯送来一封感谢信,感谢边防连送干粮给他们,让他们安全到家。韦铁叫通报表扬边防连。
    第14集
    因为去年上山巡诊很多人不能抵抗高原反应,上不了哨所,韦铁耿耿于怀,他一再的说,如果战争突然来临,医院拉不上去怎么办? 院长压力很大,开了几次会,提出在大雪封山前让医疗队上山为每一个边防战士做一次体检,同时进行高原训练,加强医护人员的战斗力。 医疗队要上山了,医院忙着做各项准备工作,业余宣传队也忙着排练节目。袁鹰参加排练歌颂吕强的三句半《新战士吕强》,她在演这个节目的时候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韦洁因为帮助丁浩天没成反而添了乱,有心补偿,就在仓库里寻找被封存的诗集,想带给丁浩天,管理员叮嘱韦洁不要动贴着封条的书,这些书都是毒草。韦洁趁管理员不注意,偷了几本书,还偷偷的给丁浩天写了一封信,放进书里。 桂红云身体已经不适应上高原了,院长叫她在医院留守。她不放心韦洁,想请袁鹰一路多照顾韦洁,她说看见袁鹰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她得知袁鹰比韦洁大一岁,就让韦洁认袁鹰为姐姐。 医疗队要出发了,桂红云还是背着背包来了,她不放心那群女孩子。 为了欢迎医疗队,尤其是得知袁鹰也来,边防连的战士们都高兴疯了,他们拿出最好的东西,还商量着给袁鹰表演一个节目,这个任务落在了丁浩天的身上。丁浩天倾注全部感情,给袁鹰写了一首《鹰之歌》,贴在墙上,战士们都学着背诵,晚上连觉都不睡了。 吕强从《鹰之歌》里感觉到丁浩天还暗恋着袁鹰,很不高兴,告诉丁浩天自己已经和袁鹰确定了恋爱关系,叫丁浩天不要插一脚。为了发泄心里的怨气,吕强剪了丁浩天培植的蒜苗。蒜苗都萎了,张保国认为是丁浩天没尽到责任。
    第15集
    医疗队终于来到边防连,边防连像过年一样热闹。医疗队的女孩们为战士们体检,还给他们洗衣缝被。战士们集体表演了他们的诗朗诵《鹰之歌》,韦洁看见战士们那样喜欢袁鹰,又羡慕又嫉妒。宣传队员们也表演了节目。他们克服了缺氧带来的痛苦,努力坚持,晕倒了好几个人,他们苏醒过来继续上台。战士们感动得都不让他们再演。 丁浩天问袁鹰吃了雪莲以后身体好些没有,袁鹰说让吕强吃了。丁浩天气坏了,揪住吕强,叫他赔一朵雪莲。吕强往地上吐一口,说还你。丁浩天要打吕强,被袁鹰拦住。丁浩天生气,不搭理袁鹰。 丁浩天跑到老蔫的墓前坐着,袁鹰追来了。丁浩天流泪了,说要不是为了那一朵雪莲,他就不会关禁闭,老蔫就不会死。袁鹰呆住了。 桂红云高原反应严重,袁鹰和韦洁轮流照顾她。韦洁拿出那包书准备送给丁浩天,出门的时候遇到桂红云,她不敢让母亲看见,就让袁鹰去送。袁鹰把书送给丁浩天,丁浩天把书放在桌上,吕强和刘大昭把书换了。 韦洁一直没有收到丁浩天的回音,心里犯嘀咕,几次找丁浩天试探,丁浩天懵懵懂懂,所答非所问。当韦洁知道了丁浩天拿到的是一包毛选,震惊了,她怀疑袁鹰做手脚了,和袁鹰闹,袁鹰委屈死了。 韦铁在军报上看见《鹰之歌》,问文凯作者是哪个单位的。文凯说是边防连那个受处分的炊事员,也就是去年牧民写信表扬的兵。战士们看见军报上的《鹰之歌》,他们为丁浩天高兴,更为袁鹰骄傲。军区来了命令,丁浩天去政治部宣传处帮助搞新闻报道,过几天准备跟医疗队一起下山。 韦洁高兴坏了,话里话外的向丁浩天表示好感。丁浩天心里装的是袁鹰,就假装糊涂。丁浩天开始回避韦洁,韦洁感到失落。
