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4:59:35

尧典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尧典是一个汉语词汇,读音为yao dian,记载了唐尧的功德、言行,是研究上古帝王唐尧的重要资料,是《尚书》篇目之一,本篇是记叙尧舜事迹的书,名叫《帝典》,举偏以概全,又称《尧典》。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尧典

  • 外文名称

    放勋

折叠 编辑本段 概述

尧和舜,相传是我国原始社会后期的著名首领。尧名放勋,属陶唐氏,又称唐尧。舜名重华,属有虞氏,又称虞舜。典是书名,《说文》解为五帝之书。本篇是记叙尧舜事迹的书,名叫《帝典》,举偏以概全,又称《尧典》。本篇开始有"曰若稽古"四字,这就表明它是后代史官所追记,成书的年代不可考了。本篇晚出《孔传》分"慎徽五典"以下为《舜典》,经前人考证,西汉伏生本原是一篇。按"慎徽五典"与上文"帝曰钦哉"文意紧密相承,不当割裂,应当依据伏生本。

本篇可分七大段。第一段颂扬尧的品德和功绩;第二段说明尧制定历法节令的情况;第三段说明尧选拔官吏的情况;第四段叙述尧提拔虞舜代替自己的经过,第五段叙述舜在摄政期间的功绩;第六段记叙舜任用百官的情况;第七段赞美舜毕生为国鞠躬尽瘁而死。本篇记录了尧舜二帝的重要政绩,是研究我国原始社会后期政治和思想的重要文献。

折叠 编辑本段 尧典原文

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将逊于位,让于虞舜,作《尧典》

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峻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

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寅宾出日,平秩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仲春。厥民析,鸟兽孳尾。申命羲叔,宅南交,曰明都。平秩南讹,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鸟兽希革。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饯纳日,平秩西成。宵中,星虚,以殷仲秋。厥民夷,鸟兽毛毨。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隩,鸟兽鹬毛。帝曰:"咨!汝羲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允厘百工,庶绩咸熙。"

帝曰:"畴咨若时登庸?"放齐曰:"胤子朱启明。"帝曰:"吁!嚚讼,可乎?"

帝曰:"畴咨若予采?"欢兜曰:"都!共工方鸠僝功。"帝曰:"吁!静言庸违,象恭滔天。"

帝曰:"咨!四岳,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佥曰:"於!鲧哉。"帝曰:"吁!咈哉,方命圮族。"岳曰:"异哉!试可,乃已。"帝曰,"往,钦哉!"九载,绩用弗成。

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巽朕位?"岳曰:"否德忝帝位。"曰:"明明扬侧陋。"师锡帝曰:"有鳏在下,曰虞舜。"帝曰:"俞,予闻,如何?"岳曰:"瞽子,父顽,母嚚,象傲;克谐以孝,烝烝乂,不格奸。"帝曰:"我其试哉!女于时,观厥刑于二女。"厘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帝曰:"钦哉!"

【题解】

尧,相传是我国原始社会后期著名的氏族首领,名叫放勋,属于陶唐氏,所以又称唐尧。"典",《说文》解释为"大册",是"五帝之书"。本篇是后代史官追叙尧事迹的史书,成书年代不可考,大约在周初秦汉之间。

《尧典》记叙的禅让帝位、公开议定百官以及用东西南北四方与春夏秋冬四时相配等,为研究我国原始社会后期的政治制度和古代思想、习惯提供了值得注意的资料。

西汉伏生所传今文《尚书》的《尧典》包括了下一篇《舜典》,今依古文《尚书》分为两篇。本篇A段为序,东汉经学家马融、郑玄和西晋的王肃都认为是孔子所作。B段至E段为《尧典》经文。

