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6 10:12:40

达希尔·哈米特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全名是塞缪尔·达希尔·哈米特,美国侦探小说家。生于马里兰州圣玛丽镇。引领"美国革命"的巨匠,硬汉派小说鼻祖,"黑色电影"的创始人。曾当过一段时间的侦探,为他以后的创作提供了素材来源。从20年代初起,他接连创作了5部侦探小说,其中的三部,如《马耳他之鹰》《玻璃钥匙》和《瘦子》都拍成了电影。而《瘦子》又为后来的侦探故事片《大侦探聂克》提供了故事情节。1931年,他与派拉蒙影片公司签订合同,先后创作了《十字街头》《守望莱茵河》等电影剧本,其中后者还获得该年最佳电影剧本金像奖的提名。最后因政治原因而掇笔,于1961年1月10日去世。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达希尔·哈米特

  • 外文名称

    Dashiell Hammett

  • 出生日期

    1894年5月27日

  • 逝世日期

    1961年1月10日

  • 职业

    作家

  • 出生地

    马里兰州圣玛丽镇

  • 代表作品

    《马耳他黑鹰》《玻璃钥匙》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作者:梅绍武)达希尔·哈米特1894年出生于马里兰州圣·玛丽镇一个种植烟草的农马耳他黑鹰马耳他黑鹰户人家。他13岁即辍学走向社会谋生,当过报童、码头装卸工、机关勤杂人员和证券公司小职员。1915年起他担任平克顿侦探社私人侦探八年,为后来创作侦探小说提供了广泛的素材。1922年起他先为《黑面具》杂志写些短篇小说,嗣后陆续写出《血腥的收获》(1929)、《戴恩家的祸祟》(1929)、《马耳他黑鹰》(1930)、《玻璃钥匙》(1931)和《瘦子》(1933)五部长篇小说,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美国光怪陆离的社会面貌,同时也刻画了美国人某种强悍的"硬汉子"性格,塑造了一种新型的美国民间英雄人物,堪与海明威小说中的硬汉相比。1930年他被派拉蒙影片公司聘为编剧人员,由于他的小说多次被改编成电影,遂使他遐迩闻名。

《瘦子》出版后,由于全书情节跌宕起伏,扑朔迷离,扣人心弦,深受读者欢迎,屡次再版。米高梅电影公司于该书出版半年后即买下电影拍摄权,当年便拍竣放映,轰动一时,使书中那对机智勇敢、对话风趣的侦探夫妇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电影公司于1934年至1947年又续拍了五部以尼克和诺拉为主人公的电影,仍由哈米特提供故事。

《瘦子》一书中插有一长段离题甚远的美国历史上一桩人吃人肉的轶事,有的评论家认为这是作者为增加篇幅而添加的败笔,殊不知这正是哈米特以此来讽喻当时美国社会上尔虞我诈和弱肉强食的不良现象,可谓用心良苦,切中时弊。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哈米特曾因思想左倾而在50年代初成为麦卡锡主义受害者。1938年他曾当选为美国电影艺术家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的主要目的是为反法西斯事业筹款,特别是为了支援西班牙反佛朗哥的内战和中国英勇的抗日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哈米特于1942年参军,被派驻在阿留申群岛,在部队中编辑《阿达克岛报》,并经常给战士讲解战争局势,据退伍军人巴德·弗里曼1982年接受《芝加哥论坛杂志》编辑采访时说:"哈米特是个超人。他每周给我们讲两次有关中国的情况。我认为这真是太好了。就像进学校学习一样。他知识渊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哈米特对中国的这番情谊是值得我们感激并译介他的作品的。[1]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作品

血腥的收获》(1929)、《戴恩家的祸祟》(1929)、《马耳他黑鹰》(1930)、《玻璃钥匙》(1931)和《瘦子》(1933)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评价

(作者:一翎)达希尔·哈米特是"硬汉侦探小说"的创始人和代表作家之一。他本人曾当过私人侦探,所以对于社会的各个方面,尤其是警方与罪犯之间的斗争,对于犯罪分子的心理及作案手段,对于警方的侦破策略等都有具体而细致的感性认识,积累了丰富的写作素材,因此他的小说有强烈的感染力。

戴恩家的祸祟》叙述经验丰富的探员从一件普通的钻石失窃案中发现疑窦,侦破一个连一个的命案。《血腥的收获》描写强悍的侦探凭着一身正气和过人本领,深入恶势力内部,设下离间妙计,并亲身投入实际战斗,摧毁犯罪组织。《马耳他黑鹰》的故事情节围绕着各派人物争夺一件无价之宝而展开,表现了私家侦探的智勇双全和全套"硬汉派"侦查本领;一九四一年由约翰·休斯顿拍摄的同名电影由著名硬汉亨弗雷·鲍嘉扮演主角斯佩德,获奥斯卡三项大奖,被认为是黑白片经典之作。《瘦子》以发明家魏南特的女秘书被杀开始,结束时三起杀人案水落石出;米高梅公司一九三四年所拍影片由著名影星威廉·鲍威尔和麦尔娜·洛伊饰男女主角,范·戴克执导。

侦探小说一般被认为只是供人们消磨时光的读物,侦探小说作家往往被归为通俗小说家。达希尔·哈米特的这几部小说当然也可供人们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但它们除了有一般侦探小说的共同点之外,还有一个十分突出的特点,那就是它们的故事贴近现实,作品的结构及叙述方式注重服从于写实要求而不落窠臼,突破了传统侦探小说的模式,反映了较广泛的社会生活。哈米特应该得到较高的评价。

为增强他的小说的现实性,哈米特在两个方面做了特别的努力。其一,人物的语言切合人物的身份和心态,尤其是大量下层社会犯罪分子的行话、盗贼的切口以及美国本地方言的运用,给读者立体感和真实感。例如,"我知道一个造假币者,他甩掉了他的老婆因为在他蹲大牢的时候她学会了抽烟"这样的句子,让读者觉得自己是在读一个完全不同于福尔摩斯探案的另一类粗犷的侦探故事;而一个以"别跟我来那套……什么层层铺垫、引向高潮之类,这一套都免了吧。我是个大老粗,不吃这一套──听了反而要肚肠发痒。"这种口气说话的私家侦探,一定不会是比利时大侦探波洛。其二(这一点更重要),哈米特通过他的小说制造了一种浓郁的氛围,把当时他所处的社会那种动荡和混乱生动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使人们读了他的故事之后强烈地感受到弥漫于整个社会的一种腐败气氛,并得出"这样的猪圈真是非打扫不可"的结论,从而由衷地钦佩故事的主人公──那些有勇有谋、出生入死的私家侦探。在这方面,《血腥的收获》是一个突出的典型。[2]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