    第16集
    丁浩天不舍得离开边防连,吕强找到邵卫东,要求让自己去宣传处,遭到批评。吕强受到沉重打击,更坚定了离开边防连的决心,他叫袁鹰和韦铁说说,把自己调回军区,袁鹰不同意,鼓励吕强在山上建功立业。 吕强把丁浩天的那包书交给张保国,说丁浩天看的都是毒草,问题很严重,这样的人是不能去政治部宣传处的。大胡子追问书的事了,刘大昭说出实情。大胡子不想把袁鹰牵扯进去。让吕强把书悄悄还给袁鹰,吕强把书留下了。 韦洁没有找到书和信,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她看丁浩天老是和袁鹰在一起,就越发认定袁鹰和丁浩天好,把书和信藏起来了。 吕强带袁鹰出去骑马,韦洁就叫丁浩天也带自己出去骑马,丁浩天不去,韦洁生气,自己去了。马惊了,把韦洁摔下来。韦洁向母亲告状说是袁鹰惊了她的马。桂红云很不高兴。袁鹰也不解释。吕强得知这个盛气凌人的女兵是韦铁的女儿。战士们看在眼里,都愤愤不平。 丁浩天和袁鹰来到老蔫的坟上告别,丁浩天回忆起老蔫的种种好处,眼泪落在雪地里。韦洁看见袁鹰和丁浩天在一起,她想不通为什么吕强、丁浩天和边防连的战士们都喜欢着袁鹰。韦洁拦住丁浩天问袁鹰有什么好,丁浩天抬头看见天上一只鹰在盘旋,说袁鹰就是一只鹰,坚强勇敢,守卫在昆仑山。韦洁逼迫丁浩天说她也是一只鹰。丁浩天就是不说。韦洁气得抓起丁浩天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 刘大昭说出吕强气老蔫,老蔫砍伤自己的腿的事,丁浩天气疯了,到处找吕强算账,吕强躲起来了。 下山的路上,丁浩天郁郁寡欢,韦洁也一句话也不说,眼泪悄悄的溢出眼眶。
    第17集
    快到春节了,袁鹰和女孩子们开始忙着贴春联,给山上的战士做慰问品,丁浩天因为字好,被拉了去写春联。韦洁小心的回避着丁浩天,袁鹰和阿依古丽却主动丁浩天打下手。袁鹰采了很多树叶,一片一片贴在纸上,每张纸上写着边防连一个战士的名字。她让丁浩天抄写很多歇后语、谜语,她都折成一个一个小鸽子。这是她送给边防连战士们的礼物。丁浩天亲手做了一个红心送给袁鹰,阿依古丽看着喜欢,袁鹰送给她。袁鹰照着红心的模样做了一个写上吕强的名字,准备送给吕强,丁浩天见了心里失落。他知道袁鹰爱的人是吕强。 韦洁默默地看着袁鹰和丁浩天一起干活,心里憋着一股气。 桂红云这几天心里也不顺,每逢过年过节,她心里都会惦记着送出去的女儿。韦铁看出她的心思,想告诉她袁鹰就在身边,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咽回去了。韦铁收到边防连战士来信,反映说韦洁骄横跋扈,自己惊了马责怪别人,回来问韦洁,韦洁不敢隐瞒,承认了。韦铁把桂红云和韦洁都狠狠批评一顿,叫她们向袁鹰赔礼道歉。韦铁打电话去边防连,向全体官兵检讨自己对孩子管教不严。 桂红云知道错怪了袁鹰,心里过不去了。又看见韦洁整天闷闷不乐,有心让她和袁鹰缓和关系,叫韦洁把袁鹰接来家吃顿饭,韦铁把她的提议否定了,还批评桂红云是拉帮结派,结党营私。
    第18集