A: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将逊于位,让于虞舜,作《尧典》。

【注释】

聪明:《孔疏》:"听远为聪,见微为明"。以耳目之闻见,喻圣人之智慧,兼知天下之事。"聪明"的意思与现代不同,不是指智力强与智慧无关。它指视觉听觉灵敏。

文:马融、郑玄都认为"经纬天地谓之文",这里是治理天下的意思。

思:郑玄说:"虑事通敏谓之思"。意思是果断,有计谋。

光:充,《释言》文。

宅:居位。见《尚书正义舜典第二》"传"、"正义"对"使宅百揆"的释义:使居百揆之官。《尚书正读》:宅,宅而有之也。拥有、充满的意思。

逊:《孔传》:逊,遁也。退避的意思。

【译文】

从前唐尧称帝的时候,耳聪目明,治理天下有计谋,(充任天下之主的位置)他的光辉充满天下。后来,他打算把帝位禅让给虞舜。史官根据这些情况写作了《尧典》。

B 曰若稽古(1)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2)。克明俊德,以亲九族(3)。九族既睦,平章百姓(4)。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5)。

【注释】

曰若:又写作越落、粤落,常用在追叙往事的开端。若,《尚书正义》解释为:顺。

稽:考察。

勋:《孔疏》中解释为"功"。

放勋:马融云:"放勋,尧名。"皇甫谧同。

钦:郑玄说:敬事节用谓之钦。意思是处事敬慎并且节约用度。

钦明文思安安:马融云:"威仪表备谓之钦,照临四方谓之明,经纬天地谓之文,道德纯备谓之思。"

明:明察。

安安:温和,宽容。"安安"通"晏晏",《尔雅·释训》:"晏晏,温和也。" 《孔传》:安天下之当安者。郑玄注:"宽容覆载谓之晏。"《正义》:所安者则下文"九族、百姓、万邦"是也。

允:确实,的确。

恭:恭谨。郑玄说:不懈于位曰恭。

克:能够。

让:让贤。郑玄说:推贤尚善曰让。

被:覆盖。

四表:四方以外的地方。

格:到达。《孔传》:格,至也。

俊:才智超过一般人。《说文》:俊,才千人也。

俊德:郑玄云:"'俊德',贤才兼人者。"

九族:《孔疏》:上至高祖,下及玄孙,是为九族。即高祖、曾祖、祖、父、自己、子、孙、曾孙、玄孙。一说是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一般采用前说

平:实为"采"之形讹,意为分辨。《说文》:"采,辨别也。象兽指爪分别也。读若'辩'。"《史记·五帝本纪》作"便",《史记索隐》作"辩",《后汉书·刘恺传》引作"辨",郑玄注:"辨,别也。"

章:彰明。

百姓:即百官。《孔疏》:百姓谓百官族姓。

万邦:众氏族。

黎:众。

于:《尚书核诂》引高晋生说,"于"相当"以"。

时:作"是"。见《尚书正义尧典第一》"传"、"正义"的疏。作善

雍:和睦。

【译文】

查考往事,尧帝名叫放勋,他处理政务敬慎节俭,明朝四方,善于治理天下,思虑通达,宽容温和,他确实对人恭敬,能够让贤,他的光辉普照四方,到达天上地下。他能发扬才智美德,使家族亲密和睦。家族和睦以后,又辨明百官的善恶。百官的善恶辨明了,又使各诸部落协调和顺,(天下众人皆变化化上,是以风俗大和) 天下众人从此也就友好和睦了。

C,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6)。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7)。寅宾出日,平秩东作(8)。日中,星鸟,以殷仲春(9)。厥民析,鸟兽孳尾(10)。申命羲叔,宅南交,曰明都(11)。平秩南讹,敬致(12)。日永,星火(13),以正仲夏。厥民因,鸟兽希革(14)。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饯纳日,平秩西成(15)。宵中,星虚(16),以殷仲秋。厥民夷(17),鸟兽毛毨(18)。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19)。平在朔易(20)。日短,星昴(21),以正仲冬。厥民隩,鸟兽鹬毛(22)。帝曰:"咨(23)!汝羲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24)。允厘百工,庶绩咸熙(25)。"