    过年那天,袁鹰和桂红云值班,韦铁说要下部队慰问,走了。韦洁不愿意一个人在家,来医院陪母亲。袁鹰看见韦洁和桂红云在一起快乐的样子,突然想家了,自己一个人悄悄地抹眼泪了。 文凯打来电话,叫袁鹰到政治部出诊。袁鹰背着药箱去了。没想到是韦铁在那里。韦铁在办公室准备了很多吃的东西,要和袁鹰两个人过年。韦铁让袁鹰给爸爸妈妈打电话,自己回避出去了。袁鹰却把电话打到了山上。战士们都抢着来和袁鹰说话。 韦铁带着袁鹰在办公室外堆了一大一小两个大雪人,说大的是自己,小的是袁鹰,两个人开心的不时哈哈大笑。袁鹰在两个雪人中间又堆了一个小雪人,说两个大的是爸爸妈妈,小的是自己。韦铁心里失落了。 桂红云见袁鹰一去不回,不放心,叫韦洁去看看。韦洁来了,见到韦铁和袁鹰那样亲热,回去告诉给桂红云,桂红云联想到韦铁对袁鹰的一系列反常行为,心里生疑,回家和韦铁斗气。 大雪封山已经六个月了,战士们寂寞孤独,也更加想家。刘大昭天天跑到路上等车,吕强思念着袁鹰,情绪更坏,愈发想下山。吕强拆开韦洁给丁浩天的信,决定走韦洁的门路,通过她接近韦铁,他写信请韦洁,请她指点自己写的诗。吕强找出韦洁送给丁浩天的诗集,把上面的诗摘抄给韦洁。 因为寂寞,战士们都心情浮躁。吕强和战士们闹别扭,邵卫东组织大家学习《为人民服务》。吕强主动检讨自己。邵卫东叫吕强想办法让大家有事可做,吕强提出一边学毛著一边学文化的主意。吕强担当了这个任务。 韦铁来边防连视察了。韦铁对边防连组织战士一边学毛著一边学文化的做法很满意,要求在全军区推广。吕强又一次成为军区的先进人物。 吕强、袁鹰、韦洁都提干了。袁鹰马上写信给吕强,他们可以公开的谈恋爱了。袁鹰的心里阳光灿烂,写信给吕强。
    第19集
    吕强没有给袁鹰回信。吕强搭车在往山下来。在韦铁的推荐下,吕强到军区集训队学习了。吕强回到军区就去找韦洁,以探讨诗歌为由向韦洁进攻。吕强做了两个筛子,一个是爱情,一个是前途。爱情是袁鹰,前途是韦洁。抓来抓去,抓到的都是爱情。吕强思考再三,为了前途,他还是选择了韦洁。 丁浩天洞悉了吕强的意图,为袁鹰抱不平,警告吕强不许对袁鹰三心二意,做出对不起袁鹰的事来。吕强回避着袁鹰,他对袁鹰说,来集训队学习不容易,自己要抓紧时间学习。 毛泽东主席去世了,哨所降下半旗,战士们佩戴黑纱、白花在毛泽东主席遗像前默哀。哀乐在雪域高原上低徊。 为了防备万一,边界上加强备战了,军区充满了战争的紧张气氛。丁浩天要求回边防连去,引起很大的震动,政治部号召机关干部战士向他学习,化悲痛为力量,到边防第一线去,为保卫祖国的安宁贡献青春。在韦铁的建议下,丁浩天入党、提干了。 袁鹰问吕强怎么办,吕强说服从组织安排。吕强征求韦洁的意见,韦洁让他回山上去建功立业。吕强正式向韦洁表达爱意,韦洁很感动,接受了他。而袁鹰还一直蒙在鼓里。
    第20集
    丁浩天要上山了,他不放心袁鹰,要把袁鹰的事安排好。他找到韦洁,告诉她吕强有女朋友,要韦洁退出。韦洁反问袁鹰能喜欢吕强,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喜欢吕强?她想和谁好就要和谁好。丁浩天想把这件事告诉袁鹰,但是他又不忍心看到袁鹰痛苦。 袁鹰、方扬为丁浩天饯行,吕强没有来,袁鹰闷闷不乐。方扬想说出吕强和韦洁的关系,被丁浩天制止。吕强赶到,袁鹰异常高兴,她们为自己壮行。方扬旁敲侧击的敲打吕强,袁鹰以为他们又是和以前一样搞小摩擦。没当一回事。方扬警告丁浩天优柔寡断,什么事都放在心里,最后会吃亏的。丁浩天说只要袁鹰高兴,他什么都愿意做。 韦铁要留一个集训班学员在军区,他向袁鹰了解和吕强的关系,袁鹰支支吾吾。韦铁有心成全他们俩,把吕强留在军区了。 韦洁想公开和吕强的关系,常常在母亲面前夸奖吕强。桂红云看出韦洁的心事,自己也喜欢吕强,就不断的在韦铁面前说吕强好话。韦铁也表示吕强不错。桂红云和韦洁知道韦铁的态度很高兴,张罗着请吕强来家吃饭,确定关系。 韦洁带吕强来家见父母,韦铁这才知道弄错了。他叫韦洁放弃吕强,韦洁不同意,在桂红云面前哭,桂红云就和韦铁吵,韦铁说出吕强和袁鹰的关系,桂红云指责韦铁向着别人的孩子,而不关心自己的女儿。 桂红云一心促成吕强和韦洁的婚事,常常叫吕强来家玩,做好东西给吕强吃,韦铁遇上了,就拿出司令员的手段强行命令,但是桂红云和韦洁不买账,家里闹得鸡犬不宁,韦铁有苦说不出。
    第21集
    丁浩天和上山的车队出发了,袁鹰来送行,她没看到吕强。方扬说吕强肯定又当了逃兵。在袁鹰的一再追问下,方扬说出了当年吕强当逃兵的事。袁鹰震惊了,她不敢相信。 阿依古丽也来给丁浩天送行,她叫丁浩天给自己写信, 袁鹰来找吕强,吕强去小树林和韦洁约会了。袁鹰就坐在门口傻傻的等。袁鹰知道吕强真的当逃兵了,伤心的哭了,她对吕强的期望太大了。袁鹰叫吕强主动请缨回边防连,建功立业,还拿分手来威胁。吕强嘴上答应了。 一连几天,袁鹰天天来追问吕强提没提出申请,吕强躲着袁鹰。袁鹰遇到吕强和韦洁在一起,就叫韦洁帮助自己说服吕强。袁鹰还不知道吕强已经和韦洁恋爱了。吕强害怕袁鹰老是纠缠这件事,让别人知道影响前途,就写了一份报告给袁鹰看,但是他并没有交上去。袁鹰以为吕强改正了,原谅了他。 袁有生和翠莲知道边界上紧张了,为袁鹰担心,翠莲来电话了解情况,被桂红云接到电话。她告诉翠莲军人的天职就是献身国家,既然当上兵,就不要怕牺牲。 桂红云在韦铁面前数落袁鹰的母亲当年开后门当兵,如今国家有事了,是不是又来找韦铁要撤下女儿了。韦铁并不解释,背着桂红云给袁有生打电话,被韦洁听到了告诉母亲。桂红云对袁鹰的身份产生怀疑,她追问韦铁,韦铁不说。
    第22集
    桂红云突然想起袁鹰献血的事,为了进一步确定自己的疑惑,她找借口采了袁鹰的血,袁鹰确实是RH血型,和韦洁的血型一样。桂红云怀疑袁鹰就是她日思夜想的女儿了。 桂红云发疯一样跑到女兵宿舍,袁鹰下部队去了,桂红云就翻袁鹰的东西,想找到蛛丝马迹。韦铁没办法,只得告诉桂红云袁鹰就是他们送给袁有生的女儿。原来,在昆仑山的一次战斗中,袁有生为救韦铁受伤,失去了生育能力。韦铁一命换一命,不顾桂红云的反对,把刚出生的女儿送给了袁有生。 韦铁要求桂红云保守这个秘密,更不能和袁鹰相认。桂红云又惊又喜又愧,她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就在身边,而自己却一直亏欠着她。 袁鹰下部队回来,桂红云看见袁鹰,心情复杂,她老是找借口去看望袁鹰,给袁鹰送好吃的东西,可是袁鹰害怕她,老是拿她当首长,毕恭毕敬,敬而远之。桂红云有女不能认,回家在韦铁面前哭泣。韦洁感觉到母亲的异常,但是韦铁和桂红云不敢让她知道。 韦铁要上山备战了,他担心自己回不来,就把袁鹰叫回家来,要袁鹰和韦洁姐妹相处,好好照顾桂红云。母女相对,恍如陌路,桂红云努力压抑内心的痛苦,偷偷的流泪。韦铁见了就熊她说革命流血不流泪。 吕强跟随韦铁上山了。袁鹰和韦洁都来给他送行。韦洁思念吕强,向袁鹰询问爱情是什么。袁鹰问韦洁爱上谁了,韦洁不说。
    第23集