【注释】

羲和:羲氏、和氏,相传都是重黎的后代,世掌天地四时之官。马融说:羲氏掌天官,和氏掌地官,四子掌四时。

若:顺从,遵循。

昊:广大。

历:《尔雅·释诂》:历,数也。推算的意思。

象:《楚辞》王逸注:象,法也。这里是取法的意思。

人时:《史记》、《汉书》、《大传》及郑玄都作"民时",唐天宝三年卫包为避讳唐太宗改为"人时"。

宅:居住。《尔雅·释言》:宅,居也。

嵎夷:地名,在东海之滨

旸(yáng)谷:传说中日出的地方。《说文》:"旸,日出也。"一作汤谷。《淮南子·天文训》:"日出于汤谷。"

寅:恭敬。《孔疏》:"寅,敬。"

宾:《史记·五帝本纪》作"道",通"导"。《孔疏》:"宾者,主行导引,故宾为导也。"

平秩:辨别测定。《尚书核诂》:"秩,察也。《释训》:'秩秩,清也。'《释言》:'察,清也。"是秩察谊同。"

作:《广雅·释诂》:"作,始也。"

日中:昼夜长短相等,指春分日。

星鸟:指南方朱雀七宿。因呈鸟形,故称星鸟。

殷:正,定准。

仲:一年四季,一季三个月,每季中间的那一个月称仲。

厥:其。

析:分散。

孳尾:生育繁衍。《孔传》:"乳化曰孳,交接曰尾。"

交:古代的地名,指交趾。《墨子·节用篇》、《韩非子·十过篇》都有"尧治天下,南抚交趾。"

讹:运动,运行。《诗·小雅·无羊》:"或寝或讹。"《毛传》:"讹,动也。"

致:到来。《说文》:"致,送诣也。"致兼有迎送两个相反的意思。《汉书·五帝纪》:"存问致赐。"颜师古注:"致,送至也。"

永:长。夏至这一天白昼最长。

星火:"星"指黄昏时分南中天处的星宿,"火"指大火星,即心宿二,不少翻译解释为火星是错误的。"星火"指当时夏至日心宿二正好处于南中天(由于岁差,现在出现"星火"的天象已经是秋季)。文中的"鸟"、"火"、"虚"、"昴"为中国古代重要的四仲星。分别用以确定春分,夏至,秋分,冬至。

因:《尚书集注音疏》:"因,就也。就之言就高也。《吕氏春秋·仲夏纪》《礼记·月令》都说:'仲夏之月……可以居高明。'"意思是就高地而居。

希革:稀毛。希,通"稀"。革,通"革羽(这是一个字,字库中无此字,故打成二字。)"《玉篇》:"革羽,羽也。"郑玄说:"夏时鸟兽毛疏皮见。"

寅:恭敬。

饯:用酒食送行。《尚书易解》:"践,送也。"

纳日:入日,落日。

西成:太阳西落的时刻。《皐陶谟》郑玄注:"成,终也。"

宵中:昼夜长短相等,指秋分这一天。

星虚:星名,北方玄武七宿之一。

夷:平。这里指回到平地居住。

毨:《玉篇》:"毨,毛更生也。"

幽都:即幽州。都与州古音相近。

在:《尔雅·释诂》:"在,察也。"

朔:北方。

易:改易。这里指运行。

日短:白昼时间短。

星昴:昴,星名,西方白虎七宿之一。

隩:通"奥"。《尔雅·释宫》音义引《尚书》、《说文》:"奥,室也。"《后汉书·梁冀传》注:"奥,深室也。"

氄:柔软细毛。

咨:《玉篇·口部》:"咨,咨嗟也。"表感叹。

期(jī):一周年。

有:通"又"。

以闰月定四时:月亮绕地球运行一周,需时二十九天多。一年十二个月,大月三十天,小月二十九天,共计三百五十四天,比一年的实际天数少十一天多,因此必须安排闰月补足,否则四时错乱。