    军区得到报告山上发生泥石流,正在组织抢救。袁鹰担心吕强,在指挥部门外等候消息。袁鹰盼望吕强的来信,她没等到自己的信,倒是等到吕强给韦洁的信。袁鹰知道了韦洁和吕强的关系,痛心疾首。方扬来了。袁鹰告诉方扬吕强已经不是以前的吕强了。 桂红云心里觉得对不起袁鹰,回家叫韦洁放弃吕强,韦洁不肯,并且骂袁鹰是野丫头。桂红云心里很难过,她想起生袁鹰时候以及袁鹰被韦铁抱走的情景,再也忍不住了,跑去找袁鹰,但袁鹰已经上山了。 袁鹰来到山上,照样受到官兵们的欢迎。吕强在圣女峰哨所搞试点,邵卫东转业了,袁鹰和战士们念念不舍的送走了邵卫东。张保国当了连长,丁浩天是排长了。 边界对面哨所突然送来通牒,说一群牦牛越过边界,要求和最高长官会谈。韦铁得到报告往圣女峰哨所赶来。韦铁的车被堵在路上。吕强回边防连找援兵,掉进雪洞里。 丁浩天打电话到哨所,得知司令员还没到,他担心路上有事,要去寻找,袁鹰一定要跟着去。袁鹰和丁浩天在路上遇到韦铁,得知吕强已经回边防连搬兵,而他们没遇到,估计是出了事。丁浩天安排战士打通道路,自己和袁鹰去寻找吕强。 袁鹰和丁浩天一路寻找过来。袁鹰摔了一跤,脚部骨折,但她没吭声,咬牙坚持着。袁鹰、丁浩天在雪洞里找到吕强。丁浩天背着吕强来到车上。吕强的脚冻坏了,已经没有知觉,不及时救治就可能彻底坏死。袁鹰把吕强的脚抱着怀里捂着,丁浩天见了心里很难过。 夜里回到边防连,袁鹰不肯下车,在车上睡了一夜,战士们怕她冻坏了,抱来自己的被子,盖住汽车。第二天早晨袁鹰才告诉韦铁自己的脚受伤了。韦铁派车把袁鹰和吕强一起送下山。
    第24集
    桂红云知道袁鹰在山上受伤了,再也忍不住了,她请求院长让自己山上救护袁鹰下山。院长不同意,说风雪太大,路上不好走,但是桂红云担心耽误了救治,会导致袁鹰伤残。 桂红云坐车上山了,路上遇到雪崩,桂红云为了救车上的人,受了重伤,被直接送到军区总院,而袁鹰被送回家了,两个人失之交臂。 韦铁得到桂红云受重伤的消息,急忙往山下赶。他的心里充满了对桂红云的欠疚。 火车上,袁鹰听到文革结束的消息,中国进入一个新时代。回到家,母亲翠莲动员袁鹰转业回来考大学,说国家将会进入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的新时期,地方将需要大量的人才。袁鹰不舍得离开部队,心里惦记着山上的战士们。 桂红云的病情加重了,她责怪韦铁没有给自己尽一个母亲的责任,哪怕是表示一点点心意的机会都没给。韦铁后悔了,打电话给袁有生,让袁鹰回来见桂红云一面。袁有生告诉袁鹰她的身世。袁鹰赶紧往部队赶。 袁鹰赶回军区,赶到医院,桂红云已经去世。袁鹰来到桂红云的墓前,她遇到了韦洁和吕强。韦洁恨死袁鹰了,说母亲是因为袁鹰才死的,袁鹰就是杀死母亲的凶杀,她永远不会认袁鹰是姐姐。 袁鹰一个人来到桂红云的办公室门口,回想起和桂红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里更加难受。在母亲墓前痛哭一场。
    第25集
    吕强知道袁鹰也是韦铁的女儿,他犹豫了,他的心里还是爱着袁鹰的。他主动找到袁鹰,请求袁鹰的原谅。但是袁鹰不能原谅他。 韦洁感觉到吕强对自己的疏远,担心吕强变卦,提出和吕强结婚。韦洁带吕强回家见父亲,韦铁坚决反对,他命令吕强离开韦洁。韦铁告诉吕强袁鹰脚受伤的事,吕强百感交集。吕强要和韦洁分手,韦洁不同意,反而提出和吕强马上结婚,韦铁陷入了两难境地。 韦铁想和袁鹰相认,然而袁鹰却躲着他。袁鹰不能原谅韦铁一直隐瞒着自己的身世,致使和生身母亲未能相认。 韦洁假装生病,不吃不喝,逼迫韦铁同意让自己和吕强结婚。袁鹰知道韦洁是假装的,仍默默地照顾着韦洁。韦洁装不下去了,跑到吕强的宿舍。吕强只好睡办公室了。 韦洁打了结婚报告,韦铁发火了,但是他很无奈,他改变不了韦洁。吕强来见韦铁,请求他的原谅。韦铁打了吕强,告诉吕强不许登韦家的门。
    第26集
    韦铁来找袁鹰,告诉她韦洁要和吕强结婚的消息。韦铁面对袁鹰,心里很难过。吕强也来到医院,但是他没有勇气见袁鹰。袁鹰想回避眼前的这些事,恰巧边防连的医生回家探亲,袁鹰请求上边防连代职。 吕强和韦洁结婚那天,韦铁没去,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家里喝闷酒。他看着桂红云的遗像流了眼泪。文凯知道韦铁的心情,来看望韦铁,韦铁向他倾诉了心里的痛苦,他说自己能统帅千军万马,却不能领导两个女儿。 丁浩天指责吕强伤害了袁鹰,大闹了婚礼,吕强和韦洁也发生冲突,韦洁冒着大雨跑回家,但是韦铁坚决不让她进家门。丁浩天喝醉了,和方扬在雨中拉拉扯扯,说出了一直埋藏在心里的话。 袁鹰来到边防连,战士们以最隆重的仪式欢迎她。 吕强虽然和韦洁结了婚,但一直得不到韦铁的承认,他想办法叫韦洁回家,和父亲缓和关系。
    第27集
    韦洁和吕强过得并不幸福,吕强自从知道袁鹰也是韦铁的女儿以后,后悔自己弄巧成拙了,韦铁虽然断了他的念想,但是他不甘心,一再的动员韦洁回家,和父亲和好。吕强自己也跑回家,但是韦铁不让他进门。韦洁不能不怀疑吕强的动机了,她问吕强是和自己结婚还是和司令员结婚。吕强不敢得罪韦洁,但是明显的没有以前好了,两个人常常为一点小事拌嘴。 韦铁虽然在生韦洁的气,但是心里还是放不下她,时常借口去医院看望韦洁。韦洁受了委屈不敢对韦铁说。 韦铁把吕强派回边防连当副连长,吕强心里不愿意,但不得不服从命令,他带着一肚子的不满回到边防连。 丁浩天一如既往的照顾袁鹰,袁鹰告诉他地方已经恢复高考了。国家将开始四个现代化建设,军队现代化建设已经是必然的趋势。两人约定一起去考军校。丁浩天背出那新兵连分手时写给袁鹰的首诗,袁鹰愕然,她明白是这么一回事了。 吕强回到边防连,和山下的韦洁闹矛盾,韦洁不放心,来到边防连。吕强指责韦铁把自己放逐回昆仑山是为了报复自己,韦洁为父亲辩解,两个人矛盾激化。 吕强和韦洁又一次争吵,吕强动手打了韦洁,导致韦洁流产。袁鹰把韦洁送到三十里营房医院急救,袁鹰为韦洁失去孩子难过。
    第28集
    韦铁心里也很自责,他把韦洁接回家。韦铁想乘这个机会拉近袁鹰和韦洁的关系,他叫袁鹰回家,袁鹰不回,她还记恨韦铁。韦铁叫袁鹰记住,袁有生和翠莲也是她的父亲母亲。 韦铁说服韦洁和姐姐相认,韦洁也不表态。韦铁无可奈何。韦洁嘴上很硬,但是心里已经认了袁鹰,她为《鹰之歌》谱上曲,交给柳荫。 恢复高考了,袁鹰、方扬、丁浩天来军区文化补习班了,吕强和韦洁也来了。吕强和方扬、丁浩天住进一间宿舍,韦洁和袁鹰住进一间宿舍,几个人都挺尴尬的。韦洁基础差,学习跟不上,袁鹰暗地里帮着她。 吕强找丁浩天谈话,叫他不要再包藏自己,公开向袁鹰求婚。只有丁浩天和袁鹰结婚了,韦铁才能原谅自己和韦洁,他和韦洁也才能安心的过日子。丁浩天说原来你还是为了你自己。 方扬也鼓励丁浩天向袁鹰求婚,叫他不要一错再错。