允:《经义述闻》:"允,犹用也。"

厘:治。

百工:百官。

庶:众。

咸:范围副词,都。

熙:《尔雅·释诂》:"熙,兴也。"

【译文】

于是命令羲氏和和氏,严肃谨慎的遵循天数,推算日月星辰运行的规律,制定出历法,把天时节令告诉人们。分头命令羲仲,居住在东方的汤谷,恭敬的迎接日出,辨别测定太阳东升的时刻。昼夜长短相等,南方朱雀七宿黄昏时出现在天的正南方,这一天定为春分。这时,人们分散在田野,鸟兽开始生育繁殖。又命令羲叔,居住在南方的交趾,辨别测定太阳往南运行的情况,恭敬的迎接太阳向南回来,白昼时间最长,东方苍龙七宿中的火星,黄昏时出现在南方,这一天定为夏至。这时,人们住在高处,鸟兽的羽毛稀疏。又命令和仲居住在西方的昧谷,恭敬的送别落日,辨别测定太阳西落的时刻。昼夜长短相等,北方玄武七宿中的虚星黄昏时出现在天的南方,这一天定为秋分。这时,人们又回到平地上居住,鸟兽换生新毛。又命令和叔,居住在北方的幽都,辨别观察太阳往北运行情况。白昼时间最短,西方白虎七宿中的昴星黄昏时出现在正南方,这一天定为冬至。这时,人们避寒而住在室内,鸟兽长出柔软的细毛。尧说:"你们羲氏与和氏,一周年是三百六十六天,要用加闰月的办法确定春夏秋冬四季来成岁。由此规定百官的职守,各种事情就都兴起了。"

D, 帝曰:"畴咨若时登庸?"

放齐曰:"胤子朱启明。"

帝曰:"吁!嚚讼可乎?"

帝曰:"畴咨若予采?"

欢兜曰:"都!共工方鸠僝功。"

帝曰:"吁!静言庸违,象恭滔天。"

帝曰:"咨!四岳,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

佥曰:"於!鲧哉。"

帝曰:"吁!咈哉,方命圮族。"

岳曰:"异哉!试可乃已。"

帝曰,"往,钦哉!"九载,绩用弗成。

【注释】

畴:《尔雅·释诂》:"畴,谁也。"

咨:句中语气助词,无义。

若:顺。

登庸:升用。《尔雅·释诂》:"登,升也。"马融说:"羲和为卿官,尧之末年皆以老死,庶绩多阙,故求贤顺四时之职,欲用以代羲和。"

放齐:人名,尧帝的臣。四凶之一

胤:后嗣。

朱:尧帝的儿子丹朱。

启明:开明,指明白政事。

吁:叹词,惊叹中又带有否定的语气。

嚚:口不道忠信之言为嚚。

讼:《说文》:"争也。"

若:善。

采:事。"采"与"事"通。

欢兜:尧帝的臣,四凶之一。

都:语气词,表示赞美语气。《书集传》:"都,叹美之词也。"

共工:尧帝的臣,四凶之一。

方:通"旁",普遍的意思。

鸠:通"纠",聚集的意思。

僝;:马融说:"具也。"

静言:"静"又写作"靖"。静言就是巧言。《汉书·翟方进传》:"静言令色,外巧内嫉。"

庸:时间副词,经常。《尔雅·释诂》:"庸,常也。"

象恭:外表好像恭敬。

滔:通"慆",怠慢的意思。《诗·大雅·荡》:"天降滔德,女兴是力。"《毛传》:"滔,慢也。"

汤汤:水大的样子。

割:通"害"。

荡荡:水广大的样子。

怀:包围。

襄:上,涨上,漫上。

浩浩:水势远大的样子。

滔天:高浪接天,夸张的形容水势汹涌澎湃。

俾:使。

乂:治理。

鲧:人名,尧帝的大臣,夏禹的父亲。

咈:违背的意思。

方命:郑玄说:"方,放。谓放弃教命。"

圮:毁坏。《尔雅·释诂》:"圮,毁也。"

族:族类。

试可乃已:《尚书集注音疏》:"试、已,皆用也。言用之可乃用尔。"

钦:敬。

【译文】

尧帝说:"谁能顺应天时被提升任用呢?"