丁浩天鼓起勇气,来见袁鹰,但是他还是不敢说。他只写了五个字给袁鹰:爱你一辈子。 阿依古丽要转业,韦洁告诉她丁浩天喜欢着袁鹰。一直喜欢着丁浩天的阿依古丽受不了打击,跑出去了。大家到处找阿依古丽没找到。吕强发火了,用凳子砸韦洁,袁鹰冲过来阻拦,凳子砸在袁鹰的头上。 袁鹰被送到医院,韦洁吓坏了,告诉了父亲。韦铁来医院看望袁鹰,袁鹰看见父亲,哭了。 吕强在饭店喝闷酒,醉了。袁鹰把吕强送回家,不省人事的吕强口口声声喊着袁鹰的名字。韦洁知道至今吕强心里爱着的仍然是袁鹰。韦洁很茫然,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她跑到母亲的墓前向母亲哭诉。韦洁和吕强摊牌了,决定离开吕强回家。整理东西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给丁浩天的那一包书和信,知道都是吕强做的手脚了,这时真正看清了吕强的为人,意识到真正受到伤害的是袁鹰。韦洁心灰意冷,提出和吕强离婚。 高考结束,丁浩天要回边防连了,张保国文化程度低,不适应部队确定转业,丁浩天被任命圣女峰代连长,他搭方扬的车上山了。袁鹰知道消息赶来为丁浩天送行,车队已经没影了。
    第29集
    韦洁闹离婚的事让韦铁感到丢脸,他经不住一再的打击,病倒了。袁鹰来家伺候韦铁,但是袁鹰就是不叫他爸爸。 袁鹰考上大学了,她来到韦铁家,她说想当一个医生,她要学成以后还回到昆仑山,像母亲一样为战士们服务。袁鹰请求韦铁原谅吕强,接纳吕强,让韦洁和吕强回家住,她第一次喊了韦铁爸爸,韦铁激动得老泪纵横,说爸爸妈妈想你二十年。韦铁见姐妹也相认了,高兴得一下子从病床上坐起来,他的病也好了。 袁鹰要在上大学前再最后一次上山巡诊。她跟着医疗队上边防连了。丁浩天告诉袁鹰自己也收到了军政大学指挥系的入学通知书。丁浩天再一次向袁鹰表示要等她一辈子。 袁鹰和丁浩天用石頭在山坡上砌成六个大字:“祖国在我心中”。 夜里,大雪飞扬。那是一场多年未遇的大雪。军区接到地方政府的求救,韦铁给各部队下命令,全力以赴抢险救灾,一切为了人民! 丁浩天接到命令,带领一部分边防连战士参加抢险救灾去了,袁鹰、方扬都去了。 大雪堵住了山口,丁浩天、吕强带领战士打通道路,掩护着群众往外撤。被堵在山里的牧民被就出来了,然而袁鹰等人被雪崩埋在雪里。 战士们把袁鹰救了出来,袁鹰被冻坏了,丁浩天和方扬把袁鹰往回送。雪太大,汽车被堵在路上,油箱被冻坏了,战士们冒着雪,推着载着袁鹰的军车往山下走。 韦铁带着韦洁往山上赶着,那漫天的飞雪又把他拉回二十年前的岁月,他抱着才出生的女儿奔向回车站,他把女儿交给袁有生,一命还一命。 袁鹰在昏迷中见到母亲桂红云,她扑进桂红云的怀抱。 袁鹰永远的留在了昆仑山上。与此同时,吕强一个人默默地登上火车,离开了昆仑山。 袁有生和翠莲赶到哨所,韦洁哭倒在袁鹰的墓前。韦铁亲手为袁鹰竖起了墓碑。韦铁说:几十年来,我们边防战士不怕艰苦,不怕牺牲,前赴后继,奋勇向前,因为我们心中装着祖国,装着人民,我们的一切都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 哨所,韦铁下令升旗,丁浩天将五星红旗升起来。蓝天白雪之间,五星红旗格外的鲜艳。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