放齐说:"您的儿子丹朱很开明。"

尧帝说:"唉,他说话虚妄,又好争辩,可以吗?"

尧帝说:"谁善于处理政务呢?"

欢兜说:"呵呵,共工在广泛聚集人力,已经具有成效了。"

尧帝说:"哼!他花言巧语,阳奉阴违,貌似恭谦,其实对老天也轻慢不敬。"

尧帝说:"哎,四方诸侯之长!滔滔洪水到处危害人们,水势奔腾包围了山岭,淹上高岗,浩浩荡荡,浊浪接天。臣民百姓都在叹息,有能使洪水得到治理的人吗?"

人们都说:"啊!鲧吧!"

尧帝说:"哦,他违背人意,不服从命令,危害族人。"

四方诸侯之长说:"不是这样吧!试试,不行就算了。"

尧帝说:"去吧!鲧!可要谨慎啊!"过了九年,鲧没有取得成效。

E 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巽朕位(39)?"岳曰:"否德忝帝位(40)。"曰:"明明扬侧陋(41)。"师锡帝曰(42):"有鳏(43)在下,曰虞舜。"帝曰:"俞(44),予闻,如何?"岳曰:"瞽子,父顽,母嚚,象傲;克谐以孝,烝烝乂,不格奸(45)。"帝曰:"我其试哉!女于时,观厥刑于二女(46)。"厘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47)。帝曰:"钦哉!"

【注释】

庸命:用命,用天命。

巽:履行。《史记·夏本纪》作"践",履也。郑玄注;"践,犹升也。"

否(pǐ):鄙陋。《史记·五帝本纪》作鄙。

忝:辱,不配的意思。

明明:明察贤明的人。前一个"明",动词,后一个"明",指贤明的人。

扬:推举。

侧陋:疏远隐匿,指地位卑微的人。

锡:赐。这里指赐言,意思是提出意见。

鳏:方孝岳《尚书今语》根据《尔雅·释诂》:"鳏,病也。"称舜为"鳏",意思是疾苦之人。

俞:叹词,表示应对。《尧典》中的叹词"俞"皆用于对话。《史记·五帝本纪》作"然"。

瞽:瞎子。这里指舜的父亲乐官瞽瞍。

烝烝:叠音词,厚美。《诗·鲁颂·泮水》:"烝烝皇皇,不吴不扬。"《毛传》:"烝烝,厚也。"《诗·大雅·文王有声》:"文王烝哉。"《韩诗》:"烝,美也。"

格:至。

奸:邪恶。

女:动词。把女儿嫁给别人。

时:通"是",代词。这里指舜。

厥:其。

刑:法则。《诗·大雅·思齐》:"刑于寡妻。"《毛传》:"刑,法也。"

二女:尧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

厘:命令。

妫:水名。

汭:河流弯曲的地方。

嫔:妇。这里是嫁人为妇。

【译文】

尧帝说:"四方诸侯之长,我在位七十年,你们谁能顺应天命,取代我的帝位?"

四方诸侯之长说:"我们德行鄙陋,不配取代帝位。"

尧帝说:"可以明察贵戚中的贤良,也可以推举地位卑微的贤良嘛。"

众人提议说:"在下面有一个穷困的平民百姓,名叫虞舜。"

尧帝说:"是的,我也曾经听说过,这个人怎么样呢?"

四方诸侯之长回答说:"他是乐官瞽瞍的儿子。他的父亲心术不正派,后母说话不忠诚,弟弟傲慢不友好,而舜能同他们和谐相处。他以孝行美德感化他们,又加强自身修养,不流于邪恶。"

尧帝说:"让我试试吧!我要把两个女儿嫁给舜,从我两个女儿那里观察舜的德行。"于是命令两个女儿下到妫水的转弯处,嫁给虞舜。

尧帝说:"严肃谨慎的处理政务吧!"

折叠 编辑本段 译文

1.查考往事,帝尧名叫放勋,他恭敬节俭,明察四方,善理天下,道德纯备,温和宽容。他忠实不懈,又能让贤,光辉普照四方,思虑至于天地。他能发扬大德,使家族亲密和睦。家族和睦以后,又辨明其他各族的政事。众族的政事辨明了,又协调万邦诸侯,天下众民因此也就相递变化友好和睦起来。

2.(他)于是命令羲氏与和氏,敬慎地遵循天数,推算日月星辰运行的规律,制定出历法,敬慎地把天时节令告诉人们。分别命令羲仲,住在东方的旸谷,恭敬地迎接日出,辨别测定太阳东升的时刻。昼夜长短相等,南方朱雀七宿黄昏时出现在天的正南方,依据这些确定仲春时节。这时,人们分散在田野,鸟兽开始生育繁殖。又命令羲叔,住在南方的交趾,辨别测定太阳往南运行的情况,恭敬地迎接太阳向南回来。白昼时间最长,东方苍龙七宿中的火星黄昏时出现在南方,依据这些确定仲夏时节。这时,人们住在高处,鸟兽的羽毛稀疏。又命令和仲,住在西方的昧谷,恭敬地送别落日,辨别测定太阳西落的时刻。昼夜长短相等,北方玄武七宿中的虚星黄昏时出现在天的正南方,依据这些确定仲秋时节。这时,人们又回到平地上居住,鸟兽换生新毛。又命令和叔,住在北方的幽都,辨别观察太阳往北运行的情况。白昼时间最短,西方白虎七宿中的昴星黄昏时出现在正南方,依据这些确定仲冬时节。这时,人们住在室内,鸟兽长出了柔软的细毛。尧说:"啊!你们羲氏与和氏啊,一周年是三百六十六天,要用加闰月的办法确定春夏秋冬四季而成一岁。由此规定百官的事务,许多事情就都兴办起来。"

3.尧帝说:"善治四时之职的是谁啊?我要提升任用他。"放齐说:"您的儿子丹朱很开明。"尧帝说:"唉!他说话虚妄,又好争辩,可以吗?"尧帝说:"善于处理我们政务的是谁呢?"驩兜说:"啊!共工防救水灾已具有成效啊。"尧帝说:"唉!他花言巧语,阳奉阴违,貌似恭谨,而气焰很高。"尧帝说:"啊!四方诸侯之长!滔滔的洪水普遍危害人们,水势奔腾包围了山岭,淹没了丘陵,浩浩荡荡,弥漫接天。臣民百姓都在叹息,有能使洪水得到治理的吗?"人们都说:"啊!鲧吧。"尧帝说:"唉!他违背人意,不服从命令,危害族人。"四方诸侯之长说:"起用吧!试试可以,就用他。"尧帝说:"去吧,鲧!要谨慎啊!"过了九年,成效不好。

4.尧帝说:"啊!四方诸侯之长!我在位七十年,你们能用我之命,升任我的帝位吧!"四方诸侯之长说:"我们德行鄙陋,不配升任帝位。"尧帝说:"可以明察贵戚,也可以推举地位低微的人。"众人提议说:"在下面有一个穷困的人,名叫虞舜。"尧帝说:"是的,我也听说过,这个人怎么样呢?"四方诸侯之长回答说:"他是乐官瞽叟的儿子。他的父亲心术不正,后母说话不诚,弟弟象傲慢不友好,而舜能同他们和谐相处。因他的孝心醇厚,治理国务不至于坏吧!"尧帝说:"我试试吧!把我的两个女儿嫁给舜,从两个女儿那里观察舜的德行。"于是命令两个女儿下到妫水湾,嫁给虞舜。尧帝说:"敬慎地处理政务吧!"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